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四、草根人类学家(四)爱情人类学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2:34:33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四、草根人类学家(四)爱情人类学

  雨已经小了一些,天色却愈发昏暗,究竟是因为天晚还是阴雨,人也分辨不出了。吃完了热乎乎的挂面,小蔡和小谭挪到靠里面的位置,小谭已经伏在小蔡的腿上睡着了。碗筷有限,海尘和晓芸接着他们刚开始吃,加了一点辣子,晓芸的额头上渗出了细小的汗滴。

  “嗯,美女加美景的浪漫之旅。”晓芸的语气像是有意揶揄。

  “美景是真的,全中国都很难遇到囊谦和类乌齐那样的风景。我也可以把这经历演绎成浪漫的故事,但那并不是事实。”海尘并不介意。

  “事实是什么?”

  “当你对当下不能全然把握的时候,一个偶然的行为可能导致一系列难以预料的结果。我其实已经觉察到她和我对这件事的定位根本不同,但这觉察还是被我的习性遮蔽了。我陷入了麻烦当中。”

  “也该有人来教训你了,不然便宜都被你占了。”晓芸有点幸灾乐祸。

  “我那时对待感情的态度是很认真的。”海尘倒是很诚恳,“只不过,我依然对欲望缺乏深刻的理解,很容易被情绪和概念蒙蔽,我不知道爱情和她来自农村和城市并没有关系,也和她是什么民族没有关系,我对缘起观察不清。”

  “爱情究竟是什么?”晓芸停下来问“你说的缘起又是什么意思?”

  “爱情是什么?”还没说过几句话,雪晴就绕到如此直接的问题,让海尘有点猝不及防,还好这个燕大最大的食堂里人声如此嘈杂,足以把最严肃的问题消解为饭后的谈资。

  “爱情是一个缘起。”海尘看着对面这个刚满二十岁的小姑娘,语气平淡的回答。

  “那是什么意思?”这有点超出这个十六岁就考上燕大的小姑娘的想象。在这个研究生班里,和比自己小七岁的小姑娘做同学,海尘觉得有点滑稽。

  

“红楼梦你读过吗?”

  “读过。”雪晴期待着海尘的解释。

  海尘喝了一口汤。

  “贾宝玉和林黛玉相遇的前30秒,就是爱情。”

  没想到海尘回答的这么具体,雪晴更加不知所云。

  “这部书只有这里提到了爱情,后面都没有讲爱情了。不过总是好过其他书,很多以爱情为主题的书从头到尾都没有涉及过爱情。”海尘静静的看着对面的女孩,怎么看怎么觉得哪里见过似的,他并不急于往下解释。

  “一见钟情?”雪晴问他。

  海尘摇摇头:“爱情是离于对对方的预设和要求而存在的,而且是两个人的共鸣。”

  “这太抽象了,怎么可能。”雪晴笑了,标致得有点冷酷的脸上开始泛起迷人的光泽。

  “所以说,你没体验过爱情。”海尘完美的把问题推开了。

  “你和我见过的人都不一样。”雪晴总结道。

  “我说的意思并不是寻找在真空中的那个人,而是在爱情产生的当下,是纯然无我的。后来的事情和想法都是附加上的东西。”海尘又回到了这个话题。

  “那爱情岂不是太短暂了。”

  “当下短暂吗?”

  “嗯”雪晴点点头。

  “但是每时每刻都是当下啊。”海尘笑了。

  “那你体验过爱情吗?”雪晴感觉自己好像被戏弄了一下,板起脸来还击。

  “刚刚体验过。”海尘肯定的回答她。

  一旦兴趣变成了课程,就多少有些枯燥。何况你总不能只学你认为有价值的东西,那些你觉得肤浅和充满误解的知识也依然要在课堂上仔细讨论。还好的是,并没有荒诞的考试来检验这些知识。大部分的时间我都花在艺术史和考古的选修课上了,虽然很多想象的时间谱系近似玄学,但器物和艺术总还是靠谱的东西,足以引发对古人的幽思。

  和雪晴的相处并不算愉快,虽然她知道我的经历,对我好奇而有好感,不过我们好像彼此处于各自的时空,很难说得上一两句让人放松的话。从少年大学生到二十岁的研究生,唯物的教育机制过早的模塑了她思维的空间,不能说我没有努力去沟通,可已经跳出那个乏味世界的我很难走回头路了。

