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净土宗 净土法脉 净土经论净土圣贤早晚课净土指归净土文集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前言之四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5/5/23 2:36:07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讲到佛法妙。什么是佛法?什么又不是佛法?一切法都是佛法。佛有一切一切的法,没有一样不是佛法。究竟有多少?总括起来有八万四千法门。这八万四千法门,那一个法门是最妙的呢?每一个法门都是最妙的!以前我曾经答覆过一个人,他问我:‘八万四千法门那一个是第一?是最高的?’我答覆他:‘你要是认为那一个法门对你最适合,那一个法门就是最高的;那一个法门对你没用处,那一个法门是最低的。’这要看你的根性,佛设八万四千法门是对治众生八万四千种的毛病。你的毛病除了,那一个法门也没有用。你的毛病如果存在,那一个法门可以治你这个病,那一个法门就是第一。所以八万四千法门,就有八万四千个第一,也有八万四千个障碍,与八万四千个最高无上。

  现在讲到佛法妙,也就有八万四千个最妙。为何如此说?因为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法法都是药方。你有什么病就吃什么药,这个药就是治你这个病。能把病治好就是良药,你要是用错了药,良药也会变成毒药。

  今天有人问我吃肉可不可以开悟?我说:‘吃肉者若能一口吞下一只猪、一只羊或一只牛,如果有这么大的口,就可以;若没有那么大的口,没有人保险可以开悟。六祖大师和猎人在一起十多年,他是吃肉的,可是他吃的是肉边菜。因为他和猎人在一起,猎人一天到晚都以肉为食,他若不吃肉就没东西吃。于是他自己种了点菜,也不另外炒或煮,就把菜放在肉锅一起煮,他就吃菜,这叫肉边菜。六祖大师吃肉边菜,因为他是已经开悟成佛的人了。他就是吃肉、吃什么都可以。我们没有六祖大师那种智慧德行,还没有开悟,还是不要尽贪吃的享受。吃的东西再好,到了肚里也变成臭秽的,没有什么大的意义!’

  ‘妙法莲华经’之所谓心法妙、众生法妙、佛法妙。我们人的心可以到十法界,十法界没有超出现前一念心。譬如我们生一个恶念,就会种地狱的因。再生一个恶念,就会种饿鬼的因。再生一个憎恨的恶念,就种下修罗的因。再生一个愚痴的恶念,就种畜生的因。你生一个善念,就会生到人道。若生一个守五戒修十善的心,就会生到天上。假设发心去修行苦、集、灭、道四谛的法门,就是种声闻的因。你发心修六度万行,这就是种菩萨的因。你发心修持一切的佛法,而希望成佛,这就是种佛的因。

  佛、菩萨、缘觉、声闻、天、人、阿修罗、畜生、饿鬼、地狱,就是十法界。佛、菩萨、缘觉、声闻是四圣法界,天、人、阿修罗、畜生、饿鬼、地狱是六凡法界,合起来是十法界。十法界是从我们现前的一念心所造成,所以说心法妙。如果心法不妙,众生法也不妙;众生法不妙,佛法也不妙。就因为心法妙,所以众生法也妙,佛法也妙,十方诸佛没有超出现前的一念心,十方的菩萨也没超出我们现前的一念心;乃至于十方缘觉、十方声闻也没超出我们现前的一念心。甚至于天、人、阿修罗、畜生、饿鬼、地狱六凡法界亦都没有超出现前的一念心。

  讲到‘心’字上,古人有这样的几句话:‘三点如星布,弯钩似月牙,披毛从此起,做佛也由它。’做佛也是由这现前的一念心而起的。在华严经上说:‘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假设你想了知过去世、现在世、未来世,三世的一切诸佛,便应该看一看法界性这种奇妙不可思议的境界。这真是太妙了,所以说一切唯心造。你来这听经,也是因为心里想要来,心里动这一个念头,身体就跟着心跑了。如果没有想要来这个念,就不会在这里听经。心字在中国字来讲,三点好像星星那样陈列着,底下有个弯钩,这个钩像月牙,披毛戴角做畜生就从这儿生出来;可是,做畜生虽然由这一念心,成佛也是由这一念心,并没有换另外一个。万事万物都是由这个心生成的。

  太妙的妙法人都不知道,现在讲一讲不太妙的。例如吃饭,肚子饿了就想要吃饭。怎么会生这种思想呢?怎么会想要吃东西而说是肚子饿呢?怎么会肚子饿呢?这都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境界。总而言之你不分别、不思量,那就是妙法。到了不思量不分别的境界上,所谓‘内无身心,外无世界,永脱根尘。’六根没有了,六尘也忘了,你修到这种境界,那便真是妙法;虽然没到那种境界,也没有出乎妙法之外。所以我们现在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没有一样不是妙法。妙法,往深处讲是妙法,往浅处讲也是妙法,法法皆是妙法,只看你能不能明白。你要能明白,任何法都是妙法;你要是还没明白,也可以说是妙法。但只可以说是妙中之粗,是粗的部份,不是细的。妙法两字是没法子讲完的,要能讲完就不是妙法。

  现在举出一个例子来形容妙法,这形容本来不大恰当,可是以这形容或者令我们明白一小部分的妙法。在以前有一个官,这个官信佛,他会背诵法华经,而法华经有两册,他对上册一目了然,能读能诵,明白经中的道理。但下册他就格格不入,没法子懂,也没法子诵念。他觉得这件事真妙,对上册他读一次就记住了,但下册读了几千万次也无法记住,这是什么原因呢?于是,他便到附近一个寺院,这个寺院里有一位开悟的和尚。这个官到这寺里请方丈和尚为他开示,方丈和尚就欢迎他、招待他。他对方丈和尚说:‘我很信佛,我对法华经很有兴趣。但不知为什么,上册我读一遍就能永远记住,但下册无论怎样读也记不住。这究竟是什么道理?我不明白,所以来请和尚开示。’那个方丈和尚是个开悟得到五眼六通的人。五眼就是:(一)肉眼、(二)天眼、(三)慧眼、(四)法眼、(五)佛眼。开了五眼者,能观察过去世,一切事。和尚听他这样问,就对他说:‘我告诉你可以的,不过你不要生嗔恨心。因为我所说都是真的,并不是骂你。’这个官说:‘这当然,您告诉我前因后果的事情,我当然不会嗔恨。’和尚告诉他:‘你前生是在寺里耕田种地的一条牛,帮庙上做工,所以有很大的功劳。而庙上每年到了六月,照例把经典搬到外面去哂,因为哂过之后这些经典就不会生虫。在晒经时你曾走到晒经的地方用鼻孔嗅过这部法华经,但只是嗅到上半部,下半部没有嗅到。因为你对寺庙有功,所以今生你做官(你不要以为做官的都是人,其实马、牛、羊、鸡、犬、豕,什么都有的)。因为你只用鼻子嗅到上半部的法华经,所以你对上半部特别熟悉,对下半部则格格不入,就是由于这种因果。希望你以后更加精进拥护佛法和道场。’因为他前生只用鼻子嗅过上半部法华经,就永远也能记得,那是什么道理呢?这就是妙法之一。

