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 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日常法师: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78-79卷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4:18:21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日常法师: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78-79卷

 

  菩提道次第广论第七十八卷A面

  分成功我跟你,分成功我、你、他,诸如此,这东西并没有我们一向误解的这个“我”在,这个就是对治的,我们真正的修学佛法的中心就要明了这个。

  【“此相违者,谓补特伽罗我执萨迦耶见。”】

  那么反过来,它--“明”所对治的,换句话说“无明”是什么呢?跟它相违的是什么呢?就在这个补特伽罗上头。补特伽罗是什么?就是这个五蕴,就是这个东西不了解的,就把它看成有我,然后呢这个无明是什么?因为无明就不认识它,把它看成功有一个东西,叫萨迦耶见。萨迦耶见,我们平常翻成功我,我所见,看见这个明明是个五蕴,看成功我、我所,前面已经解释过了,在这个四谛当中,烦恼第六个萨迦耶见当中,说坏聚见,这个。

  【“此乃法称论师所许。”】

  上面这个说法是法称论师说的。

  【“无著论师兄弟,则许倒执实义蒙昧实义二中后者,”】

  那么另外一派呢?就是无著菩萨,无著论师兄弟,就是无著菩萨,跟世亲论师所说的,他们观点不一样。什么?倒执实义,蒙昧实义,说真实义当中,前面有一个倒执,你把它执著、颠倒了;还有一派呢,说对这实际上的意义你不了解,那么无著菩萨所论以为的,这个无明什么?对真实的意义你不了解,不了解它。因为不了解,产生了误解,产生了误解,所以你有个执著,所以这是两者。那么法称论师呢,就对于这个“执著”那一点上来解释无明;然后呢,无著菩萨呢,就对于你“不了解”那一点上面解释这个无明。所以它现在呢,本论就把不管哪一家,把这个“无明”的行相,通通说得清清楚楚。前面在这个四谛当中,大家还记得不记得?说许有无明跟萨迦耶见是两个的,那么怎么办?如果不许是两个的,怎么办?这个地方也说得明白,所以你两者都清楚了以后,那对这个行相就完全了解,是一点不会含糊,一点不迷糊,正确的认识的,那么那个时候的对治、修习的方法,自然也百分之百的正确。

  【“总谓邪解未解二心之中,为未解心,”】

  总之的话,或者错误的,或者不了解,哪,这地方就是说不了解它。

  【“然此相违能治上首,则同许为觉无我慧。”】

  尽管对无明的本身解释有两派不同,它好在什么呢?能对治它,却却相反的主要的就是上首,就是根本,它,共同它,这个论典、这个说法共同的,什么?“觉无我慧”。不管你前面的,认以为这个补特伽罗上面是不真实的了解它,或者是补特伽罗执有什么,但是针对的前面这个无明,对治它的方法上面,同样的一样。这两派说,原来我了解,这一个里边并没有一个我所以为的“我”在,这个是两派共同的,因为这样,所以修的道也是共同的。那么为什么要这个地方引用呢?实际上呢就是当年印度各主要的传承当中,是法相宗是解释得最清楚,而这个无著论师跟法称论师都是法相宗的大师,所以它把法相宗的最主要的内涵都说出来。实际上从这个地方,我们也了解,如果说我们以后真正要想修学谈论以外,也绝对不能离开这个题目来谈;离开这个题目来谈的话,也跑到错路上去。

  【“又此愚蒙,集论中说略分二种,谓业果愚及真实义愚,初能招集堕恶趣行,后能招集往乐趣行。”】

  关于对前面所说的这个愚蒙、不了解,或者由于不了解所产生的邪执著,那么这个集论当中说这个错误不了解,还分成功二个类型,这个愚痴分成二个,一个叫业果愚,一个叫真实义愚。前面我曾经谈过,现在来了吧,就是这个,这个对于这个无明的行相,我们不了解有两种,一个呢,怎么样由于无明错误的执著了造业感果的这个道理不了解;还有一个呢,那除了这个造业感果,它为什么这个样?那么它真正的内涵是如何呢?这个不了解。第一种,你因为不了解由业感果,所以他要求快乐,不晓得由乐因感得乐果,他就妄求,因为妄求,造错了,造了种种恶业,所以堕落,这一种。那么进一步呢,尽管是你了解了,但是真实义还是不了解,因为了解了业感果的道理,所以他造种种善业,于是他往乐趣、人天,但是,是不是跳出轮回?还是没有,这个地方我们应该认识的。那么这是第一个是“无明支”,这个就是我们平常的认识,也可以说见解。

  到这地方要稍微停一下。平常我们学佛法,主要的叫“正知见”,那么正知见最主要的中心根本问题就在这个地方。前面我们曾经说过有很多人,现在讲修学佛法、讲空,一点都没错,空故缘起,缘起故空,说有很多人讲“空”,大家都是空的,你不要执著,好!好!好!不要执著了,这样。对,一点都没错,结果他不要执著是什么呢?戒也不要执著,修也不要执著,上殿也不要执著,过堂也不要执著,睡觉放不下,他欢喜的却放不下,这个不晓得他,这个一种,往往我们就是错路而不知道。所以经论上面处处地方都告诉我们,凡是我们真正的了解真实义,换句话说了解“空”的话,绝不会不了解这个业感缘起的因果道理,而且越了解得透彻,他这因果的行相上面越注重,就这样。但是呢实际上这个道理的确是比较深细,我们不是一下容易认识,所以这个祖师等等,一再的告诉我们,我们摸进去的时候,不先一开始讲“空”,而讲什么呢?讲因果缘起的法则,让你产生很深刻的印象,然后你战战兢兢的不造恶业,那个时候净化了你的罪业,当你慢慢的净化了恶业,然后呢积聚的资粮,心识渐渐明利了,那个时候你才深入的认识,你才有机会的认识,不会产生刚才这种误解,这是我们要特别认识的一点。所以我在这地方,一再鼓励大家,目前配合本论,你们一定要多看这种关于因果轮回实录的,乃至于贤愚因缘经等等,把这个因果业感的道理配合,然后呢使得我们行持步步的远离罪障,然后呢步步的积聚资粮,这样。一方面呢使得我们保持人身,乃至于往生有修行的机会;一方面趁这个机会渐渐深入,这个是我们的知见上面,必定应该把握得住的一个原则。下面这个我们行的这一件事情,我们摆在明天再讲,今天就到这个地方为止。

  今天请翻到一八一,一百八十一页。昨天我们已经把“无明”,十二缘起当中的无明一支解释了,那么今天呢讲“行”,我们把一支一支的这个内容、定义,先把它说清楚,然后呢才整个的连贯起来说,这个怎么从前一支,引伸到后一支,怎么样的辗转啊,辗转的流转。

  【“行即是业,”】

  行就是什么呢?就是业,实际上这个通常行是指它的动作的状态来说,业就是留下这个影响,它会影响,实际上它是一样东西。平常我们造业、造业就是我们造作的时候,那个就是,所以也可以说是一种行为,那么留下这个影响力量。

  【“此有非福业能引恶趣及能引善趣业。”】

  那么这个里边分成功二种,一种呢非福业就是恶业,这个恶业引我们到恶趣去的;还有呢善业,善业是引到善趣去的。

  【“后复有二,谓能引欲界善趣之福业及能引上界善趣之不动业。”】

  这个后者这个善业当中,又分成功两部份,一部份是欲界的福业,欲界的福气、福业、人天这样;还有呢上界的就是色界、无色界的不动业。这个不管是人、天,以及色、无色界,这个是善业,这个就是行。第三支。

  【“识者,经说六识身,然此中主要,如许阿赖耶者,则为阿赖耶,如不许者,则为意识。”】

  识,经上说是六识身,那么这个六样东西当中,最主要的是什么呢?如果说大乘唯识许有阿赖耶的,就是阿赖耶识;那么小乘它没有这个概念,那么或者不接受这阿赖耶者,那就是意识。六识当中的意识。

