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净土宗 净土法脉 净土经论净土圣贤早晚课净土指归净土文集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十四品(下)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5/5/23 2:36:04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凶险相扑 种种嬉戏 诸淫女等 尽勿亲近 莫独屏处

  为女说法 若说法时 无得戏笑 入里乞食 将一比丘

  若无比丘 一心念佛 是则名为 行处近处 以此二处

  能安乐说

  ‘凶险相扑’即学习武术之人。种种玩耍嬉戏,及贩卖美色的女人,皆勿亲近。勿于屏帐单独为女子说法。若要说法,切勿一面说法一面嬉笑。人市中乞食,必须偕另一比丘同往。若无比丘相伴,则端然恭敬一心念佛号,如‘南无阿弥陀佛’,或‘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以摄心念。以上是修行菩萨道者之行处及亲近处,以此二处,安乐而无所为地为大众说法。

  法界佛教总会在美国成立以来,尽心竭力弘扬正法。诸位若能发心建立广大的道场,能容纳数十万人、数百万,甚至能容纳数千万人更好。你们每人都应发愿建立道场,道场越多越好。每个家庭都成为道场更好,每个人都变成道场,每个国家都成为道场更好,乃至整个世界也成为道场,人人都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饮酒、不妄语,则能杜绝世界一切恶业,使正气洋溢,福被寰宇。

  又复不行 上中下法 有为无为 实不实法 亦不分别

  是男是女 不得诸法 不知不见 是则名为 菩萨行处

  一切诸法 空无所有 无有常住 亦无起灭 是名智者

  所亲近处 颠倒分别 诸法有无 是实非实 是生非生

  在于闲处 修摄其心 安住不动 如须弥山 观一切法

  皆无所有 犹如虚空 无有坚固 不生不出 不动不退

  常住一相 是名近处

  修行菩萨道者不修行上中下法(上法乃菩萨乘,中法为缘觉乘,下法为声闻乘),有为法和无为法,实、不实法皆不可修行。亦不分别,是男是女。男即是慧,女即是定。‘定’‘慧’如一,故不宜加以分别。因为无智亦无得,故‘不得诸法’,更‘不知不见’一切诸法,是则名为菩萨行处。一切诸法,空无所有,无有常住。即无常住,则无所执着,无所执便得解脱。观一切诸法不生不灭,‘是名智者’所应亲近之处。

  不要颠倒,加以分别诸法之有无,此为实法彼为虚,此是有生彼是非生。应该在于幽闲之处,修摄其心安住不动,犹如须弥山屹立不动。静观一切诸法,皆无所有,犹如虚空,没有自体,故无坚固。‘不生不出’、‘不动不退’、无‘有’‘无’之相,故为‘常住一相’;常住于非有非无之相上,是名菩萨修行近处。

  若有比丘 于我灭后 入是行处 及亲近泸 说斯经时

  无有怯弱 菩萨有时 入于静室 以正忆念 随义观法

  从禅定起 为诸国王 王子臣民 婆罗门等 开化演畅

  说斯经典 其心安隐 无有怯弱 文殊师利 是名菩萨

  安住初法 能于后世 说法华经

  若有比丘在我灭度之后,进入如是菩萨修行的处所,及菩萨所应亲近之处,演说妙法莲华经时,无所恐惧,亦无所希求,‘到无求处便无忧’。菩萨有时入静室中,以正念亿及佛法之道理。讲经前先静坐一小时,静止杂乱妄想,于静虑中悟出之道理来讲经说法。出禅定后,为诸国王、王子、大臣、人民或婆罗门等,开演畅言妙法莲华经无上之妙理,其心平稳安乐,无所恐惧。文殊师利!你应知道,这菩萨安住于初步法门,彼能如是修行,将来末法时,则能讲说妙法莲华经。

  又文殊师利。如来灭后于末法中欲说是经。应住安乐行。若口宣说。若读经时。不乐说人及经典过。亦不轻慢诸余法师。不说他人好恶长短。于声闻人。亦不称名说其过恶。亦不称名赞叹其美。又亦不生怨嫌之心。善修如是安乐心故。诸有听者。不逆其意。有所难问。不以小乘法答。但以大乘而为解说。今得一切种智。