  “你在听什么?”我问她,她的穿着时尚而不搭,似乎没有人告诉她该怎么把衣服穿合适了。

  “你听。”她把一个耳机塞给我,一个小伙子用中文吃力的唱着rap。

  “不错,就是没听懂在说什么。”

  我们坐在燕大外的这个小餐馆里,她在某个电视台兼职,似乎很忙的样子,能坐下来一起吃顿饭还真不容易。

  “我只是碰巧听到这首歌,说不上喜欢。“她摘下耳机,”来,我们吃饭。“

  “说唱是种古老的表达方式,我最早在美国听到hip-hop,国内这两年也多了起来,一直在关注这个问题呢。”

  “没想到。”她抬起头看着我,“你关注那个干吗?”

  “语言的现代性。”我回答她。

  “好深奥的问题呀。”她笑着举起玻璃杯,“有什么成果?”

  “现代人的语言结构和古人不同,这和思维上的差异互为因果。”

  “嗯,这个我知道。”她给我夹了一块豆腐,“尝尝这个,素食主义者。”

  “不只是rap,所有使用语言的地方都值得研究,只不过rap节奏感明确,是个比较好的契入点。”我继续刚才的话题。

  “你总是研究古怪的问题,又没人给你课题经费。”

  “我认为国家至少应该拿出GDP的1%来给我做研究。”

  “什么理由?”她笑着看着我。

  “能让中国人的幸福感提升一倍,1%不过分吧。”

  “真的?”

  “中国人的语感受到了很大伤害……”

  我开始拉她进入我的世界。从上古的诸子百家、诗经楚辞到唐诗宋词,中古之后创造力的匮乏直到新文化运动、文化革命、再回到现代的教育机制,意识形态对语言的影响、媒体语言和广告语言的滥用。

  “我不是复古主义者,但我能给中国人的语感以新的生命。人们根本不知道汉语所创造的意象能给生活带来多大改变,这绝对可以提升中国人的尊严和幸福感。”我放下筷子,午饭结束了。

  “However,需要1%的GDP才能启动这个课题。”雪晴背起她的挎包。

  “是至少需要,我得先把我自己的语感激活了。”

  “那什么时候你课题申请成功了,我给你当秘书,我只要课题经费的1%”雪晴看着我,有点认真的对我说“那我就不用做这无聊的兼职了,我该走了。”

  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我也该走了,我要去车站接老郑了。

  那一年因为路不熟,我从五台山北台下来就迷了路,快到晚上十点钟才深一脚、浅一脚的撞到山脚下这个村子里,看到一个院子里有灯就进来讨口水喝,我就这样认识的老郑。

  老郑是个算命的,也能看风水。九十年代初期,思想活络的他在老家承包工厂,干得不错,可是却被人利用手中的权力给黑了,从那之后是相当的不顺,甚至冲击了他的世界观,怎么也想不通的他开始在四柱紫薇中寻找解释,闭关七年,终有所成,现在干脆以算命营生。他在五台山租了个小院子,夏天时候在这念经,附带出去算命挣点零花钱;冬天时候回太原,那里的老板和官员们才是他收入的真正来源。

  “我要是早改三年名字,现在至少是个副省长。”老郑对我说,我当然认为这有点夸张。但是我喜欢他对古法近似痴迷的信心,而且他有很多独立的见解,这点比大多数学者强。

  “按照他这种算法,算对的概率最多50%”,当我问他曾经红遍全国的某大师怎么看,他颇有不屑的回答我,“他只是刚入门就想创新啦,还欠火候。”

  那天我们聊的很开心,当天我就在他那儿住下了。第二天他带我一起出去练摊。

  “今儿就在这了。”老郑从附近的寺院里借了一张桌子和两个凳子。我们就边聊天边等着人上门咨询。这个小山包前算命的人太多了,来了一个游客大家就围上去,有点像进入中关村电脑市场的感觉,老郑从来不会起身,我开始怀疑到底能不能有人来找他,他在半山腰,等到他这儿香客早被人过滤一遍了,而且除了破桌子上用透明胶粘上的写着“四柱预测,不准不要钱。”的白纸,你甚至不知道他在这是干吗的。

