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 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慈诚罗珠堪布:慧灯之光四 四法印的见解与修法(五)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3:06:19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慈诚罗珠堪布:慧灯之光四 四法印的见解与修法(五)

 

  三、四法印的修法

  前面已经讲完了四法印的见解,下面介绍四法印的修法。

  对我们每个人来说,具体的修法是相当重要的,要达到了脱生死的目标,就必须实实在在地修行。通过念佛,可以往生极乐世界;通过修出离心、菩提心与空性等等,则可以逐步断除烦恼,并最终获得解脱。

  念佛是每个人都要做的,但在念佛的同时,也应当修学相应的见解与修法,要作好两手准备。也就是说,在兼顾念佛的情况下,同时还要选择修密宗,或者是修显宗的中观修法等等,这样才能做到有备无患。如果能证悟空性,则自不待言;退一步说,即使没有证悟空性,如果念佛念得好,也可以往生极乐世界。二者要同步进行,这也是法王如意宝的教言。同时,闻思对修行与念佛都有一定的帮助,所以,闻思与修行之间,是相互促进的关系,这样的修行方式才是保险的。

  如果没有修行,则不会有了脱生死的把握。比如说,在我们活着的几十年当中,只要肯付出劳动,一般不会出现太大的生存问题,生活都会有保障。但死亡这个不速之客,却通常是在我们毫无预料的前提下来临的。在生死更替的关键时刻,如何去面对死亡,如何将死亡转为道用,我们却没有什么准备,死亡的到来总是让我们感到措手不及,所以,生老病死是比生存更重要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就比生存的问题更可怕;如果能解决好这个问题,就比解决了生存的问题更有意义,所以,修行是十分关键的。

  在修行之前,应该有相应的见解。如果没有正知正见,又如何修行呢?连方向都搞不清楚,修行就更谈不上了。现在的很多人就会说一句“要实修,不要闻思”,虽然实修是最终的工作,但前面的闻思也是必不可少的。当闻思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可以进一步实修。

  所谓 “达到一定程度”是什么意思呢?这个意思是指,如果想听完八万四千法门的所有内容,是不现实的,但最低的限度,是要知道自己所修的修法,自己为什么要这样修,以及这样修的最终结果等等。要了解这些内容,就需要适当的闻思。

  令人遗憾的是,我们凡夫的价值取向都是颠倒的。大家都认为挣钱、过好日子才是一生中最重要的,是究竟的生存目标,对生死问题反而显得不够重视。事实上,虽然生存的问题很重要,但修行却更重要。

  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修行,包括我自己,也同样需要修行,因为我和你们一样,都没有断除烦恼,都同样是在轮回中流转不息的凡夫,既然这一世我们获得了宝贵的人身,就要倍加珍惜,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恐怕就是错过了多世累劫当中唯一的机会。

  当然,我不能说以后完全没有机会,但究竟什么时候还有这样的机会,就很难说了,也许是一世,也许是一百世,还有可能是一千世、一万世,那就是很遥远的事情了。不仅如此,在那个时候,我们能不能清醒过来,想方设法抓住机会呢?这也说不清楚,也许还是像今世一样,在浑浑噩噩、无所事事之间,便不知轻重地耗费了难得的人身,再次把大好的时机错过了,这样等于是没有机会。

  现在有的人十分可怜,不仅眼光狭窄,思维也很简单,总是满足于现状,认为自己该有的都有了,没有必要修行,去操不必要的心。

  这是一种愚蠢的想法,因为这种人只看到了眼前短短的一段时间,没有放眼于更长远的前景。要知道,虽然他们现在该有的都有了——身体健康、事业顺利、家庭美满,但谁能保证自己会永远这样呢?不要说下一世,仅仅在今生,也不会有人敢给予肯定的回答,所以,即使是有权有势、家财万贯的人,也没有资格说自己不必修行。

  反之,有些家境贫寒的人又认为,我现在连温饱的问题都没有解决,哪儿有什么精力和功夫去修行、去学佛呢?等到衣食无忧的时候再说吧!

