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印顺法师:以佛法研究佛法 九、论真谛三藏所传的阿摩罗识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5:09:22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印顺法师:以佛法研究佛法 九、论真谛三藏所传的阿摩罗识

 

  一 九识品与九识章

  梁陈之间,真谛三藏来中国,译传无着、世亲的唯识学,以『摄大乘论』为宗本,所以称为摄论宗。真谛传来的,与唐玄奘的唯识宗,同出一系,而多有不同。这虽不能一概而说,但大致为唯识初期的教学。在真谛所传的教学中,如立「阿摩罗识为第九识」,与奘传不同。现在,想试为论列。

  有关真谛的第九识──阿摩罗识,本不是『摄大乘论』所说的。阿摩罗识的本义,似乎早已为地论师所修正而面目不清了。现在,先从圆测『解深密经疏』(卷三)所传说起:

  「真谛三藏依决定藏论,立九识义,如九识品说。……第九阿摩罗识,此 [P270] 云无垢识,真如为体。于一真如,有其二义:一所缘境,名为真如及实际    等。二能缘义,名无垢识,亦名本觉。具如九识章,引决定藏论九识品中说」。

  该文开端说:「真谛三藏依决定藏论立九识义,如九识品说」。似乎以下的文句,如阿摩罗识「亦名本觉」等,都是真谛三藏的九识品所说。然据末了所说:「具如九识章,引决定藏论九识品中说」,可见这些文句,是圆测的简要叙述。而圆测所依据的「具说」,是九识章;九识章是引决定藏论九识品的。所以,先应该肯定:九识章与九识品不同,圆测的传说,是依据九识章的。

  在真谛所译的『转识论』中,发见了「九识品」的名字,如说:「由事故,知有此(阿黎耶)识。……但由事故,知其有也。就此(阿黎耶)识中,具有八种异,谓依止处等,具如九识义品说」。依此,可推定真谛所传的九识(义)品,就是『决定藏论』。真谛所译的『决定藏论』三卷,为『瑜伽师地论』「摄抉择分」的别译;决定藏就是摄抉择分的同语异译。「摄抉择分」,是抉择『瑜伽 [P271] 』「本地分」──十七地的。但真谛的『决定藏论』,仅是「抉择分」中五识地与意地的部分。现存的『决定藏论』,内题「心地品」,也就是五识地与意地品的意思。决定藏论的心地品,可断为就是九识品,理由是:一、如测疏说「引决定藏论九识品说」,可见「决定藏」为一论的总名,而「九识品」为一品的别目。真谛仅译『决定藏论』的一品──心地品,当然就是九识品了。二、「心地品」中,以阿黎耶识为主,说到八识,又说到阿摩罗识,恰合九识的内容。三、最有力的理由是,『转识论』说:「就此识中有八种异,谓依止处等,具如九识义品中说」,这确为『决定藏论』「心地品」的内容。『决定藏论』说:「以八种因缘知有阿罗耶识」(奘译作「由八种相,证阿赖耶识决定是有」),就是『转识论』所说,「九识(义)品」所说的「就此识中有八种异」。而八异中的第一「依止处」,即『决定藏论』所说:「若离此识,根有执持,实无此理」(奘译作「若离阿赖耶识,依止执受不应道理」)。据此,以八种异(依止处等)来证成阿赖耶识的,称为九识品的,显然的就是『决定藏论』的「心地品」了。 [P272]

  真谛说第九阿摩罗识,是依『决定藏论』「九识品」的。圆测所据的『九识章』,说阿摩罗识约能缘义,名为本觉,实与『决定藏论』不合。以阿摩罗识为本觉,显然有附合『起信论』的痕迹。其后,定宾的『四分律疏饰宗义记』(卷三),竟直说:「真谛三藏云:阿摩罗识有二种」,全盘承受『九识章』的解说,而不知「九识品」的本义,并不如此。