  释迦牟尼佛又称一声:‘文殊师利菩萨!’在如来灭度后,于末法时欲说此经,应住于安乐行门上,若口宣说或读诵此经时,不乐于诉说他人的过错或经典的过错。佛乃因人说法,观机逗教,应病予药,故吾人不应妄加评论。也不轻慢其他经典或法师,例如对法师所说之法起分别心,而厚此薄彼,也不论及他人之长短。对于声闻人,亦不直称其名。美国人无长幼尊卑之别,儿子竟直称父亲之名,此乃不敬之举。在家人不应直称出家人的法名;称呼其字,则可。例如万佛圣城中的出家人的法名为果X字恒X,在家人只可以其字称之,如X法师。对出家人尚且不可直称其名,对师父更不应直称师名。弟于若直称我为度轮法师或宣化法师,实属不敬之举,目无尊长。如直称度轮或宣化,更是欺师灭祖的行为。出家人与出家人彼此之间也不可直称其法名,只可以其字相称。唯有师父可称徒弟之法名。

  对小乘法师既不称名说其过,也不赞叹他。若法师真正有德行,加以赞叹则无可厚非,但勿称其名称。又不生怨恨嫌弃之心,假如你没有以上所说的种种毛病,心中无贪嗔痴,自然得到安乐。对于一切来听法者,不逆其意而观机逗教。彼若有所质难请问,勿以小乘法答之,而依照大乘经典中之道理为之解说,令问法者获得一切种智。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菩萨常乐 安隐说法 于清净地 而施床座 以油涂身

  澡浴尘秽 着新净衣 内外俱净 安处法座 随问为说

  若有比丘 及比丘尼 诸优婆塞 及优婆夷 国王王子

  群臣士民 以微妙义 和颜为说 若有难问 随义而答

  因缘譬喻 敷演分别 以是方便 皆使发心 渐渐增益

  入于佛道 除懒惰意 及懈怠想 离诸忧恼 慈心说法

  当尔之时,释迦牟尼佛欲重宣此义,而以偈颂再说一遍:修菩萨道之菩萨,常欲令众安隐道及安隐果而为说法,即入如来室。于清净之地施敷床座,即坐如来座。以香油涂身,即着如来衣。洗净一切尘秽,‘着新净衣’,即着如来衣,内外皆清净,内无妄想外无尘秽。安处于如来座,随所发问而为说法。若遇比丘(男出家人),及比丘尼(女出家人)、优婆塞(男居士)、优婆夷(女居士)、国王、王子、大臣及百姓,应以微妙不可思议之义理,和颜悦色地为之说法。若有疑难请问,则随大乘义理来答覆,以各种因缘及譬喻为之敷演。以方便法,使之发菩提心,并且日益增长,成就佛道。除去懒散惰慢之意,及一切懈怠之想,离一切忧愁烦恼,慈心为众生说法。

  昼夜常说 无上道教 以诸因缘 无量譬喻 开示众生

  咸令欢喜 衣服卧具 饮食医药 而于其中 无所希望

  但一心念 说法因缘 愿成佛道 令众亦尔 是则大利

  安乐供养

  昼夜六时常为说法,以慈悲心教化众生,演说佛教里无上之道理,唯恐众生不明妙理,故以种种因缘,无量譬喻来开示,令大众皆大欢喜。于衣服、卧具、饮食、医药,以上种种物质无所期望,但以一心念,为众生随机说法,愿成佛道,亦令众生成就佛道。作如是想,才是大利一切众生,安乐众生之供养。

  我灭度后 若有比丘 能演说斯 妙法华经 心无嫉恚

  诸恼障碍 亦无忧愁 及骂詈者 又无怖畏 加刀杖等

  亦无摈出 安住忍故 智者如是 善修其心 能住安乐

  如我上说 其人功德 千万忆劫 算数譬喻 说不能尽

  释迦牟尼佛灭度后,佛在世是正法时代,佛灭度后有像法时代、末法时代。若有比丘即是行菩萨道的出家人,‘能’即能力所及。譬如,若你能翻译而不作翻译,即能为而不为。若你不能亦尝试去做,则是不能也能行。‘演说斯’,即是能演说此经。讲经本无能与不能之分。我本来不能讲经,但既然没有人讲妙法莲华经,我就试着讲。一试之下如此多人来听,我便越讲越起劲了。其实我连听经也不会。

