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 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狮吼音·开示集:辩经大法会开示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2:58:40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狮吼音·开示集:辩经大法会开示

 

  第十五届噶举辩经大法会开示

  日期:2012/02/02

  藏译中:伦多祖古

  圆满辩经:有知识,更要有了悟

  提要:从「摄类学」到密法,没有一个不是解脱之道。不要总是向外想破除别人的观点,而要结合自心的体验。让自己的人生在闻思修中度过…

  这一次在印度金刚座举行的「辩经大法会」,人数超过预期,来了很多出家众,大约有一千多人,能在这样殊胜的地方讲听佛法,是非常有福报的。

  由于这次住房环境不是很圆满,需要一、两百人住在同一间,但大家在这近一个月的法会期间都非常精进努力,我在此表示感谢和随喜。

  我本来打算讲解密勒日巴的道歌〈中观正说〉,但想想以前也讲过,你们平常也在研究佛法,我也这里多说也没有太大利益,只是给大家作一些建议,所以不会像讲经一样说得那么深奥及有哲理;再加上我自己也不太懂佛法,与其不懂装懂,不如早点说明。但我会把心里的一些想法,尽量和大家分享。

  ■佛学院:讲修大论之根?分别争论之源?

  在藏地、印度、尼泊尔、不丹,有很多大小寺院和佛学院,大小寺院建立佛学院,成了我们藏传佛教的传统,有的寺院因为人少,缺乏学习的地方,还要到别的佛学院学习。所以说,要让僧团学习、讲修大论,就必须建立佛学院。有了佛学院,僧众就会对讲修内容有所理解,也会种下学习大论的善因,所以佛学院对僧团至关重要。

  不过佛学院多了,也会产生不少问题,寺院中修仪轨的僧人和学习经典的僧人之间就会产生分别心:说你是修仪轨的、我是学经典的,有了这种分别心,一个寺院也因此产生争论,甚至分裂成两半。所以我的建议是,学习仪轨的和学习辩经的,要相互帮助、学习。背诵很多仪轨,对实修不会有太大利益。我觉得这种状况能稍作改变,他们如果能学习经教,就可以和佛学院僧人一同了解佛法,在讲修上得到相辅相成,也可以种下善因。我们要从各方面思考,想着该如何结合,而不是如何分别。

  ■第七、第八世法王时代,噶举「讲」的传承兴起

  藏传佛教各支派有各自的讲修传承,辩经的内容也有一些不同,各自都有各自的含意所在。就像宁玛和噶举,比较注重「修」的传承;格鲁和萨迦,比较注重「讲」的传承。我们噶举派在山间修持,意义上就是要远离世间八风,住在山洞寂静处,一生都禀持着实修传承。

  但是大家都知道,后来实修传承慢慢衰败了,到了第七世噶mb才又兴办佛学院,可以说是冈仓噶举最早的佛学院。然后第八世噶mb米觉多杰弟子钦列巴及第六世夏玛巴确吉旺秋,也创建了很多佛学院,之后主要学习第八世、第九世噶mb的著作,噶举「讲」的传承才慢慢兴起。

  后来蒙古入侵藏地,毁坏了许多噶举的寺院,一直到1959年,噶举几乎没有佛学院。第十六世法王噶mb本来要在西藏建立佛学院,但因当时的时势而作罢,之后就在锡金隆德寺兴建佛学院,培养出如创古仁波切、堪布竹清嘉措仁波切暨桑杰年巴仁波切等很多优秀的上师,藏地和印度的冈仓噶举佛学院开始增多。

  ■专心修学,莫因物质而散乱

  现在佛学院虽然很多,但还要精益求精,所以我要讲以下几点:

  世界上每个人都有各自要做的工作,对我们僧人来说,应做的是就是闻思与禅修;在家人因为忙着家务和琐事,很难为佛教做出贡献,我们出家人要具有真实的意义,就要发挥在「讲、修」上,护持弘扬佛法责任就要靠我们出家众了。如果不去努力修持,就会变成无闻、无思、无修,就难以成就佛法。我对此特别有感触,有很多人东一下说要建寺院、西一下说要盖佛学院,要我给善款,好像之前他们根本没有房子、住在外面一样。

  像以前藏人刚到印度的时候,三大寺院没有很大的房子,十几个人挤在一间房间,虽然当时生活条件不是很好,但学习却很好。现在一个房间住三个人都嫌多了,不注重修持,总是追逐外在物质的享受,这样就会被迷惑,对修学就会造成很大障碍。往昔大德对修学有很好的建议,我想最浅而易懂的就是宗喀巴大师所说的:「最初广大求多闻,中显经论皆教授,最后日夜勤修持,一切回向教昌弘!」总的来讲可以分为两点:

  一.如法观察抉择善知识:

  弟子的功德和过失都源自善知识,平时我们说到依止上师,总是依一些祖古、仁波切或有名望的上师,为自己讲经的老师或佛学院的堪布,就不当成上师,总觉得自己和他们可以平起平坐,这样我觉得有些不妥。所谓上师,不应只是祖古、仁波切、有名望的大师,而是圆满显密修持,这才称得上「善知识」,这才是依照经典记载的方式依止善知识。

  如果不修不学能成就佛果,那因果岂不是虚有?所以需要依止、修学。三世诸佛在未成佛前的修学阶段,都是先要寻求一位善知识,在他们尊前,就算只得到一偈四句偈的口诀,都会克服种种困难,前去求法。不去修学,不可能自然得到果位。佛家讲究因果,种何因得何果,而不是仅仅挂在嘴边不付出行动,那样的因果论有何意义?

  自己要很清楚:依止这样的上师,会有这样的功德;而如果不这样的依止,会有什么样的过患?总之要懂得上师和弟子的因果关连,所以要懂得观察并寻找一位具德上师。

  现在我们佛学院都是直接任命讲师和堪布,这样我们就没机会观察和抉择。但是在五浊恶世,不会有十全十美,没有一点过失的,但自己要懂得如何摄取功德,而不让过失影响到自己。末法时代,上师也会存在稍许过失,比方说我们吃饼,不会因为饼有点烧焦了而不吃,我们可以避开焦掉那一小块,而吃其他好的部分,不然老是嫌饼有点焦,最后会一个饼也吃不了。同理,我们也应该这样舍弃过失、汲取功德。不然,弟子自己没有任何作为,就算上师完美无瑕,远离一切过失,具足一切功德,对弟子也没有任何利益,所以观察很重要。但也不是长时间的观察,观察一段时间后就要依止,不然一生时间都浪费在观察上师上,也是没有意义的。也有的人很爱耍小聪明,专门观察上师的过患。所谓「观察」是要你去观察上师有什么功德,而不是观察上师有什么过失,好像自己独具慧眼一样。

  我们讲修佛法,是为了让我们善业增长,获得解脱,而并非像上学一样,获得一张毕业证书。因为是为了解脱、证得佛果,所以必须是有能力引导我们至解脱之道,而不是一个徒有虚名者。善知识和良友在义理上是一样的,良友对自己的修学有直接的影响,要谨慎抉择。

  二.在善知识前闻思修:

  遇到一个具德的上师,我们要怎么依止呢?又应该怎么如理的依止上师?