  我的一位弟子曾对我说:‘楞严咒对我是一个大障碍,我怎样读也记不住。’你不要望洋兴叹。我教你一个方法,你不要一下子把全部咒文读完。你要一句一句,一行一行的读,记得上一句再读下一句。第二句记住了再往下读。如果记不住就不往下读,单念那一句,多读几遍,把眼睛闭上也能背出来,才再多加一句。如此一句一句的加下去就会背了。千万不可贪多,贪多嚼不烂。就像那位问吃肉可不可以开悟的居士,我告诉他说:‘你若能一口吞一只牛,你就能开悟。若不能一口吞一只牛,那是永远不能开悟的。但他还是不懂,说他没办法。若没办法怎么想要开悟呢?试问那一个佛是吃肉开悟的?那一个祖师或菩萨是吃肉开悟的?为什么你要那么特别,既要吃肉又要开悟?’这只是开吃肉的悟。因为吃肉是贪心,他将来的果报可不得了,因为他欢喜吃别人的肉,别人也欢喜吃他的肉,可惜他还不知其危险性。读楞严咒可不要贪多,虽然楞严咒很长,但你要是专心也会背诵的。

  妙法是法法皆妙,没有一法不妙。我讲妙法莲华经,单讲妙法两个字就讲了好几天,而妙法两个字也总没讲完。不过比起智者大师那相差太远了。智者大师讲妙字讲了九十天还没讲完。那么什么是妙法?你知道也是妙法,不知道的更是妙法!如果说不知道才是妙法,那么,能够学吗?现在就要学不知道,学不知道打妄想;学不知道嗔恨心;学不知道生贪心;学不知道生痴心,把贪、嗔、痴丢了不要,这就是妙。你要是舍不得贪、嗔、痴,那就妙也不妙。能舍了贪、嗔、痴,那是不妙而妙。你想要知道这个原理,就须专心一致的用功修行,到了得到五眼六通时,就会知道这个原理和这个妙法。

  ‘妙法莲华经’,谈到妙法的妙,有众生法妙和佛法妙。现在是按照天台宗所定的六即佛来解释这个妙法。妙法就是不可心思,不可言议。

  所谓妙法,放在佛的份上,它没增一点。在众生份上,也没减一点。在诸佛的份上,它也不净;在众生份上,也不垢。在诸佛份上不生,在众生份上也不减。这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就是妙法的本体。我们人人本具,个个无缺;可是却没有人知道,这叫理即佛。所谓理就是佛,有具足佛性的理,而不是说现在就是佛;只是具有佛的道理。所以说人人是佛,仅是指理即佛而言。

  每人来听经要明白经的道理,明白诸佛所说的道理。须知明白心就是佛;佛也就是心。佛所说的法是因为众生有心,若众生没有心,佛也不用说法。你知道心即佛而只有佛的名字,这叫名字即佛。

  单知道心即佛,佛即心;可是不用功修行,你虽然知道理即佛,名字即佛,又有何用?那佛性就好像在金矿里的金,把矿里的金取出来就是修行。取出来后还要锻炼,用火烧冶,经过锻炼后才是真金。不错,人人是佛,矿里的金是理即佛;从矿里取出来的金是名字即佛;又加上一番修行锻炼,用火把金炼出来就叫观行即佛。

  修行用功,参禅打坐、念佛、诵经,无论用任何功都要专一。专一修行到内无六根,外无六尘的程度。内也没有六根的境界,外面六尘也空了;内无身心,外无世界,永脱根尘。这时候,既无人相,更无我相,无众生相也无寿者相。没有过去心、现在心,也没有未来心,三心了不可得,且四相也空了。这时候就得到一点妙法的滋味。但是还没有确实、真正的知道这个滋味,这时候就叫相似即佛。

  到了相似即佛的时候,还不能停止。还要用功修行,直至能见到本来面目。在禅宗里叫本来面目,在天台宗是说得到一心三谛的境界。三谛就是真谛、俗谛和中缔。在净土法门里就是弥陀经上所说的一心不乱。何谓一心不乱?你念‘南无阿弥陀佛’上这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念到风也吹不动,雨也打不漏,成为一个。尽三干大千世界就在这‘南无阿弥陀佛’的一念里包括了。这时候没有山河大地,没有房廊屋舍,也没有人、我、众生、寿者,什么都空了。若想要停止‘南无阿弥陀佛’这念也不可能。它就像流水似的不休不停。如此念佛,念到不念自念,就是得到念佛的一心三昧。这时候是很妙的;你听见人说话也是‘南无阿弥陀佛’,你听见刮风也是‘南无阿弥陀佛’,你听见流水也是‘南无阿弥陀佛’。正是水流风动演摩诃,都是摩诃大法。当你见到七宝莲池里的四色莲花,各放着青色青光、白色白光、赤色赤光、黄色黄光这四种光明。这时候可以百界成佛;不但在这个世界成佛,你愿意到那一个地方成佛都可以,这是净土法门里的一心不乱。并不是像有些不明白佛法的人,他听见声音,譬如听见钟‘当’的一声,他就问旁人有没有听见,还以为是一种境界。任何一个用功的人,那种奇奇怪怪的境界多得很,可是不要执着它。禅宗有说:‘佛来佛斩,魔来魔斩。’就算佛来也不要动心,要修得这种定力。不可以佛来就生欢喜心,一生欢喜心就是‘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为什么生欢喜心?须知道:‘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一切有相都是虚妄的,你要能在有相上就看见是空的,这就是真空。而在空的份上又能看见是有,这是妙有。真空本来不空,妙有本来非有。你说这妙不妙?到了这个时候就叫分证即佛。

  虽然到了分证即佛,可是还没究竟。必须要像释迦牟尼佛,在菩提树下夜髅明星而悟道,究竟证果,这就叫究竟即佛。以上所说的是以六即佛来解释这个妙法,到了这个时候才亲证妙法的本体而真正成佛。

