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郑石岩:随缘成长 第四篇 随信安住心灵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8:39:42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郑石岩:随缘成长 第四篇 随信安住心灵

 

  〈篇头语〉

  由于生命是有限的,所以我们对那永恒的无限抱著希望,它就是信仰。由于有形的世界是无常的,所以我们在本体的精神世界找到恒常,它就是宗教。人类的精神生活,终究要归于宗教。它给人希望,给人安定和祥和之感。最重要的是,宗教给我们生命的意义和永续存在的光明。所以基督说“信的人得永生”;佛陀说“信为道元功德母”。

  宗教是启发一个人看出生命的希望,开启心灵生活的光明,而与那本体世界相应感的至道。它不能与世俗的贪婪相混淆,同时要与怪力乱神撇清,更不能成为有心者恶意利用的工具。高级的宗教建立在纯真的信仰上。

  高级的宗教,在引发一个人实践爱和智慧,在随缘之中不断省觉,并领悟本体世界的伟大。在宗教信仰中,人的心灵越纯真,慈悲与爱越容易开展,智慧就像流泉一般,涓涓灌注在生活之中,得到无尽的喜悦。

  宗教的情操,给人带来简朴和知足;使人知道感恩,知道谦卑,知道透过随缘修持,让自己更有心智力量去面对苦难的人生。

  宗教的情操是在日常生活中培养出来的,它有光明、有喜悦、有觉照、有不可思议的领会。宗教要做的事是拯救性灵。因此,务必要与迷信、诈财、骗色等邪事划清界线,那才能随缘成长,悲智双运,过喜悦的生活。

  最后我要说,虔诚的宗教信仰,在精神生活中,有如亲见爷娘似的欢喜。这是宗教实践者的共同体验。它使人领受到来自本体世界的恩典。

  1午后风雨的省发

  爱护生命,爱惜生活,爱正当的工作。这是博爱,不是私爱或执爱,是智慧与热情的实现,而非情欲的执着。

  一个春假的午后,天气晴朗,阳光洒遍对面的青翠山坡。从书房往外看,新绿配上婀娜的山腰;安静中倾听,鸟儿正婉转地咏唱,令人不觉陶醉其中。噢!说是陶醉不免辞不达意,应该说当下我们品尝到不可思议的三昧。

  秀真和我各搬了一张椅子,沏了一壶茶;茶香,阳光和窗外的景致,让我们在啜饮品茗中,更觉恬适畅怀。刹时我们似乎同时接触到永恒的意义。我说:

  “我相信永生,它就在无常变化的前后;佛教徒把它叫如来。”秀真望著青山,悠闲神驰地说:

  “人只有经过辛勤的工作,才能体会悠闲的自在,在经过生活的艰辛淬砺之后,才会看清真正的喜乐。也只有好好去生活和实现生命时,才会顿悟永生是什幺。”

  她的话引发了我最近一点想法:我们的教育,出现了一个盲点,大家对于生命的意义似乎很少重视,或者有老师对学生谈起生死大事,就会被批评为违反人文的思想,甚至被嘲笑,被学生家长指责。于是大家对于生命的终究价值和责任,变得漠不关心。这使人汲汲于追逐功利,迷失于声色贪婪。放纵的生活,狂妄的行径,都是从这个教育上的缺口滋生出来的。于是我说:

  “相信如来或永生的存在,才能真正明白宇宙的真谛;生命才置根于它的大地,从而成长茁壮,活泼地开花,喜乐的结果。因为他已从无常中发现永恒的真理之门。”

  我们不时远眺,难得享受春天午后的安详,而忘怀平时工作的辛劳。彼此分享著这一片喜乐,却也发现苦乐之中的生命价值。我们舍不得去午睡,只是为了及时把握它的甜美惬意。两个多小时一溜烟过去,眼看著春和景明的风光,忽而变成乌云密布;风刮起来了,雨骤然倾盆而下。那等得及“明日落花应满地”的诗句,公园里当下已是落英缤纷,落寞景象。我们又沏了一壶新茶,为秀真斟了一小杯,我说:

  “前后只有两个多小时光景,我们看到从光明到昏暗,从鸟语花香到落花满径。生命就在这花开花落之中,承受著许多苦和责任,却绽放著它的芳香。无须感伤花开落,无须执著于明暗更替,因为它就是永恒,不是吗?”

  “你刚刚所说,及时把握的生命意义是指什幺?”秀真望著户外的斜风和阵雨,意有所指地问。我说,“爱护生命,爱惜生活,爱正当的工作。这是博爱,不是私爱或执爱,是智能与热情的实现,而非情欲的执著。”人如何掌握生命的意义,我的看法是:

  ·要乐观,不要优郁。无论你的遭遇是顺是逆,是成是败,要以欢喜心去面对。抱怨和优愁是对生命的亵渎,满腹牢骚是对生命的严重背叛。

  ·要负起责任,同时要不断学习。这是生命的本质,是茁壮和成长的动力;因为有这动力,我们才能活得有信心,有活力。

  ·懂得恬淡无私。贪婪使生命的无限外延价值遭到破坏,而替之以狭隘的防卫心态。前者是天堂之门,后者是地狱之路。

  ·学习爱人。爱人使自己宽大自在,爱护生命让我们接触到永生的真理,它就是走向如来之路。

  从午后春光明媚,到骤然的风起云涌,我们坐在书房里述说著无常,却一动也没动地谈笑自若——生命的价值和智能,不就正是这一幕中流露出来的吗?