  所谓依止,就是「依教奉行的法供养」,依止上师时,恭敬上师固然重要,但还不够,还要正确修持上师所指导的口诀心要。总之,上师与弟子之间最重要的关连,就是佛法,弟子和上师关系好不好,要看是不是如法如理修持上师所开示的法教,比方说,往昔祖师大德的心子、继承弟子,就是那些依照上师教法修持、成办佛法与众生大业的人,这就是「心子」。「心子」的名号,并不是因为弟子对上师阿谀奉承,上师就称他们为「心子」。这样的话,上师和弟子就变成了「主仆」关系。上师给予口诀心要,并不会很正式的给你一个小经函,上师所开示的每句法教,都应该和自己的心相结合,而去闻思修持,这才是无误的依止。

  我们应该追溯往昔大德的行仪,看他们如何依止上师,视作我们的典范。不然我们就算想做个好人,都不知该怎么做。现在我们有这么多可以学习的典范,就要好好效法,看他们是如何依止上师、如何摄受弟子、如何行持佛事业,先贤的传记,是后代弟子修行的指南。上师以他们真实的行仪,活生生的展示给我们。我们如果能效法修持,就算不能获得和他们相同的成就,至少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修持,也许还可以超越他们,这都取决于自己的心态和能力。

  ■笨,所以不闻思?老,所以不学习?

  闻思是成为圣贤不可或缺的条件,有的人总是说,我智慧不够,再怎么看经都看不懂,看不看都没有利益;但是我觉得,智慧不高的人更应该精进的去闻思修,因为上辈子没有好好闻思,这辈子才会这么愚钝,如果这辈子还不好好努力,那么生生世世智慧都会很难开启,那不是很可悲的事吗?为了不让未来变得如此悲哀,就算只能学到一字一句,都要努力,这样才能获得有意义的人身,因为愚笨而不闻思,是错误的想法。

  也有人说,我年纪大了,剩下的时间不多,闻思经典时间早就过了──因为这样而不去学习。好好想想的话,我们不会说「我老了,我不吃饭」、「我老了,我不接受供养」,却说「我老了,我不闻思」,这样是不是很怪?

  对今生的物质,无论我们老了、病了,都会尽力去追求;但一到了闻思佛法的时候,却找籍口说「我老了,我病了」。我们应该思维为了获得今生的安乐和来世的解脱,住于十方的菩萨也会精进不断地闻思修持,我们和菩萨的功德简直是天壤之别,菩萨具足各种神通,但还是不断精勤求学,更何况我们这些不知取舍的凡夫?

  关于闻思有很多要点,无法一一阐述,但是「背诵经典」很重要,譬如我小时候背诵了很多传统仪轨,至少也有八、九百页吧,现在想想,如果那时候背的是经典,那应该会更好。但是还不晚,我们还可以学习和背诵。我们藏人有个习俗,很爱效法西方人,其实西方人到六、七十岁才开始学习藏文、背诵经典,还在计画着「学好藏文,以便学习佛法」,有这样的勇气和信心;但我们却找一些借口不去学习,我们很爱效法西方奇怪的人文风俗,还不如去学习他们好学的精神。但是,如果六七十岁的藏族老人开始学习藏文,就会成为被取笑的对象,说他一定是疯了。我们总是说要感化世间人,但他们的精神反倒感化了我们。

  譬如说这次从藏地来了很多参加「时轮金刚」灌顶法会的人,看着他们没有造作的清净信心,把我们变得一文不值,他们在祈请的时候,把我们的心都溶化了,相形之下,我们的信心都不算什么了。我们虽然穿着僧袍,就觉得了不起、高人一等。

  ■当务之急,建立自宗观点

  哲蚌寺的创建者蒋扬确杰圆寂时说,「只要辩经场上的辩经声不断,就是对我最殊胜的忌日供养。」所以每年他的圆寂纪念日,都会举行辩经法会,而没有其他的仪轨修诵。

  在闻思大论的时候,特别是在闻思戒律的时候,如果能够记得戒条,就不需要长时依止戒师,如果不懂得这些道理,那时你拿着这些戒本,又有什么意义,所以闻思也是修法的必经之途,所以背诵密乘的经典也很重要,譬如你观修本尊时,如果一边看仪轨,一边观修岂不是很麻烦,如果能背诵的话,对你的观想也会很有利。

