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吕有祥:《佛说生经》译注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8:57:17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吕有祥:《佛说生经》译注

 

  [原典]

  闻如是[2]。

  一时佛游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3],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4]。尔时有族姓子,[5]弃家捐妻子,舍诸眷属,行作沙门[6]。其妇端正殊好,见夫舍家作沙门,便复行嫁。族姓子闻之,心即生念:与妇相娱乐时,夫妇之礼,戏笑放逸。心常想此不去。须臾,念妇在前,面类形貌,坐起举动,愁忧愤恼[7],不复慕乐净修梵行[8],便归其家。

  诸比丘闻,便往启佛。世尊应时[9],遣人呼比丘来,辄即受教。比丘至,皆为佛作礼,却坐一面。佛即为比丘蠲色欲念、除痴爱失[10],为说尘劳之秽[11],乐少忧多,多坏少成,无有节限。唯有佛及诸弟子明智之人,分别是耳。爱欲罪生,不可称限。超越色欲,休息众想,闲居讲谛。

  时族姓子,寻时证明贤圣之法。时诸比丘,得未曾有,各共议言,且当观此。於是族姓子,弃家牢狱、锒铛杻械[12]。想着妻子,而自系缚,不乐梵行。於时世尊开示如来章句、诸通慧句、有目章句,化人贤圣。时诸比丘白世尊曰:我等观察是族姓子,弃捐家居,信为沙门,还念妻子形类举动家事。世尊为说爱欲之瑕、法律之德、生死之难、无为之安,使至圣证无著之界。自非如来至真等正觉,孰能尔乎!

  佛告诸比丘:此比丘者,不但今世心常在欲,迷惑情色,不能自制,志缚在欲,无能制者,独佛劝化,除其所惑爱欲之着耳。乃往过去久远世时,有一国王,名方迹。中宫婇女,不可称数,颜貌端正,色像难及。与他人诤,与婬荡女,离于慈哀。或与婢使,或与童子,而或斗诤,各各斗诤,不肯共和。适斗诤已,便出宫去。王方迹闻之恚。诸臣吏求诸婇女,不知所趣。愁忧不乐,涕泣悲哀。念诸妇女,戏笑娱乐,夫妇之义,本现前时,诸作伎乐[13],思念举动坐起之法,反益用愁,不能自解。於时有一仙人,兴五神通[14],神足飞行,威神无极,名曰那赖。见方迹王为爱欲惑,不能自解,为兴慈哀,欲为蠲除爱欲之患。飞在空中,而现神足,忽然来下住王殿上。时王即见,寻起迎逆,让之在床,则便就坐。问于王曰:大王何故意在爱欲,劳思多念,思想情色,不能自谏[15]?顿首:实然,宫中婇女,共争尊卑上下之叙,不能相和,各驰舍去,是以忧戚不能自解。于是仙人为说爱欲之难、离欲之德。世人求欲不知厌足,假使一人得一切欲,无厌无足。以偈颂曰:

  一切世间欲,非一人不厌,

  所有有危害,云何自丧己?

  一切诸众流,悉皆归于海。

  不以为满足,所爱不厌尔。

  假使得为梵[16],致尊豪难及,

  所欲复超彼,不以为厌足。

  假使阎浮提[17],树木诸草叶,

  烧之不以厌,欲不足如是。

  设八辈男子[18],端正颜貌殊,

  一切加以欲,威力端正好。

  设为言增恶,毁欲于丈夫,

  不以轻为轻,求厌为用厌。

  大王当知此,设习爱欲事,

  恩爱转增长,譬如饮咸水。

  于时彼仙人,为王方迹讲,

  为说辛苦偈,令意得开解。

  于时仙人为方迹王以是法教而开化。时王即开解,无所慕乐,出家为道,修四梵行[19],断除爱欲,具足众行。寿终之后,生于梵天。佛告诸比丘:欲知尔时方迹王者,则此比丘是;那赖仙人者,则我身是。尔时相遭,今亦相迂。

  佛说如是,莫不欢喜。

  [注释]

  [1]那赖:碛砂藏本作“耶赖”,梵文音译,意译“无乐”,清净寡欲,不寻欢作乐之义。以下经文中,佛前世为仙人的名号。

  [2]闻如是:佛经开头贯用语,有的佛经译为“如是我闻”。意谓以下所讲的内容,确实是我亲耳听佛所说,真实无虚,不是道听途说或编造。

  [3]舍卫国:古印度一王国名,在印度西北部拉普地河南岸,波斯匿王曾居此。舍卫原为憍萨罗国都城名,后为区别于南部另一憍萨罗国,乃以舍卫城名为国名。

  祇树给孤独园:又称“胜林给孤独园”,简称“祇园精舍”。相传,释迦牟尼成佛后,舍卫城一富豪长者给孤独(因他常施食给孤独贫贱者,世称“给孤独”),用大量金钱购置波斯匿王太子只陀在舍卫城南的苑园,建筑精舍,作为释迦牟尼居住说法的场所。只陀太子仅出卖花园地面,而将园中树林奉献给释迦。因以两人的名字命名精舍,故称“祇树给孤独园”。据传释迦牟尼曾在此居住说法二十五年。七世纪,唐玄奘到此地时,遗址尚存。

