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净土宗 净土法脉净土经论净土圣贤早晚课净土指归 净土文集
 
 

从《金刚经》到《无量寿经》— 般若为导,净土为归(第三讲)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5/5/23 21:56:16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第三讲

还是继续上次那个题目,从《金刚经》谈到《无量寿经》。也就是上次提出来的‘般若为导、净土为归’。我们要依靠般若作为我们导航的方向,引导我们,把我们带到哪里去呢?我们还是以净土作为归宿。所以我们就从这《金刚经》谈到《无量寿经》。

《金刚经》的经题是‘金刚般若波罗蜜’。这个‘般若’,没有适当的中国字可以翻,因此就翻译了它的音,而没有翻译它的意思。这是古时候译经家的一种规定。咱们国家没有适当的名词恰好跟这个‘般若’一样,但是这个音有点走了样,注了这个音,这个音还是接近的。要是翻译了意思,就是‘无上正等正觉’。有的翻译的是音,有的翻译的是意思。‘般若’就是音。因为我们中国没有适当的字相当于‘般若’,勉强叫做智慧。这很容易混,因此就需要‘般若’翻成中国的意思,就是深智慧或者大智慧,以区别于咱们一般所谓的智慧。尤其是要区别于咱们所谓的世智辩聪,这两个词的意思恰恰有天渊之别。我们如果把世智辩聪当作了般若,那就是禅宗的话:‘把驴鞍桥当作阿爹的下巴颌(铠Kai)了’。那个桥跟下巴颌没有共同之处,如果把般若体会成世间的学问、世间的聪明能干,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世智辩聪是佛教所讲的‘八难’之一,学佛是有八种人是很困难学的:聋子、瞎子、哑巴......。哑巴,他就不能问话;如聋如盲,他就看不见、听不见。还有神经病等都属于‘八难’之一。这个世智辩聪是跟‘八难’并列的。我们有的时候常常不知道,有的人还以此自负,不知道这是一种缺点。所谓‘般若’既不是我们所说的智慧,也不是指学问,而是一个大智慧,极深的智慧。‘六度波罗蜜’里头前五度—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如果只是这前五度而没有般若的话,不能称为‘波罗蜜’。你只是布施,就是布施,不能成‘布施波罗蜜’。忍辱,只是忍辱,而不能成为‘忍辱波罗蜜’......波罗蜜是什么意思呢?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彼岸到’。外国文法是倒过来说的,咱们的话就是‘到彼岸’。众生生生死死轮回不断,这生死是一岸。我们在这岸里头,八宝山一烧,又不知驴胎马腹哪里去了,轮回不休。现在大量的科学研究,证明这种轮回是事实!很多人都记得他前生的事情,还出了大量专书,是外国人写的书。生死这一岸是可怕的,我们死是很苦的,这个死是无穷尽的死。一个人说:‘我难过的要死’,那就是用这个‘死’来形容难过到极点了。这个死是极难过的,如果只死一回就空了,这事情也好办了,但是这种死是无穷尽的。而且这‘六道’里头还有‘三恶道’,‘三恶道’苦趣的时间就更长了,三途一报就是五千劫呀!释迦牟尼佛修精舍的时候,很多大阿罗汉看见蚂蚁就哭了。因为前一个佛在这说法,这些蚂蚁当时就是蚂蚁,它们一直到现在还是蚂蚁。你看前一个佛过后,另一个佛出世得多少年时间呀!可它们还是蚂蚁。所以堕入这种恶趣就很难得再从这恶趣里头出来呀!因为它结的缘只是这个缘,它思想里头只是这个东西,它就出不去了。所以这生死之岸很可怕。

那么我们都希望永远离开这个生死。所谓‘涅盘’就是彼岸。但中间还有个中流,这个中流是什么?就是烦恼,烦恼是中流。度过这个烦恼的‘中流’这才能到‘彼岸’。那么,要想通过‘六度’到彼岸,就必需哪一度中都不能离开‘般若’。般若是大智慧,甚深的智慧,不是我们所谓的世智辩聪。就是‘般若波罗蜜’。这个‘般若’有三个般若:文字般若、观照般若、实相般若。一切写成文字的、写成书的、写成经的、写成论文的,这都属于‘文字般若’。用文字来表达‘般若’的。那么仅仅是文字行吗?底下第二就是‘观照般若’。‘观’就是‘观自在菩萨’(《心经》语)的那个‘观’;‘照’就是‘照见五蕴皆空’的那个‘照’。你这读了经之后,闻到文字般若了,你得实修,要实践哪!

