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六、娑婆的尽头 (二)迷途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2:34:48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六、娑婆的尽头 (二)迷途

  如此晴朗的天气,站在百望山顶,极目远眺,远处的北京城烟尘蒙蒙,近处的圆明园郁郁葱葱,山脚下散布着农田和正在施工的小区,虽然算不上美景,但是能俯瞰一下整日忙碌于其中的坏境,也是很不错的啊。

  菱子一身运动装跑了上来,手里拿着一个大风筝。

  “在山上放风筝可能不是个好主意。”我对她说。

  “不是你说的今天要是能放风筝就好了吗?”她气呼呼的看着我,“山上风这么大,一定能放起来。”

  在燕大每天周围都是伶俐的才女,看着闺阁之中的心理驾驭着抽象的概念和理论,对我来说是一种痛苦的经历。这样的背景让菱子这样简单的女孩儿就显得可爱多了,至少我们的交流很省力。除了她对我们关系的定位我不认同之外,我们相处的还算不赖。

  

这风筝还是满争气的,扯了几下就飞上了天,线越放越长,风筝越来越小。菱子很兴奋:“怎么样,你总是自以为是。”

  我帮她把风筝升上天,就坐在一旁的长椅上看着她。

  “你这么辛苦拽着它干嘛,把绳儿剪断了,让它随便飞多好,看看能飞多高。”

  “那我下回放什么啊。”菱子眼睛盯着风筝,不断的放手中的线。这种街边卖的风筝,线都很短,不一会儿就放到了头。

  我朝山顶的西面走去,那边是连绵的群山,太阳慢慢西垂,茂密的树林笼罩了一层金辉。

  “真漂亮。”

  “嗯,好久没看过落日了。”菱子也看得发呆。

  “你的线。”

  “什么线?”菱子拿起手中的轱辘,那线大概绑得不结实,已经从轱辘上脱落了。

  我们抬起头看,那风筝摇摇摆摆,一头栽到山腰树丛里去了。

  “你真是乌鸦嘴啊。”菱子有些沮丧。

  “这有什么不好,挣脱了束缚。”我笑着说,“这就是缘起嘛。”

  “什么缘起?”她看着我。

  “摆脱束缚的缘起,多自在啊。”

  她当然听得出这是我们之间关系的隐喻,“我一定把它找回来”。她直奔风筝落下的方向走去。

  天快黑了,她一个女孩跑到密林里面,我也不敢丢下不管,只好在后面跟着她。

  在山顶上看得很清楚是落在哪里,到了林子里可就不好找了。我们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明天再来找吧”,我提议回去。

  “要回去你先回去吧。”她上来一股蛮劲。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天就要完全黑下时,我们看到了那可怜的风筝。可是它挂在七八米高的树上,没法取下来。

  “算了,我给你再买一个,咱们还是回去吧。”

  菱子抿了抿嘴,没说什么。脱了鞋子,上树。

  真没想到,菱子还有这功夫,和我理解的爬树不太一样,她爬起来手脚并用,用腿一挂上面的树枝,一悠就翻上去了,我甚至都不知道爬树还要脱鞋。

  不到一分钟菱子就取下了风筝。

  “接着。”她从树上下来。

  “你小时候是不是经常掏鸟窝啊?”我佩服的看着她。

  “摘果子不行啊。”她穿好鞋子,白色的运动裤已经全脏了,“以后别跟我说不吉利的话。”

  可是,再较劲儿,缘起就是缘起啊,顺应一下不好吗?你咋就不明白呢?从树林出来,山下已是万家灯火,我们顺着大路朝下走。

  强求也不是一定求不来,只是,即使求来也失去原来的意义了啊,我很想对她说。我想起了雪晴,她又明白吗?人生的丰富层次,会变得扁平而乏味,永远是得不偿失。

  “你在这里干吗呢?”

  “嘘”,我示意她不要大声说话,“你看那边”

  “那边有什么啊,我什么也看不见。”

  伊宁的话音刚落下,一只水鸟展开双翅,沿着水面优雅的划过,紫色泛着亮光的羽毛,在阳光下仿佛涂了油彩。

  “你刚才就一直在看它?”她看着我。

  “嗯,燕大里有这宝贝,我以前怎么不知道呢?不是白鹭,是紫色的”

  “不知道,”她坐在我旁边的石头上,“我也是第一次看见。”

  伊宁是历史系的研究生,因为要考人类学的博士,经常来旁听我们的课,是个打扮得很酷又很低调的女生,因为年龄差不多吧,我们交流得比较多一些。

  “你上次说的大作动笔了吗?”她问我。

  “《人类学女博士和他的11个男友》?”难得她还记得,我上次随口说要写一本“爱情人类学”的开山之作,也旁敲侧击一下现代高等教育制度。“嗯,我这人胆子小,想了想怕得罪人,还是算了吧。”我笑了笑。

  “不是那本”她看了看我,“另外一本。”

  “哪一本?”