  论到『九识章』的作者,常然是弘扬『摄论』的学者。真谛时代的『摄论』,偏在岭南。真谛死了以后,弟子们才还杨都、九江等。接着陈灭隋兴,就传入北方。适逢陈灭隋兴的机运,造成了北方摄论学的隆盛。传入北方的,以靖嵩、昙迁为大宗。一、靖嵩是(亲承真谛的)法泰的弟子,弘化在徐准一带(续高僧传卷十)。他的弟子法护,立义与玄奘的新译,「奄然符合」(续高僧传卷十三)。还有道因,参与玄奘的译场,「奘师偏奖赏之。每有难义,同加参酌」(宋高僧传卷二)。靖嵩门下,是近于奘传,维持『摄论』本义的学系。二、昙迁(见续高僧传卷十八)本从地论学者(慧光的弟子)昙遵修学。在周武灭法时,避 [P273] 难来杨都,得到了『摄大乘论』,大加赞赏。等到周灭隋兴,他就北上彭城,弘扬『摄论』。他对『摄大乘论』,「全无师承」,是本于『地论』的思想来说『摄论』,可说是『摄论』为表而『地论』为底里的学者。他应文帝的邀请,到达长安,弘扬『摄论』,特别受到地论师──净影寺慧远(也有起信论疏),及昙延弟子们的欢迎。他的著作,除『摄论疏』外,还有『楞伽』、『起信论疏』,『九识章』等。从现有的史料看来,『九识章』是昙迁的作品。这不但昙迁的作品中,有『九识章』;而他与当时的地论师慧远等,重视『起信论』。(依四论玄义:北地诸论师云:「昔日地论师造论,借菩萨名目之」),也与『九识章』的引用『起信论』义,指阿摩罗识为本觉相通。总之,圆测所传对阿摩罗识的解说,是『九识章』的。真谛依「九识品」而立阿摩罗识,应别为研考!

  二 阿摩罗识是转依

  真谛所传阿摩罗识的意义,试分别来论证。一、『决定藏论』的「转依」说 [P274] 。传说真谛的阿摩罗识,依『决定藏』「九识(心地)品」立,所以先引『决定藏论』文,又附以玄奘的新译,以便比对观察,易于明了阿摩罗识的本义。

  『决定藏论』(上):「一切行种烦恼摄者,聚在阿罗耶识中。得真如境智增上行故,修习行故,断阿罗耶识,即转凡夫性,舍凡夫法,阿罗耶识灭。此识灭故,一切烦恼灭,阿罗耶识对治故,证阿摩罗识」。(一) 「阿罗耶识是无常,是有漏法;阿摩罗识是常,是无漏法。得真如境智道故,证阿摩罗识」。(二) 「阿罗耶识为粗恶苦果之所随逐;阿摩罗识无有一切粗恶苦果」。(三) 「阿罗耶识而是一切烦恼根本,不为圣道而作根本;阿摩罗识亦复不为烦恼根本,但为圣道得道而作根本。阿摩罗识作圣道依因,不作生因」。(四) 「阿罗耶识于善无记不得自在。阿罗耶识灭时,有异相貌:谓来世烦恼不善因灭,以因灭故,则于来世五盛阴苦不得复生。现在世中烦恼恶因灭故 [P275] ,则凡夫阴灭。此身自在,即便如化。舍离一切粗恶苦报,得阿摩罗识之因缘故,此身寿命便得自在。寿命因缘能灭于身,亦能断命,尽灭无余,一切诸受皆得清净」。(五)

  『瑜伽论』 (卷五一):「修观行者,以阿赖耶识是一切戏论所摄诸行界故,略彼诸行,于阿赖耶识中,总为一团一积一聚;为一聚已,由缘真如境智修习多修习故,而得转依。转依无间,当言已断阿赖识。由此断故,当言已断一切杂染。当知转依由相违故,能永对治阿赖耶识」。(一) 「又阿赖耶识体是无常,有取受性;转依是常,无取受性,缘真如境圣道力能转依故」。(二) 「又阿赖耶识,恒为一切粗重所随;转依究竟远离一切所有粗重」。(三) 「又阿赖耶识是烦恼转因,圣道不转因;转依是烦恼不转因,圣道转因。应知但是建立因性,非生因性」。(四) [P276] 「又阿赖耶识,令于善净无记法中不得自在;转依令于善净无记法中得大自在。又阿赖耶识断灭相者,谓由此识正断灭故,舍二种取,其身虽住,犹如变化。所以者何?当来后有苦因断故,便舍当来后有之取;于现法中一切烦恼因永断故,便舍现法一切杂染所依之取。一切粗重永远离故,唯由命缘暂时得住。……即于现法一切所受究竟灭尽」。(五)

  从二译比对看来,真谛所译的阿摩罗识,即是奘译的转依。转依,是否可以译为阿摩罗识?为什么译作阿摩罗识?这里暂且不论。总之,真谛是译转依为阿摩罗识的。真谛译转依为阿摩罗识,所以阿摩罗识与阿黎耶识(摄论译为阿黎耶,决定藏论译作阿罗耶,即奘译的阿赖耶识),性质恰好相反。如黎耶有漏无常,而阿摩罗是无漏,是常(二)。黎耶是烦恼根本,阿摩罗是圣道根本(依止)(四)。黎耶是粗重所随,阿摩罗离一切粗重(三)。阿黎耶识是「一切杂染根本」,是「一切戏论所摄诸行界」(种子),是一切有漏杂染种子的总汇(或称之为「过患聚」),所以必须转灭这阿黎耶识,才能证得转依──阿摩罗识(一 [P277] 、五)。这样,阿黎耶是有漏杂染识,阿摩罗是(译义为)无垢识,白净识。依奘传唯识学,有漏的妄识有八识,转成无漏也还是八识,所以在八识以上,别立第九阿摩罗识,是不妥当的。而真谛于八识上,立第九阿摩罗识,应有他不同的看法吧!