  妙法的境界是不思量、不分别。正如某人要学楞严咒,他就落到思量和分别上。须知你越思量就越学不会,越分别就越不明白。你若要去想为什么,就不能记住楞严咒。什么也不想,而只知道念楞严咒是我的本份才对。要想记住楞严咒就不要用分别和思量心去念,分别就是第六意识,思量就是第七意识。我们要用不分别、不思量的妙法,要用真心去学佛法。

  妙法虽妙,但会用的人很少。从前,有一位庞居士,这位庞居士开悟之后回想起从无始劫以来,生生世世直到现在才开悟,觉得这真是不容易的事,所以他想说明了悟妙法的法门,真是:‘难、难、难!’怎么难呢?如‘十担芝麻树上摊。’芝麻粒是很小的,要把它摊在树上,不是很困难吗?树上根本是不平坦的,摊放每一粒芝麻都会掉落地上,而十担芝麻要用多少时间呢?这是很不容易的。因为修行时,要想改除习气毛病但却偏偏会犯毛病,你想不发脾气,却又偏偏有事情来惹你动怒,好像考验你似的。譬如:想要不喝酒,而偏偏有朋友请你去喝酒。你对他说你戒酒了,他会说:喝了这最后一次再戒吧!然后又有另一个朋友请你,这样下去想要戒酒也不容易。甚至于一切的坏行习气,想要消除是很不容易的。

  庞居士认为开悟是很难的,但他开悟的太太却认为不难。她说:‘易、易、易!百草头上祖师意。’所有一切草木都是佛的心印法门,祖师西来的妙意处处在百草头上。‘翠竹黄花,无非般若。’一切青竹黄花都是般若智慧的说法表现。苏东坡曾经说过:‘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溪流的声音就如弥陀经上说的十方诸佛出广长舌相,而山岭的颜色无非是清净法身。你说那个不是妙法?一草一木妙法本然。这究竟有什么难的呢?因为庞居土一家都是开悟的人,而他开悟的女儿庞灵昭也说:‘也不难,也不易!饥来吃饭困来眠。’这就表示妙法是在日用平常之中。吃饭、穿衣、睡觉…都是妙法,就看我们的领悟了。修道的人终日吃饭谓未吃一粒米,终日穿衣谓未穿一缕纱。这并非打妄语,而是心不在焉;于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食而不知其味。这是到了无心的境界上。这时候虽然睡觉但和醒时一样,因为并不糊涂,不像常人作梦,老打妄想。

  在中国有位玉琳国师,他很聪明。他师父要他和他师兄在一天一夜里把法华经背熟,谁若能背诵就把法传给谁。他这位师兄一天到晚睡觉,玉琳国师以为他自己一定能比他师兄先背熟这部经。谁知道他去见师父时他师父告诉他说,他师兄昨晚已经能背了。为什么他师兄能这样快背出来呢?因为他的境界已到了睡而非睡,可能是人了定。会用功的人,无论行、住、坐、卧都一样可以入定。不会用功的人会嫌这儿吵,那儿不清净,其实假若你心里清净到处都是清净之地。

  上面讲的是第六和第七意识。在楞严经上佛陀曾告诉阿难:‘成佛是由这六根,堕落也是由于这六根。’六根、六识、十法界都是妙法,都是古来讲心的表现。可是要你不思量不分别,一旦思量和分别就落在意识的巢穴里。因此一般人不能专一其心,转识成智。智是识的变化;智也是妙法。在众生份上是转智成识,是把本有的智慧变成意识,所以由妙变粗,而粗即不妙。在诸佛份上是转识成智;所以在意讥的巢穴里能得到真正的智慧而证得妙法。

  妙法,说起来是无穷无尽的。按释迦牟尼佛的本门里有十种妙,迹门又有十种妙。本就是佛即妙觉;迹是垂迹,显示种种的痕迹。因妙太广太多了,所以天台智者大师曾九十天谈妙。妙是不可以心思,不可以言议;虽知是妙,可是还在不明白处。以下再讲一些公案给大家听,来证明妙法的妙处:

  从前,有一个和尚,他每天诵念一部法华经,从经上他得知书写这部经的功德是不可思量的。于是他就恭恭敬敬,一笔不苟的写完全部法华经。当他写完这部经时正是冬天,就在他把笔放到水里泡洗的时候,水里忽然冒出一朵冰莲花,这朵冰莲花越长越高,越长越大。于是他就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冰莲和尚,这件事情当时很多人看见。

  还有一则公案也是证明妙法莲华经的妙。从前有一个和尚,他很有地位,在朝廷里参政。每次他从寺庙到皇宫去都不坐轿,他骑马。每当他坐在马上他就背诵法华经第一卷,到达皇宫时刚好把第一卷背诵完。天天如此,有一天他的马忽然死了;而他寺庙对面的一位居士家里生下一个男孩。婴儿出生前,他的母亲曾梦见对面那位和尚所骑的那匹马撞到她怀里去,不久婴儿就出世了。她觉得奇怪就叫人到庙里去询问,才知那匹马刚死去了。她知道这个男婴便是那匹马来投生的,于是就将这男孩送到庙里。可是男孩很愚痴,无论教他认字或写字他都不会,所以一个字也不认识。但是,有一个和尚教他念法华经时,他却很快的把第一卷记住,往后他就记不住了。什么原因呢?因为他做马的时候,和尚每天在它背上背诵第一卷,所以他能记注。它因为听到法华经而得以投生做人,可想而知这部法华经的功德是多么的不可思议了。

  在晋朝时代,云南有一位叫陈东院的居士,他深信观世音菩萨。他曾到南海普陀山去朝拜观世音菩萨道场。在他朝拜完毕,见到一位和尚在念法华经。便请这位和尚替他念经超度亡母,使她离苦得乐,早登天界。在功德圆满时,他家里的一只力气很大的牛,忽然间死去了。当晚这只牛托梦给他,告诉他说:‘我是你的母亲,因为口业太重,罪孽太深,所以投生做牛。现在你请法师念经超度我,使我能离开牛身,但还未能离开地狱之苦,你再请法师为我念经超度吧!’陈东院得了这个梦之后,便再到普陀山去见那位和尚,请再次超度他的母亲。这位和尚念经时固然很诚心,可是酒瘾未断,偶尔会喝一两杯酒。当他知道陈东院母亲的情形后,就很诚心的跪在佛前念法华经,在念到第四卷的时候,他的口很渴,想喝茶,茶壶里没有茶;但见平时喝酒的酒杯里有酒,便把那酒喝完了又继续把整部法华经念完。