  “地老天荒时怎幺办?”古时有一位禅僧问他的老师。“欣赏著地老天荒。”这什么意思呢?因为我们已踏上永生的如来。

  2进退皆宜的智慧

  “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身心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我总觉得生命的道理是进退之间的事,俗语所谓“应对进退”指的就是生活之道。人总是懂得收敛,斯能培养才气;知道蓄劲,而后能一展鸿图;能够休养生息,才能强健持久。所以佛门以冥思启发智慧,以结夏安居得清净开悟,以封山来策励僧俗大众进德修业,精进行持。

  有呼有吸是生命的现象,有攻有守是成功的路径,有退有进是行事的方要。过去,龙虎寺禅院的禅僧,拟在寺前的墙上绘一幅龙争虎斗图;他们的构想是龙从云端盘旋而下,虎踞山头前扑。他们画了又画,总是不能传神有力,就请教住持无德禅师。他看了看说:

  “你要明白龙在攻击前,头必须向后缩;虎往上扑时,头要向下压低。龙颈向后屈度越大,虎头贴近地面越低,就能表现出冲得快、跳得高。”禅师又告诉弟子们说:

  “为人处事,参禅修道的道理也一样,退一步的准备,才能冲得更远;谦卑的反省,才能爬得越高。”

  无德示了一首禅诗:

  “手把青秧插满田,

  低头便见水中天;

  身心清净方为道,

  退步原来是向前。”

  无德禅师的示教,令弟子们各个有所省发。这则公案我听星云大师说过好几次,当然我也能了解,这次佛光山所以要封山的道理,就在这则公案之中。

  最近,我到山上来,山是清净宁谥的,只有轻轻的钟罄之音;水是清澈柔美的,更能看到明映其中的自己。我看到一期期打禅七的佛子,所感受的是用功修行的气氛。我是来为大专佛学营上课的,就在转往东禅楼之前,看到星云法师和几位僧家顶著大太阳一直察看新建大楼工程。我上前礼拜大师,问候请安之后,大师指引我参观即将完工的云居楼。他说:

  “这栋楼是国际最大的礼堂,能同时坐上三千多人,可以举办更大的弘法布教。”

  我进去一看,法堂宽大有如进了无边法界,大师一一解释它的功能和用途,我陶醉在他的法音之中。走出大楼来到进门处,他停下来说:

  “大家正在为这进门取名字,有说如来门,有说无相门……”大师一口气念了好多个名字。他转过来问我,你准备给他取个什么名字?我说,“师父!这我不懂,我只知道一个门,叫无门。”搏得老人家笑得开心。这个门后来取什什么名字我不清楚,我知道的是封山之后的山上,是宁静的,是师徒亦步亦趋的,是悲智法轮常转的。

  我赶著东禅楼上课,拜别了大师,他还送我到门口说,“封山以后弟子们回山精进用功者多。”他指著麻竹园那边说,“来参加者莫不专注努力。”看著满堂僧俗大众那儿努力,我不禁念出唐朝庞蕴居士的诗:

  “十方同聚会,

  个个学无为;

  此是选佛场,

  心空及第归。”

  封山之后的佛光山,不再有游客的喧嚣,却有佛音流转的安静。踏在“不二门”的石级上,真能感受到:

  “且拾级直参佛门,

  乍回头已隔红尘。”

  开合进退是生活的常理,佛光山的封山是在内修,是在孕育更大的生命力,是在培养智慧和悲愿,是准备走更远的路,开更大弘扬正法的格局。

  3从怀疑到肯定

  疑情放在婚姻上,容易猜忌、争吵而离异;疑情发生在合作的伙伴上,会离心离德,事业难成。疑情要说明白,要参透,要能放下,然后才能互信和谐。

  我觉得人若不想在悟性上有所进步,必须对疑情有所认识。

  疑情能带来开悟,引发喜乐和觉照,它不但能把事理看得真实,更能孕育清醒的回应。疑情如果没有引起智能与觉照,必然会是一层障碍,一团大烦恼。如果你能认清它,就能克服解决;即使不能解决,也必能容忍中包容,而化除心中的愤怒或不平。

  过去白圣长老讲参禅心要,特别指出从疑情入门的方法,透过生命终究的疑情,能导引你对人生的开悟,透过对人情事物的疑,学会了认清真理的眼光。唐朝的白居易有了疑情,便去问鸟窠禅师,他以诗问曰:

  “特入空门问苦空,

  敢将禅事问禅翁;

  为当梦是生事,

  为复浮生是梦中。”

  鸟窠禅师给他的指引也是一首诗:

  “来时无迹去无踪,

  去与来时事一同;

  何须更问浮生事,

  只此浮生是梦中。”

  鸟窠禅师给白居易解了疑情,告诉他人生如梦,必须体会到“生死事大,无常迅速”;要能领会慧能大师所谓“体取无生”,体认到永恒的精神世界或本体世界。人生如梦,很快就过去,迅即梦醒,但要醒觉到永恒的自性,然后才能好好去生活和承担这个现世的人生;才有主见,作自己的主人,不会被种种名利所引诱,被种种烦恼所困缚。

  有一次白圣长老在开示中说,各位设想自己死了,尸烂浮肿,虫蛀蚁食,日晒雨淋,化作白骨一堆;把白骨磨成灰,霎时起了一阵风,连同尘土一块儿卷入高空,向四方散落,这时请念一声阿弥陀佛。参一个疑情,“念阿弥陀佛者是谁?”那个念这句话的“话题”(源头),现在请参那个“话头”。我就在参那“话头”的当儿,豁然开悟。

  最近,有一位年轻人问我怎么参禅。我问他有否受过禅的基本训练,他说已打过禅七,但还是没有领会。我告诉他说:

  “从疑门入,

  人疑门出。”

  当下请他安心静坐,万缘放下,以白圣长老传法门告之,这位年轻人亦欣然领会个中妙旨。

  疑情的参透,也用在世间法上;举凡科学的研究、人际互动的微妙、情感的生活,都与参透疑情有关。参透疑问就有新的科学发现,参透情感的疑窦,就能豁然开朗,不再嫉恨。最近有一位男生失恋了,整天像游魂一样,恍恍惚惚,父母亲要他来见我。照例还是听他诉说恋情,爱慕和失爱的痛苦,等他倾吐差不多了,我问他:

  “这份感情现在还在吗?”

  “不在了。”我点头表示肯定,然后接著说:

  “请你想想:设若此刻是十年之后,你跟另一位喜欢的小姐成婚,幸福地有了小宝贝,他们就在你和身边。他们亲昵地叫你‘爸爸!我爱你’,你会怎么回答?”