  还有,依『决定藏论』而立的阿摩罗识──转依,是通于三乘的。『决定藏』与『瑜伽论』,同样说到:「阿罗汉及辟支佛,不退菩萨,如来世尊,此四种人,以有心处,有于六识,无阿罗耶识」。「阿罗汉及辟支佛,菩萨,世尊,入灭尽定,又世尊入无余涅槃,无阿罗耶,亦无六识」(并见决定藏论上)。所以『决定藏论』转灭阿黎耶,证得的阿摩罗识,是与『唯识三十论』所说的阿赖耶识,「阿罗汉位舍」,完全一致。阿黎耶识的舍灭,是现生的苦因永尽,来生的苦因永尽,如『梁摄论释』(卷四)所说:「转依是解脱(身,约二乘说),及法身(约大乘说),即是灭谛,故应以种子灭为转依」。一切戏论所摄的种子永灭,即转虚妄而显现真实,如梁『摄论』(下)所说:「于凡夫覆真,于彼显虚 [P278] 妄;于菩萨一向,舍虚显真实。不显现显现,虚妄及真实,是菩萨转依,解脱如意故」。

  『决定藏论』的阿摩罗识──转依,是与阿黎耶识性质相反的,二乘,八地以上菩萨所证得的。然据真谛的译籍来说,由于转依的地位,高下不等;阿摩罗识也可通于前后,实为如如智证的别名。今列『摄论』(下),『成唯识论』(卷十)的六转依,『三无性论』(下)的五转依以下:

  图片

  【摄论】 (成唯识论名同)                 『三无性论』

  1损力益能转

  2通达转…………………………………………… 3有动转依

  3修习转…………………………………………… 4有用转依

  4果圆满转………………………………………… 5究竟转依

  5下劣转…………………………………………… 1一分转依

  6广大转…………………………………………… 2具分转依

  [P279]

  损力益能转,仅是阿黎耶识中的染种力减,净种力胜,与智证如如,舍灭二障种子的转依不合。这可说是「相似转依」,不能称为阿摩罗识,所以『三无性论』略而不说。下劣转与广大转(三无性略异),即是二乘转依与大乘转依。果圆满转,为究竟的佛果。此外,通达转与修习转,三说不同。『成唯识论』约见修二道说:初地见道位,名通达转;初地到十地的修道位,名修习转。『摄论』约有相无相说:初地到六地,是有相的,名通达转;七地以上无相,名修习转。『三无性论』约有动有用说:七地以前,有入观出观的转动,名有动转依,八地以上有功用行,名有用转依。而大乘的具分转依,『三无性论』约见道位说。虽三说不同,总之,大乘初地以上,可称为转依,而究竟转依,在佛地。

  三 阿摩罗识(转依)的意义

  说到阿摩罗识的,还有『转识论』,『三无性论』,『十八空论』。除『十八空论』的一则外,都明显地说明了,阿摩罗识就是转依,就是无漏界,是境智 [P280] 无差别的如如智证。关于这,还得先从转依说起。在声闻乘法中,但说涅槃;大乘唯识学,特说转依,这有非常的意义。转依体,是灭谛──真如离染的现证,如梁『摄论』(卷四)说:「对治是道谛;转依是解脱及法身,即是灭谛。故应以种子灭为转依」。『成唯识论』(卷九)释「便证得转依」时说:「颂意但显转唯识性,二乘满位名解脱身,在大牟尼名法身故」,大体一致。但由于摄论宗及唯识宗的看法不同。达到不同的结论。这问题在:对有漏与无漏,如与智。性与相,唯识宗始终取着差别论的说明。而摄论宗是:在一般的说明上。也作差别说明;而在无漏智证的显现上,却重于转有漏成无漏,如智无差别,泯相即性的说明。所以性相、如智,尽管可以作差别说明,而决非对立物。如转依,『成唯识论』说:「此(转依)即无漏界,不思议善常,安乐解脱身,大牟尼名法」;『转识论』也说:「是名无流界……是名解脱身,于三身中即法身」。这决不但是如如,而是如如如如智的平等平等,无漏德行的一切。真谛译中,以如智无差别为转依,为阿摩罗识,应从这点去了解。 [P281]

  再来分别的说明。一、阿摩罗识是境识并泯,境智无别的实性,如说:

  「第五(非执着)相唯为真实性所摄者,此不执着名义二相,即是境智无差别阿摩罗识」(三无性论下)。「此境识俱泯,即是实性,实性即阿摩罗识」 (转识论)。「由修观熟,乱识尽,是名无所得,非心非境,是智名出世无分别智,即是境智无差别,名如如智,亦名转依」(转识论)。「二、明正观唯识,遣荡生死虚妄识心,及以境界,一切皆净尽,唯有阿摩罗识清净心也」 (十八空论) 。「先以唯识遣于外境,次即阿摩罗识遣于乱识,故究竟唯一净识也」 (三无性论上)。

  从上面所引的论文来考察,可见阿摩罗识是:约有漏的心境来说,这不但离于「乱相」的「似尘」,也遣于「乱识」。阿摩罗识──转依是心境俱泯的,没有能取所取的。约无漏现证来说,这是「境智无差别」的。境是无分别法性,是 [P282] 无二无别的。智是无分别智,与法性也不可说有差别相。虽方便安立而称之为智,为如,而实如智不二(不要想象为一体)。所以『华严经』说:「无有如外智,无有智外如」。

  二、阿摩罗识是分别性与依他性并泯的实性,如说:

  「此乱识,即是分别依他似尘识所显。由分别性永无故,依他性亦不有;此二无所有,即是阿摩罗识。惟有此识,独无变异,故称如如。……惟阿摩罗识是无颠倒,无变异,是真如如」(三无性论上)。

  这里所说的分别性与依他性并遣,与上面所说的境识并泯有关。真谛所说的三性,主要是依『摄论』及『中边论』,说分别性(遍计所执性)是似尘,是外境,依他起性是乱识,是妄分别心──根本是一切种子阿黎耶识。所以,如约三性说,没有分别性,依他性也不得生(境无故识无);二性不现,就是真实性(圆成实性)的显现。如约心境说,境没有了,识也没有,心境都不可得,那就是无分别智现前。对于这,唯识学者,始终从能所,性相差别论的立场说:遣遍计 [P283] 执性,泯依他起性,而显的圆成实性,是「唯识性」;是唯识的性,并不就是识。但在真谛的译典看来,佛说唯识,无非为了使我们由解悟到证入。如隋译『摄论』说:「信解行地中,见道中,修道中,究竟道中,一切法唯识,随闻信解故,如理通达故。对治一切障故,无障碍故」。佛说的一切法唯有识,学者是这样的去信解,去通达,到究竟圆满。这一切法唯有识的圣教,魏译,梁译都相同,而奘译却说「唯有识性」,这就是差别的所在。依真谛的论意,佛说唯识,为了悟证;那到了无漏智证,才是真正的唯识了。这如『转识论』说:

  「立唯识义,意本为遣境遣心。今境界既无,唯识又泯,即是说唯识义成。……问:遣境存识,乃可称唯识义;今境识俱遣,何识可成?答:立唯识乃一往遣境留心,卒终为论,遣境为欲空心,是其正意。是故境识俱泯,是其(唯识)义成。此境识俱泯,即是实性,实性即阿摩罗识。亦可卒终为论,是阿摩罗识也」。

  三、阿摩罗识是究竟的净心:真谛在『决定藏论』,说转依为阿摩罗识;这 [P284] 与阿黎耶识相对的,指无学声闻,缘觉,八地菩萨以上的,如智无差别而说。但阿摩罗识,并不局限于阿罗汉位的。智证如如的转依,彻始(初地见道位),彻终(佛果),如上文所引的,都适用于初地见道位(通达转)。见道以上的证入唯识──无分别智现证如如,当真实性显现时,虽远离一般(七识)的乱识,乱相,而约妄识的根本说,一切种子阿黎耶识,还是照样的存在。就是到了阿罗汉位,约烦恼障的种习净尽说,已舍阿黎耶识,而有漏杂染种习,如所知障种习等,也还是没有清净。所以,智证如如的究竟清净,一切杂染种子究竟灭尽,那只有佛地;佛地才被称为:「最清净法界」,「无垢识」──阿摩罗识,如『十八空论』说:

  「明唯识真实,辨一切诸法唯有净识。……唯识义有两:一者方便,谓先观惟有阿黎耶识,无余境界,现得境智(识?)两空,除妄识已尽,名为方便唯识也。二明正观唯识,遣荡生死虚妄识心,及以境界,一切皆净尽,惟有阿摩罗清净心也」。 [P285]

  论文的分辨两类唯识,主意在说明「一切诸法唯有净识」。所以可这样去理解本文:一、方便唯识,是以阿黎耶识为种子性(杂染),为一切法依止而成立一切唯识的。一切依阿黎耶识种子而现起,修唯识观,达到境空,心空,也就是妄分别识不起(无分别智显现)。这登地以前(贤位)的唯识教观,是方便唯识。二、无分别智现证如如(转识成智),也就是以阿摩罗识为依而成立唯识,名正观唯识,如梁『摄论』(卷三)说:「舍凡夫依,作圣人依。圣人依者,闻熏习与解性和合,以此为依,一切圣道皆依此生」。『决定藏论』(上)也说:「断阿罗耶识,即转凡夫性,舍凡夫法……证阿摩罗识……为圣道得道而作根本」。依此进修到究竟清净,圆成佛果,也就是从闻熏习依法界性,而到达出障圆明的「无漏界」,一切惟一阿摩罗识的真实唯识。如经说:「如来无垢识,是净无漏界」。