  演说妙法莲华经之法,‘心无嫉恚’:我人心丢掉了而不寻觅,学习佛法就是为了寻找真心。心无嫉妒嗔恚,则离诸烦恼,也无障碍。不但自己无障碍,而且对人亦无障碍。若你内外均无障碍,就算有旁人障碍你,此障碍也不起作用。亦无‘骂詈’者,何以有人责骂你呢?因你常责骂他人,故别人亦责骂你。你不责骂旁人,就没有人责骂你了。‘又无怖畏,如刀杖等’:所谓‘纵遇锋刀常坦坦,假饶毒药也闲闲’。二祖神光法师,他的头被刽子手砍下,他却泰然不动,当时即有白浆冒出,皇帝始知错杀了圣人,遂为之建塔造庙,予以纪念追思,但岂不是悔之已晚呢?

  ‘亦无摈出’:大家聚居一起修道,应融洽共处,否则,互相磨擦,终会排除异己者,此谓‘摈出’。若互相忍耐和气相处,既不障碍他人,就是他人脾气古怪,你亦无所执着,能忍能让,‘亦无摈出,安住忍故’。‘智者如是’:有智慧者不会执着小事而发脾气。他乃‘善修其心’:能住于安乐行门上,如以上所说之道理,修行菩萨道,其人功德,纵‘千万亿劫,算数譬喻,说不能尽。’

  又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于后末世法欲灭时。受持读诵斯经典者。无怀嫉妒谄诳之心。亦勿轻骂学佛道者。求其长短。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求声闻者。求辟支佛者。求菩萨道者。无得恼之。令其疑悔。语其人言。汝等去道甚远。终不能得一切种智。所以者何。汝是放逸之人。于道懈怠故。又亦不应戏论诸法。有所诤竞。当于一切众生起大悲想。于诸如来起慈父想。于诸菩萨起大师想。于十方诸大菩萨。常应深心恭敬礼拜。

  又文殊师利及所有修行菩萨道之大菩萨,于末法时代法将断灭之时,人寿命减至二十岁或十岁时,能受持读诵妙法莲华经之人,心无嫉妒谄媚,不可嫌贫重富,亦不可随意责骂修佛道者,不可评论其长短。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求声闻道者(修四谛法),求辟支佛者(修十二因缘),求菩萨道者(修六度万行),不可得罪以上诸人,令之生烦恼,而致生疑悔及退转心。譬如对其人言:‘你们离道甚远,始终不会得一切种智(一切智是俗谛,种智是真谛,非俗非真是中谛)。何以始终不能得一切种智呢?因为你是最放荡安逸之人,修道时懈怠。不应该对人起轻慢而说出这种话,又不得于佛法中生出戏论,有所诤论。当对一切众生常起大悲想,对一切佛起慈父想,对诸菩萨起良师想,对十方诸大菩萨,则常诚心恭敬礼拜。’

  于一切众生平等说法。以顺法故。不多不少。乃至深爱法者。亦不为多说。文殊师利。是菩萨摩诃萨。于后末世法欲灭时。有成就是第三安乐行者。说是法时。无能恼乱。得好同学。共读诵是经。亦得大众而来听受。听已能持。持已能诵。诵已能说。说已能书。若使人书。供养经卷。恭敬尊重赞叹。

  对一切众生平等慈悲地说法,由于随顺法故,不会因某众生恭敬以待,则多为此众生说法;而某众生未能恭敬以待,则少为此众生说法。乃至深爱法者,亦不为之多说法。文殊师利!你当知此修行菩萨道之大菩萨,于后世正法灭时,可成就第三义安乐行者,说此妙法莲华经时,一切天龙八部皆来护法。并且因为在你往昔生中不种恼乱之因,故现在没有众生会来恼乱。得好同学,一同读诵此经。又得大众同来听受,听经后并能受持。又能背诵,且能讲解、书写此经。