  陈东院又作了一个梦,梦见他的牛妈妈对他说:‘我本来可以离开地狱的。当法师念第一到第四卷法华经的时候,地狱里遍满金光,且有金莲花生出来,正当我要投生时,忽然间有一股酒气充满整个地狱,第五到第七三卷的法华经就没有那么大的功效了。你再请这位法师为我重念吧!’陈居士又把情形告诉这位法师。过去这位法师以为喝一两杯酒没有什么关系,而经过这件事之后,他便坚守酒戒了。由这些事看来,法华经的妙处真是不可思议。

  学佛的人须知法华经有多种妙处,如做畜生的听经闻法就可投生做人,在地狱里受苦的听经闻法就可以生到天上。因为有这种的意义,所以有些人就去念诵经典,并依照经典上的方法去修行。不过修行时千万不能自满,不要以为念经就有功德。你若生出自满的心,不但没有功德甚至可说是白费的。仅仅种下一点善根,修道的人切记不要自大,不要贡高我慢,处处须要谦恭和蔼。

  六祖坛经里,有一段说:有一个和尚名叫法达,他诵念法华经已经念了三千多部,因此他就生了一种贡高心。当他到曹溪南华寺去见六祖惠能大师时,本来一切僧人,见着住持、方丈和尚都应该搭衣持具,恭恭敬敬的叩头顶礼。就因为法达心里生出一种障碍,以为诵了三千多卷法华经功德一定不少,于是当他见到六祖大师的时候只弯一弯腰,连头也没有叩到地上。

  六祖大师便问他:‘你现在心里有一个什么东西?你平时修习什么?’法达很坦白的说:‘我念法华经三千多部了。’六祖大师说:‘我不管你诵经多少部,但须明白经意。’又说:‘礼本折慢幢,头奚不至地?有我罪即生,忘功福无比。’正是:‘心迷法华转,心悟转法华。诵经久不解,与义作仇家。’意思是说:你心迷的时候就被法华所转,你心里明白的时候就能转法华。转法华才是妙法。被法华转是妙而不妙,转法华才是不妙而妙。你念法华经三千多部,但不明白经中意思,你和这部经的意义像生了一种冤仇似的。本来这部经和你是一体;但是你以为诵了三千多部经,便有功德,有了一种障碍,所以变成两个。你只因为没有明白经中的道理,故未能把贡高我慢除去。

  由这一个故事,以后希望无论那一位,有什么功德都不要生骄傲和自满心。切记学佛法的人一定要谦恭和蔼,对任何人都不要骄傲,这是非常重要的,希望大家别把我所说的话当作耳边风。

  妙法莲华经是本经的经题,妙法是非常宽广,无法说得尽的。以上的已经大概地解释,现在续讲莲华两字。

  莲华是最稀有的一种花。这种花是属于花果同时;花开莲现,花落莲成。莲华的根在泥土里,茎在水里,而它的花是既不在水,也不在泥,而在水上。在泥土里的根表示凡夫,在水里的茎表示二乘。凡夫着于有,在泥土是譬喻有;二乘的人着于空,水中花茎表示空。莲华在水上是超出空、有,而表示中道与了义。既不落于空,又不偏于有。空、有称两边,两边不着是为中道、了义。

  为何说莲华表示中道、了义、圆顿大教呢?因为建华一开就有莲子,这表示因果不二;因是果,果也是因;如种的是佛因,所成的就是佛果。而花果同时也表示开权显实。莲华开了就表示开权,权巧方便的法。显出的莲子是表实法;是真实不虚,以实相为体的法。

  在本经上说,佛以大事因缘而出现于世。什么大事呢?是众生的生死问题。佛教我们一切众生觉悟,了生脱死。有的人说:生死是人人都有的,不算什么大事?不错,人人有生,人人有死。但生了又死,死了又生,究竟为什么呢?有什么了期呢?庄子说过几句很有哲理的话,他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而已矣。’意思是说,生命有边际、有终了的时候,可是知识是没有终极的。我们以有终点的生命来学习没有终止的知识,这是没法子追得上的!但他只知道一半,还未知道全体,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他只知道生命有一个终点,而不知道终点之后又有一个开始,虽然这个生命结束了,而另一个生命却又开始。

  我们的生命,并不是出去了就不回来。你要是知道怎么生,死的问题也就会解决一半;若不知道怎么生,死的问题也就不明白。正所谓:来也糊涂,去也糊涂。对于生死问题,子路曾问过孔子:‘老师,我要用什么方法来侍奉鬼神?’孔子答:‘未能侍人,焉能侍鬼?’意思是说:‘你要怎样侍奉人都还未明白,怎么就想侍奉鬼呢?’子路又问:‘敢问死?’我大胆问一问怎样叫做死法呢?死是什么滋味?死是怎样情形呢?孔子答:‘未知生,焉知死?’你也不知道怎样活着,又怎样知道死呢?也就是说,你是怎么生的?就是怎么死。究竟是怎么生的呢?这就讲到根本的问题上,人人都应该注意到这一点——生死是一件大事。

  人是由情欲而生,所以就由情欲而死。若没有情欲也就没有生,更没有死。生死的问题是因为贪欲之心,要是贪欲的心断了,生死也就能了知。佛是为了众生生死的问题才到这个世间来的,所以这生死的问题是很重要。

  有一个生死问题的公案:从前,有一个大富翁,他娶了一个很漂亮的太太,生了三个儿子。这个有钱人除了钱之外他什么也不认识。钱是他一生中最好的朋友,犹如骨肉至亲,所以他把圣人所著的‘中庸’一段改了。改为‘天命之谓钱,率性之谓钱,修道之谓钱。钱也者,不可须臾离也。’钱是很少时间可以离得开的。因此,这有钱人把大儿子叫金子,二儿子叫银子。因为金子、银子都有了;第三个儿子就取了一个很古怪的名字,叫业障。