  “《萨满爱上机器人》”,她看着明泽园那一弯碧水,“我真的想看看。”

  “写这种东西更需要勇气,”我叹了一口气,“即使写了,机器人也不会明白的。”

  “最后是萨满变成机器人,还是机器人变成萨满?”

  “都不是,是两个真正的‘人’。”我对她说,“说萨满也是没办法,因为机器人的力量太强大了,说人话已经很难交流了,需要刺激一下。”

  她笑得不行:“你一定得写这本书。我先预定一本,走吧,请你吃晚饭。”

  路过礼堂,我看见贴出的广告,今天这里有昆曲演出,这倒有点意思。吃过晚饭,我自己又转到礼堂的售票处。

  “买两张票,有靠前一点的吗?”

  “没有了。”小窗口里面回答我。

  “什么没有了。”

  “什么票都没有了。”

  我很奇怪,那他坐在里面开着窗户干吗?想不到昆曲也有这么多人看。

  有人拍我的肩膀,是雪晴。

  “买不到票了?要请人看戏就早点买票嘛。”她有点轻蔑的看着我,“你要几张?两张?”

  我点点头,脑子一片空白,根本想不起用什么方法维护一下自尊。

  “你等一下。”雪晴的办事能力没话说,打了一个电话,不知是通过社团还是什么渠道,没几分钟,一个瘦瘦的男生就把票送来了。三张。

  “我也好久没看戏了,一起看吧。”她停了一下看着我说,“放心,我的和你们的不挨着。”

  我还不知道曲珍能不能来呢,买票时本想着不能来就随便请个人看的,谁知道又会是这样。

  “真巧啊,我就在北大,吃完饭正要回去呢。”曲珍在电话那头回答我。

  “那太好了,你过来吧。还有二十分钟就开始了。”

  “可是……”曲珍有一点犹豫。

  “怎么了,”我有点奇怪,“你晚上有事吗?”

  “没有什么事。”

  “那就过来吧,票都已经买好了。我在礼堂门口等你。”

  天色还不算很暗,门廊的射灯已经点亮,仿佛这里到成了一个舞台。当曲珍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吃了一惊。素雅的淡灰色拉萨藏装,色彩柔和的‘邦典’,配着她高挑的身材,温婉淑雅,气质非凡。她没戴眼镜,还化了一点淡妆,一双眼睛如此明亮而妩媚,秀丽的卷发垂落在肩头,不仅让我看呆在那里,也吸引了那些来来往往学生们的目光。

  她低着头说:“刚才本来想跟你说,我来北大是参加一个文化交流活动,老师让我们都穿藏装的,来不及回去换衣服了。”

  “没关系的,反正里面灯光暗,大家不会注意的,”我嘴上这样说着,可分明感到背后有一双恶辣辣的眼睛,“何况,你这样真的很漂亮。”

  舞台上如花美眷,似水流年,依依呀呀,一唱三叹,怎奈我这里往事千般,看得人好不心烦。他那里梦如人生,痴情难转,我这里分明是世事如梦,意乱心寒。可就在舞台上灯光变幻,梦里人生转换的当口,我忽然生起了一个见解:情欲之事本自无生,恰恰要用纠结来确认和强化,要靠幻想来推导和繁衍。明代文人的确是个中高手,华美的言辞下,那种柔肠百转,越是遮掩,就越是露骨,人的念头还真是厉害,以至于所有情节都只是个借口和工具罢了,感觉比上古的房中术要色情的多。在二元对立思维的研究者那里,只看到禁锢和突破,根本不知道性观念的差异和历史变迁。传统啊传统,现代人最容易承接的还是这样的传统。看着台下小姑娘们在陶醉与迷茫的眼神中接受的情欲教育,乖乖,摩梭人的走婚要比这文明多了。

  曲珍更多是被演出的形式所吸引,到没有太多想法。我看得无聊,伏在她耳边说:“是不是有点乏味?”

  “还好。”

  “我们出去走走吧。”

  “嗯。”

  “最近有些忙?”我问她。

  “是啊,快到大四了,课程有点多,马上要考试了,还要想毕业的事情呢。”

  “毕业打算留在北京吗?”

