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 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岭南禅宗地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58:46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岭南禅宗地

  作者:金叶

  慧能的顿悟人生

  客店听经豁然开悟

  唐贞观十二年,岁在戊戌(638),新春二月初八日半夜子时,在岭南新州地界(今天广东新兴县)的一户姓卢的人家,有一个男孩出生了。这位刚刚出生的小男孩,后来成了一位目不识丁的佛教宗师,影响了中国禅宗史、佛教史、思想史、文化史。他就是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禅宗六祖,慧能。

  慧能本姓卢,原籍河北。其父因为在唐武德年间被贬至广东新州作地方小官。慧能三岁时父亲就去世了,留下母子二人相依为命。慧能在艰苦的环境下长大成人,家境十分贫寒,只能靠砍柴卖樵为生。

  年轻的慧能,是怎样接触到佛法的?在《坛经》一书中,有一个由慧能当年亲口所述的故事,应该最为可信:有一天,年轻的慧能挑着一担薪柴,走了数个小时的山路来到县城。他的运气似乎特别好,一位老板居然买下了全部木柴。慧能将薪柴挑到客店里,收取了应得的钱,就开心地走出了客店的门口。

  “应无住所而生其心……”一位客人正在客店的角落诵读《金刚经》,若隐若现的声音,令慧能为之一震,他呆呆地站着,细心品味经文中的含义。然后,他上前询问那位读经人:“您读的是什么经?由什么人传授的?”读经人告诉他:“我读的是《金刚经》,是湖北黄梅弘忍大师传授的。”年轻的慧能在那一刻豁然开悟,决定去湖北拜师。仿佛前世有缘,当时客店众多的客人中,有一位突然走出来,拿出十两银子,郑重地交到慧能手中。这笔不菲的钱让慧能放下了最后一块心中大石,他把钱用来安顿年迈的母亲。

  在慧能几十年的修行中,他从来没有把那一刹那间的真切感受表述在文字中。但是,当他已然是名满天下的禅师,在韶州大梵寺讲经说法时,这样谈到:“若大乘人,闻说《金刚经》,心开悟解,故知本性自有般若之智;自用智能,常观照故,不假文字。”也就是说,只要你有一颗能够时常反观自我、明心见性的心,根本不需要假借任何的文字,不需要穷经索典在文字上苦苦琢磨,就可以获得已然存在于内心深处的“般若之智”。

  千余年前的古人,这样的观点无疑是一道惊雷。因为在当时识字只是少数人可以掌握的技能,阅读文字古奥的经文是一种知识分子与达官贵人的行为,一般的普罗大众,最多只能烧香拜佛,可是要想真正明了其中的微言大义,却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从慧能开始,大家开始明白一件事情,一切的浮华文字不过是表象,真正的智慧存乎人心。

  禅偈阐述佛法真谛

  慧能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从广东新兴县走到湖北黄梅县。

  慧能拜见五祖弘忍大师,只说了一句话,就令举座震惊:“唯求做佛,不求余物!”

  在那个年代,做佛是非常神圣的事情。就算是极有成就的高僧,也不敢轻易说出这样的话。何况是一个来自荒蛮的岭南之地,被称为“獦獠”的山野樵夫?

  弘忍大师说:“汝是岭南人,又是獦獠,若为堪做佛?”

  慧能曰:“人虽有南北,佛性无南北。”

  只是这一句话就把弘忍大师的“地域偏见”给打破了。他不得不以一种完全不同的眼光重新打量这个衣衫褴褛、满面风尘的南方蛮人。慧能在五祖山留了下来。弘忍大师命他做寺里的杂役,砍柴筛米。八个月之后,年事已高的弘忍大师命门下弟子做偈(佛诗),阐述各人对佛法的理解,以确定接班人。大弟子神秀做了一偈,题在了南廊的墙上:“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染尘埃。”弘忍大师摇摇头:“汝作此偈,未见本性。只到门外,未入门内。”

  有一天,慧能听人诵读了此偈,稍作思索说:“我也有一偈,麻烦您帮我写上去。”阳光照耀下的庭院一片寂静无声。慧能凝视着远方的天际,朗朗道出:“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慧能的禅偈迅速传遍整座寺院。每个人都在反复琢磨,包括弘忍大师。弘忍大师心中暗暗认定,慧能才是明了佛法真谛的最佳人选,将衣钵传于他。不过这一切都是暗中进行的。弘忍大师担心,嫉妒之火,会给慧能招来杀身之祸。

  剃度在菩提树下

  带着五祖传下来的衣钵,慧能在一个深夜离开了五祖山,朝着家乡的方向一路跋涉,心里默记弘忍大师的谶言——“逢怀则止,遇会则藏。”逃回广东之后,他在怀集和四会隐姓埋名十几年,终于获得圆满的彻悟。于是他重新出发,这一次他的目的地,是岭南最大的寺院——广州法性寺,也就是今天的光孝寺。