  总之,真谛重视了凡夫性与圣人性,凡夫依与圣人依。境智无差别,即是圣性;依此摄持清净闻熏习,而为圣依,依此现起一切无漏。这圣性与圣依,如凡 [P286] 夫的杂染性,杂染依的阿黎耶识一样。转阿黎耶识,得阿摩罗识,即无分别智证,境智无差别性。这在八地,舍阿黎耶识的阿罗汉位,充分的显现出来;究竟圆满在佛位。唯识学者,专依佛位说阿摩罗识;然约转阿黎耶证阿摩罗识说,不但八地,初地见道就可以说的。初地以上称为阿罗汉,舍阿黎耶识,这本为西方的旧义,如『成唯识论』(卷三)说:「有义:初地以上菩萨,已证二空所显理故,已得二种殊胜智故,已断分别二重障故,……由斯亦舍阿赖耶名,故说不成阿赖耶识,此亦说彼名阿罗汉」。这虽不是玄奘所传,护法一系的唯识学所赞同,但真谛所传的唯识学,却就是这样。

  四 阿摩罗识是自性清净心

  真谛所传的阿摩罗识,依『决定藏论』九识义,是转阿赖耶识所得的,位在八地。如依『三无性论』及『转识论』等,下通初地,上通佛果,而指如智现证无差别性。这如上文所说,都是约修行所证说的。但『十八空论』,别有一文, [P287] 约法界本净说。这样,阿摩罗识就是自性清净心,也就是如来藏的别名。『十八空论』是这样说的:

  「阿摩罗识,是自性清净心。但为客尘所污,故名不净。为客尘尽,故立为净。何故不说定净不净,而说或净或不净耶?答:为显法界(即阿摩罗识)与五入及禅定等义异」。

  『十八空论』,是『中边分别论』注释的一部分。一分释「相品」的空义,一分释「真实品」的分破真实(七真如),及胜智真实。上面所引述的文句,是释『中边论』颂:「不染非不染,非净非不净;心本清净故,烦恼客尘故」。『中边论』以五门分别空义,在第五「成立义」中,说此一颂。意思说:空(心性)本清净,所以无所谓染与不染。由于客尘烦恼,所以又非净非不净。这是说:在客尘烦恼覆染时,空性的净相不现,可以说非净。到了客尘除尽,又显现了空性清净,那又是非不净了。论文本是说明空性,说空性有真如,实际,无相,胜义,法界等别名。但在说非净不净,非染不染时,不说「空性本净」,「法性本 [P288] 净」,而说「心本清净」。这里的心本清净,就是一切经所说的「心性本净」,真谛的『中边分别论』也说:「心本自性清净故」。对于「心性本净」或「心本性净」,奘传的唯识学,解说为:心的法性本净,并非说心本清净。因为心是有为的心识,或染或净,或有漏或无漏,怎可说本来清净呢?这是站在「性相差别论」的立场。真谛所传的,指「空本性净」为「心本自性清净」,而解说空性本净为「阿摩罗识是自性清净心」,显然是从「真如无差别」,心与空性无二的立场而说。

  弥勒『中边论颂』的「心本清净」,在『十八空论』中,解说为「自性清净心」,这应该与『胜鬘经』的如来藏说有关。如经说:

  「如来藏者,是法界藏,法身藏,出世间上上藏,自性清净藏。此自性清净如来藏,而客尘烦恼上烦恼所染,不思议如来境界」。「自性清净心而有染污,难可了知。有二法难可了知:谓自性清净心难可了知,彼心为烦恼所染,亦难可了知」。 [P289]

  如来藏说的成立,着重在众生的因位中,点出本具如来的德相。依『如来藏经』的:「一切众生贪欲恚痴烦恼中,有如来智、如来眼、如来身,结加趺坐,俨然不动。……德相备足,如我不异」;及『楞伽』所引经;「如来藏自性清净,转三十二相,入于一切众生身中」:使人易于想象为神我型的存在。然依『胜鬘经』、『楞伽经』的抉择开示,如来藏,不外乎真如──法界、法性、空性、实际等别名。无着的『庄严论』也说:「一切无别故,得如清净故,故说诸众生,名为如来藏」。坚慧的『宝性论』(或说世亲造)也说:「佛法身遍满,真如无差别,皆实有佛性;是故说众生,常有如来藏」。「见实者说言:凡夫圣人佛,众生如来藏,真如无差别」。原来,无边德相庄严的佛法身,只是真如(法界等)离垢所显。真如是绝诸戏论的,无二无别的(所以不容拟议),所以在见实者──现证法性者的证境来说,这是没有凡夫,菩萨,佛的差别。在真如遍满无差别中,可说众生有如来藏了。