  “不知道,我也不是很喜欢北京。”

  “为什么呢?”

  “说不清楚,也许北京太大了,人太多了。”曲珍解释不清楚内心的复杂感受,她停了下来,“对了,以后的藏语课我可能也没时间过来了,密勒日巴尊者后来的情形怎么样呢?”

  “他遇到了他的上师马尔巴大译师,他生命的轨迹就改变了。马尔巴先是让他做了很多苦工来消除他先前恶行的业障,后来他又得了上师的法到山里面修行,终于成为一个伟大的成就者。我讲得没什么意思,你看原著很有意思的。”

  “嗯,等有空了我会看看,虽然从小长在拉萨,我对佛教都没有怎么了解过。最近才想好好了解一下。”

  “我最开始接触藏族的时候,特别的羡慕,每天都生活在佛教的环境中多好啊,学习佛法那么方便,也不会有文化方面的误解和压力。后来这种心慢慢的也就淡了,每个人的因缘都很宝贵,像我这样四处折腾了好久,忽然得到一点佛法的益处,会感到特别珍惜,这是谁也替代不了的。或许你以后会明白。”我朝她笑了笑。

  时间过得很快,上课、读书、写论文,转眼就到了暑假。自从有了那次看戏时的见解,感情上的事我已经看得淡多了,虽然没有很好的机会来化解和雪晴之间的纠葛,但是我相信只要心里坦然,自然会有解决的办法的。菱子倒仍然让我头疼,半年的时间过完暑假就到了,我看不出她的心念有转化的迹象;而于我,其实,那时已经有一种无所谓的心态,并没有特别的排斥她,只是她的执着令我不舒服罢了。我很想利用假期集中精力把印度之行的书稿完成,不想再纠缠一些麻烦,于是趁她不在的时候,搬到燕大明泽园的一间平房中去了。

  这房子在一处小院里,背后是一棵大槐树,树荫整个把屋顶覆盖,即使在炎炎的夏日,屋里也很凉爽,晚上甚至还有点冷,我每天除了上图书馆查资料,就是在屋里写书,日子过得倒也舒服,除了偶尔和伊宁聊聊天,也没有出去见什么朋友。

  走近佛陀一生的行化事迹,我的心中常有很深的感触,很难用语言形容,对深入学习佛法生起了一种真切的渴望,也常常会得到一些善知识的慈悲加持,当写作的进程进行到菩提迦耶金刚座时,我病倒了。

  大钰兄闻讯赶来,找到我的小屋,把皮包往桌上一放,坐在凳子上对我说:

  “你这屋太阴了,大夏天的这么凉,你胆子可够大的,敢住这里。”

  “闲言少叙”,我刚要说话,他朝我摆了摆手,取出脉枕,搭了搭我的脉。

  “分裂。”他嘴里蹦出两个字。

  “什么分裂?”我奇怪的看着他。

  “身心分裂。”他马上进入了工作状态,“现在的修行人,哪里还算是修行人?”于是他开始点评佛教界种种现状,经过提炼,我大概听明白了,我得病是用脑过多,身体活动太少的缘故,这倒符合事实。大钰对现代人被概念迷惑而痛心疾首,对居士们更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慷慨陈词了很久,我只能有气无力的应和他两声。

  说了一会儿,大钰兄又摸了摸另一只手。

  “哦,两只手的脉有什么不同?”我随便问了一句。

  不知怎么这又引发了大钰兄对中医界的批评,40分钟后,左右手的脉代表什么我依然无知,大钰兄却已经有点口干舌燥。

  “要不,我给你到点水吧。”

  “不用了,你伸出舌头来我看看。”

  我伸出舌头让他看了看,还是走到墙边,拿起暖瓶给他倒了一杯水。

  “从一个人走路,就能看出有没有修行。”我走路的姿势又让他感慨万千,他讲起了武林的一些往事,对现在市面上肤浅的武术表演进行了深入的批判。

  这时间也就到了中午。有时人懂得太多还真是有点麻烦,这都一上午了,我这病还没瞧出个眉目来。

  “要不我们先去吃饭吧。”

  “低热,大便不通,浑身无力。”他这才说出我的症状,不管怎么说,能不问病人就说出病情,是个好医生。只是病人得学会倾听他的时评。

  我和大钰兄出去吃饭,路过超市,他买了一大瓶香油,我们在路边的一个小吃店坐了下来。

  一盘糖拌西红柿摆在我这里,一盘牛蹄筋放在他那边,一人一份凉皮儿,他把香油打开,倒了不少在西红柿里,又倒了一些在我的凉皮上。

  接着,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给我倒了一杯香油。

  “款待不周啊。”我有点不好意思。

  “你别跟我来这个。把这瓶香油喝了就好了。”