  【“此复若愚,从不善业起苦苦果,造作增长诸不善业,此业习气所薰,现法之识者,是因位识。”】

  这个因位识跟果位识分开来讲,那么这个是怎么一回事情呢?这是说,我们不了解这个识是什么东西,实际上这个从无明一路上面来的,那么因为我们不了解,所以有“行”。当你真正行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造种种业的时候,那个一切的行为就留在这个心识当中,留下一个影响力量。那么,所以这个东西,这个习气所以留下来这个影响力量,留下来这个习气,或者留下来这个种子,那个东西就是因位识。如果说你所造的是不善业,为什么呢?因为你不了解一切事情由业感果的这个因果缘起的法则,所以说此复若愚。那么你虽然要求乐,可是不了解什么是乐因,所以你造的结果却是苦果。造作增长,这我们都了解了。然后呢造了这个业以后,这个习气,造的时候它有一种力量,这种力量潜伏在我们心识当中。这个潜伏在心识当中力量,将来可以引发生死流转的,这个就是因位识,在唯识上面我们称它为种子,所谓异熟种子,名言种子之类。

  【“由依此识,未来世中于恶趣处结生之识者,是果位识。”】

  那么因为这个当初造的时候留下一个种子,这个说因位识;由于这个,然后呢它将来如果有特别的因缘又把它策发,策发了以后,将来能够结果的,这个叫果位识。所以实际上这个识分二个半支,前面的半支是因位,后面的半支是果位的。那么怎么情况之下,从因位转变到果位呢?这个在十二因缘的流转图当中,会有详细说明。这个时候我们就了解了,原来就是在我们平常起心动念之间,就根据我们平常说以前,前面说是等流心识,当境界现起的时候,我们以什么心识对,造什么,然后呢这个时候就会把因位识变为果位识,这个道理随后再讲。

  【“如是由于无我真实义愚增上力故,未如实知善趣真苦妄执为乐,即便造集福不动业,尔时之识是因位识。由依于此遂于欲界上界善趣结生之识,是果位识。”

  这个同样的道理,前面是由于业果不了解造的恶业,现在呢它业果是了解了,但是业感缘起的这个缘起的究竟的意义,真实意义,这个我们平常说“空性”,这个道理他不了解,由于对于无我的这个真实义,换句话说,胜义谛当中讲的空性,这个里边并没有真实的我,这一点事情不了解,于这个愚痴无明的力量,那么他虽然了解了业感缘起的道理,虽然了解了业感因果的道理,造种种的善业,但是并不了解这个善业感得的这个乐趣真实来说还是苦的,所以他妄执为乐。那个时候他造的什么?或者造福业或者造不动业,那就是人、欲界天、色、无色界。那个时候同样的,当现世造的是因位识,将来根据这个会结果的是果位识,这个是第三支。第四支呢。

  【“名色中名者,谓受想行识非色四蕴。色者若生无色,唯是色种而非实色,除此余位羯罗蓝等色,如应当知。”】

  什么是名色?名色一支呢,受想行识,这个不是色,这个是颜色,颜色就是有对,平常所谓对的话,它有特别的眼可见、耳可听,然后呢舌可尝、身可触,,像这一种东西,那么这个可以表示的,这一个有憎爱的,像这一种东西,那我们了解的,换句话说心法以外的,这一个世间的那些有漏的东西,那就是名,心。那么说名者是这个心法;色者,那么就是我们的色法,色、声、香、味、触,如果生在无色界的话,并没有实在的色,而只有色的种子,除了这个以外,除了无色界以外,其他的羯罗蓝是什么呢?就是当我们在生死流转当中,新生命刚刚开始的那个时候接触的这个,叫羯罗蓝等,从此以后慢慢的发展长大,有六根,然后呢变成完全的一个身体,这个叫做色。这个是我们应该了解的,所以当结生相续的时候,第一刹那一直等到六根生起以前,那段时候叫名色。那么这个:

  【“六处者,若是胎生,由其最初识入精血,为羯罗蓝,与名俱增,成眼等四处,身与意处,于羯罗蓝位而有。”】

  这个六处呢,就是从前面这个名色的羯罗蓝开始,胎生就是最初这个识入精血,那个时候结生的一刹那,成功这个羯罗蓝,羯罗蓝另外叫凝滑,一团,一个肉团,滑滑的一个肉团,就如此而己。那个时候这个肉团,实际上这个识,这是喻名,就是心俱增。因为由于这个业力的推动,他继续的在增长,继续增长的话,慢慢的就成什么?成眼等四处,身与意处,换句话说,眼、耳、鼻、舌、身、意,这个六样东西。那个时候在羯罗蓝位上面慢慢的生起了。实际上这个里边很有意思,所以这个名色我们已经谈到,在前面,依四谛流转当中谈到,说投胎的进去的一刹那中,一刹那那个时候,他那个色的特质,是什么呢?叫所缘,还有呢所依,实际上的所执,色缘的地方,就是他所执的地方。譬如说我们眼睛看,看一个东西,那我们所看的这个境,就是我们所缘的;那个执的话,就是缘而有一种强有力的执取的力量,否则的话你就说,我们只是执,执持所谓。当我们真正投胎的时候,那一个时候,就是那个心识由于强有力的执取,那个时候的这种状态,因为有他这样执取的状态,所以那个父母的精血,本来他所缘的,变成功他的贪爱而执取。于是那个时候他前面那个心识,就心识本身,永远在刹那刹那的向前推演,灭了,后面的心识起来了,而后面的心识起来的时候,那个就依他所执的那个精血,那个就是识的部份,羯罗蓝位。所以这个时候产生的名色,这两者当中很有意思,这个羯罗蓝跟他的心识,就是两个俱有一识,这个识跟这个名色当中,色跟名两个东西,是互相,识,这个心识,去缘、去执另外那个色,那个色就是精血。然后呢,同时他这个精血,又变成他识所依的地方,于是就产生了一个新的生命,这样。那么同样的,还是由于这个业力的推演的话,那个新的生命慢慢、慢慢的发展了,于是成功这个六处。

  【“若是化生,结生之时,诸根顿起,无此渐次。”】

  如果说化生的话,那么当他结生的时候,一刹那都起来了,他不会有这个一步一步的发展,像胎生,经过十个月,那么不一定人是这样,有其他的动物不一定。

  【“卵生湿生唯除住胎,余者悉同。”】

  还有卵生跟湿生呢,这个发展过程当中也是一样的,化生是一下顿起来的,其他的胎、卵、湿是渐次而来。不过胎生呢,这个渐次来的时候,在母胎当中,卵生跟湿生不在,在卵当中,这样的。实际上那个湿生,还是有它的一个膜包在外头的,他这个进行过程当中,还是这样的,先是这个两个名、色,然后呢业力的增长了,而那个六根渐渐生起,这样。所以说除了住胎,其他的发展过程当中,也都是这个样。

  【“是本地分所说。”】

  那个是在瑜伽师地论本地分上。

  【“由是因缘,成就名色得身自体,成就六处成身差别,是为成就能受用者,五有色处者,于无色中无。”】

  那么下面这个什么呢?由于这样的一个原因,所以名色这个东西,就是我们自己的本身,换句话说我们平常说识心、识心,就是这个东西。平常我们讲的我,也可以说单独的一个我,实际上呢“我”这一个东西,就是识跟心,再分开来叫做五蕴,那么就是他自己的本体。那么这个本质这个东西,如果从细细的分开来说的话呢,那又分成功眼、耳、鼻、舌、身,这样的不同的几个。所以说六处是成就身的差别,总相、别相,总别之相。所谓总别之相我们譬如随便说吧,说这个教室,好啰,说这个教室是个总相,总共的统统包括在里边,然后呢,我们在教室的时候,这个叫讲台,然后呢,这个叫门窗,这个叫我们坐的椅子,这个叫什么墙壁,这个就是什么?这个教室的别相。所以任何一件事情都是如此,我们说这个寺院,那么这个就是它的总相,然后呢,这个寺院里面,这个是大殿,这个是寮房,这个是大寮,这个是什么,那就是它的别相。所以这个地方的名色跟这个六处,是他的一个是自体的总相,一个是别相。虽然前面后面,从它的成就的过程来说,有前后的差别,实际上呢,这个名色跟六处结了以后,一直到你这一生,一直连续下去的。所以平常我们经上面说,识缘名色,名色缘识,这个一直到这一生,从开始结生一刹那到本有消失死有开始,都是这个状态,所以他的本体来说就是名色,他的差别来说就是六处。那么再下面呢。触:

  【“触者,谓由根境识三种和合,取诸可意非可意中庸三境,说‘六处缘’者,亦表境识。”】

  触,那么再下面一支,什么是触呢?由于根跟境跟识三样东西,碰在一块儿了,那个时候碰在一块了以后,所产生的那一种感触,那个感触本身还并没有辨别的能力,说辨别这个好坏,但是他感觉到了,那么这个感觉的,这个能感觉的这个,这一种心里叫做触。

  菩提道次第广论翻译第七十八卷B面

  觉得能感觉的这个,这一种心里叫做触。所以说“六处缘”者,亦表境识。这个六,前面是六处,就是六处所缘的是境识,就在这个上面;就是也说明了,实际上呢,我们又为什么称它说六处缘呢?就是它一定是三样东西和合的时候才生起这个东西来,那个也就是这个前面的六处所缘了这个境跟识,六触就是六根,那么这个根缘这个生起这样的那一支出来。

  【“受者,谓触取三境顺生三受,谓苦乐舍。”】

  那么在下面由于触的关系,你碰到了以后,下面碰到的时候,你一种感

  受,那么这个感,对于这个所感受的,这个你会觉得欢喜的、不欢喜的,然后呢无所谓欢喜不欢喜的;不欢喜的是苦,欢喜的乐,下面的是舍。

  【“爱者,谓于乐受起不离爱,于诸苦恼起乖离爱。”】

  那么爱是什么?爱是一种乐著、爱著。前面你有了这个感受以后,对于快乐的这种感受,你不希望离开它;反过来,对于不快乐、痛苦的,你希望远离你。

  【“说‘由受缘生爱’者,是从无明和合触缘,所生之受而能生爱,若无无明,虽有诸受爱终不生;由是因缘,触是境界受用,受是生受用或异熟受用,若此二圆满,即为受用圆满。此中三界有三种爱。”】

  这个下面的说一下。平常我们受缘生爱;现在十二因缘的话,每一个前面那个为缘生起下面这个条件来。他为什么这个地方要解释一下,前面不解释呢?照理说也应该是无明缘,然后呢生行,行缘生识等等。这地方特别讲受因缘所以生爱,这个是有一个道理的。这个一定跟无明相应的这个触,那个时候所生的受才能生爱,就这样;所以不是一定受缘一定生爱的。所以如果说你证了圣果了以后,他还是有感受,他那个感受叫离系的感受,不再有系著了;所以圣人眼睛不是看不见,他还是看得见,还是听得见,尤其是罗汉,这个小乘的圣者;他还是有苦的感受的,不过他这个苦的感受上面,他不会起这个乖离爱;他也有欢喜、乐的感受的,但是他那个乐的感受上面不会起不离爱;他这个贪嗔痴这个三毒,已经整个的铲除掉了,这样。所以这个则是我们凡夫异生位上的那一个无明还没有破,并不了解真相,所以以这种因缘遇见了以后,那么这个受会能生爱。所以他下面说:若无无明,虽有诸受爱终不生,还是有的,但是爱不生。下面这个话,爱不生,生死就断。关于这个道理,那么刚才说的,在这个十二因缘的流转图当中,因为有更仔细的说明,所以我在这个地方,每一支不深入的解释。由这个因缘,由这样触是境界受用,受是生受用或异熟受用,那么这个两个有什么差别呢?触跟受什么差别呢?这个我们要了解的,触就是当我们这个六根对著六境的时候,那个触的特质就在境界上面,就缘这个境界,跟著这个境界转的,这样,所以叫境界受用。那个受呢,什么叫生受用呢?就是当那个境界有了触以后,然后你感觉到这一个好的,你就贪著;这个不好的,你就排斥它;如果是没有这两个的,那么就是舍受。所以那个时候受的因缘,它会产生那个三毒相应,而这个三毒相应的结果是什么呢?就会感生将来的这个生死流转之果;所以叫生受用,或者异熟受用,因为生是流转当中之果,另外一个名字叫异熟。所以触是对境界的一种反应。那么受的,由于这样的话,然后呢引发那个爱取而流转生死,这是两者的差别;而那两个东西碰在一块儿的话,受用就圆满了。所以真正的这个受用的圆满,一定是触、受两样东西。在这个地方,实际上呢,我们修行真正最重要的关键,就在这个境界上头,最重要的就在这个境界,这个地方你识破了,问题就解决。所以佛讲佛法的时候,一开头告诉我们是什么?告诉我们:“观受是苦。”记得吗?平常我们讲一个道理讲得头头是道,实际上这修学的根本在此。那么这个关键,慢慢慢慢的我一步一步的说下去。此中三界有三种爱,所谓欲爱、色爱,然后呢有爱。在欲界的爱,就是像跟欲相应的,欲贪著的这个叫欲爱;那么色界的话呢叫色爱;然后呢无色界呢,这些东西都没有了,但是它还能够引发后有的,还是有,而不断流转;所以这个三爱也就是叫做欲爱、色爱、有爱。

  【“取者,于四种境起四欲贪,”】

  对于四种境界当中起这个四种。

  【“谓欲著于色声等欲尘,”】

  所谓色声香味等等,他就会起贪欲。

  【“及除萨迦耶见诸余恶见,恶见系属恶戒恶禁及萨迦耶见,是为欲取见取禁戒取我语取。”】

  这个取是什么呢?取就是由于你前面的这个爱著的关系,所以你进一步的就对于所爱著的境界就执取;所以这个取实际上就是爱的更深一层的一种力量,所以有的时候就是爱的别名,但是这个里边程度上面是有一点差别,你看蛮欢喜觉得蛮可爱,下面你觉得蛮可爱,你就想办法获得它;那个心里的状态,就是这种心里面比爱是强烈。那么为什么要分成功两样东西呢?因为你单单爱的话,它没有这个取著的话,它不会引发出这个,不单单这个爱的话,它还不至于引发出流转生死的后有的力量;而是由于这个爱的力量慢慢的增强,要到这种状态,它是引发;所以它是两个位次。所以我们平常业为什么会感果?叫作已增长,就是这个;你造了以后还要增长,它那个增长的力量,主要的就是什么?就是这个力量。那么,这个或者是欲的,尘欲等等,还有呢,见,除了萨迦耶见以外的其他的恶见。萨迦耶见是什么?就是特别的这一个对我的执著。那么归纳起来叫欲取、见取,欲取的话就是对于种种的色声香味等尘欲的取著,对你所欲望的,这个贪欲心相应的这一种取著,你看见好吃的就吃它;看见好听的你又跟著它去;看见这个软的、舒服的,你就又是这样,这是欲的。那么见取的话呢,就是这个两样东西;禁戒取,这个戒取、禁戒取,也就是在这个前面的十种烦恼当中的;还有我语取,我语取就是对于萨迦耶见那所起的种种的我、我所贪欲等等,就是这个。

  【“有者,谓昔行于识,熏业气习,次由爱取之所润发,引生后有有大势力,是于因上,假立果名。”】

  那么下面呢,再是有,有是什么呢?有就是有一种力量,强有力的力量,这一个是为什么会来的?由以前的识,以前什么识?就是前面无明行,所种下的这个因位识,大家还记得吧?无明,由于你无明所以造业。当你造业的当下,它那个时候就在造种种业的时候,在我们的心识当中就熏下一种影响力量,所以我们叫做习气,业、习气,或者一种习惯。那么这种习惯呢,它将来它会再发出来的,所以这个这种再引发出来的这种习惯的力量,我们又给它另外一个名字叫做种子;那不管名字是什么,总是这个,它是潜在一种功能。那么,那个潜在的功能,经过这爱取的滋润,经过的爱取的滋润了以后,它又引发出来一种强有的力量,能够生后有的大力量;而这个大的力量,可以使得我们感果的,就以后继续保持生长后有,虽然眼前它还并没有现起;所以他这个地方说因上面假立果名,因为现在它还在因位当中没有生起,但这个力量却是到了这个,它一定会引发你下一生的结生,所以这个叫做有。那么由于这个力量的话呢,在下面的话,那么就生。

  【“生者,谓识于四生最初结生。”】

  这个生是什么呢?就是前面那个因位识,由于经过前面的爱取的滋润,产生一个大力量,所以它又去再投胎。当然这个还有其他的因缘。上次我们说,集谛当中,因、集、缘、生,那个缘是什么?就是你前面这一生命舍掉的时候,因为你命前面的一生,命舍掉了,然后你集了这个业,它后面又开始集的新的生命,就这样。所以这个前面的因位识,由于这个舍掉前面这一生的这个缘,加上你前生造了这个有,就是经过爱取滋润的强有力的力量,又去推动你结新生命,这个就是生支。那么生完了以后呢,对不起,注定就这一条路,老死。

