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梁乃崇:发菩提心义诀(下)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9:09:19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梁乃崇:发菩提心义诀(下)

 

我们现在继续将今天早上《发菩提心义诀》未完的部份讲完。

「何谓佛心?即自觉觉他,自度度他,觉行圆满。依之而修,谓之发菩提心,依之而证,谓之佛陀。佛者觉也,觉分三种:一、外觉,二、内觉,三、直觉。外觉即『澄心』,专修一个『惺』字。内觉即『住心』,专修一个『静』字。直觉即『摄心』,专修一个『寂』字。以上三点合为一修持,是为『大圆觉』,亦即发大菩提心。依此而修持,是为法身常住境界。此时行者安住甚深三摩地,不分别、不爱恶、不取舍,自性平等而住,不生不灭,谓之究竟涅盘。」

什么是佛心?也就是什么是心性?那就是「自觉觉他,自度度他,觉行圆满」,这就叫佛性。

这里的「自度度他」是一种「觉」的推广,所以「何谓佛心」这一段,重点就是一个「觉」字,就是要「自觉觉他,自度度他,觉行圆满,依之而修,谓之发菩提心;依之而证,谓之佛陀。佛者,觉也」。

这里说:「佛者,觉也」,所以佛和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如果你觉悟就是佛。佛就是彻底的觉悟者,就是无上正等正觉。

所以他不认为自己是什么神,也不自以为是什么上帝,他就只是觉悟,是对宇宙、人生真正最奥秘的东西都觉悟了、了解了,不再有疑惑了,是个彻底的觉悟者。其实任何一个人都有觉悟的本质,只看他是否做到了,一旦做到了,他就是佛。

那「觉」又分成三种层次(当然不分成三种也可以),如果合成一个就叫「大圆觉」。倘若要分成三个层次,那就是:一、「外觉」,二、「内觉」,三、「直觉」。

「外觉」就是「澄心」。譬如说:有一桶水是混浊的,我们慢慢把那些混浊的杂质沉淀下来,水就变清了。把心澄清就是这个状况,此即「外觉」,即「澄心」。

「专修一个『惺』字」,我把这个「惺」字,解成「清醒的样子」,就是清醒了。对照到「澄心」,对照「外觉」的「外」字,所指的就是对这些外相不迷了。这些外相,如果你迷的时候,它就像一阵烟雾一样,会让你弄不清楚。

「澄心」的话,也就是把这些都澄净下来、清澈下来,此时才会看清楚,人也就清醒了。所以这个「惺」字,就是外相对你来讲,不会让你迷惑,你的心就不受外相所左右了。

「内觉」即住心,就是要安住在这个心上。因为我们心中的妄念很强,所以要它安住,不要让它东想西想。那要怎么样才能安住在心上呢?就是要能掌握到自己内心的性质。因此「「内觉」」就是在修空。

而所谓「住心」,也就是安住于空,这个时候就是专修一个「静」字。要注意:我们是「依义不依语」,所以要注意的不是这个字,而是这个字的意思。「静」的意思就是妄念静止下来,故「静」跟那个「空」的意思是相通的。「内觉」修成了,你就不受心中的妄念所控制了。

「直觉」即「摄心」,就是把心「摄回来」。本来一直在分裂的这个心,把它收回来,不分裂了。像我们在解剖东西时,那个心都是一直分裂下去的。

譬如物理中的「基本粒子」,就是把一个东西一直分、一直剖,一直把它碎下去、碎下去、碎下去,再分、分、分、分。也就是先把一个东西剖成两个,然后再把剩下的剖成两个;而剩下的那个,又再把它剖成两个……,就一直这样剖下去,所以是一种一直连续不断分裂下去的状况。这不是「摄心」,而是分裂心。

「摄心」就是把这个心合起来,收回来。这个收回来的动作就是「摄心」的过程,本身就是在找源头,就是在找初发心,也就是在归元。摄到最后,就会摄到「本来面目」。两边就是把一个东西分成两个,而离两边就是不要分了。

我们在修行的过程中,常常会做得到「外觉」,而做不到「内觉」;或是「内觉」做到了,而外觉不会做;更有甚者,是两者都做不到,或是都只做到一部分。「直觉」是不管什么内或外,因为都是被知的,所以一概都不理,也就不受它们的限制,只是把心摄回来。这一摄如果摄得彻底,就回到「本来面目」。

