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 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日宗仁波切: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记 第15讲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4:15:46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日宗仁波切: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记 第15讲

 

  2010年5月4日

  首先在还未听法之前,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必须要先调整我们自己的动机,为了利益一切的有情众生,我希望能够早日获得圆满的佛果,以这样的心,来听闻今天的大乘法。

  今天我们在这个地方,所要为各位介绍的,是宗喀巴大师所造的《菩提道次第略论》。我们上到的部分是「深信业果」的部分。在之前最基本的科判,在第120页当中有提到,一切善恶之本发胜解信,这个科判当中的内容分三,第一个部分「思惟业果的总相」,这个部分,在昨天之前,已经为各位简单的作介绍。接下来我们看到的是第二个部分,「思惟业果别相」。接下来请看到第140页的倒数第三行。

  壬二、思惟业果别相(140页)

  这个科判当中的最主要的内容,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要成办具足德相之身。在之前我们有稍稍的提到,透由持戒,能够让我们投生善趣。而在善趣诸多的身当中,最主要的,我们希望能够获得能修学佛道的人身。而在这个地方,更进一步的,除了获得人身之外,我们希望能够获得具有八种异熟功德的人身。如果我们能够获得八种异熟功德的人身,这时候透由如此殊胜的人身,进一步的来修学佛道,它的进展是比较快速,而且比较具力的。

  关于这个部分,在正文当中有提到,由断十种不善,虽能获得善妙所依,然若能获圆具德相、修习种智之所依身,这当中的「圆具德相」指的就是具备了各种殊胜的条件。「修习种智之所依身」指的就是能够成办一切种智的殊胜人身。修道进展非余能比,如果能够获得如此殊胜的人身,藉由这样的人身来修学佛道,它的进展不是其它的身能够相提并论的。故应成办如此所依。

  接下来这个科判当中的第二个部分,一、异熟之功德与作用。这当中所谓的异熟之功德的「异熟」,指的是我们昨天所介绍的,藉由能引业,尤其是善的能引业,所感生的异熟生。这样的异熟身它具备有什么样的功德跟作用?这是在第一部分当中,所要为各位介绍的内容。第二个部分,异熟之因。如果想要获得如此殊胜的异熟身,我们必须要在这之前,成办什么样的因。首先看到第一个科判「异熟之功德与作用」分八。

  此中分二:

  癸一、异熟之功德与作用(分八)

  子一、寿命圆满

  子二、形色圆满

  子三、种姓圆满

  子四、财势圆满

  子五、言词威肃

  子六、权势遍扬

  子七、具丈夫性

  子八、具有大力

  子一、寿命圆满(141页)

  接下来在介绍八种的异熟功德时,上半部所提到的内容,就是异熟的功德,它本身的特质。接下来所提到的内容,也就是下半部所提到的是它的作用。首先我们看到「寿命圆满」。往昔能引感得长寿,如其所引,长寿久住。这当中的「往昔能引感得长寿」指的是在过去生我们所造作的善业,能够让我们在今生感得长寿。「如其所引」就犹如同过去的善业,所累积的力量,而感得的这种果报,「长寿久住」寿命圆满,它有什么样的作用呢?由此而行自、他义利,长时集聚众多善业。

  子二、形色圆满(142页)

  外形色泽善妙、根无不全、体型匀称。故所化机见生欢喜,聚集于前,听彼教授。

  子三、种姓圆满

  生于世人所敬重、赞扬之高贵种姓。这在过去的时候,如果一个人,他本身的福德,够殊胜、够圆满,他就能够投生在王族。如果能够投生在王族,这样的一种种族,这样的一种种姓,是受到世人所敬重,而且赞扬的一种高贵种姓。由此所作教诫,皆能无违成办。

  子四、财势圆满

  具有广大资财、亲友、眷属。由此能摄诸有情众,令其成熟。

  子五、言词威肃

  以其身、语不欺他人,故诸有情信受其语。由于他所讲的话,他所表现出来的行为,并

  不会欺骗他人的缘故,所以其它的有情,都会相信他所说的话。由四摄法摄受有情,令其成熟。

  子六、权势遍扬

  具有勤修施等功德,故成大众所供养处。由此于一切事作为助伴,这句话指的意思就是,具有权势遍扬这个功德的人,他对于他人所需要帮忙的事情,他会主动的去帮忙他。他为报恩,速受教诫。而他人在接受了这个帮忙之后,为了要报答这个人,也就是具有功德的这个人,他的恩德,速受教诫。

  子七、具丈夫性(143页)

  具有男根。彼为一切功德之器,并以欲乐、精勤而成智慧广博之器。于大众中无所畏惧,能与一切有情同行,或住僻处无有阻碍。

  子八、具有大力

  由宿业力,本质无病,他害甚小;由现世缘,起大欢喜。由此能于自、他义利,皆无厌倦,欢喜坚固,能得观察慧力,速发神通。

  癸二、异熟之因(143页)