  在闻思大论的时候,最初要懂得整体的概况,现在在我们冈仓的传承佛学院里 没有一个统一的论典,有很多传承,就会有不同的论典注释方式,没有一个自宗的观点。譬如在藏地每年都会举行噶举辩经法会,去年聚集了好几千人,听说他们在辩经时也会遇到问题和困难,没有自宗的观点,就变成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譬如一个「加行道」的意义,什么说法都有,表面上看上去讨论得很激烈,却没有什么自宗的实质观点。虽然区分自宗和他宗有时有点奇怪,会成为争执的来源,但辩经时没有一个立足点也是不行的。

  譬如我们在依止上师时,一定要有一个求法和祈请的主要上师,一定需要一个根本上师和主要的传承,有了这个立足点,要在上面建立信心就比较容易,就会有一个自宗或根本的观点。之前我也跟从藏地来的堪布们有过一些讨论 希望可以定出冈仓噶举自宗的教材,当然冈仓噶举的论典以前就有了,但要加以注释,希望可以像三大寺一样,制定出冈仓噶举的教材,当然不是由某一个人制定,不然别人会有意见,所以我觉得不能因为是某某上师的观点,就认为是真实不虚的,我们要依法不依人,要通过辩论和研究让它更完善,不要总是害怕会扰乱自宗而执持错误的观点,希望能有一些冈仓噶举的上师与堪布组成小组,以一两个月时间研究出教材。

  虽然研习「摄类学」很重要,但前阵子有人从藏地捎信说,噶举佛学院几乎把重点都放在摄类学上,不重视闻思大论,希望我可以在上面做一点提醒。虽然「摄类学」对提升智慧很重要 但有些人以「摄类学」咬文嚼字的去辩经,就很难理解大论的意思,总是在辞句上打转,也没有什么利益,所以不要把全部重点放在摄类学上。希望可以制定出般若以下的论典注解,之后再慢慢进入中观、俱舍这些论典,有时候我觉得如果在中观的名言、文字花太多的力气 可能反而会对中观的理解有障碍,总之希望可以结合论典与注解,闻思和讲修,制定出一个统一的教材,在这个基础上,通过佛学院讲师的教导,和自已的领悟 又重新回到辞句上的理解,以辩经的方式来深入辞句的真实含意,同时也会有助于我们平时言谈的逻辑性。

  ■知识、了悟并进,别光想「破」对方

  辩经的时候,也不要总是流于一定要破除对方的论点、建立自已的主张,希望可以知识和了悟同时并进,犹如狮子、金刚杵般的坚固,所以一定要按照《释量论》中所说的辩经者和辩经的时间、地点、发心和方式,如理的就事论事的去辩论,一定要注意自已的言行。听说以前有人辩经太过激烈时,还会有跨在别人肩上辩论,而被人误解是在打架等不当行为。以前在印度第十世班禅大师时,有一位名叫噶千洛桑的画师,他所画的「六圣二庄严」,在藏地几乎无人不晓,但里面的陈那大师和法称大师画得龇牙裂嘴,非常恐怖,不知道的人可能以为他们嗔恨心很大、很爱生气,我想陈那大师和法称大师应该是很寂静调柔 ,不应该这么龇牙裂嘴。

  有人以为辩经时表情动作都要很大、很夸张,其实在行为上也应该调柔一些,嘴上也不应说不雅的话。我觉得这样很危险,因为你不知道佛菩萨在何处,如果对佛菩萨说恶语,岂不是造了很大罪业?我们是在辩论佛法义理,而不是做世间争吵,如果是世间争吵,我们大可以说些「去死吧」之类更狠的话,我们一定要分清辩论和争论的不同,并不是不出恶言就不能辩明佛法的义理,不能老是想:「我今天一定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这些都应该好好的思维。