学佛和佛学是两件事,佛学只是佛教的学问,还要真学佛呀!学佛就是学佛的大慈大悲、六度万行。佛学院曾有一个学生问我:‘我们到底要不要搞佛学?’我说:‘既然名子叫做佛学院,当然要研究佛学了。’但是要知道,佛学里头真正的内容都是告诉咱们怎么去学佛的。

你这么去研究佛学就对了!不是给你写一篇论文,考个博士,而是告诉你如何去修行,如何去成佛的。我们要学佛吗,学佛就要‘观照般若’。‘观’就是‘观自在’的那个‘观’,‘观自在菩萨’的意思很深!老要观自己的自性在不在、你自己的妙明真心是不是当家做主。你的‘主人翁’在不在?你这烦恼一来就跟它跑了,音乐一响,你就想到音乐上去了,你这‘主人翁’就不在了。再加上一些分别颠倒,那就不自在了!所以要老‘观自在’才行!这是‘观’。《心经》还有‘照见五蕴皆空’这一句,那就是‘照’。我们要学佛也就是这个意思。

我们要学佛怎么‘观’?怎么‘照’?。所以这里头就需要实践,不光是懂得理论就完了。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你要去做才成。要去做当然很难了,上头说了‘无住生心’,这个凡夫是做不到的。我再举一个例子,证明我们也还是可以做得到的。比方《金刚经》里头大讲‘忍辱波罗蜜’。释迦牟尼佛讲:‘我前生为忍辱仙人,那时歌利王出来打猎,带了多少宫娥彩女,他打猎之后睡了个午觉。这些宫娥彩女没有事就出来转转看。附近有一个青年男子在那打座,很庄严很清净,有人过去问问他在做什么?他就回答了。于是大家就觉得他这些话都很有道理,便请教他,他就给大家讲。人越听越多,很多人都围过来了,听他说法。歌利王他睡醒一觉一看,宫娥彩女都没了,唉?大吃一惊,于是去找,发现都围着一个青年男子坐在那听他说话,歌利王这时,男人的那种嫉妒心就起来了。

‘你是干什么的?什么妖鬼?你敢调戏引诱我的妇女。’。

‘我哪里是引诱,是她们自己来找我,听我讲话的……’

‘你是干什么的?’

‘我在修忍辱,我是忍辱仙人,’

‘你修忍辱?那我拉你一刀你忍不忍?’

‘你拉我一刀,我,无我相无人相,不生嗔恨。’

于是歌利王给他一刀,拉下一块,‘你恨不恨?’

‘不恨!’于是再拉一刀,‘不恨!’于是就节节支解……

《金刚经》里谈到这个具体的一个事例。节节支解之后,歌利王看这个忍辱仙人始终不生嗔恨。佛就是这么大慈大悲。但是,我们现在要学当年的忍辱仙人,捅你一刀,你也不生嗔恨,当然我们现在还是做不到的。因为这要有个程度。

这个‘忍’有‘六忍’,今天我们谈谈这‘六忍’。对于我们生活一切还都有关系。人生总不免有许多不如意的事情,有许多冤枉,有许多无理横加,种种的这些事情。但我们要怎样忍辱呢?

第一种叫‘力忍’,要用力量才能忍。也就是说,别人无缘无故打我一拳,唾我一脸唾沫,我当然是生了气了,动了真心了,但是自己要克制自己。我是修行人,我不应当跟他一般见识,自己努力克制,这样也就不思报复了。他骂了我,我没骂他,他打了我,我没有打他,他批评我向上级汇报我,我不打击报复,这样不报复就叫‘力忍’。我受了,但是我生了气了,还是动了心,动了烦恼,但是不去回报他,这只是第一步。

