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 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黄梅老祖寺首届禅七法会开示(三)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56:02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黄梅老祖寺首届禅七法会开示(三)

  净慧法师

  第三讲 缅怀虚云老和尚

  (2009年10月29日晚)

  各位善知识:

  今天是一个值得我们深深地纪念的日子,今天是虚云老和尚圆寂五十周年的纪念日。所以我们把虚云老和尚的像供在前面,我们一起来缅怀虚云老和尚一生的盛德,学习虚云老和尚伟大的人格,为佛教的未来尽我们每个人的心和力。

  今天云居山真如寺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法会,本来云居山的纯闻大和尚也一再地邀请我去出席今天的纪念活动,由于老祖寺在打禅七,所以我就请假了。我想我们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来纪念老和尚圆寂五十周年,这个特殊的方式就是举行一个禅七,集中四众弟子在一起来共修。我们这种纪念方式,正是虚云老和尚平生所追求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虚云老和尚一生做了许多的事情,这许多的事情集中到一点,就是为了要引导四众弟子修行办道,明心见性,了生脱死,自利利他,弘法利生。所以,我们今天在这里一起来瞻仰老和尚的遗容,一起来分享虚云老和尚一生当中最重要的精神、最重要的事迹,使我们学习有一个榜样。

  首先,我想说,虚云老和尚是自从民国以来中国佛教界最重要的一位高僧大德,是自民国以来支撑禅宗这块天地的顶梁柱。尽管老和尚圆寂已经五十周年了,但今天的中国禅宗,依然是老和尚的精神在支撑着这块天地。没有老和尚的精神,中国的禅宗将是一个什么样子,我们很难想象;没有老和尚这个顶梁柱,今天的中国佛教是一个什么样子,我们也很难想象。今天的中国佛教之所以还有一点传统,今天的中国禅宗,还有一点点形式,今天中国禅宗的几座主要的道场还能得到恢复,这都是由于虚云老和尚本人的努力及其影响所至。

  虚云老和尚圆寂五十年,如果从诞生算起就是一百七十年。虚云老和尚的影响、虚云老和尚的功德在近百年的中国佛教史上,一直都是闪闪发光的一页。如果没有虚云老和尚,这一百年的中国佛教史、中国禅宗史,将会留下无限的遗憾。我想我们这样地来认识虚云老和尚,认识虚云老和尚在中国佛教界近现代史上所占的地位、所产生的影响,就知道虚云老和尚的重要性。虚云老和尚留给我们许多宝贵的精神财富,值得我们认真地学习,认真地继承和发扬光大。

  为了纪念虚云老和尚圆寂五十周年,虚云老和尚法系当中的赵州柏林禅寺这一个系统也做了许多的工作,做了许多有关发扬老和尚精神的事情。我想,最主要的是完成了一件大事情,就是通过三年多的努力,完成了《虚云和尚全集》编辑、整理,并且公开出版发行。虚云老和尚圆寂五十年,但是老和尚的法身舍利--老和尚的法语、老和尚思想的载体,一直没有一个完整的、准确的集子公开发行。特别是虚云老和尚晚年,从1951年到1953年这三年的经过,有许多当事人的记载、当事人的回忆都与史实有出入。这些有问题的记录一直留在书上,在海内外流传。这一次《虚云和尚全集》的出版,就把诸如此类的问题进行了核实纠正,使得老和尚晚年的史实有一个正确的记录。

  虚云老和尚的著作、法语也出版过多次,我本人在四十多年前,就编印过一本有关虚云老和尚的小册子,但是这些资料都没有能够统一地进行归并。由于条件不成熟,老和尚的书有好几本都是不完整、不全面。这次,黄明尧居士和他的同参经过三年的努力,广泛地收集资料,才把《虚云和尚全集》的编辑出版工作全面地完成,并且于本月20号在北京举行了首发式,同时举行了虚云和尚圆寂五十周年的纪念活动。我们在座的有几位居士也出席了那次的活动。虽然只有一两百人参加,但大都是重量级人物,有专家学者、教界长老、各界有影响的人士,还包括外国朋友在内,所以尽管人数不多,但是影响很大。这是我们为了纪念虚云老和尚圆寂五十周年所做的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就是在老祖寺的范围内修了一个"三师塔院",其中就有虚云老和尚的发舍利塔,塔里供养有老和尚的头发,代表老和尚的生身舍利;老和尚的全集代表了老和尚的法身舍利。

  这两件事都是纪念虚云老和尚最重要的事情,关系到老和尚的思想、精神的传播,关系到老和尚生身舍利的长久供养。

  我们今天应该从虚云老和尚身上学习什么呢?

