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空有二宗的有无自性观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11:00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空有二宗的有无自性观

  演培法师

  缘起,是佛陀教法的核心,是不共外道的特质。如来在菩提树下所证觉的是这缘起,在一代时教中所宣说的也是这缘起。缘起的定义,如诸经论中处处说到的是:‘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关于定义的解说,时人谈到的很多,我不想再来多谈。缘起既是佛法的核心,佛法的弘扬者,当然都要谈到他,可是由于学者的观点不同,解释上也就很有差异。依般若经说:诸法是缘起的,缘起是无自性的,所以经中特别发挥一切诸法皆无自性的真理。根据缘起的定义看,无自性空的的圣教,是非常显了究竟的,但在执有实自性的学者听来,却认为佛说这话是含有秘密意趣的了。于是后代学者,讨论这问题,就发生异见而形成空有两大派的对立。现在不妨给他们对这论题,作一简单说明如下:

  诸法无自性教,是佛在般若会上说的,佛之所以说诸法无性,是从缘起的内含所发见的。谈到诸法从缘所起,小乘学者也承认的,但不承认他是无性;大乘中的唯识学者,虽承认他是无性,然却说这是佛的秘密意趣,是约三无性的密意说的。据他们的意见:森罗万象的一切诸法,虽然很多,但概括的分类起来,不外遍计、依他、圆成的三性,在这三性上,建立三无性,依三无性,说一切诸法皆无自性,虽说三性的诸法都无自性,而所无的自性是不同的:遍计说无性,是无自体相性,名为相无自性性。唯识学者说:一切法有二类,一是有体的,一是无体的;有体法是自相安立的,无体法是假名安立的,假所安立的是假名有,自相安立的是因缘有,因缘有的是有自性,假名有的是无自性,遍计执是假名安立相,所以是相无自性。依他说无性,是无自然生性,名为生无自性性。诸法的生起,佛教说是依他缘力而生的,外道有说是自然生的,依缘而生的依他起是有自性的,忽然而生的自然生性是无性的。瑜伽摄抉择分说:诸行是缘起性的,由因缘力生,不是自己生自己的,所以是生无自性。圆成说无性,是离遍计所执自性,名为胜义无自性性。圆成实性,就是诸法的法无我性,法无我性,是无独立自在的我的遍计执性之所显的,并不是在遍计执外,另有一法名为胜义无性。这样,可知圆成本身不是没有自性,所谓无性,是说圆成实上无有遍计执性,名为胜义无自性的。如上所说,可以明显的看出一点,就是佛在般若会上说的诸法无自性的这话,不是真的全无自性,而有一部分是有自性的,以三相说:遍计执相是彻底无性的,依他的缘生自性,圆成的真实自性,还是有的。所以然者,遍计是无相法,说他无性,固无问题,依他是染相法,圆成是净相法,如也如言执义的说为无性,那就破坏世出世间的一切诸法,染净因果也就无从建立了!所以唯识学者,以种种方法,成立依、圆的有性,若说诸法全无自性,在他认为就是诽拨三相成无相见而落恶趣空了。

