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佛教故事 佛经故事因果故事感应故事宗门故事名人学佛成败故事哲理故事智慧故事 身边故事生活故事短故事
 
 

一位台湾司法人员的忏悔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5/5/22 8:39:06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一位台湾司法人员的忏悔」
 
  在网路上看了许多关于邪淫果报之真实事例(故事),感触良多,其中一篇「曾经福报深厚的女大学生的忏悔」故事最能引起我的共鸣,之所以如此说,系因我与该位读者有相类似情形。
  
  个人出生在台湾僻静的乡间,从小家境虽不富裕,惟衣、食无虞、家庭健全,父亲是位中阶公务员,母亲则是相夫教子传统妇女,父严母慈,手足和睦,孩提时真是无忧无虑,煞是快乐,个人则有幸承前世福泽,自幼天资聪颖,虽不敢妄称一目十行,过目不忘,惟小学上课时,自然能专心听老师讲课,返家后根本无庸复习,仅于月考前二、三日再温习课业至晚间11点,成绩便能保持在班上前三名,且小学毕业时,系全年级(近100名同学)第一名毕业,拿毕业照之底片至照相馆冲洗时,还受到「小帅哥」的称赞。
  
  进入国中,依旧能保持好成绩,毕业考省中时,仍旧能保持我们那一届第五名成绩考进省中,至此,人生均算顺遂,有健全家庭、和睦手足、天资聪颖复有好的长相,又因在传统的乡间长大,所以培就纯朴的性格,惟或许因在较封闭的环境成长,所以虽纯朴,但却较经不住外在环境诱惑,就在进入省中后,由于学校离家30余公里远,如通勤上学,单程约需2小时(含转车及骑单车时间),为了就学方便,就在省中所在市区租屋居住。租屋处所在市区对于当时的我而言,可谓花花都会(虽仅是10余万人口的小都市,惟对于从小居住在2万人口的小农村之小孩而言,已是花花都市了)。在市区租屋期间,一开始是好奇、兴奋,想多看看新奇的都市生活,就在偶尔闲逛夜市期间,看到一位摆摊的枯瘦老人,神情怪异,贩卖清凉彩页的杂志,由于血气方刚,复基于好奇心驱使,便随手翻阅了清凉彩页杂志(注:所以有些事,绝不可尝试,一旦好奇尝试后往往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不看则已,一看不得了,愈看愈想看,愈看愈觉有趣,因为这不是在农村乡下可看到的,之後,便利用下课或夜间时,经常刻意去该摊位闲逛,看免费清凉杂志,课业成绩也因此愈来愈差。在一次看免费杂志时,该位枯瘦老人以猥琐的表情问我:「年青人,有更刺激的,要不要看看。」,基于好奇心驱使,我点了点头,此际,该位枯瘦老人从他大衣口袋内拿出一小本书递给我,接过手一看之後,才发现小本子内尽是异性全裸照片及男女交欢的彩色照片,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如此「大胆」裸露画面,在这之前,我对於男女之事全然陌生,甚至不知道,也不相信男女交欢之事。小学时,曾发生过一件趣事:某次与同学天南地北闲聊,聊到男女之事,同学忽然说:「我们每个人都是父母相『干』(台湾粗俗语,即男女交欢之意)才出生的」,我立即反击同学:「那是你父母才会作这种不要脸的事,我父母不会。」,为此相互争吵甚至差点打架。当时对于男女之事就是这么单纯,但也充满好奇,希望能看看异性身体,惟一直没机会,也不相信会有异性全裸画面的书册,就在看了该本男女全裸、交欢画面的小本子後,整个血液就像抽水机迅猛抽水一般,直冲脑门,仅觉整个脸涨红,全身发热,脑子一片空白,既兴奋又难受,兴奋的是,终於看到一直希望看的画面,引起无限的瑕想、淫思;难受的是,身体直觉不对劲,之後就是身、心不断的衰败、堕落,整个心思就是充斥着男女交欢画面,该些不入目的画面占据整个头脑,根本无法也无心读书,成天就想着男女交欢之事,成绩当然就不断退步。
  