  这种观念也是不对的,即使没有吃的,可以想办法,哪怕借贷或乞讨,也可以讨碗饭吃,无论如何,总是有办法解决的.但在生老病死的大问题上面,我们却无法去借贷或者乞讨,如果自己没有修行,就根本没有办法解决,所以,贫穷的人也不能说自己不需要修行。

  总而言之,尽管是否修行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但无论什么样的人,都同样需要修行。

  上次讲课的时候我都让每个人写一张纸条,汇报一下自己这两年的修行情况。多数人都写了,我也看了,其中有些人还是很精进的,修行时间、修行内容都安排得非常好;有些人虽然也在修行,但却是以念经、磕头等善法为主,实修方面还差一些。

  虽然各种各样的情况都有,但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以后的重点,就是修行,而不是烧香、磕头、念经等等。因为,如果早上念《金刚经》,晚上念《地藏经》,这还算不上是修行,只是念经而已。念经虽然在善业方面有很大功德,对修行会有一些帮助,却不是真正的修行。

  真正的修行是什么呢?就是思维人身难得、寿命无常等等。这次我们讲的,是麦彭仁波切传授给我们的四法印修法,但从总的方面来说,就是修出离心、菩提心,或者通过修持中观、大圆满等空性修法,从而证悟无我之智。

  我们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力争修出这三点。如果在离开人世之际,我们既没有出离心,也没有菩提心,更没有证悟空性之智,下一世又没有去往三善趣等什么好的地方,那么,在投生恶趣之后,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大家都知道,旁生道都是三恶趣中最好的地方了,但最关键的是,旁生道的众生都非常愚蠢,他们根本不可能修行。不但不修行,连基本的行善断恶都无法取舍,贪嗔痴等烦恼依然存在,不善法也屡犯不止。这样一来,投生于旁生道只会造作更多的恶业,其下场,就是永远不能再回到人道,永世不能重获人身。

  综上所述,修行是十分重要的,我们一定要努力修行。在今生今世,至少要把出离心和菩提心的基础打牢。有了出离心和菩提心作为基础,就能很快证悟空性,即使没有证悟空性,如果能有一个不造作的菩提心,下一世就只会越来越好,修行解脱方面只会越来越有把握,离解脱也会越来越近。否则,虽然我们现在处于轮回中比较好的地方,但我们能在这里呆多久呢?谁也说不清楚,有可能是几年、十几年或者几十年,当前世积攒的福报用完之后,就会往下堕落,这既不是造物主的安排,也不是无因无缘的,而是因缘所生的自然规律,在这些自然规律面前,谁也束手无策,但通过自己的努力,却能使规律的方向发生改变。

  这就像种地一样,在一般情况下,种子播下去以后,田里应该会长出庄稼,但究竟能否长出庄稼,能长出什么样的庄稼,就要取决于其他的因缘了。如果其他因缘不具备,或者出现一些违缘,就不一定会有收成。虽然有因就应该有果,但当因缘发生巨大改变的时候,即使有因也不一定有果,因为在事物的发展过程中,因缘也是可以发生改变的。

  我们现在要改变的,是轮回的规律。如何改变呢?通过修法来改变。修什么样的法才能改变呢?就是修出离心、菩提心以及证悟空性的修法。

  如果修了这三种法,我们就可以说:虽然我在今生造作了很多恶业,但因为我修了这些殊胜的法,所以我没有白白得到这个人身,没有白白来到这个人间,我的人生是有意义的。反之,如果这三种法一个都没有修,而只得到了世俗人认为很了不起的名利等等,这样的人身就算是白白获得了。因为在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这些东西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而在活着的时候,这些东西也可有可无;死亡之后,这些东西更不能跟着我们前往来世。真正有用的,能够跟随我们一起走的,只有我们自己的修行。惟有修行的结果,才是靠得住的,它永远也不会欺骗我们。