  不管是提问者或答辩者,都应该依经典中的方式进行,比方有的人在「中观」辩经上提问,另一方面就答说:「中观远离有无、一异、来去、生灭八边」,这样回答的话辩经就进行不下去了,对提升智慧没什么太大帮忙,问他「有?」,答「何以故?」,问他「无?」,又答「何以故?」,问他「两者皆是?」又答「何以故?」,再问他「两者皆非?」,又答「何以故?」──可能有时候需要这种回答,但老是这样回答,就没有意义。

  ■断除导致愚痴的三大违缘

  为了提升智慧,我们还有其他的回答方式,如果以如理的方式辩经,上等根器可在一天之内了悟,中根器可在一个月之内理解,下根器一年也可以有所体会。智慧得到提升,就是所谓的领悟,所以为了提升自己的领悟力,就要断除违缘,累积顺缘,所谓的「顺缘」就是之前所提到的这些;「违缘」就是断除「愚痴十因」,我们在学习的时候最主要的违缘,就是:一懒惰,二跟随恶友,三傲慢,这三点一定要断除。

  一,懒隋:

  所谓懒惰,我觉得好像不用多说,我们都「具足」,最初我们总是废寝忘食、日以继夜地刻苦修学,过了几天之后,就不想再看经,慢慢地开始放逸、散乱,这样很不好。所以我们就要像刚开始学习的第一天那么精进。我们在修习正法的时候,首先要了解正法的功德,就会生起欢喜心,然后精进心自然会生起。

  现今我们对外在物质的贪执,总是觉得外在物质的实有感,是我们可以看得见、摸得着、而且可以马上得到的。但是修持正法,就像我们种花,一定要有阳光、水和空气,和长时间的细心呵护,才会慢慢长出鲜艳的花朵;同理,我们修学正法也是一样,不要总是马上就要得到成就,为了可以获得修证的果位,我们也该长时间的精进努力,恒时思维正法的功德,而不要急于成就,否则反而会一事无成。

  我们藏传佛教就像藏药一样,不可能药到病除,需要长时间服用才会见效;其他的药,像西方感冒药,可能马上可以看到一点效果,但不能根除疾病,但之后又会复发;藏药并不是压制疾病,而是观察疾病的根源而施药,而不只是排除症状,需要依靠各种因缘治疗疾病,这样就必须长时间调养,而不能追求速效。如果只是为了杀死病菌,而注射杀菌,只能表面康复,而不能根治。

  物质的发展可说日新月异,比方说一个手机,一天比一天功能强大,外观更为精美,就会对我们有很大的吸引力,所以修持也要像这样,恒时思维它的功德。

  二,恶友:

  如果长时间跟恶友相处,就会被他熏染,自己的修学也会下降。所谓恶友,并不是头上长角、面露凶光,而是被他的恶习所影响。刚出家的人都会精进的诵经、修持,对三宝、上师也有很大的信心,但是慢慢的学习佛法的热情却递减,到最后,对上师和三宝的信心也渐渐退失了,看到谁都会毁谤,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人格都变了。我也认识很多这样的人。这样的话,就会令人怀疑他是怎么修学的。闻思好的征兆,是寂静调柔;观修好的征兆,就是没有烦恼。依靠修学,应该可以让我们认知到烦恼,知道它的对治法,懂得该如何去断除烦恼。

  三,傲慢:

  噶当派的祖师说:「傲慢的容器里,容不下功德之水。」对有傲慢的人来讲,很难沾上一点功德,所谓功德并不是指修学的功德,而是善法的功德。我们修学并不是为了别人的赞扬,也不是获得至高无上的证书,而是为了利益众生和佛教,才去修学。如果自己的学问不能利益众生和佛教,又有什么意义呢?他的学问就变成一文不值了。

  所以必须依止善知识,跟随良友,善守戒律,至诚祈请上师和本尊积累资粮,因为在五浊恶世,修行人的违缘会更大,所以为遣除这些违缘,我们要更努力去积累资粮,让自己的心与佛法相结合,让自己的修学可以利益他人。如果只是为了获某种学位而修学,就会成为只是钻研佛学的世间学究。

