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二十三)~G 七、住法经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11:41:14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二十三)~G 七、住法经

 

  七、住法经

  说法地点:舍卫国祇园精舍

  参加人员:诸比丘

  经中大意:本经叙述世尊告诉诸比丘:比丘对于善法,有退、有住、有增。须要自观察,而知善与不善之法,而求断、求增,要如救头燃那样之十万火急。

  此处的“住法”,可以理解为安住于正法善法,精进而不退转。在这部《住法经》中,佛陀共讲述了以下三个方面的内容:

  1、退善之法:不住、不增;

  2、住善之法:不退、不增;

  3、增善之法:不退、不住。

  下面,我们根据佛陀的思路,对上述三方面的内容,进行简要的阐述:

  1、退善之法,乃不住、不退。就是说,有些比丘对于佛法产生了笃信,于是按照佛陀的教导,去持禁戒,产生博闻、布施、智慧与辩才,对于教法(阿含)的研习也颇有心得。虽说这些比丘能够获得这些良好的成就,但是他们的道心仍然会退转,无法安住于善法,更谈不上增进善法。这就叫做退善之法,乃为不住、不增。

  2、住善之法,乃不退、不增。与第一点相仿,有些比丘奉持禁戒、产生博闻,奉行布施,具备智慧与辩才,并认知阿含且有所心得。如果这些比丘能够对此善法做到安住不退的话,就叫做不退、不增。

  3、增善之法,乃不退、不住。在做到第二点的基础上,我们不仅可以做到奉持不会退转,而且也不会安住于善法而裹足不前。这些比丘们仍会继续向上求证,一直求证到最高修持境界为止。这就叫做增善之法,乃是不退、不住。

  我们若对上述三点进行比较,便会发现,这三者是循序渐进的过程。第一点,我们奉守善法,有时由于道念不坚定,会产生退转;第二点,我们取得了成就,比如说证得了阿那含的果位,有些人会觉得不需要再努力了,能够修到如此高的境界已是极不容易,自己心满意足了,从此不求上进,沾沾自喜起来;第三种人并不以此为喜,反而更加精进,最后证得无上菩提。可以说,这就是修持上的三个修行阶次,几乎是我们每个人所必须经历的过程。可以说,它们是一个比一个难,一个比一个要求高。坦率地说,能够做到“心不退转”,且能做到“精进不怠”,说得容易,做起来真的很难呢!

  大凡熟悉佛理的人都会知晓,修证佛法的真谛,乃是一种心灵人格方面的高度内省,即觉悟之法只从内求,不从外觅。如果从自身以外的地方去寻找什么修持的要诀或秘笈,那就是一种不究竟之法,甚至等同于邪法。因此,世尊反复地教导我们要找一个僻静之处,山林或者树下,去静静地思惟,作深入细致地观察,去冥思。无论是世间万事万物,还是我们自身的四大假合,都是属于因缘所生法的范畴。对于自身修持来说,就要多反省我们自身的毛病习气,比如说:我心里面有没有贪欲呢?我的贪欲多呢还是贪欲少呢?这些贪欲又是从哪里生起的呢?驱使我们贪欲的最根本最核心的要素又是哪些?如何不使这些贪欲生起,并将它们彻底断除干净呢?此外,像瞋恚之心、睡眠、掉举、贡高我慢、不信、懈怠、恶慧等等,都可以作如是的观察与思惟。对于这些观察与思惟,佛陀是主张我们积极去履行实践,并说“比丘者,作如是观,必多所饶益”,就是会获得很多好处。儒家的曾子曾讲“吾日三省吾身”,每天都会对自己作深入的、多次的反省,而我们佛家的比丘,却要时时刻刻地反省自己,日夜一刻也不能停歇,这样才能及时正确地把握自己修持的进度,把自己的妄知妄念消灭在萌芽状态。相反,如果我们缺乏自我省察的勇气与毅力,就无法做到“自知”,更无法获得“自知之明”。让我们试想一下,自家的问题都堆积如山,我们哪有精力和能力去打理别人家的事情?因此我的观点与主张是:还是先把自家门前的积雪清扫干净了,否则一旦过路人在我们家的门前被摔成骨折,我们可是要支付人家医药费的呀!

  通过观察与反省,我们便会洞悉我们自身原来是“麻烦不断”!对于这些“贪伺”与烦恼,我们该怎么办呢?当然要想方设法灭除它们啦!身为佛子们,晚上做功课时都会念到“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的经句。接着,当我们念到“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谨勿放逸”之时,不知诸位是何种感觉?我想,即便先前你对功名利禄是雄心勃勃,当念此四句经文时,大约你的脑海中也会掠到一丝万念俱灰的亮点吧?当我们读《红楼梦》时,对于《好了歌》又是感悟如何?“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今何在,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金钱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其实,大家都这个道理都懂,有时也会产生这样的念头,但是一回到现实,立马就换回了原来的那个麻烦不断的“我”。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这里面的原因很多,我们若从心理学、社会学的角度,都可以总结出很多答案。如果从佛教的立场上如何解释这些现象?我想,还是用“因缘”和“无明”二词去解读,似乎比较合适。

  在家里,我比较喜欢看南京卫视十八台那位老吴主持的《听我韶韶》节目。老吴有时语出惊人,让人在意外之余,也深感赞服。比如说,对于那些名利心特强、特喜欢捞钱的领导干部来说,整治他们的最好办法,就是让他们多多参加追悼会。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追悼会的音乐一放起来,那种气氛,容不得你不伤心动情。看看躺在冰棺里的那位亡者,纵然他(她)生前如何地荣耀显赫,如何地风情千种家资万贯,可是此时一躺进冰棺里,与一个平头老百姓没有任何差别,都是被送到火化炉里,随着一股青烟,一切都化为乌有。老吴的观点是:参加追悼会,会使那些贪官们贪婪之心有所收敛。

  然而,现实的情形往往不容乐观。不要说当今参加追悼会,就是古代里,一边是亲人尸骨未寒,而另一边则是莺歌燕舞,为争夺家产继承权而大打出手。有兴趣的朋友,不妨看看《史记》和《战国策》,这里面记载挺详细。

  最后说一句题外话。近段时间我在认真研读《印度通史》。我所看的版本是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主编培伦。为什么要看《印度通史》?坦率地说,我在写阿含系列随笔的时候,从阿含经中发现了太多的令我耳目一新的观点和思想。当然,我也存有不少疑问,比如说当时婆罗门与刹帝利究竟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吠舍的社会地位究竟如何?首陀罗的来源有哪些,他们在四种姓当中,究竟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地位?四种姓是种族概念,还是语言概念?“梵分”一词,到底包含了哪些内容?如此问题,我都没有搞明白。因此,为了更好地研读阿含经,我必须要对印度历史进行补课。而且在下一阶段,我还要集中精力研读英国人渥德尔教授编著的《印度佛教史》,看看一个外国人,是如何看待印度原始佛教的。

  当然,这些著作中所述的思想,未必与佛教界的观点相同。但是我们可以多侧面地对原始佛教作进一步地观察,以使我们可以更近距离地亲近佛陀,亲近诸上善人。(09.05.17)

 
 
 
前五篇文章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二十三)~H 八、无经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二十四)~A 一、大因经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二十四)~B 二、念处经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二十五)~A 一、苦阴经(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二十五)~B 二、苦阴经(

 

后五篇文章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二十三)~F 六、黑比丘经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二十三)~E 五、水净梵志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二十三)~D 四、青白莲华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二十三)~C 三、周那问见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二十三)~B 二、知法经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