  【“老死中老者,谓诸蕴成熟转变余相,”】

  就是说五蕴慢慢的成熟了,慢慢的变了,年青的时候少壮气力好,到那时候慢慢的不行了。

  【“死谓弃舍同分诸蕴。”】

  就是眼前这个同分,我们人的总同分就是我们这个,那没有了。那么为什么老死两个并在一块儿呢?这个死是一定有的,老却是不一定有;但是实际上呢,它一定生了以后一直在转变当中,那个转变的跟前面相比的话,衰老了叫做。所以是这样生了以后,注定了那么就有这个死这样的一支,那么这个十二支这个简单的内涵。那么这个十二支当中,进一步呢叫。

  【“第二支分略摄。”】

  下面这个支分略摄也许不一定很明白,但这个概念非常重要;这个概念你如果能够把握得住的话,能够了解得清楚的话,那时候我们就很容易明白,我们任取,任何一个时候取一个境,那个取境了以后,这个念头它为什么来的,然后呢这个念头怎么会感得这个生死的,这个原因在这个地方,都非常清楚明白的交代得出来,交代出来了,平常所以我们讲十二因缘,把它讲成道理,那个真是好可惜!这个道理有它实际上的这么实在的一个内涵在。那么现在我们先把它这个十二支,怎么样归并成几个大类,,说一下:

  【“如集论云:”】

  那个根据那个论上面。

  【“‘云何支分略摄,”】

  这个怎么讲呢?

  【“谓能引支,所引支,能生支,所生支。”】

  这个十二支分成功引跟生;然后呢引又是“能引”跟“所引”,“能生”跟“所生”。引是引发,生是生起;它前面一个引诱的力量,由于这个引诱的力量呢,然后呢最后就生起一个新的生命,所以这是两样东西。什么是能够引发的?因为它能引的东西引起所引,那么这样的前面,譬如说我们看一样东西,那个时候我的眼睛是能看的;我所看见的这个对方,譬如我看你,你是我所看见的;这个能所之间的都是这样,是吧?我们这很了解,所以能跟所。那么这个“引”有个“能所”,这个“生”又有一个“能所”。这我们现在先这样;即是不太清楚,你把这个名字记好了;那么完了以后呢,把这个道理归纳好了以后,再下面讲的时候,那么你就很清楚了。

  【“能引支者谓无明行识,”】

  那就是能引,就是整个我们生命的最开始引发的主要的就是这个几个东西,无明、行跟识这是能引支,实际上这个识只有半支,两支半,说无明行跟因位识。

  【“所引支者谓名色六处触受,”】

  一共是四支,实际上是四支半,所引的是什么呢?它前面能引支当中的识的半支,引发变成功果位识,所以应该是说这个半支加上这个名色、六处、触、受,叫这个是引发的;能生呢?

  【“能生支者谓爱取有,所生支者谓生老死。’”】

  这个三支,完完全全的三支,所生支的生,生了就老死。那么这个是先分类。我们也暂时你不要去强记它,不要强记,大概有个概念。等到你把十二因缘流转的程序了解了,那你不要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事实就是这样,而我们每一个人就在这个当中流转;一期生死固然是如此,一刹那起念还是这个。所以我们现在继续看下去:

  【“若尔引生两重因果,为显有情一重受生因果耶抑显两重耶,”】

  说,那么你现在这样说来,前面这个能引到所引是不是从因引,能引到所引,这是因到果;后面是能生跟所生,又是一个因到果;这个说引跟生是两重的因果。这个两重的因果,用在我们的有情身心上面,你到底说它是说,说什么呢?假定说,说一重或者是两重,如果一重的话,你只要说从引到生就行了,为什么还要说能引所引、能生所生呢?所以他又问了,是显、是一重一趟,还是两趟?这是一个问题。那么同样的,现在你们对这个概念还不一定很清楚,我们把那个文先一步一步的解释。

  【“若如初者,”】

  那么他就说,假定说,这个还是个问题,假定初者是显一重因果的话,就是从前面到后面,那么这个人生就是这样。

  【“则已生起果位之识,乃至于受,后生爱等不应道理。”】

  因为你在这个上面所说的这是一重因果,就是前面引,“能引”引到“所引”;前面是能引是因,然后呢感得所引之果,那不是就有了吗?有了,那十二支假定说就算这样的话,那么前面已经引了,说引能引是什么?无明、行、识,这个是能引的因;然后呢所引的引起的果是什么?果是名色、六入、触、受;到了这个地方够了,后面为什么还有爱等,这要它干什么?这不是没有用了吗?所以说,后生爱等是不应道理,这个说不通的。假定说,你说是两重因果的话

  【“若如第二,”】

  第二是说两重因果。

  【“则后重因果中缺无明行及因位识,前因果中缺爱取有。”】

  是啊!那你要两重因果的话,它这个引生的因是无明、行、识;是,前面是由无明行识引得来的;这后面第二次的话,那个无明行识就没有了;所以说后重因果中缺了无明行的因位识,这是一个缺陷。前因果中缺爱取有,这么,前面实际上呢,它那个两重是什么呢?前面就是无明行识这个能引,引出名色六入触受所引,这是第一重因果;然后呢爱取有,这个是能生,生起这个生老死所生,不是两重因果吗?是吧?这两重因果,假定你现在讲两重因果的话,那么后面这个因果当中,从爱取有到这个果位上的生老死却没有能引的无明行,这个不行;反过来,前面这个能引当中,无明行识却没有所生的爱取,这个又缺乏了,这个又不行。所以他提出这问题,提出来,关于这个地方他是辩论得很细。目前我们在座的有一些同学,不一定有这个力量去体会到,那不妨;但是呢,只要讲完了这个图以后,你们只要肯努力一点的,稍为努力,不是大努力,这个概念就很清楚。我刚才一再说,这个概念清楚了以后,你整个的生死流转的基本的完全了解。而这个生死流转,不是说像我们单单说的这边从生,生出来到死好像很遥远,不是;就是我们从生到死一刹那一刹那,眼前任何一个时候,无不在这个流转当中。广的来看说一期的生死,狭义的来说是刹那之间,都在这个里边;而这个里边,完完整整的讲,都有从无明开始,一直到老死为止的这样的首尾相连辗转相应的这个状态。所以我们关于这个地方,一定要很清楚明白的弄清楚。关于这里,这个瑜伽师地论上也有的;不过假定说不仔细的说明的话,叫普通一般人去看的话,你绝对看不懂,不晓得他说些什么。现在我们继续下去。他怎么讲?

  【“答无过,”】

  说,没错,没有错;下面解说了。

  【“谓能引因所引之法,即能生因之所生起,”】

  能引因,前面能引因是什么?就是无明行识,无明、行、识这是三样能引;所引因的什么呢?引的是名色六入触受,这个四样东西,所引的就是能生因之所生起。第二重因果当中不是说生吗?生起来这个生,它是个什么?是个总相,生起来那个总相我们叫生;生了以后,实际上那个生里边,就是这个名色六处触受,所以说即能生因之所生起;就是这样,所以它并没有缺少,并没有欠少什么。就像刚才我们说,一个房子,我们的教室,当你说教室的时候,虽然我并没有说这个教室里还有黑板,还有讲台,还有的大家的课桌,一定包括在里头;否则的话,这个不能算一个教室,这个我们特别说一下。然后呢说:

  【“所引已生,即于此立生老死故。”】

  说,虽然是第一重因果所引,引生的,生起了以后,这个名色六处触受,这些东西到后来,就所以死;死什么?也就是这些东西死,并没有别的。譬如说我们说那个教室,说这个教室整个烧光了;当教室烧光的时候,请问这个里边的黑板、桌椅难道还在吗?当然也烧得光溜溜一样东西都没有,就是这样。那么他为什么要说两重因果呢?这个不是问题了吗?他为什么要这样说呢?所以下面问题来。

  【“若尔何为说两重因果耶。”】

  它为什么你要说呢?那你不是这样就行了吗?