  我们不能说,因为我要上班,要发展我的事业,所以不能修行。虽然释迦牟尼佛并没有要求所有的修行人都要出家,但在兼顾工作的同时,也必须挪出一定的时间来修行。如何平衡工作与修行的关系,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安排。

  如果今天以没有时间为由而不修行,明天也以没有时间为由而不修行,我们就永远没有时间修行。本来在家人就很难彻彻底底地脱离生活、脱离家庭,假如一再推迟修行计划,等到七老八十的时候,即便是有了这样的空闲,但那时人的精力与体力都即将枯竭了,纵然想修行,也会感到力不从心;哪怕修了,也不一定会修出什么结果,所以,我们不能往后拖延,不能等到那个时候,而是现在就要修。

  为什么很多人没有将修行放在第一位呢?就是因为他们缺乏闻思的缘故。闻思是相当重要的。虽然一心一意、专心致志地虔诚念佛,也可以往生极乐世界,但其中的虔诚从何而来呢?虔诚既不会从天而降,也不会由地而生,只有通过闻思而来。在闻思之后,才会有这些想法:我一定要一心不乱地念佛。只有这样,才会有虔诚念佛的动力和信心。如果没有闻思,则所有的动力和信心都会缺乏来源。

  作为你们这样的在家居士,首先必须把自己所修的法了解得清清楚楚,在此基础上,如果还有更多的精力、兴趣与机缘,也可以学一些其他的法门,如果没有时间和精力,那也没有问题。比如说,在修出离心的时候,我们只需了解与出离心相关的内容,其他的内容懂也可以,不懂也可以。

  藏传佛教的一位善知识曾经讲过一个比喻:如果一个人自己已经走到了山顶上,他回过头来告诉山下的人:“你们快点上来吧!上面的风光美极了!”下面的人就会相信;如果他自己都没有上山,却去鼓动其他人说:“你们去吧!山顶上美极了!”别人就不一定会相信。

  此处要声明一点,我所宣传的,不是我自己发明的观点,而是释迦牟尼佛所讲的教法,这些教法从释迦牟尼佛开始一直传到我的上师那里,我的上师又把它传授给我,我只是照本宣科、鹦鹉学舌,把我所听到的内容转告给你们而已,你们作不作是你们自己的自由。

  修行的重要性已经讲完了,下面介绍具体的修法。

  四法印修法的第一个,是空性的修法;第二个,是无常的修法;第三个,是轮回痛苦的修法;第四个,是人无我的修法。下面依次进行讲解。

  空性的修法

  (一)预备

  关于预备期间身与意的要点,在《入座与出座》一篇中已经很详细地讲过了,除了其中所讲的以外,再也没有更深的内容,如果能按照其中的程序一个个地去做,就已经很好了,所以今天无需重复。此处所强调的,主要是以下几方面:

  1、选择环境

  当修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外境就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在那个时候,无论在哪里修行都是一样的,但对于刚刚开始修行的人而言,修行的进步与环境就有着很大的关系。

  首先,如果环境过于嘈杂,修行就不容易修起来。经书里面讲过,禅定的头号大敌,就是吵闹的声音。

  一般说来,城市里面比较嘈杂,但有些房子的隔音效果比较好,如果把门窗关严,屋子里还是很安静。

  其次,在许多前辈修行人修行过的地方,自然会有很大的加持,在这样的地方修行,就会进步很快。

  无论如何,对于修行而言,环境是十分重要的。最起码,也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修行。

