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梁乃崇:佛学与科学的交会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9:08:54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梁乃崇:佛学与科学的交会

 

  时间:2008年9月6日上午

  地点:美国˙圣荷西˙闻思修居士林

  主讲:梁乃崇教授

  纪录:张春美

  整理:周雅容;黄宁静

  ※寻寻觅觅,只为真理

  我回想自己,从小开始就在追求一个东西,但是不晓得那是什么东西。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不是只有我。我弄不清楚自己心里到底在找什么,只好一路摸索。到了初中、高中这个阶段,我终于明白,我要找的是真理。弄清楚以后,我就很高兴。

  我那时候的认知,认为科学就是在追求真理的,而物理则是科学中的科学,所以我就以为,学物理可以找到真理。又刚好我高二下学期那年,李政道、杨振宁拿到了诺贝尔奖,非常振奋人心,所以我考大学的时候,就填了物理系。

  当时我认定,物理学就是追求真理的一门学问,所以就去读了。我学物理的时候,对物理学家真是佩服,因为他们追求真理实在有一套,不是我们一般人所能想象。有一套什么呢?他们不但有一套实验的方法,还有一套理论的方法。理论先出来,然后再推论出一个真理;推论出真理还不够,因为那还只是假设,他们一定要等到实验证实了,才接受那是真实的定律或者是原理。

  科学所得到的真理,也就是那些定律、原理,都是经过证明的,不是在那里信口胡说,也不是理论、想象、推测,都不是。所以我们可以说,科学,或者范围缩小一点,就说物理学,在整个追求真理的过程中,是一枝独秀!

  虽然人文科学也是科学,可是人文科学的学术,只可以推论,没办法实验。你可以找一些事情,来佐证人文科学的理论,但是无法设计实验,来证实它是真理,那是办不到的。办不到就没有说服力。物理就不同了,物理的说服力很强。所以那时候我就更加觉得,我选择读物理是对的。我要的就是真理,能够学习不断追求真理的学问,我当然很高兴。

  ※科学与宗教间的梁子

  我学物理科学的时候,知道了一些中古世纪科学和天主教之间的冲突以后,我才了解,原来科学是被宗教打压过的。当时的天主教,认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他们在宇宙的中心做教皇,那是多么的伟大呀!所以当哥白尼说,太阳才是宇宙的中心,地球只是绕着太阳转的一个小小行星的时候,教廷怎能容忍?简直是在侮辱教皇嘛!教廷就说他是邪说,宗教法庭就把他判刑。当时的科学家,都被教庭惩罚过。

  虽然当时科学被宗教所压制,但是经过不断奋斗,科学愈来愈强,到了现代,科学已经凌驾宗教之上。话说回来,这些是科学,跟天主教、基督教之间的问题,跟我们佛教有什么关系呀?跟佛法没有关系嘛,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我年轻时是一个无神论者,认为所有的宗教都是迷信。什么灵魂?鬼东西!什么上帝?胡扯!佛菩萨也是胡扯!总之当年的我,彻底的无神论,完全不相信任何宗教。

  ※被推翻得掉的怎么叫真理

  那个时候一些有宗教信仰的人,就觉得我这种人很狂妄。不过我的无神论并没有维持多久,学了愈多物理学以后,我心里面就开始有了个问号:那些大科学家,从牛顿的古典力学、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到现代的量子力学,当他们理论一个又一个推出来的时候,都会把前面的理论推翻。像爱因斯坦,他自己也认为不知道哪一天,他的相对论也会被推翻;他并不认为自己的科学定律、或者原理,是不可推翻的。在人家还没有推翻他以前,他自己就先说,有一天他的相对论也会被推翻。

  这就奇怪了,既然是真理,怎么会被推翻呢?会被推翻掉的,又怎能算是真理呢?当时我就产生了这个问号。后来,又来一个更大的问号。当我学物理,学得更深入、更了解以后,我就发现,所有的科学定律,开始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个假设,有的人把它叫做公设。不管它叫假设还是叫公设,总之一定要有这个东西。提出理论之前,需要先假设。实验需不需要假设呢?也要。没有假设不行,一定要先有一个假设,然后才可以做逻辑推论,经过推论以后,才会得到结论。科学的步骤就是这个样子!

  所以,如果没有先定假设,就没有办法进行推论,也就是没有办法证明。证明有两种,一种实验证明,一种是理论证明,都是假设定好之后才进行的。问题来了,能不能对假设进行推论?不能!就是因为没有办法推论证明,才叫它假设。而且你还非得要先有了假设,先设定了理论,后续才能发展出证明。那么假设怎么来的?任君挑选!你爱选哪一个假设,就选那一个假设;你接受哪一个假设,就选那一个假设,然后再把推论套进去,或经过实验,得到的结论就叫定律。虽然定律是经过证明的,可是假设是没有经过证明、没有办法证明的。

  ※无神论垮了

  当我了解到这里之后,我的无神论就垮掉了。我以前说宗教是迷信,这下完蛋了,我凭什么说人家迷信?当时我还不了解佛法,只晓得天主教、基督教。我知道他们都要信一个上帝,只要信,就得救。我才不信!我们科学人才不信没有经过证明的东西!结果呢?原来科学也在信没有经过证明的东西,科学在信假设!如果所有的宗教,他们的神,他们的上帝,就是他们的假设,那么科学跟他们,难道不是半斤八两?你科学可以接受一个假设,作为你的理论基础,宗教为什么不能接受一个上帝,做为他的信仰基础?科学有什么好神气的?没有立场神气嘛!