  我们边吃边聊。短期出家结束之后,大钰兄把家当全送给亲朋好友,直接去云南出家了;后来又因为看不惯寺院上一些人的做法,离开云南到东北准备行般舟,没想到东北的寺院让他更加郁闷,最后在东北舍了戒,上海也不愿回去,就在北京漂着,现在在我们工作室帮忙,有时也给人看看病。他这么真诚可爱的人已经很难遇到了,只是对世间的荒诞没有足够的智慧来宽容,又不甘心随波逐流,所以总是四处碰壁。我害怕他又进入批评家的角色,便和他一起回忆短期出家的往事。

  “一闭上眼,耳边还能响起那念诵声,小竹楼是那么清晰,就像在眼前一样啊。”他咽了一口啤酒,很感慨的对我说,“人生能有一次这样的经历,太不容易了。”

  我咽了一口香油,还真不怎么难喝:“那些师兄们还有联系吗?”

  “你说,在世间晃来晃去有什么意思,我想起乐净那小子说的话,‘我们这伙人早晚都是要出家的,一个都逃不掉。’”他又喝了一大口酒,“出家也是不容易啊,大丈夫事也!”

  “你在山上生活习惯吗?”

  “还是山上好啊,这世间不怎么好玩。如果……”大钰欲言又止,看着我说,“吃菜,你这一瓶油必须要喝光。”

  “那你又跑到世间来晃荡。”我问他。

  他终于忍不住了,“师父是难得的好师父,就是太慈悲了,有些人就是他妈的欠收拾,不能对他太慈悲”,他气呼呼的又喝了一口酒,“唉,别说这些了。”

  出家生活也不是世外桃源,让他这样满身能耐的人受了别人的气,是不太容易。我们又聊了些闲话,我便把他送走了。

  又坐在明泽园的那弯碧水前,看着那只熟悉的水鸟,静静的梳理自己的羽毛,依旧泛着光泽。虽然这校园给了他安全舒适的环境,可是毕竟空间太过狭小,会不会像我一样有些无聊呢?我也向往那鹰击长空的日子,可是却不知从何开始。出家本来是最洒脱的事情了,可是身在末世,哪有那么理想化呢?我想起大钰兄,他出家后大概也是没什么人可交流,才会憋了一肚子话来跟我说;还有乐厚,在世间都是那么刚直的人,面临和大钰兄类似的考验,他能成功吗?我一下子又想到善觉师,为什么他能在最险恶的环境里,在面对品德最卑劣的弟子时,那么坦然和慈悲呢?

  “想什么呢,又在看你的宝贝儿?”伊宁坐在我旁边。

  “想出家的事儿。”和她交流我没什么隐瞒。

  “你要出家?出家不容易啊。”想不到她也是这句话。

  “世间的无聊也够折磨人的,有些事情我还没想清楚,暂时不会出家。”我回答她。

  “你身体好些了吗?”她问我

  “还是那样。”大钰兄的一瓶香油我灌了大半瓶,可是过了一天没有丝毫效果。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用了,没什么大碍,我正好停下来,歇两天。”

  

       “你有没有练过瑜伽?”我问她

  “没有。”你怎么忽然问这个。

  我想起了大钰兄对我病因的分析:“或许我需要练练,有人说我的思想和身体分裂啦。”

  “这个园子里的人,哪个不是分裂的?”她笑了,“难道思想和身体是一体的?”

  “在古人来说,练瑜伽就是为了这个的”我咂了咂嘴:“也不能说都是分裂的,其实后现代的一些学者还是看出一些端倪的。不过没有瑜伽方面的经验。”看着她的身材,我笑了,“瑜伽在我们这里变成了塑形减肥,美化身体的了,这太反讽了。你当然不用练瑜伽,你太瘦了。”

  “你练过吗?”她反问我。

  “嗯,真正的瑜伽。”我点点头。

  在这闷热的午后,坐在晒得发热的石板上,柳荫勉强遮挡着阳光,用心“看着”肚子随着呼吸而起伏,不一会儿,就一身是汗了。

  “这是什么瑜伽,很舒服。”伊宁。

  “毗婆舍那,也有人叫内观。古老的佛教禅修方法。”我回答她。

  “嗯,身体的感觉还不明显,但是脑子却轻松多了。”她很高兴。

  该吃晚饭了,我同她告别。

  “对了,你的论文写好了吗?”我问她,伊宁在历史系的硕士论文是关于唐代女性佛教信仰的。

  “快了,写好了给你看看。”

