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持戒精严的广化法师(1924~1996年)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9:01:02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更多近现代百年高僧事迹

持戒精严的广化法师(1924~1996年)

 

  在台湾的佛教中,专弘律学的比丘,除了济涛律师外,再有一位就是南普陀佛学院院长广化律师。广化是律航法师──俗名黄胪初,曾任官陆军中将,一九四九年依慈航法师出家,为慈航法师唯一的剃度弟子──的剃度弟子。

  释广化,字振教,号惭僧,俗家姓彭名华元,江西省南康县人,一九二四年岁次甲子二月初十日,生于南康县潭口乡。父名益庭,母亲赖氏,为一经商的信佛家庭。八岁入塾启蒙,聪敏好学。十四岁时日寇侵华战争爆发,一度辍学,越明年,重入幼幼中学,一九四〇年考入江西省立赣县中学高中部。时当抗战中期,蒋经国任赣南专员,在“建设新赣南”的口号下,培训地方干部。彭华元为爱国心所驱使,于一九四一年考入蒋专员所设的地方干部训练班受训,结业后从事地方行政工作,以工作积极,建立奇功,擢升为赣县潭口乡乡长。既而转任军职,任赣南师管区司书、军需等职。一九四九年国民党政府播迁台湾,彭华元随军来台。

  一九五三年,华元因病住入军方疗养院疗养,既而转至台南仙草埔分院,在院中读到慈航老法师的着作,乃通信皈依于慈老座下,成为一名佛门弟子。一九五四年五月慈老圆寂,因赴汐止弥勒内院灵堂行礼,得识慈老剃度徒律航老法师,蒙予开示,翌年四月即于台北十普受菩萨戒,以居士身分弘法利生,在仙草埔的疗养院中成立念佛会──后来改名为“东林精舍”,敦请律航老法师莅临仙草埔,为军中同仁演讲佛法。一九五七年自军中申请资遣,同年九月十九日观世音菩萨出家日,于台中二分埔慈善寺,依律航老法师剃度出家,法名振教,字广化,时年三十四岁。

  广师剃度后,随侍在律航老和尚身边,深为律老所倚重。在《律航法师年谱初稿》中,记载着广师出家的事迹。《年谱》记载曰:

  一九五七年,丁酉,七十一岁,秋季观音法会,为彭居士华元剃度,法名振教,字广化(原注:以上纪事,为律老人亲笔所记;以下为随侍弟子广化谨撰)。秋,师自备饮食衣物等具,携侍者广化,为台南仙草埔东林精舍(陆军肺病医院伤患官兵所建的军中道场)伤患官兵,开讲《无量寿经》。冬,重修慈善寺大殿。

  广师出家翌年,台中宝觉寺住持兼佛教书院院长智性老和尚,聘广师为书院讲师。广师自出家后,即持过午不食戒,是年七月,他在授课弘法繁重的工作压力下,因过度劳累而病倒了。大众请他开持午戒,他写下“宁持戒以死,不破戒图生”十个字给人看。好在吉人天相,未几病就痊愈了。一九五九年三月,台北十普寺传戒,担任三师的是白圣、慧三、道源三位长老。广师参加受戒,任沙弥首,他于受沙弥戒前夕,在佛前发愿曰:

  我弟子广化,障深垢重,叨蒙三宝垂慈摄受,允我出家,佑我受戒;复作戒坛沙弥首,三宝爱我之厚,无以复加。此恩此德,尽未来际,誓当顶戴,誓愿于受戒之后,严净毗尼,弘扬戒律,并愿以三宝大慈大悲摄我之心为己心,去慈悲摄化一切众生,以此仰报佛恩,惟愿垂慈鉴核。

  受戒圆满,广师披衣拎具,向戒和尚谢戒。得戒阿阇梨白圣老法师慈悲,饬广师坐在他身旁,问曰:“此番受戒,有何感想?”师恭谨对曰:

  弟子自惟中年出家,障垢深重,本拟受戒之后,惟净持戒律,弘扬净土,不敢作传戒想。但此番在戒坛中,见戒和尚为戒子辛勤劳苦,感激涕零。因念和尚的目的,无非是为成就大众净戒,续佛慧命。欲报此恩,当如法传戒,遂不揣垢障,发愿将来若得住持丛林,当尽力弘戒、传戒,以报三宝于万一。