  如来藏,在众生身中,或说在蕴处界(「阴界六入」)中;或说不即六法( [P290] 五蕴与假我),不离六法。这本是一切法的胜义空性,并非局限在众生的心中。但一切法性本净,当然心也本性清净;法性净与心性净,是无二无别的,那就是说在心中,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特别是在缘起法(依他起性)中,心为迷悟的枢纽,心为一切法的依止。当被称为「所知依」的阿赖耶识,成立万法唯识(心)时,如来藏也就从一切法性,一切心性,而为阿赖耶识的本净性了。如来藏与臧识,就这样的结合起来。『胜鬘经』揭开了这一要义,如说:「六识及心法智(依楞伽经,就是前七识),此七法剎那不住」,所以不能依此而成立生死与涅槃。作生死涅槃依止的,是如来藏;如来藏被称为「自性清净心」。这还是七妄一真说,到『楞伽经』。处处说到:「如来藏藏识心、意、意识」。这是在意与意识等七识而外,有「如来藏藏识心」。如来藏与藏识的关系,大概的说:阿赖耶识为真相(心性净)业相(种子习气)的和合。阿赖耶识的自真相,就是如来藏的别名。从妄染的心识而探究到心性清净,是赖耶的自真相。心性本净而为客尘所染,名如来藏。阿赖耶识着重于妄染,但与本净心性,并非截然差别。所以一 [P291] 般所说的阿赖耶识缘起,如来藏缘起,在真谛译中统一起来。这本是同一意义,只是说明的重点(阿赖耶缘起,以生灭妄心为所依。如来藏缘起,以不生灭的自性清净为所依)不同而已。

  『阿毗达磨大乘经』中,有这么一颂:

  「无始时来界,一切法等依。由此有诸趣,及涅槃证得」。

  『阿毗达磨大乘经』,是以「界」为一切法依止,成立生死与涅槃。但「界」是什么呢,无着的『摄大乘论』,引证此颂,证有阿赖耶识。隋笈多等译的世亲释论;唐玄奘译的世亲释论,无性释论,都把「界」解说为杂染种子。传说为坚慧(或说世亲)所造的『究竟一乘宝性论』,也引用此颂,但说「界」为如来藏,如说:「无始时来性(即是「界」的异译)者,如经说言:诸佛如来依如来藏,说诸众生无始本际不可得知」。此下,即引『胜鬘经』的如来藏说:依如来藏而有生死,依如来藏而有涅槃。同样的经颂,同一「界」字,而或依阿赖耶识说,或依如来藏说。都有印度大论师的权威说明,而立说却似乎不同。这点,在 [P292] 真谛译的『摄大乘论(世亲)释论』,综合这两种说明而为一,如说:

  「此,即此阿黎耶识。界以解为性。此界有五义:(约胜鬘经五藏义释) ……。约此界,佛世尊说:比丘!众生初际不可了达,无明所覆(依此而有生死)…….如经言:若如来藏非有,于苦无厌恶,于涅槃无欲乐愿,故言及有得涅槃」 (依此而有涅槃)。「复次,此界无始时者,即是显因……」。

  梁『摄论』对于经颂的「界」字,有两番解说。第二说,与玄奘、笈多等一样,是解说为阿赖耶识界──杂染种子的。第一说,是玄奘,笈多译所没有的,但与『宝性论释』一致。论说「界以解为性」,接着引『胜鬘经』的如来藏── 五藏说,那无疑是法界、如来界了。这是把二种所依说──依阿赖耶说,依如来藏说,统合于同一的「界」。这可说是真谛译的特色,也许就是『阿毗达磨大乘经』的特色!因为在真谛译传看来:杂染种子,是阿赖耶识界(第二说);而如来藏,也还是「即此阿黎耶识界」,不过是自性清净心──法界而已。 [P293]

  无论是真谛的译传,玄奘、笈多的译传,『摄大乘论』的阿赖耶识说,是着重于杂染种子识的。但无论是真谛译,玄奘、笈多译,『摄大乘论』的本义,都与玄奘唯识学有距离的(当然成唯识论自有解说)。所以,不妨依『摄大乘论』的本义,去理解真谛所译,在同一「界」字中,含容二说的是否合理。阿赖耶识,是以虚妄分别为自性的;种子是熏习所成的。赖耶识与杂染种习,混融为一─ ─这样的种子阿赖耶识,为生死杂染法的所依止,由此而生死相续(依如来藏说,依如来藏,才能说有生死)。说到出世无漏心,以「最清净法界所流闻熏习为种子」的。在众生有漏位,闻熏习虽与阿赖耶识水乳般和合,却不属于阿赖耶识性,反而是能对治阿赖耶识的。所以闻熏习非阿赖耶所摄,而属于法身或解脱身摄。这些,都是众译一致的解说。