  接下来我们所看到的是,成办八种异熟功德的因。这当中的因,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分为八种;第二个部分,分为三种。首先我们看到的是第一个部分,分为八种。正文当中,分八:初者,不伤害诸有情,修不害之意乐。这当中的不伤害诸有情,指的是不以身语的行为,伤害其它的有情,并且修不害之意乐,内心恒常修习,不伤害他人的意乐,所以这里面包含了身语意三门。又云:「善放待杀者,放生即将被宰杀的畜生,如是以命利,遮止害众生,将能得长寿。承事诸病人,善施医与药,不以石杖等,损众感无病。」透由这样的因,就能够成办寿命圆满的果。

  第二个部分,二、布施灯等光明、鲜净衣物。又云:「由依无瞋恚,施饰感妙色,这个地方有特别的提到「无瞋恚」。在六度当中的前三度,提到的是布施、持戒以及忍辱。透由布施,能够感得资财富饶的果;透由持戒,能够让我们感生善趣;而透由忍辱,能够让我们感得外貌庄严的果报。所以在这个地方,也有特别的强调,「由依无瞋恚」指的就是要修学忍辱。「施饰」施舍他人美妙的饰品,也能够感得妙色的果。说无嫉妒果,能感妙同分。」透由这样的因,能够成办形色圆满的果。

  接下来,三、摧伏慢心,于上师等及他人前,恭敬如仆。这个因是成办种姓圆满之因。

  四、于乞者施予衣食等;纵未行乞,亦作饶益。并于苦恼及功德田无资具者,前往供施。这个部分提到的是,成办财势圆满的因。

  五、串习断除语四不善。藉由此能够成办言辞威肃的果。

  六、发愿己于后世能成种种功德,供养三宝、父母、声闻、独觉、亲教师、阿阇黎及上师。藉由这样的因,能够成办权势遍扬的果。

  七、喜丈夫德,厌女子身并见其过,遮止贪着女身之欲。解救将失男根之有情众。藉由能够成办具丈夫性。

  八、他不能作,己应代作;若能共同成办,则作助伴,并施饮食。藉由此能够成办具有大力的果。

  接下来我们所看到的是「具足三因」。如是八因,若具三缘,能感殊胜诸异熟果。之前我们所提到的是,成办八种异熟功德的主因。在这样的八种的基本的因之上,如果能够具有以下所将要介绍的「三缘」,能够殊胜诸异熟果。其三缘者,这当中的三缘指的是,第一个心清净,第二个加行清净,第三个田清净。

  首先我们看到第一个部分「心清净」。一「心清净」中,观待自者有二,以自己的角度来探讨心清净的这一点,可以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一)修因所成众善,回向无上菩提,不求异熟。这当中的修因,指的是修学前面我们所介绍的,能够成办八种异熟功德的八因。「所成众善」所累积的众多善业,应该要回向无上菩提,不求异熟。虽然透由前面的八因,它是能够成办八种的异熟功德,但是我们自己在看待这件事情的时候,不应该是以追求异熟功德为主,而是应该将这样的善业,回向无上菩提,不求异熟。(二)衷心成办诸因,力量强大;并且我们应该要打从内心里,生起一种强大的动力,希望我们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成办这些诸多的因缘。这是以观待智者的角度,来探讨心清净的这一点。

  接下来,观待他者有二,以观待他人的角度来探讨心清净的话,他需要具备有什么样的条件呢?(一)见同行者上、中、下三,断除嫉妒、比较、轻毁,心生随喜。当我们看到同行善友的时候,有一些人他的功德比我们殊胜,有一些人跟我们是相同的。有一些人跟我们相较之下,是比我们稍差的,但是我们在面对上、中、下三种不同的同行善友时,我们应该要尽可能的,断除内心当中,嫉妒、比较、轻毁,而对于他人的功德心生随喜。(二)倘若不能如此而作,如果以上我们所说的这一点,你没有办法作到的话,亦应日日多次观察所应作事。这时候你也应该要反观内心,看看什么事情是该作的?什么事情是不该作的?来策励自己。这是第一个部分提到的是心清净。

  第二个部分加行清净。二「加行清净」中,观待自者,长时无间、猛厉而作;这当中有特别的提到,「长时无间」也就是在作的当下,我们的行为并不是只有一天、二天,而是要持续不间断,并且在作的同时「猛励而作」。观待他者,未正受行,赞美令受,已受行者,赞美令喜,如果他人短时间之内,他并没有学佛,或者是学佛了之后,他并不想要受戒的话,这个时候我们应该要赞美他人的功德,看是不是能够藉由这样的方法,让他接触佛法,更进一步的也能够受戒、持戒等等。「已受行者,赞美令喜」,如果他已经学佛了,或者是他已经开始在持戒了,这时候我们应该要赞叹他人的功德,让他人感到欢喜。恒常无间不应弃舍。

  三「田清净」者,彼二意乐、加行,能予众多善妙果故,等同良田。之前我们所介绍的心清净跟加行清净,就是我们这个地方所谓的「彼二意乐、加行」,这个时候,我们应该要不断的思惟,心清净以及加行清净,它能够带来众多的善妙之果。所以在修学的时候,应该要心生欢喜。因为透由修学心清净以及加行清净的这两点,它是能够成办许多殊胜果位的缘故,所以「等同良田」。所以田清净的内容,是已经包含了心清净以及加行清净的这两点,在这当中。

  接下来我们看到第三个部分,在之前我们简单的探讨了,思惟业果的总相,以及思惟业果的别相。接下来,在思惟业果的总别二相之后,思已应行、应止之理。在思惟了业果总别二相之后,什么样的事情是该作的?什么样的事情是不该作的?