  升上高二,由于成绩不理想,所以被分配到俗称「放牛班」的下段班,班上多了留级生,在与留级生的交往中,常聊及男女之事,留级同学见我有兴趣,索性借我看更大本裸露、男女交欢的日本画册,甚至教我如何手淫,以获取性欲的满足,至此,身、心灵彻底堕落,成绩更是一落千丈,原先记性佳、聪明的头脑亦渐渐变得迟钝,不但无法专心看书,甚至在考试前夕,勉强自己坐在书桌前看书,但坐了老半天就是背不起一个单子或是一条公式,心里发慌,怕考差了,会被留级重读,就在又急、又慌情况下,所谓恶向胆边生,竟然在考试前一日夜间跑进校园,以螺丝起子翘开学校教师办公室窗户,偷跳进教师办公室内,口衔手电筒,翻箱倒柜搜寻翌日考试卷,这是生平第一次偷东西,虽然不是偷钱财,但偷考卷亦算是偷窃行为啊!边怕、边翻,一颗心快要跳出来,生怕偷考卷被发现,亦怕找不到考卷而考差,被留级重读,最终在找不到考卷情况下,翌日考试时,竟以小抄方式作弊,唉!思及此,既羞且愧,究其因,均系看邪淫书刊及意淫所害,所以说,邪思、淫念之危害不可谓不大啊!
  
  另外在外貌上亦渐渐改变,原先的好样貌亦慢慢变得猥琐、消瘦,人际关系亦愈来愈糟,常瑟缩在暗处,甚至有自闭倾向,害怕面对群众。而原先白晰富光泽的皮肤逐渐变得黑枯、暗沈,容貌、眼神逐渐改变,一次在照镜子时,从镜中看到自己的面容后,竟吓一大跳,这张脸,真是自己熟悉的脸孔吗?真是自己曾经骄傲自信的脸孔吗?怎么竟像是杀人通缉犯,眼神涣散!两颊凹陷!神态猥琐!真是认不得这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但此时,我尚不知忏悔改过,还愈陷愈深。一次在杂志摊位看到一本漂亮、艳丽的清凉画刊时,因身上没钱,竟利用身障老板不注意时,偷拿了该本清凉画刊,在要拿过手时,不巧被老板发现,我拿了清凉画刊拔腿就跑,仅见老板在後大喊:「年青人,你怎么没付钱!」,就这样,我又再次沦为小偷。
  
  就这样,看邪淫书刊的恶习愈来愈严重,一开始,仅看三点式泳装的女子照片,便会兴奋莫名;之後,单看三点式泳装,难起性慾,必须转而看露点照片;然後,仅看露点照片,难以满足,必须看三点全露的全裸照片;再来,就算是看全裸照片,仍无法满足,必须看男女交欢照片;最後,就算是看男女交欢照片亦引不起性慾,必须看特殊口味的变态照片或动画,当看特殊口味的变态照片或动画仍引不起性慾时,心里便彻底的变态化、犯罪化,最终必须走上实体的男女交欢,如婚外情或不伦之恋,甚至是性虐待、强奸等等犯罪行为。因为邪淫无尽头,就如无底洞,永远无法填平,而短暂的刺激,仅能引起一时的兴奋,一时兴奋过後,就是无尽的空虚、悔恨,而且邪淫的果报来的快速又长久。
  
  整个高中三年生活,就在前述浑浑噩噩中渡过,真可谓行尸走肉般,如同活的死人,之后高中时期的每次期中、期末考试,均是我的噩梦,总是在担心受怕的心理下作弊才勉强通过,险些被留级重读,最后虽然在作弊中勉强毕业,但可想而知,大学联考名落孙山,落榜后,仍不知悔改,竟然利用父母的宽容与胞姊的仁慈,寄住在胞姊台北的夫家。该年重考时,虽然看邪淫书刊的频率、次数要少得多,但积习难改,补习重考一年中,走在台北繁华大街上,看到尽是衣着光鲜亮丽的年青女子,积习已重的淫念,竟然仅是看到大街上这些打扮时髦的年青女子,就引发坏念头,意淫终日,甚至早泄。根本无法专心读书,就算是极力勉强自己坐在书桌前,也是大半天看不下一行字,就算看了也记不得,一年后,再次参加大学联考,结果仍名落孙山。落榜后终须面对服兵役问题,或许前世积累福泽在不知不觉中,已被我的意淫、手淫消殒,至此,我虽然从未与女人有过肌肤之亲,但终日的意淫已足消殒深厚的福泽。
  