  广师以后近四十年的弘传律学,实发愿于此。

  一九六〇年庚子岁,律航老法师高龄七十四岁,他自知化缘将尽,于农历三月初八日,自慈善寺住持位退居,命广化继任住持。律老对广师说:“吾老矣,西归之期谅不甚远,慈善寺的担子要你来担了。”此后他即在寮房中一心念佛,预积往生资粮。六月七日,律老对他并立下遗嘱,对寺中弟子嘱咐后事。三个月后,自知往生期近,加紧念佛。六月十一日上午九时,律老自行沐浴毕,着南传袈裟,穿新鞋袜,偃卧床上,令众人助念。躺在床上久久未去,开目大笑,大众亦笑。中午,外面的弟子因接到广化通知,纷纷回寺,律老见之十分欢喜。下午五点,有送修地藏殿木料至者,律老命广化扶持一睹(修地藏殿是他未了的心愿),边走边对广化说:

  我这一生太幸运了,晚年出家,有你们这些道友招呼我,为我念佛助往生,谢谢你们啦!我幸而出了家,若不出家,这时为妻子儿女啼哭纠缠,怎能一心念佛呢?不得一心,又怎能往生?

  律老行至堆积木料处环视一周,回客堂坐数分钟,独自回寮。未几曰:“请广化来!”广师趋至,见律老情形不对,问曰:“是否时候到了?”律老点头,广师乃鸣钟集众,曰:“大家念佛,助师父往生。”律老亦随众念佛,初紧而急,渐模糊不清,数分钟间,在念佛声中安详往生了。三日荼毗,检得舍利数百粒,大者如豆,小者如米。广师眼见律老安详往生的种种瑞相,更激发他念佛修行的信心。办完律老的丧事,翌年岁次辛丑,上半年,广师在慈善寺禁足念佛,专修净业。九月初,演培法师推荐他到新竹灵隐寺,出任灵隐佛学院教务主任。佛学院由无上老和尚任院长,院务由广师全权主办。经过数月筹备,五十一年三月开学,这是广师负责办佛学院之始。

  一九六三年三月,广师任慈善寺住持三年届满,乃将丈席之位交由师兄振光继任,他自此心无旁鹜,专心致力于僧伽教育。是年八月,灵隐寺常住与佛学院间意见不洽,无可化解,广师在不得已的情形下,应台中南普陀寺住持国强法师的邀请,率领学院师生,迁至南普陀寺上课,并改名为南普陀佛学院。初到南普陀时,一切等于新创,艰难万分,甚至道粮不继,师生以后山竹笋充饥,幸蒙佛、菩萨慈佑,日渐获得改善。一九六四年十二月,佛学院授课六学期期满,月底举行了一届学生的毕业典礼,当时以因缘不具,佛学院暂予停办。

  是年四月,广师军中的旧袍泽袁玉麟等来访,劝他办一道场,以为军中信徒──如东林精舍的老同修们,预为安置一处修道之所。事有凑巧,这时雾峰有一处龙华天礼堂出让,经人介绍承购下来,改建为护国寺。九月改建完成,广师出任住持,在寺中净律双修。他深入律藏,择其可以公开的,且足以利世导人的律文,以(弓+山+文)庵的笔名,撰写《(弓+山+文)园(竹+合+刀)记》,在佛教杂志上发表。在这段时间内,广师在一位中医钟衍蕃居士的护持下,创设了一处护国堂药行,请中医师驻诊,标明“僧尼免费,贫民施药”,做一些医疗服务的工作。广师复在护国药行楼上设立“药王讲堂”,在讲堂中讲《阿弥陀经》,听众踊跃。

  先是,一九六五年九月,广师应台中慈明寺住持圣印法师之请,到中华佛教学院兼任教师,讲授佛学课。一九六七年改聘为专任教师、兼教务主任,至此他复为培育僧材而奉献心力。一九六九年,南投碧山岩寺请他主办佛学院,他乃以该寺南光佛学院副院长兼教务主任身份,负担起全院事务。他在任教期间,特别着重于戒律的讲解,以此和专弘律学的济涛律师交往,道谊颇深。