  壬三、思已应行、应止之理(分二)

  癸一、总示

  癸二、特以四力净除之理

  癸一、总示 (146页)

  「总示」的这个科判当中分六,第一个部分,应于一切昼夜当中,生起修习正法之心。如《入行论》云:「苦从不善生,如何定脱此,我昼夜恒时,理应思惟此。」我们绝大部分的人都知道,也都承认,如果造恶的话,这会带来痛苦;如果行善的话,这能够让我们带来快乐,这是我们每一个人都知道,也都认同的一个观念。但是如果只是知道,或者是认同,但是你没有实际付诸于行动,这时候对我们来说是不会有任何的帮助。所以对于业的法则,不会只有了解,而是我们要更进一步的,在白天或者是晚上,多花一些时间来思惟。透由不断的思惟,对于业果如果能够生起强大的信心,这时候我们就会进一步的想要去行善断恶,这个部分是很重要的。因此在这个地方有特别的提到,「我昼夜恒时,理应思惟此」。

  又云:「能仁说胜解,一切善品本,这当中的胜解,指的是胜解信。对于什么样的法则要生起胜解信呢?对于业果的法则。导师释迦世尊,亲口告诉我们,如果能够对于业果,生起坚固的胜解信的话,这样的一种信心,它是一切善品的根本。又此之根本,恒修异熟果。」如何才能够让我们内心中,生起坚固的胜解信呢?这时候我们不断的要去思惟业果的道理。了知黑、白业果,其后应当数数修习。当我们知道了黑白业果之后,我们应该要多花一些时间,来修习业果的道理。为什么要修习呢?此是极隐蔽分,于此极难获得定解故。因为业果的法则,它是极隐蔽分。所以如果没有多多的去思惟的话,这时候想要对于这一点生起定解,是很困难的。

  相较于空性,业果的法则,更为深细。我们之前提到的空性,空性是比较容易获得定解。为什么空性比较容易获得解定?这是因为空性的法则,能够透由正理来证成。但是业果的法则,想要透由普通的正理来证成,这是不可能的事。唯有相信佛陀所说的教,是正量教,是没有错误、没有颠倒、不欺诳的教,我们才能够对业果的法则生起信心。所以这个地方有特别的提到,此是极隐蔽分。由于业果的法则,它是极隐蔽分的缘故,它藉由一般的正理没有办法来证成,所以唯有透由对于佛以及佛所宣说的佛经,生起强烈的信心之后,藉由这样的一种方式,才能够对于业果生起定解。因此业果的法则,相较于空性的法则,它是更深细的。所以这个地方特别的强调,「此是极隐蔽分,于此极难获得定解故」。也就是因为它的本质是极隐蔽分,难以获得定解的缘故,当我们了知了黑白业果之后,我们应该要数数修习。这是第一个部分。

  接下来第二个部分。对佛所说的业果法则,生起信心是很重要的。正文当中提到了,此复如《三摩地王经》云:「设月星从自处坠,具山聚落地坏散,虚空界虽变余相,然尊不说非实语。」假设说有一天,天空当中的月亮,或者是星星,从他们现今所在的位子,往下坠落。或者是具有高山、聚落的这些山河大地,有一天它都有可能会毁坏,「虚空界虽变余相」而现今我们所看到的这一切,它都有可能转变成另外的一种情形。我们大部分的人,都会觉得,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实际上这是有可能发生的。

  但不管是在贤劫,或者是在末劫,任何的时间点,佛他都不会说「非实语」。也就是他都不会说欺骗我们的话。也就是外在的这些种种境界,我们看似不会改变的世界它都会改变,但是佛在任何的情况下,不管是在过去的贤劫,或者是在将来的末劫,任何的情况下,都不会对众生宣说非谛实语。于如来语应生信念而修;所以对于佛宣说的教法,我们在内心当中,应该要培养一定的信念。若未于此获得真实定解,任于何法,皆不能得令胜者欢喜之定解。如果对于佛所说的业果法则,没有办法在内心,生起强烈的真实定解。这时候不管你是作礼拜,或者是作供养,其实在这当中,我们很难透由行这些诸多的善行,而让佛生起欢喜,这是第二个部分。

  第三个部分,修习空性,有助于对业果产生定解。在这之前,有一类的人他们会说,之所以要修学业果的法则,这是因为不了解空性。当我们了解了空性,也就是一切的万法,都是无自性的空性法之后。这时候一切的法,由于它的本质是无自性,所以它是不存在的。既然是不存在的,那何必去在乎业果的法则呢?所以他认为,一切的万法,都是透由我们内心当中错误的认知,显现的一种面貌。所以他认为,在了解了空性之后,就不需要这么的去在乎业果的法则。其实这样的一种空,并不是真正空性的内涵,而是所谓的断空。所谓的「断空」指的就是,他认为在空掉自性的情况下,一切的法皆是不存在,但实际上空性的法则并不是如此。所以在这个地方有特别的提到。

