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五福文摘 佛教入门历史传记身心灵生活艺术人与自然 人文杂话其它素食起步
 
 

慈善信息公开是种精神尊重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6 3:27:18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离退休仅有4年的王振耀,毅然辞去了民政部社会公益与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一职,出任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距今刚满百日。

  有人说:“振耀下海了。”

  有人说:“振耀上岸了。”

  在位于平安里小四合院的办公区里,王振耀没有《法治周末》记者想象中的那般闲适。他里里外外忙活着,访客络绎不绝。

  一日,有学者造访,逗留至王振耀下班。学者掰着手指头叹道:“你今天一共接待了八拨人,我没想到你比在民政部的时候还忙!”

  的确,王振耀短信多得打不开,“每一分钟都有人等”。他笑了笑说:“比机关忙,机关还有一套程序,可以找别人,比如副司长什么的。现在刚开始就是我比较熟悉。”

  让王振耀没想到的是,民间对公益领域的信息和知识的渴求是如此之迫切,“要求给予指导的特别多”。

  改造公益知识生产方式

  王振耀现在的任务是为北师大“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搭建一个教学、研究的整体框架,他的思路很清晰:“不要和同行形成‘竞争’,一定要和同行有效‘对接’。大家能做的,我们不要做;大家没有做的,我们研究能做些什么。”

  现在,一个关于媒体的公益培训正在王振耀的筹划当中,在他看来,媒体是向全社会传播慈善理念、推动慈善事业的重要一环。

  在王振耀的规划中,这样的培训并不简单,课程设计、培训方法、招收对象、活动方式,这些细节都要设计得有特色、有实效。

  为此,王振耀和他的工作人员现在正在广泛收集资料,并对这些资料进行阅读和比较,同时和国内学者、教授进行交流,了解对方的需求。

  “比如培训,不是把老师请来就完了。兰德公司、麦肯锡,他们怎么达到让客户满意?最开始,应该研究客户的现状、客户的需求,不能说:‘他们素质低,我们讲他们不听’。”王振耀向《法治周末》记者举例说:“比如讲课,再有名的人物、再大的领导,讲短了你觉得很稀奇,讲长了就会疲劳。再比如,请谁讲,只要中国老师来讲?还是也要国外的?”

  细致如此,大概要归功于王振耀在哈佛的学习经历。

  1999年,王振耀到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学习行政管理。课堂上,大家一本正经讨论的问题是:给几页纸订书钉,应该钉在哪里?

  王振耀认真地说:“我的一个基本意识,很清醒———推动中国知识生产方式,特别是公益领域内的知识生产方式的转型。学习、教育、研究方式都要转型,不然我们这里生产出来的东西,老百姓不喜欢。对我们实际社会影响不是太大,知识没有力量,这是不行的。我们在研究,怎么从每一个细节上来做,这是非常苦恼的一件事,压力也非常大。”

  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前夕,他的团队刚从国外考察归来,他们考察了包括洛克菲勒基金会、兰德公司、麦肯锡等在内的一批知名的基金会和智库。

  这位被其身边工作人员评价为“英文很好”的前司长,在考察时都是用英语和国外高校、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直接交流。

  王振耀认为:“公益是一个非常宽泛的领域,包括社会政策。未来要做好公益,必须要有智库的作用,起码中国现在面临的问题、国际的一些基本解决方法,我们都看到了。”

  “宁可推迟,不要糊弄。”王振耀认为,必须在深入研究的基础上开展各种项目。不仅如此,他要将这一套东西变成一套机制:“原来是政策体制建设,现在是对社会体制进行调整。”

  王振耀和他的公益研究院想做的事情还包括,将来培训NGO的领导者,帮助NGO组织去争取自己的权利,在政府和社会之间发挥应有的作用。

  此外,他还要为企业家提供慈善方面的咨询。

  王振耀身边的工作人员都对他信心满满:“从政府部门辞职下来,他觉得自己要做的事情太多了。第一、他知道政府的弱点;第二、他知道实践经验操作的技术。所以他明白自己的空间在哪儿。”

  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王振耀最大的苦恼是“文化的挑战”,他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其实自己也是局中人,有时发现自己的思想也是那么旧。”然而,他又像一个小学生那么虔诚:“我是好学生,还有提升的巨大空间。”

  还在司长任上的时候,王振耀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中国慈善要有经得起考验的信息公开机制。”