  再次落榜后,我便不得不服二年兵役(台湾俗称「当兵」),服兵役前,先入新兵训练中心受训二个月,这二个月,饱受身体及心灵的折磨,例如:新兵训练中心教育班长假借磨练新兵的服从性,在新兵操练一天而满身大汗洗澡时,在大澡堂内要求一个口令一个动作,如教育班长下令:「脱草绿服」,众人脱衣後,再下令:「脱草绿裤」,众人脱裤後再下令:「脱上衣」...待衣裤都脱光後,又下令:「冲水」,「抹肥皂」...甚至遇到一些心态不健康教育班长,会在新兵脱光衣裤时,下令:「趴下」或是「三行、三进」,要求新兵在污秽且积污水的大澡堂内趴下、爬行,那种不被当人对待的日子,真是难熬,有时紧握拳头真想一拳打向变态的教育班长,但深知如此冲动,下场便是关禁闭甚至是军法审判。
  
  日子在度日如年中熬过,但噩运尚未结束,在被磨了二个月后,于分发决定服兵役地区前,依法系以抽签方式决定,就在福泽消殒后,随之而来的是噩运降临,俗话说:「心念好,运气就好;心念坏,运气就坏。」诚然之,可能是满脑都是淫念(坏念头),所以抽签结果,竟是抽中最差的离岛(台湾俗称「金马奖」),随后就在离岛熬过辛苦、无聊、无奈、悔恨的二年,这二年曾被老兵欺侮、曾被暴力威胁、曾遭冷嘲热讽,当中辛酸难以三言两语陈明。熬过二年,这两年中不断反省、检讨,幸在母亲、胞姊未放弃并支持下,我再次补习重考(大学联考),重考日子亦难熬,因体力、记忆力大幅衰退,所以读书背资料倍觉辛苦,或因福报尚未消尽,终于幸运考上国立大学,念大学期间,淫念虽已大幅减低,但偶尔仍会看邪淫书刊及手淫。
  
  大学四年毕业后,虽顺利考上司法公职并与妻子结婚,惟或因早年意淫及手淫已严重戕害身心缘故,与妻子结婚十年,仍膝下无子,求子非常不顺遂,而且夫妻间感情很差,经常吵架,无论我说什么、作什么,妻子总是看不顺眼,就算我出于善意对她好,仍经常被她曲解,可谓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有几次吵的严重,甚至把离婚协议书都拿出来了,当时俩人感情直降到冰点,常令我下班后不想返家,因为返家后必须面对妻子冷漠的脸及随时可能的争吵。事后回想,才知这种种不幸竟系早年邪淫行为及淫念未断所致,此可从多位网友的事例(故事)中找到相类似的情节。
  
  十年求子辛酸过程,实非外人所能体会。曾专程辗转坐近6小时车,前往某名医求诊,服了数回中药亦未果;亦曾开车远奔数百公里外服一帖数千元新台币的中药亦无效;曾看过某著名西医,作过减敏治疗,同样无效。神坛更是全台从北看到南,有自谓灵效无比的天童,有断事如神的名卜,有神灵附体的乩生,均不灵,人工受育作3回,试管婴儿作3回。总之遍看中、西医并求神、问卜数十余次,均无效。每逢周六、周日,别人是外出旅游,我们夫妻则是遍访名医、神卜。十年来,夫妻间为了求子一事,大大小小吵了数百回,花费的金钱近200万元新台币,无形的心血更是难以计数。走笔至此,回顾这段过程,虽辛酸,但却是真真实实的因果报应,是血淋淋的教训,我这才醒悟,是自己尚未完全断绝淫念及手淫,虽然次数减少许多,但偶尔仍会购买邪淫光碟观看,且在观看后仍会手淫,所以这段时期虽然曾忏悔并持续持诵佛号及大悲咒等,但如同有缺漏的容器,好不容易装入一公升饮品(用以比喻持咒、念经、布施等修为),但因容器有漏洞(比喻淫念、手淫等)同时漏了2公升,结果是永远都装不满,甚至是愈装愈少,自然难见念佛、诵经之功德。
  
  就在心灰意冷、槁木死灰之际,抱着最後希望,虔诚跪在佛堂南无观世音菩萨前,忏悔并许愿持诵普门品1080遍;金刚经490遍;南无阿弥陀佛圣号10万遍以上;捐款10万元新台币,终身担任义工,祈求南无观世音菩萨能赐予弟子一个健康、有善心、能利益大众且与我佛有缘的男宝宝,最後一次试管婴儿(妻子之前已作过3次试管婴儿,我们协议仅再作最后第4次,因为试管婴儿很伤害身体,且每次费用10余万元新台币)终于成功,现在宝宝已满周岁,不但健康且很有善心,人见人爱,非常有人缘,街仿邻居均以「小帅哥!」称呼宝宝。喜获麟儿,令我万分喜悦,感恩南无观世音菩萨的慈悲加持!
  