  【“答为显引果苦谛,与生果苦谛相各异故。”】

  说这个里面有大道理了,这个有绝大的道理了,这个引果这个苦谛,跟生果的苦谛的行相不一样的,这个不一样的。这个同样的是,譬如说苦谛,同样的是引生因果当中,但是它每一支每一支,这个功效、这个行相、这个状态、这个内容都不一样,这个所以一定要把它分开来。

  【“前者于所引位唯有种子,自体未成是未来苦,后者已生苦位现法即苦。”】

  说前面这个是引果苦谛,说是在种子位当中,它那个时候,它那个本体还没有生,所以虽然有那个潜在这个力量,但是它并没有苦,虽然说也是属于苦谛的;后者呢,生起来了以后,现法就是苦;这两个是有绝大的不一样。可是固然引起来的这个果,固然是不一样,然后呢没有引果之前这个因本身也不一样;所以前面这个因叫能引,前面生这个果叫所引。

  菩提道次第广论翻译第七十九卷A面

  前面生的个果叫所引,后面这个叫做能生因,那么果呢?叫所生果。前面这个所引的果,这是种子,并不苦,后面所生的这个果,是现行苦是苦。所以这个两个,因果之间有这样的差别,在我们的起心动念当中,到那个时候你用上了,就了解的清清楚楚。所以我们现在眼前很多东西,这明明是苦的,但是我们感受不到,然后呢拼命去集那个因,等到你感受得到就来不及了。这个里面有这样的两重辗转关系,所以我们必定要了解,说现在你这个一念虽然感受不到苦,可是这个正是苦的因,使得这个苦的种子策发,将来感苦果的就是它。那么你对这个有个正确的了解了以后,那个时候你就会努力去修行了。继续下去。

  【“又为说明果之受生有二种因,”】

  那么同样的,这个道理刚才前面已经说明了,这个果生起的时候有两种原因。

  【“谓能引因及此所引生起之因,故说二重因果。”】

  果的生起有的时候,一个是能引因,一个是生起的因,所以说两重因果。那么

  【“如本地分云:‘问,识等至受及生老死,若是杂相,何故说为二种相耶。”】

  说从识到受,这个就是及生老死,这个就是苦相。就是我们现在分成功惑、业、苦,无明爱取三支是惑,是无明相,行跟有是业,然后呢?识、名色、触、受、生、老死这个七支是苦相,这个苦相就是杂染的,各式不同的各式各样,那么为什么你要它他分开来说呢?

  【“答,为显苦相异故,及显引生二差别故。”】

  虽然同样的是苦相没有错,可是一个是种子位的,现在不苦,前面说过了,一个呢现行位的,现在就是苦,所以他同样虽然是苦、是杂染的,但是这个两个行相不一样的,第一点。还有呢?他这个生果的次第的的确确有不同的,一个是引,一个是生,先把这个辨别清楚。

  【“又云:‘问:诸支中几苦谛摄,及现法为苦,答,二谓生及老死。”】

  这个容易。

  【“问:几苦谛摄当来为苦,答,识乃至受诸种子性。’”】

  就是上面已经说过的。

  【“是故能生之爱与发爱之受,二者非是一重缘起,发爱之受,乃是余重缘起果位。”】

  这个一句话,就是我们修行的根本在这里。所以这地方说能生之爱与发爱之受,这十二支当中受的因缘属于爱,那么爱那里来的?因为前面有了受、感受,觉得这感受是可爱的,然后你去爱著;那个感受使你不舒服的,然后呢你就排斥,是乖离爱,还有一种叫舍受,这个两样东西彼此间有密切的关系,可以说紧紧的不相分离。妙了,虽然紧紧的不相分离,两者非是一重缘起,这个就很有趣,他种种的因果缘起的流转过程当来说,他并不是在一重缘起当中,是两重缘起当中的。怎么哪两重缘起呢?就是前面这个无明、行、识,是能引之因,这个因对不对?由于这个因而引发名色、六处,然后呢触、受,这个是所引的果,这是第一重缘起,到受为止,到这一个地方为止。第二重缘起呢?是爱取有,为能生之因,那么引发的是什么呢?所生的是什么呢?生老死,由于这个爱取有为因,然后引发生老死那个果,这第二重缘起,不是一重缘起。既然不是一重缘起的话,中间这个关键在什么地方?我们找出来,真正的流转生死就是不晓得这个关键,然后呢你了解了这个关键呢,切断的地方也从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切断,行了。所以当这个关系你了解了以后,你照著他去做的话,那么证的果,所以利根的小乘,叫缘觉。如万一我们没有这么聪明,那佛告诉你这个受是苦,实际上受呢?就是我们现法,眼前一切都是受,为什么眼前会受?到现在为止我们大家都了解了,原来我以前造的种种的业,你造了这个业当然现在感得这个东西,你有这个感受,这不是很清楚吗?一重因果对不对?就是以往你造了那些,所以现在有这个感受,如此而已。然后呢在这个感受上面你又起种种贪著,告诉你这是错的,好,你到此为止,挡住了。如果说你到那时候,到此为止挡住了,不跟无明、触相应的这个受,你认得了,所以生爱是因为无明,现在你认得了不再生起无明的话,这个爱就不生起,为什么?原来这个都是业感缘起─空,就是这么一个道理,所以下面你正确认识了以后,这个不再无明相应。无明是什么?就是惑。所以细的地方,或者是说内在的是无明,因为你不认识所以生起种种爱著等等,那么认识清楚了以后,那个就不生了,挡在那里,挡在那个地方的话,他这个就不会再引发生死,这个它重要的关键。所以说如果说我们自己没有力量能够辨别的很清楚,信得过佛讲,佛告诉你受是苦,苦的固然是苦,快乐的也是苦,只因为这样的关系所以不苦不乐他还是苦,那怎么办?你赶快努力!这个时候把生死切断掉了。所以这一个地方他只是说明这一个,支分略摄的这个道理。那么下面呢就讲

  【“四相当知能引所引,”】

  这个里边,我前面不是说吗?引跟生,那么引就是能引所引,能生所生,这一个里边先把文字念一遍,很容易的念一遍,念完了一遍,我下一堂课就解释那个流转生死流转图。

  【“一何为所引,谓果位识乃至其受,共四支半,”】

  上面说的是四支,实际上呢果位识也在这里,前面已经说过了。

  【“二以何而引,”】

  那么什么东西引的呢?

  【“谓依无明之行,”】

  就是无明行,就是这样,这个是能引的。

  【“三如何而引,谓于因位识中薰业习气之理,”】

  怎么个引法?那么在因位识,就是无明行,当行的时候就有一种力量薰习在里头,这一个是一个因位的识,薰业的习气,然后呢他就引发。

  【“四所引之义,”】

  那么怎么会引的呢?怎么会把这个能引的这个因引成功呢?

  【“谓若遇爱等能生,堪能转成如是诸果。”】

  所以这个能引所引有这样的四个状态,我们要了解的,现在我只把那个文字说一下,文字说了一下,刚才已经说过了,那十二流转图你清楚了,这个完全了解。

  【“三相当知能生所生,”】

  在第二重因果生当中有三个行相。

  【“一以何而生,谓以爱缘取,”】

  这个什么样会生的?因为爱缘取,所以会。

  【“二何为所生,”】

  生起的是什么?

