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仁俊法师:学佛者最应重视的两件事(下)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7:23:05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仁俊法师:学佛者最应重视的两件事(下)

 

  时不待人紧握时.空能有路奋发空

  仁俊

  学佛法,简括说,就是学缘起。从缘起的涵盖性说,世出世间的一切,无一不是缘起的。根本圣教中所说的正见,就是指这缘起所说的。约有情世间说缘起,乃是由于有漏惑业所感得的身心苦果。惑业的本性──虚诳妄取,从惑业所招感的身心,当然也是虚妄不实。以人而言,人并非本来就有的,是由父母所生的,父母也不是本来就有的,还是从祖父母等及过去无数无限的关系交相盘错而来的,人类及生物界的一切生命,就这样代代相传下来的,这些都是最显明的现实因缘。如果我们真明了了因缘,一定会胜解一切法性空。释迦佛德号的别称──「空王」,对性空胜义的诠演,真是善巧而究竟到极点!所以,能随佛听闻,实在够理想了,可是,福慧浅薄的吾人,错过了佛世,所幸,当代还有行菩萨道的大善知识,跟随这样的大善知识听闻缘起正法,从缘起中念念体会性空,处处验证性空,从缘起性空中消融了自(我)性,身心就开豁得不受困蔽。不受困蔽而能解除他人困蔽;解除得永不告倦、休退,善缘上培结得净而广,深空中通贯得明而足,菩萨的福德与慧光,大抵这么充实而盈耀着的。愈入深空而愈发创展胜缘,就这样从胜缘中团摄一切人,从深空(精进)中普供一切佛,从诸佛的心量心行中,窥见得平廓净妙,彻底的提升、转变了自己;转变而净变、大变得「法分」(因素)充足,则能「从法化生」。修学中重视着「从法化生」的示导,缘上的慧观不着不离事相,从事相上直观实相,这便叫做即俗而真;空中的悲行能顺能了人相,从人相上深观法空(寂灭),这便叫做即真而俗。发了大乘心的行者,不离缘起有而观法性空,不住法性空而度缘起(中)有(情),如此的能即而泯中默融得寂寂了了,从泯而能即中宛对得昭昭彰彰,缘起中裂碎了情见之网,性空中灿豁出法义之光,于是则能从若有若无中的一切相对,破解了佛法及世法中的矛盾结构,化除诤。佛法中的法性就这么通过了人类中的人性,法性将人性陶冶、融净得正而极正,新而绝新,这,显出了缘起动乱的(一般)人性中,如能从正闻深思(修)中「习应」得远离我我所,当下即能悟入缘起寂灭。从缘起寂灭中面对缘起动乱的事相,澄平、笃泰得洒脱而坦昂,缘之大力与空之大用,随时随地地便从事相上发挥得不染不倦,性空中的菩提心就出现了。

  理解缘起离不了性空,深观而深印性空,遣除了世间共执──性与我,心意便澄彻开阔得无边无底,对万象从缘所生的「俗谛」,肯认得清楚决定,(世出世)正见则绝不动摇。从出世正见中旷观一切,根本上都没毫末自性可得,「不见一法可取而无罪过者」,便是释尊最分明的点脱。从这番点脱中觑准着︰缘起幻现俗谛有,性空泯绝真谛无;从真无(情见)中巧转而净导幻有,与幻有周旋得永不脱节,与真空应合得都能契法(界、法性),幻有之足就这么稳稳当当地踏入真空之门,出入往返得自在无碍。

  对幻有了解得宛然不拨、廓然不局、皎然不染,世间正见中看的与做的,则不同「世智」的偏彼偏此了。从未摆脱「取识」的世俗智者,总多少带些强烈我见,强烈到极端激化,斗诤与战争则相持不已。人际间的一切仇怨与祸衅,就这么一幕一幕悲惨地续演着。教唆、逞纵而揭开这一幕幕的巨力──自我气魄。世间英雄的自我气魄特别强烈,这种气魄,一旦赫然的化为气爆,那可真个血肉遍地、鬼哭神号!如此的自我气魄喷发出的熊熊火焰,古今来被焚毁的,不啻亿亿!释迦佛因地与果地、大惊与彻觉的︰有情世间一切苦的总汇之源──自我气魄与气焰,所以,他说法的重点,都集中在降伏而遣破自我,遣破自我最有力、最够理的教法