  当有钱人的三个儿子都长大了,他年纪也老了,而且得了瘫痪病。得了这个病之后他也不能走路,整天躺在床上。病久了,家里虽然富有,可是并没人侍候他。他那漂亮的太太也远离他了;那聪明的儿子也不来看他。这时,他把牙一咬,想快点死去。但他又想到:一个人到了阴间会很寂寞,于是跟太太商量,说:‘病了这么久,我看也不能好了,不如快点死去,免得受罪。你可不可以陪我去死呢?’他那漂亮的太太说:‘你怎么可以叫我跟你去死?死是谁也不能替谁的。你是不是病疯了?’他见太太不肯跟他去死,就转移目标,把大儿子叫来,他说:‘金子,你一生出来,我就最爱你,你知道吗?’大儿子回答:‘当然知道。’他又说:‘现在我快死了,你能不能陪我去呢?’大儿子一听,答道:‘你真老糊涂!你年纪这么老,是应该死的,我还年轻怎么可以死?你如爱我就不应该叫我去死。’于是,大儿子跑了。他又把二儿子叫来问道:‘银子,我现在快死了,你能不能陪我死?’二儿子答道:‘你这老混蛋!要死怎么可以叫我陪呢?’他的太太、大儿子、二儿子都不肯陪他死。最后他再把三儿子业障叫来,试探的说:‘业障啊!你年纪最小,我也最爱你,我要死了,可是又舍不得离开你,你说怎么办?’他的小儿子很聪明伶俐,便说:‘这不要紧,你最爱我,我就跟着你死吧!’老年人听了很高兴,因为只有小儿子业障肯跟他到地狱去。所以他说:‘万般带不去,只有业随身。’所有的金、银、珠宝都带不去,只有你造的善业或恶业才跟着你形影不离。‘但念阿弥陀,往生极乐国。’既然业随身,就要专念‘南无阿弥陀佛’便能往生极乐国土,不会堕人六道轮回的苦海。在阿弥陀经上说的极乐国土是黄金为地,那个地方的黄金像泥土这么多,可说是富贵到了极点。

  我们人生在世,要及时行善,有一口气,有一点力量就要行善积德,不要仅借着前生所种下来的善根,享尽今生的福报。

  花有种种的不同,有的是谎花无果,只开花不结果。是譬喻一些人尽管撒谎,尽打妄语,只说不做,也是譬喻外道,因为一些旁门外道表面看来很神圣,于是很多人趋之若骛。他们也很用功修行,修种种的苦行,可是却结不了果,到头来一事无成,这就等于谎花无果。

  有的是一花多果,一种花却有多种的果。这是譬喻凡夫供养父母、师长等的种种孝顺行为。因为供养父母的这种关系,所以立了很多功;这些功将来也结成很多的果,或者生到天上,或者生到人间做富贵的人,这就是一花多果。

  也有的是多花一果,多种的花,可是只结一个果。这就是比喻声闻乘,声闻乘的人修种种的苦行,可是得到的仅是有余涅槃。这就是多花一果。

  更有的是一花一果,这是代表缘觉。缘觉是修远离行,修这种法门是住到深山穹谷里,他也只能得到缘觉的果位。

  有的是先果后花,像须陀洹。他在前面,可是随后他还需要继续修行。

  又有先花后果,这代表菩萨乘,菩萨是先修行,然后得到菩萨的果位,可是以上所说种种的花都不能比喻妙法,都不能和妙法相比,唯有莲华才真正可以比喻妙法。因为莲华是花果同时,表示即权即实。

  上面讲的花果同时乃表示开权显实,既有花又有果;权是花,实是果。可是为实施权,怎么有花呢?花是为着果而有的。佛说华严、阿含、方等、般若的时候,都是为着要说法华经才说那些经典。以前所说的法是权法而不是实法,到法华会上才说出实法、实教。把权教都展开而显示出一乘实法,这就是花开莲现,也叫开权显实。花落莲成就叫废权利实,把权法舍弃,宣畅流出真实的妙法。上乘实教,即圆顿一乘。

  佛所说法有本迹二门。什么是本门?本是根本,迹是垂迹。什么叫本,现在举出一个譬喻:在虚空中的月就比方是本,在水中的月属于迹,本来是一个。迹又有无量无边那么多。唯本垂迹,唯有这个本才有迹的显实。开迹显本。迹是踪迹,像影子,有一个痕迹或事迹。这都跟为实施权,开权显实,废权利实等是同样的道理。

  在经文里边所说的十六王子发心出家修道是本,而在那之前,不知道多久远,所以十六王子出家也不算本。现在释迦牟尼佛示现佛身到这个世界为众生说法是迹。其实,释迦牟尼佛不是在这个世界修道成佛的,在久远劫以前就已经成佛了。在梵网经上说:‘我来这个娑婆世界到现在已八千次。’我们现在的娑婆世界是一个新的娑婆世界,是年轻的娑婆世界,还有一个老的、本来的,那个世界就叫本。现在的世界叫迹。佛法若以我们众生知见,是没有法子测量的,是无穷无尽、无量无边的,所以称做妙法。

  莲华是表示妙法。妙法莲华是这部经的比喻,是这部经的别名。别即特别之意,为什么说特别呢?因经典的名字有通、别之分。经字是通名,所有的经都叫经;就好像所有的人都叫人一样。可是,每个人还有他自己的名字。妙法莲华是它的别名,经是通名。这是以通、别两法来判断这部经的名字。

  妙法,是演说无尽的。要是广义的说,真是穷劫难尽,花很多时间也讲不完。如智者大师,曾九旬谈妙,传为美谈。因此,现在就把妙法莲华经经题的演释,暂告一个段落。

  经,大家都对这个经字很熟悉。但究竟是否真的认识它呢?原来经具有五种奥妙的解释,故称五重玄义,就是:(一)释名、(二)辨体、(三)明宗、(四)论用、(五)判教。此外,经字尚含有其他多种意思。

  经之为义,径也道也。径就是路,是由凡夫到佛果的路,这是第一个意思。第二是叫法本,就是法的根本;能将返本还原的方法,明显地指示出来。第三是涌泉,滔滔不绝的意思。另一个意义是绳墨,即是一种规矩。所谓:‘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这是说需要有一个圆规、一把矩尺,才能画出图样来。还有一个意思是结鬘。结:是绑在一起;鬘:是花鬘。意思是贯串一切诸法,系于一处。故说经乃贯摄常法。将所有的道理前后连贯起来,使它不致断章脱节。就像作文章一样,要有开、承、转、结。经文就像用一条线把意义贯串起来似的。摄乃摄持所化之机,即所化的一切众生;无论你适合于那一种法门,在经里面都包含着。例如参禅、静坐、说法讲经、习律;或称念佛号,潜修净土;或持咒学密…等,任何一个法门,在经典里都尽皆妙藏,一切具足。有时在显宗里也有涉及密宗的,不过并没有专注于该法。

  经,又含有长的意思。长即是永远不变,从佛所说,以至结集的经典,到了现在都不曾改变。一字不可去,也一字不可添;所谓不增不减,就是经意,恒常如是也。而经中所演的诸多方便法门,皆是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所说的;三世众生,也都须要循着这些方法去学,故称做法。

  梵语修多罗,华言乃契经。契者,契合之义。即上通诸佛心,下及众生心;均心心互契,念念相如。正如华严经所说:‘心佛及众生,是三无差别。’故知经是心法,是众生法,即是佛法。此三种法了无分别,这是‘释名’中申解经的含义。