  “当然!我也会说我爱他们。”

  “你会说你不爱自己的妻儿,而爱过去一厢情愿的恋人吗?”他想了想然后说:

  “不会。”

  “为什么?”

  “因为它已成为过去,她不是我的妻儿。”

  “对了!这件事已成过去;你要把眼光放在现在,放在你现在准备做什么,好好去做该做的事。”

  几次的谈话,让他从失恋的疑情中开解出来,同时支持他去执行新的计画,他开始从沮丧的情绪中走了出来。

  最后,我也要提醒一点,人千万不要制造太多人际关系上的疑情。胡适之先生说得好:

  “研究学问要在不疑处找疑,

  待人则要在可疑处不疑。”

  疑情放在婚姻上,容易猜忌、争吵而离异;疑情发生在合作的伙伴上,会离心离德,事业难成。疑情要说明白,要参透,要能放下,然后才能互信和谐。

  我看到有引起新婚夫妇,自称是开放大方,所以与异性交往没有分寸,准头未能拿捏好,于是让配偶起猜疑,生嫉妒心,争吵怨尤因之而起。我也看到一些家庭,在经济生活上没有安排得当,彼此猜疑不安,也会造成婚姻上的障碍。这类猜疑,要沟通解释,避免让它发酵成为破坏幸福家庭的馊水。

  参禅入定的事,不是只有在佛堂、禅堂中做,更重要的是要在生活中去下功夫。避免有疑,疑则心病;遣开疑情,疑能生障。不过,在现实生活中却是处处疑情,你必须懂得从疑情中开悟,才会有喜乐和自在。

  4摆脱生活的迷思

  人的心境如果被欲望绑架了,即使是高位富贵,心理还是觉得苦,至于低位那就不用说了,它更是苦。所以,重点还是在知足时,才有真正的喜乐和自在。

  人总是在追逐中感受到匮乏,在处处为自己著想中感到不安,在不情愿和抱怨情绪中产生优烦。因此,人若想活得快乐,必须在心灵生活上保持安定。尽管你遭受莫大的挫折或危难,心理上也要保持超然独立;否则你会坠入事态的漩涡,陷入迷思而不能自拔。

  你是你,事态是事态,不要把它混淆了。这样就能保持清醒去扭转颓势,否则必然失去挽回的机会。同时的,当一个人被匮乏的心情所包围,若不能及时摆脱,从中抽身,他就被贪婪所困,无论怎么努力,都会生活在匮乏之中,最后导致精疲力竭。

  许多人以为,只要我有钱财就会快乐,有名望就会有价值,其实这种想法只是贪婪的投射。到头来,投注于追逐名利的结果,还是觉得空虚。元朝的薜昂夫写了一首发人深省的曲说:

  “大江东去,长安西去,

  为功名走遍天涯路。

  厌舟车,喜琴书,早星星鬓影瓜田暮。

  心待足时名便足;

  高,高处苦;低,低处苦。”

  人的心境如果被欲望绑架了,即使高位富贵,心理还是觉得苦,至于低位那就不用说了,它更是苦。所以,重点还是在知足时,才有真正的喜乐和自在。

  人所以在心情上有著丰富感,是由于慈悲的爱心和知足的恬适。爱引领我们珍惜生活,体恤一切有情众生,彼此共同欢庆生活,所以有著喜乐。寒山子的诗句说:

  “蜂蝶自云乐,

  禽鱼更可怜;

  朋游情未已,

  彻夜不能眠。”

  这是说当我们没有造作,不使用种种吊诡时,就能展露对生活世界的热爱和喜悦。与一切有情同游大千世界,情同手足。

  另一方面,学会知足的人,他无须依赖名气来彰显自己,不用别人的赞美和肯定,也能活得尊严,有丰足感。他们不会掉入无尽的渴求和追逐之中,像饥饿的蛀虫一样不停地钻进去,直到树枝蛀断,生存受到威胁。像蛀虫一样的人,无论所获多少,他们的心永远贫穷不知足。所以人需要觉醒,认识贫富的知觉与自己的心态有关。唐代的永嘉玄觉在《证道歌》中说:

  “穷释子,口称贫;

  实是身贫道不贫。

  贫则身常披缕褐,

  道则心藏无价珍。”

  这段文字的重点是“身贫道不贫”,对心灵生活有所觉悟的人,即使贫穷,他们的心情还是丰足喜悦的,因为他们的心中怀著一颗无价的珍珠,它能照亮人生,能引领人欣赏河山万朵之美。

  简朴和知足是现代人必须学习的最得要课题。我看到许多人,无论在工作、家居、休闲各方面都在一头钻,这使一个疯狂地干个不停,也引起了更多人竞相追逐的狂乱,日子久了就造成厌倦和优郁。如果不重视简朴和知足,我们将会陷入更严重的争夺狂乱,至于在竞逐中心力交瘁的人,容易厌倦和优郁。

  心灵生活的迷失,已经为社会上带来纷乱和严重的冲突。但值得警惕的是另一波心灵上的寒冬即将随之而来,因为我们优郁症的人口已然逐渐增加。这个灾难不只限于我国,而是世界性的心理疾病。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推估,到公元二0二0年时,戕害人类的第二大疾病将会是优郁症。

  这种疾病的特质是厌倦、沮丧和十分的无奈;病者失去接受任何挫折的能力,低声饮泣,严重者连生活与工作的功能也被剥夺,成为一个专职的病人。这种无助和苍白的心灵生活,会把贪婪和无尽豪夺的人带入黑暗坟墓。

  专家们已提出警告,我们社会中已经有5%~10%的人有优郁的症状。就我谘商工作的经验和对实务的观察,这种沮丧的心灵生活,极可能成为新的心理流行病。当人们的欲望和贪婪之心膨胀到自己能力所不能负荷时,很容易化成消极的优郁,它带给人严重的挫败感。