本来我们这个心没有归位,没有归元,没有回到「本来面目」时,是因一部份分到外相上去,一部份则分到心识(即内心)里去,这时候你就被拉下去了,心也就被分出去了。如果你把它一收,而且收得够彻底,就会回到一个没有东西、不知所云的地方,那就是回到了自己的本心。

这一摄就是「直觉」,直觉一做到,就寂灭了,什么都没有了,也就是不入世、脱离世间了。原先「内觉」、「外觉」所面对的问题都还在世间,而这一摄就回去了。所以「直觉」就是专修一个「寂」字,比「静」还要彻底。因为「静」还只是安静,心中还有其它东西;而「寂」就什么都没有了,比「静」还要深沉或者寂灭。

这「惺」、「静」、「寂」三字就是代表这三种「觉」的状况,或是给人的感觉。我们一直在讲:对事情要有感觉,这三个字就是这三种觉的感受:你修「外觉」的时候,就会有「惺」的感受;修「内觉」的时候,就会有「静」的感受;修「直觉」的话,则会有「寂」的感受。

「以上三点合为一修持,是为『大圆觉』,亦即『发大菩提心』」,那我们怎么发大菩提心呢?粗浅的讲就是要做好多事,要去布施、去救度众生……等等;而深的解释则是修「外觉」、「内觉」和「直觉」,再进一步将以上三觉合成一个,一次修持,即是「大圆觉」,这才是发大菩提心。

「依此而修持,是为法身常住境界」,你依照这样子去修,就是住在法身境界。住在那里的话,是没有什么分别,也没有什么喜欢与不喜欢、要或不要的问题,心中十分平等。此时它不受一切内外的影响,事实上是连内、外都没有了,因为有内有外,就还不平等。

所以下面接着说:「此时行者安住甚深三摩地(正定),不分别、不爱恶、不取舍,自性平等而住不生不灭,谓之究竟涅盘。」

如果这个时候,修行者能够安住甚深三摩地,就是修得很深,做到不分别、不爱恶、不取舍,自性平等而住不生不灭,「自性平等而住不生不灭」,就是你的心性已经很平等、很安稳、很宁静,没有扭曲,是很顺畅的;就如此停留、保持在不生不灭的状况,这就叫做「究竟涅盘」。

所谓「不生」,就是没有生出来,那是不是什么都没有了?不是的,因此它马上告诉你:「不灭」。所以那里就是不能讲什么,无论讲什么都不对。如果你心里还要找它是什么,那就不是了,它什么都不是。

证到这个境界的时候,如果要用话来讲,就只好用「不生不灭」来表达,其他的话都很难正确说明。因为一般要不是偏「生」,就是偏「灭」,总是在这两个之间摆来摆去。现在它既不是生,也不是灭,是平等而住,心是在中间。

但我们说「中间」的意思,就是两边都一样,其实它没有两边。我们一般讲「中间」的时候,你心里还有一个两边,这不是它的意思。它讲「中间」是连两边都没有了,所以你没有办法取两边——这就是「法身常住境界」,也就是「究竟涅盘」。

事实上,我们可以把「何谓佛心」和「佛者,觉也」中间这一段用括弧括上,那么读起来整个就很单一、很顺畅。也就是说把「即自觉觉他,自度度他,觉行圆满。依之而修,谓之发菩提心;依之而证,谓之佛陀」,当作对「佛」的注解,那么这一段一开始就是「何谓佛心?佛者觉也,觉分三种……」,这样就很单纯。

好,我们接着看下一段:

「澄心之教理:是教行者对一切外境,不分别、不爱恶、不取舍,自心平等而住,心不取境,境不临心是也。其真义是令行者依此口诀彻底修行,使六根清净。」

「澄心」就是「外觉」,是教修行人对一切外境,就是外相,要「不分别、不爱恶、不取舍,自心平等而住。心不取境,境不临心是也」。

这个其实就是大家法本里面看到的「外修」,教人怎么修外修。就是心跟境不要勾结,也就是心不跟六尘勾结,不向外追逐,不向外攀缘。你不追逐攀缘外境,就能使六根清净,六尘也就不会在这个六根上面制造烟雾、制造迷障。一旦你六根清净了,就是澄心了,心就没有受到六尘的污浊之气,那么这也是前面提到的,你就不染了。