  [4]比丘:出家后受过具足戒的男僧,意译“乞士男”(靠乞食为生的男子)。《大智度论》载,比丘有“乞士”、“破烦恼”、“出家人”、“净持戒”、“怖魔”等五义。大比丘,指比丘中的德高年长者。

  [5]族姓子:高贵族姓的男子。古印度通行族姓制度,亦称种姓制度,分为四大族姓,即婆罗门(掌握文化、宗教者)、刹帝利(管理国家者)、吠舍(工商业者)、首陀罗(农民和奴隶),前二族姓是社会统治者,自称为高贵族姓。

  [6]沙门:亦译为“桑门”、“丧门”,意译“勤劳”、“静志”、“息心”、“息恶”、“修道”、“贫道”等,原是印度对出家修行者的称谓,佛教盛行后则指佛教僧侣。

  [7]愤恼:错乱烦恼。

  [8]梵行:“梵”意为“清净”。断除婬欲,达到清净之境的修行,称为梵行。

  [9]世尊:世间至尊者。是佛教徒对释迦牟尼的尊称。应时:适应于当时的需要而出来教化众生。

  [10]痴爱:无知和贪爱。佛教认为“贪、嗔、痴”是人生之“三毒”,即人生苦难的三大根源。

  [11]尘劳之秽:这里主要是指尘世间的爱欲之事,劳损精神,因而是污秽之事。

  [12]锒铛:刑具,铁琐链。杻(chǒu)械:刑具,用于手上的称“杻”,用于足上的称“械”。这里的锒铛杻械比喻精神枷锁。

  [13]伎乐:各种演技音乐。

  [14]五神通:又称五神变。不可思议为神,自由无碍为通。五神通为:一、天眼通,能看见世界上的一切远近大小事物;二、天耳通,能听到世界上的一切声音;三、他心通,能知道其它一切人的心思;四、宿命通,能了知自己前世的事情;五、如意通,又称神境通、神足通,能飞行自在,石壁无碍,又能化石为金、变火为水等。

  [15]自谏:自我反省克制。

  [16]梵:指“梵天”,原为婆罗门教尊奉的创造宇宙万物之神、婆罗门姓之始祖,佛教产生后,以梵天为护法神,又为色界初禅天之王。

  [17]阎浮提:印度所产树名,乔木,落叶期极短,新叶相续而出,叶对生,四五月开花,为淡黄白色,果初黄白后带黑色,味涩,少带醉而甜。

  [18]八辈:小乘佛教修行的果位,又称“八补特伽罗”、“八贤圣”,是“四向四果”的合称。即:预流向,预流果;一来向,一来果;不还向,不还果;阿罗汉向,阿罗汉果。

  [19]四梵行:又名四梵住,意谓以慈、悲、喜、舍之修行,而能生于梵天。

  [译文](供参考)

  下面讲述的,是我亲耳所闻,真实不虚。

  有一天,佛来到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和一千二百五十位德高年长的比丘僧在一起。那时候,有一名出身于高贵家族的男子,离开家庭,抛开妻子,舍弃眷属,修行清净之道。他的妻子长得体态端正、相貌殊好,看见自己的丈夫已出家修道,便改嫁于他人。这男子知道此事后,心里便想:我和妻子在一起的时候,互敬互爱,嬉戏玩笑,纵情娱乐,多么欢心快活!此情此景,久久不能消失。一会儿,妻子的肤色美貌、坐起举动的形姿出现在眼前,感到忧愁不安。于是不再乐于修行清净之道,便回到自己的家中。

  其他出家修行的比丘僧闻知此事后,便去告诉佛。佛顺应当时人的需要,便派人把比丘僧们叫来,随即进行教化。男僧们来后,先向佛礼拜,然后坐在一边。于是,佛就为男僧们断灭想念女色的欲望、消除迷于情爱给身心带来的损失;为男僧们讲说沉溺于女色的污秽,实际上是快乐少而忧愁多、益处少而危害多,而且没有止竟的道理。只有佛及其明智的弟子才明了这个道理。爱欲产生的罪过是无限的,因此应该超越对女色的欲望,打消各种念头,选择一个地方,静静地安居下来,修习体悟这一道理。

  这时,这个男子立即明白了贤圣之道。其他男僧们也领受到了从来没听到的道理,共同议论说,确实应当以此为鉴。这个男子虽然已经抛开家庭这个牢狱锁链,但如果总是思念家中的妻子,就会被家庭妻子系缚,不乐于修行清净之道。