  其次论及邪淫阻碍功名之事,早年多位相士或通灵人士,在见过我个人后,曾断言,个人将来成就不凡,功名显耀,甚可升任服务之司法机关最高首长,惟回顾个人迄今仕途之路,年近半百仅担任基层人员,现任职务权小事繁、责任大,工作压力不可谓不大,近五年虽有升迁机会,每每擦身而过,头几年总想是运气不佳而错失机会,惟接连几次均无缘升官,几经思索,应该不是单纯「运气不佳」可解释,反倒较似「引吸力法则」所言,「心念好、行为好;自然吸引好的事、物。」,当然相对「心念坏、行为坏;便吸引坏的事、物」,因个人早年如前述整日充斥邪思、淫念,该些坏的心念虽未付诸实施(没有真的嫖妓、乱搞男女关系或欺骗异性感情)但因心念坏,所以便吸引坏运气。地藏经亦提及:「南阎浮提众生,举止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一般「杂念」况且是业、是罪,何况是邪思、淫念呢?所谓:「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足徵诸恶业中,以「淫」为最、为重,故纵然未付诸实施,仅止於「淫念」亦足以戕害积累功德,因此,个人如未充斥淫念、邪思,或早已顺利升官,亦即,追根究柢,仕途不顺遂之罪魁祸首,竟是自己,所以邪思、淫念之过不可谓不大,吾人岂可不慎!
  
  个人早逾不惑之年,回首近半百人生,悲喜交加,悲的是,因为自己的淫念、邪思、手淫,而遭受许许多多的苦楚,戒淫十几二十余次,反反覆覆,令自己痛苦亦令家人跟着受罪,忏悔!悲恨!恨自己没毅力,不早早戒除淫念、手淫恶习;喜的是,南无观世音菩萨的慈悲加持,不放弃任何一位众生,在我快放弃希望、自我放逐之际(原先想,此辈子如果没有儿子,打算得过且过,消极过日子,不再对人生怀抱希望),慈悲加持弟子,让我重新燃起希望,为了感恩南无观世音菩萨的慈悲加持,我除了将个人误入歧途的过程如实地记录,以警惕世人外,更会以秉公方式处理公务(所谓公门好修行)及广作功德(放生、助印善书等)来回报南无观世音菩萨的慈悲加持!
  
  后记:佛家有云「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诚然之,惟这句话隐含双层意义,一则,消极地不再造作恶业;另一则是,积极地积德行善。戒淫自然是好,惟仅是不再造作恶业(邪淫的恶业),为求向上、向善的话,必须更积极地积德行善,而积德行善,除传统地孝顺父母之外(所谓「百善孝为先,万恶淫为首」,惟孝顺双亲仅是做人最基本的要求),放生、助印善书及持诵佛号或经咒均是好方法。个人为弥补早年不懂事,因邪淫所造作的恶业,遂持续地放生、助印善书、持诵佛号及经咒,希冀消除往昔无知所造作的罪愆,如人生有好转的话,会上传近况向各位网友报告。
  
  注一:请版主尽量刊登原着(即原文照登),之所以如此要求,系基於原着最能代表原着者之内心想法,如原着均经相同编者整编,易塑造成相同一个模子,即便文笔再佳,总失去原味,不及原汁原味更能令人信服,当然,如果原着有粗俗不佳用语,或语意不通畅之处,在不失原着精神原则下,整编修改亦属必要。
  
  注二:笔者现任职於台湾司法机关,执法近二十年,初怀疑因果论,後年岁渐长,阅历日增,深知因果才是宇宙   
 
前五篇文章

迟到的觉悟

因果故事(音频版)

放生好处多多

念楞严咒的感应

我是这样对治恶念的

 

后五篇文章

来自内心深处的忏悔之音

身边的因果报应故事(二)

身边的因果报应故事(一)

一个关于打蛇的真实故事

我的邪淫经历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