  一九七〇年,台中市的民声日报社社长徐沧洲,请广师在《民声日报》上辟一佛学版──《醒世》周刊,以弘扬佛法。广师每周三晚间到台中报社校对稿件,看版面大样,深夜始离开报社。他为此一周刊付出大量心力,尤其是六十年(一九七一年)初,台湾省政府民政厅草拟了一份《台湾省寺庙管理办法草案》,他在《醒》刊上大声疾呼,认为此《草案》具有“不合理、不平等、制造纠纷”三大错误,是为“破坏宗教,危害国家”的条文,得到各佛教刊物的热烈回响。一九七一年秋,《民声报》因内部改组,《醒世》周刊停刊。广师乃有时间到台北三慧学舍,皈依于甘珠活佛座下,修学密法。一九七二年夏,受甘珠活佛智慧灌顶及长寿灌顶,传授密咒、法语,并赐他墨宝以为留念。

  一九七二年九月,广师到南投莲光寺闭关。莲光寺是广师的师弟广明法师所创建的道场──广明俗名周耿光,一九五八年依律航老和尚剃度出家,法名振德,字广明,一九六一年在南投郊外创建莲光寺。他在寺中备妥关房,广化法师于九月十九日掩关,在关中专修净土,拜大悲忏。闭关两年,障缘颇多,时常生病,到一九七四年六月(夏历端午节前二日),在关房中平地跌跤,跌断了左腿,在关房中不能治疗,不得已被迫出关,到台北住院治疗,住到夏历七月十五日出院。一九七五年,台北的东山高级中学副校长武九灵、教务主任陈佳源、事务主任许传忠等,都是虔诚的佛教徒,他们发心创办了一所东山佛学书院,请道安长老为院长,广化法师为教务主任,负责院务。广师一向有志于佛学教育,他尝自言:“聚天下英才而育之,一乐也。”欣然应聘。

  佛学书院开办之初,因广师主张只收男众,故开学时只有学生四、五人。广师以“毗尼严净,定慧等持”为教学目标,亲为学生讲授《沙弥律仪》、《遗教经》等课程,领导学生结夏,半年之间,道风远播,学生增加到十六人。到一九七六年七月,因学生继续增加,而书院限于场地不能增加房舍容纳,广师与道安长老、武九灵居士等共议,书院结束,学生并入三重市慈云寺的中国内学院,广师仍在学院授课。这段时间,他住在中和乡大悲精舍,整理道源法师所讲的《观无量寿经讲记》;并出版了他的第一本着述《沙弥律仪要略集注》。他在该书的序文中说:

  虽自愧才疏学浅,注解疏庸,躬行缺略,无任惭惶!惟以时丁末世,学戒者稀,窃效抛砖引玉,故交佛教出版社印行。愿诸见者闻者,鉴我苦心,愍我不逮,各发菩提心,受持清净戒,“毗尼若住世,佛法永不断”。共挽末劫法运,仰报三宝宏恩,无任企盼之至。

  是年秋,他在大悲精舍恭书《梵网经菩萨戒本》,一笔一划念一句佛号,圆满之际于书末敬书回回曰:

  伏愿真如本际,心心契合,佛果菩提,念念圆满,法界众生,同登极乐,同圆种智。

  一九七八年,在南投埔里观音山圆通寺弘律的济涛律师,亦因地滑跌断腿骨,是年济师年已七十四岁,知将迁化,不愿就医。身边弟子不知所措,以长途电话告知广师,广师闻讯赶到埔里,他与济师见面的情形,见之于广师撰写《济涛律师遗集》的序文中:

  当一九七八年冬,济老往生之前数日,余于台北市得其弟子长途电话,谓济老病危,请余速往助念云云;余闻之,忧心如焚,放下听筒,即命驱车驶赴埔里圆通寺。既至恭趋济老病榻前,急切相告曰:“长老!您不能走。长老若走,吾国律宗将绝种矣!长老且留下来,我与您合作,您为主,我为副,合力创办一所律学院,培植僧材,续佛慧命,未卜尊意如何?”师云:“吾今年迈气衰,无能办事,尔为主,吾为副。”谦让再三,余曰:“我不敢与长老台杠,我听命于您,您命我如何办,我就如何办,我就遵命。”师闻之大喜,一改往日不住院不打针、不吃药之主意;立命打点行李,明日赴台北市住院治病。......

