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 天台宗综论其它
 
 

太虚法师:法华经讲演录(药草喻品第五)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4:48:19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太虚法师:法华经讲演录(药草喻品第五)

 

  法华经讲演录 (药草喻品第五)

  太虚大师讲述

  民国十年秋在北京

  药草喻品第五

  第二周说法中,第一节如来喻化、及第二节中根领悟已释竟,兹释第三节佛重述成。即佛重述前所未尽之义,再伸引证,俾共了解也。成此义者,为药草喻品。

  方便品为上根正说法相,而鹙子当下即能领悟斯法,故曰如来法说、鹙子法领。譬喻、信解二品,为中根显说譬喻,而四人当下亦即解此譬喻,故曰如来喻说、四人喻领。今佛仍欲以喻重显法义,故有此品。

  前说佛唯一乘方便说三,则知三乘原为一乘。而于应行权说之处,仍不能不随宜说法,或说人天,或说二乘,或直说唯一佛乘。若必执著唯一佛乘无别余乘,如是之说虽能契于佛之本怀,而于佛方便说法之智,即是未能了解。盖众生种姓,各类心性恒沙差别,若专执一乘之教,是即成法华论所说之第三增上慢,必有若干种姓众生不能曲受佛乘之利益矣。为对治此种增上慢,故有此品。

  方便品曾说佛之智慧及其智慧门二均甚深,嗣于譬喻品中开权显实,方便说三,佛乘唯一,已共领悟佛之智慧甚深矣。今须说明众生之机虽各不同,而如来说法则皆平等:或闻四谛、因缘,或闻教菩萨法,三根各润,一雨均沾,以明佛之智慧门甚深,故说此品。

  法华论十种无上云:第一为显种子无上,故说雨譬喻。盖此雨普润三草,而大草取喻佛种,与中小二草虽同被一雨,独有大根、大茎、大枝、大叶之殊异,以此大草之种子为无上故也。为显此种子无上故,故说此品。

  药草、总喻五乘种姓之众生,众生依佛教化以修行证果,犹草依土地雨水以滋养生长也。药不必皆草,如金石等药是。草不必皆药,如非药之草等是。以药草为喻,取其友善种无漏种,皆能对治恶烦恼疾病之功用也。

  戊三 佛种述成

  己一 赞印

  尔时、世尊告摩诃迦叶及诸大弟子:“善哉!善哉!迦叶善说如来真实功德,诚如所言。如来复有无量无边阿僧祇功德,汝等若于无量亿劫说不能尽。

  此赞许大迦叶之说,而加以印可也。告诸大弟子,则所示者不仅大迦叶等四人,已寓普利中、下根之意。佛意谓:唯一佛乘方便说三,此如来不可思议之随顺众生功德,而汝大迦叶乃能说之,故堪赞善。然如来尚有无尽藏功德,为汝等穷劫所不能尽说。此重申实法之义以广众心,兼以明无上之自利利他佛功德,非仅借语言所能尽显也。阿僧祇、义言无数。

  己二 陈述

  庚一 长行

  辛一 法述

  “迦叶当知!如来是诸法之王,若有所说,皆不虚也。

  法述、谓正述法相。约分为四,此释佛兴于世。佛为众生说法,无论说虚、说实、说有、说无,均各随宜显示,无不自在,能转*轮,不为法缚,故曰法王。又所说诸法,均能契于正法之理,契于众生之机,令各随分获实在之利益,故曰不虚。又不虚之义,非语言有一定轨式之谓;若以一定轨式为不虚,如佛先说小乘涅槃为究竟,后复说大乘涅槃方为究竟,则前说岂非虚语。盖前语契机,后语契理,皆于众生各有实益,是谓不虚。试反证之,彼世间种种施为造作,然不久即归破灭,以用有漏法收有漏果故,以所说非无漏、非究竟、非第一义故。更换言之,惟佛一一所说,皆无漏、皆究竟、皆第一义,故皆不虚。然非佛之智慧,亦何由能了一切种,察众生机,说此无漏、究竟、第一义之法,使众生证知其不虚乎?故又知惟佛之说,始皆不虚也。