  ──缘起性空──。从事事物物的表里透视得无微不至、无大不彻,压根儿也寻求不到个或大或小的真(实、常住之)我,因为从身心到境界,无一不藉因缘组配而有而生,因此,佛陀彻底的否定了自我。一般人都把自我看作生命之根,对他产生无比的情恋与意惦,今生与后世,为他耗损了数不尽的心血,也因他造了无限恶业。有的因恶病缠身,或犯重罪,备受酷刑拷迫,想方设法尽快结束此生,佛教称之为「无有爱」──「断灭见」。为愚痴遮覆的一般有情,往往堕此断常二边。佛法对有漏生命的洞察︰「色、受、想、行、识」的组配、系联与相续,并没一个实体的自我流转着。所以,只须了悟缘起,深知缘起的当下即是(自)性空;空得净落落的一丝不挂,平等观中的平等行,对世(间一切别相)出世间(一味实)相,就知道同一相──毕竟空──。修学中的观与行,平平直直地不离毕竟空,在在处处,则能从大透明中摄取诸佛胜义,从甚深险暗中导济苦海众生,永远活络得不隔诸佛,不舍众生。

  从毕竟空(慧)中广观现实界中的一切,(有情与无情)其共相──悉皆非实,体解着这样的共相非实;此非实,却确是现实中最普遍而永恒的真理。只须信解了这种真理,我们就融融廓廓地不再与它隔离,和它生活在一道。所以,佛法所说的真理,并不是现实界以外的甚么神奇妙境,如把真理看作现实界以外的神奇妙境,那可就堕在世俗情见中了。一般人缺乏空慧观照,迷背了超时空而又普遍于时空的真理,总是茫昧昧的错过了。障碍空慧生起的烦恼总根──真常我──,世间一切的缠斗与酷害,无一不从此酿化而爆发的。其实,从现实界中的一切遍测到最初最终,或最高最深处,怎也见不到一个主宰我与权威神;如果真有主宰我与权威神,那么那个我与那位神,就一定能真常不死,威灵显赫,为所欲为,「神学士」也不致惨败「授首」了。可是,只用一根绣花针戳进毛孔,你立刻就痛得跳起来,试问此时有个真实的我吗?再说,如有一位真实的权威大神,能兑现决定性的保护大能,为甚么一个个活生生的化为炮灰呢?由此,足证佛所说的无真我、无大神,分分明明地从眼前事相上认证得必然如是。无常乐真我也无权威大神,真与大的妄执便一扫而空了。无常观成熟得与念俱起,贪与畏的世俗情结被解开了,无我的若观若行,则必然而自然的证发出来。菩萨行就这样为一切众生而奉献,为一切佛法而顶荷。深解无我而善用假(名)我的菩萨,把假我用得活脱通廓,与执着真我的众生相处得和蔼融洽,潜移默化的时间久了,真我的横执,则渐低渐淡,淡得归向平静,真我也就消失得不见影,菩萨能大作佛事,巧化众生,就这么把假我用得活脱通廓,摄取得无着无尽的。谈到我,释迦佛也时常称自己为我,这样的我──「名字我」,口虽说我而心不着我,乃是戒定等五分清净法所融合而成的无上慧命;慧命从「法界等流」中诠表的一切法门,一开口都要说我说的是什么,这就不得不用第一人称。由于释迦佛悟入了我(法二)空真如,根本没有我的观念了,只是为了说法,不得不用这净法所成的假名之我。把假名我用得善巧了,便足以显现无方大用。发心承续佛种的大菩萨,深深肯认着假名我的力价与德愿,所以心甘情挚的于生死中扩胸襟、显身手、淬气骨,因此,一般人不能担、不敢(面)对、不肯做的,他能从假我中随时随地激发壮胆雄愿去担、去对、去做。为什么能这样?因为菩萨的假我不离真空,从真空中把假我用得健之又健、廓之又廓,再怎么也不受自我威胁、我所迫害,就这样直从壮胆雄愿中,一直地迈向大空之门。