  若请他人书写此经,以供养礼拜此经,要恭敬尊重赞叹诸佛如来皆来证明妙法莲华经。若生一分恭敬心,就有一分感应;生十分恭敬心,就有十分感应。吾人如能遇此妙不可言之经典,切勿当面错过,交臂失之。当知此经乃百千万劫难遭遇,若无大善根,则难遇此殊胜因缘,学习佛法。

  来佛教讲堂听经的信众日益增加,现在这佛教讲堂恐怕不够使用,我们都希望速能成就一所能容纳四、五百人的讲堂,大家都诚心地诵持大悲咒,相信很快就有不可思议的感应。犹如普陀山的普济寺,它的大雄宝殿看上去似不大,但纵然有一千信众进这大殿也能容纳,甚至有一万人,这大殿也能容纳。就算有十万人这殿也可容纳。可谓不可思议的一个‘宝殿’。这回我们诚心念咒,成就一个‘宝堂’,此宝堂也是能大能小。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若欲说是经 当舍嫉恚慢 谄诳邪伪心 常修质直行

  不轻懱于人 亦不戏论法 不令他疑悔 云汝不得佛

  是佛子说法 常柔和能忍 慈悲于一切 不生懈怠心

  十方大菩萨 愍众故行道 应生恭敬心 是则我大师

  于诸佛世尊 生无上父想 破于憍慢心 说法无障碍

  第三法如是 智者应守护 一心安乐行 无量众所敬

  当尔之时,释迦牟尼佛欲重宣此义而说偈颂:修行菩萨道之大菩萨,若欲讲说此妙法莲华经时,应该舍弃嫉妒、嗔恚、傲慢、谄媚、欺诳等邪伪之心,常修行直言直行,所谓‘直心是道场’。不轻视他人,亦不戏论法。勿使他人对佛道生疑悔之心。不可说:‘你如此懈怠修行,终不能成佛。’这佛子——菩萨摩诃萨所说之法,常柔和能忍辱,即着如来衣;以慈悲心对一切众生,即入如来室;勤于说法,不生轻慢怠惰之心。十方大菩萨,因怜悯众生故行菩萨道。我们应对十方大菩萨生恭敬心,视之为我等良师。对诸佛世尊,生无上慈悲父想。破除骄傲我慢之心,说法无所障碍,此为第三义安乐行。有智慧者应依此法修行,而一心守护此安乐行。无量众生皆会恭敬如此修行的大菩萨。

  又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于后末世法欲灭时。有持是法华经者。于在家出家人中生大慈心。于非菩萨人中生大悲心。应作是念。如是之人。则为大失。如来方便随宜说法。不闻不知不觉。不问不信不解。

  释迦牟尼佛又称一声文殊师利(妙吉祥)菩萨谓:修行菩萨行的大菩萨,于将来末法时代欲断灭之时,有受持读诵妙法莲华经的菩萨,于在家的优婆塞、优婆夷,出家的比丘、比丘尼等人中应生大慈悲心,欲令一切众生快乐。对不相信佛法的人,甚至毁谤佛法的人皆生大悲心。悲能拔苦,救拔此等造罪的众生,应作如是想:如是之人,其损失实在太大,如来方便随宜,观机逗教为之说法,遇大乘人说大乘法,遇小乘人说小乘法,所谓‘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此等造罪之人不相信佛法,不闻、不听、不知、不觉、不明白佛法也不请问,不生信心,又不求究竟解释,所以这类人蒙受其大的损失。

  其人虽不问不信不解是经。我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随在何地。以神通力。智慧力。引之令得住是法中,文殊师利。是菩萨摩诃萨。于如来灭后。有成就此第四法者。说是法时。无有过失。常为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国王王子大臣人民。婆罗门居士等。供养恭敬。尊重赞叹。虚空诸天。为听法故亦常随侍。若在聚落城邑。空闲林中。有人来欲难问者。诸天昼夜。常为法故而卫护之。能令听者皆得欢喜。所以者何。此经是一切过去未来现在诸佛神力所护故。