第二步就是‘忘忍’,凡事我就把他忘了,这就高了一步。度量很大,宰相肚里好撑船,你对于我如何,我从不计较,于是就把这个事给忘了。过去有个宋襄公,他手下的元帅把敌人的元帅抓了来,因为他把敌人的元帅都给放了,于是自己的元帅就生气了,‘啊!我这么辛苦把他抓来,你却给放了’,说着就在宋襄公的脸上唾了一脸唾沫。而这个宋襄公度量很大,唾面自干。唾了一脸唾沫他擦都不擦一下,让它自己干,把这事给忘了。这又进步了。

再进一步叫‘反忍’,虽然人家对我无理横加种种事情,我回头想是我不对,责怪自己,一定是什么什么原因,由我引起来的,这是第三种叫‘反忍’。

第四种就是‘观忍’。那就用上了咱们的《金刚经》所讲的道理了。这个来侮辱我的、我受的侮辱以及我被受的人,都是肥皂泡,将来都是要破灭的。‘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这样一观,也就没有什么可计较的了,总之是肥皂泡。这个肥皂泡还是红的,还是绿的,还是蓝的,各种的颜色,有种种的差别,这差别反正是转眼就空的,这么一观,观世音菩萨照见五蕴皆空,一观照,一空就度一切苦厄。这是第四个忍。我们学佛,‘忍’不是无用,而是大有用,是大安乐法门。咱们对于‘忍’受用一点,就能安乐施慧。你就变了,种种问题就改了。

第五种是‘喜忍’。碰见种种无理横加的事,别人忍受不了,我却很欢喜。没有苦这个事怎么能锻炼我的忍呢!欢喜有这么个机会,那就不是生气了,排除了烦恼,一步一步高上去了。

第六步就是慈忍。对我的种种无理取闹,是愚痴的人所为,我要怜悯他,因此我就要度他。这就不是要报复了,最初一步只是不报复,后来想让对方得到好处,得到度脱。

释迦牟尼佛的教导,不是空谈,他都是自己先做到的。这个歌利王,后来他是谁呀?世尊睹明星悟道,首先度五比丘。五比丘之中最着名的,大家都知道是乔陈如。乔陈如就是当年节节支解世尊的那位歌利王。

我们就是念经,当然得好处,念经之后,你还要在一切日用中,能够用心去观行、去觉照。这是第二种‘观照般若’。

第三种‘实相般若’,‘观照般若’之后,最后所证的就是证‘实相般若’。‘实相’就是真如、佛性、果觉等等,都是‘实相’。说到‘实相般若’,这里不免首先要强调一点,就是现在对于‘文字般若’,大概有两种不正确的对待:

第一,研究的人只是重视了‘文字般若’,以为从这经典上我懂了,看了一些注解明白了,我也会跟人家说了,这就是‘实相般若’了。其实一切文字,不管你是经典,还是禅宗老和尚的语录,总之,就如禅宗的一部书《指月录》所喻的那样,文字的一切一切不过是给你指一指这个‘月’。‘文字般若’起的最大的作用就是给你指一指这个‘月’。对此不认识就会产生二种错误:一种错误认为:既然实相是离开这一切,就不要‘指’了,对于经典我也不用去看了,这是个错误。这个茫茫太空之中,哪个是月亮?从来没见过,你哪里去找啊?所以需要一个指,才能得到很大的方便哪。连指都不要了,看‘月’就困难了,所以不要‘指’的人是一个错误。再一种错误更严重,以为这个‘指’就是月亮。错把指月亮的手指当成了月亮。虽然我这些话都是对的,我用手指着月亮的样子说‘这就是月亮,月亮就在那’。我这句话跟我的指都是对的,可误解的人就以为我的话及我的手指就是月亮了。正是由于这样去认识月亮,才把经典上的文字错当作‘实相’。那么这样就有二个严重的问题:一个严重问题是,再也看不见月亮了,因为把手指当月亮了。第二个严重错误就把月亮认为是指月的样子。

对于般若,如果我们只是从自力来悟入‘实相般若’,是很不容易的事。因此,我们再引证一下蕅益大师话,深入地解释这个‘实相般若’。‘实相’是什么呢?‘实相者非有相,非无相,非非有相,非非无相,非有无俱相。离一切相,遍为一切诸法作相’。那到底是有?是无?是非有非无?还是又有又无……?这些都不是,所以‘实相’是离开了一切相的。我们总是在这些相之中,为之迷惑,是有?是无?是非有非无?还是有无具相?……都没有了,才离开这一切相。那么如果‘实相’就是离一切相,这就又跑到‘执空’的另一边去了,众生虽好懂,但是底下还有一句话:‘遍为一切诸法作相’,一切法都依这个实相而成相,所以这才叫做‘实相’。

