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 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衮却格西:菩提道次第纲要(下册)第十八讲 因果七教诫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3:32:19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衮却格西:菩提道次第纲要(下册)第十八讲 因果七教诫

 

  今天我们得到了这个非常难得,并且是极具义利的暇满人身,又能遇上这难以值遇、圆满无误、显密双运的圆融教法,不过是自己不修学罢了,如果愿意以这个教法修学,一定可以成办一切的义利。我们本身具有能够分辨善说及恶说的智力,同时身心也没有蒙受到让你非常不能忍受的痛苦,因此可以顺利地去修学佛法。

  而你的人生,只不过是因你的常执(执着恒常),所以一直没有想到无常。其实不应该是这样子的,要时常忆念无常的课题,然后把你剩下的人生,即使不能百分之一百,至少也要有百分之五十来投入佛法闻、思、修证的学习,并以下一世的义利作为需求的对象,这才是正确的。

  如果仅仅为了今世的义利去降伏今世的敌人,守护今世的眷属,这和畜生没什么两样。如果这样做,那么平等舍及知母的修行根本就没有安立处,如此一来,菩提心的功德永远都生不起来,这是一种很下劣的做法,是凡夫的做法。无始以来我们很多的做法,只是随顺着我们的习气去做,这样的做法不仅会让你生生世世修学佛法的一些善根无以扩展,甚至予以摧灭。

  在我们得到这个暇满人身的时候,应该取其心要。这心要就是“为一切众生的义利,一定要成佛”。但是除非你靠着闻思修证(听闻、思惟、修习、证悟)这个诸佛的正法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路可行了。而在闻思修证正法的当下,我们的动机不应该是为了今生的义利,或是希求来世得到人天的福报,甚至于为了自己得到轮回解脱,这都是不应该的。我们的心中要忆念“爱他胜自”的菩提心,在修学爱他执之上,为了“利益一切众生,我一定要成佛”,以这种菩提心的意乐来闻思修证我们现在所要听受的教法。当下所要讲说的教法是菩提道次第。

  菩提道次第中,如何取心要之理分:共下士道次、共中士道次以及上士道次。当下我们所讲授的是上士道次的修心内涵。于上士道次的修心分三项科判来说明,就是“显示入大乘门唯是发心”、“如何发生此心(的)道理”以及“既(已经)发心已(之后),(如何修)学(菩萨)行(的)道理”。

  “显示入大乘门唯是发心”,是说明菩提心的功德。不论是哪一个众生,当他的心中能够生起菩提心的时候,他所修的法都是大乘教法。也就是说,所修学的佛法是不是大乘教法?是不是已入大乘之道?是取决于行者心中是否能生起菩提心。当你的心是基于“为利众生愿成佛”,一定要把所有众生安立在佛陀果位,所以要先成佛。当你心中生起这种造作的、刻意的菩提心,因为是假立的,不是甘蔗原味,只是像蔗皮一样,所以称为“蔗皮”的发心。

  什么是非造作菩提心的生起呢?就是在行住坐卧中,一切时处(任何时候)、一切空间(任何地方、处所),不需先基于正理的安立,你就能任运自然地生起菩提心。当你心中生起这种非造作的菩提心时,你已经同时证得大乘下品资粮道,你也趣入大乘道之门了,你已是菩萨了,这是同时的。我们知道,二乘(声闻乘及缘觉乘)圣者、阿罗汉圣者虽然已经亲证空性智慧,但是因为他们心中没有菩提心的功德,所以还是远离或者是被摒除在大乘门之外。如果心中能够真实生起具相菩提心,即使是一只动物、畜生或是个愚痴的人,他也是一位菩萨,而且是已经趣入大乘教法之门了。

  不论你是出家、在家,是比丘或比丘尼,沙弥或沙弥尼,当你心中能够真实生起菩提心的时候,就入大乘道的门了。事实上,从来都没有允许说哪一个众生不能够修菩提心的,谁都可以修菩提心,特别是我们很多人都灌过顶了。从现在开始,如果你心中生起菩提心,你就得到佛子(即菩萨)之名。也就是说,如果你心里可以生起具相菩提心,你就会得到一个非常妙善贤善的名字,而且已经入如来族,就是佛的种姓子了。当我们心中能生起菩提心,变成菩萨的时候,十方诸佛菩萨会非常高兴。就像这个世间产生无数的转轮圣王一样的,诸佛菩萨是非常高兴见到一位新佛子的产生,并会为他祝愿的。

  我们要知道,如果你心中真的可以生起具相的菩提心,那么在菩提心生起的当下开始,你就可以映蔽百千万劫声闻阿罗汉的等持空性功德,以及他们百千万劫以来所积累的福报,这是从种姓上映蔽过二乘。如同王子出生的时候,因为他是国王的孩子,种姓是王族,所以即使大臣们非常具有办事能力,可是在种姓上,他们没有办法胜过初生的王子。大鹏金翅鸟是很高贵的鸟族,他生下的当下,虽然也没有什么能力可以飞翔得很高,但却因为种姓的关系,超过很多一般平凡的鸟。就像这个比喻一样,王子经由国王的培养,日后能够继承王位的话,就可以从智力上、心智上映蔽过大臣。初发菩提心的菩萨,经由资粮道的修学,加行道的修学,见道位的修学,登至大乘七地菩萨的时候,他已经证得很高的智慧,所以在心智上也映蔽过二乘;不论是种姓或是心智上,皆能超越映蔽过二乘。