  此人既不请问,又不相信亦不了解法华经之妙理。修行菩萨道的大菩萨说:我发愿在我证得无上正等正觉时,不论在何地何时,皆以神通力及智慧力接引此不问不信不解之人,令彼等住于妙法之中。文殊师利!此菩萨摩诃萨,在佛灭度后,成就第四种安乐行。当彼说如是法时,无有过失。常为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国王、王子、大臣、人民、婆罗门及居士等所供养恭敬,并尊重赞叹。虚空诸天都为听法故,也常随侍奉这位菩萨。若在聚落乡村、城邑,或在空闲林中,有人欲来咨难请问,诸天护法善神为法而保护菩萨。此菩萨以大乘妙义,答覆来问难者,令一切听法者皆得欢喜。何以故?此经乃过去、未来、现在三世一切诸佛之所拥护,所以一切困难都会消除。

  文殊师利。是法华经于无量国中。乃至名字不可得闻。何况得见受持读诵。文殊师利。譬如强力转轮圣王。欲以威势降伏诸国。而诸小王不顺其命。时转轮王起种种兵而往讨伐。王见兵众战有功者。即大欢喜。随功赏赐。或与田宅聚落城邑。或与衣服严身之具。或与种种珍窦。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珊瑚琥珀。象马车乘。奴婢人民。

  文殊师利菩萨!很多人于无量劫中连此妙法莲华经之经名也不得闻。现在有日莲派(日本),只诵持‘南无妙法莲华经’,可是这并非正法,而是外道,不知经文。何况得见受持读诵此经的入,更为希有。

  文殊师利菩萨!譬如强力转轮圣王,欲以威德势力降服诸国,而诸小王不顺从其命令,此时转轮圣王便起种种兵以征伐之。转轮圣王见兵众作战有功者,生大欢喜,随其功劳给予赏赐。或以田地、舍宅、聚落城邑或予衣服、严身之具,或给予种种珍宝、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珊瑚、琥珀、象、马、车乘、奴婢及人民等,以作赏赐。

  卍 卍 卍

  这星期天本讲堂举行盂兰法会,盂兰是梵语,中译为‘解倒悬’,意谓使受倒悬之苦的人得到解脱。吾人无量劫以来的祖先及父母曾否立功,皆不得而知。有功者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或在这世界中得居高位,衣食丰溢。有过者,则会堕畜生、饿鬼、地狱。每年七月十五日乃摩诃目犍连尊者超度其母之纪念日。众生亦可藉此日超度过去七世生中之父母。你们若是脾气暴躁,就可能是过去生中之父母未能离苦得乐,使你焦躁不安常发脾气,欲拖累你也堕地狱。此情况下你应为祖先们做功德而超度。以往西方国家没有道场让你们做功德,如今有此法会,应把握良机,为过去生之父母做功德以超度彼等离苦得乐。

  卍 卍 卍

  转轮圣王赏赐有功之兵众,或予田宅,‘田’譬喻三昧,即定。‘宅’譬喻智慧。‘聚落’譬喻初果及二果之果位。‘城’譬喻三果之果位。‘邑’譬喻四果之果位。‘衣服’譬喻忍辱。七宝——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珊瑚、琥珀,譬喻七觉知善法,又名七菩提分。‘象、马、车乘’都是表示二乘。‘奴婢’譬喻神通之功用。‘人民’譬喻善法。

  唯髻中明珠不以与之。所以者何。独王顶上有此一珠。若以与之。王诸眷属必大惊怪。文殊师利。如来亦复如是。以禅定智慧力得法国土。王于三界。而诸魔王不肯顺伏。如来贤圣诸将与之共战。其有功者心亦欢喜。于四众中为说诸经令其心悦。赐以禅定解脱无漏根力诸法之财。又复赐与涅槃之城上。言得灭度。引导其心。令皆欢喜。而不为说是法华经。