  就这样,我的无神论一下子就垮掉了。我的父亲、母亲是天主教徒,我的好朋友,有很多是基督徒,他们看到我垮掉了,都好高兴。他们对我招手,来来来!然后就要带我去接受他们的上帝,我也很诚心的去接受了,可是弄来弄去,还是没有用,他们接受上帝,对他们有帮助,但是对我来说,上帝只是一个假设,我可以假设有,也可以假设没有,所以接受上帝,对我并没有产生什么力量。我可以不反对他们,但是要我接受,我没办法。

  所以,虽然我的无神论垮了,但也只是从无神论,变成不是无神论而已。会有这个转变,是因为我发现,科学所接受的假设是没有办法证明的。没有一个假设可以被证明,你接受就是了!换句话说,牛顿的时空观念,是牛顿的假设;到了爱因斯坦,就换别的假设,变成相对论。至于为什么会换?为什么要换成那样?理由也简单,不为什么!看他爱选哪一个,就选那一个,没有办法证明的。这跟你爱接受上帝,就接受上帝,爱接受阿拉,就接受阿拉,是一样的,根本没有差别。

  ※佛学与科学的初次交会

  当时虽然有了这个了解,但并没有让我因此而进入佛学,科学跟佛依然没有交会。但是那时候我有一个奇异的经验,严格说,那个经验也算是交会了。因为当时我对这方面不懂,就跟一个朋友,很热衷的去了解这些东西;我这位朋友现在还在新竹。那段时间里,我跟那位朋友很专注的讨论「什么是真情?什么是真爱?什么是真理?」

  我们连续讨论了三个多月,讨论得非常热切,几乎废寝忘食。有一天下午,天气很好,有阳光,我们正在谈着话,我觉得好像我要讲的话,我想讲的东西,都没有了,都讲完了。我在心里搜寻,心里是空的,找不到一个还没有谈过的东西,找不到了!心里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就在那一剎那,碰!后面出现了一个东西。佛的后面不是有一个圆光吗?那个圆光出现了。咦!奇怪,怎么有这个东西?我眼睛明明往前看,怎么会看到后面去了呢?那时候我坐在床上,那个圆光最大的时候,大到碰到床;很大的一个,金黄色,纯金的金黄色。我还是不改科学家的本性,想测一下圆心在哪里。嗯,圆心相对于我的位子,就是在我的头顶上;不是在头的中间,是在我头顶上面一点点。

  咦?这个东西,我有印象,释迦牟尼佛呀、什么佛呀,都有的。我当时想到的,是禅宗的画,达摩祖师的画,画里就是画一个圈圈,我就记得圈圈的圆心,就是那种感觉。所以当时我就想,那些画佛像的人,一定也有同样的经验,不然怎么会画得那么刚好?后来我又想,这个光圈在后面,我如果躺在床上,会不会把它压到?所以就躺下去看看,一躺,那光跟床呀,好像不是同一个空间,互相碰不到,没有关连,好像床并不存在似的。噢!原来如此!原来两者是不同的空间;那个光圈的空间,跟我们所知道的这个空间,是不一样的。

  那时候我也在思索,那个圈圈到底是发光体,还是反光体?完全是科学家的本色。是反光体!我根据当时得到的印象,和我对佛法的认识,知道那个状况,跟佛法相关,但我也只了解这一点而已。我说,这个就是科学与佛学的第一次交会!就这么样,科学与佛法交会了。我本来还想去请教别人,但想了想,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懂,我去请教,人家会认为是我的幻象、幻觉。所以我想请去教别人的念头,就打消了,算了。

  那团圆光保持多久?一个礼拜。它并不是一闪就没有了,而是维持一个礼拜!那团圆光在的时候,我是什么心情呢?看什么都很顺眼,连看臭水沟都很顺眼!可是我还是不改科学家的本色,认为那是一种幻觉,心情很好的时候,就会出现的幻觉。我对自己说,这是幻觉。做出这个结论后,我也就没有再去管它。

  ※遇见华藏祖师

  后来有一个机缘,我认识了我的师父──华藏祖师。我一见到他,就知道我那个经验,他懂,可以向他请教。结果华藏祖师对于我这个问题,只说了两个字:「宿根」。怎么回事啊?甚么话都没有讲,就只给我两个字:「宿根」。不过说也奇怪,我一听到「宿根」,就觉得我懂了,原来这是前辈子修的,这辈子机缘一到,它自然出现。原来是这个样子!华藏祖师还跟我说:「你是趁乱世来,想得大成就;我传一个法,成就你。」我没话讲,但心里下了一个决定,「好,跟他学!」