  有一类人,说于空性已获定解,然于业果未起决定且不慎重,乃是颠倒了解空性;有一些人他提到,他已经对于空性生起了定解,但是他对于业果的法则,既没有办法生起定解,而且他轻忽了业果的法则,其实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表示他已经颠倒的了解空性的内容。为什么?因为实际上所谓的「空」也好,「空性」也好,「自性空」也好,它所指的意思,是指它并没有独立的本性,也就是诸法在形成的当下,是必须要「观待他者」才有办法形成的。所谓的自性空,当中的自性,指的就是不需要观待他人的一种本性。而诸法在形成的当下,它所空的自性,就是空掉了「不需要观待他人」的这一点,也就是因此万法都是在缘起的基础之上,才有办法建立起来。

  这个地方我们所探讨的业果也是如此。我们想要追求的乐,它是藉由行善所感得的一种果报,我们所要避免的苦,它是透由造恶之后所感生的一种恶果。所以表示说,乐跟善,苦跟恶,这彼此之间是互相观待的。既然是互相观待,就是指它并不是完全不存在的空。

  对于这一点,法王在宣说佛法的时候,也时常的提到。以佛教徒的角度而言,佛教徒的教义,可以简单的分为「见」跟「行」这两个部分,所谓的见就是「缘起见」,所谓的行指的就是「无害行」。这当中有特别的提到,见指的是缘起见。所谓的缘起见,指的是万法它的形成,它的本质,都是在透由「观待他者」才有办法形成的,因此它并没有独立的本性,以这样的角度来解释无自性。所以从这当中,我们想要获得的快乐,想要避免的痛苦,也是必须要观待、依赖善恶的因缘,才有办法形成的缘故,所以这样的一种苦乐,它也并不是不需要观待他者,就能够独自形成的,因此它的本质就是自性空。

  如果以这样的一种角度,我们来了解空性的话,更进一步的,我们就能够对于缘起,或者是业果的法则,生起更强大的信心。但是相反的,如果你认为,自己已经了解了空性的内涵,而否定了业果的原则的话,就表示你所了解的空性是颠倒的空性。所以在正文当中,接下来提到了,若解空性,见彼即是缘起之义,则成于业果生起定解之助伴故。如果我们能够了解空性,并且我们所了解的空性,它的内涵是正确的话,这对于我们思惟缘起,思惟业果,应该是会产生直接的帮助。

  彼经中云:「一切诸法似水月,犹如幻泡阳焰电,虽死殁已往他世,有情意生不可得。这个当中第一句话提到了,「一切诸法似水月」「水月」指的就是倒映在水中的月影,这样的一种影像,它是存在的吗?它是存在的。它不仅是存在的,而且它的存在是观待外在的种种因缘聚集之后才形成的,它虽然存在,但是它不真实。一切的法,也是如此,一切的法并不如同我们所看到般,这么的真实,所以从这个角度来探讨,一切法它的本质就犹如同是水中的月影。虽然是透由众多的因缘聚集之后,而形成的一种法类,但是它的本质是不真实,是没有自性的。一切诸法似水月,犹如幻泡阳焰电。并且又提到了,一切的法,它不仅如同水月,而且它犹如幻化、犹如水泡、犹如阳焰以及空中的闪电。虽死殁已往他世,有情意生不可得。但是虽然一切法它的本质是不真实的,但是确实在这当中,也会有所谓的死亡跟投生。「有情意生」这都是指众生的另外的一种名词。不管是有情或者是意生,它的本质都是没有任何的自性。因而提到了「有情意生不可得」。

  然作诸业终不失,如其黑白成熟果,此正理门贤妙矣,微细难见佛行境。」这当中有提到的「微细难见」,业果的法则,跟空性的法则,相较之下,业果的法则是更加的深细,而且更加难以了解。「佛行境」深细的业果道理,是只要佛才能够亲眼看见的一个境界。由于深细的业果内涵,唯有佛才能亲眼看见的缘故,所以这时我们对于佛所宣说的业果法则,就应该要生起强烈的信心才对。(校稿中)

  接下来我们看到这个科判当中的第四个部分,若不思惟业果,光是了解业果的道理,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是故,应于二业及诸因果生起定解,常于昼夜观察三门,以此断绝恶趣。初于因果类别未能熟知,或虽了知少许,然将三门放逸而行,唯是开启恶趣之门。有一些人,一开始他可能不了解业果的道理,或者是了解了一部分之后,「然将三门放逸而行」自己想要怎么作,就怎么作。虽然了解业果的道理,但是他所了解的这个部分,跟他的行为是没有办法作配合的,而这样的行为,唯是开启恶趣之门。《海慧请问经》云:「龙王,诸菩萨众以一种法,能正断除投生险恶恶趣、堕颠倒处。一法云何?什么样的法,能够断除,能够避免让我们来生,投生在恶趣当中呢?于诸善法观察思择,念我如何度诸昼夜。」这时候,我们应该要观察思惟业果的道理之后,付诸于行动,努力的去行善。并且时常的扪心自问,告诉自己,我应该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过我当下的生活。这一点不管是在白天,或者是晚上我们都应该去思惟。