打个比方:就如这个水上生波,这个水本来无所谓有一定的什么波相。没有这些相,但是因为风动之后,水可以出现种种的波,种种波都是实相,因为风吹动之后而显的相,所以水就遍为一切波作相。水本来没有这个波相,但是它给一切波作相,这个话好懂吧!‘实相’是离一切相,可是‘遍为一切诸法作相’,所以就能显现一切相,无相而能显现一切相,佛法的道理就在于此。‘此实相者,即是般若波罗蜜体,体自寂照,照不可思议,如理而照,照不异寂,即名观照般若。’‘寂而常照’空寂之中而常起无边无尽的照用。所以空到了极点,彻底了。而这个用也就无穷了。我们现在就是因为不能空其心,不能无所住,所以我们的妙明真心就不出生,就像阴天的太阳被云遮了。

这个‘实相’是什么呢?就是‘般若波罗蜜’的本体。那么《金刚经》‘金刚般若波罗蜜’的本体是什么呢?就是刚才说的‘实相’。在《弥陀要解》里头,蕅益大师说:《阿弥陀经》以什么为本体呢?就是‘以实相为体’。那些水、鸟、树林等等事相都是依止这个‘实相’而成的。‘寂照’就是本体,就是实相般若。如果契悟到这个‘离一切相,遍一切诸法作相’,这个实相也就‘实相般若’。能够稍微证一点‘实相般若’那就是地上菩萨了。这个体本来就是‘寂而常照’,所以我们西方极乐世界的四土,最高是‘常寂光土’,本体就是自然而然的,本来就是。‘寂而常照’是不可思议的。

这个‘观照般若’是什么呢?‘如理而照,照不异寂’。我说众生若真正像我刚才说的那个‘观照’,那还只是个初步,还是粗浅的。真正的‘观照’是很深的境界。‘即理而照’完全是合乎这个本体的去照。这个‘无住生心’就是‘理’,用这个事照,我这个心寂然无住,又不断灭,以这个为我们心的镜,这就是‘即理而照’。‘照不异寂’,在照的时候,跟这个‘寂’并没有不同,所以这也就合乎了‘无住生心’。在照的时候跟那个寂,跟那个空寂没有相异。就好像镜子一样,镜子很寂,它可是能照,镜子并无心,而它能照,而且镜子的照就比我们高,它不留一点痕迹,你什么人来,给你反映的真真实实,一点不错,毫厘不爽,只有在空寂之中才有这种作用。这个镜子就是我们很好的一个譬喻。所以这样叫‘观照般若’。

‘文字般若’是什么呢?‘如理诠寂,寂诠即照,是名文字般若。’就是‘如这个实际的理体’来表明什么叫做‘寂’。无有音声,无有所住心,应生清净心。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但是修一切善法,无住而生心,用这些来表达这个‘寂’。那么在‘寂’不离开‘寂’而能够做一些表示说明,这就叫‘文字般若’。这个‘文字般若’,用我自己语言粗浅的说,也就是说是从‘实相般若’中所流出来的,‘实相’就是咱们‘观照般若’的本体、‘文字般若’的本体。这三个是互相联系的。

那么‘观照’是观照什么呢?‘观照’也就是照实相、照文字。那你观照什么?也就是照‘实相般若’、照‘文字般若’去。那‘文字’是干嘛的呢?‘文字’是表达‘实相’的,表达如何‘观照’的。说这三个般若,一也就是三,三也就是一。因此我们读经,我们思维,这里能起很大的不可思议的功德。为什么说你早上拿多少生命布施,中午拿多少生命布施,晚上又拿多少生命布施,这么布施多少千年万年,还不如对《金刚经》的道理你能相信、你能不违反,而没有信这《金刚经》的福气大呢?就是因为这个‘文字般若’,它也即是表达了‘观照般若’、表达了‘实相般若’。你只要读‘这就是月亮’这句话,就认为‘这就是月亮’这句话就是‘实相’!这么你只要这样去执着,那么你所积的福就胜过拿多少生命去布施所得来的福。这个道理就在这!