  长此以往,人变得完全无助和沮丧。他会无奈地呐喊,“我没有希望!我不快乐!”至于他为什么不快乐,他也答不上来,只知道好象所有的事都不能使他快乐起来。

  心灵生活的迷失,将会给人类带来在灾难。如果我们不肯摆脱贪婪和无尽的追逐,不愿意虚心学习爱与简朴,很可能将遭受更多痛苦的折磨。

  5有求有还的情操

  我们从大自然求取,也要对大自然还以爱护;受恩于国家社会,也要尽自己的能力作奉献;得之于父母师长的抚育教诲,就要感恩并对下一代付出慈爱。

  人活著就要懂得有求有还。求,是求取;努力工作,寻求别人的协助,乃至祈求上苍给你机会和恩赐。还,是回报;当你的努力有了收获,就要跟别人分享,要心存感恩,对社会国家负起应有的责任。古人常说:

  “感恩戴义,

  怀欲报之心。”

  我们的成功和喜悦,不全然是自己努力的结果。严格说来,成功大部分是拜他人之赐。别以为成功的点子是你想出来的、程式是你设计出来的、技术是你发明的,其实你的思想、观念和技巧,都奠基在前人的经验上。你使用的语言、原理、工具和作法,绝大部分是现成的,是拜整体文化之赐,才创造出那么一些成果。

  想到这儿,油然心生谦逊。人若能作这样的反省,就会有感恩的情怀。许多有成就的人,都注意到回馈,这是基于感恩。其实,不应等到有成就才回报,而是只要活著一天,就要对活下去表示感恩和回馈。

  小时候过元宵节,天气是冷冽的,但乡下人感恩的热情却是温馨的。元宵夜的庙会,演奏著北管的音乐,既振奋人心,又给人诸多喜气。装师的花灯,闪烁著光明和虔诚的气氛,乡人聚集在大殿里,带著欢乐新春的馀韶,开始他们的求与还的心愿。

  求柑和还柑是最常有的活动。我们几个村子,以栽种柑橘闻名;柑橘一到过年,一片黄澄澄,株株结实累累。可以说,一年辛苦耕耘有了丰收。不过,乡人还是很谦虚,心存感激,因为那不是一己之力的成果。除了天候正常之外,需要农业技术的改良,市场条件的配合,为了感恩,于是有还柑的仪式。大家选择最硕大的柑橘,送到庙里当供果,表示感恩和回报。

  这样的活动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并不清楚,只知道乡人很虔诚地把柑仔送来当供果叫还柑。然后,再祈求新的柑橘,回去孕育新的希望,作新的努力。但无论如何,回报总要多于祈求,这代表著回馈的意思。

  在家乡的习俗中,元宵节象徵新春欢乐假期的结束。看花灯,观赏一出大戏之后,第二天就要收拾玩兴,开始勤奋的工作。因此,庙会还要作另一种求与还的仪式,那就是求龟和还龟。乡民在前一年的元宵节,求了印著龟纹的米糕回家,今年要回报更大的红龟糕来当供品,分享给其他村人。传说中的解释可能有三个理由:

  ·龟陪伴著先民平安渡海来台,为对牠表示感恩,所以一般人是不会食龟肉的。

  ·龟代表是寿,是健康的象徵。

  ·龟代表著沉潜与力行,有著耐性和天长地久的决心。

  村民在求龟与还龟之中,一代代地传授求与还的观念,叮咛著感恩和回报的精神。

  现代人生活富裕,不容易觉察一切得之不易,也就不再重视生活中应怀抱感恩和珍惜的心情,于是回报或回馈的观念渐渐式微。我认为现代人既要懂得求,也要懂得还。我们从大自然求取,也要对大自然还以爱护;受恩于国家社会,也要尽自己的能力作奉献;得之于父母师长的抚育教诲,就要感恩并对下一代付出慈爱。

  要像求柑与还柑的情怀,要像求龟与还龟的心情,在取与还之中生生不息。

  6牧牛的启示

  小的时候我牧牛,欣赏牛的壮硕有力,喜欢牠的憨厚和悠闲。现在我还在牧牛,我牧我心中的牛。它是修福修慧的最好方法,当然也是现代人想要培养好情绪、好EQ的门道。

  牛是有感情的动物,只要你牧过牠,跟牠有过一段时间相处,也许是三两天,也许日日相处,就会建立一份感情和默契。从牠的行动中,你会觉察到友善;从牠的眼神中,你会发现牠的情感。在农业社会里,牛是人们的朋友,白天牠能耕田,夜里有了牠,还让人有著特别的安全感。

  我家不养牛,但邻居却养了一头壮硕的水牛,我常帮他们放牧,牵著牠去有水草的地方,让牠一饱口福。听著牠吃草的沙沙声,我可以了解到牠的喜悦。

  我喜欢牛,喜欢牠稳重的步伐,敬佩牠耕田时的力大;特别是在犂松土地时,散放出土地的芳香,配合著牠有节奏的呼呼喘气声,更令我欣赏。我从牛那儿学到牠的稳重、耐力和不辞劳苦的精神;也向牠学习憨厚、朴素和单纯。

  牛启发过我许多生活的智慧,直到现在仍然受用。牛在工作时的威仪神态,常在我脑际出现;牛悠闲时在草地或树荫下纳凉的景象,令我感同身受,因为童年时,我曾坐在牛背上,人牛一体般享受过那种闲适。

  我的素食观念来自佛法的教导,但却从牛那儿得到肯定,因为食草的牛仍能那么健壮有力。人之所以变得虚弱,是由于老和疾病,而不是缺乏荤腥之食。我念高中时,每天做粗重的工作,当过建筑工,挑运沙石水泥,我深深得到牛的启发。体力是耐心培养出来的,人生路也是像牛耕作般一步步走出来的。

  我从十交岁开始学禅,注意修行,日子过得清苦极了,连身上穿著的一件夹克,都是别人送我的旧衣;毛已斑驳脱落,拉链不堪使用,我把拉炼除去,缝上钮扣,虽然穿起来有些怪模怪样,但我仍然穿它。我把这件衣服称做“牛皮”,穿著它就觉得自己信心十足,耐力有加。我以牛来自勉,肯吃苦耐劳,凡事知道稳重踏实。

  有一天,我向师父请教坐禅和修行的法门。他发现我穿著一件破旧的夹克,称赞我的节俭,我回答说:

  “除了这件牛皮之外,没有第二件。”师父说:

  “每个人也只有一件而已,就靠这一件来修行的。”我当时还不太懂,于是他为我解释:每个人都只裹著一张皮,要用这张皮去成就,去开悟,去看到本来面目的自己和世界。接著他说:

  “你说这件衣服就叫牛皮?”