  “于一切法,以智方便而演说之,其所说法,皆悉到于一切智地。

  此释法利群生。一切智地即佛之究竟地。一切法之实相,非真智不能证,非语文所可示,即欲说之亦不过以此不能及之语文,曲显其假相而已。譬有人言:‘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试问此所言之冷暖,岂复彼饮水人所自证知之冷暖乎?盖彼心自证知之冷暖,为法之自相,非语文所能及;而此设言之冷暖,只为语文上所述任何物之冷暖通相耳。然佛以方便之智,悉能随顺众生以演说一切法;而其所说之法,亦尽契合于佛之究竟智地,使众生莫不先后了然于佛所自证之实际理地也。

  “如来观知一切诸法之所归趣,亦知一切众生深心所行,通达无碍。

  此释受道有殊。佛既以方便,用五乘之法随顺示教,则众生闻此教理以起行证果者,自各异其归趣。又众生之心,其显者本非难知,然由无始劫来善恶等根所发动以起于行之深心,则不易观照而晓了,而惟佛悉能观而知之,通达无碍。此为佛之正智,以无碍故。由是观何众生、说何法义,即得令曲折以赴于一切智地也。

  “又于诸法究竟明了,示诸众生一切智慧。

  此释不能自达。谓佛于诸法能知究竟,故能随顺众生根性,初与三乘,后示一乘,令诸众生终入佛之智慧。因是益显众生非得佛为开示,则末由知种种差别法,悉终会归于一切种智,故曰不能自达。

  以上法述四种,又可别释如下:以佛为法王所说不虚一段,为总标。以佛所说法悉到一切智地一段,为开佛知见;以观知诸法所归趣,即系显示真如,为示佛知见;以能知众生深心所行,即能使众生开悟,为悟佛知见;以示诸众生一切智慧,即系导引众生入于佛智,为入佛知见。于前释之义,亦能互相显明。

  辛二 喻述

  壬一 总喻

  “迦叶!譬如三千大千世界山川、溪谷——土地所生芔木、丛林、及诸药草,种类若干,名色各异。

  三千大千世界,指生佛所依之凡圣同居土。四圣、六凡—十法界之平等根本依,本为一相无相之真如。就佛之清净本心言,为庵摩罗识;就众生之覆障心言,遂为阿赖耶识。由是从共相业种而起于现行,因有此三千大千世界,亦为十法界所同居之依报。山川溪谷,均属土地:高起为山,流水为川,两山之间为谷,水之所注为溪。卉、草也,卉木丛林,延卉与木皆有丛林。复言诸药草者,明药草异于他草,即以喻具世出世善法种子之五乘众生也。五乘种子体类各别,如药草之种类甚多;五乘之相用攸殊,如药草之名色各异也。

  壬二 别喻

  癸一 法王出世说教普滋喻

  “密云弥布,遍覆三千大千世界。

  云、喻佛之应化身,化佛非一,随类应现于九法界,故以密云遍布喻之。化佛同时示现,随处说法,一音圆演,异类等解,如密云之遍覆大千世界也。

  癸二 禀润各异喻

  “一时等澍,其泽普洽卉木丛林、及诸药草:小根小茎小枝小叶,中根中茎中枝中叶,大根大茎大枝大叶,诸树大、小,随上中下各有所受。一云所雨,称其种姓而得生长,华果敷实。

  及时行雨曰澍。因雨平等而澍,故其泽普遍周洽于草木,而能治疾病之药草亦等同受其滋润也。草干曰茎。大、中、小三草之根、茎、枝、叶,次第生长,喻人天乘、声闻独觉乘、菩萨乘,各各依教证理,依理起行,依行得果也。又根、茎、枝、叶,亦分释为种姓、发心、修行、得果四者。因根有大小,其所生之茎、枝、叶、亦有大小,喻大乘种姓及小乘种姓既各不同,斯其所发之心、所起之行、所得之果,亦遂各有大小之不同也。诸树之中,但分大小树二类。小树、喻七地以前菩萨,大树、喻八地已上,以具四不退故也。观本品重颂之义,经但于二木分上中下三品,兹释之如下:初二三四五地以前之菩萨为小,六七八地为中,九十——二地为上也。又别释:大树、小树各有上中下三品:以十住、十行、十回向比小树之三品。以相同世间人天乘之初二三地,比大树之下;以四五六地相同出世二乘,比大树之中;以超过世间二乘道之七八九十地,比大树之上,其义亦有所显。生长华果敷实各称种姓者,明禀润之各殊也。生、喻初心,长、喻后习,华敷、喻闻教修行,果实、喻证理得果。言同受等澍之雨,而所生之饶益各有差别也。