  我想,老和尚的人格伟大,老和尚的精神是多方面的,要在很短的时间内都介绍出来,不大可能。老和尚怎么修行、怎么开悟、怎么弘法利生,这些都是大家非常清楚的事情。我想讲一点有关老和尚生活方面的事情,讲一点不大为人所注意的事情,而且这又是我们当前佛教界最缺乏的一个方面。

  我在前几年曾经说到,我们僧团的生活要平民化。这个思想并不是我的思想,这是虚云老和尚的思想,我不过是把虚云老和尚的作风、把老和尚艰苦朴素的生活形态进行了一种归纳,概括为平民化。老和尚的衣食住行,都是非常平淡、简单、朴实。

  我们先来看老和尚自己是怎样低调地做人,但是,他又是大手笔地做事。这恰恰是我们今天的人所难以想象的。我们今天做事情,往往和老和尚的精神是相反的,事情还没做起来,高调先唱出去了;人还没有到,架子摆出去了。老和尚不是这个样子,他做人非常非常低调,不管走到哪个地方,都是穿那件百衲衣。大家可能看到老和尚的许多照片,几乎每张照片的着装都是那件百衲衣。不像我们今天穿着黄大褂(黄海青),大珠子一挂,老和尚不是这个样子,他就像住山的苦行僧一样,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不改变他的形象,都不改变他的生活方式。

  他到任何一个地方,要去参拜哪一个道场,往往不是事先通知对方,而是在不声不响的情况下,在对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他老人家去了。他为什么这样做,他就是不想麻烦大家。像虚云老和尚那样的身份,不管走到哪个寺院,都要钟鼓齐鸣来接驾,老和尚觉得不要摆那种派头,摆那种派头会折福折寿。1953年,他老人家在苏州,要到灵岩山去参拜,山上的人也知道消息了。他老人家雇一个人力车,带了两个侍者,就走小路上了灵岩山。灵岩山的人正准备要迎接,但是他老人家已经到了。像这样的事,在今天的人很难想象,今天的人是觉得排场越大越好,迎接的人越多越气派。老和尚是另外一种风格:不要麻烦别人,不要摆架子。

  像这样的事,我前几年在当阳玉泉寺也碰到一次。台湾有一位将近九十岁的老和尚慧岳法师来玉泉寺礼祖。大陆的佛教界总是老习惯,长老来了,一定要鸣放鞭炮、夹道欢迎,结果慧岳老和尚看到路上站了许多人,他扭头就走:"我今天不去了,明天再去。"(笑)弄得大家怪不好意思的,对老和尚说:"老和尚,你已经来了,就不要再回到宾馆里,已经准备好饭了。"他说"那你请各位都回去,我再进去"。大家只好听老和尚的吩咐,各自回寮,这位老法师才进寺院。像这样的一些老传统,这样低调为人的作风,确实值得我们很好地学习。

  还有一件事情,要我现在来学,我也学不了。虚老的老规矩,不接受出家人的礼拜。出家人向老和尚顶礼,不论年龄大小,他一律随着一起拜下去。他当时已经一百多岁了,他还能拜下地去,拜下去自己还能从地上起来,现在我不能就地下拜了,拜下去起不来了,惭愧得很。很多人不敢当着老和尚的面来顶礼,怕他老人家回拜,折福报。1952年冬天,老和尚在北京广济寺,有很多人去参拜老和尚。有一位能海老法师,他知道要当着老和尚的面顶礼,老和尚就要回拜;能海法师很有智慧,他到了老和尚住处窗外,就跟我们摆手,要我们不要做声,然后他就在窗外展具,顶礼三拜,拜完了再进去,两位老人互相问讯、就坐。这一方面显示了能海老法师对虚云老和尚的尊敬,另外一方面也显示了老一辈的出家人之间的彼此尊重、彼此的欢喜赞叹。这种风气今天很难见到。

  老和尚每天饮食也很简单,一粥一饭,早晨吃粥,中午半碗干饭,晚上有时候吃一点面条,有时候就不吃。尽管老和尚一百多岁的人,他每天清晨听到敲板了,他就起床,洗漱完毕就在自己的床上打坐,一直到常住下殿了,这才用早餐。早上和中午用斋的时间都和斋堂保持一致。