  “是的。”我把原委说了一次。

  “那么你就好好地牧牛,它就是修行的法门。”

  “怎么牧牛?”

  “当牛吃稻子犯禾苗时,就赶紧把牠拉回来。”

  后来,我年事渐长,阅读了许多佛学典籍,赫然发现,禅宗藉牧牛的启示,来砥砺进德修业的史料真多。连当年师父教我的牧牛修持法,也是出自唐朝马祖大师对石巩的对话。后来,到了宋朝廓庵师远禅师,撰成十牛力量颂,历代许多大德又作了许多发挥,尤其是普明禅师的牧牛图颂,更是发挥得透彻。

  现在我对牧牛有著进一步的看法:我不再从现象的牛来看它了。我把牛看成人的心;心不断反映周遭的种种情境,每一个反应都带著一些知觉和情绪,有些知觉是快乐的,有些知觉是愤怒悲哀的。快乐的知觉,使我们想要追逐,正因为追逐我们才被绑架,而陷入追求享受的痛苦之中。痛苦的知觉,使我们逃避和悲伤,结果一样掉入痛苦的挣扎。这两种态度都导致痛苦和心灵的封闭。

  那么开悟的生涯是什么呢?我的比喻是:

  “像牛一样,吃草时只是吃草,没有挑剔;

  耕田时仅是耕田,没有痛苦的抱怨。

  丰收时没有狂喜的欢乱,

  窘困时没有不平的哀伤。”

  小的时候我牧牛,欣赏牛的壮硕有力,喜欢牠的憨厚和悠闲。现在我还在牧牛,我牧我心中的牛。今年春节,跟秀真在家一起读经,在细雨霏霏的节气里,偶然发现心中那头牛已然很悠闲了,我翻开普明禅师十牛图颂中的驯伏,读出他的诗偈:

  “绿杨阴下古溪边,

  放去牧来得自然,

  日暮碧云芳草地,

  牧童归去不须牵。”

  我已闲熟于牧牛的艺术。它是修福修慧的最好方法,当然也是现代人想要培养好情绪、好EQ的门道。

  7四种精神粮食

  佛所说的四种粮食,搏食的意思就是过简朴的生活,细触食是要你虚心从日常生活中玩味它的美和喜悦,意思食就是给自己正念,识食是情结和情感的调理。

  每个人都懂得天天进食,一日三餐,有时还加上零食点心,补充一些营养的食品,为的是滋养健康的身体,以求幸福的生活。固然生活幸福与身体健康的状况有关,但与精神生活关系尤其密切。通常,精神生活正常的人,身体总是比较健康。

  然而,一般人会为自己的身体摄取食物,却往往疏忽给自己添加精神粮食、修持心灵,让自己的精神更为健康。因此,我要在这里呼吁大家,重视精神粮食。有了它,我们能过得振作有力;有了它,我们能保持欢喜;有了它,我们能孕育创意,克服困难,过成功的人生。在《杂阿含经》中,佛陀曾告诉比丘们说:

  “有四食资益众生,令得住世摄受长养。

  何等为四?

  搏食、细触食、意思食、识食。

  诸比丘!

  此四食有贪有喜,则有优悲有尘垢,

  若于四食无贪无喜,则无优无尘垢。”

  佛所说的四种粮食,第一个是搏食,就是为了维持生活所必须的食物和用具,它的原则是简朴。所以搏食的意思就是过简朴的生活,也称为粗搏食。当一个人能用简化、平直、素朴、单纯的态度处理自己的生活时,就能以简驭繁,专注安定,不会被野心所驱使。

  依我的观察,精神生活之所以陷入困境,或者浮现矛盾痛苦,多半是由于野心和复杂,想得太多,顾虑的因素庞杂,不自觉地令自己承受太多的心理负担,最后造成身心疲竭或者精神崩溃。许多优郁倦怠的人,是因为长期生活在复杂的念头和欲望之中,让“本然的自己”不断与“应然复杂的目标”发生冲突,造成连续挫折和绝望所致。

  许多家长教育子女,不断斯许他要胜过别人,否则就不体面,就不能有好的未来。他们想的是野心,而不是真实和单纯。所谓单纯就是欣赏孩子的优点,鼓励他发展主动性和信心,让他成为一个有尊严的人,他就能走出自己的路。走出自己的路就是光明,就不会学坏,就会不断进步,这就是单纯,就是搏食。反之,教给孩子太多顾虑和欲望,结果放弃了自己该走的路,东挑西捡,不但弄不出个名堂来,还造成许多不满、优郁和痛苦。这社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眼高手低,想做的做不来,现实的工作又不满意,彷徨流动,踌躇蹉跎,是不懂得粗搏食。

  其次是细触食,这种精神粮食是要你虚心从日常生活中玩味它的美和喜悦。你享用一餐简单的食物,细触它的味道,和家人悠闲地享用,还有轻柔有趣的谈话,那比满汉全席、山珍海味还好。无论是早餐、午餐或晚餐,食物虽然简单,只要你能细触,美味温馨尽在其中,极乐的源头也在这里。所谓:

  “在禅的清净中,

  现出璀璨的三千大千世界。”

  这一点你该能体会出来才对。只须透过细触,不流于染执,那么“耳闻之而成声,目遇之而成色”,极乐净土不就在你的无碍清净心中展现出来了吗?