  转轮圣王髻中有一颗宝贵之明珠,但他并不会把明珠犒赏与有功的将军。为什么呢?因为唯有转轮圣王髻中才应有此宝珠。若以宝珠赠予将军和眷属,他们必然大为惊异。释迦牟尼佛又称一声文殊师利!说:如来复如是,以不可思议之禅定三昧智慧,得无上法的国土。于欲界、色界和无色界三界中作法王。唯诸魔王不肯顺伏,如来遂令贤圣诸将与之作战。其中作战得胜立功者,心便生欢喜。佛亦欢喜为四众——比丘、比丘尼、优婆塞和优婆夷,说一切经典,或说三藏教,或说方等教,或说般若教,也就是藏、通、别、圆、顿、渐、秘密、不定八种教。为大众说一切诸经,令众生欢喜,或赐以禅定解脱无漏根力,‘根’即五根:信、进、念、定、慧。令五根增长叫做五力。

  ‘又复赐与涅槃之城’:‘城’能防御敌人,‘涅槃之城’能抵御魔王破坏涅槃。言得灭度,引导其心,令一切众生皆欢喜。保留妙法莲华经之妙法,此妙法正如转轮圣王髻中之宝珠一般珍责,不会随便为人演说。

  文殊师利。如转轮王。见诸兵众有大功者。心甚欢喜。以此难信之珠。久在髻中不妄与人。而今与之。如来亦复如是。于三界中为大法王。以法教化一切众生。见贤圣军与五阴魔。烦恼魔。死魔共战。有大功勋。灭三毒。出三界。破魔网。尔时如来亦大欢喜。此法华经。能令众生至一切智。一切世间多怨难信。先所未说。而今说之。

  释迦牟尼佛再称一声文殊师利(妙吉祥)!如转轮圣王一般,见军队中众兵立大功者,心尤其欢喜。遂以此难信宝珠,久藏于发髻中不随便送给他人,如今亦以之赐与。如来亦复如是,于三界中为大法王,以无上妙法教化一切众生。‘见贤圣军’:见初果、二果、三果、四果阿罗汉,或二乘缘觉等贤圣军,与‘五阴魔’——色、受、想、行、识。每人均与五阴魔、烦恼魔、死魔共同作战,战胜此等魔,灭除贪、嗔、痴三毒。超出欲界、色界、无色界,破魔王罗网。此时,如来见修二乘或大乘者有所成就,大为欢喜。此妙法莲华经,能令众生到达一切智之地。一切世人多抱怨此经难信。如来以往四十多年从未说此妙法,如今方为大众说这种无上甚深微妙法。

  文殊师利。此法华经。是诸如来第一之说。于诸说中最为甚深。末后赐与。如彼强力之王久护明珠。今乃与之。文殊师利。此法华经。诸佛如来秘密之藏。于诸经中。最在其上。长夜守护。不妄宣说。始于今日。乃与汝等而敷演之。

  释迦牟尼佛再对文殊师利说:‘此法华经是过去、现在、未来诸佛第一之说,于一切经典中具无上甚深微妙法。最后赐与一切众生,如大威大德之转轮圣王,一向守护着髻中明珠。唯今此人建立大功,故赐与之。

  文殊师利!此妙法莲华经乃是十方三世一切诸佛不传之法,诸经之首,长夜守护,不能随便对大家讲说。直至如今,才为大众敷演此上妙经典。所以应珍惜妙法莲华经,千万不要把它视作等闲之法。’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常行忍辱 哀愍一切 乃能演说 佛所赞经 后末世时

  持此经者 于家出家 及非菩萨 应生慈悲 斯等不闻

  不信是经 则为大失 我得佛道 以诸方便 为说此法

  令住其中

  释迦牟尼佛说完长行之后,又以偈颂详说其中义理。修行六度万行之大菩萨,应常行忍辱,忍受一般人所不能忍之事,哀愍一切众生,才能演说此经。此经乃十方三世一切诸佛皆赞叹的经典。末法时期,持此经典者,不论对于在家、出家,及非菩萨,均应生慈悲,使之离苦得乐。此等不闻、不信妙法莲华经者,实属极大损失,因为不信法华经者,则不能成佛。将来我得成佛道时,将以禅定力、智慧力及各种方便,为之说此经,今一切众生蒙受法雨,住在这妙法中。