  【“谓生老死。三如何而生,谓由行于识,所○业习润此堪能令有大力之理。缘起经释中,以生一支为所生支,老死则为彼等过患。”】

  生是所生,老死生的以后的过患。

  【“由是由愚业果无明起不善行,于识○建恶业习气,令其堪成三恶趣中果时之识乃至于受。”】

  由于这一个道理,前面不了解这个业感果这一个,那么由于这一种道理无明,这个道理不明白,起了种种恶业,不善行就是恶业,那么在这个识当中薰了这个恶习气,于是就将来这个转成功果位当中的受等等,换句话说恶趣当中的这个果报。

  【“次以爱取数数润发,令彼业习渐有势力,于当来世恶趣之中感生老死。又由愚无我真实义无明,起欲界摄戒等福行,及上界摄奢摩他等诸不动行,于识○习妙业习气,令其堪成欲界善趣及上界天果位之识乃至其受。次以爱取数数润发,令其业习渐有势力,于当来世诸善趣中,生起生等。如是十二有支,复于烦恼业苦三道,悉皆摄尽。如龙猛菩萨云:‘初八九烦恼,二及十为业,余七者是苦。’稻秆经说十二有支摄为四因,谓无明种者,于业田中下识种子,润以爱水,遂于母胎生名色芽。”】

  我在这个地方简单的念一遍,下面一堂课,我先解释,解释完了以后,回过头来再把这个一看,那就清楚了。这张图你们可以仔细的看一下。这张图有很多一部分在我们这个书本上是没有的。那么不过没什么关系,将来关于这个概念,这个概念你们要把他认识得很清楚。这张图一共分成功好几圈,最里边一个小圈,第二圈、第三圈、第四圈,然后呢外面一个阎罗王抱著他,就这样。那么在这个最里边的核心当中他有三样东西,哪三样东西?这个一条猪,一条蛇,然后呢一只鸡,这个鸡不一定鸡啦,就是飞禽家禽之类。现在这张图上面这个一共分成功三圈,他最里边一圈,一条猪,然后呢这个一条蛇,一只一个家禽,大家嘴巴咬著那前面的尾巴,他前面咬著他。这个三样东西表示什么呢?这个是生死的核心,换句话说我们整个流转生死凡夫的核心,这核心是什么?贪嗔痴,猪代表痴,痴就是对实际上的真实状态不知道,那个猪就是代表著愚蠢,第一个他是个畜生。那么为什么畜生他三样东西都是畜生用这个来代表呢?因为蛇特别的行相是嗔相特别厉害,他嗔而又能够伤人的话,那就毒蛇,专门伤人的,虽然那个嗔相,但是不大会伤人,那个是普通的无毒蛇,看起来,这个很可怕的样子,但是呢他实际上的伤人的行为、伤人的心理不强,那就是感得的,但是一定嗔,感得的毒蛇。禽呢?这个淫比较强,反正一般的这个禽类,不管是外面的飞禽、家禽等等这个淫欲之念特强,那么总共的就是痴,痴是无明。可是那个猪一般来说就是我们的观察当中,痴相特别重。猪好欢喜洗澡的,他欢喜水,但是呢他不管是脏水、清净水他弄不清楚,反正有水他又去,叽哩匡当就这样来,不知饥饱,不知脏垢,就这样的一副样子,所以贪嗔痴三样东西,辗转循环引生,这个生死的核心。由于这个生死的核心,所以然后呢再轮转生死,这个轮转生死的过程当中,这个叫中阴,这个中间,所以里边那个小圈圈是中阴,那个中阴你们看,这个两个半边,一个半边暗暗的,一个半边是光亮的,暗暗的那个半边那些人都是头向下的,光亮的那个半边头向上的,我们在讲四谛当中大家有没有记得,还记得不记得?说这个善趣的中阴身是光亮的,然后呢是向上的,恶趣的中阴身如黑羺光、如黯黑夜,然后头向下的,就是这个。那么然后那个中阴,再下面就轮转在这个六道当中。那个六道当中最上面的一个就是天趣,那个天趣,天的旁边是修罗,因为这个天跟修罗互相为邻,所以这个上面,有的地方画六趣,有的是画五趣,那么再下面就是人道,是天、人,然后呢这个地方是畜生道,他畜生道的真正自己安住的地方是主要的是以大海为主,然后其余的是跟人间是杂处的,这个畜生道。然后呢那个地方就是饿鬼,最下面就是地狱,这个六道当中每一道的这个右上角都有佛陀在那里,尽管在六道当中,可是这个佛菩萨都在这个地方接引我们,但是他并不在混在这个地方一起,而是站在那个上角上面,他一直在来啊!非常慈悲的告诉我们,你们赶快要跳出来,你们赶快要努力,就是这个。那么最外面一圈,最外这最外面一圈就一共十二个图。那个十二个图我已经写在黑板上了。第一个图是个瞎子,那一个瞎子就是无明,我先把那个内容讲一下。第二个陶,一个陶工,什么是陶工?就是做瓷器的那个工人,那个本来是个泥巴,本来也没有什么,挖一点泥巴弄一点水叽哩眶啦堆堆,然后你做成什么就做成什么,实际上也不一定陶工,就是以那一个时候佛陀时代的,现在我们任何一个人,你捏捏,就像做糖胡芦的那一个人用一点麦芽糖,捏捏捏捏捏成功一个什么,捏成功鸡,捏成功狗,捏成功喇叭,捏成功什么,你做什么就做成功什么,这样。实际上呢就是我们的行,由于我们的这个无明的行,你造了什么业,就造出什么样子来,就这样。然后呢这个时候下面一只猴子,猴子就是心识,你造了以后落下来,这个像猴子一样,从那个地方跑到那个地方,那个地方,从这个房子跑到那个地方,这个是猴子。猴子下面呢?是名色,名色是大海当中一个小船,这个妙了,小船上面你也迷迷糊糊好像有一些人在那里,但是他的确已经生命已经存在了,这样的一个状态。再下面呢?就是一座空房子,那个空房子有六个窗子,这个就是六入。六入下面的话那就处,处就是一个男女在一起在睡在那个地方的状态。然后呢下面是触,触是什么?一枝箭射在眼睛里面,哦不是,我想想看……触是男女的在一起,受就是那个一枝箭射在眼睛里面,那么下面是爱,爱就是那个酒鬼,酒鬼下面,然后再下面取,取是一只猴子爬在树上呢摘那个果子。然后呢再下面,就是有,就是个孕妇,怀孕的一个女人到了十月满胎的上来就是有,生就是生产的时候。最后呢?老死的话,一个人身上背了个死尸,就是这个十二个缘起流转。那么再外面一圈呢?有一位很恐怖的样子,这个是什么人呢?阎罗王,阎罗王就是死主,换句话说,这反正是对不起,你只要在这个里边,就跳不出这样的一个关系,就在这个辗转当中跳不出这么一个关系。这个图的最外面的右上角,那个时候佛陀在那里,佛陀指的一个月亮,这个月亮佛陀是什么?就是个觉者,他已经跳出这个生死轮回,他告诉我们的,指的就是所指的法,这个是你们在轮回当中热恼痛苦无比,这个月亮是才是真正的。月亮代表什么?两样东西。第一个呢?清凉不热恼,第二个是光明非无明,是这一个,这个是十二因缘的。那么这个左上角这一张图上面,这个好像是度母还不知道谁,我不知道,我老师告诉我的,这个都有传承的,每一个都有他特别传承的。我老师告诉的,这个左上角那个地方,是一个*轮,是转的*轮,当初本来我在台北讲了以后,他们就要印,我说因为我是个师承老师告诉我的这个,但是呢现在这个,这个左上角这个图我既然没听说,我不敢肯定,也要去找那个*轮没找到,这没关系,这样,我们大概了解这个图的真正的大概的意思。那么现在呢?又把这一个这个图的内涵来给大家解释一下。我想在这个解释这个图之前不妨先讲个故事,这个故事后面这个书上面也有的,你们现在也不必看那个书,这个故事是这样一个故事。