  接着,佛为大家讲解了关于“如来”、“神通”和“慧眼”的道理,要使大家都成为具有超凡的智慧和功德的人。这时,男僧们对佛说:我们观察这个男子,他虽已舍弃家室,作了修行者,但还是想念妻子的形貌举动及在家时的往事。佛于是讲说爱欲的危害和修习佛法戒律的好处、以及生老病死的苦难和修习清净无为之道的安乐,使他成为贤圣,证入无爱欲之念的清净境界。如果不是对真理的大觉大悟者,又怎能如此呢。

  佛告诉男僧们说:这个男子,并不是今世才心里常存欲望、迷惑于情色、不能自我克制,思想被欲望系缚,不能摆脱,只有通过佛的教化,方能断除他的爱欲。而且他的前世还有一段因缘:

  过去很久以前,有一个国王,名叫“方迹”。宫中的妃女不计其数,个个花容貌美,肌色和长相没人比得上。但她们像婬女荡妇一样,常与他人争斗,完全丧失了女性应有的柔和之心。她们或与奴婢佣人争斗,或与儿童争斗,或互相争斗,不肯和睦相处。争斗一结束,就跑出宫去。方迹王闻知,十分恼恨,便派大臣役吏们去寻找,但却不知她们的去向。方迹王为此愁忧不乐,伤心得痛哭流涕。想念起妃女们在宫中的时候,和自己戏笑娱乐与夫妇温情,想念起她们奏乐歌舞的动作形姿,反而更加愁怅,不能自我解脱。正在这时,有一位仙人,施展他的五神通,神足飞行,神威无比,他的名字叫“无乐”。他看见方迹王被爱欲迷惑,不能自我解脱,便产生慈悲之心,要为方迹王解除爱欲之患。他飞行在空中,展现他的神足神威,忽然下来,站在方迹王的宫殿里。方迹王见后,立即上前迎接,把他让在床上坐下。无乐问方迹王:大王为什么一心想着爱欲、思念爱情女色,不能自我克制呢?方迹王点头说:实情是这样的:宫中的妃女们为尊卑上下的等级而争斗,不能和睦相处,都跑出宫去了,所以我忧伤悲哀,不能解脱。仙人于是为他讲说爱欲的苦难和脱离爱欲的功德。世上的人追求欲望不知满足,即使一个人得到欲求的一切,也感到不满足。请听我以诗颂出:

  一切世界欲望,无人不想满足,

  这是危害所在,何必自我伤害;

  一切大小河流,全都归入大海,

  欲望不能满足,贪爱没有止竟。

  既使成为梵神,圣贤豪杰难比,

  还想超越梵神,欲望永不满足。

  好比阎浮提树,枝叶极为茂盛,

  烧过后又生发,欲望难止如此。

  既使八辈男子,相貌端正殊好,

  还想欲求一切,欲得神通威力。

  既使言论增恶,也要消除贪欲,

  不以清净为轻,寡欲即是圆足。

  大王应当知晓,即便爱欲事成,

  恩爱有所增长,如同饮用咸水。

  此时那位仙人,为方迹王讲说,

  爱欲辛苦之偈,使他心意开悟。

  无乐仙人以此种方法和言教开导方迹王,方迹王于是开悟,不再羡慕世间的情爱欢乐,便出家为僧,修习四种梵行,断除爱欲,具足一切修行之道,寿终之后,转生于梵天。佛告诉众僧:从前的那个方迹王,就是现在的这个男子;那个无乐仙人,就是我的前身。从前我和他相遭,现今又和他相遇。

  佛如是而说,众僧无不欢喜。

  [解说]

  《佛说那赖经》主要是宣说出家修行者必须断绝欲乐、坚守清净之道,方能修成正觉的思想,同时宣扬轮回转生和神通思想。

  经文采用对话和诗诵的形式,通过对一个贵族男子前生为失去宫妃而苦恼、现世为思恋美妻而中断修道的描述,说明欲乐尤其是爱欲是人生苦难的根源、是修道的最大障碍;又通过对释迦牟尼佛前生以仙人的神通来开导方迹王,现世应时适机来教化族姓子的描写,赞颂佛的神通和慈悲。经文寓宣教于具有神话色彩的文学体裁中,增加了经文的趣味性,起到了更有效地宣传佛教教义的作用。

  经文把人生苦难之因归结为迷恋爱欲之乐,而主张禁欲,这当然是修道的需要。但经文关于人的欲望永无止境,难以满足,纵欲的结果是乐少忧多、对事业多坏少成的说法,实为千古不易的道理。

 
 
 
前五篇文章

吕有祥:澄观对“普贤”的诠解

吕有祥:太虚大师对佛教平等观的阐发

吕有祥:教演天台,行修净土――简述近现代天台宗大师倓虚

吕有祥:慧远法师《沙门不敬王者论》五篇并序今译

李富华:《佛说啖子经》导读

 

后五篇文章

知恩、感恩、报恩【保障生命平安的五条根】寂静法师

严耀中:酒肉和尚现象试释

释疑解惑 寂静十答 寂静法师

李尚全:净土宗在当代台湾传播的四种方式

李尚全:教相判释:空海对唐密日本化的贡献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