  当时是唐高宗仪凤元年正月八日。一位叫印宗的法师正在法性寺讲解《涅■经》。慧能住在法性寺里,也经常来听讲。夜幕降临,一阵阵凉风掠过,吹动了寺中的刹幡。印宗法师即景说法:“到底是风动?还是幡动?”有两个僧人因此争论了起来,慧能忍不住插嘴:“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大家纷纷转过头来,才发现说话的人是站在人群最后的慧能。他衣衫破旧,却有一双明亮的眼睛。

  印宗大师请慧能到客房里,开始与他探讨其禅的微言大义。几番交谈之后,印宗法师对慧能大为钦佩,慧能也拿出五祖所传的信物,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印宗法师大为慨叹:“我的讲道,犹如瓦砾。仁者论义,犹如真金。”

  一件令当时信众们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德高望重的印宗法师,为在荒野里混迹的慧能剃度,并且拜他为师。在中华佛教史上,这可谓是空前绝后之举。

  唐高宗仪凤元年正月十七,在那棵由智药和尚亲手栽下的菩提树下,端坐着慧能大师,他开始演说中华禅史上,一段最轰轰烈烈的东山法门。

  慧能宣讲的,主要是他自己根据《金刚经》的基本精神所独创的思想。这种思想逐步充实、完善,最后成为独树一帜、流传至今的禅宗南宗。慧能所讲的佛法,是一种平民化、世俗化的佛法。印度佛教到了慧能这里,才终于完成了中国化的历程,发展成为中国佛教。所以,后人把慧能称为中国佛教禅宗的真正创立者。毛泽东评价慧能是中国佛教的始祖。慧能弟子将慧能所讲的佛法汇编成书,名《六祖坛经》,也是唯一被尊为“经”的汉语佛教典籍。

  禅文化真正变梵入华,通凡入圣,成为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今日光孝寺

  广州人和光孝寺

  到光孝寺采访是在一个周末。天上飘洒着小雨,寺院里,缭绕的香火和小雨水纠缠在一起,让光孝寺的一切事物都笼罩在盈盈的雾气里。

  不时有小鸟从头顶掠过,叽叽喳喳的声音特别好听。“这些小生灵都是有灵气的吧,所以喜欢在光孝寺驻足。这里的空气清新而洁净。”

  光孝寺的法海法师是我们此行的向导。今年四十二岁的他已经在光孝寺里待了十年。走走停停,光孝寺的大殿前,不仅满是赶来上香的市民,还有三三两两正在拍照的游客。菩提树下,几个学生打扮的年轻人正在写生,对着一根柱子描摹个不停。“光孝寺是典型的唐宋大殿式建筑,建筑很美,而且与岭南的建筑风格很是不同。”

  光孝寺对于广州人的意义,是无法取代的。法海法师告诉我们,在光孝寺生活的十年,他深刻地体会到岭南的禅风浩荡。“大年初一,一天的时间里有十五万涌到光孝寺来,这在其他的地方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这些人里,不仅是老人,还有很多的年轻人。不仅是佛教徒,普通的市民更多。“十五万的人流里,真正的佛教徒应该只占到三分之一的比例。”

  很多的广州人,好奇也罢,寻求清净或者寄托也罢,都喜欢有事没事来光孝寺走一遭。因为以前的寺庙主要靠信众的供奉,所以光孝寺位于市中心。一千多年之后,广州市民不需要走多远的路,就可以在城市的中央找寻到这样一个清净的地方,让我们清洁大脑,呼吸新鲜的空气。

  “现代都市人的生活,欲望很多。而禅宗的理念,就是教人们放下不必要的执著,不要为外物驱使。这可能就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年轻人,会对佛教、禅宗产生兴趣的原因。”

  法海法师告诉记者,去年,在广东省佛教协会的组织下,光孝寺组织过一个名为“广东禅宗历史文化历史长廊”的活动。活动的一部分,是组织广州的白领进行短期的禅修培训。没有想到报名的人特别踊跃。“一期有一百人,年纪大都在40岁以下,其中不少是生意人。我给他们讲课。首先是讲述禅宗的理念,关于自求本心,关于放下执著。然后是传授一些实用的方法,如何通过静坐、调整呼吸来控制自己的情绪。”

  只是两个小时的课程,不少人都大呼受益匪浅。法海法师对其中一位40岁的老板印象深刻:“他一直在感慨生活艰辛,压力太大。短短的禅修,让他感觉轻松很多。后来他还来找过我几次,他找我帮忙,将禅修引入到他的开发项目里,他觉察到社会对这个的需求是很大的。”法海笑着说。

  佛教和“市场化”

  说到佛教的“市场化”,很容易就联想起与光孝寺南北相望的少林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方丈释永信,被媒体灌以“少林寺CEO”的称呼,这个读MBA的方丈,以现代企业观念成功经营少林文化。在他的成功经营下,少林寺已经成为当地旅游经济的支柱。

