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净土宗 净土法脉净土经论净土圣贤早晚课净土指归 净土文集
 
 

刘素云:般若之舟—老实念佛求净土 誓做众生好榜样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5/5/23 22:17:17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般若之舟—老实念佛求净土 誓做众生好榜样(一) 刘素云老师主讲 (第四集) 2012/6/19 香港如心海景酒店 档名:56-125-0004

刚才又忘说请大家坐下,师父代我说了。我现在是大脑空白,真是有些时候别人说话,说什么我都没听见。今天讲的题目刚才开林法师已经说了。在讲正题之前,我想再说点副题。

来这今天是第三天,感受非常深,最深的就是同修们对我的那种热情,我非常感动。我在这里所要说的一个什么问题?就是这两天有一些同修,有的是写条子希望我能单独见一见,有话要跟我说,有的同修就是在我离开这个会场的时候在走廊里等着我,有的同修一见面就跪下了,就是这样。我今天想,为什么想说这个话题?因为我想今天是第三天,还有两天的时间,愈到最后可能同修们这种想法愈强烈,愈想单独见见我,照个相什么的。我先说我们哈尔滨平房区有几位同修来到这里,因为平房区是我曾经工作生活三十多年的一个地方,也是我的老家。所以有的同修在那没有见到我,就跑到香港来见我,我昨天看了两个条子,强烈要求刘老师单独见见我们,和我们合个影。这个事我在这跟你们说,恐怕你们这个愿望我满足不了,为什么?因为现在就在我们在场的将近两千名同修,如果我一个一个、一伙一伙的去见,没有那个时间。我希望大家能够顾全大局,把我们这个法会圆满的给它开完。如果我今天说句不客气的话,刘老师现在这几天坐在这不是哪个人或者哪几个人的刘老师,我坐在这里就是虚空法界的,一切众生,我是为大家来服务的,我希望你们给我倒出时间。好,感恩!

刚才我说了一句,我现在是大脑空白,比如说,昨天我从会场出去的时候,有一位同修在那等着,一见着我就跪下了,她整个说的那些话我一句没听明白,就是这样。我回去以后我和大云说,我说我都觉得心里好难过,你看这个同修这么真诚在走廊里想跟我说点话,那么大岁数了,跪在地上,好几个义工同修赶快过去把她扶起来。我说我见到这种场面我真有点受不了,我心里很难过,但是又没有办法。大云也说,她说刘姨,我心里也不痛快,因为什么?你看我拽着你匆匆忙忙往电梯里跑,她说我心里也觉得很难过。所以希望同修们理解我。我们东北这次来的同修可能也不少,我知道哈尔滨就来了好多同修,毕竟我离你们还比较近,如果我在这里我单独见见哈尔滨的同修,单独见见平房的同修,那全世界各地来的同修我见不见?我今天这么说你们能不能理解我?因为我也是东北人,咱们都是,用我的话说都是那疙瘩的,是不是?但是做为我来说,在我心目中都是平等的,我没有亲、没有后、没有远、没有近。

我记得我第二次来香港的时候,香港的同修和我比较熟了,就说刘老师,我们特别害怕东北的同修。我说为什么?我说我们东北同修可实在了。他说你们东北同修那种实在劲,有些时候让我们都犯怵。我就跟他们开玩笑说,我说没关系,你不知道吗?有一种虎叫东北虎,我们东北虎下山就是这样。所以我们东北来的同修,我们到这里,你们和大家是平等的,我对所有的来参加法会的同修们也是平等的,我不能在这里特殊照顾我家乡的人,希望你们能够理解我、支持我。