  要知道,当你心中可以生起真正的菩提心时,当下你就变成十方一切人天众生的礼拜处,也是最好、最超胜的供养处,最殊胜的福田。有这样的说法:如果一个发起菩提心的菩萨要去城镇,但是没有坐骑,佛说他都会化身为坐骑,让菩萨可以趣往城市,初发心的菩萨就是这么的珍贵。与其你礼拜十五的圆月,倒不如礼拜初弦月,如果可以礼拜初弦月,就等于礼拜满月。就像这比喻一样,如果你真想礼拜诸佛,就可以礼拜菩萨,礼拜菩萨等同礼拜诸佛。因为如果你只礼拜诸佛,并不代表你能够礼拜菩萨;但是如果你能礼拜菩萨的话,你等于礼敬了诸佛。这么珍贵菩提心的功德是来自于大悲心,所以如果我们能够恒常礼敬大悲心,就表示已经礼敬了菩提心、菩萨、十方诸佛了。大悲心有初中后三际,因为初期、中期、后期都重要的缘故,当我能够礼拜大悲心也等于我礼拜一切,所以吉祥月称菩萨在造《入中论》的时候,第一个赞颂就是礼敬大悲心。所以,菩提心是一切最胜福田的供养处,菩提心是最殊胜的修行法门。

  菩提心的功德不用多讲,诚然如是,即使只是生起大悲心,你个人的福报也能无边无量的增广,资粮易于速得圆满。无著菩萨以十二年观修弥勒菩萨,开始的时候,因为他的业障(障碍)太重,福报不够,一直不能亲见弥勒菩萨,最后弥勒菩萨慈悲,为了让无著菩萨能够生起大悲心,圆满他的福报,弥勒菩萨善巧地化身为一只下半身溃烂的母狗,去度化无著。也因此,启发了无著菩萨的大悲心,所以才能够见到弥勒菩萨。修学菩提心的殊胜是在,修这个法门的同时可以净除罪障,集聚资粮,而且它是无比的猛利、快速、圆满,就像劫火一样可以烧尽一切。菩萨行者修了菩提心,即使罪障很重,菩提心就像劫火一样,一下子把他的罪障都销尽,所以我一定要以三大阿僧祗劫的资粮来圆满菩提心。当你心中生起具相菩提心的时候,你就列入下品资粮道了。而资粮道是什么意思呢?让你开始积集第一大阿僧祗劫的资粮,称为资粮道。也就是你生起菩提心的开始,已经列入资粮道,开始积集成佛的资粮了。我们知道,第一大阿僧祗劫从资粮道、加行道到见道位。

  我们现在研讨菩提道次第教授并不是用实修教授,而是以讲说来教授。如果是实修教授,师徒之间必须要有很多时间,同时前行、正行、后行都要做得非常详细而且持续,才有一个法可以入行。前行之前,更一定要好好祈请整个传承师长然后仔细地净罪集资。如果是修菩提心,我们顶门的上师佛不是世尊而是观世音菩萨,因为观世音菩萨是十方一切诸佛大悲心本体的化现,是以大悲心为主体,因此行者要生起大悲心、菩提心,就以他为本尊,将他安置在顶门上去修学,有他不共的缘起和殊胜效果。如果是修止观,因为是属于空性慧的证悟,所以要以十方诸佛智慧本体的文殊菩萨像做为我们的本尊,来安住在顶门上。

  由于大悲心的所缘是一切众生,是要把一切众生,从痛苦以及苦因中救拔出来,而且这个救拔是不假他人完全由我自己来承担。如果可以这样修学,而在你心中真正生起大悲心,等同你对一切众生所造的罪恶都去除,诸佛很欢喜,一定能够作你的助伴来圆满你的佛道,所以大悲心的生起是很重要的。进一步说,如果没有菩提心的话,密续就没有所谓的甚深广大的说法。修密法有两种悉地成就,共的成就和不共的成就,即共同悉地及不共悉地。共同悉地有八种,是世间的;不共是指佛位,最胜悉地是指佛陀果位。如果没有菩提心,这些都不可能成办。

  我们最大的错误是认为菩提心很难生起,就说把它扣掉,不要修了!如果把菩提心放到一边去,那么很高深的生起次第及圆满次第就修不起来,往上修习二次第,往下修菩提心,全没有了根基,更没有甚深的引导,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提起来!不要怕!要自豪的说:“舍我其谁!我生不起菩提心,谁生得起来!”在今天得到暇满人身的时候,认为自己生不起菩提心、修不起来,然后退却,那么以后投生为猪狗的时候,还能生得起菩提心才怪!整个修学佛法最大的障碍就是退却,认为自己太差了,什么都不行。如果这样想的话,那就真的是完了,菩提心生不起来了。可是你们还是很勇敢的去受菩萨戒,如果没有菩提心,难道是向别人借菩提心来受戒的?