  唯识学者对缘生无自性的看法,已如上说;中观学者的看法又怎样呢?依龙树的见解说,诸法无自性教,是佛最彻底最究竟的了义之谈。因为,缘生的依他起法,在世俗谛中只可说是假名有,不可说是真实有,如把虚妄显现似有非实的缘生因果相,执为真实有,那就成为遍计执了!所以依他起相,是假名有,非胜义有。无热恼龙王请问经说:“诸依缘生即无生,彼中非有生自性”。此颂意说:凡依因缘所生不是自然现起的诸法,其自性必然是本空的。如果一定执说依他起是真实有,那就必须承认他不是因缘所生,若承认他是因缘所生,那就决定不能说他是真实有。假使一面承认他是因缘生,一面又承认他是真实有,那是绝对矛盾而不通的。所以空宗学者虽也承认依他的因果相是有,但只承认他是缘起幻有,如果幻有的因果相也没有,那就成为恶趣空诽拨因果了!这样,诸法的自性,虽是空寂的,但一切的能作、所作、作用,皆得成立,并不是说诸法无自性空,一切就无从建立。中论颂说:‘以有空义故,一切法得成’。可见性空是不碍缘起,缘起是不碍性空的,不但不相碍,且极相顺相成。若如唯识学者说依他起有实自性,因他是圆成实的所依事,遍计执的施设处,而此自性又与缘起不相违的话,试问你所说的自性,是不是也是依他的?假定不是,那就违背你的自宗,因为依他的自性,是属世俗谛,不是圆成实,是属真实有,不是遍计执,怎可说他是遍计执的施设处,圆成的所依事呢?假定说三性摄尽一切法名为依他,那你所作的这个他,是属什么法呢?若说所作的他,是前一刹那无间所有的自体性,那末,后一刹那所有的自性,在前一刹那的时候,是有还是无呢?若说是有,就成常住,那是不合理的,若说是无,自性就成新生,这又是讲不通的,所以主张缘生的依他起有实自性,不特违反了缘起的定义,同时也不能建立染净因果,反而有断常二过了!所以我得再重复的说一句:凡是缘起的,必然是无自性的;凡是自性有的,决定不是缘起的。缘起与自性的两个范畴,无论如何是相反而相夺的。因此,世间的一切有为法,出世的一切无为法,法法都是缘起的,如果离了有为无为,还有毫厘许的法体可得,同样也是缘起的,离了缘起,更无少法可得。凡是缘起的,必定是性空的,法法是缘起,也就法法是性空,离了性空,也决无少法可得。一切法性空,同时就是一切法皆假,所以般若经中,说有名假法假二种。以析空的观慧,分析这二假,名假是无实的,法假是缘有的;但以体空的观慧,作深一层的观察,不但名假,法也是假的。般若经说‘如是名假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但有假名。如是法假也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但有假法’。假名假法,都是缘生的,缘生都是无自性的,所以从世俗谛上看,空宗认为一切法皆假。

  如上所说,可以看出两宗对于无自性的解说,有著很大的不同,其思想之所以有如此差异,是由对缘生法的观点不同:空宗作总相观,所以说缘生法是假名的,缘生相是幻化的,假名虽有,而自性无实。因为是无实,所以是假名,因为是假名,所以是无实,二者是相顺相成的。有宗作别相观,所以说缘生法是有相的,缘生相的假名安立,才是无相。这论题,如以解深密经的胜义谛相品中的幻师喻来显示,那就更可看出二宗观点的不同了:幻师以幻术的力量,幻作牛马的幻象,这幻化的相状,有迷惑的作用,是依他的因缘有;在这幻化的像上,生起实有的言说,就成遍计的假名有了。以唯识的见解说:言说的牛马是无实的,迷惑的幻马像,不能说没得。以中观的见解说:言说的牛马像,固是无实的,迷惑的幻马像,也是无实的。假定执有幻起的牛马,言说的实有牛马也应是有,既不许言说的假名是有,为什么承认幻起的牛马是有?经说:‘取相无实,现相亦无’。所以实有相的执著破除,实有相自也无所有了!般若经的弥勒问品中,说到‘遍计无体,依他有体,圆成非有体非无体’,而接著说依他为何有体时,就说这是假名有的。由这也可证明:缘生的依他起,的确是无自性的!

  缘起无自性的空理,是佛法的骨髓,佛学者如能把握住这点,就能正确的理解佛法不是从自性的老路上出发的了!假使有人一定妄执依、圆是有实自性的,那他必然不能接触到佛法的本质。

  民国三十七年六月一日写于上海佛学院

 
 
 
前五篇文章

《中国禅学思想史》的方法论评析

超度施食烟供仪轨

大圆满傅承上师祈请文

端正对戒律的态度

戒的类别

 

后五篇文章

性空及唯识佛教缘起观所展开的契机

“空”之中国的理解与天台的空观

辨法相与唯识

中观学派“空性与绝对”之意义

禅宗功夫哲学的方法检讨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