  法身所摄的闻熏习,在唯识学中,该是不易理解的问题。唯识,是以识为所依而成立一切法的。有漏杂染法,以阿赖耶识为种子而成立一切。种子依识,种子也是虚妄分别为性的;以此为依而起一切有漏法,是名符其实的唯识论。无漏 [P294] 清净法呢?修证到出障圆明的佛果,阿赖耶识转,名阿摩罗识,为一切清净法所依止,如有漏法依阿赖耶一样。这样的依无漏识而立一切,也符合于唯识的原则。但有漏没有尽净,无漏的种现(圣位),依于什么?或有了闻熏习,还没有现起无漏种现以前(凡位),那有漏的闻熏习种,又依于什么?『摄大乘论』说:虽与阿赖耶识和合俱转,而实是法身所摄,也可说依于法身。究竟法身在佛地;约识说,名阿摩罗识;约界说,是无漏界(或说「净无漏界」,或说「究竟无漏界」);是究竟的圆满转依。地上菩萨,无漏智现证,是分证法身;可以称为「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也可说得转依(通达转等),也就是分证阿摩罗识(经说如来无垢识,这等于说如来法身,何必局限于佛地)。『决定藏论』称此如如智证无差别性为阿摩罗识,「作圣道生因」;也就是法界为一切圣道依止因。在没有现证以前呢?闻熏习也还是法身所摄,也可说依于法界。弥勒『中边论颂』,说空性、法界时,说心本清净。真谛在所译『十八空论』,即称之为「阿摩罗识即自性清净心」。这样,倒是贯彻一切依心识的唯识论立场。如在奘传的唯 [P295] 识学中,把法身、法界,作无漏无为性去解说,那有漏闻熏依法身,不等于有漏有为依无漏无为吗?严密的唯识学,在这个问题上,显得矛盾而混乱!

  『摄大乘论』说:闻熏习是法身所摄,这是摄属于法界、法性的。梁『摄论』已说:「由本识功能渐减,闻熏习次第渐增,舍凡夫依,作圣人依。圣人依者,闻熏习与解性和合,以此为依,一切圣道皆依此生」。上面曾说到;梁『摄论』在解说『阿毗达磨大乘经』颂时,说「即此阿黎耶识界,以解为性」。这可见解性即是法界(如来藏,法身藏),是含摄得闻熏习而为圣道作依止的,一切清净法由此而现起。此界是阿黎耶识净界──自性清净心,阿摩罗识。这样,清净法也以心为所依,才是思想一贯的唯识学。

  这样,圆测所引的,误传为真谛而可能为昙迁所作的『九识章』,依真谛学来说,有着很大的错误。一、『九识章』断定阿摩罗识为本觉,并非真谛论意。真谛译传的阿摩罗识,是自性清净心,也是初地以上,真到佛果,所有智证如如的无差别性。说众生有如来藏──自性清净心,也是见实者约真如无差别说。二 [P296] 、如来藏──净界,就是闻熏习与解性和合;这也是「阿黎耶识界」。所以,如别立「解性黎耶」,就不应别立看作本觉的阿摩罗识。立第九识,就不应立阿黎耶识有解性。说黎耶有「解性」,又立第九阿摩罗识,不免重复!

  五 心界通二分说

  真谛的阿摩罗识说,从究竟佛地的净识,而说到众生的心性清净,与如来藏说同一意趣。对同一「界」字,而作杂染识种,清净心界二说,把二说统一于阿赖耶识,是真谛学的独到立场!这应该是『阿毗达磨大乘经』的深义。于同一依他起性,而作染净两方的说明,『摄论』是引述『阿毗达磨大乘经』,而普遍应用的。主要的教证,如说:

  「阿毗达磨大乘经中,佛世尊说:法有三种:一染污分,二清净分,三染污清净分。依何义故说此三分?于依他性中,分别性为染污分,真实性为清净分,依他起为染污清净分」。 [P297] 「譬如于金藏(矿,也就是界)土中,见有三法:一地界,二金,三土。于地界中,土非有而显现,金实有不显现。此土若以火烧炼,土则不现,金相自现,……是故地界有二分。如此,本识未为无分别智火所烧炼时,此识由虚妄分别性显现。若为无分别智火所烧炼时,此识由成就真实性显现。是故虚妄分别性识,即依他性有二分,譬加金藏土中所有地界」。