  这个科判当中的第五个部分,如是思已,遮止恶行之理。正文当中,如是思已,遮止恶行之理,《谛者品》云:「大王汝莫作杀生,一切众生极爱命,是故欲护寿命者,意中永莫思杀生。」这时候有人告诉大王,也就是一国的国君。大王!如果你想要获得长寿的话,这时候你应该避免杀生的行为,因为一切的有情众生,他们都是非常爱护自己的生命,所以不仅不能造作杀生的业,而且你的内心当中,也不应该生起这样的一种动机。于十不善等诸罪恶,虽仅动机亦莫现起,对于十恶业来说,不要说是付诸于行动,就连我们内心当中,想要造恶的动机,都应该要尽可能的避免。应多修习防护之心,而作串习。

  第六个部分,应依照噶当派的先觉们所说而作。康隆巴谓朴穹瓦云:「格西敦巴说唯业果最为重要。然今于此讲说、听闻、修习悉皆视为不值。我念唯此极难修持。」这时候,康隆巴就对朴穹瓦说到:在过去我们的格西敦巴,他时常都会说:业果的法则,是相当的重要的。但是现今不管是讲法者,或者是听法者,对于业果的法则,不管是讲说、听闻,或者是修习,他们都觉得这是不重要的内容,所以没有人对于业果的法则加以重视。「我念唯此极难修持」,但是康隆巴他自己就觉得,业果的法则,其实是很难修持的。朴穹瓦亦云:「实尔。」又敦巴云:「大德,心思莫粗大,此缘起微细。」这时候格西敦巴,又对着一个人说,大德!你的心千万随便的认为,业果是很简单,或者是造恶没有任何的关系,因为业果的法则是相当的微细。

  朴穹瓦云:「我至老时,所作皆与《贤愚》一致。」朴穹瓦这位上师,他平常都是阅读《贤愚因缘经》。到最后,他告诉弟子说:「我至老时,所作皆与《贤愚》一致」,我到老的时候,我的所作所为,都能够《贤愚因缘经》当中的内容。夏惹瓦云:「任有何过,佛不归咎是方位恶、宅舍所致,皆说是由作如此业,生于此中。」最后一段,夏惹瓦他曾经说:佛在他的佛经当中,从来没有提过,今天我之所以会遭遇这样的一个问题,是因为我住的这个地方不好,或者是水土不符而造成的。他都会说:我今天之所以会痛苦,是因为我过去在什么样的时间点,造作了什么样的恶业,而感得了这样的一种果报。我之所以能够感受到快乐的果报,也是因为我过去,在什么样的情况,造作了什么样的善业。但是我们现今大部分的,如果身体不舒服,你就会觉得,我最近可能是水土不符,或者是我住的房间可能有问题,或者是地理位置不好。所以还跑到上师的那个地方去卜卦,是不是要换一个地方住?或者是我必须要用什么方式,避免外在种种的干扰。但是很少会想到,我们之所以会遇到这个问题,是我们过去造下了什么样的业,而感得的果报,所以我们都是把箭头指向外面,认为我住的地方有问题,或者是今天的天气不好,所以我才会生病。但是佛在他的佛经当中,却不是这样说,他告诉弟子们的,就是说到了:你不管是快乐,或者是痛苦,这一切都是来自于你过去所造的业,而感得的果报。

  癸二、特以四力净除之理

  这个科判当中最主要的内容,分为六个部分,第一个部分,诸恶以及堕罪,要按照佛所说的各种方法净除。在之前我们有提到,造作不善业会感得苦果,这是佛亲口告诉我们的。但是在此同时,佛也亲口告诉我们,如果我们在造恶之后,能够如实的忏悔,透由忏悔,能够净化我们之前所造的恶业。所以这两点,都是佛亲口说的。所以在这个地方有特别的提到,如果我们造恶,这时候要按照佛所说的方式来作忏悔。正文当中,如是虽欲励力不为恶行所染,然由放逸、烦恼炽盛等力所使,若生过失,不可置之不理,如果因为放逸,或者是我们内心当中,烦恼非常炽盛的缘故,而造成了我们造恶,或者是产生了种种的过失。这时候,我们内心里不应该觉得:反正这是小事,或者是以后我有时间再来忏悔,这就可以了,我们心里面不可以有这样的念头。须励力修大悲大师所说还净方便。这时候,我们应该要努力的去行持,导师释迦世尊所说的还净方便。

  这个科判当中的部分,「堕罪还净」。世尊所说的两种还净方便的第一种,此复「堕罪还净」之理,所谓的堕罪还净之理,指的就是我们在接受了三种的律仪之后,如果因为放逸,或者是不小心,或者是烦恼炽盛的缘故,而造作了恶业,这时候必须要藉由堕罪还净的方式来净化他。所以这边提到了,应如三种律仪各别所说而作;这当中的三种律仪,指的就是别解脱律仪、菩萨律仪以及密乘的律仪。佛在制戒时,也会分别说犯戒之后,应该要藉由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够净化恶业,所以这时候我们应该,如同佛所说的各种还净方便,而净化我们在持守戒律之后,所造的恶业。这是第一个部分「堕罪还净」。

  第二个部分,这个科判当中的第三点,诸恶还净。「诸恶还净」之理,所谓的诸恶还净,就是除了堕罪以外的其它恶业,最主要指的就是,我们并不是在持戒的过程当中所造的一些恶业。「诸恶还净」之理,应由四力而作。如果我们是要净化堕罪以外的种种恶业的话,这时候必须要透由四力来作忏悔。