  癸三 不自觉知喻

  “虽一地所生、一雨所润、而诸草木各有差别。

  一地、即此大千世界之土地。雨无差别,受有差别,喻教施无差别而机益有差别,均为各各众生所不自知也。

  辛三 合述

  壬一 合法王出世说教普滋

  “迦叶当知! 如来亦复如是,出现于世,如大云起。以大音声普遍世界天、人、阿修罗,如彼大云遍覆三千大千国土。

  壬二 合禀润各异

  “于大众中而唱是言:‘我是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未度者令度,未解者令解,未安者令安,未涅槃者令得涅槃。今世后世如实知之,我是一切知者、一切见者、知道者、开道者、说道者。汝等天、人、阿修罗众,皆应到此,为听法故’。尔时无数千万亿众生,来至佛所而听法。

  此释自标召集及他闻普至也。佛以所成就佛果之功德,标示于众,此即出大音声普遍世界之意。盖佛所成就之自性功德,非佛自唱,则众生无由知之也。度、即脱离苦恼。解、即断恶修善。安、即修安乐行。得涅槃、即得佛涅槃。此亦知苦、断集、修道、证灭之四弘愿。今世后世如实了知,即佛之三明智,解已见前。一切知、即佛之如理、如量之二智。一切见、即如来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之五眼。道、即佛之中道第一义谛,惟佛之真智能自证知;众生烦恼能为道肢障蔽,惟佛能开发;法性理同,众生机异,惟佛能方便演说。故佛以此标示天人等众,而无数千万亿种众生悉至佛所而听法也。

  “如来于时观是众生诸根利钝,精进懈怠,随其所堪而为说法,种种无量,皆另欢喜,快得善利。是诸众生闻是法已,现世安隐,后生善处,以道受乐;亦得闻法,既闻法已,离诸障碍,于诸法中任力所能渐得入道。如彼大云,雨于一切卉木丛林、及诸药草,如其种性,具足蒙润,各得生长。

  此释佛应导利及生闻获益也。根钝者、为说人天法,根利者、为说二乘法,精进者、为说菩萨修行法,懈怠者、为说简便易行之十念生西等法,此皆如来随众生之所堪而为说法也。众生根性之中,利之中尤有利,钝之中仍有钝,根性之差别无量,即说法之方便无量,故曰种种无量;而要皆能使众生各各获益。获益之别有二:一、为世间果,如善根未种者种,未成熟者成熟,均名现世安隐。现世既能如是,故其后生亦在善道之中。以正因果之道,受正因果之乐,是为以道受乐。二、为出世间果,久闻佛法,渐离烦恼及所知之二障以入于道。或无种姓令得前果,或有种姓令得后果。若为二乘,则离见、思障碍,若为菩萨,则离无明障碍。均由是以入于无上菩提之道。如彼大云一时等澍,而草木已各随其种性,蒙润生长矣。

  壬三 合不自觉知

  “如来说法,一相一味,所谓解脱相、离相、灭相,究竟至于一切种智。其有众生闻如来法,若持、读诵、如说修行,所得功德不自觉知。所以者何?唯有如来知此众生种相体性:念何事,思何事,修何事;云何念,云何思,云何修;以何法念,以何法思,以何法修,以何法得何法。众生住于种种之地,唯有如来如实见之,明了无碍。如彼卉木丛林、诸药草等,而不自之上中下性。