  佛法最大的特质──缘起性空──。佛陀从缘起中彻证(人法)二空,因此,世间所共执的自性与神我,从他最严正的理智中深刻察照,普遍测验,肯定着︰是绝对的乌有。因此,他破斥了古代婆罗门等所崇奉的创造大神。他所悟入所建立的缘起性空之说,完全可从古往今(及未)来的一切事相上普遍而永恒地证明着,称得上最极精严的究竟辨证。学佛法只须体握得着缘起性空的「无得正观」,从「无得正观」中降伏着「我我所见」,「无得」则化为无量无畏的行愿,行愿与空相应得净脱旷平,空与行愿并运得坚涉恒进,做到憬然不沉空、毅然不舍愿,则能展扩出「空大悲亦大」的行力与愿能,出世而不离世、济世而不溺世的大乘行者,其眼光都这么透视得开开豁豁,开豁中的空慧体践得深入透底,导提得旷察探头,虚空之门则洞辟得绝无界际,路面平正得浩浩荡荡,沿途上所触启、涌现的胜境妙趣,层出迭现得不再枯寂而恬安,不再郁躁而奋发;奋发得身忘情空,法乐与法喜,充满、充实得遍洽精神,就连佛也不想速成了。为什么?因为积极地发挥着这样的精神,就知道想赶快成佛也是一种贪心,断除了这样的贪心,把空的道理观察透了,惟有空得了无系覆,才能辟出一条最正大、最光明的道路。迈入了最空明而开阔的坦途,所见的一切才更加彻底明白,换句话说,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任何事相可以障蔽自己的心眼了。菩萨所应负应尽的责任与义务,就这么永远的没完没了,就忘却了设定成佛的时限了。

  进入了大空之门的人,则决不会凸显自我;大空最主要的对治──大我,远离了大我的行者,则能体见而通向诸佛的无上大道。因为大我乃是增长一切烦恼的总根,必须彻底破除了它,才能卓然地荷起诸佛的无上大道。最大的道──不落边际,空无所执,正好超越了一切边际,因此,空与诸佛的无上大道,相应得一相一味,无二无别。有漏世间一切都离不了二,人与人的相对、相斗、相斫,无一不是由二所引起的,佛法所说的一切,就是要劝导人泯除这样的二,从情愫见和中相助相融得彼此一如,「同体大悲」就这么扩充得无类别的。这么样的无二无别,许多人都觉得难极了。这样的难──难在大我障隔着「自性空」,不能体察「自性空」的邪外根性,一听闻到缘起性空的正法,总是惊疑交加,谤毁抗拒,正法的衰危与毁灭,这是其中的主因之一。有性见深厚的天启宗教,残忍地以种种酷刑迫害、摧灭异己,为这个世界制造、累积了难以统估的患难苦恼!诸佛与诸大菩萨,为着消除这么种的迫害与摧灭,所证与所说的,都不离幻有与真空。事相上的幻有观成熟了,对幻化之躯则敢于也乐于奉献苦恼众生;理性中的真空行净淳了,对寂灭之境则悟得也印得忆效圆满诸佛,三业就这么明明廓廓的佛法化了。从此,就无间地于空门中学菩萨为众生了。

  幻有与真空成为修学与验证中的根本观行,有相上的惑动不了,无相中的慧通得彻,有相与无相并行得等观一如,做到幻有不了直见真,真空不住常度幻;幻中的一切有洞照得莫不皆空,以空导有而趣空,空绝得无对无着,施为得有声有色,真空与幻有,配合而兼运得这么无间无量,世出世间的无边功德,才显得最极充实而究竟。极深而极妙的空义,难解难入,必须从信戒德慧中,恳到而刻苦地学习、揣摩、陶练而奋发不已,久久始能精通而巧用之;大菩萨们擅于「巧度」众生,可说端凭乎此。菩萨道的主体──普贤行──,将普贤行中所修的一切清净福慧,尽以大喜敬心回向而祝愿众生悟真空理、修幻有行、圆成佛道。诸佛的证觉处──缘起性空──,从性空中所开演的一切,无一不从缘起出发。从缘起性空的一相一味说,了无差别,因此,由悟空而说缘起,又将缘起导归性空,所以古德说︰「无不从此法界流,无不还归此法界。」诸佛的因地与果地,所行与所证的,其最清净的导力︰空,由于甚深的无相无上的空慧彻底的廓清了一切障碍,所以称为空王。菩萨这样的看准了诸佛因地果地的所行所证,所以也就一步一趋地直投空门,深会空义,从空行中承受释尊嘱咐︰拔脱众生苦难。