「自心平等而住」的意思就是:安住在自心平等的状况。这里只要审察一下,就可以知道:你看你在分别的时候,心是很忙的啊,你要爱恶——喜欢这个,讨厌那个;还要取舍——要拿这个,丢那个。你的心一直在做这些活动的时候,是不会平等的。只有在不分别、不爱恶、不取舍的时候,心就平等了,没有起伏了,也就安静下来了。

所谓「心不取境,境不临心」,就是要心不取外境,境也不挂在心上,那么就跟六尘切断了关系,心就可以不受外境所染着,而可以纯净下来。此时心没有向外看,不受外境所牵制,就能做到六根清净。这一段「澄心」,主要是针对修六尘这个外相的阶段而言的。

平常我们的心被太多的事情给束缚住,烦恼太多,心就不平,因此就静不下来。而且我们常常控制不住自己的念头,要它不想,却没办法。当你在想的时候,如果去审察心的状况,会发现它总是一下挤到这端,一下又挤到那端,那怎么会平等?就是不会平。

所以这里的句子都是由感觉出发来讲的,都是有感觉的东西。如果你读这些东西,读不出感觉的话,就是还不懂,要读到有感觉才算懂。

「住心之教理:是教行者对心内一切事——过去、现在、未来——不分别、不爱恶、不取舍,自心平等而住,于心无事,于事无心是也。其真义是令行者依此口诀,彻底修行,使第七识(末那识)清净。」

「住心」是住什么呢?是一个怎么样的修行法呢?也就是「内觉」是做什么的呢?

就是教行者面对内心无形无相的事,如过去、现在、未来的时间观念;或是一些抽象的想法,如数目字;以及内心许多没有形相的心情——比如说心中有一种喜欢的情绪或是怨恨的情绪,它可以没有对象,你不知道自己在喜欢什么或讨厌什么,但就是有这种心情——面对这些无形无相的心念时,也还是一样,要「不分别、不爱恶、不取舍,自心平等而住」。面对内心的事的时候,要不去分别,不去爱恶,不去取舍,那么你的心就安了,不会跟内心的事以及时间、寿命纠缠在一起,心中没有波动,自会平静下来,这就是「内觉」。

修「内觉」、「住心」有个要诀,就是「于心无事,于事无心」。也就是心里面没事,事里面也没把心放上去,是这样子来修。它真正的意思是「令行者依此口诀,彻底修行,使第七识清净」。「第七识」指的就是比较抽象的思考、抽象的心念,如前面提到的时间观念或数目字,这部份以前讲过非常多,也曾举过非常多的例子。

「摄心之教理:是教行者对一切外境及心内一切事,将外境内事打成一片,是为『中境』。观外境如梦如幻,内事悉皆空寂,空幻一如,不分别、不爱恶、不取舍,自心平等而住,住世同一梦境,出世还归一如是也。其真义是令行者依此口诀,彻底修行,由第八识(阿赖耶识)清净,转成第九识(庵摩罗识,即「清净无垢」意)。」

「摄心」的教理是什么呢?就是教导修行人,对一切外境和内心一切的事情,把外境跟内心的事情连成一体,打成一片,就是连成一个,这就是「中境」。

看外境的时候,是如梦如幻的;而自己内心的事情呢,是空寂的。空寂的内事跟如梦如幻的外境是一如的,就是「空幻一如」。

所谓「一如」,全是一个真如,就是空幻是一个真如。也就是说在修「摄心」、「直觉」这一段的时候,是要把前面的「外觉」和「内觉」一起修。

前面还分成有外境,有内事;到这里,外境、内事根本就是一个东西,就是一如,就是一体,也就是所谓的「中境」。

这个时候就要观外境如梦如幻,观内事悉皆空寂。那个空寂的跟如梦如幻的状况,根本是连通一体的,也就是空、幻一如。面对这样的中境,我们要不分别、不爱恶、不取舍,自心平等而住。也就是面对外境和面对内事(也就是内境),其实是一样的。