  说佛世的时候有两个大国,一个大国在菩提加耶,一个大国在南方。那么这两个大国,国王都非常好,平常他们彼此之间,经常互相礼尚往来。那么有一次,这个南方的那个大国的那个国王,送了一样东西,送给那个北方菩提加耶那个大王,送的什么?一副这个刺绣,那个时候刺绣是非常珍贵非常珍贵,我晓得我们中国古代是以刺绣出名,这副刺绣是不是中国去我倒不知道了,反正是精彩极了,他们印度平常是找不到的,是一个绝对的珍品,看了很欢喜,他就派一个大臣做为最名贵的礼物去送给那个北方那个大王。送了以后那个北方大王一看,这个东西这么珍贵,怎么报答他呢?想来想去,想不出什么报答他的办法来,他自己又觉得我是一个大国,平常总是,送他的东西,因为我大嘛,总要比他更大一点,今天他送了我这么好东西,我怎么回报他?那么请那个大臣商量,那个大臣当然谁也想不出来,佛陀是一个最了不起的一切智者,我们何不问问佛陀呢?好啊!有人跑得去问佛陀了,佛陀就叫人画了那么一张这个图,就画这个图。画了这个图,然后呢叫他说这个最珍贵,因为他们是信佛的所以非常高兴就拿了这张图,送给那个南方的这个国王。还没有送去之前,就派一个大臣先去说,说这里承蒙你送给我们这样珍贵的礼物,真难得之至,所以我们要想报答你,不晓得如何报答,用了种种的方法,结果找到一个无比珍贵的东西,现在呢你们好好等待著准备迎接。所以那个南方的国王听见了这个,平常送嘛就送来,哪有那么慎重,这样慎重,可想这个礼物的重要。那么后来他这张图画好了,然后呢派一个大臣,送的去的除了这个图以外,还有一个和尚,亲自捧了这份图而去。这个南方那个国王,他没有接触过佛法,虽然听说过,也不了解佛法是什么,就要来接收。一看那一个大臣,另外呢一个和尚,捧一张图,他想,这个东西一定是珍贵无比,所以他们用最恭敬的方式,最欢喜的心情去迎接。然后拆开来一看,一张图,那个图就是这个莫名其妙的不晓得什么东西,这什么?他当时心里面就有被愚弄之感。这个也许你们大家不一定能够体会得到,可能有人体会得到。我记得我们那个时候,有很多这个娱乐的这个什么,或者晚会,什么大家好玩,有一种开玩笑性质的,他有一个非常好的一个礼物包包,然后呢包得外面那个装璜非常好,然后呢通常叫你拆开来,然后你去拆,拆了一层又一层,拆了一层又一层,拆到最后的话,那里边或者一句笑话,或者一个什么东西,那换句话说,你当时就觉得啼笑皆非,因为是被愚弄了嘛,这是那我所感受到。所以那个国王当时他不了解这张图的特别因缘,心里面第一个念头,他就觉得愚弄了,就这样。那么,结果很多大臣看见了,这个国王这样的话,也觉得奇怪,那来来来来,你们来看,这算什么名堂?大家来看了以后,因为由于国王这个一个表示,大家先入为主,大家觉得,这是什么名堂嘛?他事先就说得这么慎重法,结果跑得来派这个人又怪怪的,他又不知道和尚是什么,然后呢这张图又是莫名其妙,他心里面大家觉得不是味道,好好也没办法。然后呢这国王愈想愈气,愈想愈气,说我平常很尊重他,结果他这样,他总处处地方托大,他以为来轻视我,这一下要报复。这平常的人报复也报复了,这个国王往往一个报复,那就大动干戈,这样这下

  要跟他打,这样。于是,他当然要真正打仗也不能轻易,所以召集那些大臣大家商量。说起来两国是差不多,虽然就实说来,的的确确是菩提加耶对方那个国王比他强一点,正在那商量的时候,那时有一个大臣说,不!我想这个国王一向我们彼此互相亲善,从来没有这种事情发生过,说这件事情,最好先把他弄弄清楚,不妨何不先派个人去问问呢?万一他有特别意义,那我们这样的话,岂不显得太冒昧而且无知。

  菩提道次第广论翻译第七十九卷B面

  特别意义,那么我们这样的话岂不是显得太冒昧而且无知,冒昧无知而且又冒这个险,这个种种划不来,大家想想也有道理,好好,那就返报。派一个大臣跟著来的就问他,说你说这个很珍重,但是我们收到这个礼物,看了半天,也看不懂这个什么一回事情。那么,然后呢他就跟他解释,就跟他解释那个图上面的那个道理,他说那个,你既然要了解,他不是派一个和尚去吗?你就去问那个和尚就得了,好,好,好,那就问那个,既然要了解,然后问那个和尚。那个和尚就把那个十二因缘这个流转的这个内容从头至尾,详详细细的解释一下。解释了一下,那个国王越听越有味道,越听越有味道,听完了以后就想,开悟了,大彻大悟了,一点都没错,好的国家也不要了,给儿子,就去做和尚去了,这张图。后面,我们书本上有的,仙道大王,然后弄了个十二因缘,贴在门上面看了以后,开悟了,就是这样。你可想而知这个图的真正的意义,而且这个开悟的话那个真是个什么开悟?,那是缘觉,缘这样的。所以我先把这个因缘给大家说一说。

  我很早以前也听说过十二因缘,然后呢什么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这么大家都背得起来,到底说些什么?就是不知道。然后再聪明一点讲了很多道理,这个说凭良心话,后来我也跟人家讲,也觉得把那个什么能引所引说了一大堆,一直到最后,我听见我的老师跟我讲了一遍,那我才发现原来这么个美,那后来回过头来再看前面的很多概念我非常清楚,都非常清楚了,这样。所以我了解,今天你们听完了以后,这张图内容或了解,就是你们呢的的确确在这个地方非要努力不可,非要努力不可。你努力把前面后面的连贯起来,那个时候,那我以前告诉你们的道理去修行的概念,说为什么前面说异熟、等流等等当下的一念业,这个概念都连贯起来了。我们要晓得大乘佛法之大乘主要的还是这个,不同的就是你把这个内涵能够推广使一切众生了解了去解决,这个不同的地方,它解决的根本,还在这个上头。所以佛在菩提加耶菩提树下,发现了什么?缘起、流转顺逆之间关系,就把这个打开了,当然这个是非常深细非常深细的部份,粗显的地方,就从这个地方进去的。那么现在呢把这张图,顺著这个次第,来解释一下。

  第一个,我们晓得这个图上面就是从无明开始,实际上真正是不是从无明,不一定从无明开始,这个里面有它的原因的,可是呢真正的细相,从无明开始。无明我们已经说过了,就是因为你对真实的状态不了解,因为这个不了解,所以那个时候,对于没有实在的东西你执著的实在的,大家还记得吧?无明如非亲实等,第一个非实,不是实在的东西,然后呢你执著以为实有的。然后呢这个东西又明明是我们生死冤家你就把它看成亲爱的东西,那么这个说明了什么呢?本来这个是五蕴,这个五蕴彼此间也是缘起之法,并不实在,你就在这个上面看成一个实体,而对这个实体,对我们自己个人来说,你又把它看成我,或亲爱的,偏偏这个我,我们生死冤家,就是这个,这样。所以它分成两派的说明,一派呢说你不了解真实,一派呢说执这个东西,执这个我,萨迦耶见。大家记得无明跟实之间的两个派判别吗?那不管你怎么,主要的原因,就在这里。因为你不了解所以你就造错误,这个图上什么?瞎子,瞎子当然嘛,就一无所见,但是你一无所见,老老实实还好,像瞎子一样的动,他还拿了一个棒点点触触动,到处这样,我们现在在长夜生死当中,尽管你知道得很多,可是真实的状态一无所知,明明不实在的你把它看成实在的,明明我们的冤家,你把它看成个我,我、我,就受了这个害!因为你不了解,所以你去忙著,因为你一忙作嘛,就作错了,这个像什么?像陶工一样,就像刚才说的。本来这东西就是泥土、水、或者什么其他的因缘,你捏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这个什么?叫作行,说无明所以就行。因为这个行的关系,这个业,业本身叫薰习一种力量,当行的当下,这个力量就存在的,这个是业的习气,这个什么?因位识,这个就是因位识。

  那么说到这个地方呢我们现在马上可以感受一下。平常我们眼前,是不是真实的了解世间的一切真相,我们并不了解。我们平常常常说的,一个对境境界来了,可爱的你就贪,不可爱的你就嗔,我们了解了,为什么他要来跟你吵,原来前面有它的因缘在,而我们不会了解的,对吧?种种这个事情不了解,因为你不了解,所以造种种的业。当你造业的当下,当下本身,那个心识当中,留下来这个影响的力量,作任何事情,作任何事情。可是造完了以后呢?它是不是增长,前面说这个业感不感果,叫“作已”造完了以后,还要增长,怎么增长法呢?现在就看下去。那个时候,一下从那个第三支识,一跳跳到后面第八支爱,那么这个情况,我要说一下。那个爱是什么?这个图上面画的,一个嗜酒的酒鬼,那个酒鬼他平常没得酒喝,心里一天到晚想酒,等到那个有了酒以后,喝了个不停,这个酒鬼从来不知道醉的,不晓得你们碰见过没有,我想你们可能碰见过,我以前没有出家之前,我也不会喝酒的,只有一次的因缘,不晓得什么因缘,偶然的喝了,喝了以后,人家说我喝醉了,我说没有没有,我自己觉得脑筋清清楚楚,实际上那个醉,不是说你倒在那个地方,一动都不动,的确的就是你那个受了这个这个酒精的刺激以后,那时候心里面一种兴奋状态,说话也是爱说得不得了,是语无伦次,然后呢喝得是越喝越起劲,这我没酒瘾的,尚且如此,所以我晓得那个酒鬼的话,那再多他也不怕,喝醉了,明天,明天再来,就这样,所以这个爱的状态,就是这样的。那么他为什么会有这个状态呢?你说无缘无故一个人会不会去喝?他不会,他前面一定有他一个什么?有他的原因,他前面已经有这个习惯了,对不对?我们做任何事情,你没有这个习惯,从来碰不到那个东西,你不会欢喜,你所以欢喜这东西,就是你前面喜好的东西。前面的喜好是什么?就是你前面的行所积累的习气,你所欢喜的,那个欢喜的,如果遇见了这个外境,再引发他的话,前面所做的行为,留下来这个影响力量,当碰见了境界你又触发了,然后呢又来了,来了以后,这个像酒鬼一样,你不会嫌少的。所以这个爱的力量就是看见了就欢喜,这种状态。

