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六、娑婆的尽头 (四)告别燕大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2:34:48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六、娑婆的尽头 (四)告别燕大

  候机大厅里,昆明开往北京的班机已经开始排队登机了,我坐在一边等着大家都上去再登机。正式的田野工作之前,导师安排大家到各自的研究点把情况再落实一下。我又回到了克木山寨,都比完已经舍戒回家,娶了老婆,山寨的环境愈发令人担忧,我的心头笼罩着一种挥之不去的无奈,不知道自己的研究对这忙乱的世界能有些什么帮助。

  

        其他旅客都已经检完票了,我也起身准备登机,想不到还有更淡定的。

  一位旅客高举着票,拉着箱子小跑着过来,风衣在身后左右飘摆,是大钰兄!i

  飞机上我找人换了位置,坐在大钰兄的旁边。

  “你不是去山上给乐厚师治病吗?怎么这么两天就回来了?要不是时间来不及,我还打算去山上看看他呢。”

  大钰边擦汗边说:“人走了。”

  “去哪里了。”

  “看他想去哪了?”

  我听这话有点不对,“你不是说他?”

  “对,去世了,圆寂了,不在了。”大钰兄目视着前方,沉默下来。

  飞机开始起飞了,这突然的消息伴随着起飞时的压力一起向我袭来,我有点喘不过气来。直到飞机平稳了,我才缓过来。

  “怎么这么快?”

  “我也没有想到,我到的时候,他已经不行了。这几天都是在处理他的后事。你看看这个”

  大钰兄拿出手机,里面是他写的一副挽联:

  “座下同参,万二千众君应在

  莲池共往,一十八人汝先行”

  “我们短期出家这一伙人少了一个。”大钰兄拍了拍椅子的扶手

  “真没想到是他先走,我们当中,他身体是最健壮的啊。”

  “世人各争不急之务,人命过于山水,无常到来的时候,谁都不会事先想好的。”

  大钰兄讲起了他这次上山的经历,乐厚师的病情恶化的这么快,谁都没有想到。而在生死关头,一个人对法是否抉择,和他心底真正的愿望,才会明白的显现出来。

  “我还等着看他把山上的路修好呢。”我说。

  “那等他转个身再来吧,法师说他有这个愿,会回来的。”

  这么好的兄弟一下子走了,心中一时难以平复,下了飞机,我和大钰找了个地方一起坐坐,聊乐厚师的离去,也聊这些年大家的变化。直到天已经全黑下来,才一同走出航站楼。

  我想看看时间,才发现手机一直没开,打开手机,是诗岚的短信,她让我回电话。

  “怎么了?”我拨通了她的电话。

  “给你打了一下午,你怎么不接啊。”电话那头她有点急。

  “我没开机,什么事啊。”

  “姐姐走了。”

  “什么?”总不可能一天听到两个这样的消息吧,我一下子呆住了。

  “你回北京了吗?到我这边来一下吧。”她恳求我。

  “你姐姐现在在哪儿?”见了面,我问诗岚。

  “在湖南。”

  “为什么?”

  “大哥说要请一位大师给她看病,她大概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希望了,就跟着他去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我的声音很大,近似咆哮。

  诗岚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姐姐不让我告诉你。其实你不知道,姐姐真的病得很重,从你离开后就更加恶化了。”

  “她为什么不相信我呢?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把声调压低了一些。

  “她不想让你担心。这是她留给你的信。”诗岚拿出一封信。

  拆开信封,是茗萱娟秀的笔迹。

  “海尘,我想我就快要离开这个娑婆世界了。虽然每次我们见面,我的执着都把你气得够呛,但是从内心里,我已经渐渐感觉到佛愿的慈悲不舍,只是我自己还不敢放手罢了。真的,就像你说的那样,每时每刻的慈悲不舍,即使在我最痛苦的时候,都那么真切。

  我这次被大表哥带走,没有告诉你,是怕你们之间产生矛盾。他的性格我们全家都没有办法,可能是我们宿世的业缘吧,我会在心底念佛的,你也要为我祈祷啊。

  我不是发大心的菩萨,这个世间我不愿意再来了,太多事情我看不清也搞不懂,生病之后才发觉身体和感情都是那么沉重的负担。还是很感激,在我生命最后的一段时光有你陪伴,让我看到了希望。在此世我们大概不会再见面了,让我们相逢在极乐的家园吧。