这个时候,「住世同一梦境」,像我现在这个状况,在世间跟大家做同一个梦。也就是已经修到中观、已经摄心的人,这个时候是什么呢?是跟世间的人做同样的梦。

「出世还归一如是也」,如果他离开了这个世界,就又回到真如了。「其真义是令行者依此口诀,彻底修行,由第八识清净转成第九识」,这样子修下去,就是把你的第八识清净转成第九识——就是「清净无垢」的意思。这个第九识(庵摩罗识),就是行者的清净心性,也就是佛心、菩提心。

「经云:『诸佛清凉月,游于毕竟空,众生心水净,菩提影现中。』」

各位知道这一段是什么味道吗?就是庵摩罗识的味道。

「继要安住甚深三摩地,保任此正定,则自性与法界性打成一片,即究竟涅盘矣。」

如果你继续保持在很深的正定上,那么就能够使得自性与法界打成一片。「自性」指的就是内心、内事这边的性质——空寂的性质。「法界」指的是外境。(当然这个外境,用「法界」来叙述的话,是很复杂的,而且其复杂的程度是难以说明的。)

这个时候,自性就跟全宇宙可以打成一片了。「打成一片」,就是混成一体。这个状况就像什么呢?就会像观外境如梦如幻,内事悉皆空寂。「空寂」的内心跟「如梦如幻」的外境是相通的、一体的,此时即究竟涅盘。

当然这个地方不是那么简单的,自性可能还比较单纯一点,而法界不是那么单纯,它不只是肉眼所能体察的这个法界,同时还有另外很多层次、更高层次所体验的法界,都要包含在这个法界性的内涵里面。

当然,我一直也在说明这个世间、这个宇宙本身就有什么非因非果啦,又有无限啰,有许多性质。其实这些说法就是在做打成一片的事情,就在表现打成一片是什么状况。像我在「第一届佛学与科学研讨会」中讲「无分别心与对称性」,说明在物理的定律里面,本身有无分别的性质,这就是在连接自性与法界,不过是举一些实例就是了。

像我在前几年讲到无分别、讲到空性时,都不会拿现象界、也就是法界的状况来做例子,直到最近一、两年才开始这么做。同时也常常会从财富上来看,从什么上面来看,这都是在法界里面找出自性,找出他们相似的地方。这些说辞无非是在表达自性与法性打成一片的状况。

「修行之道无他,惟有革心而已,即将众生之生灭心转为不生不灭之大菩提心是也。」

这一段话把前面所有的内容都统合在这里了。「修行之道无他,惟有革心而已」,就是说修行其实并没有什么别的方法,只不过是革心而已,也就是要改革我们的心。那要怎么改革呢?要将众生的生灭心转变为不生不灭的大菩提心,就是把生灭心转变成不生不灭心,就这么简单,这就是修行。

「总之,一切众生未明心现性时,见色住色,闻声住声,心为六尘所转,四大五蕴所障,四相所迷,自己作不得主,故轮回生灭;现性之后,六尘还原为佛性矣。」

所以总括来说,众生在没有明心现性的时候,他「见色住色,闻声住声,心为六尘所转」,心被这个六尘所牵制,被它们牵着鼻子走。「四大五蕴所障」,「四大」是地、水、火、风,「五蕴」则是色、受、想、行、识;也就是心被地、水、火、风及色、受、想、行、识所障碍了。

「四相所迷」,「四相」就是我、人、众生、寿者相,就被这四种层次的相所迷惑,弄得糊里糊涂的。「自己作不得主」,这个「自己」指的是什么?「本来面目」、「自性」就是你真正的自己,那个真正的自己就不能作主,而是被别的东西作主,被六尘、四大、五蕴、四相夺权了,是它们在作主,真正的主人反而不能作主,那不能作主就是被夺权了。

所以我说要提倡「佛权」,佛权才是真正的主权,是真正的自己做主人的权。也许有的人一旦听到「佛权」,就会想成是由释迦牟尼佛作主,或是师父作主,我们不得作主。如果听成这个意思,那简直完全歪曲了这句话的原意。

「故轮回生灭」,因此就会一直在六道中循环生死、轮回生灭。「现性之后,六尘还原为佛性矣」,如果明心现性了以后,六尘就还归为佛性,那么佛性就不会被外面这些尘相所控制了,他自己可以作主了。