  2、按照《入座与出座》的程序完成毗卢七法、排污气等等之后,就要修一遍人身难得、死亡无常等四个外加行。

  为什么要修这四个外加行呢?因为,如果能认真地修一遍外加行,就会增加对修行的兴趣与欲望,所以应该修一遍外加行。

  3、四个外加行修完之后,就观想离头顶一肘的上空有一莲花座,释迦牟尼佛端坐其中,诸位大乘菩萨与小乘僧众环绕于四周,所有佛菩萨与僧众都面朝自己。

  4、之后,在释迦牟尼佛前作七支供,此处特意注明,七支供的念诵,是《普贤行愿品》的七支供颂词。一边念,一边观想,所有配合念诵的修法都是这样的,念诵的作用,是提醒我们按照颂词进行思维。如果只是口头上念诵了,心里却没有作相应的思维,则对我们的修行没有太大的作用,只是有一些善根而已。

  之后,对诸佛菩萨发起强烈的信心,并在佛菩萨前诚心诚意地祈祷:请诸佛菩萨加持我在这一坐当中能修出四法印的修法。

  5、祈祷完毕之后,便是发菩提心。发菩提心以前讲过很多次了,不知道你们修了没有?修了的人又处于什么阶段,是已经修成了,还是正在修的过程当中呢?我现在也没有什么菩提心,但是我在修,你们开始修了吗?有没有什么结果呢?如果已经开始修了,即使现在没有结果也不用着急,结果肯定会有的;如果不修的话,就永远不会有任何结果。

  请大家反思一下,自己现在处于什么阶段,从而确认一下自己在修行方面所处的位置。通过这样的观察,也许有些人会欣喜地发现,自己的菩提心已经十分完善了;也许有些人会惭愧地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开始修菩提心;也许有的人又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正处于修持菩提心的过程当中。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往上努力,没有修的人,就要赶紧修;像我这种尚未修成菩提心的人,就需要再加把油;已经具备菩提心的人,就可以开始修空性等其他法门了。

  以上是作为加行的预备阶段,下面介绍正行修法。

  (二)正行

  在《俱舍论》当中,所有的有为法被归纳为五蕴——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 所谓“蕴”的意思,就是很多的东西集中在一起。

  其中的色蕴,不仅指眼睛所见的色法,还包括耳朵听到的声音,以及重量、光明、黑暗、各种不同的形状等等很多东西。换言之,色蕴也就是上述各种东西综合在一起的总称。

  为了大家便于理解,此处我们把这些概念转换成现代常用词来讲解。如果用现代人的用词来讲,佛教当中的“色蕴”,主要是指肉体以及外界物质;而其他受、想、行、识诸蕴,又主要是指精神,以及肉体、物质与精神的运动。下面先从色蕴开始观修。

  1、色即是空的修法

  (1)人无我的修法

  如果平时我们对某个人有仇,一见到这个人,就会生起不可遏制的强烈嗔恨;或者对某个人有贪爱之心,一想起这个人,就抑制不住内心的贪欲;因为我们对自己都有不同程度的珍爱之心,所以,仇恨的人、贪恋的人以及自己这三种对境,都可以作为观察的对象。

  在准备工作完成之后,就把观察对象观想在自己前面,然后逐步将其分解,以仇人为例:

  首先,是把他的右眼从身体上分出去,并放在一个地方。当然,这只是观想,我们不可能把一个人的右眼从身体上割下来;然后观想把他的左眼从身体上分出去,并放在一个地方;之后,便是耳、鼻、舌、皮肤、骨骼、肌肉、毛发、血液以及五脏六腑等各种器官,凡是能分解的都分解出来放在自己前面。

  之后便开始思维:平时我对这个人总是怀着极大的嗔恨,无论如何都不能控制,那么,我所憎恨的对象,是这些东西里面的哪一个呢?是眼睛、耳朵、鼻子,还是肌肉、骨骼、血液呢?

  这样思维的结果,就是根本找不到那个人。既然连人都不存在,那我为什么还要对他的肌肉、骨骼等等产生嗔恨心呢?这一块块肌肉、骨骼等等从来就没有伤害过我,无论这一世还是下一世,它们都没有招惹过我,我凭什么要对它们生起嗔恨呢?