我这次来香港的任务,就是给大家讲好这几堂课。昨天是两节课、一个答问,今天是两节课,可能明天还是两节课、一个答问,一共就这么多课,这就是我这次来香港的任务。你们设身处地替我想一想,如果我现在到这里,每天都忙着接待来访的同修,有的同修现在可能都非常想知道我住在哪个房间,咱们大会对我是严格保密,所以我的房间基本上大家都不会知道的。有的同修跟,这我都告诉你们实话,我住在某一层楼,但是有的同修跟着,就想跟我到我的房间去谈谈,我们的义工同修没办法,怎么办?到我那层楼不能摁,往上再多摁几层,把我送到不是我住的那层楼里以后,我再下电梯,义工同修又陪着要跟我去的咱们的同修再下去,就这样。所以现在这两天你们不知道我也挺难,秘密行动,所以义工同修们真是很辛苦。

所以大家,我希望从现在开始,你们不要围观我。你看你们想见我,这不是见着了吗?这个老太太不就搁台上坐着吗?另外你说两边的大屏幕给我放得那么大,不是看清楚了,对不对?你们如果有智慧的话,不是说我要看看刘老师,我要跟刘老师照个相,那你们就傻了。你要有智慧的话,我告诉你们,你听听我说啥,我怎么说的,你这次来如果你把我说的东西你听回去了,你就成了。你知道就在咱们这个法会上有多少护法在护持?不说看不到的,就是看到的,我举个例子,所有为咱们这次法会服务的义工同修们都是我们的大护法,我们应该生起感恩的心。你看我们坐在这里听老师讲课,他们就要在走廊里站着,他们起得比我们早,睡得比我们晚。第一天来的时候,我发现他们有的义工同修没有时间吃饭,就是这么辛苦。

刚才翠明老师说,对这个法宝要爱护。我给你们举个例子,比如说你在家读《无量寿经》,你那个经本是翻开的,来一个电话,你马上去接这个电话,这个经本你可能就这么敞着,上边用一个什么东西压着;也可能你这么一翻过来,就给它扣着放在桌子上,都不如法。你知道你要是这么开着、这么放着,那护法神一直得端着,他得擎着,他不会放手的。所以咱们在读经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要尽可能的,我们明白了,要如理如法的去做。

现在我们每天听这几堂课,我觉得大家从早到晚也确实比较辛苦,但是你们这个辛苦要远远小于你们的收获。我这句话大家听明白没有?每天就在这个道场有多少个莲花升上去了,什么意思?无数的众生就在我们这个法会当中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所以我们有机缘来参加这次法会,如果我不是主讲的老师,我可能话会说得更多一点、更透一点。因为我在这里讲课,定弘法师在这里讲课,我不太好说得再多,如果我说得多,人家会想刘老师你这是不是在吹捧自己?我不需要吹捧自己,我就实实在在念阿弥陀佛我就能回老家,我干嘛要吹捧?别的我什么都不求,是不是这样?我把实话告诉你们的意思,就希望你们参加这次法会能得到真实的益处,能够帮你们走近家门,最后能够进这个家门,这就是我来此香港的目的。

关于照相的问题,我看这次咱们就免了,是不是?太多同修,我要是和你照了,我不和他照,我就觉得心里挺不得劲的,你看这个同修照了,挺高兴。因为这两天,我要是在走廊或者在哪有同修碰见我,刘老师,我摸摸你行不行?好,摸吧,摸摸。握握手行不行?握吧。匆匆忙忙的,就是这样。我就深深的感到同修们对我的那种爱、那种关心、那种尊重,我从内心我能感受得到。但是你说咱们在座近两千名的同修,我不能一一的去跟你们握手。有的时候,有的同修说刘老师,你那次来香港,你还抱抱我,我现在我都觉得身上暖呼呼的。我说那可能是余热,我这个身体的温度留在你身上了。像我们刁居士有时候跟同修们,她是开玩笑,我后来我告诉她,我说刁,以后不能这么说。有时候,比如说吃的东西,水果之类的,多了,同修们都不好意思拿,刁居士就用一个办法,说这个可是刘老师加持过的,这么一说,一扫而光。刁居士说大姐,这个方法非常管用,只要我一说刘老师加持的,马上就给你抢光。