  现在美国一些大学就有一些研究佛教的佛学社团,听说还能讲解「那洛六法」,好像比我们讲得还细,但他们还会嘲笑「那洛六法」里的修持,因为里面的气脉修持有人会觉得很好笑,只把它当成世间的学问,而不是解脱之道。他们会说「这世界上还有一种学问,我们还没弄懂,我们要去研究看看」,也许他们比我们还有学问,但学问的用途一定要用在佛法和众生之上,要不然没意义,这样才不会浪费我们长时间的修学。

  ■让一切闻思,都成调伏自心的法

  最后要视一切经典为心要诀窍。

  虽然我们做了很多闻思,但实际运用在生活上却觉得有些不够,这就是没把经典转化为诀窍。从「摄类学」到密法,没有一个不是解脱之道。所以不要总是向外想破除别人的观点,而是需要结合自心的体验。让自己的人生在闻思修中度过,正如冈波巴大师所说,初学者应注重于闻思,利益佛教注重实修,闻思主要目的是为了修持,是为了获得十地五道的功德,所以,一定要让闻思成为修持的因,成为调伏自心的法。

  正如宗喀巴大师说:「最初广大求多闻,中显经论皆教授,最后日夜勤修持,一切回向教昌弘!」不要只是为了一己之利,总是想着自己获得解脱和快乐。这样的话,就会与大乘背道而驰,不要隐藏自己的见解,而应该以慈爱之心,为了利益一切众生,引导众生获得最终的安乐与解脱,让自己成为众生今生和来世的真正依怙,这就是我们学习经典的目的和责任。

  因此,我们的任务非常的艰巨,一定要尽力追随往昔高僧大德们的传记和风范。在现今这个时代,我们应该远离一切的贪执和分别,无私的继承和弘扬佛陀教法。不要老是为了宗派的分别而与人争执不休,佛陀曾预言,佛教将会在内部的争执中灭亡,所以,如果我们不谨慎的话,有可能就会成为让佛教灭亡的罪魁祸首。铭记那洛巴对觉沃杰的教诫:「不失自见,不损他心,以善巧方便护持和弘扬佛教。」

  今天的开示,目的就是希望我们刚开始萌芽的闻思、修学,和佛学院在最初建立的时候,就秉持一种无误的发心,不要等待未来再来改善。

  今年由于没有预估到会有这么多僧众前来参加辩经法会,在住房上安排得不是很圆满,在此,我再次表示抱歉。但是被蚊虫叮咬,可不要也怪我,如果可以起诉蚊子的话,我也很想和它对薄公堂(众笑)。听说以前有一种符咒,贴在墙壁或者柱子上,可以防治房屋倒塌和防止降雹,看来我们也得弄一个防治蚊虫的符咒,就说这是奉金刚总持的旨意:在某某日子里,蚊虫不许叮咬大众,要咬就咬某某人,对某某人可以往死里叮(众笑)。回想以前在楚布寺的仓库里有很多老鼠,那时就有一个符咒,叫它们只准吃为它们准备的食物,听说很管用,老鼠们也只吃专门为它们放置的食物,而不会越过界限,因此,每年都会贴那个符咒。可以这样的话,那就方便了。

 
 
 
前五篇文章

狮吼音·开示集:如何在生活与工作中修行

狮吼音·开示集:法王在《狮子奋迅》中的五段精彩开示

狮吼音·开示集:法王为祈雨撰写的烟供文--烟供天戏

狮吼音·开示集:2007年法王生日开示及祈愿

狮吼音·开示集:2010年夏季课程《胜道宝鬘集》释论

 

后五篇文章

狮吼音·开示集:米觉多杰教言(第十六天)

狮吼音·开示集:米觉多杰教言(第十五天)

狮吼音·开示集:米觉多杰教言(第十四天)

狮吼音·开示集:米觉多杰教言(第十三天)

狮吼音·开示集:米觉多杰教言(第十二天)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