  跟他学!但事实上我也搞不清楚,要学什么东西。华藏祖师只说要传一个法给我,也没有讲清楚要传一个什么样的法。我摸索了半天以后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一个法!就是让华藏祖师灌顶,灌顶之后,其实也没有修什么法,法本就只是一张纸,照着念,就这样,没什么。但是,一个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

  什么奇怪的事呢?以前我自己在看《楞严经》,想把它看懂。《楞严经》分成十卷,从第一个字开始,每一个字我都认识,但是就是不知道它在讲什么。我想,好,既然看不懂,那我不要看十卷,我先看第一卷,我只要把第一卷弄懂就好了,其他的先不管。就这样,光是第一卷,我看一遍、再看一遍,每一个字都很认真的看,总共看了十遍,还是不懂,真的!看了十遍还看不懂,我就把它放在一边,没有再看。这一搁,就搁了半年。

  等我跟我师父学,给他那么灌了顶以后,我想到《楞严经》被我搁了那么久,也该再看一看。当我再拿《楞严经》来读,从头到尾全部看完,咦?很清楚啊!奇怪,怎么会懂呢!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懂了。

  ※「时间」是什么?

  正好那时候,我在做物理学研究,在思考一个问题。思考什么问题呢?就是时间。这个完全是科学的问题。因为在科学的领域里,空间、时间,还有重量、电量等等,都是物理学的基本量。这几个基本量,像空间、重量,都有很清楚的定义,可是时间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弄不懂。我以为我的物理学没有学好,所以弄不懂,应该有人弄得懂;所以就去查论文、查书,还请教人;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给我答案。

  后来想,也许答案不在物理学里面,说不定是在物理哲学里面。所以我就到物理哲学里面去找,也没找到。我又想,恐怕是在哲学里面,到哲学里面找找看呗。结果存在哲学里面,真的有一位哲学家,专门在讲时间。可是他讲的,我看完以后,知道那也不是我的答案。我问的是,时间的本质是什么?我要问的是这个。竟然没有答案!科学、哲学都没有答案。

  那个时候,英国的霍金对于「时间」,也讲了很多;可是他还是没有讲出时间的本质是什么。我想,唉哟!怎么是这样子呀?我本来以为是我自己不懂,原来大家都不懂这个问题,没有人懂这个东西,怎么是这个样子?这个问题怎么没有解呀?像空间,还有个长呀,宽呀、一个箱子、一个立体,都可以告诉你空间是什么。可是时间,谁能够拿得出来?拿不出来的!但是明明有这个东西啊!明明知道它有,你却又不晓得它是什么东西,这个东西,不是太奇怪了吗?

  找、找、找,后来总算被我找到了,真的有科学家、物理学家在讨论这个问题,甚至还有科学家就说,时间可能是人类的幻觉。原来不是没有人讨论,是有哦!可是他们说,「时间可能是人类的幻觉」?!那可惨了,时间是科学的基础,而这个基础竟是幻觉,那整个物理学的定律岂不全是幻觉了?!那还得了,一定要把它弄清楚!所以我就想办法,要把它弄清楚。但是弄来弄去,还是没有办法。

  后来我想,那就在佛法里面找。我那个时候已经学佛了。我在佛经里面去翻、找,还是没有!勉强在《金刚经》里面有:「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但这个好像也不是答案,也不能够满足我的需要。实在没办法啦,我就想,这样好了,我已经在学静坐,修禅定,那我就在禅定定得很深的时候,来想这个东西吧!结果,我就在禅定的时候,把时间这个问题解掉了。问题是在禅定中解开的,出定后要用语言描述,太难了,但是又必须讲,所以我只好想出一套可以讲的东西,来讲给大家听。

  ※误打误撞弄懂金刚经

  时间的本质是什么?要回答这个问题,科学家的名堂,就是先弄出一个假设,这是科学的手法,不是佛法的手法。我们现在也来做一个假设,假设整个宇宙里面所有的东西都不动:马达不会动、汽车不会跑、心脏不会跳、地球不自转、也不绕着太阳转,全部都静止不动,连绕着原子核转的电子也不动,统统静止了,不动了;这个时候,请问,还有没有时间?假如整个宇宙,所有的东西都静止不动,还有没有时间?

  我没有办法讲禅定中的状况,但是我可以模拟一个外在的状况,然后把答案告诉你。当所有的东西统统不动了,就没有时间,人当然就不会老,也不会死,对不对?不但人不会老,整个宇宙也不会老。不会老,代表什么意思?就是永恒嘛!万寿无疆呀!是不是?

  那么,永恒是什么?其一,永恒给我们的感觉,就是「无限的时间」;其二,当一切都不动,也就是没有时间的时候,也是一个「永恒」的状况。所以说,「永恒」不就是时间吗?「永恒」本身就是时间呀!可是刚刚不是才说,没有时间就是永恒,怎么转了一个弯,「永恒」又是时间了?就在那一剎那之间,我明白《金刚经》了!我是误打误撞弄懂的。我在参「时间的本质是什么?」,没想到三弄四弄,哎呀,《金刚经》竟然被我弄通了!这不就是佛学与科学的交会吗?我这样子的交会,可是真正的交会!