  信息公开,也一直是民间极为关切和王振耀一直致力推动的。

  2010年7月,“基金会中心网”正式启动。其将利用互联网公开披露全国各基金会的财务收支、资助项目和捐款信息,使之成为社会公众和捐赠者监督基金会工作、监督捐款使用的透明窗口,也成为政府强化对基金会监督管理的有效渠道。

  网站成立背后亦有王振耀的心血。

  王振耀对《法治周末》记者解释说:“信息公开有三个级别:第一级,不贪污,向大众公开;第二级,对捐赠人公开;第三级,在向捐赠人公开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工,提供给大众。给大家提供有尊严的渠道,‘基金会中心网’就是想做成这样一个渠道。”

  制造善意的压力

  在公众场合,王振耀反复提及的一个词是“善意的压力”,在他看来,善意的压力能够带动更多人去做慈善,“信息公开就是制造善意的压力”。

  王振耀拿出8月9日的《今日美国》,指着占了半个版面的一个《大公司的慈善捐款是如何变化的》表格给《法治周末》记者看,上面列明了沃尔玛等知名公司在2008年和2009年的捐款数目和两年相比的变动情况。

  王振耀认为,这样的公开,无形中形成了一种善意的压力,促使企业更加自觉地做慈善,从而促进社会公平和谐。

  为了形成这种压力,王振耀希望有人“较真儿”,对此他率先垂范。

  2005年,为了500元的个人捐款免税,王振耀跑遍北京市各相关部门,经过两个月10道程序,终于拿回50元的个税免除,“弄得北京市都很震动”。

  王振耀认为,信息公开有一个文化的障碍,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文化的学习、文化的转型。他称此为“幸福转型”,因为“转一步,生活更舒适”。

  “让捐赠者满意,是一个标准。”王振耀认为,信息公开并不是给一个收据、在自己的网站公开一下就可以的。应该是项目调整、竣工等,都要让捐赠者知情。“让捐赠者知道,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上的尊重。”

  信息公开能做到什么程度?

  王振耀拿出一叠花花绿绿的票据。这是上海电视台的一位编导转给他的材料:丁大卫的清单。

  丁大卫是由东方卫视、上海电视台联合举办的“2008年度真情人物”选出的十大人物之一。在颁奖典礼上,为褒奖他“西部助教”的善行,“真情基金”给予奖励两万元。主办方曾言明,奖金给个人,任其支配。

  岂料,典礼结束后,丁大卫却细心地盘算着这笔奖金的用途。时隔七个月之久,他主动将两万元的花费,一一列出并附上消费单据,向颁奖方如数清账。

  这笔奖金悉数投入丁大卫所执教学校的师资培训。2009年3月至6月间,由他和协助其工作的太太韩诗蝶带领,精心组织教师分三批走出山区到教育发达城市的学校进行考察:

  三次考察分列三份清单,每位参与者名单后都标明各人花费金额,经本人确认签名;并附飞机、火车、住宿、地铁、公交车、长途车等10余种票据,分门别类张贴,共495张,累计20002元。账目之细胜过日常公干报销的财务要求,让人不得不叹服。

  “我们这个社会对财富的管理是简单化的。不允许富人存在,现在我们也没有勇气走出来。”由此带来的一系列社会问题让王振耀忧心,前段时间频发的“屠童”事件就是让他下决心辞职的重要动因。

  王振耀说:“中国社会对尊重普通人的信息公开太陌生了,信息公开是全社会的一个学习过程。信息公开就是尊重我们自己。”

  “我发现,中国所有名牌大学学生的卫生间里没有几个有卫生纸的。”在王振耀看来,这是“我们不懂得尊重自己”的一个极为突出的表现。

  “一定要找到一些案例,不断地说,把国外的经验介绍进来,学习起来会很快。时间长了就变成了法律、规范。”王振耀说。

 
 
 
前五篇文章

中医针灸申遗成功是开始 确保中国针灸宗主地位

体谅别人的习气

中医针灸和京剧入选人类非遗 入选项目数创新高

那只蹒跚行走的无头龟——《悲惨世界》(连载六)

我们都是平等的生命

 

后五篇文章

社会化公益为慈善业带来新动力

一部影响世界科技进步的奇书《本草纲目》

治大国若烹小鲜 老子的治世之道

杀业重,多疾病

老子管理思想中的“有”与“无”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