  虽然这个理论讲起来很简单,但却非常有用,我们以前也这样修过。如果真正按照这个程序去观修,就能深深地体会到:所谓的嗔恨心,完全是自己的愚蠢、无知所导致的,是荒唐可笑、无聊至极的。

  不过,如果只修一两次,就把这个修法丢掉不用,即使修行时的感觉很强烈,但在停止修行以后,所有的嗔恨心又会恢复如初,所以,我们不能浅尝辄止,而要反复地修持,只有不断串习,修行的力量才会越来越强。

  有些时候,还可以把自己作为观察的对象:我们一直认为有一个我的存在,这个我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呢?如果它存在,那是怎样存在的呢?如果不存在,又如何不存在呢?我应该确认一下。

  观察的方法都是一样的,先把右眼分开,再把左眼分开……,经书上面说,就像在尸陀林天葬的时候一样,要分解得一干二净。你们很多人都看过天葬,对天葬的程序和结果应该很清楚。很多人在看了天葬之后,都留下了非常强烈的印象,想必至今应该记忆犹新吧!

  本来自己是一个完整的人,当身体被切成一块块并堆积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去寻找一下:以前我们总认为有一个“我”,那么,这个“我”在哪里呢?肌肉是我吗?一大堆的皮肤、一根根的骨头是我吗?血液、淋巴等这些液体是我吗?都不是。除了这些东西以外,有没有一个“我”呢?也没有。

  既然原来我身体上的一根毫毛都没有少,所有构成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堆积在这里,那为什么从中找不到我呢?如果有我的话,就应该能找到啊!但我为什么找不到呢?

  这种观察方法是很好的,通过这样的观察,就会出现一种在证悟空性的过程中从来没有接触到的感受。有些人在这个时候,会因为过于激动而哭泣;有些人在这个时候,又会因为自己原来的愚痴而感到可笑:自己原来一直认为有一个我,为了这个我,作了好多原本不该做的事情,将整个生命都浪费在这个“我”上面,真是荒唐透顶!所以会情不自禁地大笑起来……虽然反应各不相同,但这些反应都来自内心深处,不是因为经书上说会有这样的反应,就故意去这样做。故作姿态给谁看呢?自己一个人在打坐,无论是哭是笑,谁也看不见?这些都是自己在打坐过程中,不由自主地进入了一种境界的反应。

  为什么有这些反应呢?比如说,当我们去打一个小孩子的时候,小孩子会因为皮肉之苦而哭起来;有些人在高兴或者伤心的时候,他们也会哭泣;而此时此刻的哭泣,则是因为了知到真相,心情过于激动而哭的。

  无论是哭是笑都不是什么问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感受到这样的境界。

  这个境界,只是中观的一种观察结果而已,还不是大圆满的证悟,不过,中观的证悟跟大圆满的证悟也是很接近的。

  按照规定的步骤一步步思维的结果,就是现在的体会;如果没有这样的体会,就没有思维的结果。也就是说,前面的一系列思维,都是为了生起最后的感受。当非常清楚地深深体会到无我的时候,就开始进入修行阶段。如何修行呢?就是让自己停留在这种状态中,能保持多久,就尽量保持多久,不去想其他的事情,十秒、二十秒、一分钟、两分钟,时间越长越好,这就是无我的修法。

  这是非常重要的,将浩如烟海的中观论著,将所有善知识的教言归纳起来,也就是这个体会,虽然表达的方式各不相同,描述的语言千差万别,但所有修行的精华,也就是这个。

  刚开始的时候,这种状态不会停顿很久。过一会儿,这种体会就会慢慢消失,其他的杂念就会冒出来,当杂念生起的时候,不要把时间浪费了,又重新回头再观察,既可以观察其他人,也可以观察自己,最后又能清楚地感觉到:我是真真切切地不存在的,我找到的不是有我,而是没有我。