  言归正传,那么,时间是怎么来的?只要有任何东西一动,时间就出来了!如果整个宇宙全都不动,那整个宇宙就没有时间;如果某一个空间里面的东西,全部都不动,这个空间里面就没有时间,也就是说,这个空间就处在永恒的状态。咦?这就是永恒?!太奇妙了!而且这个奇妙,我们很容易就感觉得到,不是吗?什么东西都不动的时候,就没有时间了;没有时间,就是永恒,而永恒就是一种时间。

  就在那一剎那,我懂了《金刚经》在说什么。《金刚经》在说:「时间,即非时间,是名时间。」其实,这不是《金刚经》里的话,而是《金刚经》里反复出现的句型。我当时还糊里糊涂,以为《金刚经》里面有这个句子,后来才知道没有。这是我自己的句子,但是句型则是《金刚经》的句型。

  时间是什么?就是我们平常讲的起心动念,也就是我们的念头在动的时候。非时间是什么?就是没有时间,没有时间就是非时间。如果「时间」等于「没有时间」,也就是「时间」即「非时间」,就叫做「是名时间」,意思就是,这才是真正的时间。这个真正的时间是什么东西?就是我们刚才讲的:「永恒」。

  你看,一讲「永恒」大家都知道的,都很清楚,是吧?它是不是合乎「既是时间,又是没有时间」这个条件?在「永恒」的状况下,既是有时间存在,又是没有时间存在,有与没有,完全相等,这才是真正的时间。这个结论,可不是推论出来的。

  ※佛学与科学真正交会

  我想学佛,是因为我觉得我的前世跟佛法比较有关系,我开始学佛的时候,还没有遇到我的师父,也还搞不清楚佛法是什么东西。我一开始就读《六祖坛经》,读到五祖为六祖讲《金刚经》,讲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时,六祖就大彻大悟了,到底大彻大悟是什么东西?我当时不懂;「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很想知道。

  无所住,无所住,无所住是什么呀?无住生心又是什么呀?住什么呢?当我明白时间是什么的时候,我立刻懂了这句话,那个「是名时间」的永恒状态,就是无所住而生的心。这不是我推论出来的,里面没有假设,什么假设都没有,就这样子生出来的。

  科学经过假设、推论,而得到结论,那个结论也是一个生出来的心,这个心是住在假设,是有住生心,所以科学是有住生心。但是佛学,像《金刚经》这一类经典讲的,就是无住生心。它没有经过逻辑推论,也没有假设,就直接生出来了。它是从「空」中生出来的,从「空」、「无」之中,直接迸了出来。而且它本来就在我们心里,就像「永恒」,本来就在我们心里。你们早就知道什么是永恒,永恒早就在你们心里,不是因为我讲了,你们才知道有这种状态。所以,当六祖听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的时候,脱口而出「何其自性,本自具足」,那也是他本来就有的,早就在那里,并不是谁去把它推论出来的,而是本来就有,本来就在那里。

  这个时候,我懂了一件事情:原来科学的推论虽然是有住的,但它的假设,却是从无住当中生出来的,没有任何根据就迸出来的。出来了以后,才加上逻辑推论而生出理论,这一来,科学理论就变成「有住」,但它最初的假设,是无所住而生出来的,完全没有理由,就出来的。

  这个历程,我说,就是佛学与科学真正的交会。我们也可以说,佛学和科学从来都没有冲突过。我们之所以误解,是因为我们把佛学跟天主教、基督教扯在一起。天主教、基督教跟科学是对立的,可是佛学与科学从来都没有对立过,从来都没有冲突过;甚至,他们根本是互不相识。天主教、基督教和科学,是互相交会过,互相开打过,所以他们之间有恩怨,而佛法是受鱼池之殃。所以说,佛法与科学之间,一点冲突都没有。

  我了解了这件事情以后,就开始陆续举办了好多次佛学与科学研讨会;在研讨会里面,大家都提供这一类的心得。后来那个研讨会进一步发行《佛学与科学》期刊,每半年出刊一次。现在我已经不太用心在那上面,那个刊物办得蛮辛苦的,因为稿源不多,但是你说不办吗?我们前面已经办了十几年了,大家说:「这可是人类历史上的宝贝,怎能让它死掉?」所以一些很热心的人,就很勉力的继续在办。

  就这么样,这个?物已经办了二十多年。愈到后来,精彩的文章就愈少,因为大部份都走到比较琐碎的地方,最根本的大结构,也就是阐述「佛学与科学从来没有冲突过」,前面十几年差不多快做完了。