  济涛律师到台北住院七日,病况未见好转,反更加重,只得回埔里静候往生。其往生前夕,命弟子将其生平着作搬至广师面前,广师知其用意,而禀济师曰:“长老放心,我一定把这些着作整理出来,将来成书流通于世。”次日济师往生,时为一九七八年、岁次戊午十月十二日,后来广师整理济师遗稿,编辑近千页的《济涛律师遗集》一钜册印行流通。广师风谊,媲美古人。

  一九七九年秋间,南普陀佛学院第一届同学相聚,共议请师恢复佛学院第二届招生。广师接受同学之请,在南普陀寺筹备第二届招生事宜。第二届学僧于一九八〇年开学,是届学僧中人才济济,于一九八三年毕业的学僧中,如常禅、慧律、如本、体慧、应慧、杰行、净藏、宗兴等,后来都是弘化一方的法将。学僧在院时,广师谆谆告诫:

  盖大庙,不如办佛学院培育僧材。大家发菩提心,将来有机会,要好好办学。佛教道场很多,但人才却很少,所以培育僧材是当务之急。

  一九八四年,广师出任台北汐止白云寺住持,同时受聘为南投鹿谷净律寺佛学院教务主任。到净律寺月余,因病辞职,回到白云寺休养,并再度注疏《比丘戒本》。一九八七年又患大病,一度危殆,幸蒙三宝加庇,平安脱险。事后乃自白云寺丈席退居,由宗兴法师继任,广师到台中菩提精舍休养。一九八八年五月,受南普陀寺住持国强法师来函劝请,出任南普陀寺住持,并续办佛学院第三届。

  是年广老六十五岁,于结夏安居中,以脑水肿症住入台中荣民总医院开刀,手术后曾昏迷三日,濒于往生,但以培育僧材之愿未了,而终于苏醒。唯行动不便,赖人扶持或坐轮椅;且口齿不清,说话赖身边弟子转述。广老身虽病残,而以其坚强意志力克服身体障碍,病中继续注解《比丘戒讲义》,至一九九三年始将全文三篇注释完毕。他在病中,自修定课从不间断;而处理佛学院院务,使院中弦歌不辍。一九九一年佛学院第四届开学,一九九四年复开办第五届。

  一九九六年,广师以戒法衰微,发愿举办如法的三坛大戒,乃排除困难,倾全寺人力物力,于三月十二日开坛,只收男戒子五十五人,戒期六个月(一般传戒多为五十三日或更短),以文戒长老为羯磨和尚,道海律师为教授和尚,广师自任得戒和尚。自登二坛后,他以病残之躯,每日为戒子宣讲比丘戒,并随众作早晚二堂功课,亲自开示,谆谆教诲。弟子劝他珍重法体,老和尚只回答“鞠躬尽瘁”四个字。

  戒期未及一半,六月一日,早上为大众做安居依止羯磨,一切如常,未几感到发冷发热,似受了风寒。在众弟子的劝请下,当日住入医院疗养。六月三日,广老召南普陀寺职事等到医院,将寺务一一交待清楚,最后说:

  体念我心,持戒念佛,护持道场;务秉六和之敬,大众和合无诤。继而自言:

  一切功德圆满,心愿已了,无有挂碍。

  六月七日午时,老和尚忽说:“回南普陀去,帮我助念往生。”下午离院返寺,至午夜在大众念佛声中示寂。世寿七十三岁,僧腊四十夏,戒腊三十八夏。圆寂后肉身头顶现肉髻相,可见 大师一生持戒念佛,以得不可思议之成就。

  广老一生致力于僧伽教育,培育僧材遍于台湾。生平着重于戒学之弘传,遗有《戒学浅谈》、《比丘戒讲义》等行世。

更多近现代百年高僧事迹

 
 
 
前五篇文章

净目观溪水的眼净法师(1898~1971年)

自在解脱的续修法师(1921~2002年)

大安法师:唯此药方能治一切病——净土法门

净界法师:果报种类之结示法要——因果同时,借缘显现(二

愿为弥陀孤臣的智谕法师(1924~2000年)

 

后五篇文章

师奘沙门持松法师

看破放下自在的倓虚大师(1875年 –1963)

南岳高僧道安法师(1907~1977年)

南岳近代高僧默庵法师(1839-1902)

惟觉老和尚开示佛教的“神通”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