  几个穿着还算不错的男男女女来进香还愿,一路说说笑笑,冲破了前面的封锁线,经过老郑这里,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看样子是走累了,对前面的那些人说:“你们先上去,我歇歇。”

  那女人坐在对面路边的青石上,看了看老郑的桌子:“我看看你怎么个准法。”

  “多少钱算一卦。”那个女人很倨傲的站在桌子前。

  “十块钱。”老郑连眼皮都不抬。

  那女人拿出十块钱,报上八字,老郑开始给她算。

  从她的小时候开始说起,她的父母,她人生中的重大事件,她现在的家庭和子女。老郑始终都不抬眼皮,只看着手中写着八字的那张纸,那女人渐渐就没了气焰。

  “你三年前开始婚外恋,那个男的真不怎么样,比你老公差多了。”

  还有我这个旁观者在,那女人脸色开始变得难看。

  “去年你又有了一个情人,嗯,这个比那个还差。”

  那女人脸上明显挂不住了。

  “你这都胡说什么呢?我不算了。”

  老郑把十块钱推到她那一边。

  “三年前,你和第一个情人在财务方面做过什么事儿我不知道,不过明年春天这事儿就会露出来,他恐怕是躲不过去了,你也好不到哪儿去。”老郑同时递上一张名片,“需要咨询再来找我”。

  那女人拿起名片走了,我有点将信将疑。没过多久老郑的手机响起,老郑叫我贴过来听。电话那边的语气极其谦卑:“郑大师啊,你看能不能一起吃个午饭啊。”

  这次的咨询费可就不是十块了,整整一千块。老郑给那寺院的功德箱放了一百,然后就和我回他的小院唠嗑去了。

  我问老郑,为什么每年都要在五台山住一段儿。

  “兄弟,你是学佛人,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

  原来老郑刚出来算命的时候,比现在算得还细致,一时间名声大振。可是却得了一种怪病,后背的肌肉强直,这病越来越严重,连拿个杯子都拿不稳了。这病算也算不出头绪,医院更解决不了,没办法了,来到了五台山。一个年轻的出家师父告诉他:“算命要承担很多他人的业力,是很划不来的事儿。”他问该怎么办。那个出家师说,如果能引导人学佛,这事的性质就不一样了。于是他在佛前发愿,算命不为赚大钱,也不为炫耀本事,要尽己力来引导人学佛。他开始认真的读经、念佛,这病慢慢也就好了。从那时开始,他养成了每年夏天来五台山的习惯,不为挣钱,只是为了修行和调养。就像刚才那个女的,老郑诚恳的跟她说了一些做人的道理,说得她眼圈都红了,真有了忏悔之心,老郑又送给她几本书,让她回去看。估计她是会认真对待的。

  “你为什么算命从来不看对方,你不需要察言观色吗?”

  “那会破坏我的感觉,而且”他笑着对我说:“尤其在这个时代,外表是最容易伪装的。”

  公交车沿着东三环缓慢的移动,从外面回来,我和老郑赶上了下班高峰。

  老郑来北京是为了帮一个寺院办事,平时住在我那儿。正好碰到我有空,就陪他一起出来,免得他人地生疏不方便。北京正在变成一个大工地,那一年的东三环尤其如此,老郑对北京没什么好感,除了办事儿也就是去书店转转,从来不想去哪儿逛逛,出去了大半天,我们身心疲惫,看着窗外,都没有说什么。

  这段时间雪晴对我总是若即若离,每当我准备好要认真对待的时候,她都会恰到好处的滑过去,好像让我困惑能给她带来某种快感似的。也是,我已经快奔三的人了,和二十岁小姑娘的想法怎么会一样,我在清大读研究生的时候还不是她这样,把感情的复杂性带来的刺激当作享受,这也算是因果吧。

  车子路过一大片工地,我指着手中杂志上的建筑效果图对老郑说:“看,建好后就是这样,对这种奇形怪状的建筑,传统的风水理论还管用吗。”

  老郑没有马上回答我,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指着杂志上北面那个较矮的楼说“早晚着火,08、09年可能性比较大。”

  雪晴的短信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甚至有点害怕接她的短信,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

  “我在大望路这儿,你能来接我吗?”