  此中分四:

  子一、破坏力

  子二、对治现行力

  子三、遮止罪恶力

  子四、依止力

  子一、破坏力(148页)

  于无始以来所作不善,多起追悔。我们造恶不是只有这一生,从无始以来,我们都不断的在造作恶行。我们所造的恶行,就犹如同是国王的宝库。国王的宝库当中,有各式各样的宝物,同样的一种宝物,它的数量也相当的多。相同的,无始以来直至现今,我们所造作的恶业,也是各式各样。甚至同样的一种恶行,我们造作的次数也相当的多。甚至我们造作投生等活地狱的某一种的恶业,它的数量都是难以想象的。所以对于从无始以来至于现今,所作的一切不善,内心当中应起追悔。我们的内心当中应该要感到,这是非常羞耻的一件事情,内心当中对于过去所造的恶业,要感到相当的懊悔。欲生此者,应须修习感异熟等三果之理。如果我们在内心当中,想要生起这样的一种追悔心,我们就必须要去思惟,造作了恶业之后,它会感得什么样的异熟果,什么样等流果,以及什么样的增上果?修持之时,应以《胜金光明忏》及《三十五佛忏》二种而作忏悔。

  子二、对治现行力(分六)

  这边所提到的「对治现行力」,最主要是在佛经以及论典当中,有明确指出来的六种对治现行力。但实际上如果我们的动机,是为了要忏悔恶业的话,这时候我们以这样的一种动机,所作的任何善行,它都能够称之为对治现行力。这当中就包含了:

  丑一、依于甚深经典

  丑二、胜解空性

  丑三、依于念诵

  丑四、依于形象

  丑五、依于供养

  丑六、依于名号

  丑一、依于甚深经典(149页)

  受持、读诵《般若经》等契经文句。这当中有提到《般若经》等契经文句,我们有时间,我们可以作背诵,也可以作读诵。甚至我们没有时间的话,我们也可以把它放在干净的地方,诚心的来作供养,这都有相同的效果。这是第一点「依于甚深经典」。

  丑二、胜解空性

  对于空性的法门,内心当中生起坚固强大的信心。趣入无我光明法性,深信本来清净。

  丑三、依于念诵

  这个科判当中的内容分二,第一个部分,在未生净罪相前,要精勤念诵。也就是净除罪业的征兆,还没有显现之前,我们要精勤的来作念诵。如同仪轨,念诵百字明咒等殊胜陀罗尼。《妙臂请问经》云:「如春林火猛焰炽,无励遍烧诸草木,戒风吹燃念诵火,大精进焰烧诸恶;犹如日光炙雪山,不耐威光而消融,戒日光明念诵炙,罪恶之雪亦能尽;如黑暗中燃灯火,能灭黑暗尽无余,千年所集诸恶暗,以念诵灯能速除。」此复直至见净罪相。也就是在还没有看到净除罪业的这种征兆之前,我们都应该要精勤的来作念诵。

  第二个部分,净罪之相。什么样的征兆,它能够称之为是「净罪之相」呢?净罪之相,《准提陀罗尼经》云:若于梦中梦吐恶食、或饮或吐酪及乳等、眼见日月、行于虚空、见火炽燃、制伏水牛及黑人、见比丘及比丘尼僧、爬至出乳树、象、牛王、山、狮子座、美妙屋上,或梦听闻正法。如果你在作梦的时候,时常会作以下的这些梦的话,就表示你的忏悔是具力的,而且它能够呈现出净除恶业的这种征兆。

  丑四、依于形象

  于佛获得信心,塑造形像。

  丑五、依于供养

  于佛及塔作种种供养。

  丑六、依于名号

  听闻、受持诸佛及诸大佛子之名号。这当中有提到「听闻」,所谓的听闻,如果我们能够在临终者的旁边,或者是有一些畜生,有一些动物,牠们即将要死亡的时候,能够在他们的耳边,念诵诸佛的名号,或者是读诵像《般若八千颂》等等的经典的内容,让他们听到这些声音的话,其实对于他们来生不堕入恶趣,都会有直接的帮助。所以在这个地方,正文也有提到:听闻、受持诸佛及诸大佛子之名号。此等唯是《集学论》中已直接宣说者,余者尚多。

  子三、遮止罪恶力(151页)

  「遮止罪恶力」当中的内容分三:第一个部分,正文及其利益。是正防护十种不善。我们之前在第一力的时候,提到的是破坏力。所谓的「破坏力」,就是对于往昔所造的恶业,心生懊悔。这个地方所谓的「遮止罪恶力」,更进一步的对于来生或者是之后,不再造作同样的恶行,要心生防护。所以这个地方在正文当中有提到,「是正防护十种不善」。

  《日藏经》中,说此能摧往昔一切自作、教他、见作随喜杀生等之三门业惑及正法障。这个科判当中的第二个部分,至诚防护,非常的重要。如果我们忏悔的方式,只是口头上面说说的话,其实它的力量是不足够的。我们必须要打从内心里,很真诚的,希望能够防护之后,不同再造作相同的恶业,这一点相当的重要。