  其实,没有大悲心,压根儿就不会有菩提心的生起。更基本的,心中如果没有住平等舍的功德,以上讲的都没有办法生起。像画唐卡一样,画布要非常地均匀柔和;要播种,地要先整平。一样的,如果没有住平等舍的证量,往上的大悲心、大慈心、菩提心根本是没办法生起来。很多菩提道次第讲说,如果你真的想生起菩提心,即使月复一月、年复一年,花好几年修住平等舍都是应该的、都是必要的。不要因为害怕而不修,否则就表示你不想要菩提心!要知道,当心中有真正的菩提心,一切魔障(障碍)不能得其便,不能扰害你,有这样大的义利。

  有一个噶当派大德朴穷瓦的公案,他当时在西藏的朴穷专修菩提心法门。那一带有很多非人、魔怪聚集,他们曾开会想要联合起来伤害这位朴穷瓦大德。其中有位精灵就说:“伤害不了的,他为我们一一修行,他是为了成办我们的义利而修行,修的是菩提心。我们怎么可能伤害得了他呢?”另外的一个公案是有一个魔怪,很多当时的修行者都被他所伤害,只有一位行者无著贤论师(萨迦派的大德,《三十七佛子行》的作者),因为他是真正具有菩提心的佛子,所以伤不了他。

  事实上,你具有菩提心的话,所有其他的福报都不会被覆盖或萎缩,它不会伤害任何的福报,只有增广,而且五道十地功德也很容易圆满。基于菩提心的力量,空性慧也很容易证得,很容易能够彻悟空性(诸法实相),这有很多故事可以说明。若你没有菩提心的力量做助伴,做为资源,空性慧的产生是很难的。以前有位印度小乘有部的大德,虽然他的见是小乘的见,但是因为发了菩提心,他的行是大乘菩萨行,所以证了空性,有这种说法。

  如果你已证得大乘资粮道中品,这个生起的菩提心是不会再衰微退转了,但是如果是刚入大乘下品资粮道的话,菩提心还是会退失的。也就是说,当行者已经登到大乘中品资粮道的时候,由于菩提心的摄持,道谛功德一定会越来越增广圆满,不会退堕。但是即使你证得大乘中品资粮道,你还要能够证得大乘加行道的忍位以上(加行道分四品,就是暖、顶、忍、世第一法)(附录一),到忍位的时候才有把握不堕三恶道。忍位以下的菩萨由于业力的关系,还会堕三恶道),还是会害怕堕三恶道的,大悲心投生的菩萨,即使是堕三恶道也不害怕,那是由于他一心勇敢欢喜地想回入娑婆,再入生死度化众生。就像莲花出于淤泥而不染的比喻,淤泥是很染着的,菩萨投生三有生死,可是不染着三有生死的过失。

  如果你心中生起真正的菩提心,你就成为三界六道所有如母有情的父母,是所有如母有情的依怙,也是一切六道如母有情的安乐之源,你是最大的福田,是众生的最终皈依处。总之,这一切轮回涅槃二边,任何安乐的获得,都来自于菩提心。而成就众生心中的善业、善根,只有依靠佛行事业来成办。

  因为善业的成办,必须靠佛陀的一切种智当增上缘,讲授教法,让你可以去行善业。佛行事业只有两个,其一是佛心中的功德,这是佛行事业(功德)的结果;另外一个,是众生心中的功德、善根,这也是佛行事业的结果。《入中论》说:“声闻、缘觉、菩萨由佛所出生。”在圆满成佛之后,佛陀展示声闻道与缘觉道的教法,使得缘觉及声闻种姓的行者可以修学,最后成就他们的果位,所以说,声闻、缘觉因佛而生。

  对佛陀成佛之因──“菩提心”礼拜,等于礼拜一切诸佛。倘若没有菩提心的因,根本就不可能成就佛陀果位。但是如果没有共下士道所说的三途苦的出离心,以及中士道次所讲的生死苦的出离心,那么大悲心的生起是很困难。

  成佛之道可摄为三主要道,就是出离心、菩提心、空正见。菩提心与空正见是方便分和智慧分。大乘道必须以方便分和智慧分,互相不分离地去修学。这好比鸟需要展开双翅才能飞过天空,菩提心与空正见必须一起展示,才能飞至彼岸。出离心是根本,没有出离心,菩提心就生不起来,那空正见的见与行也都没有办法生起。

  曾经有一个人牙痛,另外的一个人以前没痛过牙,就对病人说:“牙痛没关系,牙齿只有骨头而已,骨头不会有感觉,不会痛的!”不久之后他自己也牙痛,才知道牙齿并非是没感觉的骨头,而且会让他痛得哀号、呻吟、受不了。以前他说别人牙痛是骨头痛,没什么关系,现在才知道原来牙痛是这么的痛苦,才因此产生出悲心。我们听过地狱的寒热之苦、烧灼之苦、饿鬼的饥渴之苦,但是一般人像是不相信似的,如同看节目一样,认为只有一个文字相。不过菩萨是真的现修“我就是堕在地狱、饿鬼道中”,亲自去体会那种真实的苦,亲自尝受饥渴、灼热之苦,所以对众生的苦才能够真实体会。如果你能亲自去蒙受体会三恶道(地狱、饿鬼、畜生)的痛苦,真实的去修,并且持续一直修,就会真实地生起愿众生离苦得乐,愿一切众生得到乐及乐因之心。因为你知道众生失去什么快乐,得到什么痛苦,那是很真实的,就像我之前的牙痛比喻一样,于是就想如何令众生远离痛苦,你的大悲心也就真实的生起来了。

