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杂宝藏经白话 鹿女夫人缘第九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11:06:41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杂宝藏经白话 鹿女夫人缘第九

 

  摘要:佛陀告诉诸位比丘说,供养父母和供养贤圣,能使人很快修得人天乘,以至于达到涅槃之乐。对父母作种种不善之事,对贤圣也作种种不善之事,能使人迅速堕落三恶道,受极大苦恼。

  佛陀说,这鹿女在过去世时,因为对母亲说要她像鹿那样快跑,对她说这番话的因缘,投生到鹿腹中,脚像鹿甲。因为采花供养辟支佛的缘故,足迹中一百花产生。因为敷草的缘故,常常能做王夫人,即是此文的鹿女夫人。

  鹿女夫人缘第九

  【白话】

  佛陀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告诉诸位比丘说:“有二种法,能使人很快修得人天乘,以至于达到涅槃之乐。又有二种法,能使人迅速堕落三恶道,受极大苦恼。”“是哪二种法,能使人很快得到人天快乐,(和)达到涅槃常乐?”

  佛陀说:“第一种是供养父母,第二种是供养贤圣。”“是哪二种法,能使人迅速堕落三恶,受极大苦恼?”

  佛陀说:“第一种是对父母作种种不善之事。第二种是对贤圣也作种种不善之事。”诸位比丘请问佛陀:“世尊啊!迅速促成善恶果报,这事情是怎样的?”

  佛告诉诸位比丘:“在过去久远无量世时,有个国家叫波罗奈,国中有座山,名叫仙山。当时有个梵志,就在那山居住,常常在石上大小便,后来有精气,落在小便处,(有只)雌鹿来舐,便有了身娠。日满月足,雌鹿来到仙人的居所,生下一个女子,相貌端正殊妙,只有脚像鹿一样,梵志就收留她,养育成人。(按照)梵志法,是一直侍奉火焰,使火常燃不灭。鹿女晚上照管火,一不小心,火灭了。鹿女非常恐怖,害怕梵志(父亲)发怒。另有一位梵志,住在离此五里的地方,鹿女迅速到梵志那儿去乞讨火种。梵志见了鹿女足迹所到之处生有大朵莲华,便与鹿女约定说:‘绕我的屋舍七圈,便给你火种。如果出去时,也要绕七圈,但不要走在原来的足迹上,走不同的道回去。’鹿女立即按照要求,取火种而去。

  “当时梵豫国王出行游猎,见到那梵志的屋舍周围有十四重莲华,又见往返的二条道路上有两行莲华。奇怪的问梵志说:‘这里连水池都没有,为什么会有这么美妙好看的莲华呢?’梵志答道:‘那位仙人住处有一个女子,(曾)来向我讨火,这女子的足迹所到之处,都会生出莲华,我便与她要约说:“如果想得到火种,必须围绕我的屋舍七圈,回去的时候,也要转七圈。因此就有周围环绕着的莲华。’梵豫王便寻着莲华的踪迹,来到梵志那儿要见他的女儿。见到她的端正妙好后,很满意高兴,便向梵志,求娶他的女儿。梵志就(将女儿)给了大王,大王立即(将她)立为第二夫人。

  “这女子从小得到仙人养育,秉性端直,不了解一般妇女的妖柔妩媚争宠之事。后来有了身娠,相师占卜说:‘这女会生一千个儿子。’大王的大夫人,听到后,内心产生了妒忌。慢慢开始谋划,先恩惠厚待取悦鹿女夫人左右的侍从,多给她们钱财珍宝。后来鹿女怀孕日满月足,便生下一朵千叶莲华。将要生产之时,大夫人用它物蒙住了鹿女夫人的眼睛,还不让她自己看,拿臭烂马肉干,放置在鹿女夫人身下,取走千叶莲华,盛放在盒子里,抛掷在河中。还在解开蒙眼之物后对鹿女夫人说:‘看你生的什么’,只看见一段臭烂马肉干。大王派遣人来问:‘夫人生了什么?’得到的回答是:‘只生了臭烂马肉干一样的东西。’这时大夫人对大王说:‘大王喜欢鹿女到颠倒惑乱(的程度),这是畜生所生,被仙人养育,(她又)生出这些不祥的臭秽之物。’大王的大夫人,便取消了鹿女的夫人之职位,不再宣召。

  “当时有个乌耆延王,带领随从和夫人宫女,在河的下游玩乐。看见黄色云形成的宝盖,从河上游随水而来。大王这样想:‘这云盖之下必有神奇之物。’派人前往观看,在黄云之下,发现一个盒子,便打捞上来,打开观看,有一朵千叶莲华,花瓣上有一千个小儿,取来养育,渐渐长大,每个都有大力士的力量。