  我们学习佛法,要智慧日增。欲要智慧日长,必须循规蹈矩,不可放逸。

  譬如强力 转轮之王 兵战有功 赏赐诸物 象马车乘

  严身之具 及诸田宅 聚落城邑 或与衣服 种种珍宝

  奴婢财物 欢喜赐与 如有勇健 能为难事 王解髻中

  明珠赐之

  譬如有大威德之转轮圣王。世界上有金轮王、银轮王、铜轮王和铁轮王。金轮王乃四大部洲(东胜神洲、南瞻部洲、西牛贺洲、北俱卢洲)之王;银轮王统三大部洲(东胜神洲、南赡部洲、西牛贺洲);铜轮王统二洲(东胜神洲、南瞻部洲);铁轮王只王于南瞻部洲。转轮圣王有世间稀有七宝。士兵作战立功,给予赏赐。‘象马车乘’:譬喻二乘。‘严身之具’:譬喻修身法门。‘及诸田宅’:‘田’譬喻三味力,‘宅’譬喻智慧力。‘聚落’:譬喻初果、二果阿罗汉。‘城邑’:譬喻三果及四果阿罗汉。‘或与衣服’:譬喻忍辱法门。‘种种珍宝’:即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珊瑚、琥珀各种珍宝。‘奴婢’:譬喻神通,佛法中之神通任人运用,犹如奴婢。以上等物皆欢喜赐之。‘如有勇健,能为难事’:假如有勇健之将,英勇对敌,战无不胜,攻无不取,能做人所不能做之难事。这时转轮圣王遂解髻中宝珠,赐与勇猛的将军。

  佛本来不说这部妙法莲华经,唯现在时机成熟了,故说这部上妙经典。

  如来亦尔 为诸法王 忍辱大力 智慧宝藏 以大慈悲

  如法化世 见一切人 受诸苦恼 欲求解脱 与诸魔战

  为是众生 说种种法 以大方便 说此诸经 既知众生

  得其力已 末后乃为 说是法华 如王解髻 明珠与之

  此经为尊 众经中上 我常守护 不妄开示 今正是时

  为汝等说

  释迦牟尼佛亦如转轮圣王一样。佛乃法中之王,佛为法王,得到法自在无碍之妙用。‘忍辱大力’:有大威德、有大智慧的宝藏。‘以大慈悲’:慈能予乐,悲能拔苦。‘如法化世’:依法教化一切众生,观机逗教,应以佛身得度者,即现佛身而为说法;应以菩萨身得度者,即现菩萨身而为说法;应以辟支佛身得度者,即现辟支佛身而为说法;应以声闻身得度者,即现声闻身而为说法。佛乃因人说法,应病予药。例如对好吃的人讲食经,但所说的是禅悦为食,法喜充满。出家人日中一食,皆因以法为食故。‘见一切人’:人对财、色、名、食、睡五欲有所执着,患得患失。‘受诸苦恼,欲求解脱’:受一切的苦恼欲求解脱,必须与诸魔战斗,遂与烦恼魔、阴魔、业障魔、愚痴魔、贪心魔、嗔心魔、痴心魔、慢心魔、疑心魔作战,调伏诸魔障。佛为着魔之众生,说种种法,用大方便门。如地藏王菩萨为度众生,不惜下地狱为众生说法。他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种精神,多么伟大呀!我们应当见贤思齐。‘说此诸经’:说方等、般若经等诸经。‘既知众生,得其力已’:最后乃为说妙法莲华经。这犹如转轮圣王解下髻中明珠,赐予有功将军一样。‘此经为尊’:此是至尊至贵之经,众经之首,所谓‘经中之王’。‘我常守护’:佛常常护持此经。‘不妄开示’:不随便开示。但‘今正是时,为汝等说’:现在应该为大众说此经了。

  现在也有人说楞严经是伪经,非佛金口所说。人若鱼目混珠,不辨真伪,以真作假,终不能得经中之好处。本会(法界佛教总会)先讲楞严经,再说法华经,将来要说大方广佛华严经。这三部大经,是人人必读诵的经典。一切唯心造,听经闻法能否受用,在听讲者本身,经义只要对闻法者有所裨益即是真经,我们所说的经典皆是千真万确的上乘经典。