  噶当派的教法其特殊处,就如同一张四只脚的桌子,当你牵动一脚时,其他三只脚会跟着动。比喻什么呢?修菩提道次第的行者,应该将三士道相关联。当你修上士道时,虽然修的是上士道次,也要能同时引导或是牵动整个下士及中士道次;如果你修学中士道次,可以同时牵动或是涵盖到上士及下士道次,这样才是善巧的修法。至于修学次第,你不能只念高年级,而不念低年级,总要依序将之修完,串习后再依次修上去。

  讲到菩提心的生起,其不共的因是增上心,即增上意乐。如果没有增上心,菩提心没有办法生起。大悲心与增上心有些不一样,什么是大悲心?就是众生的苦及苦因我要荷担起来,我要将一切众生从苦及苦因中救拔出来。而增上心是再进一步地,不但要荷担,而且令虚空一切如母有情远离痛苦及痛苦的因,是由我一个人亲自来成办,不假他人、不靠别人,称之为增上心。譬如说,当看到有人被水冲走的时候,我们会想,多么希望那个人能够赶快上岸,不要受痛苦,这种心二乘行者也有的。我要把他从水里救上来,这是大悲心。然而决定说,就由我一个人去做,不假他手,这是增上心。要做生意与决定做生意,是不一样的。

  大悲心生起的方法有两种,一个是《广论》的说法,是从修知母、念恩、报恩、修悦意慈,进而修大慈心,接着再修大悲心。依照师长的口诀就不一样,是先修大悲心,再修大慈心。总之,真正利他的心,是安立在大悲心及增上心之上,而大悲心生起的因,确实是知母、念恩、报恩以及悦意慈。

  利他是指什么呢?是指成就,我之外的一切众生,心中的无住涅槃果位。如果这样的话,那所谓的慈心和悲心是不是利他,还得思辨一下,还有得辩论。不过我们安立慈心与悲心是利他的心思,之前要修知母、念恩及报恩。

  悦意慈是观一切众生都是最可悦爱的那种心态。为了能成就悦意慈的修法,你必须观众生如母,了解众生都曾当过你的母亲,然后对之念恩。因为观众生都是亲眷,而亲眷中最殊胜、最亲的莫过于母亲了,将母亲当做你最亲的亲眷是有道理的,而且是与事实相符,所以修知母应该是合理的。如果你不这样作观,而基于贪心的理由,把一位不是对我很好的对象,来缘他的相修,那就是非理作意,变成贪心了。或者因为母亲对我不好,所以我以其他对我很好的人,例如以我贪恋的对象来修,这也许是贪心,而不是真正的内涵。

  至于为什么要修学住平等舍?我们知道世间的做法、心态,就是对于不喜欢、伤害你的安立为敌人,然后启发嗔心想伤害他;而对你有利益的人安立为亲友,生起贪心而想利益他、回馈他;对于不损害你也不利益你的中庸众生,对他漠不关心。因为这三个角色的安立,所以安立三种对待方式:守护眷属、降伏敌人、对中庸众生漠不关心,这是标准的世间做法,是错误的,而修住平等舍是要将这种做法完全遮止。如果可以真正基于住平等舍正理的安立而修学,就会摧破你降伏敌人的作为;对于亲友也不会那么地贪着,一定要利益他、守护他;对中庸众生也不会认为与他没有关系,因为事实上你和他已经建立关系了。就是为了这个缘故,所以我们修平等舍,“舍”是很大的关要。

  我们每个人都有《广论》的书籍,也修学菩提道次第。做为一个修学道次第的人;在边学边修的当下,对敌人的嗔恚心、伤害心要越来越减少;对亲友亲眷的贪着心也要越来越减少。能将动心中贪心之水,以及燃烧你心的嗔恚之火,应该越来越减少、越来越熄灭才正确。修学道次第的标志(效果),在于你心中烦恼越来越减少。否则《广论》背得很熟,所缘境守护得很好,就这样守护起所缘境修学,但是心中同时又致力于对敌人的嗔恚和损害、并对亲友贪着守护,这是学东往西的做法,根本是法归法、心归心,那是不正确的。贪嗔痴三毒是我们烦恼的根本,如果可以把贪嗔痴稍微调伏降低一下,那些根本的法才可能建立起来。所以当我们修学菩提道次第教授的时候,应该边修边净化自己内在的贪嗔痴,以做为根基、基础,然后往上修学;否则越学贪嗔痴越猛,烦恼越炽盛,那是我们最大的错误。如果你心想,有关菩提道次第的教授我录音带听两遍,也经过三轮的研讨班,因此生起我慢,我懂好多喔!贪嗔痴照旧,这就不值得了。