  “我又没车,怎么接你。”

  “我们打车回去,我只是想透透气儿。”

  没头没脑的话,我很想回绝她,不过我还是鬼使神差的出现在这繁华的街区。

  “那些人都无聊极了,我得找个有意思的人透透气儿。”

  原来这叫“透气儿。”

  “不是工作碰到什么麻烦了吧?”我问她。

  “不谈工作,你有多久没有逛街了?”她问我。

  “我上次逛街的时候,还没有这些大楼呢。”我老实回答她。

  “你老啦。”她笑着挽起我的胳膊。

  我确实老了,老到已经很难进入逛街的角色,夜色迷离,笑靥如花,音乐也足够配合这浪漫的氛围,我的脑子却越来越清醒。看着她的世界越来越离我远去,我开始对我和她之间的距离较真儿了。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读研究生了。”我们坐在一间咖啡厅里,不知为什么,和她说话,一出口总是偏离我本来的意思,显得如此武断和没有来由。

  “怎么,女子无才便是德?”

  “读书会把人读傻掉的。”

  “你就是个例子。”

  “不是,你年纪还小,没必要学这些没用的东西,你的天性会被破坏的。”

  “说我情商低吗?我原来的男朋友也这么说,我会证明给你们看的。”她有点不高兴,可能少年大学生常会碰到这样的说法。

  “这和情商没关系,这世界有很多层面,书上的话只是传达出作者的某种感知,要对生活有直接的感受,这些说法才有意义。否则成绩上越是好强,就越容易被书上的说法伤害。”

  “我才不管什么书上的概念呢,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越是想解释清楚,传递到她那里,就越远离话题。最后她有些不耐烦了。

  “Who are you?你今天就是想跟我说这些?”

  “我可能是有些心急了,尽管我没法对你解释为什么你对我很重要,但我是真的愿意随时为你付出。”我也有些急了,我不甘心总是和她处于这种隔膜的状态。“我们沟通得很困难,但或许我们没必要浪费那么多时间相互试探和了解,只要你相信我,从这一刻起,我们就可以开始前所未有的生活。”

  她的脸色变得好看多了,但是并没有直接回应我的问题。

  “你这样可爱多了。”

  老郑看出我有心事。

  “过两天我就走了,这些天也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按说咱们兄弟之间不需要说那么多客套话。有啥烦心事儿说出来吧,或许哥哥能帮上你的。”

  “也没啥不能说的,不过感情上的事儿,也说不清楚。”

  “把她的八字给我。”

  雪晴的出生时刻我早就知道,老郑算了足有半个小时,抬起头来对我说:

  “按说她不是太适合你。”

  “我知道,可她对我很重要,我没法解释。”

  “嗯,我也明白,算命的只能算合不合适,没法看到佛书上说的多生多世的因缘。你要是决定了,我就帮你想想办法吧。”老郑很义气的对我说。

  “什么办法?”

  没想到老郑的办法是美化我的居室。我们从花鸟市场搬了几大盆花,按照他测量的方位放好。

  “这个阵她出不去的。”老郑又问了一下她出生的城市,胸有成竹的对我说。顿了一下,他又对我说:

  “别看她穿的,作为啊,好像很时尚,骨子里是很传统的人,该出手时就出手,一旦拿下,她就是你的了。这不用哥哥告诉你吧。”

  “还有,拿下她之后你就把这个阵撤了,不然你吃不消的。”

  我送老郑上火车时,他还不忘叮嘱我:“有件事儿,哥要说在前面,这女子人是不差,不过四十一、二岁上要出家的。”

  这倒出乎我意料之外,信仰对于被现代性养大的这些孩子来说,是很遥远的事情。不过老郑就是这样,虽然说的不是百分之百准确,但是往往你认为最不靠谱的事儿,他都说对了。谁知道呢?