去年我在小园子里种了点菜,那是我第一次种,我不太会,种点豆角、茄子、辣椒、柿子,可能是有佛光照着,我家那园子虽然是不太规则,歪七歪八的,搭架子我也不会搭,结果这个搭那个上了,那个搭这个上了,互相交错着,但是它长得特别好。我告诉你我家那大茄子长得多么大,这么长的大茄子,黄瓜也这么长,从上面提溜着,地下都杵着,没办法,你还得往上给它提溜。后来我们左面邻居、右面邻居都说你家那个黄瓜、那个茄子为什么长这么大?我老伴儿就说,我家有阿弥陀佛,有佛光照。我种那个柿子是三种,三种有大粉的,有红的,还有一种就像一条一条带花皮的,花纹那样的小柿子。哪种柿子最好吃?后来谁给我鉴定了?老鼠菩萨给我鉴定了,这三种柿子那两种一个不带缺的、一个不带啃的,就是那种带花纹的小柿子,熟一个吃一个,熟一个吃一个。后来我说老伴,最高的那个你看住,摘下来咱俩尝尝,为什么老鼠菩萨专吃这个?他说我看着。他就把它往上吊,往上吊,老鼠菩萨就没够着这个。熟了以后摘下来我俩尝尝,说这个柿子真是好吃。我说那既然是老鼠菩萨喜欢吃,那就供养它们。

所以咱们就是对一切众生都要平等,你那种慈悲心、那种善心善意时时刻刻在生活当中都会表达出来,不是说我端坐、我念经、我念佛、我拜佛这是修行,生活当中哪一件事不是修行?你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都是修行。为什么?你想现在我是笑呵呵瞅大家,这眼睛是不是这样的?你看着亲不亲切?亲切。我要这样,我瞪你,是不有的人喜欢瞪人,一看不上人家,我们东北话说,剜人、瞪人,那你说你那个慈悲心能表达出来吗?你遇到一些具体事你怎么处理?这就是智慧,这就是修行。

比如说我现在住的楼是一楼,我们楼上正在装修,他装修完了的东西,他就不喜欢把它运到楼下来,都是从窗户往下扔,那他家住楼上,我家住楼下,扔肯定落在我家窗户前面。我家窗前都是小树,人家物业都搞得比较好,那个管理,结果那些破烂的东西全都砸在我家窗前那个小树上。我老伴就比较恼火,说怎么搞的这么不讲礼貌?我说老伴,别发火,这就给咱们俩来考题了,说这俩老头老太太运动量比较少,给他们找点活,让他们运动运动,我说咱俩去打扫卫生。我俩就出去把这些垃圾都给它归拢好,然后装在垃圾桶里,我说不要让清扫垃圾的那些工人们麻烦,我俩又把它送到垃圾站里去,这样他装车不就省事了?你看心态一调整,还运动了,身体状况还好了。如果你一生气,你说楼上怎么这样,你一生气你问题还解决不了,是不是?咱们就转换心态。

我有时候可能干傻事,我早晨出去绕佛我就看见一个老人家扫街,我就问他,我说你这个大扫帚有多少斤,我来试试?我一试,我说我估计这个大扫帚大约能有八斤重。他说不止八斤,就那竹子那个扫帚。我说你一天需要这么抡,抡多少下?老人家告诉我,他说这个我没计算过。我说你告诉我,你扫这个街有多么长?他就告诉我,我扫的街从什么什么位置到什么什么位置。我拿眼睛这么一测量,大约是一万米左右。因为它是一个环形,路这面他要扫,这面也要扫,他得这么绕着弯扫,所以大约能有一万米。你想一个将近六十岁的老人家,拿着就算八斤的大扫帚,每天一万米,就算他扫一次,你想这个扫帚他得抡多少下?我建议我们回去你自己试一试,你抡多少下你这胳膊就开始发酸,你抡不动。我说我来试一试,我就帮他扫了一段。后来我说那样,我明天开始来和你一起扫这个街。因为他五、六十米有一个垃圾箱,每天都得擦一遍,我说我先锻炼锻炼,从明天开始我来擦这个垃圾箱,那一万米,五十米左右一个也不少,我说你扫,我先擦,等我熟练了以后我再来扫。老人家挺高兴。