  我上次也说过,这当中容易有一个错处:没有找到并不解决什么问题,我们所需要的,是找到无我的感受。

  这种修行不但对暂时控制烦恼有帮助,而且也为我们修完加行以后的大圆满修习铺下了很好的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对以后的大圆满修习会有很大的帮助。

  这就像古人用的弩弓上的弦,刚开始虽然很紧,但随着天长日久的伸拉、弹射,弦就会变得越来越松。同样,在修行刚开始的时候,感受会很强烈,随着时间的延续,感受就会逐渐淡化,最后杂念也会纷纭而至,所以,在杂念生起的时候,我们千万不要放松,而要立即开始重新观察思维。

  修行当中最重要的,首先是安住在这种境界当中;其次是要从侧面去监督我们的心。

  也许有人会问道: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有两个心了?一个是起监督作用的心,另一个是被监督的心。

  事实并非如此,但我们的心却具有这样的功能。为了让它好好安住,一定要随时监督它,看它有没有散乱,有没有离开这种境界。如果不监督,也许它散乱了我们都浑然不知。坐了半个小时或一个小时以后,出定往回一看,才发现全都是一大堆的杂念,什么都没有修出来。这就太可惜了,所以,侧面的监督是必要的。

  为什么要说“侧面的监督”,而不从正面去监督呢?如果从正面直接去看自己的心有没有散乱,有没有安住,心就会被惊动、被扰乱,就不能平静下来。当它正安住于无我体会当中的时候,如果马上去直接看它,它的境界就会受到破坏,因为这个监督的念头本身,就是一种散乱,这样一来,原来所安住的状态也就失去了。而侧面的监督,却一方面可以让心安住下来;另一方面也能起到监督的作用,一旦心散乱了,马上就可以发现,以便立即把它赶回来。

  修行好不好的关键问题,就在于有没有监督。如果没有监督,心就会任意驰骋,过了很长时间我们都不知道,不但不知道,还会跟着它走,最后花费了很多时间,却没有一点效果。

  在上述的境界中安住,就叫做修行。

  这就像汉族人做饭一样,首先要准备各式各样的新鲜蔬菜、调味品等等,然后又是一道道纷繁复杂的工序——择菜、洗菜、切菜、炒菜……,然后做成各种颜色、各种形状的美味佳肴,所有的这些程序,就是为了最后放到嘴里嚼碎吞下去的几秒钟,除了这几秒钟的享受以外,没有什么别的结果。同样,前面的分开左眼、分开右眼等等一系列的思维,就是为了这个很短的无我感受。这个感受从哪里来呢?就是从前面的思维而来。虽然我们不需要前面的观察,只需要后面的感受,但如果没有前面的思维,就不会有后面的感受。感受不会自己冒出来,只有通过反复的思维才会出现。

  刚开始的时候,修行的时间不能安排得太长;还有一点,就是修行万万不能勉强。不想修的时候,就不要强迫自己,否则就会心里越来越抵触,越来越排斥。有些修行人就因为强迫自己修行,以至于最后一看到自己打坐的地方,心里就十分反感,这样修行不会有什么进步,所以,如果内心不想思维了,就不要再继续,如果感到疲倦了,就让整个身心全部放松,什么善的、恶的、过去的、未来的任何念头都不去思维,这样安静下来的状态,也是一种修行。虽然只是放松而已,每个人都做得到,并没有什么证悟或者智慧的成分,但因为这种状态对修行有帮助,所以也属于修行。

  这样修了七、八个月或者一年左右以后,心就平静下来了。在那个时候,即使想思维什么东西,它也不会思维;即使想让它出去散乱,它也不会散乱了。处于那种状态的修行人,就已经习惯于修行,整天只想呆在家里,哪里都不想去。不像现在的我们,在目前这个阶段,让我们修一两个小时都很困难,那个时候就完全不是这样的了。不过,这种状态是需要一定的功夫,需要一段时间的积累才可以达到的。