  泡在温泉里,看着水面蒸腾的热气,我的脑子一片空白,透过热气,雪晴的面容变得模糊而陌生。她倒是很享受的样子,还展示了一下标准的泳姿,游到我面前。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下起了雪,京城北郊的这个山庄我是第一次来,对于在冬天洗温泉并不习惯,总觉得有点别扭。

  我和雪晴回到房间,她换上睡衣,坐到我面前。

  “你还没告诉我,我的新发型好看吗?”她弄了一个浓密的齐头帘,那年月这时尚得有点前卫了。

  “打70分吧。”我觉得有个熟悉的我在涌动。

  “从你那儿得到这么高评价不容易啊。”

  “因为它把你完美的脸庞遮住了30%。”

  离我和老郑从花鸟市场把花盆搬回家还不到半个月,我和雪晴发展得顺利的有点蹊跷,可我总是觉得不对劲儿。

  我不知那个自己都说了什么一些话,她已经坐在我的怀里了。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地面的射灯让雪片飘落时如此清晰,天地已经进入了一个舞台。

  “我的身材不好看。”她靠在我怀里,傻傻的对我说。

  “又是你以前的男朋友说的?”我看着她,“忘了他吧,你最近累瘦了倒是真的。”

  “你从来没跟我提起你以前的女朋友。”

  “她们都是很好的女孩儿,只是那时我不懂爱情。”

  “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跟我说的爱情,是怎么回事儿啊?”

  “爱情是电光火石的一刹那,瞬间生起又瞬间湮灭,一念即相知,浑然而两忘。那些执着于欲望的人,那些执着于自己头脑中想象的人,是触碰不到爱情的。”

  “我们之间有爱情吗?”

  “那刹那太快了,你还没觉察到,已经滑落到你思维的惯性里了。我们总是擦肩而过。”

  “你说什么呢?我不是在这里吗?”

  “可我们并未在心底相逢。”

  窗外的雪片铺天盖地,一群年轻人从西面的大厅里走出来,兴奋的仰望着天空,大概是什么单位刚刚开完联欢会吧,他们说说笑笑的往住的地方走,雪地上留下串串足印。雪晴最近大概是太累了,又刚刚洗过温泉,靠在我的胸口,眼皮已经睁不开了,迷迷糊糊的应答着我的话,难得能和这么放松的她在一起。

  “那我们怎么相逢啊。”

  “我带你到朗朗雪山,我带你到茫茫戈壁,带你到每一个我们曾熟悉的角落。”

  “如果我们还是不能相逢呢?”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那我就等待吧,等你在心底遇见我的那一天。”

  她已经睡着了,窗外恢复了平静,仿佛听得见簌簌的雪落声。

  “你为什么叫雪晴。”

  “我出生的时候一场大雪刚刚放晴。”

  “和我一样,我出生的时候也是大雪初霁。”

  从房间里出来,清晨呼吸着雪后的空气,我忽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好大的雪啊,北京好久没有这么大雪了。我紧紧的抱了抱雪晴。

  “我没法照顾你了,你要学会照顾自己。”

  “怎么了。”她怔怔的看着我。

  “如果不能真的相爱,也别辜负了我们的因缘。”

  她一时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一切随缘吧,我不想再勉强了,要不我们都会感到委屈的。”我看着她的脸说。

  吱的一踩刹车,我把平板车停在松榆里某小区的楼下。

  “怎么住这么高?”

  我把花盆搬到菱子屋里,累得直喘粗气。

  菱子喜欢花,屋子里本来就有几盆花,加上我这几大盆,有点像开花店的了。

  好不容易把一车花都搬了上来,我坐下来喝口水。

  “你从哪里弄得这些花啊?”菱子感到奇怪。

  “我听人说,屋里多放几盆花,你就不愁没有男朋友了。”

  “胡说,我又不需要男朋友。”

  “这个年纪应该有个男朋友,不一定要是学佛的,只要人好就行了。”

  “你什么时候开始操心我的事儿了。”

  “你以前的那个男朋友,不要再和他联系了,对你没什么好处。其实心态放松一点,碰到个合适的男孩不是什么难事儿,不行的话,就向观音菩萨祈祷祈祷吧。”

  菱子不说话了,眼睛盯着地面。在藏地她跟我说了一些过去的事儿,这个外表如此朴实的小姑娘的感情经历令我惊讶,无疑那时她把我当成在感情方面恢复自信的救星了。

  一杯水喝完了,我想抱抱她,她却没有回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让她明白,感情不是那么回事儿。我默默的走下楼去,离开了。

  虽然可以用因果来为我失败的感情生活提供解释,不过心头也常会有那生命难以承受的脆弱和无奈。雪晴对我无法理解,随着那些花儿渐渐淡出了我的视野,可我心中那种想真的为她付出的激情却时常会在不经意间涌动;我心里很想帮菱子,可每次我的努力都只会创造新的僵局,回避看来是最好的选择。