  什么是修行?就是把耳朵听到的东西,去思惟;把思惟到的东西在心中串习,让它与心结合,以对治心中的问题。是将思惟到的法,用来同你的心结合在一起,让你的心可以更柔软、更调伏。如果你有工作也没关系,你可以去工作的,不是一定要叫你停下工作,也不是要你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这不是修行;是要将所听到的去思惟,所思惟的去修行,让心法结合,这样去修的。

  住平等舍、知母及念恩都讲过,我们现在说报恩。众生对你恩泽那么大,现在是报恩的时候了。如果你感报投生到地狱、饿鬼、畜生,是三恶道身体的话,你怎么去报人家的恩呢?而且若你只是像世间的人一样,对有恩于你的众生,渴了给水喝,饿了给食物吃,寒了给衣服穿,满足他的现实所需,这当然是很好的,但是这不是报恩,这只是很短暂的利益而已。这也许并不是真正的圆满报恩,以后也许还有反效果。

  所谓真正的报恩,是把一切众生所不要的痛苦根本断除,把一切众生所需要的安乐全部圆满,让众生究竟圆满的离苦得乐,把众生安置在这样的佛陀果位,这是最好的报恩,也才是真正的报恩。如同我们上次所比喻的那个瞎眼、发疯,并往悬崖走过去的母亲,众生也是这样,众生被无明暗蔽,像瞎眼一样,没有抉择善业的智慧,同时又没有明眼人(师长)的引导,告诉他增上生及决定胜的法道,然后又刹那刹那地造三恶道的业,所以也刹那刹那地往赴悬崖去了。这种情况之下,你若观想众生是最可爱的对象,那么众生处在悲苦之境时,你要报恩。

  我们与众生是一样的颠倒──“以苦为乐,以无常为常,以无我为我,以不净为净”;也与众生一样的想要安乐、不要苦。尽管如此,我们与众生所不同的就是,得到了具足十八要件,可以修学佛法的暇满人身,而且值遇大乘教法,特别碰到了可以实修显密双运的圆融教法,只不过是自己不修罢了。事实上教授口诀都在,宗喀巴大师可以让你一世成佛的速圆善业,那种成佛的显密双运圆融教法都有了,若去修,一定有能力成办的。或许你会想,我怎么可能做得到呢?这只是你心中不想成办罢了,你的心退了。有什么比用这个身体成佛更好的事?印度与西藏的很多祖师都成就佛菩萨果位了。你可能认为,他们的身体是无价之宝,比起我们更超胜,我们现在所得到的身体是比较卑劣的!不是这样的,他们成就佛菩萨功德的身体,和我们现在的身体一模一样。密勒日巴尊者更是悲惨,他还没有地方可住,住山洞,又没有东西吃,只吃那荨麻,吃得整个身体变成绿色,但是他成佛了。我们现在吃的东西比尊者吃得更好、更丰富,怎么不可能成佛?我们的问题出在我们舍不掉身体,却舍掉了我们的心!我们的心提不起来,这是我们的错误。

  假使众生知道你一定要成就佛道,同时他们又一直都没有得到任何快乐,因此他们就只有寄望你来救了。他们一生中开一个会,说:“我们这么的悲惨,想要离苦得乐,到底有谁能够让我们离苦得乐?”共同决议说,就是要你来救他们,指定你。我们现在已经碰到这么好的教法,却不修行,而只是去做那个降伏敌人、守护眷属的工作。众生到了临死的时候,就说:“啊!原来他也是颠倒的,我怎么寄望于他,怎么寄望这个人来救我们。”我们求受皈依律仪的时候,众生是很欢喜的,对我们的寄望也很大。之后我们又受菩萨戒,进而受密乘戒,众生更是欢喜。结果我们没有修,这种做法是让人很讶异的,虽然承诺很多很大,然后修的却是那么的少。有这么一说:“《大白伞盖》的经书,水不能漂,火不能烧,毒不能侵。”有人不相信,就把一只驴子及经书绑在一起,放在水中,结果驴子被水冲走了,经书也漂流散掉了。那个人就说:“一切都不可相信,都是骗人的!”就像这比喻一样,我们不但受皈依,还受戒,所以一只狗很寄望我们能救它;结果我们都不修行,死的时候反而是我们先到地狱去,狗还没到地狱呢!它不会很讶异吗?所以他们没有到地狱之前,我们不要先到。如果我们先到了地狱,面对它也很不好意思吧!

  在知道众生这么寄望于我们的情况之下,我们更不要妄自菲薄,只有我们有能力被寄望,我们应该很谨慎地好好把握自己拥有的机会,来闻思教法。特别是皈依的时候,我们要依着佛陀的身功德、语功德、意功德,还有事业功德,这些功德都是我要得到的,我有能力得到的。我们知道,如果成佛的话,佛陀每个毫光都可以成办无边众生的无边义利。如果你可以这样修佛陀功德,对众生启发大悲心,诸佛菩萨真的会一直很高兴的守护着你,一点都不用害怕,所以要有自豪的心,要提起这个心来报恩。

