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护法与尽孝道:房山石经雕刻的原动力(李尚全)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9:36:09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护法与尽孝道:房山石经雕刻的原动力(李尚全)

 

  编者按:2011年10月9日,辽金佛教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广化寺隆重举行。江苏扬州大学佛学研究所副教授李尚全在会上发表题为《护法与尽孝道:房山石经雕刻的原动力》的论文,他从两个方面论述了唐辽石刻房山石经的原动力,一是静琬比丘尼的护法热情,二是官民尽孝道的社会需求,并以石刻《华严经》和《大般若经》为例加以说明。论文摘要如下:

  房山石刻《华严经》,从唐贞观二年(628)到辽重熙十年(1041)九月结束,历时299年,官民齐心协力,在石板上,把600卷的《大般若波罗密多经》一个字一个字地雕刻出来,这在人类文化史上,确实是一大奇迹。这种精神,源自于佛教高僧在末法时代的护法热情,和唐辽官民尽忠孝的儒家美德。笔者认为,这是房山石经雕刻的两种原动力,兹把拙见陈述如下。

  一、静琬石刻《华严经》:让佛教经典“永留石室,劫火不焚”

  佛教作为一种外来文化,首先与北魏世祖太武帝(423—452年在位)的政治理念发生了冲突,引发中国佛教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灭佛运动。

  北魏太武帝的灭佛,唤起了汉传佛教高僧的忧患意识,即末法思想的张扬。

  北魏太武帝灭佛后的第10年,汉传佛教末法思想作为一种护法理论模式,由北魏南岳慧思大禅师提出。北魏太武帝灭佛给汉传佛教留下的恐惧症(或叫后怕症)还没有彻底清除,促使慧思焕发了在末法时代护法的信仰热情,他说:

  我今誓愿持令不灭,教化众生至弥勒佛出。佛从癸酉年入涅槃后,至未来贤劫初,弥勒成佛时有五十六亿万岁。我从末法初,始立大誓愿,修习苦行,如是过五十六亿万岁,必愿具足佛道功德,见弥勒佛,如愿中说入道之由,莫不行愿。早修禅业,少习弘经,中间障难,事缘非一。略记本源,兼发誓愿,及造金字二部经典。

  按照慧思自己的说法,“我慧思即是末法八十二年,太岁在乙未(455)十一月十一日,于大魏国南豫州汝阳郡武津县生”,发愿经过56亿万年,修习苦行,护持佛法,从现在“造金字二部经典”开始。后经北魏太武帝灭佛百年以后,北周武帝再次大规模灭佛,使末法思想再次高涨起来。

  历史记载:静琬敬白未来之世一切道俗:法幢将没,六趣昏冥,人无惠眼,出离难期,每寻斯事,悲恨伤心。今于此山,鎸凿《华严经》一部,永留石室,劫火不焚,使千载之下,惠灯常照,万代之后,法炬恒明。……此经为未来佛法难时,拟充经本,世若有经,愿无辄开。

  也就是说,将来佛教在中国遇到灭顶之灾以后,佛教经典难以找到的时候,再使用这部石刻《华严经》,拓印流通。在这种护法动机的促使下,静琬想把整个大藏经石刻化,房山石经的主体工程在辽代完成。房山石经的雕刻,得到辽代帝王的大力支持。

  二、尽孝道:唐辽官民僧尼石刻《大般若经》的主旋律

  佛教的中国化问题,是一个常谈常新的问题,也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问题。通过对唐辽石刻《大般若波罗蜜多经》近900条题记的研究,初步得出了这样的洞见:佛教的中国化,与儒家的尽孝伦理水乳交融在一起,解决了一个儒家永远难以解决的问题,即“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的社会问题。

  佛教经教的祭祀化

  东汉末叶与蜀汉之际的四川佛教,是民间道教化的产物,即把佛教作为祭祀亡灵的工具,这与洛阳皇族佛教的信仰不同,皇族佛教是把佛陀与黄老并祀,祈祷现实幸福生活。

  在西晋时期,竺法护翻译的《盂兰盆经》,是一部大乘佛教经典。内容主要记述释迦牟尼佛的十大弟子之一,即神通第一的目犍连用天眼通看见自己的母亲堕在饿鬼道,骨瘦如柴,日夜受饥饿煎熬。目犍连看到母亲遭受如此痛苦,赶紧以钵盛饭,供养母亲,但他的母亲吃饭时,饭却化为炭火。于是,目犍连就向释迦牟尼佛请求解救之法。释迦牟尼佛指示目犍连在七月十五日僧自恣日(印度雨季期间,僧众结夏安居三个月结束之日),以百味饮食供养三宝,蒙圣僧的无量功德,就能解救七世父母出三恶道。目犍连依教奉行,于当日设斋供僧,果然他的母亲脱离饿鬼道,上生天界。后来,这部经典成为汉传佛教为逝世的父母及其亲人做经忏佛事,超度到西方极乐世界的理论源头。在此理论指导下,逐渐规范成《慈悲道忏法》,成为祭祀祖先,超度亡灵的经忏仪轨。

  《慈悲道忏法》,又名《六道慈忏》,简称《梁皇忏》,有“经忏之王”之称,是宝志禅师根据梁武帝的御旨制定的,并在天监四年(505)农历二月十五日在镇江金山寺举办“法界圣凡水陆普度大斋胜会”(简称“水陆法会”),由历史上着名的僧佑律师宣读仪文,标志着汉传佛教经忏的合法化、规范化、制度化。这种祭祀佛教,影响到辽代佛教。

  2、唐辽民间石刻《大般若经》的祭祀化

  唐辽石刻《大般若经》,自唐天宝元年(742),范阳县人李仙药为亡过父母,敬造石经一条,合家供养”开始,到大契丹国重熙十年(1041)止,长达299年。在这299年时间里,唐辽官民僧尼发起的石刻《大般若经》运动,主要目的是为了祈祷现实幸福和祭祀祖先。

  (1)官宦人家所刻石经。

  官宦人家造石经的目的主要有:

  ①祈祷现世平安;②为上司祈福;③祭祀亲人;④殿后工程。

  (2)民间所刻石经。

  这种民刻石经的目的主要有:

  ①祭祀父母;②民间社团所刻石经。这些民间社团,基本上都是商业集团,目的在于祈祷生意兴隆。

  (3)僧尼所刻石经。

  这种僧尼所刻《大般若经》的目的主要有:

  ①超度师僧;②超度父母;③自愿发心造经;④祛病。

  三、结语

  刻造房山石经,在唐代是静琬比丘尼面对北周武帝灭佛的政治运动心有余悸,认为隋唐之际的佛教处在末法时代,产生了强烈的忧患意识,护教心切,为了不使佛教经典毁于战乱和灭佛的政治运动,发起石刻大藏经运动,而民众则从儒家尽孝道的社会需求出发,积极参与其中。到了辽代,稍有不同,即辽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从佛教护国的角度参与其中,与民众的尽孝道的社会需求凝聚在一起,完成了600卷《大般若经》及其绝大部分经典的镌造工程。

 
 
 
前五篇文章

革命先驱 佛门栋梁——宗仰上人传略(朱哲)

化雨注南海 塔波归故国——广洽法师生平述略(陈全忠)

太虚大师的佛教观(李明友)

《弘明集》中因果报应论争述评(刘立夫)

太虚人生佛教思想及其现代意义(刘泽亮)

 

后五篇文章

孝道的真实意义(开愿法师)

介绍普贤菩萨(紫幻居士)

浅谈阿閦佛国品(紫幻居士)

叶曼:我的学佛心路历程

叶曼: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功五读书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