  “乌耆延王,每年都要向梵豫王进献贡品,收集了众多贡品,派遣使者将要送去。诸位王子便问道:‘大王想干什么?’乌耆延王答道:‘要给梵豫国王献贡。’诸位王子各自说道:‘如果有(我们)一个王子,还盼望能够降服天下,让他们来进贡,何况(您)有我们一千个儿子,却应当进贡给他?’这一千个王子立即率领军众,降伏了其他国,按次序来到梵豫王国。国王听到大军压境,向全国招募勇士:‘谁能驱除这样的敌军?’都没有人能驱除的。第二夫人,前来接受招募说:‘我能退敌。’大王问道:‘如何得以驱除他们?’夫人答道:‘只给我筑一座百丈之台,我坐在上面,必定驱除敌军。’大台筑成后,第二夫人,坐在台上。

  当那一千个王子将要举弓射箭时,他们的手自然都不能举起。夫人说道:‘你们要慎重对待父母啊,我是你们的母亲。’那一千个王子问道:‘怎么证明你是我们的母亲?’答道:‘我如果挤乳,每一乳会射出五百道乳汁,分别射入你们的口中,证明我是你们的母亲;如果不是这样,就不是你们的母亲。’立即用两手挤乳,每一乳中,各有五百道乳汁,分别射入一千个王子的口中,其他士兵,没有一个得到的。一千个王子立即降伏,向父母亲忏悔。诸位王子和合二个国家,从此不再有怨仇,互相劝导,把五百个王子给亲生父母养,另五百个王子给养父母。这时二个国王,分别统管阎浮提,各自养育五百个王子。”佛陀说:“要知道,那时一千个王子,就是贤劫千佛。那时嫉妒的(大)夫人,蒙人眼目的,就是文鳞瞽目龙。那时的父亲就是白净王。那时的母亲就是摩耶夫人。”

  诸位比丘请问佛陀道:“此女有什么样的因缘,生在鹿腹中,足下会生莲华呢?又是什么因缘,做大王的夫人呢?”

  佛陀说:“这鹿女在过去世时,出生在贫贱之家。母子二人在田中锄谷,看见一位辟支佛,持钵乞讨饭食。母亲对女儿说:‘我想到家中取我的饭食分给清修士。’女儿则说:‘把我的那份也布施了吧。’母亲立即回家,去取母子二人的饭食,来布施给辟支佛。女儿便拔草采花,为辟支佛敷设了草座,把花洒在上面,请辟支佛入坐。女儿责怪母亲迟迟不来,登上高处,遥望她的母亲。当看见她的母亲,便对母亲喊道:‘为什么不快点?象鹿一样奔跑而来。’母亲到后,还嫌母亲迟缓,发狠地说:‘我生在母亲身边,(还)不如生在鹿身边。’母亲立刻把二份饭食布施给辟支佛,剩下的母子二人一起吃了。辟支佛吃完,把钵抛掷在虚空中,然后追寻飞去,到了虚空中,作了十八种变化。当时母亲十分欢喜,就发了誓愿:‘让我将来常生圣子,要像今天所供养的圣人。’因为这一业缘,后来生了五百个儿子,都证得辟支佛果。(她们)一作养母,一作亲生母亲。因为对母亲说要她像鹿那样快跑,对她说这番话的因缘,投生到鹿腹中,脚像鹿甲。因为采花供养辟支佛的缘故,足迹中一百花产生。因为敷草的缘故,常常能做王夫人。这位母亲的后世转生为梵豫王,这个女儿的后世转生为莲华夫人。由于这一业缘,后来所生贤劫千圣,因为誓愿力,常生育贤圣。”诸位比丘,听闻了佛陀的法语后,内心欢喜奉行不悖。

  附原经文:

  鹿女夫人缘第九

  【经文】

  佛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告诸比丘:“有二种法,能使于人疾得人天,至涅槃乐。有二种法,能使于人速堕三恶,受大苦恼。”“何等二法,能使于人疾得人天,至涅槃乐?”

  佛言:“一者供养父母,二者供养贤圣。”“云何二法,速堕三恶,受大苦恼?”

  佛言:“一者于父母所,作诸不善。二者于贤圣所,亦作不善。”诸比丘白佛言:“世尊,速成善恶,其事云何?”

  佛告诸比丘:“过去久远无量世时,有国名波罗奈,国中有山,名曰仙山。时有梵志,在彼山住,大小便利,恒于石上,后有精气,堕小行处,雌鹿来舐,即便有娠。日月满足,来至仙人所,生一女子,端正殊妙,唯脚似鹿,梵志取之,养育长成。梵志之法,恒奉事火,使火不绝。此女宿火,小不用意,使令火灭。此女恐怖,畏梵志瞋。有余梵志,离此住处,一拘屡奢(此言五里),此女速疾,往彼梵志所,而求乞火。梵志见其迹,迹有大莲华,要此女言:‘绕我舍七匝,当与汝火。若出去时,亦绕七匝,莫行本迹,异道而还。’即如其言,取火而去。