其实那些外相、外境原本都是佛性,都不离佛性;你一旦现性之后,它们也都还原为佛性了,是一体的——以上这一段就是告诉我们人为什么会被迷,是被些什么东西所迷;而清醒之后,又是怎么一种情形。

「佛言:一切众生皆有佛性,我是已成之佛,汝是未成之佛。过去诸佛如是悟,如是修,如是证;未来诸佛如是悟,如是修,如是证;我今亦如是悟,如是修,如是证,望为勉旃。」

「佛言: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佛说所有的众生都有佛性,因此无论是中国人、马来人、西方人、阿拉伯人、印地安人、非洲人统统都有佛性,一切都是平等无差的。

「我是已成之佛,汝是未成之佛」,华藏祖师自己说:「我是已经修成的佛;你呢,还没有修成,是未成之佛。」

「过去诸佛,如是悟,如是修,如是证;未来诸佛,亦如是悟,如是修,如是证;我今亦如是悟,如是修,如是证,望为勉旃」,过去诸佛,就是指过去已经修成的佛,都是像《发菩提心义诀》里面讲的这些状况,都是这样子悟的,这样子修的,这样子证的。

以后要修成的这些佛呢,「亦如是悟,如是修,如是证」,也还是一样要经历这同样的过程。「我今亦如是悟,如是修,如是证」,华藏祖师说他自己也是这样悟,这样修,这样证,他用这点来勉励大家,希望大家早日成佛。

因为以前的佛是这样,以后的佛也是这样,他现在一样如此,那不是已经稳了吗?这不是在向大家保证:只要依照这同样的方法去修,就一定可以成道!而不是去考证以前释迦牟尼佛穿什么袈裟,住在什么样的地方——这些外在的形式是可以变的,而修行的方法是没办法改变的。

因此无论是在什么时代,无论是怎么样的环境,无论是哪一类的人,这些容或有不同,但是亘古不变的是这个修行的方法,是百千万佛实验成功的,这么重要且宝贵的成佛心法大家务必要珍惜!

问:我在念咒、观想时,心灵上不太会运作,我不知道要如何和这篇《发菩提心义诀》里讲的道理配合。

答:念咒和观想是在习定,讲这个就比较复杂,而且要因人而异。这篇文章没有谈到要如何念咒、观想,比较相关的是在「澄心」的教理这一段。

大家如果还记得,以前我们在教一些法的时候,在观想之前先要念一个咒,叫做「净业观空」,然后才观想。而观的时候是观前面空,然后在空中再现出什么来,是吧?如果你不能够观前面空,前面不空,很实在,你就变不出东西来。你想要变,都变不出来的。

问:另外有一个问题,就是所观出来的像,跟肉眼看到的,会不会互相冲突?

答:观出来了就算数,并不去比较正误。若要审察,就要审察你在观的时候,心是不是分别的、爱恶的、取舍的?是不是自性平等而住的?你如此审察就对了。

我以前曾说要用庵摩罗识去观想,就是把心一空,它自己就要现出来。它不出来,你也不必在乎,不去管它。就只是一个意愿,希望它出来。而不是用那个心去刻、去雕、去画;不过,刚开始修的人是做不到的。

所以你还是先去刻、去画、去描,不过不是用笔,而是用心。这样可以让你练习专注,所以还是有用的,只是不够好而已。当你的心力相当集中的时候,才能描得出来。所以这样修,至少心专注的能力可以练出来,这对修行还是有帮助的。凡是不会专注的人,还是要先练习专注。

所谓「专注」就是集中精神。所以法本上面也有写道:「制心一境,无事不办」。因此倘若你做不到观空,就要先练习集中精神,这只要下死工夫就可以了。其他的,好像要有点慧根,那没有慧根怎么办?没有慧根,也是要先下死功夫,去练习专注;专注久了,慢慢地其他的能力就会培养出来。

好,我今天就讲到这里。下面的时间留给陈国镇教授。

陈国镇教授:

刚刚有人问到观想和持咒的问题。实际上在「澄心」、「住心」这里面可以看到两句话,所谓的「澄心」,就是「心不取境,境不临心」(或「于心无境,于境无心」);「住心」呢,则是「于心无事,于事无心」。