结果我回来那天,正好小刁和大云上我那去,我就把这个事说了,她俩异口同声的说不行,坚决反对。我说为什么?她说你去扫大街,现在哈尔滨同修挖你都挖不着你,你跑去扫大街,哈尔滨同修一知道说刘老师去扫大街去了,那哈尔滨同修都去扫大街,你受得了吗?你去帮人扫大街,人那个老人家饭碗说不定就丢了,你帮倒忙去?我说这个事我没考虑到。我就想老人家扫这么长的大街,每天这个劳动,他说领导要检查,检查不合格还要扣分,扣分就扣工资。我说你一个月的工资多少钱?他说一千三百块钱,一千三百块钱有点不合格的地方再扣掉,每个月能开不到一千块钱,就是这样。所以我一想老人家太不容易了。你说这个我也挺善良,我想去帮他扫,但是这个事我现在我知道了,我不能去做这个事。我去做,真是的,如果一个消息传出去,说我在某某地方扫大街,那大家都去扫大街去了,真是把人家真正的清扫工的饭碗咱们都给抢掉了,那真是去帮倒忙了。

所以说我们,我说这个意思就是我们来听法会的同修们要设身处地的替别人着想,你想如果现在我下去了,你们见我,你看我为什么走得匆匆忙忙的,我头都不抬?不是我不尊重你们,我不敢和你们打招呼,一打招呼,我一停下来,就围上跟我说话。我知道你们都希望和我说点什么,但是咱们整个会场的秩序不就乱了吗?我们还是尽心尽力的把咱们的会场秩序维护好,因为我们在座的能看得见的是两千名左右同修,那看不见的多着呢。我今天早晨来做早课,我头两天为什么没来做早课?就怕大家围我,影响早课的秩序。你看我昨天是中午,我来的时候正好电梯一点没耽误,所以我进会场的时间提前了五、六分钟,往那一坐,同修们就开始围上了。我说糟了,今天来早了,同修们看见我坐在前面了,都想过来和我说点什么。所以现在我是掐着时间。前天晚上定弘法师讲课,我是来晚了,后进的,我不好意思。实际那也不尊重师父,也不尊重来听法会的同修们,人家都坐好了,你从旁边进来了,不太好。所以现在我们这个上下电梯的时间得掐得准准的,我坐那基本法会就开始了,就得这样,也挺难的。所以希望大家能够理解,咱们见面的时间很多很多。就现在如果说我回去,我昨天说了一句,我回去我还是闭门谢客,好好念佛。我真是实实在在告诉你们,我每天所要做的事情你们现在还不理解,将来有一天你们会理解的。假如说这次见面以后,外地的同修再见我一次就很不容易了,这我也理解,那我们西方极乐世界见面的时候就永远不分离了,你天天看,让你看个够,好不好?

再就是不要给我供养钱,不要给我供养东西,因为这个也是我的一个愿,我发了这个愿,我不接受钱的供养。就在这实在推脱不掉的,有的同修把钱就放在我桌子上,我都交给陈老师,我在哪个道场讲课,如果实在推托不掉的红包,我就留在哪个道场,都是这样处理的。现在有一些东西,我昨天晚上回去我跟大云和小刁说,我说这两天这东西见长,怎么办?我告诉大云,我说这个都归你了,你想怎么办你就怎么办。同修们给我什么东西我心意领了,我的需要是特别特别简单的,特别简单。今天早晨有同修提醒我,刘老师,明天再上台讲课的时候不能再穿这个衣服了。我说为什么?说你再穿这衣服,有同修们就认为刘老师缺衣服了,又出去给你买衣服去了。我说好好,我现在箱子里有那么多衣服,明天我换。所以今天我穿这个衣服上台,明天我再来,我就换了一套。我告诉大家我有衣服,千万别给我买衣服。