  诗岚那丫头好像喜欢上你了,你不要因为我而有压力,一切随缘吧。

  保重,再相逢

  萱儿”

  大滴的眼泪滚落下来。说不清那时是个什么心境,既有庆慰,又有感动,还有一些难过,虽然不会像世间人那样纠缠不舍,但这酸甜苦辣一时涌上心头,叫人如何承受啊。

  陪诗岚坐了一会儿,我回到燕大的小屋里。

  “师父,因为她家里的因缘,我还是有些担心的,我不知道她是否已经往生?”我给善觉师发了短信。

  很快他的回复发过来了:

  “在你的法界里,抉择她的往生。”

  这句话给了我极大的震撼,虽然我当时并不完全理解这背后的智慧和见地,但是足以令我对往生的理解更加深刻,甚至改变了我的世界观,那是我后来才慢慢发觉的。

  新修的首都博物馆干净而空旷。我和伊宁看累了展览,坐在展厅外面的长椅上休息。

  “你最近好像情绪有点低落,沉默了许多。”伊宁对我说。

  “也没有吧,刚刚有两个朋友过世了,有一点失落。”

  “你对死亡怎么看呢?”

  “孔老夫子说:‘未知生,焉知死。’但其实反过来说更靠谱一些,‘未知死,焉知生?’如果对一段旅程的终点茫然无知,那这旅程本身就必然会有一种难以调和的无序状态。”

  “西哲所说的‘死亡是唯一的哲学问题’?”

  “没错儿,或者可以说,人生的终点是一切反思的起点吧。”

  我看着博物馆的玻璃顶棚,午后的阳光被折射成星形的光芒投射下来,照在我们面前的空地上,好像高大的剧场顶上投下来的一束追光。人生的戏剧如此变幻莫测,不知道在某一刻,谁会离去,谁会出场。

  “都是什么人呢?”她问我。

  “一个是一同短期出家的兄弟,一个是和我有缘的一位姐姐。”我脑子里不由得回想起一幕幕往事,如果知道自己会这么快离去,他们对一些事的看法会有很大不同吧。

  “嗯,一般人对死亡总是恐惧的。真正有信仰的人要好一些。”

  “人们很少去思维,真正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死亡的不确定性。既能意识到这一点,又能够坦然面对,那就是真正有信仰的人。”

  我们接着去佛教的展厅参观。明代永乐、宣德的造像细腻生动,富贵至极,令现代人只能徒生慨叹。

  “你的论文我看过了,好像也没说什么。”我对她说。

  “能说出点什么,我不就成了大师了。”她倒不生气。

  “你似乎想突破功能主义的窠臼,但是找不到新的路数?”

  “有点吧。我总觉得把一个信仰说得跟一个统治机器似的,有点不太靠谱儿。信佛是能给人安慰,是能让社会安定,可是那些绣像写经的人可不这么想。”

  我一时想不出什么好的建议,如果没有对方法论的反思,说什么都有点隔靴搔痒。

  “对了,你田野的题目定了吗?”她问我。

  “看样子还是得做亲属制度吧,谁让老板是研究这个的。我都有点不想干了。”

  “太乏味了?”

  “那到不是,你真正到那些山乡去看看,那些人亲身经历着几千年未有的变局,很多东西都在迅速的瓦解之中,那种文化受到的剧烈冲击和价值观的迷茫每天都在刺激着你的神经。你总不能对这些视而不见,去研究没几年就会变成历史的东西吧。”走出展厅,我吐了口气,“而且,这个问题上,我和那些美国佬的看法差不多,亲属制度本身可能不是一个经得起检验的命题,至少不是一个用传统的研究方法可以处理的命题。”

  从博物馆出来,时间还早,我索性陪伊宁去社科院取东西,然后再回燕大。

  

站在地铁车厢里,人们上上下下,仿佛所有人的表情都已经凝固,过了两站,大家的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我心里忽然又出现了几年前在美国时的那种挣扎,好像周围充满让人窒息的尘埃,想要挣脱,却不知从哪里开始。伊宁坐在那里翻着今晚课上要讨论的那本人类学的书。