如果还要持咒、观想,实际上你的心里面,有境也有事,所以还不是「澄心」的情况。如果你还不懂这里的意思,我建议你就继续地持咒,继续地观想,一直做下去,做到有一天,你自己会懂得怎么样是心里面没有境,这境里面也不住心;又怎么样是心里面没有事,在事里面也无心。

这是比较偏向反省的方式在修,不是循着一些境或者是事,用文字的方式在修。开始时,可以把文字当做一条路,慢慢地修上去。到后来不需要再攀附文字的话,你就比较知道这个心到底是什么状况,于是你会知道什么叫做「于境无心」,就是碰到一些境界时,你的心不会被它所转,不会被它所迷,你也不会在无中生心,这是比较难一点。

你可以看看《发菩提心义诀》里面有一段话:「观其始由众生心念而生,故佛言:『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善修行者明乎此,故慎其初念,制其染心,斯为要法。」

这是最重要的一段。所以你要先察觉到你的心,然后还要知道这个心是不是初心,是不是初念。要先觉察到这个,你才会修后面这三个觉,如果没有办法察觉到你的初心,就不必勉强,还是继续持咒语或修观想。

说起来我也是一步步修上来的,也不是说一下子就懂的。华藏上师的这篇东西,我是看了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不是头一次或头几次就看懂了,而是看了好久好久以后,我才似乎明白了一点点;然后才又慢慢一点一点、锲而不舍地逐渐去了解。

所以你也不必急着用自己的话去诠释这些句子,结果反而容易走样,而且走样了自己还不见得有感觉,这并不是很好的修行。当然,如果没有体会,却做了太多的诠释和尝试,这会让你导致邪见。这种做法是自己的心去缠自己的心,缠得非常的复杂,反而很难破茧而出。

「直心是道场」,所以你就先一直修,不要时时刻刻都想要用自己的话去诠释。你要用心去感觉它到底是什么味道,用这个方式,慢慢地你就可以走出各种困惑了。

梁乃崇教授:

讲到这里,我想起以前陈昌祈曾问过华藏上师要怎么修《发菩提心义诀》,他说要每天念一遍。

陈昌祈副教授:

上师说要念几万遍,然后再六度万行。

梁乃崇教授:

这篇文章如果你每天念一遍,一年才三百六十五遍,一百年也不过是三万六千五百遍。

陈国镇教授:

当时你大概没有察觉到这几万遍是什么意思!

陈昌祈副教授:

我听了以后,就很勤快地把它背下来。

陈国镇教授:

这个方法其实非常好,不过就是要真的用心去读,而不是在读这些文字。

这些文字里有些逗点也点得不对,念到那个地方就有点中断或者很突兀的感觉,如果你常常会卡在那个地方,这就表示你的心不太能自主。你如果这样子念下来,不觉得句子断得不对,对你来说,就是那么的流畅!

有没有标点符号都无所谓,反正你的心很顺畅。甚至于你不是从头念到尾,而是随便看到哪一句,就觉得很贴心,那就对了。所以,我们不能在那个字面上盘桓,这会使得你脱离不了「文字相」,不算是真正在修。

真正修行是:每念一句,每念一个字,在你心里面就好像有回响一样的感觉,就好像在山洞里面喊叫一样,会有回应。

如果你有这种回应的感觉,那么任何一段文字看起来,都会有非常丰富的意思在里面。所以佛法不离字里行间,也不在字里行间。实际上,你能念到心底去的话,就会发现:华藏上师所讲的真的非常微妙,每一个字都可以打动你的身心。

我发现只要把这篇华藏上师的《发菩提心义诀》看完了,几乎所有的佛理差不多都在里面,只是有些地方像「十法界」等很复杂的境界,它没有办法叙述得那么丰富、那么完整而已。

实际上,真正佛法的要旨统统都在里面,而且这篇《发菩提心义诀》,它的文字很符合我们现代人使用的习惯,所以看起来也最顺畅,不会像一般读佛经有逐字逐句去理解的困扰,所以我觉得这是一篇很好的经文。真正看得懂的人,真的会赞叹,觉得其中每一个字都是宝。

问:我想请问一下,最后这一段「佛言:『一切众生皆有佛性,我是已成之佛,汝是未成之佛……』」。华藏祖师突然加上这个「佛言」,是他入定到佛性,还是他引用佛经里的话?