  不知不觉,我站在这天桥上已经很久了,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事情,想到自己曾经那么肆无忌惮的闯入别人的生活,而仅仅是为了表达和满足自我,不禁有很多悔恨。轮回中人与人的相逢如此充满玄机,被欲望迷惑的人啊,如何能那么残忍。而今我痴痴凝望的时候,那曼妙的花儿却已淹没在她业力的洪流里,无可挽留。

  车流的灯光在湿润的眼眸中化作斑驳的色块,寒风中不禁打了一个冷战,大悲的救世者啊,您是否聆听我此刻的心声呢?我已知道尊重因缘的意义了,我不再是那个无知的浪子了,可这茫茫尘世,缘生缘灭,谁又能做得了主呢?

  电话忽然响起,是乐新师兄:

  “法师来北京了,在我这里,叫你过来呢。”

  已经很晚了,那些来见善觉师的居士们都已回去了。我这黯然神伤的样子,相见倒是有些惭愧呢。

  他还是那样微笑的看着你,那种亲切而让人释然的微笑。

  “我遇到麻烦了,师父。”

  对于像善觉师这样思维和情感细腻到极致,以至了无痕迹的人来说,不需要解释什么,我两句话,他就完全明白我的处境,他给我倒了一杯茶,热腾腾的普洱。

  “嗯,讲讲我在家时的事情吧。”

  其他人都回卧室休息去了,偌大的客厅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善觉师讲起了他的感情经历,他对人的观察和描述极为深入和准确,简单的几个字就能带出一段传奇,一个个似曾相识的身影闪现,却在几句话中幻起幻灭,我从未接触过如此真挚而又情感密度如此之大的故事,当他戛然而止的时候,不禁怅然若失。

  原来我的苦闷很大一部分是因无人理解,既然有人不但理解而且更加透彻,心里也就宽慰了不少。

  “只是她和我有很深的因缘,我不是随便编故事的人。”

  “嗯,不管是宿世因缘也好,境界也好,旷劫轮回,业力交织,凡夫所见,实在是太有限了!不明心缘,其他的因缘是很容易让人迷惑的。”

  我听了一惊,恍然明白:“那算命所言的只是业力相续的因缘,却代替不了我内心的抉择。”

  “因缘可以分为五种:时缘、地缘、人缘是为外缘,法缘令心有所依从,心缘才是根本。”

  我才知老郑纵能腾挪外缘,却不能解我心结。

  “法缘上,最近陷于学术,佛法确是荒疏了;心缘上我不知怎么运用?”

  “你和她相处的愿望是什么?”

  “我想……”

  “不需要告诉我”,善觉师直视着我说,“但是一定要穷究你的发心,最根本的发心,答案就会自然显现。”

  “我知道,自己还是被境界所迷惑,她走入我的内心太深了,一些缘起也都很有清楚指向,可我太执着了,我昧失了我的愿望。”

  “缘起的观察不要那么紧,会被情绪和得失心所蒙蔽的,其实一切离不开‘心作心是’,这不就是心缘么,完全可以主动的运用,不用那么被动。”善觉师笑了笑。

  “嗯,对您来说很容易,对我来说很难。”我苦笑。

  “难易也是心来设置的。”善觉师看着我说:“我们要去印度啦,赶上你放寒假,你也一起去吧,在圣地观察缘起是最方便的。”

 
 
 
前五篇文章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五、第一次印度之行

广化法师:见贤思齐·弘法故事集 上篇 第二十八则:堕胎

广化法师:见贤思齐·弘法故事集 上篇 第二十九则:制板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五、第一次印度之行(一)甜蜜的

广化法师:见贤思齐·弘法故事集 上篇 第三十则:舍利是

 

后五篇文章

广化法师:见贤思齐·弘法故事集 上篇 第二十七则:教杀

广化法师:见贤思齐·弘法故事集 上篇 第二十六则:鸡鸭

广化法师:见贤思齐·弘法故事集 上篇 第二十五则:素食

广化法师:见贤思齐·弘法故事集 上篇 第二十四则:当急

广化法师:见贤思齐·弘法故事集 上篇 第二十三则:我从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