  两位中年乞丐从车厢的一头走过来,打破了沉默。前面的女子拿着个布袋,手里攥着几张一元和五角的纸币,提示大家施舍的额度;后面的男子大概是盲人,靠前面的女子引领前进,用破旧的麦克唱着老歌儿。

  我拿出一元钱放入布袋,那个女子对我说了声谢谢。伊宁刚发现想掏钱的时候,他们已经走过去了。

  “患难夫妻。”伊宁低下头接着看书。

  “他们不是夫妻,是搭档。”我回答她,“我见过他们分别和不同的人搭档。”

  “那你为什么还给他们钱?”

  “出于对乞丐这种职业的尊重。经过黑社会剥削和被收容管理的风险损失,他们得到的相当有限。”

  “你不觉得,你这样做会助长那些黑社会吗?”

  “这是政府应该考虑的问题,政府应该营造一个宽松和谐的乞讨环境。”

  “天!”伊宁干脆合上了那本书,抬起头看着我:“你的观点总是出乎我意料。”

  “一个连乞丐都不能生存的城市,会沉寂的可怕。”

  “看来你是反现代性反到底了。”伊宁朝我笑了笑。

  “乞讨提供了一种陌生人之间交流的微妙空间,”我想起拉萨的餐馆里,就餐的藏族老妈妈抱起那弹弦子的小乞丐,喂他吃排骨的场景,令人久久难忘。“贪婪和欺骗会随时把主题异化,那就糟糕了,人和人之间戒备森严。”

  “贪婪和欺骗是难以避免的吧。”伊宁说。

  “也不是那么绝对,和文化传统、和现代性都有关。”我接着说,“总体上,乞丐还算是个比较诚实的职业,他直接的朝你要钱,而且给多少看你意愿。能做到这两点的行业几乎没有了。”

  晚上的课就是对伊宁看的那本人类学著作的讨论,今天轮到雪晴做主题报告。她的发言八面玲珑,既对书的内容进行了全面的介绍,又梳理了一些理论的来龙去脉,在恰当的位置引入了一些问题,最后加点后现代的反思。如果我是老师也得给她高分。不过,这不是真正的学术,这是政治。只有搅和,没有反思,或许哈贝马斯之类的人会欣赏这样的发言吧,我可不感兴趣。

  即使穿着这普通的衬衫,即使没有任何的化妆,雪晴依旧是光彩照人,她流转的目光常常停留在我的脸上,怨恨中有满不在乎的骄傲,而骄傲背后又是难忘的深情。那怨恨如利剑般袭来,似乎抵住了我的下颚,想让我动弹不得,只能求饶忏悔。我笑了,拨开这利刃,傻孩子,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爱吗?你怨恨什么?

  这些情感的互动丝毫没有影响她发言的语速,机器人就是机器人,没办法,最后她微笑的总结,大家报以掌声。进入到讨论的环节。

  这本书是一位在海外的中国学者写的,内容是对他在国内昔日的大学同窗们生活琐事的描述,这些人干啥的都有,经商,公务员,搞社会学,甚至还有高级妓女,但普遍无奈无聊,没事儿就凑到一起打打麻将。文笔不错,不过为了和一些时髦的理论挂上边,理论分析部分未免牵强,有点过度诠释了。

  这么一部作品的讨论很容易就引发了大家对价值观迷失的感叹,人类学意义反而不那么令人关注了。主持讨论课的梁老师也没有阻止,让讨论自然的发展下去。有些小姑娘心中的浪漫和优越感被书中的内容所刺激和伤害,开始了对现在大学生人生观的反思。人在迷失的时候,需要方向,但是如果回到过去的错误方向,那连迷失的意义也失去了。在大家的讨论中,仿佛装模作样的成为一个高尚的学者才是对这些“堕落”的人的救赎。我越听越不是滋味,忍不住要说几句:

  “刚才大家说的这种价值观,在我看来不是对堕落的救赎,恰恰是堕落的原因。我们不是缺少高尚的价值观,而是那些价值观根本就不可操作,根本就是和人生经验不挨边儿的。当所学的理论和人生割裂的时候,无聊、无奈、甚至有点堕落反而是正常的,是人性没有完全丧失的表现,也比虚伪的装模作样要好一些。”