  ※科学也开始讲「空」「无」

  接下来我要讲的内容,是预计要在世界佛教论坛发表的,文稿已经发出去了。那个论坛是大陆举办的,本来是十一月初就要举行的,他们因为最近事情太多了,大会就延到明年三月底。那篇文章已经投稿给他们了,应该是可以讲了,而且我们今天讲也不算公开发表,只是不能再写成文章出?就是了。

  科学的《宇宙论》,是在讲宇宙是怎么生出来的;科学界主张宇宙起源于大霹雳。他们说,我们现在这个宇宙,太阳系、银河系、还有一切星系,这整个这么大的宇宙,是从空、无里面生出来的,这是科学最新得到的结论。

  科学,是专门讲物质和物质现象的一门学问。我们这个物质世界,乃至于整个宇宙,是怎么生出来的?科学最新的说法是,从「空」、「无」当中生出来的!我们佛学老早就这么说了,不是吗?只是没有像他们讲得那么有逻辑而已。佛学怎么说呢?佛学说「三界唯心造」。三界就是宇宙,是吧?三界是从心生出来的,那心又是什么?就是空性嘛!空性就是无!所以宇宙就是从「空」、「无」生出来的,佛学老早就这么讲了。

  你说,佛学与科学有没有交会?有嘛!本来就交会的嘛!从来就没有冲突过。所以,如果有人说,你们学佛是迷信,那科学不也是迷信吗?宇宙是从「空」、「无」生出来的,这个说法,科学现在才说,佛教可是两千多年前就这么说了。两千多年前佛教说的话,叫做迷信,现在科学说同样的话,就不迷信?

  所以说,太多事情都告诉我们,佛学跟科学没有冲突;我们得到了很多结论,也都显示,佛学是不迷信的。为什么佛学、佛教常常被科学骂迷信?因为我们学佛的人,不太晓得科学在搞什么东西,被骂的时候,只好糊里糊涂接受,这是一个原因;再一个就是,一般人对佛学并没有真正透彻了解,你如果真的透彻了解,他在骂的时候,你就晓得他是胡扯八道。就是因为你自己也不了解,所以人家是在胡扯八道,你也觉得好像有道理。

  ※「对称性」与「无分别」

  以前听李政道的演讲,听他讲对称性原理。从他口里讲出来的对称性原理,好简单呀,一听就懂了!哎呀!原来是这个东西呀!是什么东西呢?他举的例子,就是左旋、右旋,对不对称那个问题。意思就是,左、右如果对称的话,它就是有对称性;像我们人,从中间分开左右两边,对不对称?两边一样的话,我们就它是对称的,如果两边不一样的话,我们就说它不对称。

  只要有对称,就一定有一个守恒律。不是有一个定律,叫「能量守恒」、「能量不变」吗?也有一个定律叫做「动量守恒」。他当时举的例子就是动量守恒、动量不灭。为什么动量会守恒呢?因为动量是对称的,动量在空间上是对称的;这个地方有一个动量是这样,你把它移到对面,动量还是一样的,不会因为它的位置不同,就说它不一样。就这样,这么简单。

  这两点的位置不一样,方向也不一样,对不对?但是动量的长度一样的,是不是?对称的意思就是,虽然这个地方跟那个地方,位置不同,但是如果动量依然一样,我们就说,这两个是对称。他这么一讲我就懂了嘛!你讲对称,当然就被你搞糊涂了。但是他这样一讲,我就知道,这个叫做什么?这个叫做无分别!

  ※对称原理就是不二法

  这就是无分别嘛!是不是?这个位置我们说是一,另外这个位置,我们说是二,他们的动量一样,我们不会因为它的位置不同,就说它有分别,它还是一样的,我们还是把它看成是一样的。这样子叫什么?无分别!有分别就是什么呢?当这两个是不同的,就是有分别嘛!无分别就是不二法,分别就是二法。禅宗不是讲「不二之法」吗?不二就是,这两个没有不同,是同一个;就是不二之法,那就是无分别嘛!像这两个就是不一样,那么它就是分别;这就是分别和无分别。那个原理,就是在讲分别和无分别啦,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所以那些东西,不要以为他们得了诺贝尔奖就很神奇,没有啦!很平常的。

  然后他就做出结论,那个能量就是要守恒。而且他真的找出来耶!咦?如果能量守恒,对称的是什么东西呢?就是像未来的时间和过去的时间,如果你把它看成是一样,这样子走一年,跟反过去走一年,这一年的时间是一样的,这就对称,时间上是对称的。对称的时候,能量就会守恒。所以你只要看到能量守恒,你就知道,它是对称的。他的演讲,就讲这个。

  他讲这个,对我来讲太简单了,哪有困难的地方?一点都不困难,非常容易懂呀!从佛学的观点来看,这就是不二之法嘛!所以吃饭的时候,我就问他:「你想到这个对称性原理,跟道家、或者是跟禅宗,是不是有点关系?你是不是用了禅宗的不二之法?」他瞪了我一眼。哦!原来他不知道?我也搞不清楚,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怎么说呢?因为他得诺贝尔奖,在颁奖典礼上,他还大谈老子的《道德经》:「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也许他埋了根在里面,他自己都不自觉吧?