  基于知母、念恩、报恩之上,我们修第四点悦意慈。事实上知母、念恩、报恩之上,并不需要刻意修悦意慈,也顺便会得到这功德的。悦意慈是说,我们观众生都像是母亲爱独子一样的,看众生是最可爱的心,称为悦意慈。与大慈心不一样,大慈心是说对于失去快乐的众生,希望他们得到快乐及快乐的因的那种心。大悲心与大慈心,何者先修不一定,你可以先修大悲心,之后再修大慈心;也可以先修慈心,后修悲心。

  大慈心的功德是很殊胜的,如果以一切失去快乐的众生做所缘境,然后想说,多么地希望他们得到乐及乐因,祈愿他们得到乐及乐因!而且一切众生得到乐及乐因的工作,皆由我来成办!并以这样的心去向观世音菩萨祈愿。这样的来修慈心,经书上说可以得到梵天八德,或许更多功德。总之,修慈心一刹那,功德是无量无边的,这在佛经里有讲到。

  有这样的比喻,种田需先犁地,以六道众生父母观这个法,把心地整平,在平等舍平坦的心地上,种下大悲种子,再灌浇慈水,这样菩提苗芽可以很快生长。如果说可以先修平等心,对众生的慈悲心才会一样,不会说对某些人慈悲,对某些人不慈悲,会平等的对待众生。

  总之,如果你可以得到具量的住平等舍功德,那是最好不过的,但是因为住平等舍很难修,如果一时之间修不起来,你可以先修慈,对象先从自己的亲眷开始修,因为你最爱他们了,所以先修让他们快乐。推而广之,朋友、中庸众生、最后怨敌,然后一切众生,依次往上修,这样慈心才能够真正生起来。修大悲心也是如此,你不可能一下子做到让所有众生离苦,这就像我们念经一样,有口无心是没有功德的,生不起那种量。也就是从悲心能生起来的地方修起,就以市场上的鱼为例,你想想鱼的痛苦吧!虽然现在仍活着,但是卖鱼的人可能很快地就要抓它起来剖腹刮鳞了,它无处可逃只能在那边等待着被宰杀,你想想它的苦境,去思惟,就这样,以最苦的众生做所缘境,开始修。诸如畜生道的苦很多吧!人道的苦也很多吧!就以这些所缘境。从最容易修学的地方开始修起,一直推演,悲心就容易生起来了。

  菩萨什么时候会掉眼泪呢?想到众生一天到晚,不断地以身与心造苦及苦因的恶业,想到这些恶业会引导众生到三恶道受苦的情景,他就无时不在哭泣、落泪。有唐卡画菩萨掉眼泪,用蓝色的颜料去书写一个种子字,以表示菩萨一直在那里为众生的悲苦而掉泪。菩萨看到众生受苦的情景,因着他内在的菩提心,外相上眼睛落泪了,然后身体也毛孔直竖,很畏惧、很苦,不知道怎么来救护。有水的地方才有水鸟来栖息,所以你看到水鸟的时候,这地方一定有水;你看到山上有烟的地方一定有火。这比喻什么呢?比喻菩萨因为内在有真正菩提心,所以当他看到众生的痛苦,并为苦所侵逼的时候,他的外相是掉眼泪、毛孔直竖,内心很畏惧、很不忍心。真正有菩提心的菩萨,当他看到众生受苦的时候,是有这样一个外相征兆。

  噶当派格西朗日唐巴,《修心八颂》的作者,因为一直修大悲心与菩提心的关系,他那一世只笑过三次,大家称他为“黑脸大悲行者”。他是因为众生而不微笑的,他一直惦着众生的悲苦,就不由得很严肃。而他笑过的三次,是为什么事呢?我就举一个例子说,树木长在湖中,有一个人说,“我要去挖水中的树根。”树木头的根深植水底,怎么可能把树木的根挖出来呢?他是因为这个人的愚痴而笑了出来。现在我们看电视综艺节目,里面很多开怀大笑的故事,我们一天笑几十次,这表示我们是菩萨?

  那么什么是真正生起具相大慈心与大悲心的量呢?格西博朵瓦说,当你的孩子受苦时,你觉得不能忍受的这种心情,以此对待一切众生,这是大悲心生起来的量。当你以希望你的孩子得到快乐的那种心去对待一切众生的时候,就是大慈心生起来的量。像对你孩子一样的,希望并且去做让众生离苦得乐的事业,这种心,就是大悲心与大慈心生起的量。

  至于怎么修大慈心及大悲心?你应该思惟:“一切众生根本就没有无漏的(没有烦恼)的快乐,就连有漏的快乐也没有,所以多么希望他们具足有漏的快乐(指世俗菩提心)。”从这样开始修起。把他们看做是失去快乐的众生,以此当做所缘,这样依次向上修慈心。大悲心的修法也是一样,你以受苦众生当所缘,去修“多么希望他能够脱离痛苦,让我来成办让他脱离痛苦”,依次地去修,并且要从最痛苦的地方去修。若以没有痛苦的众生当所缘去修,悲心是生不起来的,应该从具有很大痛苦的众生那里去修,你会很容易地生起真实的悲心。