  《律经广释》中云:若无至诚防护之心而作忏悔,仅成空言。由思此意,故律中问:「后防护否?」是故,后不再作之防护心至为重要。然生此心,复赖初力。在《律经》当中有特别得提到,对于造恶的人,这时候我们要问他:你在造恶之后,你是否有看到造恶会带来的过患?而更进一步的也让他了解:你之后是否能够防护?第一个问题,最主要要阐释的内容,就是我们之前所说的「破坏力」。也就是问到说:对于你之前所造的这些恶行,你是否有看到它的过患?如果有看到它的过患,你的内心应该要感到懊悔。第二个部分,「后防护否」。在之后,你是否能够防护三门,不再造作同样的恶行?这个部分指的就是「遮止罪恶力」。

  对于这个部分,在过去的传承袓师,他们的讲法中,有两种不同的讲述方式。有一派的上师,他会认为在生起「遮止罪恶力」,或者是「防护力」的时候,要打从内心里,告诉自己说:我从今天开始,我完全不会再造作相同的恶行,内心要生起一种强烈的定解,他们认为说,如果能够生起这样的一种定解,四力是比较具力的。这是第一种说法。第二种说法,有一类的上师,他们认为,其实并不需要如此。在承许的时候,你就承许:我自己本身,我觉得能够断除的部分我先断除。甚至所谓的防护力,你不见得是从今天开始你都完全的不再造作,而是告诉自己说,我可能在今天,或者在这个礼拜,或者在这个月,把它的时间范围缩小,并且告诉自己说:我在一天,或者一个礼拜,或者一个月当中,我一定不要再造作相同的恶行。这时由于这样的恶行,你比较有把握不会在短时间内再造作,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作思惟。

  刚刚的那句再重复一下好了,对于比较小的恶行,我们应该在内心当中,生起一种「我从今天开始,绝对不再造作」这样的一种念头。但是对于比较难防护的,或者是你比较容易犯的恶行,这个时候,你可以告诉自己说:我在今天,或者是在一个礼拜,或者是在一个月当中,我不要再造作相同的恶行。

  所以可以将恶行它分成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你比较容易断除的部分,这时候你所生起的遮止罪恶力,就可以生起那种我从今天开始,完全不再造作相同的恶行的心。但是如果这样的恶行,是你平常容易犯的,这时候你可以告诉你自己说:我在今天,或者是在某一个时间点之内,我绝对不要再作相同的恶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来作思惟,其实也是可以的。这个部分所提到的是遮止罪恶力。

  最后他有提到说,「然生此心,复赖初力」,如果我们想要生起具力的遮止罪恶力的话,最主要的关键,是在于能否生起具力的破坏力。虽然我们有提到四力忏悔,但是在四力当中,最主要的就是第一力的破坏力,以及第三力的遮止罪恶力。而这两力当中,又以第一力的「破坏力」为主。如果我们能够看到造恶,他有可能会带来的种种过患的话,这时候我们的内心不仅会生起懊悔,而且会更进一步的想要去防患,我们不再造作相同的恶行。所以这两力的关键,是在第一力的破坏力。

  子四、依止力

  修习皈依及菩提心。这个地方的依止力,有些人会将它解释为造恶的对境。也就是说,我们造恶的对境,有可能是佛,有可能是一般的有情,以这样的一种角度来解释所谓的依止力。但是我们在这个地方,在解释依止力的时候,并不是以造恶的对象来作解释的,我们是以皈依以及菩提心这两个角度,来解释所谓的依止力。为什么要以皈依以及菩提心这两种的角度,来解释所谓的依止力呢?就犹如同是,如果我们是在地上跌倒的话,这时候我们就要依靠着「地」,我们才能够爬起来。相同的,我们所造作的恶行,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对于三宝所造的恶行,第二类是对于有情所造的恶行。比方说我们对于三宝,没有办法生起恭敬,或者是对于三宝没有办法生起信心,而造作了种种的恶业,这时候必须要透由诚心的皈依三宝,以及具备前面的这三力,在四力具足的情况下,来忏悔对于三宝所造的种种恶业。相同的,如果我们所造的恶业,是对于有情所造作的,这时候我们就必须要生起「为利有情愿成佛」的菩提心。以这样的一颗心,作为基础,配合三力,具足四力的情况下来作忏悔。

  其实在菩提心当中,它也包含了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就是面对一切的有情。第二个部分,他所趣向的目标是佛果。所以在菩提心当中,其实他已经具备了「有情」跟「佛」的这两个部分,所以提到了,「为利益有情,而愿成佛」。所以在菩提心当中,他已经包含了,我们造恶的两种对境。其实生起菩提心的话,也可以代表这个地方,我们所谓的依止力。但是如果详细的来作区分的话,在依止力当中,最主要的内容,提到了是皈依以及菩提心。

  接下来看到152页,之前我们在介绍148页,特以四力净除之理,这个科判当中的内容分六,我们看到的是第四个部分,四力当中具备了「对治恶业之理」。此中,胜者为初学者虽总说种种净恶之门,然对治圆满者,即是具足四力。这当中的「胜者」指的就是佛,佛对初学者,虽然有说种种的净罪之理,或者是净恶之理。但是这当中,对治恶业,力量最圆满的,就是我们这个地方所介绍的具足四力,这样的一种方式来作净罪的话,它的力量是最圆满的。