  所有这些东西,都代表了一件事情:佛学所谈的东西,都是科学的根本问题,非常根本的问题。而且目前的物理学定律,百分之八十都可以从对称性原理里面找出来,连实验都不用了。百分之八十都可以这样找!这不是我说的,是李政道自己说的。所以他认为,他的对称性原理,是科学里面一个很基础的原理。

  这个原理是什么呢?就是不二之法,或者说无分别法。佛学里面早就有这个,两千年前就有了。这个东西,中国懂的更早;老子之前,中国人就懂了。我觉得李政道,恐怕前辈子就是道家的,他是在搞他的老本行,他还以为他是科学家。

  凡此种种,都显示出科学跟佛学不但一点也不冲突,而且佛学可以帮助科学解决它现在解决不了的问题。

  ※时间起于变动

  关于时间这个本质,我后来归纳出来;我在《佛学与科学》的期刊,在那个研讨会的论文集里面有留下文章,我都只在那里发表。其实这个东西,在科学界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发现。时间的本质是什么?我告诉大家,很简单,时间起于变动。只要有变动就有时间,如果没有变动,就没有时间。就这么简单。

  但是我们在现实上面,几乎找不到一个地方是不动的。都在动。只有一个地方是不动的,就是原子里面,电子的能阶轨道。那个能阶轨道是不动的,能阶的数量也是不动的,现在天文都用这个原理。因为电子有不同的能阶,从不同的能阶一掉下来,掉到另外一个比较低的能阶时,就会放出一个光子。我们测量这个光的波长,就会知道它的频率是多少、能量是多少;这个光子的能量大小,就是能阶的差。这个能阶的差是不变的,为什么不变?因为在这个轨道这里,没有时间,它是不变动的。我们现在的天文学,就是用这个东西的红位移,来测量宇宙是在膨胀、还是在缩小,就是用这个呀!

  测量几百亿年以前,氢原子放出来的光谱,看那个光谱的波长应该是多少。如果测量结果,它变长了,我们不认为这个东西有变动,我们认为是宇宙在扩张、在放大。你们也许有经验,比如说,你站在一个地方,一列火车从那边开过来,越靠近,你就听到它的声音一直高起来,哔──,对不对?当它通过你,远离你的时候,呜──,这个声音就低下去了。我们现在就是把光子的光谱看成这样,当我们观察到氢原子放出来的光线,呜──,就代表那个地方在远离我们。现在最精确的时间的计算,都是用这个来计算的。那个计算非常精准,找不到比这个更精准的。

  这个区块,只要有任何一个区域不动,它就不变、它就守恒。守恒就是不变。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知道,现在的量子力学,弄得太复杂了。为什么会弄得那么复杂呢?因为那些科学家的时间观念不正确;因为他们在时间观念上,弄错了一个东西。比如说,他们常常就是画一个轴,代表长度,用这个就代表时间;这个明明是长度,怎么代表时间呢?就是错在这里!如果要用一个轴来代表时间的话,你要真的把时间放进去。

  他们在这个地方,就把空间和时间的观念混淆了。因为混淆了,就只好解释得扭扭捏捏,其实只要把时间观念理清楚,放进去,那就很简单了,不会那么复杂。不过这个部分呢,因为我对科学已经没兴趣了,也已经不在里面玩,所以也不打算在科学期刊发表,只在《佛学与科学》期刊讲一讲,就算了。但是我相信,这是会留下记录的,以后的人终究会懂的。懂了以后,他们就会发现,哎哟!原来人家一千年前早就知道了!

  ※再好的东西,你不懂它也好不起来

  讲到这里,大家就可以明白,佛学的宽广度比科学还要大。但是,这么宽广的佛学,真正懂的人还真是不多,因为懂的人不多,佛学才会被人家看扁了。所以啦,只要大家懂了,佛学就不扁了。这也告诉我们,虽然佛学是上好的东西,但是再好的东西,如果你不懂,它也好不起来。最终还是要看我们学佛的人、修行的人,功夫有没有下足,够不够了解。等大家功夫下得够深了,才会有一个正面的结果出来,我也不过是尽一点点力量而已。

  很多事情,例如《佛学与科学》期刊,我们还是继续去办。我们办的人心里想的,是要为佛法留下记录。至于别人懂还是不懂,我们不很在乎;只要留下记录,我们相信,未来有人会懂。有的时候,做先知是很寂寞的,但这个我们一点都不会难过,因为我们已经非常习惯于寂寞。有理想相伴,哪怕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我们也不会觉得孤单。至于会不会受到社会的重视,我们不在乎,我们在乎的是,要把这些真相留下记录,呈现出来。

  也许下辈子自己投胎再来的时候,会看到自己过去的著作,虽然到那时候已经不记得了。喝了梦婆汤以后,记不得了啦!但是你就是会:「哇!以前的人怎么那么厉害啊!佩服!佩服!」,结果原来是在佩服自己,哈哈。所以啦,至少可以为自己留下一个机会,在未来好好欣赏一下自己。

  【现场问答】

  问:如果我们要对时间下定义,要怎么下?