今天就算一个小插曲,我希望大家我这一段题外话没有白说,希望大家静下心来,别想着和刘老师照相,别想着刘老师单独接见,心定下来你才能把这几天的课听好,这是你这次来的目的,也是我来的目的。这一次来你一定要有所受益,你知道有多少众生来不了,进不了这个会场。今天早晨做早课的时候,我有感觉,后来吃饭时候我跟翠明老师说,我说好多众生进不来,着急。我在做早课的时候,因为师父们唱那些我都不会唱,我那个时候干什么了?一个是心里念阿弥陀佛,一个是给咱们这个道场的护法们沟通沟通。我心里跟护法说,因为那么多众生远道而来,就想来参加这个法会,他们进不来很着急。我说请护法们开开绿灯,能让他们进来。如果有众生不太守规矩,我们可以告诉他,让他们守规矩。实际我觉得看不见的那些菩萨们可能比我们看得见的菩萨们更守规矩,因为他们知道这次机会难得,很珍惜的。所以这个法会确实是很庄严。

今天早晨我来做早课,我穿的海青服,因为刁居士和大云早晨提醒我,让我穿海青服,庄严。我说那我就庄严。我是特听话,我们三个在一起,她们俩是我的领导,怎么安排,让我穿哪个我就穿哪个。今天这里面的衬衣换了,你们注意没有?告诉我今天不能穿这个衬衣,穿那个。我说哪个?说就那个,掖在裤子里的那个。那我就找出来这个穿。明天再让我穿别的。好,你们说穿哪个我就穿哪个。这些问题完全可以恒顺,所以我跟她俩说,我说这个别过多操心,大家不是看我穿什么,是听我说什么,这是重要的。这开场白就到此结束,下面我们就开始说正题。

我这次讲这几堂课,总的题目为什么叫「般若之舟」?这个舟,它就是船,般若之舟就是智慧的大船。我希望同修们都能够有机缘上这个智慧的大船,然后这个智慧的大船载着我们回到我们本有的故乡,这就是我这次讲课大题定这个题目的一个因缘。为什么我想起定这个题?大约是一九九四年,那个时候好像我也参加一次什么活动,我不知道那叫佛事活动、法事活动还是什么活动,那时候我不太明白,参加一个活动的时候人很多,我记得可能那一次大概有五、六千人。老师,就是主持会的那个老师提了个要求,说现在在座的各位,你们都把眼睛微微的闭上,不要张开,也不要闭严,微微的闭着。我还不太习惯,什么叫微微的闭着?就说你能感受到有光,不要把眼睛闭死。那我就试着闭闭,我也不知道干啥。闭完了以后,到了一定的时间,可能也就那么二、三分钟,老师就说请大家把眼睛睁开。后来就说,谁看见什么了,举手到前台来说。我看有的,那现在就叫同修,就举手就到台上说,他见了什么什么,见了什么什么。

123456下一页
 
 
 
前五篇文章

净土法门法语:无事才是真正的好事

印光大师:念佛欲得一心必须发真实心为了生死

净土法门法语:想什么现什么,为什么不天天想阿弥陀佛想极

净土法门法语:我们身上有哪些不舒服,肯定是冤亲债主作祟

法藏法师:净土法门的特质是难信难解易至这六个字

 

后五篇文章

净土法门法语:妄想分别执着障碍你见性

净土法门法语:妄心念佛不能往生

净土法门法语:我们的能量消耗到哪里去了?

净土法门法语:我们要学为众生服务那是修福

净土法门:2014净土大经科注(第121集)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