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禅宗 禅宗典藏禅宗公案 禅宗思想佛理禅机
 
 

《圣严法师思想行谊》-当代台湾旅游文学中的僧侣记游(四)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5/5/23 5:04:37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二)欧美行禅中「自我」与「他者」的关系论述

  圣严法师在拓垦开创其在西方佛教事业的旅游书写中,就其「自我主体」与「他者」的关系,可分三个层面来论述:

  1.圣严法师认V.S.西方世界的关系:中国禅法的传播者、生根者

  从宗教传播的角度来看,圣严法师是以中国禅师的身分,将汉传佛教传入欧美佛教界,而与先行盛行的藏传佛教、日本禅宗、南传佛教并驾其驱,广泛吸引西方人士学习中国禅法的开创者、生根者。

  中国佛教传入美国甚晚,二十世纪的六O年代方有三位法师入美传法,但多局限于华人社会中活动。20圣严法师于七O年代来美之后,创建东初禅寺的方针就是要能跨出华人社会圈,吸引西方人士来学中国禅法,让中国佛教打开局面,在美国社会落地生根。

  但要跨越隔阂,获得接纳,不是那么容易地,我们看圣严法师自民国六十六年(1977)首度主持禅七活动以来,经过十年,于民国七十六年(1987)首次应邀赴美国缅因州摩根湾禅堂,为那儿的美国禅修居士主持禅七。并首次应邀赴英国的威尔斯,为当地西方人士主持禅七。而至民国八十一年(1992),才首次受到西方人士的禅苑邀请,到纽约上州的「禅山丛林」为那儿的西方僧侣主持两晚一日的禅修活动。而此时圣严法师已在其美国主持禅七五十七次了(《东西南北》)。这个历程意谓圣严法师由在自己的道场打禅七,到被邀请至欧洲或美国各州的禅道场主持禅七,是用了十至十五年的光景,从零开始一步一脚印一次次带领禅七,累积培养出来的实力与口碑,使他跨出了自己的道场,打破了美国欧洲佛教人士:包括居士和僧侣,对他的隔阂,建构了值得信任,作为禅修指导师父的中国禅师的自我形象。受邀行脚主持禅七,象征圣严法师穿越阻隔,落地生根,开拓了中国禅法在西方世界的宗教版图。

  2.圣严法师V.S.西方弟子:高明的中国禅师、心灵的导师

  对于西方弟子,圣严法师有如下的观察论述:

  (1)在西方学习打坐禅修的多半是知识分子,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有专业医师、兽医、心理医师、工程师、律师、会计师、音乐家、教授、老师、企业人士、餐饮业者、甚至还有南传内观中心的资深老师等。涵括的地域国家除了美国以外,还有邻近的加拿大、墨西哥,以及来自欧亚的英国、波兰、捷克、俄罗斯、克罗埃西亚、瑞士、以色列、德国、沙乌地阿拉伯、澳洲等国。

  (2)西方弟子有许多在跟随圣严法师以前,已经修学如日本禅、韩国禅、南传内观禅或藏传密教等多年,每个不同的系统间常有抵触,而他们又找不到可以固定下来跟随的老师,所以他们多半对于佛法理路清楚而方法模糊,一旦他们找到了真正受益的法门,他们就会持之以恒,精进不已。相对于中国弟子常常只有三分钟的热度,似乎西方人比东方人更有潜力(《东西南北》、《抱疾游高峰》)。

  (3)圣严法师分析西方弟子接触到的禅佛教,多半重视开悟和追求开悟,因此造成许多对修行禅法的误解。所以他教导西方弟子的方针是特别重视观念的建立、方法的熟练,强调开悟是可遇不可求,就是禅修一辈子,终生未开悟,对于人格、气质及智慧、慈悲都会有所转化增长。因此,禅修并非宗教生活的活动,而是开发精神领域的修炼过程。

  加上圣严法师的英文著作被他的弟子翻译成波兰文、克罗埃西亚文、德文等各国文字。我们可以说:许多长期跟随圣严法师打坐修禅的西方弟子,已把其视为高明的中国禅师、心灵的导师(《抱疾游高峰》)。

  3.圣严法师V.S.禅法:默照禅七,圣严禅风

  圣严法师的禅法,正如他所自谓,从中西弟子的学习过程中,从自我的锻炼与成长进修的过程中,逐渐产生对汉传实践法门整理、创造、阐释,乃至建构一套现代化禅修系统,适合现代人所用。因此,他最终的目的要建立适合现代人的禅修系统,而这套系统是经由他长年建构逐步发展而成。21

  由游记中的记叙可知圣严法师早期指导禅七,以参话头为主。他自云:

  我在国外教授佛教的修行方法,不能说是中国的禅,也不能说没有中国禅的成分加在内。基于调身、调息、调心的三原则,有用内外道通用的呼吸法,也用印度及中国的各种柔软健身法,对于调心得力的人,使用中国禅宗参话头的方法,以打破疑团,开佛知见。22

  可知早期的教法先教禅众放松身心、专注数息、随息,等到心境达到集中、统一的境界,就用参话头的方式,帮助禅众由统一心进入虚空粉碎、无心见性的境地。23

  民国六十九年(1980)圣严法师在纽约东初禅寺主持感恩节禅七,首次以南宗宏智正觉禅师所著的《默照铭》为教材开示禅修法要;曹洞宗的默照禅自明末以后就失传了,而凭着圣严法师的努力钻研,在他手上复活了。24他汇通默照禅在藏经中一路承继的思想脉络,并用默照禅汇通《六祖坛经》中的定慧等持;且指出中国默照禅和日本曹洞宗「只管打坐」的差别所在;又善分别看话禅和默照禅的异同(《两千年行脚》)。

  圣严法师不仅复活,而且经过他的传承、融合与创新,建立起有五个层次的默照禅法,使现代禅修者有阶梯可寻。其云:

  像我所介绍的五个默照禅层次,在书本上是找不到的。那是经过我在修行中的体验,加以分析条理组织而完成的。我觉得这样子对于初学者比较方便。……就好像是对今天美国社会所用的修行方法,如果老是一成不变,硬是要他们接受中国或者日本古代祖师们的那些模式,这就是不切实际了。……我的五个层次,其实也是连续完成的。(《两千年行脚》页105)

  自从建立了默照禅的五个层次,圣严法师在禅七指导上,将调身、调息、调心的过程,全部融摄在默照禅的修行次第中。从此他的禅七风格,以默照禅法为主。

  民国八十九年(2000)五月圣严法师在美国纽约象冈道场,指导禅修打七个默照七,连续四十九天的默照禅修,开创中国禅宗史上的新纪元,也为他个人指导禅修二十多年来,树立起禅七高峰的指标。现代默照禅法,可谓圣严法师他个人独创的禅法,「默照禅七」是圣严禅风的时代标志。

  三、台湾法鼓创业之游化书写

  (一)叙写的情节内容

  民国七十八年(1989),六十岁的圣严法师在台北县金山乡创建法鼓山道场(《金山有矿》),以「提升人的品质,建设人间净土」为其创建道场的理念目标,以「教育」为其道场弘法事业的主轴,致力于大学院教育、大普化教育、大关怀教育。就情节内容而言,综合文本的活动、行事叙述,可以发现圣严法师在台湾活动的项目,比起在西方在美国以指导禅修为主,是繁复紧凑太多。他不但要召开主持许多和法鼓山僧团内部或居士护法会的各种会议;还要举行各式各样多场次的大型公开演讲、祈福、消灾皈依的法会;例行巡回慰问全省各护法会的活动;主持各类的禅修活动;此外还要接待社会各界政要名流的来访交谈;电视节目的频频采访,以及制作他的专辑。并接受政府、企业、文化各界举办的各式座谈会的邀约和各专业领域的精英对谈、报纸杂志的专栏写作、知名大学的通识讲座、主持国际学术会议、进行两岸佛教文化、教育交流;当然农禅寺长年以来固定的讲经活动也要持续下去。以上所举只是荦荦大端,更有许多生活中的插曲、临时节目等等要占据他的时间。在这么多各式各样的行事、活动背后,殊途同归的是致力于法鼓山的佛教事业。而其《寰游自传系列》叙事重心,约可归纳为以下二项:

  1.致力台湾佛学教育的发展

  身为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位留学比丘获得博士学位的人,深知要振兴中国佛教最关键的重点就在培养佛教人才,发展高等佛学教育。所以从日本学成归国后,于民国七十四年(1985)创立「中华佛学研究所」,这是获教育部立案,但没有正式学位也没有政府补助经费的研究所。但就在圣严法师的努力办学下,目前佛研所与美、日、泰及中国大陆等八所大学签订合作交流;定期举办「中华国际佛学会议」;发行学术论文刊物;奖助其所研究生到国外深造。目前圣严法师仍在佛研所留有「创办人时间」,他还是非常关心佛教高等教育的发展,他对佛研所学生的讲演开示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对于他所创办的中华佛研所,学者评价道:

  整体而言,中华佛研所是战后台湾佛教界从事佛教学术研究与教育最有贡献的代表,不仅会集众多佛教研究人才,也培养了些新一代的研究者,其历史意义无庸置疑。25

  圣严法师前瞻性的眼光,为台湾佛教学术研究,提升了极大的水平,也培养了众多的人才。

  2.从事社会心灵改革运动

  在推行台湾社会心灵改革运动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出:

  圣严法师逐渐建立了一套由理论系统到实践行动的完整架构。(表略)

  圣严法师在当代台湾佛教主流的思想:「人间佛教」的背景下,提出个人的理念:「提升人的品质,建设人间净土」作为开创法鼓山的宗旨。然后配合当时国内环保风潮、意识的高张,提出「心灵环保」。为其建设人间净土,推行社会改革运动的核心观念最高指导原则。其云:

  我根据佛经所说,只要人类的内心清净,所见的世界便是佛国。只要人类的内心平安,生活的环境也能平安……因此我在十多年前,提出了「心灵环保」的主张。(《两千年行脚·代序》页5)

  物质的贫穷使人的生命受到威胁,精神及心的贫穷,使人的生活环境失去平安和幸福。因此,我们的团体法鼓山,至于落实到具体的实践行动,则约可分为三大脉胳:

  (1)「心」五四运动,此可谓面向社会大众的全民推广运动。

  「心灵环保」具体落实的项目是法鼓山创山十年以来,逐年推行和合而成的「心」五四运动,及四种环保。26并标明此运动是「迎向二十一世纪的生活主张」,是「精神启蒙运动的生活教育」(《抱疾游高峰》)。其云:

  「心五四运动的时代意义」……是我们推广「人间净土」的具体行动。

  「心」五四运动,是为了淡化宗教色彩,而能入世化俗,充实佛化精神,又可普及于人间。(《抱疾游高峰》页118)

  所以「心」五四运动的特色,是走向淡化宗教色彩,提升人文素养的社会运动;其目的是用佛法精神来净化人的心灵,建立个人和群体生活秩序与美感的活动。可以说是当代台湾人间佛教的伦理观。

  至于具体的做法则为举行各大型活动,例如举办佛化联合婚礼、佛化联合祭奠、佛化联合祝寿等活动;以及万人皈依祈福大会、中元平安祈福大会、「我为你祝福:全民许愿博览会」、二十一世纪饮食大观园游会等。其中最值得观察又最具指标性的活动就是假台北林口体育馆举行的「一九九九年全球会员代表感恩大会」,在此活动中正式指示「心」五四运动。有上万人的会员代表来参加,而包括当时的副总统连战在内的中央政府高级政要、及地方首长、各党政要都来与会,这意味着法鼓山已经和社会上的政治权力核心有了相当互动的关系,和社会各阶层产生了广泛的联系;进入社会脉动,进而引导社会脉动。

  (2)各类型的禅修活动。

  圣严法师自民国六十七年(1978)在台湾首度主持禅七以来,历年来均固定举行各式各样的禅七。如大专青年禅修营、高中生禅修营、教师禅修营、社会菁英禅修营、企业禅修营等,以性质分则有精进禅七、话头禅七、默照禅七等。圣严法师自己指出禅修最能摄受知识分子。在各样的禅修活动中,最具指标的是民国八十一年(1992)开始举办的「社会菁英禅修营」,来自各行各业包括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技、产业、新闻、广播、影艺等界的社会名人,都和法鼓山产生了关联,修习禅法、学习人生管理等,很重要的是从前对佛教有误解,以为佛教是迷信或装神弄鬼的都改观认同佛教(例如前政大校长郑丁旺教授、现联电董事长曹兴诚先生即是)(《抱疾游高峰》、《东西南北》)。另外,更重要的是意味着法鼓山和掌有社会发言权的高层知识分子阶层,产生相当广泛的联系,对社会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了。

  (3)圣严法师个人的大型演讲,及和各领域顶尖名人的座谈、对谈活动。

  除了圣严法师个人历年应邀的演讲、对信徒的开示大会等,自民国八十七年(1998)开始,圣严法师似乎成了台湾社会的名人,受邀参加多场台湾社会重要座谈会,如《天下杂志》举办的「飞越二OOO美丽台湾希望会谈」;行政院文建会等举办的「新世纪科技与人文高峰会谈」等等,分别与政治、高科技、文化、演艺界的顶尖人士如李远哲、林怀民、张学友、施振荣、曹兴诚、马英九、清大交大校长刘炯朗、张俊彦等对话交流;也为报章杂志开辟专栏写作,指导人生的压力放松要情绪管理、领导统御、知人交友、养生保健等各方面的问题;甚至总统陈水扁先生也曾到农禅寺拜访过他。圣严法师比以前更加大量曝光于电子和平面媒体,接触他的政商名流,络绎不绝(《两千年行脚》、《抱疾游高峰》)。