  真实的修学大悲心并不是在法座坐着,闭眼暝思,念一遍“愿一切众生远离苦及苦因”就算数了,那没感觉,不是修法。应该依次第缘苦境来修,依着不同的阶段循序一直往上修,然后圆满它。挂在嘴巴上的大悲心,不是真正大悲心的修法。就像碗中有很多水,初把糌粑粉放进去,糌粑粉只会浮在水面上,不会沉到水里,你还要用手指去搅和,才会结成可以吃的糌粑,就像这样,你刚开始修悲心,就想要一下子现起,这只是嘴巴上的悲心,不是真正的悲心。

  所缘境很重要,以大悲心来说,你要以悲苦众生、特别是以最悲苦众生做所缘境来开始;而忍辱就要从你最嗔恚的众生着手,以他们来做你的所缘境来修;大慈心的修法要以饥渴难忍,并且失去一切快乐的众生当所缘境去修习。就像要甜,就修糖果,要辣,就修辣椒!从你周遭的受苦众生开始,推及这个城市、这个国家的众生,之后推广到别的国家、一个洲际、整个世界、阎浮提众生、三千大千世界众生,然后无边刹土众生,以他们做所缘境去修悲心。

  悲心与大悲心是不一样的,当你生起说:“啊!愿一切众生都能够离开痛苦及苦因!”这些是和二乘(声闻、缘觉)所共的,不是大悲心。若是救护的大悲心,你必须有:“这一切众生的苦及苦因,都由我一个人来荷担,由我来救护。”这样子才称为大悲心,否则只是悲心而已。悲心二乘也有的。所以在救护之上,你必须要有增上心。虽然你发愿立誓说,一切众生的苦及苦因由我来承担,不假他人,然而你是否真有此能力呢?当被问到这些问题的时候,你可能需要了解,真正能够让一切众生圆满地离开一切痛苦,圆满地得到一切快乐的,是众生心中的无住涅槃果位。

  菩提心有两种欲求──欲求利他及欲求菩提。这个欲求利他,就是所谓的增上心,也就是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把所有众生安置在无住涅槃的果位,而这工作就由我一个人来承担!这是增上心。

  然而应该如何来成办呢?如果是一位利根菩萨、利根行者,这个时候一定会修空性。怎么说呢?因为他会发现,他和众生是一样的,心中仍有很多烦恼以及障碍(烦恼障及所知障)没有去除,如果不修空性慧,就无法去除二障的根源──无明、我爱执、我执,也就绝不可能成办众生的义利。基于发这增上心之上,去修学空正见、证悟空性慧,而在这之上,导出菩提心,就有能力、又有把握地迅速成就佛道,这是利根菩萨的修法。在增上心和菩提心之间,加入空性慧的修学,基于二障的净除,就有能力成佛,也就有能力、有把握救众生。

  不过菩提道次第里不这么讲,因为传承来自于金洲大师,而金洲大师的见是唯识派。依着唯识派的见,认为可以相当程度地把恶行、恶业去除,但是不可能断除轮回的根本无明,是以不可能解脱生死。所以会说先起增上心,再发菩提心,菩提心发起之后,再来修空正见,道次第里头是这样安立的。而我之前讲的是利根菩萨的做法。

  我们在皈依的时候,曾忆念三宝的功德,知道佛陀的众多功德,确定佛陀可以令众生圆满地得到快乐,并圆满地去除痛苦;而二乘的阿罗汉,虽然也可以让众生离苦得乐,可是他是少分少分的,并不圆满。只有佛陀才能有如此圆满功德,所以要生起欲求菩提的心,欲求佛果位的心。例如供水的时候,真正要供的是水,不是杯子吧!但是没有杯子怎么装水呢?就像这比喻一样,你的目的是要利他,为了圆满利益众生的缘故,所以你必须先有装水的容器,你一定要先成佛,就如同你为了要供水,先要有杯子一样。所以事实上,菩提心的真正目的不在于成佛,而是在我一定要把所有众生安置在无住涅槃果位,让众生成佛。因此弥勒菩萨在《现观庄严论》讲到“发心为利他”很清楚,就是为利他而发心的。又说:“发心为利他,欲正等菩提。”目的虽然是为了利益他,可是你要先欲求自己的无上菩提才能够利他,这是菩提心的定义。

  因此什么是菩提心呢?就是具有欲求利他,以及欲求菩提的第六意识的心王,称之为菩提心。以上,简要说明六因一果(因果七教诫)。

  【解惑篇】

  问:利根的菩萨是不是要先证空性,再发菩提心呢?大悲心要不要?

  答:菩萨三法是什么呢?《入中论》有简示三法,这我们有学过。龙树菩萨造的《宝蔓论》有这种说法,就是你要先有大悲心;再有菩提心;然后要有无二慧(空性慧);这三法是成就菩萨的三个条件。不过这里的菩提心,不是具相菩提心,是蔗皮菩提心,是假立的。大悲心是根本,一定要有大悲心,再生起空正见,这是利根的说法。利根是先证空性,再修菩提心。钝根的话,就先发菩提心,再修空性。

  问:观一切众生为如母有情,我们是观女的一切有情是我们过去生的母亲,还是男女都要观?