  第五个部分,净化的方式,而这当中的内容,又分为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由净罪者对治圆满与否而定。正文当中:净恶之理:诸能感生恶趣中之极大苦因,令其转为感微苦因;就比方,我们之前所造的恶业,可能会让我们来生投生在炎热地狱,但是透由四力来作忏悔的话,这时候能够将恶业的力量减弱。而将感生炎热地狱的因,变成是感生有近边地狱的因,所以它的苦相较之下,就会比较小。所以这个地方提到的是,「诸能感生恶趣中之极大苦因,令其转为感微苦因」,或者是说投生地狱的因,把它转变为是投生在畜生道的因。如果你忏悔的方式真的是具力的话,也能够将投生三恶趣的因,转变成是在人身上,藉由头痛,或者是发烧等种种的病痛,而就将它完全的净化,这也是有可能的。

  或虽投生恶趣,然不遭受恶趣诸苦;或者是说,有些人他纵使投生恶趣,但是他投生的时间非常的短暂,就犹如同是我们把球丢在地上,它会马上反弹一样的。所以有些人,他在忏悔了之后,虽然当下他还是投生恶趣,但是他投生恶趣的时间,非常的短暂,并且在投生的时候,他并不需要承受恶趣的种种痛苦。或于现今之身仅是头痛,即能净除。如是诸应长时受者,或成短暂,或全不受。或者是说,你受苦的时间本来是很长的,但是透由忏悔之后,你受苦的时间可以缩短,或者变成完全不需要承受这些痛苦。而是否能够呈现出,以上我们所说的这个特点,它的关键是什么呢?此复是由净罪之人势力大小,所谓的「净罪之人势力大小」指的就是忏悔者,他本是是菩萨,还是凡夫,他有没有受戒,受戒时他是比丘,还是沙弥等等,也就是净罪人,他本身所具备的条件是什么。四力对治圆满与否、虽然每一个人都是藉由四力来作忏悔,但是四力本身圆满对否,这也是必须要考虑的一个关键。力量强弱,在忏悔的当下,你是不是具力的。为时长短等门而定,或者你忏悔的时间长短,都会关系到你忏悔之后所得的果,到底会呈现出什么样的一种现状?故无定准。

  第二个部分,虽定受业亦可根除的道理。诸契经及《律经》皆云:「诸业纵百劫不失。」意指未修四力对治;在经当中有提到,我们所造作的恶业,纵使经过百劫这么长久的时间,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这是指在这段时间当中,如果都没有藉由四力来对治的话,确实是如此的。若如所说,而以四力对治净除,虽定受业亦能净化,此为《八千颂释》所说。但是如果在这当中,我们能够藉由四力来净化的话,纵使是定受业,它也能够完全的净除,这一点是八千颂的释论当中所说的。

  在这个地方,仁波切有提到一个公案,但是不知道这个公案,是在夹杂在哪一个部分?所以讲这个公案就请各位自己想象。过去有一个比丘,这个比丘他很擅于说法,但是由于他在受了比丘戒之后,由于犯了堕罪的缘故;在加上他自己本身,没有忏悔干净,所以这时候,他所犯下来的堕罪,是会让他感生在地狱当中的。而这个比丘,由于他本身精通佛经,所以有一天,他到了一个地方,为当地人宣说佛法。他为当地的人宣说佛法之后,当地的人决大部分都获得了罗汉的果位。但是这位比丘在讲经完不久之后,他就临终了。临终了之后,由于他之前造作了堕罪的缘故,由于这样的一种力量,让他投生在地狱当中。而这时候,由于他的弟子们都获得了罗汉的果位,所以他自具备有神通。所以他们很想知道,我的上师他到底投生在哪里?决大部分的人,都是往天界去找,但是都没有办法找到他的上师。这时候才有人发现,原来我的上师现在是在炎热地狱当中受苦。并且他们看到他的上师,是在炎热地狱当中打坐。在打坐的时候,他的上师会觉得,奇怪为什么我的四周围,这么的炎热?所以这个部分,我个人认为,虽然仁波切在讲这个公案的时候,他是夹杂在「诸业纵百劫不失」的这个后面讲的。但是我觉得这个公案,他比较像是之前我们所说的,纵使你投生在炎热地狱当中,但是你不见得,会获得炎热地狱当中的,这样的一种果报。也就是说这位上师由于他自己本身,还是具备有某一些功德的缘故,但是由于他造作了恶业,让他投生在炎热地狱,但是他投生之后,他还是能够在那个地方打坐,但是他所受到的苦,跟相较于其它在炎热地狱的众生而言,是比较轻微的。

  我们今天的课就上到这个地方。(校稿中)

-----------------------------------------------------------------------------------------------------------------

更多日宗仁波切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日宗仁波切: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记 第16讲

日宗仁波切: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记 第17讲

日宗仁波切: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记 第18讲

日宗仁波切: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记 第19讲

日宗仁波切: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记 第20讲

 

后五篇文章

日宗仁波切: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记 第14讲

日宗仁波切: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记 第13讲

日宗仁波切: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记 第12讲

日宗仁波切: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记 第11讲

日宗仁波切: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记 第10讲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