  金土藏的譬喻,说明了矿物的实质是地界(地极微,就是坚性的物质因素)。土一样的矿物,是地界所成的现实形态。如加以冶炼,就不再像泥土,而现为纯金了。这如一切法──依他起性,依他起的根本,是阿赖耶识界(这是唯心论的立场),如地界一样。现在,无始以来,就现为生死杂染的分别性。如以般若熏修,赖耶识界,不再是妄染,而是清净圆成实性了。地界有二分,依他起性识,也一样的有二分。这样的三性说,是摄论宗的立场,与奘传唯识学的三性说不同。说到通二分,从显现的事实来说,是不能说同时有二分的。或可推论为,含有二种成分。这是不妨如此说,而并非『阿毗达磨大乘经』与『摄论』的本意。 [P298] 『摄论』解说三性时,曾说: 依他性有几种:若略说有二种:一系属熏习种子,二系属净不净品不成就」。

  「依他种子熏习而生起」,所以叫做依他起,这是一般的意义;也就是奘传唯识学的依他起说。「依他杂染清净性不成」,所以叫依他起,就是『阿毗达磨大乘经』依他有二分的见解。「不成就」,是说他没有一成不变性,所以可随缘而如此如彼的。这二项解说,并不矛盾。无论是杂染的,清净的,都是从因缘而生起的(第一说)。都是没有一成不变的定性,所以不是性自成就(第二说)。没有定性,所以从缘起;从缘起的,当然自性不成就。这与中观者的缘起无自性;由于无自性,所以从缘起的意义一样。从依他起──识的有二分,说无始时来的识界有二分,是毫无不合的。「界」的通二分,不妨看作杂染识界,清净心界的同时存在;清净心界,就是解性──阿摩罗识。但从「杂染清净性不成」来说,这是「非染非不染,非净非不净」,不可以定说为是染是净的。如地界是地极 [P299] 微,可土可金而不定是土是金,那末心界也随缘而可染可净,而不就是染是净的。此「心界」,宁可看作缘起无性的中容性。然而,他是顺于清净性,而又一向是杂染性的。从心说,这是心无心相,而毕竟清净的。如『般若经』说:「是心非心,本性净故」;净是空寂的同义词。从空性说,这是性本空寂而心相宛然的。心空不二的无差别性,是没有一切相可说的。无始以来,就为客尘所覆染,形成杂染识种──阿赖耶识界;如虚空本净,而一向为云雾所蒙昧一样。但尽管随染而成生死,杂染,分别性,而平等不二的心界,还是那样的毕竟空寂(或对染而称为清净)。这就是四清净法中的「自性清净」。如有闻熏习,般若熏修,随净缘而成涅槃,清净,真实性。平等心界,还是那样的平等空寂,但已离染,这就是四清净中的「离垢清净」,是「净无漏界」,是阿摩罗识。但这决不说佛果一切功德,什么都早已成就,而只是随顺这平等心性的是善、是净,能转杂染而成为无边功德所庄严的法界。那顺于法性的法界等流的正闻熏习,以及定慧等清净功德,就是四清净中的「生此境清净」,「得此道清净」。虽在平等法界的体 [P300] 证中,一切无二无别,然在凡位而点出如来藏性,或点出解性,阿摩罗识,都只能约「自性清净」说。如梁『摄论』说:

  「一此法本来自性清净,谓如如、空、实际、无相、真实、法界。释曰:由是法自性本来清净,此清净名如如,于一切众生平等有,以是通相故。由此法是有故,说一切法名如来藏」。

  在佛法中,为了「摄计我外道」,「畏无我」的众生,说有如来藏。似乎神我一样。其实,是约空、如、法界说。如把这看作觉体的本来成就,不但非奘传唯识学所能认可,也非真谛摄论宗意所认可的。所以,真谛的阿摩罗识,『九识章』率直的解说为「本觉」,不但与真谛如智无差别性(现证圣者所得的)不合。就是说为「自性清净心」,也与本觉义不合。『九识章』的解说,只是『起信论』师的见地,与真谛摄论宗义无关。 [P301]

-----------------------------------------------------------------------------------------------------------------

更多印顺法师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印顺法师:以佛法研究佛法 十、如来藏之研究

印顺法师:以佛法研究佛法 十一、阿陀那与末那

印顺法师:以佛法研究佛法 十二、欲与离欲

印顺法师:佛在人间 一、佛在人间

印顺法师:佛在人间 二、人间佛教绪言

 

后五篇文章

印顺法师:以佛法研究佛法 八、华译圣典在世界佛教中的地

印顺法师:以佛法研究佛法 七、中国佛教与印度佛教之关系

印顺法师:以佛法研究佛法 六、略说罽宾区的瑜伽师

印顺法师:以佛法研究佛法 五、大乘是佛说论

印顺法师:以佛法研究佛法 四、密教之兴与佛教之灭──『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