  师:我的定义,真正的时间,就是没有时间的永恒,这是真的。至于现在大家所能够感受到的那个时间,是起于变动,从变动中生出来的;只要有变动,就有时间。

  问:这么说,梁教授的时间定义,更是复杂化了。一个是变动的时间、一个是不变的时间,定义不就不好下了?

  师:不是那样。所有的东西都有一个基础,时间的基础是在永恒;如果没有永恒,我们讲的时间(指变动而产生的时间)是不存在的。

  问:能否请梁教授解释,现在的物理世界,有所谓的黑洞,以及反物质的存在;从佛法的观点来看,黑洞和反物质是什么?黑洞的后面是白洞,是不是有这样的理论?还有一种叫做测不准定律,佛学观点如何看待它?它与与科学的守恒,有什么关系?

  师:你问的最后的测不准原理,是量子力学里面,最重要的一个东西。它是在说,所有的测量都不会准,但这个还牵涉到精密的问题。比如说,我测一个东西的长度,我可以测出它是十公分长。可是这句话,并不代表它刚好是十公分。并不是你测量的结果是「十」,一个一,一个零,这样子就好了;严格来讲,就是你的精准度到底是在哪里?一零点零零零零,多少个零,是这个问题。

  当你讲十公分,真正的长度可能是九公分或者是十一公分中间的一个点,这个点在哪里都对。测不准原理,是指你的测量,一定有一个误差范围。此其一。

  其二,这个东西,它真正的长度,跟你要去测量它的时候,所测到的长度,不会一致。为什么呢?因为你测量它的同时,就会扰乱到它,而影响它真实的长度。你的测量方法,对于它的真实长度会有干扰。基于这一个原因,我们就知道,所有的测量都不会准;这个就是测不准原理的意思。

  测量不准,并不代表有东西无法守恒。不会因为有一个测不准原理,所以所有的守恒律就不都存在,或被推翻。这两者并不互相冲突。

  至于你的第一个问题,黑洞;黑洞有动力塌陷。星球有重力,当星球体积愈大,它的重力就愈大,所以一压下去就会崩溃。重力崩溃了,一缩小就陷进去了;陷进去时,所有的东西都被它吸进去,那个地方就变成黑洞。科学讲的黑洞是这样子的。那我们佛法有没有呢?是有对应的。但是你要修行,修到涅盘。涅就是黑、盘就是圆,一个黑的、圆的,不就是黑洞吗?

  这个在形象上面已经对应了。至于涅盘是什么味道?你要修呀!你没有修,光是听这个名辞,你是不知道的。你修,就是拿自己做实验;自己进入涅盘,就是进入黑洞。等你进过一次以后,就会知道,原来涅盘是这么回事。这个要自己做的,佛法不会跟你戏论。

  如果你自己不修,自己不做,涅盘是什么味道,终究与你无关。涅盘是什么?用世间人的说法,就是死跷翘,什么都没有了,彻底的空解。那个什么都没有啊,是很彻底的,连命都没有,是这个状况。通常一个人如果功力不够,靠近涅盘状况的时候,就会害怕。因为那个跟死差不多的,他会害怕,马上就出来,不敢进去。那是不是我们大胆一点,进去就是了?功力不够的,进去就出不来了,圆寂了!所以你问:「有什么关系?」,就是这样的关系。

  反物质对应到佛法的哪一个部分?这个我不知道。至于黑洞之后有没有白洞?有,有白洞,那就是从涅盘出来,也就是乘愿再来。所以,科学的那些东西,都可以在佛法修行里面找到对应的。

  你喜欢对应吗?我告诉你更精彩的!修行到了相当程度,你自己心中会有星星、月亮、太阳,全部都有。但是,如果你自己没有实际体验,就只好听人家胡说八道,是真是假,你也不知道。这个完全都是要靠自己去体验的。

  问:佛法所讲的地狱,或者无间地狱,在物理学上,有可能被证明出来吗?

  师:物理学没有办法。佛法涉猎的很多内容,是科学接触不到的。因为科学自己把它限制在一定要用五官、六根所能够测量、观测、接触的对象,除此以外,他不管。佛法没有这么狭隘的限制,所以不一样。

  问:请问梁教授,涅盘的经验,是需要经过打坐,还是其他任何的方式都可以?

  师:并不一定要打坐,但是在到达涅盘的过程中,是要有打坐这个过程。以我自己的经验,它出现的时候,并不是在打坐的时候。我每次那些很特别的状况出现的时候,都是在跟我的道友在聊天的时候,它就出来了。真正有意要它出来时,反而出不来。

  问:涅盘是不是跟「定」有关系?是不是要从定来进入涅盘呢?

  师:有,有关系。而且那个定,要定到什么程度呢?八地菩萨的不动定。不动就是不变,那个时候,才能够破时间。

  问:第九地还是第八地?