  “好。”

  回到小屋里,躺在床上,我感觉身上有点发冷,想起来坐一会儿,身体却赖在床上,房东家的电视哇哩哇啦的响,我的脑子渐渐停下来,观察自己的身体,腹内沉重,下肢冰冷,腰部之上却有一种奇怪的轻快,仿佛仍神游在佛陀的故乡,尽管如此却一点也带动不了下身,身体好像分成了两个,我有一点明白我的病因了。我就这样想着想着,睡着了。

  “什么,还没有效果?”第二天一早,我被大钰兄的电话吵醒,脑袋嗡嗡的响。“你必须马上离开那间房子,到我这边来吧。”他给我下了命令。

  或许是怕我不执行他的命令,他专门跑过来把我接到他住的地方,高碑店的一处小院。院子不大,三间平房,他和乐新公司另外几个人住在一起。

  他专门为我抓了中药,又帮我煎药,让我很感动。只是他又开始批判“伪修行人”了。

  “师兄,你批评我是很对的,我整天在一个学术的环境里,确实在修行上十分欠缺。可是认为修行人一定是身体健康,这是没有什么道理的。”我有气无力的对他说。

  “嗯,都这时候了,还说高明话。”他回过头来看我。

  “不是说高明话,很多我所敬佩的上师都会示现生病,你一概而论就不合适了。”

  “‘示现’,你看看,你们这些家伙多会说。”他用筷子搅了搅药锅。

  “你没有从他们的角度想过,对他们来说,身体本来不属于他们自己,维护健康也不是他们的目标。”我靠倒在沙发上,两只手撑在两边。

  “你这个嘴巴啊,还是等你病好了,再给我‘开示’吧。”他把药倒好,端了上来。

  在大钰兄这里住了两天,身体还是不见起色,他有点着急,抓来一帖猛药。

  “不是你的医术不好,是我业障太重了。”我笑着安慰他。

  “这次一定能好。”他说话的语气已经不那么自信了,“你先去佛堂祈祷一下。”

  “好啊,”我对他说,“你早这么说,说不定我早就好啦。”

  人若不到危难之处,不是不能祈祷,而是很难真诚。我脑子里浮现出善觉师站在悬崖边张开双臂祈祷的身影,他的双脚已经有一半露在山崖之外,在那个把生命托付的当下,你才能看见那个真诚的自己。是那个盗匪所缚,就要丧命的玄奘,是躲在国王身后,瑟瑟发抖的龙树,当你没有了别的选择,让那个真诚的自己去说话,祈祷一定是相应的。虽然我尚未到那种危难处,能借这个机会说点真心话也好吧。

  总算是清升浊降,腹内通畅了,我很感激大钰兄,又在这小院养了两天,便回燕大继续写书去了。

  这两天不知为什么,眼前又浮现出茗萱的身影,似乎暗示我应该见见她。虽然知道境界的事儿不能当真,可是心里的担心却越来越多,也不管那么多了,打个电话问一下吧。

  “你就是海尘?”接电话的却不是茗萱。

  “你是谁?”我问她。

  “你现在想起来打电话了?”电话那头的语气很不友善,把我教训了一通,令我有些莫名其妙。

  “你到底是哪位?如果你不说,我要挂电话了。”我对她说。

  她却先把电话挂断了。

  真是十分奇怪,正在我纳闷的时候。电话又响了,还是茗萱的号码。

  犹豫了一下,我接听了电话,这次倒是真的茗萱。

  “刚才是我表妹,小孩子不懂事,你别介意。”她对我说。

  “你在哪里?我想见见你。”我对她说。

  “我在北京。”她略有点犹豫,“见我有事吗?”

  “有事,很重要的事。”

  电话那头短暂的停顿。

  “我也不必隐瞒你了,你想来见我可能也是有什么因缘吧”她像是下了个决心似的说,“我得了癌症,现在在肿瘤医院。”

 
 
 
前五篇文章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六、娑婆的尽头 (三)无常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六、娑婆的尽头 (四)告别燕大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七、喇嘛钦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七、喇嘛钦 (一)八圣吉祥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七、喇嘛钦 (二)朝山

 

后五篇文章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六、娑婆的尽头 (一)寻找传统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六、娑婆的尽头

广化法师:见贤思齐·弘法故事集 上篇 第四十则:振教广

广化法师:见贤思齐·弘法故事集 上篇 第三十九则:一切

广化法师:见贤思齐·弘法故事集 上篇 第三十八则:淫心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