  这话显然有点挑战性,伊宁在旁边小声对我说:“你呀,总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接下来的讨论会变成了辩论会,除了一部分有些社会经验的研究生认同我的观点,大部分人感觉不太舒服。

  一位女生举了燕大毕业生卖猪肉的例子,似乎想表达价值观的缺失带来的社会秩序的混乱。

  “燕大毕业生为什么不能卖猪肉呢?我不理解。难道我们从一上学就进入了生产线,最后流到哪儿,成为哪个零件,都必须合乎‘规定’?”我摇摇头,“古时中国的大学者很多都在民间,偏僻乡村的教师可以是真正的大儒,卖烧饼的也可能是个禅师。和他们聊天,你才能发现学术的天真,发现有血有肉的思想。我不是要挑战现代的学术体系,但是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学者,至少要对自己学问背后的利益和权力关系保持一点警觉,至少要有面对真实生活的勇气,如果本来是各种利益和权力关系的棋子,还自我感觉良好,又拿这套东西去教育大众,那就太可悲了,这才是堕落的根源!”

  伊宁笑着在桌子下向我竖起大拇指,“牛”,又小声对我说:“你每次说我不想挑战什么什么的时候,我怎么听怎么就是在挑战。”她笑得趴在桌子上抬不起头。

  时间快到下课了,梁老师做了总结发言,把主题拉回到这本书的人类学价值上。雪晴对自己的发言又做了些补充说明,以致于更加完美,梁老师对她赞许的点点头。

  下课了,雪晴走到我面前。

  “刚才没有搅乱你的show吧?”每个人的报告在期末成绩中占很大比重,我本来想表达歉意,不过用词有点让人不舒服。

  “没关系,我不会介意的。”她一屁股坐在我面前的桌子上。“你一向都是破坏性大于建设性。”

  “不是这样吧。”

  “你说得这么好,怎么自己不去做大儒、做禅师。说不定我哪天买烧饼的时候碰到你,你就可以给我讲讲佛法了。”

  “嗯,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我笑着看着她,“我可以给你优惠。”

  回到小屋里,想静一静,禅坐一会儿,可脑子一刻也停不下来。能碰到燕大这几位老师,应该说还是很幸运的,虽然他们学术见解差异很大,但都是真正扎实做学问的人,对学生也很负责任。凭借反思的视角,我上学期的几门课程都是高分,可是我却越来越厌恶那种说话方式,太高明了,越高明越无力。一旦进入一个学术领域,思维上形成了纯熟的套路,研究就省力了,可我却不喜欢这样,仿佛思想被架空了,用不上力。这么叫劲儿的人,大概只能去做禅师了,只是还不够格呢,我不觉得笑了起来。

  天气渐凉了,那灿烂羽毛的水鸟仿佛隐藏起自己的光华,掠过水面时也不那么从容,和我日渐熟悉,毫不戒备的站在几米远的石台上,慢慢的把头缩在翅膀之下,拣尽寒枝的寂寞化作虚无飘渺的梦境,来应对无人唱和的悲哀。

  “你看什么呢?”

  “没什么,我的老朋友。”我抬起头,雪晴不知何时出现在我旁边。那鸟儿不情愿的跑了几步,到对岸去了。

  “你那篇关于芙蓉姐姐的论文我看到了,挺不错的。”她坐在我身旁。

  “你穿的太少了。”我看着她,“这么冷的天,你穿裙子干吗?会着凉的”我脱下外套盖在她腿上。

  “你是一个危机感太强的人,有时候会不会有些偏激。”

  “偏激?我说的只是个常识罢了。那些用狂欢理论来分析这一现象的人跑题太远了。”

  “什么常识?”

  “全社会共同嘲笑一个人是很危险的,无论那个人做了什么。”

  “为什么?”

  “如果一个社会可以轻易的把一个人划为异类,对她所做的一切都可以心安理得,不必受到谴责。那这个社会是非常脆弱的。你不敢保证几十年前的错误不会重演。”

  “就像阿伽本的‘神圣的人’?”