  我灭度后 求佛道者 欲得安隐 演说斯经 应当亲近

  如是四法 读是经者 常无忧恼 又无病痛 颜色鲜白

  不生贫穷 卑贱丑陋 众生乐见 如慕贤圣 天诸童子

  以为给使 刀杖不加 毒不能害 若人恶骂 口则闭塞

  游行无畏 如师子王 智慧光明 如日之照

  佛入涅槃之后,修行菩萨道之菩萨,欲得安隐,解说此经,应当亲行身安乐行、口安乐行、意安乐行、愿安乐行,如此四法。读此经者,常无忧恼,无诸病苦,故其人脸色鲜明。观其人红光满面,当知他智意充满,故现吉祥之气。不生贫穷之家,不成为卑贱奴婢,被人使唤,且相貌圆满,众生乐见,如慕贤圣。连天上诸童子,也听你差使。刀杖也不会加害其身,毒不能害。若人欲唾骂你时,则口不能开。游行时无所畏惧,如师子之王。智慧光照遍法界,如日光之普照。

  若于梦中 但见妙事 见诸如来 坐师子座 诸比丘众

  围绕说法 又见龙神 阿修罗等 数如恒沙 恭敬合掌

  自见其身 而为说法 又见诸佛 身相金色 放无量光

  照于一切 以梵音声 演说诸法 佛为四众 说无上法

  见身处中 合掌赞佛 闻法欢喜 而为供养 得陀罗尼

  证不退智 佛知其心 深入佛遗 即为授记 成最正觉

  汝善男子 当于来世 得无量智 佛之大道 国土严净

  广大无比 亦有四众 合掌听法 又见自身 在山林中

  修习善法 证诸实相 深入禅定 见十方佛

  若于梦寐中,亦见吉祥之境界,见诸佛,坐师子座上说法。又见天、龙、阿修罗等八部,数如恒河沙一般之多,恭敬合掌。自见其身,为一切众生说法。又见诸佛,身现紫金色,放无量光,照遍一切,以清净梵音,演说诸法。人说法之音亦很重要,必须清净洪亮,此乃往昔修无上根而得到的果报。佛为四众,说无上诸法。人皆见自身合掌赞叹佛说法。很多有善根的人,都会作如是梦。闻法欢喜,以供养佛。得总持法门,总一切法,持无量义,证不退智。佛知其人之心,深入佛道,即为之授记,成正等正觉。谓汝善男子,于未来生中,当得无量智,得成佛道,国土严净,广大无比。亦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四众,合掌听法。又见自身,于清静山林之中,修习禅定善法,证实相妙有境界,即是‘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之境界。于禅定中,与十方佛见面,听经闻法。

  诸佛身金色 百福相庄严 闻法为人说 常有是好梦

  又梦作国王 舍宫殿眷属 及上妙五欲 行诣于道场

  在菩提树下 而处师子座 求道过七日 得诸佛之智

  成无上道已 起而转法轮 为四众说法 经千万亿劫

  说无漏妙法 度无量众生 后当入涅槃 如烟尽灯灭

  若后恶世中 说是第一法 是人得大利 如上诸功德

  此人于梦中见佛放金光上,三十二相和八十种随形好,微妙清净庄严之相。在诸佛前闻法,并为人说法,常得此等好梦。又梦见自己做国王,舍弃三宫六院妃嫔,财、色、名、食、睡及上妙之色、馨、香、味、触。走到道场,在菩提树下,坐师子座,求道过七日后,得诸佛之智,成无上道。八相成道,大转法轮,为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四众说法。梦中过千万亿劫。说无漏妙法,度无量众生,后当入涅槃。如烟尽灯灭。若将来恶世中,说此妙法莲华经,是人必得最大利益,作种种好梦。

 
 
 
前五篇文章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十四品(中)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十四品(上)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十三品(下)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十三品(上)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十二品(下)

 

后五篇文章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十五品(上)

华严经净行品浅释(八)

华严经净行品浅释(九)

华严经净行品浅释(十)

华严经净行品浅释(十一)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