  师:八地,至少八地。当初我了解时间的时候,大概在第八地。

  问:到第八地?我知道通常我们入定,有初禅、二禅、三禅…,可是我不知道八地菩萨的定是到哪里?

  师:那就不用知道,没关系啦!我们要有一个态度,不知道就不知道,知道就知道,这样子就好了。

  问:梁教授,如果要测量定的层次,最好的尺度是什么?

  师:要看你用什么尺度去量啦!我现在讲的尺度,不是一般讲的这种尺度。

  问:测不准吗?

  师:不是测不准,是测不到。不可测、不可量、不可说、不可思、不可议,思议所不及。

  问:请问梁教授,要达到无生法忍,要到第八地才成;对我来说,禅定好像非常难,我的心比较乱,定不了那么深,可是我要想今生今世解脱,是不是念佛比较保险一点?

  师:你说往生是吗?

  问:对。

  师:往生是比较容易的一条路,但是很慢哦!你到了阿弥陀佛那个世界的话,那边很慢哦。

  问:那没关系,慢慢学。

  师:那也可以,不是说不可以。像我的师父,以前对我们讲的话,对我们问的:「往生阿弥陀佛好不好?」他说:「唉呀!不要、不要,那是幼稚园,不要去,太慢了!」现在我不这样讲,因为我后来的了解,可以去,如果那边嫌慢的时候,就再回来。我们这个娑婆世界,就是高风险、高利润;阿弥陀佛那里是低风险,低利润。

  问:如果有人说,涅盘只是一个假设,我们要怎么样来回应?

  师:不需要回应,不用回应啊。笑一笑就好了;或者就说:「是不是假设,你自己去涅盘一下,不就知道了。」当然也不是他要去就能去,不是那么简单的。并不是死翘翘就是涅盘;你死了还不算涅盘,涅盘是连识心都死掉。

  问:涅盘跟空有什么关系?

  师:涅盘比空还要深。

  问:请问梁教授,科学是属于客观性、逻辑性的东西;而梁教授您的经验,以科学的观点来看,都是比较个人的。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科学来了解您的经验?

  师:不需要啊!要了解的话,他们自己来了解,他们自己来修就可以了。但是他们自己如果有很多限制,不可以这样、不可以那样,那他也进不来。佛法并没有说,不准你来学;都是他们自己限制的。

  我体会到的东西,都是宇宙里真实存在状况;用佛法来讲,那叫做实相,并不是去编造的。至于说,能不能repeat,要不要repeat,还是一句老话,你要去做。佛经里面写了那么多东西,那个都是人家repeat过的纪录,还不是照样在repeat、重复啊!等你修过的那个路程,你就会发现:「哦!原来他们讲的东西,就是我走过的路。」

  你们问我,我读经的经验,是怎么样?那个经,当我不懂的时候去读它,我不会懂的。并不是一个本来不懂的人,读了经就变懂,我觉得不可能;经书是给已经懂的人拿来印证的,「哦!我的经验跟他是一样的。」是这样子的。我从来没有一次,把一个不懂的经,就这么读、读、就读懂了,从来没有。都是等我懂了以后,才恍然大悟,「噢!原来经上讲的是那么回事!」,都是这个样子。所以我知道,那个经典留下来,是给已经懂的人拿来验证的。这个验证很重要哦!如果你自己虽然有了这个经验,但没有人验证,你心里面就还是会疑惑,这个到底对还是不对,是不是幻觉啊?会有这些问题。与经典互相验证以后,你心里就踏实了,「哎!找到了,原来三千年前,有人也走过这条路!」所以,经典是用来验证的。

  你们问我,身体的病痛,和修行有没有关连?当然有,关连非常密切,而且非常复杂。里面丰富到你难以想象,也复杂到你难以想象。很多佛教徒说:「这个臭皮囊不要管它,不要了。」其实,说我们的身体是臭皮囊,只是一个方便的手段,用来解脱某一种纠缠、和痛苦的一种手段。并不是说,你可以把你的身体搞得很烂,更不是一定要把它摧残得很烂,你就解脱了,不是这个意思的。身体是一个修行非常重要的工具,你要非常的珍惜它。

  问:当一个人有相当的程度禅定以后,是不是会产生很细的心思,去寻找病源?

  师:是可以找。

  问:除非有入定?

  师:对。如果我有入定,我要去找那个根源;我找到根源,就把可以它化空。当你真的把它化空,解掉了以后,那个病就不见了,就是不见了。就跟电脑,软体里面有病毒的时候,你把它拿掉,那个问题就不见了,一个道理,原因是一样的。
 

 
 
 
前五篇文章

梁乃崇:生命的价值与生死观

梁乃崇:佛法如何融入现代高科技生活中?

梁乃崇:梁师新加坡演讲:佛学与科学的异同

梁乃崇:竞争与创造

梁乃崇:透过交流才会进步

 

后五篇文章

梁乃崇:三界唯心与霹雳说

梁乃崇:《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之九

梁乃崇:《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之八

梁乃崇:佛教的大事

海涛法师弘法讲义-2009年:在生活里修行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