  一相、即一真如相。一味、即一无漏味。因解脱烦恼障而显之真如相,名解脱相;因离所知障而显之真如相,为离相;因灭除二种生死而显之真如相,为灭相。如来所说诸法,究竟不离涅槃智性。众生闻之,随顺受持,皆得各成就其三章、二木之行果而不自觉知。也念为闻慧,思为思慧,修为修慧。何事、即每一乘人所受为何乘教之谓。如来知此众生念何事者,谓知此众生所念为二乘或大乘之教,抑他乘之教也。思何事、修何事仿此。又如来知此众生云何念、思、修者,谓知此众生念、思、修三慧知行相也。又知其以何法念、思、修者,谓知其念、思、修三慧之体也。又知其以何法得何法者,谓知其以何行得何果,以何教得何理也。住种种地,谓如人天、二乘、菩萨等,各居自种姓之地位。盖众生之种相体性及其因行果位之各各差别,唯佛以正智观照,尽能如实了知,而众生各不自知,犹如草木不自知其有上中下三性也。

  壬四 结成

  “如来知是一相、一味之法,所谓解脱相、离相、灭相、究竟涅槃常寂灭相,终归于空。佛知是已,观众生心欲而将护之,是故不即为说一切种智。汝等迦叶甚为希有!能知如来随宜说法,能信能受。所以者何?诸佛世尊随宜说法,难解难知”。

  如来知是实法终归于空者,以是法究竟圆满毕竟空寂,愣严所谓究竟菩提为无所得者是也。众生心欲尚有覆障,未及知此,故如来不遽为说,所以将护之令免生谤罪也。以下叹法之难知,并再赞迦叶之能知。

  庚二 重颂

  辛一 颂陈述

  壬一 颂法述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谒言:“破有法王,出现世间,随众生欲,种种说法。如来尊重,智慧深远,久默斯要,不务速说。有智若闻,则能信解;无智疑悔,则为永失。是故迦叶!随力为说,以种种缘令得正见。

  有之名对无而成,始以和合而有,复以相续而有,而法界于以安立,遂显万有之相。然此万有实始于一业之所成,故名业有;因业召苦,复名苦有;合上业、有为二有;统欲界、色界、无色界为三有;合生有、死有、中有——即中阴身——本有为四有;分观五趣为五有;加阿修罗为六有;加仙趣为七有;又八苦之相为八有;九地、九有情居为九有;然九有均由十善道、十恶道所成,又为十有;更就果报上之四洲人类、及地狱、鬼、畜、修罗之四恶趣、六欲天、并四禅天、四空天、更加大梵天、无想天、阿那含天、统为二十五有。一真法界本无差别之相,徒以无明妄动,业相横生,如大幻师,以大幻力现为幻相,遂成诸有。法王如佛,惧众生之著于有也,故先破有。破之奈何?若直截根源,则即教照破此造作万有之无明令空而已。如不能空,先令离我障、离所知障。如不能离,先令以善业代恶业,然后以不动业代善、恶业,次更以定慧均等之无漏业代不动业,由是渐可断离无明而成破有之佛智。

  又、别释数义如下:凡有法执者,必堕于因果之范围,以皆为有为法故。佛以真智证于平等真如法性,一切有违法悉不离而离,泯绝无寄,故曰破有法王。以佛智如如,离有为之相也。又破者、破一切法,有者、有一切法,谓佛破一切遍计所执本空之法,有一切依、圆所显本有之法也。又经云:一切法不生故般若生。故知一切有漏法破即一切无漏法有,一切有为法破即一切无为法有,一切众生法破即一切圣人法有,一切世间法破即一切出世间法有:以破故有,此又由破而有之一释也。本节重颂之意,以法王示现,原为随顺众生说种种法,令终得入于佛之正见。有智、无智,悉视所堪,不务速说致令永失也。

  壬二 颂喻述

  “迦叶当知!譬如大云起于世间,遍覆一切,慧云含润,电光晃曜,雷声远震,令众悦豫。日光蔽,地上清凉,叆叇垂布,如可承揽。其雨普等,四方俱下,流澍无量,率土充洽。山川、险谷、幽邃所生,卉木、药草、大小诸树、百谷、苗稼、甘蔗、萄萄,雨之所润,无不丰足;干地普洽,药、木并茂。其云所出一味之水,草木丛林随分受润,一切诸树上中下等,称其大小各得生长。根、茎、枝、叶、华、果、光色,一雨所及,皆得鲜泽。如其体相、性分大小,所润是一而各滋茂。

  电曜、所以放光动众,雷震、所以慑伏恶人,蔽日、喻能摧灭外道,皆颂大云之德。其雨普等四句,颂雨之功能。山川险谷句以下二颂半,颂所润之物。其云所出句以下三颂,颂所润各物之差别功用。如其体相下一颂,颂不觉知。