  所以深明空义的菩萨行者,对释尊因位中「行空」与「住空」的准范,莫不「念兹在兹」,贯注瞻效,时日一久,从空行中遣消得惑业不动,从空住中施为得生死不了,就这样对一切诸佛的正法摄取的圆足了,对一切众生的大苦解救的减尽了,才证得无上大菩提。因此,菩萨不像二乘行者那样,一旦「我生已尽」,虽也随缘度众,而其意念却仅求速入涅盘。直瞻而尽效诸佛的空行、空住菩萨,以无上菩提为永恒高标,从容总持而深悟得不迁不退,对该做的决定做去,对该舍的立刻舍却;舍得了却自我惯恋,始能拯救许多苦恼有情。所以对空义悟透得深而兑现得足的菩萨,没一个不从性空中彻底否定自我,而直学诸佛直度众生的。此所以菩萨总是直从幻有悟入真空,以真空照达幻有,深观真空无灭性,遍解幻有非生性,于空幻中翻跃得直透窠臼,从空彻彻中不住无为功德,从有足足中能舍有为功德,因此从大行愿中才发挥得出绝对的光热与德能,得以完成清净大缘而庄严一切。

  最大的清净庄严──毕竟空──,发了无上大道心的行者,念念处处直见直行的,便是这毕竟空。毕竟空不碍一切缘起,从缘起中对毕竟空触会得分分明明,对如幻有施为得俐俐落落。菩萨的深入法界而不欣,广度群生而不厌,大抵如此。等观的大乘根性,决不会将空有划分为二,总是从空不碍有,有不离空去说明一切。从菩萨的实践实证说,行于幻有而尽舍诸有(我我所),空廓得尽绝爱见。这样看,空就显得特别重要了。释尊之所以被称为「破有法王」,其故在此。菩萨看准了释尊成佛的要着︰「行空」与「住空」,所以生生世世也就以此为鉴为范,不染不脱,生死中的广大智愿,才不折不扣地不让诸佛不诳(舍)众生。深行于空而安住于空的菩萨,对真空性直直体印,对幻有相明明晓悟,幻有中时时不离真空的配应、通贯、互融而兼运,真空中的幻有直透(后期大乘佛教的)妙有(神我的变相)──「常」的恋着与「我」的惧畏,则再也袭不上念头,现不出眼前。从此,于愿海行山中上下出入得不惊怯颠堕,见人的器量与见佛的眼光,便完全透脱了世俗常态了。佛法门中的大用与巨力──毕竟空──,深行而深入于毕竟空,不退不待,大修大习,净净落落地直导直了一切,充充足足地直舍直回一切;舍的幻有不当意,回的真空无了期,就这样幻有中藉缘展施的一切,透过真空的净化,而庄严的无缺无尽。空门中有了这么种庄严,则能与诸佛直通消息,与众生广设网站,真个是来路宽去路大,宽大的莫测边际

  ──如虚空无边。修习菩萨道的行者,最最重视的︰时与空。成就一切功德的力素──善用时光,时光中衬导的是净智,精进中净智把时光用得紧切、觉警,则能与时俱进,证得究竟解脱。扩充无上行愿的德本──巧察空义,空义中发挥的是大悲,挺荷中将大悲现得果决、足实,则能与空俱廓,证得圆满菩提。这二种证得,都得于长时大空中念念不待,处处奋发,才得哩!(全文完,明忍记)

----------------------------------------------------------------------------------------------------------------

更多仁俊法师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仁俊法师:浴佛节的两处讲词

仁俊法师:平常中的平正人

大智度论·四百问答:392.问曰:是十力何者最胜?

大智度论·四百问答:391.问曰:佛何以微笑?

大智度论·四百问答:393.问曰:以何事故,说四无所畏

 

后五篇文章

仁俊法师:学佛者最应重视的两件事(上)

仁俊法师:知出思出即脱出·耻混厌混顿断混

仁俊法师:我带你去西方!

仁俊法师:二施胸宽行愿深.海会融涵忆寿公

仁俊法师:缘起的面面观序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