  辨体,是认识此经的本体。那么,这部经云何为体呢?本经是以实相为体。‘实相无相,无所不相。’一切相皆从实相而来,不但诸相均由实相所生,即一切佛、一切菩萨、一切缘觉、声闻,都是从实相幻生出来。

  那么,实相是谁造的呢?并没有人造,是本来具有的。怎么会有呢?实相本诸十方诸佛菩萨之先,是一切法的母体;故所有的万事万物,皆由实相而生。

  由于这部经是以实相为体,故诸佛菩萨、声闻缘觉,以至一切的众生,也都自本经生出。由于我们经历太久的时间,已将本来的家给忘了,将本来的母体都忘了,所以对这部经也就陌生起来。现在,大家发心听闻这一部经,可以说是找到回家的路径。

  本经的名、体知道了。那么,究竟它又以甚么为宗呢?是以一乘:实际之因果为宗。一乘,是唯一佛乘,更无余乘。修学的人曾分为: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人乘与天乘;而这部经只有向上的一乘,即是佛乘。

  佛乘不属五乘之内。此乘以真实的因果为宗。本经引莲华为喻,以示即因即果,即果即因之意。莲华开放即乃佛因;同时结成的莲子,即是佛果。故说是以一乘因果,为经之宗趣。

  此经的宗趣认识了。我们须研究它的用途。这部经的用途是要我们众生断疑起信;把疑惑心断了,而生起坚固的信心来。中国高僧智者大师是读诵法华经而开悟的,得到一旋陀罗尼,并创出了天台宗。我们千万不要把这部经看的太简单。须知一切佛、一切菩萨、一切祖师,都是从这部妙法经中华果生出来的。

  宗、用都交代过了。现在谈到本经的教相是甚么?本经教相,乃是醍醐。在五时八教里,法华经与涅槃经的教相,同属醍酬。而醍酬的来由,是从牛出乳,由乳生酪,由酪出生酥,从生酥出熟酥,熟酥出醍酬。故醍酬是最精最美的第一上味,这只是一个妙比。大家能听到这部经,就等于尝到最妙、最上、最佳的法味了,因为全经字字包含妙义无穷,要一心受持为主,获益无尽。

  乙、述译传

  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是翻译这部经的法师。姚秦是中国后秦期间的国号。时姚兴当朝;因帝姓姚,故号姚秦,又因立国于前秦之后,是以史称后秦。

  翻译这部法华经的法师,是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姚秦是在中国东晋期间的长安,最初是苻坚所统治。自从汉高祖灭秦以后,到了晋朝,有些人还怀念着秦朝。所以苻坚(秦始皇之后人)组织一个帮派叫‘秦帮’,并在长安之处建一国叫‘苻秦’。在这时,当时的钦天监(天文学家)看见在印度上空有颗智星,于是向苻坚说西域此时有个大智慧者,将来会到中国,且拥护中国。苻坚说:‘我知道这个人定是鸠摩罗什,我们发兵去把他抢回来!’于是派吕光大将军领七万人马攻打西域龟玆国(即今中国新疆边缘之一个小区域),要把鸠摩罗什法师抢过来。在吕光还未到达龟兹国时,鸠摩罗什法师就对龟玆国王脱:‘中国现在出兵攻打我们,目的不是在争土地。你应该和中国讲和,无论什么条件都答应他们。’但是龟玆国王不听鸠摩罗什法师的建议,当吕光的军队一来到,他就和吕光开火战争起来。而中国军队声势浩大,人壮马肥,一下子就把薄弱的小龟兹国完全击溃,且杀死了龟玆国王。本来龟玆国王是很幸福的,但为什么他会被中国军队所杀呢?就因为他前生的杀业太重了,故定业不可转,无法避免所应受的业报。

  灭了龟玆国以后,吕光把鸠摩罗什法师掳到中国西凉(甘肃姑臧)时,就听说国内发生政变,苻坚已被姚苌所杀。姚苌取而代之做了姚秦皇帝(因为他姓姚,所似把苻秦朝代改为姚秦)。吕光乃在凉地一个山洼子里扎营。但是鸠摩罗什法师对他说:‘千万不要在这里扎营,这里主凶险,大水一来,是会淹没全军的。’吕光说:‘你出家人懂什么排兵布阵?在这里扎营怎么会被淹死呢?你不用管!’因为他不听鸠摩罗什法师的建议,果然就在半夜里山洪暴发,水势汹猛,把他的军队淹死五六千人。到了第二天,吕光才知道鸠摩罗什法师是有神通有来历的,于是他从这时起就另眼相看,很相信鸠摩罗什法师。因为吕光听说姚苌已杀死了苻坚,于是就在西凉按兵不动,过了二年姚苌死,儿子姚兴继位。姚兴知道以前苻坚派吕光掳鸠摩罗什法师的这件事,所以乃向吕光要鸠摩罗什法师。但吕光不给,于是姚兴又发兵征讨吕光,恰巧吕光这时去世,儿子吕隆继位。双方军队一战,吕隆军队战败,这时才把鸠摩罗什法师请到长安来,从事翻译经典的工作。翻译经典的工作是很艰巨的。为什么苻坚要吕光去抢鸠摩罗什法师?为什么姚兴又发兵去接鸠摩罗什法师?因为当时鸠摩罗什法师德高望重,人人都钦佩敬仰他,且他又是翻译经典的最佳人才,所以姚兴把他抢到中国来翻译经典。这是鸠摩罗什法师到中国的因缘。

  鸠摩罗什法师他自己本身的因缘也是很奇妙。他父亲叫做鸠摩罗炎,是当时中印度一个国家丞相的儿子,本来鸠摩罗炎可以继承丞相位,可是他不愿做官,而想要出家修道。于是就各处游学,各处去参访明师。因为他父亲是丞相,所以他到那里就受人欢迎,当他走到龟玆国时,龟玆国王不但到郊外欢迎他,还请他到宫内设宴招待。国王有个妹妹叫者婆,看到鸠摩罗炎就一见钟情。耆婆生来非常聪明,看不起自己本国的男人,认为都配不上她,可是这次一见到鸠摩罗炎就动心了。她虽然没有向她哥哥说出其心意,可是龟玆国王也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其妹对鸠摩罗炎那么有好感,一定是以身相许了,于是就把耆婆嫁给鸠摩罗炎。没有多久耆婆怀孕,奇异的事情也发生了。本来耆婆根本不懂印度语言,可是怀着鸠摩罗什法师时,不但会听,而且又会说梵语,还有辩才无碍的能力,而且智慧大增。当时有个罗汉就对人说:‘这女人肚里的小孩,一定不平凡,是个有大智慧的人。以前佛的弟子舍利弗在他母亲胎里时,他母亲的智慧也是大增,大概这小孩和舍利弗也是一样。’这是鸠摩罗什法师在他母胎里,就能帮他母亲增加智慧的情形。