  “不完全是,有文化背景的差异。但是从常识上说,和福柯,阿伽本他们是相通的。”

  “嗯,你这样整天背负着十字架的人,会不会太累了。”她看着我,目光里有些同情。

  “不是累不累,如果不是有信仰,我早就崩溃了。”我笑了笑。

  “你什么时候去田野?”她问我。

  “可能不会去了吧。”

  “为什么?”

  “我跟老板申请了停学,我想停一年看看,我是否还能继续做学术。”

  我们沉默了一会儿。

  “我估计你不会回来了。”她看着我说。

  “老板也这么说。其实我有些不忍,老板人还是很好的。只是我的脑子越来越不听使唤了。无论将来怎样,暂时需要停下来。”我坚定的说。

  她也点点头:“这样也好。”

  她把我的外套又披在我身上,“你都冻得流鼻涕了,我们走吧。我过几天就去藏区做田野了。有什么好的建议。”

  “在当地找个男朋友吧,有的活佛是不出家的。”我实在不知道提什么建议。

  “你呀你,人家认真问你,就这建议。”

  “这样对你研究有帮助,你可以最快速的进入他们的世界,否则你永远不知道他们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研究总是文不对题。”

  “那田野结束了怎么办?”

  “你放心,他们会比你想得开的。”

  两个人都不知说什么好,沿着小路走了一会儿。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从包里拿出一张纸。

  “上午班上给大家发的一个什么心理测评,你帮我交回去吧。”

  “搞笑的测评,谁会认真看啊。”她接了过来。

  “这种以想象的正常心理为标准的测评,归纳起来只有两个选项,只有傻瓜才会符合标准,不合标准全部划为变态。根本不管人内心的复杂性,简单粗暴的判断,只会让那些孩子更加迷茫。”

  “我要做一个‘正常’的傻瓜,我可不想找麻烦。”雪晴笑着说。

  “反正我也停学了,就让我当一回‘变态’吧。”

  “这件怎么样?”诗岚在试一件灰色的大衣,她的身材穿什么都不难看。

  “很好,就这件吧。”我想速战速决。

  真的和诗岚一起走在这繁华的街道,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她挽着我的胳膊,新烫好的头发在我的肩头摩挲,一股芬芳的热气传来,我的心里仿佛看见那甜蜜的未来,心底却对这熟悉的气氛有莫大的不安。一天天,娶妻,生子,一天天,工作,老去,一天天,相濡以沫,直到生命的终点。那是我所抗拒的生活吗?我尚未找到人生的支点,让我如何面对和承载呢。

  “我停学了。”

  “你刚才不是说过了吗?”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我妨碍到你了吗?”

  “不是,”我停了下来,“我对自己的未来没有把握,或许……”

  她看着我。

  “或许你会找到更适合你的人,给你带来安稳生活的人。”

  “谁适合我我自己清楚。”她有点着急。

  “你还小,很少想到未来,你不知道金钱的魔力,也不知道两个人之间相互逼迫的残忍。”

  “你现在就很残忍。”她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我双手扶着她的双肩,“我目前的状态不适合你。”

  “你难道会一直这样下去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能耽误你。”

  “我问过你会不会出家的。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她的眼泪流了下来,从脸上滑落到地上。

  “和这个没有关系,我只想静一静……静一静……。”我的鼻子也酸酸的,“现在这个时候还好,毕竟我们还没有开始。”

  “可我已经开始了!”

  “你有你的生活,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把我忘了的。”

  我抬起头,眼泪没有流下来,都市的霓虹遮掩了天上的星光,彼岸的你是否在慨叹这世间的痴情呢?只是身在其中的人啊,如何能明了。

  我那时的情绪是真的低落,从燕大的小屋搬出来,不知道要去哪儿,就到了大钰兄住的高碑店的小院。毕竟也算是工作室的因缘吧,书籍已经交给出版社了,他们说的工作计划也都和我无关,我在佛堂一呆就是一天,反思多了,反而理不出头绪,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每每这样的时候,善觉师就会因一些其他的因缘出现,其实,那大悲的救世者哪个不是寻声救苦的呢。坐在小院里,善觉师听了我停学的事,微微皱了皱眉:

  “无论碰到什么困难,还是应该读完的。否则事业相上会有一点障碍。”