  就像此刻,外头下著午后的阵雨,打在窗外的浪板上,我听到雨声,享受到雨打芭蕉之美。你只要培养清净细触的技巧,生活中就显露著更多的美好。当你开始欣赏别人,了解别人的感受和想法,你会从心中自然流露出慈悲喜舍,这种被云门禅师叫做“古佛的心”的清妙是只许你亲尝,不准你耳闻的。

  在细触中,人有了慈爱,教育子女容易成功。在细触中,人有了喜悦,也就无须另外追求娱乐和享受。在细触中,有了觉察,它带领我们进入空与觉悟。

  其三是意思食。这是说你想的是什么,你的心就会是什么;当然,你的行动和后果也就是什么。消极的人容易退却,做起事来打不起精神,对困难不容易有“掌握它”的信心,当然也就经不起挑战。学佛更是如此,你的心中没有坚定的正信,没有维持正行的纪律,缺乏鼓励自己上进精勤的观念,学佛也就没有什么感应。意思食就是给自己正念,才能走向光明的人生。

  人的想法决定精神生活的品质,只要对眼前的事觉得无助,就会显露出颓废倦怠的态度;只要想放弃自己的希望,就会消极堕落。我看过许多锲而不舍、兢兢业业的人,他们不只事业成功,精神力也表现得好。当然,我也看过更多无精打采的个案,他们被无助和无望的心魔绑架,振作不起来,而我的谘商方法之一,就是要提供他正向的意思食,让他从虚弱的精神力中恢复元气。

  最后是识食。人有八识,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赖耶,无一不是识。经上说:

  “万法唯识。”

  人的生活无一不是从识变现出来的。不过,这里所说的识,有其特别涵意。识是指一个人在心灵世界不断浮现出来的“点子“。请注意,”意思“属于思想的体系,它的特质是逻辑、思考和理性。人类的心灵活动,除了理性思考之外,还有一部分是解决问题或回应环境方式的“点子”。这些点子,绝大部分是藏在阿赖耶识里,这些点子不属于理性,但却需要理性去处理、证验和过滤,才能形成有用的知识或解决问题的能力。

  我们发现,情绪状况越糟的人,越不容易浮现创意的点子,他所出现的点子较具暴力、冲动和焦虑性的特质。所以,影响识的部分应该是情绪和情感的生活状况,而不是理性的思考或知识。所以,丰富的感情,悠然的情绪和好的理性能力,将构成菩萨行的条件。菩萨的本义就是觉有情。这正是经上所谓:

  “悲智双运。”

  然而,悲智双运的基础却是识食,是一种情结和情感的调理,所以要学习互爱、恬淡和悠然的性情。我建议现代人要革除性急,要培养慈爱和自在的神情,否则在识食方面,将会出现饥饿匮乏的现象。

  我相信对于识食的不重视,将会为人类带来精神生活的大难题,许多心理学家已经提出警告:未来情绪所引起的疾病和精神生活的窘困,将是人类生活上的一大灾难。

  我深信佛陀所提出的四种精神粮食的重要性,特别把它写出来,希望大家能重视它、实践它。让这资益众生的四食,能传布给每一个人,并蔚为风气,成为现代人文化的一部分。

  8清净中的觉照

  宗教的名相可能不同,信仰的仪式容或有所差异,但当我们的心打开的时候,当我们不被虚妄贪婪绑架的时候,就会清楚地看到绝对的真理。

  在垦丁海滨,看黄昏夕照,我依偎在弥陀的慈怀里,享受本体世界传来的喜乐。

  八十六年的暑假,教育部在垦丁青年活动中心,举办辅导及学生事务工作研讨会。议题很多,连续两天下来,大家都觉得疲倦。于是主办单位为大家安排到海边看夕阳,赏斜照,踏踏南国的海滩,戏戏柔媚的海浪。

  辛苦了一天,能有机会坐在礁石上,面对壮阔蔚蓝的大海,没有不凝神眺望,陶醉在晚霞的鲜丽多彩。大家三五成群散了开来,有坐有立、有戏波有逐良、有闲聊有歌咏。我跟大家聊了一会儿,然后独自坐在一处较高的岩石上,恬适地欣赏造化之美。它简直就是一幅画,橙瑰丽的云,透出夕阳的半个脸蛋;海连著天,天边的云就像画舫。往右看去,山和海岸像画笔勾勒一般,弯了几弯,看不到尽头;朝左瞧去,是一个海湾,像慈母拥抱著即将甜睡的孩儿,我陶醉在山与海的色韶,忘我地坐著。

  海浪似乎洗濯了我的心,晚风抚平了心念的浪涛。这时,一个大浪打在礁岩上,浪花四溅,就像一个玉瓶打破一样,我看到无常、变化和清净;看到色相的美,起了珍惜的心,同时也看到它的真实面。霎时,虚云老和尚的悟道诗浮现在我的脑际:

  “杯子朴落地,

  响声明沥沥;

  虚空粉碎也,

  狂心当下息。”

  尘劳剥落,心灵无比的自在喜悦;我和海似乎是一体的,和绚烂的晚霞是分不开的。不知何时,我已盘腿禅坐,陶溶于此片极乐净土。我念佛,毫无杂念,好像跟弥陀把手同游一样。也许是观日鼓的因缘,我品触到弥陀三昧的空性和喜乐。

  时间在无住之中流逝,天色渐暗,同事们招唤我上车。坐在那儿近一个小时,只是刹那间的事,心神爽适,无比悦乐,好像刚刚受洗,得清净心的感受。在事上,我很想重温箇中的法喜,只是寻觅不得。我想著善导大师的话:

  “唯有径路修行,

  但念阿弥陀佛。”

  不是透过那平直心的径路,怎可能体会唐朝道绰大师所言,孺慕在弥陀如来的功德法喜之中呢?

  当晚,我们又进行一场活动到十时许,大家正回房准备休息,七、八位教授邀我在户外闲聊。稍后,一位教授问我:

  “傍晚时分,你独自坐在海边礁岩上做什么?”