关于般若的妙用,我们再举一个例子,举六祖慧能的一个事。上次我们讲过六祖的水平,他得了衣钵。他只是听人念过半部《金刚经》。他给一个小饭店送水,有个客人念经,他旁边听了,就大悟,这就是他的全部理论基础。他的修行经过就是这样。到了黄梅去,他劳动,最后做了个偈子,五祖给他讲《金刚经》又是讲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一小段,他大彻大悟,于是得了衣钵。这是六祖,因此禅宗才‘一花五叶’。

现在外国人非常重视咱们中国的禅宗,他们把佛学归为是印度的,这是应当的,确是印度的!对于中国的学问,外国人最重视的、在世界上最推崇的就是禅宗和老子。老子是中国的。这禅宗在中国是大放光明,所以他们把禅宗归为中国,其实也还是印度的,也还是达摩祖师传来的。他们之所以没有把禅宗归到印度,是因为印度没有这么发扬光大。只是到中国才‘一花五叶’,流出这么多公案。所以他们把这禅宗列为中国的。六祖就是这么一个水平,他得衣钵之后,有多少人在六祖这开悟啊!我们底下就举他的一则公案:

这个人叫法达,从七岁就出家,他一辈子念《法华经》,念了三千遍《法华经》。《法华经》很厚的,有七卷,他念了三千遍。那么六祖就问他:‘你念《法华经》,法华是以什么为宗呢?’同样的,我们讲《阿弥陀经》,一部《净土资粮》就讲了《阿弥陀经》的‘宗’。《阿弥陀经》的‘宗’就是‘信、愿、持名’。可见这个‘宗’很重要,我们要研究什么经,先要知道这个经的‘宗’是什么。这个念《法华经》的人来,六祖就问他:‘你念法华以什么为宗呢?’他就回答说:‘弟子根器很愚、很钝,从来我就是按着经文念,我不知道什么叫宗。’(有些修行人,能做到这样还是很了不起的修行人了。)那么六祖就说:‘我是不认识字的’(一个比丘尼也曾请教六祖《涅盘经》,他也说:‘好,你问吧,你念念给我听,我不识字’,那比丘尼说:‘你不识字怎么讲’,六祖当时说:‘字我是不识,道理你只管问’,所以证悟佛道可不是什么搞学问的事,有学问更好,没学问一样。六祖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有些人一有点学问就以为,我这个比别人强,其实不见得。你有学问,很容易生所知障)。‘你把经念念,我可以给你讲’,于是法达就高声念,念到〈方便品〉时,六祖说了:‘好,不用念了’,他就给法达讲这个经是‘以因缘出世为宗’。佛为何因缘而出现于世?佛为什么到世间来?也就是说:佛出世是因为一个大事因缘,而不是一个普通的事,是一个大事、大因缘。释迦牟尼佛到这个世界成佛了,给我们说法四十九年,最后给我们说《法华经》,说明一个大事因缘。什么大事因缘呢?就是开佛的知见。就是把佛的所知、佛的所见让众生都知道。所以这个《法华经》就是‘开佛知见,示佛知见,令众生悟佛知见、入佛知见’。这个法达念了三千遍,他还始终不知道什么叫‘宗’。他还没有念完,六祖就给他开示了,而且开示得非常好:’人心不思本源空寂,离却邪见,即一大事因缘。内外不迷,即离两边。外迷着相,内迷着空,于相离空,于空离相,即是内外不迷。悟此法,一念心开,出现于世。心开何物?开佛知见。’

12下一页
 
 
 
前五篇文章

从《金刚经》到《无量寿经》— 般若为导,净土为归(第四

从《金刚经》到《无量寿经》— 般若为导,净土为归(第五

从《金刚经》到《无量寿经》— 般若为导,净土为归(第六

从《金刚经》到《无量寿经》— 般若为导,净土为归(第七

印光大师教诲-- 淫心不除,尘不可出

 

后五篇文章

从《金刚经》到《无量寿经》— 般若为导,净土为归(第一

持名念佛法门述要

持名念佛要义十则

阿弥陀经宗要——信愿持名

往生净土三资粮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