  答:没有专修男相或者女相,没有这样的。因为我们知道大乘不共皈依时,观想自己的右边、左边,分别是母亲和父亲,母亲代表所有的母性众生,父亲代表所有的男性众生,前面是你的怨敌,后面是你的亲友,这样做所缘,涵盖了所有众生,没有说单修男相女相,没有这样的修法。不过劫初的时候,没有男女相,不需要分男女相来修。

  问:如果对境的时候,不太能够用视众生如母这种方法,反而能够用众生皆有佛性,众生皆是未来佛的这个方法来对治,调伏自己,是否可以?

  答:这是你的自由、你的善根,只要可以帮助、利益你的心,就是教诫、就是口诀。口诀如果被狗衔住,赶快把他拉回来。如果对你有用,有利益的话,就是口诀。一般嗔恚的对治力是修慈心,如果你觉得要起嗔心的时候,思惟他具有佛性、如来藏,只要可以对治的话,那就是口诀,对你有用就修。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只要可以摧灭就可以。以前有一个印度的大圣者,挺直着坐,生不起证量来,他到牛堆(牛吃草的地方)去躺着,证量却生起来了。

  问:修念恩、报恩、慈心时,是依次先亲眷、然后中庸、尔后怨敌,那修平等舍也是这样吗?

  答:不是讲过吗?先把三个角色抓出来。你心中有不同的三个心,对待三种不同的众生,先把亲眷、怨敌及中庸众生三个角色在你眼前明现出来,然后思惟,你用三种不同的心对待他们是没有道理的。然后修舍,对他们的心情就一味平等,这是修舍的意义。所以不是依次,而是把你最爱的人抓出来,最讨厌的人抓出来,然后不相干的人抓出来,在你眼前明现着,这样来修舍。因为要让你的心住平等舍,所以先把那三个角色明现出来,倒不是说先从亲友开始,不是这样的。三个角色对你来说都是平等的,你对三个角色的心都要平等,这是修舍的意义;必须把三个角色现出来。

  问:要我们一下子这样做,不是很难吗?在《广论》215页,这里的修平等舍是从中庸先开始,因为我们贪嗔的境比较浅一点。

  答:这没有差别的,如果你先修一个中庸众生当眼前的所缘境也可以,他一样对你做过其他角色。道次第的说法是你先现中庸众生在眼前,一个就好了,然后想到他曾经对你当过亲友、怨敌及中庸。再过来是亲友,一样有三种角色扮演,最后是怨敌,这是道次第的说法。总之,三尊也好,一尊也好,只要到的地方是一样的就可以。从左从右从中,只要可以做到就好。

  问:我们本来就很贪着了,又对亲友修慈心,这样会不会变得更贪着?

  答:亲眷不是让你起贪心,不会的!你会对你妈妈起贪心吗?悲心的所缘是这样,以受苦众生当所缘境,然后希望他离苦。慈心是以失去快乐的众生当所缘境,然后希望他得乐。所以你不是要贪着母亲,你要修慈,不是吗?比如说,你母亲她失去快乐了,你希望她得到快乐,这样不会生起贪心的!你想她的情况,即使她有有漏的安乐,她还造有很多苦因,造了很多恶业,更何况她也没有无漏的安乐。以这样做所缘,想到乐的内涵去缘她,希望她得到快乐,这样不会生起贪心吧!不管怎么修,这书上讲,先从亲友修,这没错。但是对你而言,这样可以让你很容易生起慈心、让你具有让众生离苦得乐的慈悲心,从那个地方开始修就可以了。经书这样讲说从那边开始修,事实上还是要观察一下,要从你自己最容易生起的地方起修。

  问:有啊!对妈妈会生起贪着的心。

  答:怎么对妈妈不生起慈悲心,而生起贪着心?她没有快乐,她失去痛苦,有什么好贪着的?因为贪着是以非理作意的寻伺分别心作助伴,生起来的贪心。对母亲,观她是最可爱的、最悦意的,那不是贪着,那是如理相应,是与事实相符合。当你有欲求心或是需求心,那个爱不表示就是贪着,因为你贪爱佛位,你也想成佛,对不对?你可以说那是贪欲吗?这不是一般的烦恼贪心吧!你贪爱众生得到快乐,那不是贪心喔!那与烦恼贪心是不一样的。你看众生是最可爱的,那不是贪心,这要分清楚喔!你希望众生离苦得乐,那是一种与实相相符顺的心所。

  附录一

  五道十地十波罗蜜对照表

 
 
 
前五篇文章

衮却格西:菩提道次第纲要(下册)第十九讲 自他相换修习

衮却格西:菩提道次第纲要(下册)第二十讲 上士道次修心

衮却格西:菩提道次第纲要(下册)第二十一讲 发菩提心

衮却格西:菩提道次第纲要(下册)第二十二讲 菩萨学处与

衮却格西:菩提道次第纲要(下册)第二十三讲 忍辱度、精

 

后五篇文章

衮却格西:菩提道次第纲要(下册)第十七讲 修菩提心次第

衮却格西:菩提道次第纲要(下册)第十六讲 入大乘门

衮却格西:菩提道次第纲要(下册)第十五讲 十二因缘

衮却格西:菩提道次第纲要(下册)第十四讲 思惟集谛

衮却格西:菩提道次第纲要(下册)第十三讲 思惟苦谛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