陈国镇教授:

这应该是引自佛经吧!这不是 华藏上师编造的故事,应该是佛说的。

陈昌祈副教授:

华藏上师就是佛啊!

梁乃崇教授:

是啊!但并不是所有的读者都知道。

旁答:

加上「佛言」有鼓励的作用,他告诉我们:一切众生皆有佛性,我成了佛,你们跟我一样也可以成佛啊!所以加上去也很好。

陈国镇教授﹕

这是有鼓励作用。但是加上去,就不要把它看成是必要的「正字标记」。

旁答:

我想补充一下,华藏上师曾经说过:中国以前的法师也曾讲过怎么发菩提心,譬如省庵大师的《劝发菩提心文》就是。但是他说他这篇是最详细的,以前的法师则讲得比较简单。

我们现在看看,他这篇真是既简要又详细,他把整个佛法的大纲通通包括在里头了,不论是对初机或深机,所有学佛的人从初发心开始,直到最后成佛,都可以拿来做印证,也可以当作一个法本。所以华藏上师常常自己赞叹说他这篇写得非常好,而且非常非常重要,是千年以来中国佛教界一篇伟大的著作。

陈国镇教授:

确实如此。当初我拿到这篇《发菩提心义诀》的时候,我只修两个字,就是「初念」,我去审查什么叫做「初念」?

到后来才知道它是怎么一回事,这给我修行带来很多帮助。因为审察初念,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你必须心要定,还要很分明,同时分明中又不能去攀援,然后才能够一步一步找到心念的根,这中间就要琢磨好多事情,我就在这个「初念」上花了很多功夫。

当时我还不敢修什么「制其染心」,因为根本还不晓得什么叫做被染,所以就先去找何谓「初念」。

我发现心中本来有个念头,觉得它满简单的,仔细再一钻,哇!底下一大丛念头纠结在一起,是由很多念头纠结成一个我认为很简单的念头;然后我再抽丝剥茧,慢慢去找,发现原先以为很简单的念头,底下还是这么一丛又一丛的,我又慢慢地找,找到后来才发现,噢!原来「初念」竟是那么简单又那么深邃,当你的心稍微这样摇晃一下,就是初念了。

那里间不容发,而且连痕迹都还不能讲,只要你心中一不定,就是一个初念。怎么个不定?说起来就太多了。

从这样的反省里面,我一直回头去找,这一个寻找的过程是满辛苦的,不过却是满有味的,因为每找对了以后,我就会看清楚自己的内心,里面有许多障碍纠在一块儿。每解了一个,就会快活一阵子,好像脱胎换骨一样,是一种大死而后大生的感觉。

所以开始时,《发菩提心义诀》中最打动我的,就是「初念」这两个字,其他的我还不懂。后来才知道,原来所谓「制其染心」就要在源头(初念)上去注意,如果源头上不注意,后面想要收拾,都煞费工夫,而且也不见得收拾得了。就像传染病一样,一旦传染开来以后,你再想去扑灭它、消除它,是件好难好难的事。

我由「初念」这两个字开始修,后来越来越明白,才知道《发菩提心义诀》中每一句话都那么好,真是一篇伟大的著作。

我们如果不深入到里面去,会觉得其中的文字并没有什么,起、承、转、合也没有一些文章来得精彩,可是他讲得简明扼要,脉络清楚,不同层次修行的感觉,通通都包罗在这里面,所以这篇文章真是值得我们读几十万遍。

——姚介玫、姚介和、刘玉娟等居士记录

 
 
 
前五篇文章

梁乃崇:用「庵摩罗识」观想

梁乃崇:如何正思维以入佛智慧——兼谈器官移植

梁乃崇:佛法与近代文明

梁乃崇:能知与被知

海涛法师弘法讲义-2009年:在工作中修行

 

后五篇文章

梁乃崇:发菩提心义诀(上)

梁乃崇:十二因缘(二)

梁乃崇:十二因缘(一)

梁乃崇:「斗争对立」与「同体平等」

梁乃崇:多用心,少用脑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