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 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寺殿近通衢 禅房远尘嚣——记天府名刹文殊院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45:32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寺殿近通衢 禅房远尘嚣——记天府名刹文殊院
  唐潇潇
  在成都市城区的西北隅,坐落着一座享誉海内外的千年古刹——文殊院。文殊院与大慈寺、昭觉寺并称“成都三寺”,乃西川四大丛林之一,也是中国佛教禅宗著名的修持场所。
  目前,文殊院是四川省佛教协会和成都市佛教协会的所在地。
  文殊院前临文殊院街,后接万福桥侧。正对寺院大门,矗立着一面约8 米高、呈“品”字形状的照壁,蕴含着“佛门空阔”之意。墙壁中央书嵌“文殊院”三个大字。走进文殊院,仿佛走进了智慧吉祥的清凉世界。
  一文殊院始建于隋朝大业年间(605~617)(一称始建于南北朝),迄今已有1300 多年历史。相传为隋文帝之子蜀王杨秀的宠妃为当时的“圣尼”信相所建,遂以“信相”为名。唐会昌五年(845),遇武宗灭佛,寺毁。宣宗即位(847),加以修复。五代时,一度改名妙圆塔院,宋代仍称信相寺。明崇祯十七年(1644),张献忠入川,成都佛教庙宇均被焚毁。信相寺亦成了一片废墟,仅存下10尊铁铸护戒神像和两株千年古杉。
  清康熙三十年(1691),临济宗第33 代传人慈笃禅师发愿恢复,历经16 个年头,含辛茹苦方复建成功。慈笃禅师圆寂火化时,传说有红色火光在空中凝结成文殊菩萨像,久久不散。众谓其是文殊菩萨的化身,寺遂更名为文殊院。康熙四十一年(1702),赐御书“空林”匾额一块,并赐墨刻《金刚经》、《药师经》各一部,派专使送达,钦定慈笃为文殊院“中兴初祖”。
  据记载,康熙三十六年至四十五年间(1697~1706),成都官绅军民捐资,重修文殊院。嘉庆(1796~1820)、道光(1821~1850)年间,方丈本圆法师又采办了82 根淮州硖石石柱,改建、扩建了主要殿堂,从而形成了现今的规模。重建后的文殊院,高僧云集,建筑辉煌,香火更盛。本圆因重建而被称为“开山祖师”。同治六年(1867),又有所扩建。
  解放之后,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曾到过文殊院。50 年代,朱德元帅曾专门为文殊院送来1000余盆兰草,并亲临文殊院同宽霖法师畅谈。文革中,邓小平指示省、市政府对文殊院及文物“要好好保护”,文殊院因而免于劫难,并于“文革”结束后不久,重新对外开放。
  二文殊院坐北朝南。进山门后,中轴线上依次排列着天王殿、三大士殿、大雄宝殿、说法堂、藏经楼等五重殿宇。这五重大殿连同前后照壁,分布在长200 米的中轴线上。各殿堂之间有长廊密柱相连结,建筑面积达2 万余平方米。
  第一重天王殿供奉弥勒佛,两侧为四大天王。弥勒佛之后,有阿弥陀佛立像,引导芸芸信众去向西方极乐世界。三大士殿中的三大士指观音、文殊、普贤三大菩萨,分别象征佛法的悲、智、德行。观音位于正中,文殊和普贤分别位于左右两侧。文殊端坐于狮子背上的莲座之上,手持宝剑,狮子和宝剑分别象征智慧威猛和智慧锐利。三大士均为铜像,金光闪闪,十分壮观。后面佛龛中,立着面朝大雄宝殿的守护神韦驮天之像。这尊韦驮像,为清道光九年(1829)方丈本圆用青铜翻砂制成,威武而立,童颜神态,体现了“童子相貌,将军威仪”的风度。而盔、铠、靴、杵的链锁,均是浮雕花饰,雕琢剔透,工艺精湛,雕铸水平较高。大雄宝殿内所塑释迦牟尼的铜像,高2.65 米,前面站立着弟子阿难和迦叶。释迦牟尼像正上方的藻井,制作精美。说法堂所在地为明代信相寺遗址,堂前所悬黑底金书“说法堂”大匾及楹联,乃第六代方丈铁峰达慧所书。门前有一唐代所铸铁质黑犬,昂首蹲伏,造型逼真,是罕见的唐代四川铁铸造像。堂中砖砌戒坛,正面壁上嵌有康熙御书“空林”及临米芾《海月》诗石刻。室内供有各类造像83 尊,其中铁铸戒神10 尊,高约1 米,乃唐代信相寺遗物,是寺中最古老的造像。两侧墙上设龛,排列有十八尊者、十八迦蓝、二十四诸天泥塑金身像。旧时举行传戒仪式,戒坛即设于此堂内。最后一重藏经楼,高12.6 米,共两层,正门悬挂着“辰经宝楼”的牌匾。