  壬三 颂合述

  癸一 合佛兴于世说教普滋

  “佛亦如是,出现于世,譬如大云普覆一切。既出于世,为诸众生分别演说诸法之实。

  癸二 合禀润各异

  子一 合自标召集

  “大圣世尊,于诸天人一切众中而宣是言:‘我为如来两足之尊,出于世间,犹如大云,充润一切枯槁众生,皆令离苦得安隐乐──世间之乐及涅槃乐。诸天人众,一心善听?皆应到此,觐无上尊。

  “我为世尊,无能及者,安隐众生故现于世。为大乘说甘露净法,其法一味、解脱、涅槃,以一妙音演畅斯义,常为大乘而作因缘。我观一切普皆平等,无有彼此爱憎之心,我无贪著亦无限碍,恒为一切平等说法。如为一人,众多亦然。常演说法,曾无他事,去来坐立,终不疲厌。充足世间,如雨普润。贵、贱、上、下,持戒、毁戒,威仪具足、及不具足,正见、邪见,利根、钝根,等雨法雨而无懈倦。

  甘露、喻法义能使人心清凉,息烦恼热。无有爱憎、冤亲平等也。我无贪著、不坚大法也。亦无限碍、不存嫉妒也。无有贵贱种姓、持戒毁戒、威疑具足与否、及是否外道、根性利钝等差别者,以但观善根随顺度脱,此总明说法平等也。

  子三 合生闻获益

  “一切众生闻我法者,随力所受,住于诸地:或处人、天,转轮圣王,释、梵诸王,是小药草。知无漏法,能得涅槃,起六神通及得三明;独处山林,常行禅定,得缘觉证,是中药草。求世尊处,我当作佛,行精进定,是上药草。又诸佛子专心佛道,常行慈悲,自知作佛决定无疑,是名小树。安住神通,转不退轮,度无量亿百千众生,如是菩萨名为大树。佛平等说,如一味雨,随众生性所受不同,如彼草木所禀各异。

  此九颂半、颂禀润各殊之性。盖人天乘为小药草,二乘为中药草,菩萨为大药草,七地以前菩萨为小树,八地以上菩萨为大树,悉各因其本具之种姓而逢润滋长也。

  “佛以此喻方便开示,种种言辞演说一法,于佛智慧如海一滴。我雨法雨,充满世间,一味之法,随力修行。如彼丛林、药草、诸树,随其大小渐增茂好。

  此三颂半、颂禀润滋茂之因。

  “诸佛之法,常以一味,令诸世间普得具足,渐次修行皆得道果。声闻、缘觉处于山林,住最后身,闻法得果,是名药草各得增长。若诸菩萨智慧坚固,了达三界,求最上乘,是名小树而得增长。复有住禅,得神通力,闻诸法空,心大欢喜,放无数光度诸众生,是名大树而得增长。如是迦叶!佛所说法,譬如大云,以一味雨,润于人华,各得成实。

  此八颂,颂禀润成实之果。

  癸三 颂结成

  “迦叶当知!以诸因缘、种种譬喻,开示佛道,是我方便,诸佛亦然。

  己三 结实

  “今为汝等说最实事,诸声闻众皆非灭度,汝等所行是菩萨道,渐渐修学悉当成佛”。

  此结成经说之实法也。佛再申言二乘非究竟灭度,及汝等所行已为菩萨道,则迦叶等当知无上菩提非无己分,而正为其所应作之事也。

----------------------------------------------------------------------------------------------------------------

更多太虚法师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太虚法师:法华经讲演录(授记品第六)

太虚法师:法华经讲演录(化城喻品第七)

太虚法师:法华经讲演录(五百弟子受记品第八)

太虚法师:法华经讲演录(授学无学人记品第九)

太虚法师:法华经讲演录(法师品第十)

 

后五篇文章

太虚法师:法华经讲演录(信解品第四)

太虚法师:法华经讲演录(譬喻品第三)

太虚法师:法华经讲演录(方便品第二)

太虚法师:法华经讲演录(序品第一)

太虚法师:往生安乐土法门略说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