  圣严法师自云:

  如果是在十年以前,像这般高峰层级的名人畅谈,是轮不到我的,我也不敢接受的。但这种活动,对于当代佛教向深广面发扬,是有必要的,今天的我,还是卑微渺小,由于有了法鼓山全体僧俗的奉献,使我成了宗教界的领袖层级,因而被重视,……。(《抱疾游高峰》页118)

  在此,圣严法师已不再被视为只能宣扬宗教信仰的法师,而是能从佛教哲理、宗教文化的角度,来面对台湾社会各项重要议题,给予社会文化、教育、政治、经济、高科技、传播各方面,乃至未来整体社会脉动做指导与建言。他和各领域的顶尖人物的座谈、交流,意味他也是被社会名流公认的具有宗教专业水平的领袖人物。

  (二)台湾法鼓创业中「自我」与「他者」的关系论述

  1.法鼓山V.S.台湾社会之关系:「心灵环保」的专卖店,「禅修」的精品店

  圣严法师介绍法鼓山的性质为:

  介绍我们这个团体,并不是一般的寺庙性质;我们的联络处,也不是一般的佛学社团性质。而是一个用佛法的精神、理念,来从事提升人品、净化人间社会运动的团体。……用四安、四环的社会运动,普遍利益人间。……

  同时,我又讲了一个譬喻,法鼓山如同是一个专业的专卖店,不是能够广泛推销一切商品的百货公司,而是集中人力和物力来做社会的启蒙运动。……我们的修行,是中国禅和净土;我们的生活,是依据戒律的伦理;而我们根本佛教思想的源头,是《阿含经》的缘起性空……。《两千年行脚》页250)

  他定义法鼓山并非从事于一般寺庙活动的团体,在台湾社会是扮演着「从事社会改革运动的佛教教育团体」。如果就其譬喻而言,则是从事「心灵环保」的专卖店,禅修则是它的精品,是具有人文色彩提倡「人文的宗教信仰」,从事社会心灵改革运动活跃于目前的台湾社会,信徒人数已近百万的佛教团体。

  2.圣严法师V.S.台湾社会

  法鼓山以提倡「心灵环保」为核心的「心」五四运动,为圣严法师带来了社会运动领袖奖、国家公益奖、国家文化奖等崇高荣誉,其中最具指标作用的是被《天下杂志》选为「影响四OO年、飞越二OOO年台湾现代人物中,最有影响能力的五十位人士之一」,且是以「心灵环保」受肯定,被界定为:「具有前瞻观念之启蒙重要人物」。27

  圣严法师于民国七十八年(1989)至民国八十二年间(1993)在台湾社会首先倡导「心灵环保」运动,而民国八十六年(1997),前总统李登辉也站在国家政府的立场提倡社会的「心灵改革」。时至今日,沈清松教授在其《台湾精神与文化发展》一书中,指出二十一世纪的台湾社会,「心灵改革」仍是目前台湾重要的改革工程,用文化创造来提升心灵境界,撇开政治意义不谈,其实是一项攸关国家发展的重要议题。28由此可见「心灵环保」的提出,的确具有指导社会风气、文化脉动走向的前瞻性。

  由此前瞻性的眼光及运动的提出,使圣严法师近年常受邀参加和社会各行各业杰出高层的人物对话,共同探讨台湾社会文化的重大议题。

  此外,民国八十七年(1998)圣严法师受邀和十四世达赖喇嘛在纽约举行「汉藏佛教大对谈」;民国八十九年(2000)又受邀出席「联合国世界宗教及精神领袖高峰会议」,名列五十三位全球卓越的精神领袖名单之中。而其在大会中的演讲词,被中华民国立法院列为一件重要的文献记录(《抱疾游高峰》)。

  圣严法师在二十一世纪初的台湾社会,成为最炙手可热的宗教领教,不仅是佛教徒心目中的高僧,也跨出了宗教的藩篱,具有台湾社会心灵导师的形象,以及代表台湾佛教界和世界宗教的高层交流。

 
 
 
前五篇文章

《圣严法师思想行谊》-当代台湾旅游文学中的僧侣记游(三

《圣严法师思想行谊》-当代台湾旅游文学中的僧侣记游(二

《圣严法师思想行谊》-当代台湾旅游文学中的僧侣记游(一

圣严法师思想行谊-《法鼓十年(1989~1998)》(

圣严法师思想行谊-《法鼓十年(1989~1998)》(

 

后五篇文章

《晓日观》带修前的开示(二一)

《晓日观》带修前的开示(二二)

《晓日观》带修前的开示(二三)

《晓日观》带修前的开示(二四)

《晓日观》带修前的开示(二五)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