  我们今天的出家人,衣服很多,左一件右一件,长的、短的、夹的、棉的;老和尚衣服很少,小褂裤就只两套,换了洗了,干了再换。一件衲袄,一件毛衣,就这么多。在广东,那么热的天,夏天也穿着一件衲袄,冬天里面加一件毛衣而已。袜子两双,鞋两双:一双罗汉鞋,一双布鞋,都打了补丁。想起来我们很惭愧,衣服左一件右一件,鞋子袜子很多双,一天为衣食住行,操很多心。生活俭朴,省时省力又省心,有利于修行办道。

  老和尚那么大年纪,他还是睡的硬板床。在云门寺,自1951年的云门事件以后,他就没有在原来的房间住。搬到一间厢房,用两条板凳,搁两块铺板,垫一条棉被,那就是他的床,冬天夏天都是那个样。想起来老和尚那种生活,我们今天真是惭愧万分,惭愧万分。今天的条件比过去好了许多,但是,条件好了,我们还是要懂得惜福;不懂得惜福,人的福报总是有限的。

  老和尚出门,到山边去转一转,拄的一根拐杖就是山上砍的一棵小树,也没有剥皮,就是带着皮的一根棍子,一年到头就是用它当拐杖,而且一点形状也没有。在云门寺后山找一条有形状的拐杖,应该有得是,但是老和尚为什么不要呢?因为多一件大家注目的东西,你就要费很多的心。一根木棍放在那里没人要,如果拐杖上有点形状,有个龙头,有点奇形怪状的,你心里就老记挂着这件东西,怕它丢掉,怕别人要;别人看了又起心思,别人张口问你要,你心里又舍不得,不给又不好意思,心里面矛盾重重。老和尚他就是有智慧,随便一根木棍,谁也不要。这就是生活的洒脱自在。

  老和尚在云门寺住的房子还算是已经修好的了,是瓦房,到了云居山后,就是住的茅蓬。开始住的是拴过牛的牛棚,打扫干净,再把有漏洞、有空隙的地方用茅草围一围,老人家就睡在那个地方。后来茅蓬修好了,用泥土筑起的墙,上面盖的茅草,老和尚在茅蓬里住了六七年。一直到最后时刻,他老人家就在那个茅蓬里圆寂的。老和尚那时候用信封信纸都印上了"云居茅蓬",那是实实在在的茅蓬,是名副其实的茅蓬,并不是起一个茅蓬的雅号。我1954年、1955年两次到云居山去,有幸和老和尚住在一起,他住左边,我住右边,两间房子门对门。无著庵的老师太宽敬法师,还有美国的佛性法师,她们受戒的时候也是住在茅蓬里,和老和尚住的是一栋房子。她们都睡广单,很多人住在一个屋子里。大家想想看,那是一代高僧啊!今天我们想到虚云老和尚的时候,总觉得他在天上一样,实际上老人家就是在那一间茅草房里面度过了他的晚年,度过了他最艰难的时刻。我们在老祖寺这里,在村里或山边,还可以看到一些茅蓬,但那已经不是人住的地方,是用来堆放杂物或者是拴牛的。老和尚住的是茅蓬,吃的东西呢,早晨吃一碗棒子面稀饭,中午才吃点米饭。

  老和尚的衣食住行,都是简单得没法再简单。他那种生活,我想说他是平民生活,还是估计得过高了,要用过去的话来说,那是贫雇农的生活。当然,老和尚也有条件把生活稍微改善一下,但是,他老人家感觉到,常住所有的经济都是十方善信的血汗,都是拿来供养三宝的,不是供养个人的,一定要按照因果的原则来办事,不可乱花一分钱,不可把三宝的钱用错了,用错了有因果。

  但是,老和尚对于他人关心得无微不至。常住大众,不管哪一个人有病,他一定叫侍者把药送到病人的手上。因为那时候有很多人从广州、香港去看老人家,就像今天有居士带一些药品到寺院里来一样,她们也会带一些药品到山上来,老和尚将药品分类存放在一个柜子里。老和尚做事情特别地认真仔细,感冒的、发烧的药各放在哪里,一定不会拿错。尽管老人家年纪很大,但他对每一件事都很认真地去对待,从来不马虎。