  “时梵豫国王,出行游猎,见彼梵志,绕舍周匝十四重莲华,复见二道有两行莲华。怪其所以,问梵志言:‘都无水池,云何有此妙好莲华?’答言:‘彼仙住处有一女,来从我乞火,此女足迹,皆生莲华,我便要之:“若欲得火,绕舍七匝,将去之时,亦复七匝。”是以有此周匝莲华。’王寻华迹,至梵志所从索女看。见其端正已,甚适悦意,即从梵志,求索此女。梵志即与王,王即立为第二夫人。

  “此女少小仙人养育,受性端直,不解妇女妖嬖(bì)之事。后时有身,相师占言:‘当生千子。’王大夫人,闻此语已,心生妒忌,渐作计校,恩厚怡愉鹿女夫人左右侍从,饶与钱财珍宝。尔时鹿女,日月满足,便生千叶莲华。欲生之时,大夫人以物缦眼,不听自看,捉臭烂马脯,承着其下。取千叶莲华,盛著函里,掷于河中。还为解眼而语之言:‘看汝所生’,唯见一段臭烂马脯。王遣人问:‘为生何物?’而答王言:‘唯生臭烂马脯之物。’时大夫人而语王言:‘王喜倒惑,此畜生所生,仙人所养,生此不祥臭秽之物。’王大夫人,即便退其夫人之职,不复听见。

  “时乌耆延王,将诸徒从夫人婇女,下流游戏。见黄云盖,从河上流,随水而来,王作是念:‘此云盖下,必有神物。’遣人往看,于黄云下,见有一函,即便接取,开而看之,见千叶莲华,叶有千小儿,取之养育,以渐长大,各皆有大力士之力。

  “乌耆延王,岁常贡献梵豫王,集诸献物,遣使欲去。诸子问言:‘欲作何等?’时王答言:‘欲贡献彼梵豫国王。’诸子各言:‘若有一子,犹望能伏天下使来贡献,况有我等千子,而当献他?’千子即时将诸军众,降伏诸国,次第来到梵豫王国。王闻军至,募其国中:‘谁能攘却如此之敌?’都无有人能攘却者。第二夫人,来受募言:‘我能却之。’问言:‘云何得攘却之?’夫人答言:‘但为我作百丈之台,我坐其上,必能攘却。’作台已竟,第二夫人,在上而坐。

  尔时千子,欲举弓射,自然手不能举。夫人语言:‘汝慎莫举手向于父母,我是汝母。’千子问言:‘何以为验得知我母?’答言:‘我若撀乳,一乳有五百歧,各入汝口,是汝之母;若当不尔,非是汝母。’即时两手撀乳,一乳之中,有五百歧,入千子口中,其余军众,无有得者。千子降伏,向父母忏悔。诸子于是和合二国,无复怨雠[同‘仇’],自相劝率,以五百子与亲父母养,以五百子与养父母。时二国王,分阎浮提,各畜五百子。”佛言:“欲知彼时千子者,贤劫千佛是也。尔时嫉妒夫人缦他目者,文鳞瞽目龙是。尔时父者,白净王是。尔时母者,摩耶夫人是。”

  诸比丘白佛言:“此女有何因缘,生鹿腹中,足下生莲华?复有何因缘,为王夫人?”

  佛言:“此女过去世时,生贫贱家。母子二人,田中锄谷,见一辟支佛,持钵乞食,母语女言:‘我欲家中取我食分与是快士。’女言:‘亦取我食分并与。’母即归家,取母子二人食分,来与辟支佛。女取草采华,为之敷草坐,散华着上,请辟支佛坐。女怪母迟,上一高处,遥望其母,已见其母,而语母言:‘何不急疾?鹿骤而来。’母既至已,嫌母迟故,寻作恨言:‘我生在母边,不如鹿边生也。’母即以二分食与辟支佛,余残母子共食。辟支佛食竟,掷钵虚空中,寻逐飞去,到虚空中,作十八变。时母欢喜,即发誓愿:‘使我将来恒生圣子,如今圣人。’以是业缘,后生五百子,皆得辟支佛,一作养母,一作所生母。以语母鹿骤对言因缘,生鹿腹中,脚似鹿甲。以采华散辟支佛故,迹中一百华生。以敷华草故,常得为王夫人。其母后身,作梵豫王,其女后身,作莲华夫人。由是业缘,后生贤劫千圣,以誓愿力,常生贤圣。”诸比丘,闻是语已,欢喜奉行。

-----------------------------------------------------------------------------------------------------

更多白话佛经大全

-----------------------------------------------------------------------------------------------------

 
 
 
前五篇文章

杂宝藏经白话 六牙白象因缘第十

杂宝藏经白话 兔自烧身供养大仙缘第十一

杂宝藏经白话 善恶猕猴缘第十二

杂宝藏经白话 佛以智水灭三火缘第十三

杂宝藏经白话 波罗柰国有长者子共孝行天神感王行孝缘第十

 

后五篇文章

杂宝藏经白话 莲华夫人缘第八

杂宝藏经白话 慈童女缘第七

杂宝藏经白话 佛说往昔母迦旦遮罗缘第六

杂宝藏经白话 佛于忉利天上为母摩耶说法缘第五

杂宝藏经白话 弃老国缘第四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