  鸠摩罗什的母亲生他之后,过了三年,又生了一个儿子。从这时起,他母亲常常到巧黎大寺听经,因为她的根基深厚,听了法师所说的法以后l——人在世间上,一切一切都是苦、空、无常、无我,就发心想要出家。可是鸠摩罗什的父亲(鸠摩罗炎),以前也是想要出家,但与耆婆结婚后,就不想出家,而贪恋自己漂亮的妻子、财富,和地位。四十二章经上说:‘贫穷布施难,豪贵学道难。’因为鸠摩罗炎被富贵所迷,不但自己不出家了,连妻子要出家都不准许。可是耆婆已下定决心要出家,她发了个愿说:‘如果不出家,我宁愿死了也不在家!’并且她又不吃饭也不饮水。最初她不吃饭,鸠摩罗炎并不以为然,可是到第六天,他发觉到这样终究不行,若再不允许她出家,她非饿死不可。于是就对她说:‘好吧!我答应你出家,可是你要先吃东西。’但耆婆说:‘你已允许我出家,但是先要落我的发,然后我才吃东西。如果不落发,等一下我吃完了东西,你又不会允许我出家的,那我怎么办?’鸠摩罗炎在这种无可奈何的情形之下,不得已就去请巧黎大寺住持和尚,给他妻子落发。落发以后,她才吃点东西,就开始过真正出家人的生活,学习佛法。学习佛法一定要有真诚心,没有诚心,就是学多久也不会有成就。因为她诚心至极,宁死也要出家,生死都置之于度外,把一切都放下了,所以‘静极光通达’,她的灵光现通,跃而证到初果。

  耆婆证到初果之后,就带鸠摩罗什到庙里去玩。鸠摩罗什当时是个七岁小孩子,一到庙上,看见人家拜佛他也拜佛,人家烧香他也烧香。又看见佛前有个大鼎,最轻也有一百多磅重,但他一点也不费力气就把这座大鼎顶在头上。顶在头上时,就这么想:‘我只是七岁小孩子,我怎么可以顶得住这么重的鼎呢?’他心里刚生出思量分别心,就觉得那鼎重若千斤,再也顶不住了,随着鼎跌到地上。由此,鸠摩罗什就了悟到世间一切都是唯心造。在他未生出思量分别心前,鼎重而不觉重,但生出分别心以后,不重的也重起来了。他了悟‘一切唯心造’后,就跟着其母出家。后拜槃陀菩达多为师,学习小乘教法,每次读诵一千首偈,每一首偈有三十六字,所以每天就学三万六千字(这数目是楞严咒的三十几倍)。以他才七岁的幼龄而每天学三万六千字,这种的聪明智慧不是普通人可比得上的。因为他学得如此快速,一下子就把佛所说的小乘经典全都学完,不但这样,他又学习世间所有的艺术知识,医(医药)、卜(算卦)、星(以八字推算命运)、相(看容貌定吉凶)。学完了小乘法和世间学问以后,鸠摩罗什法师就到印度学习大乘法。因为他母亲是国王的妹妹,出家后的供养很多又太好,可是他不愿意如此享受,于是发愿要学习佛法,而到佛出生地(印度)游历。鸠摩罗什法师学小乘法时,觉得小乘经典很微妙。以后学习大乘法门时,才知道大乘法是妙中之妙,不可思议。鸠摩罗什法师既聪慧又勤修,因此所学的经典和学问,又多又迅速。这是鸠摩罗什法师学习佛法的经过。

  当他把大乘经教学圆满之后,就回到龟玆国弘法,教化众生。因为他聪颖非凡,所以大家都知道有这么一个颖异的法师。当时,在某国有位论师认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辩论胜过他的。有一天,他就去敲击国家的王鼓,对着蜂拥而来的大众说:‘若有任何国家的居民或论师,能在言语上击败我,我就把我的头割下来谢谢他。’这时鸠摩罗什法师正好经过这国家,听到论师这么讲,就问他两个道理,可是这论师却张口结舌,答不出话来。他本来说要斩首示谢,可是在这时又舍不得斩头,于是就拜鸠摩罗什法师为师父,学习佛法。

  不久鸠摩罗什法师回到他舅父的国家(龟玆国)去,他的舅父非常恭敬他,以金子造个师子座请鸠摩罗什法师登坛说法讲经。可是鸠摩罗什法师在这时有另外目的,即是他预备去度他的小乘师父(槃陀菩达多)。因为有很多人信仰他的小乘师父,如果把他的师父度明白了,也就可以度很多人来学习大乘佛教。所以当他的舅父为他造一个黄金师子座时,他就有这样的计划要出国度他的师父。可是他又顾虑到,他的舅父定会对他起不好的印象,定会这样想:‘你这个外甥真一点情感都没有,我这么善待恭敬你,还为你造个黄金座,而竟然留不住你?’不过,适逢其时,槃陀菩达多来到了龟玆国,所以鸠摩罗什法师和国王都到郊外去迎接他。

  国王问槃陀菩达多说:‘您为什么从这么远,来我的国家呢?’槃陀菩达多说:‘第一,我听说国王很相信佛法,恭敬三宝,所以我来见见你。第二,我又听说鸠摩罗什法师现在的法缘盛大,所以我来看看他。’由此,国王就请槃陀菩达多到国内,和鸠摩罗什法师同住。鸠摩罗什法师看他的师父已经来了,就为他师父讲‘德女所问经’(德女所问的大乘佛教道理)。讲完了,他师父就说:‘你对于大乘佛法觉得有什么好处呢?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呢?你舍小乘而学大乘,大乘的教义就是讲空,空就是什么都没有了,你学它有什么用处呢?空,本来就是空的,你何必又去学呢?’鸠摩罗什法师说:‘“空”里边还有“有”,真空里边才有妙有,妙有里边也就是真空。大乘佛法才是究竟彻底的佛法,不像小乘有太多的名相,那么拘谨约束,死板呆滞而得不到解脱。’