  一楼用于住持会见国内外来客,与佛教相关的重要交流活动都在此进行,二楼则收藏经书文物。
  这五重殿宇,多为木石结构,采用硖石为柱,朴实壮观。
  柱础石琢磨精细,柱上斗拱雕饰玲珑,佛殿的镂空花窗,式样繁多,图案精美,仅窗心式样即达30 余种,是研究我国古建筑雕饰艺术难得的实物样本。总之,它们古朴宏敞,飞檐翘角,浑然一体,气象庄严,是典型的清代建筑。
  文殊院中还有一座千佛和平塔,建于1988年,由赵朴初先生题写题匾并撰联。塔呈6 角形,共11 层,高21 米。铁塔共有佛像1000尊,由此得名。塔顶上有6条龙,挂有铃铛。风来之时,铃向四面扬起,声声如梵歌,人不由得驻足聆听,心里如同滤净了一般,无所思想。塔四周有两层矮墙,内侧墙壁雕刻花草图案,外侧墙壁则雕刻西游记故事,饶有趣味。
  三文殊院内荟萃着大量佛教宝物,单是供奉的大小佛像,便有300 余尊,足可令人眼花缭乱。佛像有铁铸、铜铸,有石刻、玉雕、木雕,有脱纱、泥塑、彩塑,每一尊都有各自的文物艺术价值。从年代而论,有出土的梁代石刻,有唐宋年间铁铸戒神,更有清代青铜铸像,还有缅甸玉佛,个个栩栩如生,真让人感叹古代能工巧匠的非凡才能。其中10尊护戒神铁像,造于宋以前,有北齐风格。19 尊铜像铸于清道光七年(1827)。至于那尊有“空林八观之一”之称的缅甸玉佛,是院僧性鳞和尚于民国十一年(1922)历尽艰辛,步行募化到缅甸请回的。
  藏经楼里藏有各种佛经文献上万册。其中有康熙皇帝御赐的《药师经》、《金刚经》等。还有宋本绣像《金刚经》,南宋刻本《续高僧传》,明代《南藏》和《北藏》,1887 年寺僧明宽法师从印度请回的印度梵文《贝叶经》,弥足珍贵。
  文殊院内还珍藏明清以来许多书画珍品。最著名的是说法堂正中壁间的御赐“空林”墨迹,以及康熙临宋代书法家米芾的《海月》碑刻。还有清朝雍正年间,果亲王赠给文殊院的墨宝。另有一副于佑任所书“圄满法界月,清凉功德池”
  的对联。据说,藏经楼还珍藏着宋代墨龙,明清时期破山、丈雪的书法,碧眼、竹禅的绘画以及书法家何绍基、郑板桥、张大千、丰子恺等人的书画作品。
  除此以外,还有很多绝世文物藏于寺中。如唐代玄奘法师头骨、日本天平宝宗五年(761)的鎏金经筒、千佛袈裟、发绣观音、挑纱文殊和舌血含宝等。千佛袈裟为明代祟祯皇帝的田妃所绣,绣工绝美,至今已有300 多年历史,仍保存完好。发绣观音是清朝嘉庆、道光年间,陕甘总督杨遇春之女用自己的头发绣成的一幅水月观音像,衣纹全用经文组成,极富艺术感染力。挑纱文殊则是清代江苏刺绣神手“吴贞女”
  用挑纱的方法制成,远看烟水茫茫,很象是绘画,精美绝伦。
  舌血含宝是院僧先宗等3 人于每日清晨刺舌取血书写的“舌血经书”。
  当然,文殊院最珍贵的文物,还数“镇寺之宝”——唐玄奘头顶灵骨。玄奘的头骨曾在“七·七”事变后被盗去日本,全国哗然,汪精卫被迫与日本磋商,讨还玄奘头骨灵骨。
  但费尽周折,中国特使仅讨回3 块玄奘灵骨,一块由北京巨赞法师建塔供养,一块由广东曹溪南华寺虚云法师建塔供养,另一块则由著名高僧能海法师请回珍藏于成都文殊院,成为旷世珍宝。目前,灵骨放置于一座宝塔之内,供奉于藏经楼上,难怪当代著名历史学家郭沫若会以“西天文物萃斯楼”盛赞。
  如今的文殊院,院中有园,园中有院,院中有景,环境氛围极尽幽美。寺院里竹木苍翠,郁郁苍苍,颇有“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宁静和神秘。寺院中香烟缭绕,梵音悠扬,人们身浸其中,个个敛声静气,怀揣顶礼膜拜之心,惟恐惊扰了这份圣洁。(作者单位为四川大学中文系)
(摘自《中国宗教》2005.9)

 
 
 
前五篇文章

念一句“阿弥陀佛”,获十种妙处!

读太上感应篇身心震撼

天台与净土

中国为何是大乘佛教

从原始佛教哲学论《心经》

 

后五篇文章

口念弥陀寻净土 活水源头今安在

妙贤法师与天津荐福观音寺

明月澡雪印禅心——禅诗中明月意象

圣凯法师:汉传佛教水陆法会大观

沧桑俱往愿心天成——记湖北九宫山无量寿禅寺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