  具体的修法就是这样,无论是观察自己,还是观察其他贪爱、憎恨、中庸的对境,最后都能深深地体会到,不管是自己还是他人,都同样不存在,都是空性,这就是人无我的修法。

  (2)法无我的修法

  前面我们已经把人“肢解”为眼、耳、鼻、舌、肌肉、骨骼等各个部位,下一个步骤,就是进一步往下分解。如果再继续往下分解,最终将分到空性。

  以一个手指骨节的分解方法为例,先把一个骨节打碎成很多很小的碎片,这个过程的分解原理跟物理学是一样的。

  在打成碎片之后,如果一再分解,它就会越来越小,最后就会变成空性——不能保留任何东西,即使我们想保留,也不可能留住,全部一无所有。也就是说,刚才明明存在的一个指节,经过详细剖析,最后却是一片真正的虚空,什么都得不到。

  那个时候,刚才修人无我时出现的体会又会再次重现——非常清楚地现见一切事物都是不存在的。如果思维能力很强,就肯定会有这种感受。

  这既不是因为释迦牟尼佛说它不存在,它就不存在,也不是因为别的原因才使它不存在的,而是我们自己去看了,看的结果不但没有找到任何东西,反而真真切切地看到它不存在,有一种空性或者虚空的感受。

  什么叫做感受呢?在此处所说的感受当中,自始至终都要强调一个字,那就是“空”或者“悟”。换句话说,就是证悟空性的悟性或者成分,要深深地体会到一切法是空性。其中的“空”,是指对境;至于“悟”,则是指通达空性的智慧。

  一旦离开了“空”或者“悟”的感受,则无论是思维也好,安静也好,哪怕我们的心再平静也没有用。纵然能在七、八天的时间内,都保持一个念头不起,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顶多下一世可以投生到无色界,其他没有什么了。

  当我们从理论上了解到空性的时候,这叫作见解;没有通过闻思,没有通过看书,而是在自己思维、修行的过程中找到的空性,虽然这种空性的感觉和书上讲的是一致的,但却称之为“悟”。在感觉到“悟”字的时候,至少可以算得上是证悟了中观的空性。

  当空性感觉非常强烈的时候,就把心安住于这种境界当中。然后像前面所讲的一样,一方面继续安住,另一方面从侧面去监督,并尽量保持这种状态,等感觉淡化以后,又从头开始,这就是法无我的修法。

  通过法无我的修持,我们就会有这样的感觉:不但我不存在,而且连我的一个手指节都不存在。

  (3)证悟空性的标准

  我们不需要去问别人自己有没有证悟空性,只需自己去看,这是很容易了解的。如果我们的心只是很平静、很轻松、很舒服,就不能表明什么,只是内心平静、头脑清晰而已,在空性方面没有什么感受,就不算证悟了中观的空性,因为我们在深度睡眠的时候,也是很平静的,却没有什么作用;色界和无色界的天人,还有一些外道,他们在修禅定的时候,已经达到非常平静的境界了,但这些对断除烦恼起不到什么作用,所以,我们不能以心是否平静作为衡量证悟与否的标准。

  什么才是标准呢?就是在平静当中,要有证悟的成分,明白吗?也就是说,心平静的状态正处于证悟空性的感受当中。心不是毫无知觉地平静的,而是空性境界当中的平静。所谓“空性境界”,也就是空性的体会。在那个时候,心既平静,又有证悟空性的感受。其中证悟空性的一面,叫做“胜观”、“智慧”或者“悟性”;而平静的一面,则叫做“寂止”或者“寂静”。

  虽然我们的思维可以将二者分开,但实际上二者却是一回事,因为此时此刻,心与证悟空性的感受已经融为一体而无法分开,平静的心就是证悟空性的感受,而证悟空性的感受也就是平静的心,这叫作“止观双运”。