  “念佛。”

  我接著也问:

  “当时,你也独自坐在沙滩上做什么?”

  “感恩。”

  我们沉默了一下。他问道:

  “怎么念法?”

  “用感恩念。”

  我们会心地互看一眼。我说,“宗教的名相可能不同,信仰的仪式容或有所差异,但当我们的心打开的时候,当我们不被虚妄贪婪绑架的时候,就会清楚地看到那绝对的真理。也许有人称它叫上帝,有人称它叫禅,也有人称它叫天主,称呼什么并不重要,而是那颗开启的心,才可能接近到真理。”

  我们谈到午夜,从宗教到心灵,从博爱到慈悲,从小我到无我的大我,谈得很开心很交心。也许那只是语言文字的表达,是妄的一部分,而非接触到“径路”。黑空来了一阵倾盆大雨,把我们赶回房里休息。我听著滂沱的雨声,回想是日的体验,默然知足,入于清梦的甜睡。

  9禅与净的圆融

  我试著把禅坐当船舆,把净土当神游的目的地,念出南无阿弥陀佛时,曾经有过莫名的自证喜悦。

  宗教生活要建立在清净的信仰上,透过修持和情操,才参契到本体世界的美妙与圆满。

  我年轻时,在宜兰雷音寺的念佛会,学习念佛法门。当时所谓念佛,就是大众跟著师父一块儿念;人越多声音越具摄受力。我很响往那种众志成城的气氛,尤其是融入佛声的温暖、祥和、安宁和平安的感觉。

  当然,我学禅也很早,不过当时所重视的全是打坐的表面功夫,很少触及心的修持和觉照。然而我很用功,每天晚上都练习,日子久了也有一些发现和觉察。我发现心识的源头存在这清凉且能觉照生活的“实存“。当时,我不知怎么形容它,也不晓得如何描述这种深怪的接触。直到后来,阅读的经论较丰富,才知道个中的妙趣。

  在坐禅中念佛,把坐禅当做载具或交通工具来念佛,是听到师父讲述禅净双修时,抱怨著不妨试看的心情,而有了新的领会。我试著把禅坐当船舆,把净土当神游的目的地,念出南无阿弥陀佛时,曾经有过莫名的自证喜悦。

  我如此念佛,经常有著无尽法喜。虽然没有什么神秘的经验,没有特殊的灵异,但却有著实在、充实和清净的感受。就持著这样的念佛法门,天天跟家人维持定课。有空的时候,都会在脑海中浮现念佛的声音和自在感。有几次,我发现念佛时,很自然觉得四周都是亮丽的佛身,备感殊胜的宁静祥和。当时我跟著净空法师学《华严经》,便抽空请教究竟。他说:

  “你念佛能有这样成绩是很难得的。但要避免去执著它,只需专心念佛就好;就把它当做是一路春景,满目风光,不碍你与弥陀交往就是了。”

  这件事情,随著每天的净念,有空便提起一念,作禅净双修,念佛现前也就变成平常事,即使在一般礼佛时,也有这种现象。后来,我阅读《般舟三昧经》,才恍然大悟,原来般舟三昧,梵语为Pratyutpanna-samadhi,其义为佛立或佛现前。凡是修般舟三昧的人,即可见诸佛现于眼前。经中记载,贤护菩萨(跋陀和菩萨)问佛陀说:

  “菩萨当作何等三昧,所得智慧如大海,如须弥山,所闻不疑,终不失人中之将,自致成佛于不还……。”佛陀的回答是:

  “一法行,常当习持,常当守,不复随馀法,诸功德中最第一。何等为第一?是三昧名现在佛悉在前立三昧。”它的修持方法就是念南无阿弥陀佛。

  这部《般舟三昧经》是弥陀典中最早的文献。在考证上它比净土三经更早,经中对念佛法门的直陈,有著云开月现,朗日当空的启示效果。我继续这样念佛,后来又参学隋朝智者大师所撰《五方便念佛门》,它的法要是:

  ·称名往生念佛三昧门;念佛者要深心愿生弥陀极乐净土。

  ·观想灭罪念佛三昧门;心想著佛光照耀你,而灭除过去一切业障。

  ·诸境唯心念佛三昧门;要觉察一切境相是由心识映现的,要明白即心即佛,是心是佛。

  ·心境俱泯念佛三昧门;从心识与现象世界中超越出来,接触到无相的本体世界。

  ·性起圆通念佛三昧门;感受在佛加被下,见自本性,舍弃妄心,成就圆满功德。

  这五个方便念佛门,我很快就知道怎么运用。正好那时我读颂“净土五会念佛略法事仪赞”,后来又唱“念佛心曲”,发现它们都充分表现五方便念佛门的主旨。查五会念佛为唐法照法师所创,以《无量寿佛经》中的“清风时发,出五音声,微妙宫商,自然相如”之文,将念佛之音分为五节。第一会为平声缓念;第二会为平上声缓念,第三会为非缓急念;第四会渐急念;第五会转急念(每一会念百遍)。每一会观想著一个念佛三昧门,则能入于禅定念佛,备觉《般舟三昧经》所言旨趣现前。

  有一次,我在飞机上念佛。当时念的是“念佛心曲”,这是我闲暇念佛方便使用的方法。念佛心曲念一遍,正好五个音节;每一音节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五个音节唱下来,正好观照五个方便念佛门。亦即每一句阿弥陀佛,都在心中各现出一个念佛的心境,从称名往生、观想灭罪、诸境唯心、心境俱泯,最后到性起圆满,而构成一个心性的觉悟,并与弥陀相应成就即心即佛的圆满。

  我试著在高空中轻念,入于清净,行于观照,而开启了丽亮的心门,竟有著诸佛同在之感。后来,我常常照这样念佛,时间或长或短,都能优游于念佛三昧之中,甚为笃实欢喜。至此,我深信念佛一种实在的修行,而信仰对自己心性之陶冶越深,宗教情怀和喜乐也越丰富,其与本体世界交融的自在感,真是悲喜交集,不可言喻。