  他师父答道:‘我现在有个譬喻来反驳你所说的道理。譬如有个狂人请了一位织匠工为他织丝绸,织完一匹细到极点的丝绸给狂人看,但狂人还是说粗,说匠工的手工不够巧妙。这时匠工就骗狂人说:“你说这匹粗,不过我现在又有另一匹细绵是在虚空里。”匠工以手指着虚空叫狂人看,狂人看来看去说:“没有啊!虚空里没有丝绵嘛!”这匠工就答道:“虚空里的丝绵是最细致的,以我织丝绸的人尚且不能看见,你不会织丝绸的人当然是更看不见啦!这是最细的了。”狂人一听,认为很有道理,于是就赏给织工一笔大酬金。以后其他很多织匠工,也是如此这般的来骗狂人说:“我的丝绸在空中是最精致细腻的,无人可比得上。”狂人一听,又给了他们很多钱。你所讲的大乘法,就是空,空里头才有妙用,而看不见,和这个譬喻是一样的。’

  鸠摩罗什法师说不是的,于是又为他师父讲了很多大乘妙语,且又来往辩论了一个多月,才把他的小乘师父说服。槃陀菩达多这时明白了大乘真空妙有的道理之后,就对鸠摩罗什法师说:‘我现在要拜你做师父了。’鸠摩罗什法师说:‘这不可以的,以前我是拜你为师,你现在怎么可以拜我做师父呢?’槃陀菩达多就说:‘我是你的小乘师父,你是我的大乘师父。各有其师,各有其乘,这没有关系的。’他这样一讲,鸠摩罗什法师就收他的师父做徒弟。由槃陀菩达多反拜徒弟为师的这段故事来看,我们可以知道古来的人没有我相,而是以道为师,只要你的道德比我高,我就拜你为师,而没有人我相的观念。

  鸠摩罗什法师在龟玆国的时候,有一次,天气非常干旱,很久没有下雨,当时他就大显神通求雨,他设好法坛后,就预言在三天之内定会有雨。果然不到三天就下雨了,所以一般人民对鸠摩罗什法师更加恭敬信仰。甚至于有些国家的国王请鸠摩罗什法师去讲经说法,以身为床座。即是国王以自己的身体为座,让鸠摩罗什法师坐在上面来讲经说法。这是表示对佛法最恭敬、最崇拜的一种表现。鸠摩罗什法师在印度各处都讲经说法,弘扬佛法,教化众生。在他小的时候跟着母亲各处参方时,遇到一位开悟的罗汉,这罗汉当时就对他母亲说:‘你要好好保护这个小沙弥,这小沙弥不是平凡人。他若到三十六岁不破戒,而能精持戒律,他所教化的人就有印度第四祖麴多法师所教化的人那么多。’(麴多尊者当时住在石洞行道时,每度一个人就投一枝竹签到洞里,到了最后,石洞里都塞满了竹签。可见得度人之多。)鸠摩罗什法师很相信罗汉对他母亲讲的话。他母亲证到三果阿罗汉后,就观察而知道自己儿子将来的因缘,故对他说:‘你将来要度的众生是在东震旦(中国),可是对你自身非常不利。’鸠摩罗什法师说:‘只要我能把佛法流传弘扬到东震旦去,无论多么艰辛困难,即使是粉身碎骨,我都要去实行。因为菩萨发心不为己,但只为众生。’这是鸠摩罗什法师当时已发的大菩提心,要把佛法弘扬到中国来。

  且说鸠摩罗什法师被吕光掳到西凉的情形。当时吕光有位宠臣名叫张知,生了重病。来了个婆罗门教骗子说他能治好张知的病,可是鸠摩罗什法师知道此人是个骗子,于是对吕光说:‘你就是花多少钱也不能治好张知的病,我可以证明给你看。我现在把一串五色线烧成灰,然后放人水里。若灰变回五色线,张知的病则不能治愈,若灰在水中仍是灰,张知就会好转过来。’一试之下,灰末在水中不可思议的变回成五色线。不久,张知果然病重而亡,而且吕光也花了一大笔金钱而毫无用处。这就是鸠摩罗什法师的神通境界,不是一般凡夫所能测知的。

  吕光死后不久,他的儿子吕纂继位。在吕纂当朝的第二年,有一只三头猪产下,且有人看见一条龙从东方升出,蟠踞于宫殿前,傍晚方隐没,吕纂以为这是吉祥之兆,故把皇宫更名为‘蟠龙’。又有人看见一条黑龙在御房城门外,吕纂又将其名‘九官闸’改为‘升龙闸’。可是鸠摩罗什法师对吕纂说:‘这些龙的示现是极凶之兆。这些阴龙屡次示现时,则表示国内将有灾难。我的忠告,是立刻修功立德以化解将临之灾害。’可是吕纂兴致当头,一点也不把这些警言放在心上。一天,吕纂与法师下棋,他吃了一颗法师的棋子说:‘我斩胡奴的头。’鸠摩罗什法师吃了一惊道:‘你不能斩胡奴的头,胡奴将要斩人头。’法师说这话正是提醒吕纂,但他始终不悟。吕光的弟弟——吕保,有个儿子名叫吕超,小名胡奴,吕超在当时正计谋想暗杀吕纂。不久,吕超果然杀了吕纂,立其兄吕隆为皇帝。这时才有人悟知法师的预言。吕隆在凉州即位后,姚兴发兵讨伐,而把法师接回中国。

  鸠摩罗什法师抵达中国晨安后,即被尊为国师。他是翻译经典中心之首,有八百多僧人和学者参与其事,法师到长安,直至逝世,翻译的经典有三百多卷。我们能证明法师的翻译是非常正确的。当鸠摩罗什法师将圆寂时,他要求火化,且说:‘我一生之中翻译了许多经典,可是我自己不知道其中文义是否正确?若是正确的话,当我焚身之后,舌不焦烂;若有错误,舌乃焚烬。’鸠摩罗什法师于弘始十一年卒于长安,火焚之后,薪灭形灰,唯独舌头安然,如生不毁。在唐朝时代,终南山道宣律师(持戒精进,感召天人送供),有一次他问天人:‘世人喜读鸠摩罗什法师所翻译的经典,这是什么道理?’天人答道:‘鸠摩罗什法师生生都发愿:每当佛出现于世时,他都要担任翻译经典的法师。过去七佛到现在,都是他来翻译经典,所以他译的经文是精确无比的。’

  鸠摩罗什法师精通佛教教理的三藏l——经、律、论,故称为‘三藏法师鸠摩罗什’。‘鸠摩罗什’是梵文,此云‘童寿’。他虽是童子,可是具有长者的风度、德行,与智慧、品学。

  所以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即为梵文译成中文妙法莲华经的翻译者。

 
 
 
前五篇文章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前言之三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前言之二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前言之一

华严经净行品浅释(二十)

华严经净行品浅释(十九)

 

后五篇文章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一品(上本)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一品(上末)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一品(中本)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一品(中末)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一品(下本)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