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 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吴言生:经典禅诗 第八章 黄龙宗禅诗 七、黄龙宗禅诗与古典诗词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8:33:56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吴言生:经典禅诗 第八章 黄龙宗禅诗 七、黄龙宗禅诗与古典诗词

 

  [台湾]东大图书公司,《经典禅诗》,2002年11月初版

  第199—203页

  七、黄龙宗禅诗与古典诗词

  黄龙宗禅人有丰厚的古典诗词修养。黄龙宗禅人对古典诗词极为熟稔,在应机示法时,常常引用、化用古典诗词成句、意境。以下是较典型的几种。

  写精神家园之美、客况凄凉的,有晦堂的《晚春道中》:“江边草色和烟碧,岭上云容带雨飞”(《黄龙四家录•晦堂心》), 化用江淹《别赋》“春草碧色”典故;《早秋示众》“圭月渐成魄”(同上), 熔铸《别赋》“秋月如圭”意境;晦堂上堂法语“风萧萧兮木叶飞”(同上), 也借用了《楚辞》句式和词汇。这些诗句,形象地表达了家园景色之美、流落他乡的落寞,使诗歌具有哀感顽艳的魅力。

  写对回归的渴望和对回归无望之叹喟的,有克文《百丈野狐》的“相逢尽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见一人”(《古尊宿》卷四五),借灵澈《答韦丹》成句, 喻世人参禅,都知道要休心息念,但却很少有人能够真正歇却机心。

  写师家粉碎疑情使学人明心见性的,有守卓的禅偈,以“斫却月中桂,清光应更多”(《续古》卷一《长灵卓》) 作为师家职责,系借用杜甫《一百五日夜对月》成句,表示禅者说法,旨在荡除遮蔽本心的妄念,使晶莹如月的自性熠熠生辉。

  写自性超越特性的,有文淮的“庐山瀑布水,不知得几千万年。今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续古》卷一《湛堂准》), 借用徐凝《庐山瀑布》成句,喻自性的永恒绝对,超越了相对的意识。

  写领悟掣电禅机的,有黄龙《灵云见桃花悟道》:“二月三月景和融,远近桃花树树红。宗匠悟来犹未彻,至今依旧笑春风。”(《黄龙录》) 诗意脱胎于崔护《题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在,桃花依旧笑春风。”崔诗写踏春见桃花时勾起的缱绻情怀,慧南诗则以省略的“人面不知何处在”,暗示见桃花悟道的真正意旨已经在参禅者寻思拟议之际飞逝而去,留下夭夭桃花“至今依旧笑春风”,喻灵云悟道因缘对锯解秤锤者的嘲讽。

  写禅学感悟心理基础的,有祖珍示法时所引的诗,谓“九月重阳,以何为佛性义?竹叶于人既无分,菊花从此不须开”(《续古》卷四《别峰珍》)。 “竹叶”两句,系杜甫《九日》成句,“竹叶”指美酒。当时杜甫患病不能饮酒,故用戏谑的口气说,既然不能饮酒,淡了赏菊的雅兴,菊花从此也可以不开了。禅师借用此诗,喻禅悟主体没有作好心理准备,就无法进行直觉观照。

  写禅悟妙境的,有祖珍引用的禅诗“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续古》卷四《别峰珍》), 借用钱起《湘灵鼓瑟》成句,意为美妙清扬的歌曲终了,始终不见演奏者的身影,只看到连山脉脉苍翠如黛,象征空明的悟境,不落任何痕迹的妙景。

  写禅者依依惜别的,有晦堂的《晚春将出郡城留别二三道友》:“长亭烟柳正摇春,杜宇声声送晓昏。花落可堪伤谢客,草芳何独怨王孙。”(《黄龙四家录•晦堂心》) 长亭、烟柳、杜宇、落花、谢客、芳草、王孙,都是古典诗词中常用的辞汇和意象。晦堂又有《逢刘居士》:“去年别我龙沙岸,今日逢君楚水滨。相别相逢两无语,落花啼鸟又残春。”(同上) 堪与杜甫《江南逢李龟年》相媲美:“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回环咏叹,在无言之中透露出落寞惆怅。慧南《送著维那》“送行唯托金轮月,夜夜相随到别溪”(《黄龙录》), 颇得李白《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的神韵,表现了禅者不忘人性而又超乎人生的精神世界。

  写对禅林风气不古之感叹的,有西蜀銮禅师的诗偈。銮禅师用峻烈机锋接引学人,不拘泥名相,求法之人纷纷离去,禅师遂说偈罢讲:“众卖华兮独卖松,青青颜色不如红。算来终不与时合,归去来兮翠霭中。”(《五灯》卷十八《西蜀銮》) 熔铸郑谷《感兴》“禾黍不阳艳,竞栽桃李春。翻令力耕者,半作卖花人”意境,克文上堂也径截引用了郑谷此诗批评禅林趋新骛浅的风气。

  写悟道后洒脱写意的,有文准“高吟大笑意猖狂,潘阆骑驴出故乡。惊起暮天沙上雁,海门斜去两三行”(《续古》卷一《湛堂准》)。 前两句化用李白《南陵别儿童入京》“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意境,而后两句则径用李涉《润州听暮角》成句。将两者绾联在一起,天衣无缝,宛如自家胸臆流出;

  写即幻即真的自然清景的,有克文的《和仙上人秋夜对月》:“风传乔木时时雨,泉泻幽岩夜夜琴。”(《古尊宿》卷四五) 深得白居易《江楼夕望招客》“风吹古木晴天雨,月照平沙夏夜霜”之神韵。

  由此可见,在接机说法的各个层次,诸如流离之叹、回归之望、接机、悟道、禅悟心理基础等诸多方面,黄龙宗禅人无不熔铸古典诗词成句、意象,或随手拈来,全同己出;或别铸新词,得骨得髓。这种创造性的运用,丰富了黄龙宗禅诗的艺术表现力,增加了回环唱叹、蕴藉流宕、义趣深远、词彩挺秀的艺术魅力,透露着古典诗词的神采韵致,起到了百花逗春色的艺术效果。

----------------------------------------------------------------------------------------------------------------

更多吴言生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吴言生:经典禅诗 第九章 禅宗诗歌的审美境界

吴言生:经典禅诗 第十章 名僧禅诗欣赏 一、王梵志禅诗

吴言生:经典禅诗 第十章 名僧禅诗欣赏 二、寒山子禅诗

吴言生:经典禅诗 第十章 名僧禅诗欣赏 三、拾得禅诗

吴言生:经典禅诗 第十章 名僧禅诗欣赏 四、腾腾和尚《

 

后五篇文章

吴言生:经典禅诗 第八章 黄龙宗禅诗 六、以艳情寓禅的

吴言生:经典禅诗 第八章 黄龙宗禅诗 五、自信无求,雄

吴言生:经典禅诗 第八章 黄龙宗禅诗 四、触目菩提,水

吴言生:经典禅诗 第八章 三、随缘任运、日用是道

吴言生:经典禅诗 第八章 二、黄龙三关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