  10重视心灵的生活

  生活在处处表现出多欲、多元价值、多种挑逗引诱、多纷扰和多冲突的社会,你更需要有心灵的修持,否则你会迷失在光怪陆离的现实世界,会郁卒在纷争和矛盾的夹缝之中。

  心灵生活的品质,决定你是否活得喜乐、健康和幸福。

  人类的心灵生活,是今日世界性共同关切的课题。

  在经济高度发展的今日,放眼看看每一个开发中国家或已开发国家,没有能幸免于被犯罪、吸毒、暴力、环境破坏和精神颓废或沮丧的难题所困。人类似乎在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物质生活不虞匮乏之时,就得面对新的挑战,那就是精神生活的危机,也是拯救自己灵魂的问题。

  我相信经济发展的目的,在于追求生活品质的提高,让自己生活在和谐、充实、美化和喜乐之中。但是经济发展的同时,却因为急功近利的观念、贪婪和无止尽的竞争,把精神压抑得扭曲变形;日益放纵于声色的享乐和刺激,更使人们堕入唯感肤浅的生活方式。

  如今,我们的物质生活固然富裕,但在精神生活上却变得空虚。这使得大部分的人形成两极化的反应:其一是倾向于不安、焦虑或沮丧;其二是采取亢奋的态度,以形诸色情、麻醉、暴力或巧取豪夺。前者是优郁的,后者是疯狂的;前者感受到绝望的折磨,后者迷失在抓住的亢奋之中。他们的共同问题是心灵的空虚和荒芜。

  未来学的学者对于心灵生活的失调已多所指陈,至于心理学家、心理谘商或治疗学者,更对现代人的精神生活提出剀切的呼吁。我们看到青少年犯罪正在扩大增加,手段残忍凶暴;各国优郁症的人口和自杀率不断上升,甚至于有讨论如何自杀,如何使自己更颓废的书籍。这是人性生活的大逆转,不可不提防它的危害。

  一九八六年世界卫生组织公布一项推估,预测公元二0二0年时,危害人类的十大疾病;其中头号杀手是心脏病,次号杀手是优郁症,这两种病都与情绪和精神生活有关。许多研究指出:敌意、紧张、急切和愤怒是心脏病的心因性因素;至于优郁症,更是情绪失调所致,它的特质是无奈、沮丧、缺乏振作的动机。优郁症会剥夺一个人的生活和工作的功能,令其失去生活的勇气,而陷入绝望或自杀。而这两种精神生活失调的人口,无论在国内和国外,都快速地增加之中。

  于是,有关心灵生活的研究与讨论,不仅在台湾有心灵改革的问题。美国有关心灵生活的研究,已受到广泛的重视,出版的著作更成为出版界的宠儿。日本和欧洲对于精神生活的重视,亦不亚于美国,情绪、情感、生活与心灵的调适,亦成为众所关注的焦点。北京社会科学院对于精神生活的课题,亦作了一些研究,而两岸的学术界人士,正研议举办一次有关伦理与精神生活的学术研究讨会。

  教育部于八十七年元月,在台北举办全国性心灵教育研讨会,与会的学者专家,除了讨论生活教育的陶冶、法治态度的培养、伦理与宗教教育的重建之外,特别提出心理卫生的重要性。无疑心理健康和人格的健全发展,必然是心灵教育的重要环节。我经常诚恳地警告国人,如果世界卫生组织不幸言中,优郁症真的侵袭我们台湾,请问我们一个全靠人力资源维持的国家,凭什么能支撑下去?发展下去?

  心灵生活无疑是每一个人必须重视的问题。你曾经关心过与自己幸福息息相关的课题吗?如果没有,建议你开始关心它。尤其生活在自由开放的社会,处处表现出多欲、多元价值、多种挑逗引诱、多纷扰和多冲突的社会,你更需要有些心灵的修持,否则你会迷失在光怪陆离的现实世界,会郁卒在纷争和矛盾的夹缝之中。

  请容我请教你一个问题:在平常生活中,你的心情能保持和谐愉快,日子过得充实有意义吗?如果你的答案是否定的,或者你犹豫不知如何回答,那么你该开始你的心灵修持,因为你没有亲尝过生活的丰富感和喜乐,你可能陷入生活的紧张和冲突的夹缝而不自知。如果你能稍作调适,有所觉察,无论你的工作或职业如何,都能增进你的精神力量,过著较充实的生活。

  其实,心灵生活的调适并不难,它只是要你去亲尝生活这口清泉,在简单素朴中得到它,看到它的美和无尽的价值,并领略到更高层的精神世界,与它有著相融相属之感,而体验到丰足,觉得自己再也不孤单。这些心灵生活需要一点自我反省,也需要一点实践的方法,你得有心学习才行。

  我做了多年的心理谘商工作,发现人们失去心理健康或陷入困扰,乃至造成心理疾病,原因固然很多,有源自失爱和失教,有源自挫折和生活的溃败。,有源自严重的心理创伤……但我认为,生活本身免不了会有挫折和创伤,但会造成严重的伤害或崩溃,是由于心灵的修补和成长能力不足,而导致恶化和绝望,造成一连串的邪恶、错误或痛苦。因此,人需要滋润自己的心灵,经常修葺它,灌沃它,让它强壮安稳。

-----------------------------------------------------------------------------------------------------------------

更多郑石岩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郑石岩:寻找著力点 自序

郑石岩:寻找著力点 第一篇 拥抱希望的勇气

郑石岩:寻找著力点 第二篇 保持正确的信念

郑石岩:寻找著力点 第三篇 新观念与活知识

郑石岩:寻找著力点 第四篇 稳得住就做得好

 

后五篇文章

郑石岩:随缘成长 第三篇 随缘经营家庭

郑石岩:随缘成长 第二篇 随兴培养心情

郑石岩:随缘成长 第一篇 随处都在学习

郑石岩:随缘成长 序

净界法师:果报种类之等流果——领受等流果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