  仍然像前面所说的做饭一样,我们辛辛苦苦地听法、思维,最后需要的,就是这么一截。当然,虽然目前只是小小的一截,但随着修行的积累,这种境界就会慢慢延长,这叫作证悟空性。这不但是一个中观的修法,如果你们自己会修的话,这种修法与密乘的修法也是非常接近的,因为中观的证悟与密乘的证悟都是证悟,所以二者之间没有太大的分别。

  (4)其他要点

  修行时间的长短可以自己安排,无论半个小时、一个小时都可以,其中有一个原则前面也讲了,刚开始的时候,总的来说时间不能太长,而应该分成很多个阶段。比如一天修四座,每一座又可以分成几个比较短的阶段,这样就会好一点。当修到比较好的时候,则不要分得那么细,而要把前前后后的阶段连成一片。

  还有一点我以前也讲过,就是在一座的观修准备结束之际,最好是在感受比较好的时候停下来,无论修空性也好,修无常也好,都应该这样。

  为什么要这样呢?不是要尽量安住于好的状态当中吗?因为,如果在好的状态中停下来,就对下一次的修行有一定的帮助,在下一次修行之前,就会很有兴趣,认为自己刚才都有了很好的感觉,也许现在修还是会有,这样就能满怀期待、兴致勃勃地开始修习。

  如果上一次的修法,是在迷迷糊糊的状态当中停下来的,就不会对后面的修行有什么帮助。

  之后,便是回向等结行,后面的程序,在《慧灯之光》里面已经讲完了。

  以上程序,可以应用于所有事物。也就是说,对每一样东西,都可以这样观察。如果我们从每一样东西上面,都获得了空性的感受,那么,我们证悟空性的智慧强度就会越来越高。

  刚开始的时候,对每一个东西都要思维、剖析,当然,这并不是说对白色的花思维完以后,还要对红色的花进行思维,而是可以把所有同类的事物归纳在一起,从总体的角度进行思维。

  对于人类,就只需对自己特别执着的个别人进行单独观察;对外界的物质,则可以尽量归类,从而抉择出同类物质的空性。以水为例,虽然有各种各样的水,但我们却可以把所有的水看成一个整体去思维:原来我认为水是存在的,但这样观察以后才知道,无论是在一条河流、一汪湖泊,甚至是一个海洋里面,都得不到一滴水。

  在刚刚修行的时候,不会有什么其他境界,这种感受就叫做境界。名词时常会把人搞糊涂,一看到境界,就会让人浮想联翩,其实这里面并没有什么神秘的东西。

  通过这些方法,就慢慢证悟了空性,这些都是修行上的诀窍,虽然理论上很简单,没有什么复杂的程序,但同样可以达到预期的效果。

  以上所讲的,是对色蕴的一部分——肉体以及外界物质的观察,下面宣讲如何对精神,以及肉体与精神的运动进行观察。

----------------------------------------------------------------------------------------------------------------

更多慈诚罗珠堪布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慈诚罗珠堪布:慧灯之光四 四法印的见解与修法(六)

慈诚罗珠堪布:慧灯之光四 四法印的见解与修法(七)

慈诚罗珠堪布:慧灯之光五 藏传佛教简介

慈诚罗珠堪布:慧灯之光五 黑蛇总义(密宗释疑)

慈诚罗珠堪布:慧灯之光五 《修心八颂》讲记之一

 

后五篇文章

慈诚罗珠堪布:慧灯之光四 四法印的见解与修法(四)

慈诚罗珠堪布:慧灯之光四 四法印的见解与修法(三)

慈诚罗珠堪布:慧灯之光四 四法印的见解与修法(二)

慈诚罗珠堪布:慧灯之光四 四法印的见解与修法(一)

慈诚罗珠堪布:慧灯之光四 《三主要道论》讲记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