  这样一个富有时代精神的入世者姿态,已经和人们传统观念中的出家人印象相去甚远。法海法师笑着说,他不想简单用“好”或者“坏”来评价少林寺这种入世的态度。“不过我们要意识到,佛教不是一个停滞不前的事物,它肯定也要发展。过去人们印象里出家人青灯、古佛,完全不理会外界事物的生活,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佛教的目的既然是面向大众,普度众生,那就自然不能同现实生活脱离,佛教也要与时俱进。但是要把握一个最起码的度。归根结底,世俗的、现代化的、物质化的东西,都只是出家人的手段而不是目的。我们最终追求的是自身的解脱,还有帮助别人解脱。”

  法海法师给记者举了个例子。这几年,光孝寺在寺院里开了一家素食馆,生意煞是不错,同时也遭到了一些非议。实际上,餐馆赚来的钱都投在了“中医慈善门诊”上。从两年前,光孝寺就组织广州的一些中医为低保户免费看病,每次都会吸引上百人来挂号。

  光孝寺有着一般寺庙里所具备的大雄宝殿、金身佛像,如云的香客,广东省佛教协会的办公室也设在光孝寺,光孝寺内还有几间办公室,上面赫然挂着“编辑部”的牌子,编辑部里不但陈列着众多佛学经典,还有一本专门刊登佛教论文的杂志。

  光孝寺还有专门的网站,新闻中心、网上礼佛、菩提社区,一个网站应该具有的功能应有尽有。法海法师告诉记者,做这个网站的技术人员全都是光孝寺的僧人们。“设计网站的年轻僧人,是在北大学习的网络技术,而美术编辑则是上海一所美院毕业的高材生。”

  雨停了,站在光孝寺的院子里,透过那棵著名的菩提树层层叠叠的枝叶,可以仰望到一角特别湛蓝的天空。站在树下,心中不禁暗想,当年慧能六祖在这里剃度,头顶的阳光应该也是如此这般散漫地撒下来的。一千多年过去了,今天的光孝寺,跟过去不太一样了,而有些事物,或许可以永远都不变。

  岭南禅文化

  “岭南本是禅宗地,世世传灯有姓卢”,这是清代初年一位不起眼的文人留下的诗句,以此来概括岭南禅文化、尤其是岭南禅文化繁盛之大势。本是最荒蛮无知的岭南,却成为博大精深佛文化的策源地, 岭南寺院受禅宗影响至深,无论是南华寺、光孝寺还是六榕寺,几乎所有的寺院都供奉六祖慧能,应该说禅宗在岭南有突出的地位。个中原因是什么?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覃召文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覃教授说,岭南禅文化之所以可以形成,首先跟岭南的地理位置有密切关系。众所周知,广州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港口。“一开始佛教进入中国是通过陆路,也就是经由中亚细亚及新疆进入中国。用的是‘白马托经’的方法。运输的不方便,导致运载量较小。海路开启后,大舶巨舟带来成箱成夹的佛教卷帙,这是陆路传播望尘莫及的。所以说佛教的深入传播是从海路开通之后才开始的。大批的海外僧侣从广州入华,在这里传经授道,为岭南禅文化的发展提供了契机。”

  除此之外,禅文化之所以在岭南发扬光大,还有文化思想上的原因。它和岭南人自古以来重视“心性”“自性”的特点分不开。在中国,南北方文化历来有明显的区别。大致说来,以中原为中心的北方文化,以儒家思想为主,这种思想求诸于外,比较注重人际关系,强调社会民族的大一统。而南方文化则以道家思想为基础。这种思想求诸于内,比较注重人的身心的内部调节,强调个人身心的小一统。“就像《庄子》一书中温伯雪子曾经说过的那样,中原之人‘明于礼义而陋于知人心’,礼义与人心,正是北方文化和南方文化的分界点。”

  可以说,广州人的性格里,本来就是有些禅宗出世之风的“种子”的。禅宗是一种非常自由的哲学思想,而岭南远离中原政治中心,一向有开放的传统,容易接受各种新的事物和新的思想。岭南的气候条件也比较好,生产条件优越,再加上商品经济发达,百姓不存在生计的问题,所以容易产生退守的思想。这也是更适合禅宗发展的环境。

  覃教授认为,即使到了今天,岭南禅文化仍然有着可取之处。首先,禅宗对于自性的重视和对偶像的破除,有利于人精神的解放;其次,岭南禅文化的务实性、世俗性的倾向性也可以给当代岭南文化的发展提供有益的经验。

  来源:广州日报

 
 
 
前五篇文章

鸠摩罗什舌舍利塔与海藏禅林

佛说四十二章经表注讲义

后结构主义与禅宗美学的相似点

最偶然的事件都隐藏着因果的必然(二)

最偶然的事件都隐藏着因果的必然(一)

 

后五篇文章

明末清初鼓山为霖道霈禅师生平考述

文字禅:“禅教合一”发展的必然产物

《大乘起信论》的往生思想

《道霈禅师评传》后记

《坛经》“无念”思想的内涵和意义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