  “我也不想,可是我心里真的有点难以承受了。”

  他没有再说什么,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头。

  坐在他旁边,心情慢慢就平复下来。他开始回答闻讯赶来的居士们提出的问题。我发现菱子也在里面。

  “法师,为什么我祈祷了,很认真的祈祷了,还是不能相应啊?”菱子提问时的语气很激动。

  “这个问题让他来回答吧。”法师指了指我。

  我和菱子到旁边的小屋里坐下,我给她倒了一杯茶。

  “你怎么过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过来。”她看着我。

  “菱子,”我决定开门见山。

  “你不要对观音菩萨起邪见啊。其实我那时真的从心底开始喜欢你了,这在之前是从未有过的,也是完全出乎我意料的。可是你太执著了,我这人自由散漫惯了,对这个有很大的畏惧心理,所以才会跑开的。祈祷这件事不真诚不行,太执着于某一种结果,也不好。”

  她坐在那里默不作声。

  “其实菩萨的慈悲是难以想象的,只不过有的时候,我们的所求却未必真的对我们有益。求财不得可能少造恶业,两个人分开也可能是好事。”

  “你说的那么好听,如果你的心肠像菩萨那样,我这么苦,你会扔下我不管吗?”

  “我确实还做不到,不过我的心意是真的希望你好的。运用智慧从痛苦中走出来,这也是菩萨的心意吧。”

  菱子的性格依旧是那么执拗,我一时也没有什么办法。

  大钰兄在一旁倒是有点看不过眼,怜香惜玉之情顿生,对我痛加批判。我一边听着,看着这因果的现前,心出奇的宁静。

  “菱子,有一天你会明白,你苦苦追寻的只是自己的想象,你拼命摆脱的只是自己的影子,那个时候,你不仅会释然,也会开始完全不同的生活。”我对她说完这句话,便不再费力为自己辩解了。

  燕大的南门,我把寄存在伊宁那里的箱子拉走。

  “谢谢你。”

  “这点小事儿,谢什么。”伊宁笑了。

  “不是,在燕大能有你这样的朋友,也是应该感谢的呀。”

  “那我也要谢谢你喽,最近我提笔写东西才发现,你对我的影响蛮大的。”伊宁对我说,“我下个月要结婚了,你来吗?”

  “你老公是谁我还不知道呢。”

  “也是燕大的博士,说不定你们见过。”

  “祝你幸福。”我抱了抱伊宁。

  “你也是。”伊宁鼻子一酸,声音有点哽咽,“我还是挺为你担心的。”

  “我会好好活着的,你的婚礼我就不来了。等着收我的礼物吧。”

  我朝她挥挥手,不再回头。

  “海尘”

  “呀,是你,你在哪里。”电话那头是曲珍的声音

  

“我现在在那曲工作了。”

  “是吗,怎么会到那曲去呢?”

  “毕业时没想太多,正好那边需要人。那曲虽然比不上拉萨繁华,可是对我来说还不错,我不想一直呆在拉萨……,算了不给你说那么多,我要给你唱歌啦。”

  “啊?好。”

  “竹巴采巴希拉……”

                                                       六月四日那天
                                                  出门去煨桑
                                                  在山顶缭绕的烟雾间
                                                  昔日法友重又碰面

                                                  去年宝瓶山上
                                                  未曾约定相聚呀
                                                  今日格培山顶
                                                  我们不期而相逢

                                                  温良贤淑
                                                  如仙女一般的法友啊
                                                  一遇见你
                                                  我心就如此轻松

                                                  这吉日的相遇
                                                  是良缘的征兆吧
                                                  让我守护那清净的誓言
                                                  常愿与你相逢!

 
 
 
前五篇文章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七、喇嘛钦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七、喇嘛钦 (一)八圣吉祥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七、喇嘛钦 (二)朝山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七、喇嘛钦 (三)喇嘛的时空(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八、我们一起去朝圣

 

后五篇文章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六、娑婆的尽头 (三)无常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六、娑婆的尽头 (二)迷途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六、娑婆的尽头 (一)寻找传统

日月洲:三传圣教求法记 六、娑婆的尽头

广化法师:见贤思齐·弘法故事集 上篇 第四十则:振教广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