  再说老人家的威仪。你们很多人都看见过老和尚的照片,他照相从来没有睁开过眼睛,他走路也从来没有东张西望,我很少看见他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从来没有这样的情况。不管是在打坐,是在跟人交谈,还是在走路,总是眼观鼻、鼻观心,没有看见他放逸过。有时候老和尚也和常住的班首充壳子聊天,但是说话都是轻言细语,都是讲佛法、讲公案,讲佛教的历史,没有闲谈杂话的时候。古人就说:"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老和尚时时刻刻是这样来要求自己。1955 年传戒,老和尚几乎每天早上都去上殿,他那么大年纪还站着上殿诵经,侍者给他搬个凳子,他不肯坐,而且一堂殿下来,开始是怎么站着,一直到最后都是那个样子,就像一棵松树一样,巍巍不动。老和尚那么大年纪,拜佛拜下去,还是跟我们青年人一样,完全趴在蒲团上,臀部不会拱起老高。他那么大年纪,双盘不用手,自己就上去了。

  老和尚非常注意动静结合,每天打坐的时间很多,但有时也出来走一走。1954年、1955年,我都有比较长的时间在云居山,每天吃了早饭,就陪着老和尚从山底下转到半山腰,然后再转回来,大概有三四里地,这么走一圈。一边走,一边看,走到有守野猪的茅草棚子,就在里面坐一坐,有时候在树墩上坐一坐。小和尚陪着他走,你不能空手,提个水桶,哪一棵树该浇水了,提一桶水把树浇一浇;该培土的,你也要去培培土,让身边的小和尚养成爱劳动的习惯,关心常住的一草一木。行走有利于身体健康。老年人四肢不僵硬,说明血液循环正常;四肢僵硬了,血液循环就不正常。所以到现在我总是自己注意,虽然我上殿的时候不多,但拜的时候不管腿有多疼,我都要拼命地拜下去,拜下去了老相才不会出来,老相出来的时候,要死的时候就差不多了。(笑)所以,老人就一定要逞英雄,不要让自己显老相。

  虚云老和尚对于身边每一个人都是很关心,都是表扬、欢喜赞叹,批评人的时候不多,骂人的时候更少。大概他老人家骂人最重的话,就是"你这个地狱种子"、"业障鬼",身边的人做了很大的错事才会说这个话。谈论佛教界的事情,他从来都不贬薄诸方,对于各地的高僧大德总是赞叹有加,弘法利生功德大,福报大;总说自己很苦恼。

  我们从这些极普通的事情当中学习老和尚的为人处事,会使我们的人格更完善,生活态度更端正,养成有道德有传统的一代新僧。

  在近现代佛教史上,支撑着今天整个中国佛教的,大体上就是四位高僧,主张改革的就是太虚大师,他使中国佛教朝着现代化的方向在努力,没有太虚大师这个人,中国佛教也是没有希望的。保持传统,是虚云老和尚。尽管他们两人一个是改革,一个是传统,但彼此之间都是互相赞叹,觉得改革是应该的,保持传统也是应该的。再就是提倡念佛法门的印光大师,他老人家一生就是劝人念佛:"三根普被,利钝全收。"最后就是讲戒律的弘一大师,他没有出家以前是艺术家,出家后是一代高僧。印光法师、弘一法师、虚云老和尚这三个人基本上是一个类型,生活都是非常俭朴的。我看过弘一法师的纪念馆,他用过的蚊帐补了很多补丁,他的衣服也是打了很多补丁。太虚法师尽管我没有亲自接触过,但从他的思想来看,他弘法的热忱很高,对佛教极其有责任心。

  中国佛教能保持到现在,也就是这四个人的精神。这四个人的思想分为两大类,一个是要继承传统,一个是要面向未来。太虚法师是面向未来,其他三位都是要继承传统的。这两者都是不可缺少的:面向未来使佛教具有前瞻性,能够晓得往哪里走;继承传统是使我们往前走有基础,有起步的地方。如果没有传统,我们站在什么地方往前走呢?我们全体的佛门弟子,切不可忘记这四位老人家。

  今天是虚云老和尚圆寂五十周年纪念日,所以跟大家在一起缅怀老和尚的盛德。希望我们每一个人,出家人也好,在家人也好,都要向老和尚学习,把老和尚的精神发扬光大,把老和尚的事业一直推广到尽未来际,使正法久住,法运昌隆。

 
 
 
前五篇文章

黄梅老祖寺首届禅七法会开示(二)

黄梅老祖寺首届禅七法会开示(一)

观音的性别及角色变化

古代寺院的传戒与受戒

地论学派

 

后五篇文章

黄梅老祖寺首届禅七法会开示(四)

黄梅老祖寺首届禅七法会开示(五)

黄梅老祖寺首届禅七法会开示(六)

黄梅老祖寺首届禅七法会开示(七)

己丑年四祖寺冬季禅七开示(一)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