  那么另外一种图上面,它不是一个酒鬼,另外这个十二因缘图上面画一个要人,这个要人平常我们说国王,他处处地方显他很重要的样子,他有很多事情要作。然后我们看,或者是大的企业家,或者是什么,他是忙得不得了,为什么?这个也少不了,那个也少不了,这个也要,那个也要,就这样,处处地方少不了他,名也要,是利也要,是样样也要,钱也要美人也要,没有一样东西少得了的。那国王有了这个还要那个有了这个还要一个,这样样有了,还要长生不老,就是这样,这个爱的特质。那么爱了进一步呢?他要取。取这个东西,就像猴子一样,那我们看见那猴子爬那个树上面真是有意思,那个猴子摘那个果,摘了一个放下一个,摘了一个放下来,摘了放下来,它不停的这样去摘的,就是那个取的特质,换句话说我们心里的状态,就是这样。然后呢当你取的时候,那个是下面是产生什么的状态呢?取了以后,那个就非常强有力的这种心里状态就生起来了。平常我们眼前说刹那的也好,说一生的也好,譬如说我们欢喜的东西吃,到那时候你看起来,这好吃的东西,你坐在这个地方一看,第一个,这是什么?就是你看见了,当你看见的时候,那个时候,如果说你以前有这个影响力量,有这个习性,跟无明相应的这个触,看起来,然后你欢喜它,爱,爱了进一步你就取,取了以后,然后呢你就吃,什么弄,那个越吃越起劲,当我们吃得起劲的东西,真是欲罢不能。如果我们那个肚子不是橡皮做的,如果我们这个肚子像个房子一样的话,或者像个海一样,你多少东西吃下去,不会打回票的,就单单这个东西就有这么一个很大的力量,这是我们刹那的。

  那么然后呢?还有一种状态,那么你一生积了这东西以后,譬如说我们现在人来说吧,现在世间人没有一个人例外的,我们眼前一天的生活,说起来只要十块、二十块钱就解决问题了,但是他偏偏不行,要积,不但要十块、二十块不行,要一百、一千、一万、十万,乃至于更多,他积,积在那里存银行,然后辗转的来,一生一直在这个上面忙,一直在这个上面忙。那么等到他慢慢的慢慢的忙完了以后,他心里面就一直造著这个业,心里上留下来非常大、非常大的影响力量。通常情况之下,到结束了以后,那个时候他脑筋里,譬如说,人生病了,然后生病了以后,他通常有两种心情,第一个呢赶快找医生,他要保护自己的生命,还有一个万一有问题的话,哎呀他也觉得这个事情还没办;这个事情还没办,这个遗嘱没交代清楚,这个钱该怎么办?如何处理?他脑筋里都是这些事情摆在这上头。所以他那个时候,这个力量是非常强有力量,他一生忙的这些事情,他在这地方紧紧的、紧紧的现起了,所以记得不记得当人死有的时候,善心死或者恶心死,他那个是什么?就是他如果一生忙这个力量,他这忙的,为什么忙?前面经过这个爱跟取,对不对?清楚不清楚?因为我们每一个地方的心相,那个时候这个就有这绝大的力量。平常我们只要自己随便你想一下的话,平常也是如此,重要的任何关键,假如有重要的事情摆在这地方的话,譬如说我正在做,做了一半我要离开了,对不起这一件事情一定要交待的清楚,这一定是这一个事情就占在你心里面,这个叫作什么?最重的业。再不然的话,就是你要走的话,有人提醒你,某人哪还有一件事情没解决,对对对!凡是这种事情都是前面经过了你一个识的种子,经过了现在的很多爱取,而造了有,这有的话就是业,这个存在这个力量。再不然的话呢,你的习惯,想起来要走了,我想起来了,就是凡是这种情况,都是这样。这个力量,由于这个力量,然后呢前面这一生的缘尽了,前面一生的缘舍,所以这个我们四谛当中,叫因、集、缘、生,因就是那个种子,那个种子位,就是无明、行、识的那个识的那个种子。

  集的话呢?就是经过了爱取的滋润以后,这个集包括什么?所有的这个惑跟业两样东西,经过这个爱取的强烈的惑,然后呢造了种种的业,这个叫集。集了以后,然后呢下面会引生一个力量,引导你下一生的,而这一生的生命舍掉了,舍掉了这个就是下一生结生的缘,然后呢下一生生起来了。那么现在在这个地方呢,也是如此,由于前面这个爱取,所以造种种业,造了这个业,这个业的力量非常强。前面你无明、行,譬如说,因为无明看见这个东西,看了然后呢,留下,做了一趟,留下一个影子,只是留下一个影子,这个影子,它不一定马上结果的,通常就是你做了以后,就留在这个地方,可是假定经过后面的这个爱取的滋润的话,慢慢慢慢这个力量越来越强,越来越强,越来越强,这个大家感受得到吧?这个很清楚很明白的,所以当譬如我们刚才说的,今天你要离开的时候,要想交代,或者什么的,那就是这个什么?有的力量。当我们一生结束的时候,那也就是这个力量现起来了,所以那个就是会引导你到下一生,于是呢下一生开始生了,所以结生。那么结生的时候怎么个生法的呢?结生的时候就是这样,结生的时候这个道理我们已经,先就是你离开的时候,当这一生的缘尽了,说死了,然后呢因为你由于无明,不认识事实的真相,爱著,你觉得这个失去了,这个无始以来的惑,以及你造种种的业推动你的力量,这种心里的状态,这个就是识的状态,又继续的生命前一世的业所感得的生命是到此为止,可是这个心识本身,却有这个力量推动,就是那个时候,这个时候中有现起,这个中有就现起来了。中有现起来了呢?还是由于这个业,前面我们说过,当你照这个业的时候,除了你自己以外,还有跟你相应的,然后呢对不起,自己造的业,以及相应的境界现起的时候,那个时候,你又会在这个里边转,然后呢结生。那个结生的时候,前面已经说过了,我们很清楚很明白,说如果是胎生为,以胎生为,以一个例子来说明的话,就看见那个男女的交合,那么因为你的业的关系,所以别的人跟你没这个业,你看不见的;有业的话,不管千里万里,你就去了看见很清楚,然后呢当这个,瑜伽师地论上面说的,跟其他的,一个是男女的交合;一个是只见二根,乃至于最后只见那个精血,都是这个,就是你的心,一步贯注在这个里头的时候,只见这个。

  昨天我们就谈过了,如果我们仔细的观察一下的话,我们也很清楚,刚开始我们见到这个,然后呢你刚开始跑到厨房,看见厨房作菜,到后来的话,你欢喜它,到最后的话,除了这个你欢喜吃的其他的什么都看不见,那就是我们,就这么现实的一个心里状态。然后你那个识,那个时候你那个识,由于你一向的习惯,你就欢喜这个东西,所以它这个有种非常强有力的力量,本来这是你这个心的业力所缘的,但是因为强有力的力量,你把它摄持、把持这个东西,那个时候这个精血本身,这个就是这个名色当中的色,而另外这个名就是什么?就是你的心识,那个心识所缘的对象,就偏偏有强有力的这个有的力量就把它把住,就像黏住一样。如果没有这个强有力的力量的话,你不会投生,你不会钻进去的,就因为有这个强有力的力量,这个强有力的力量就是有支,就是有,就是我们以前无始以来,所造的这个经过爱取滋润的这个力量,一下沾上去了,这个就是名色。所以名色两样东西,它都互为相、相像什么?名依赖于色,色依赖于名,就是就是这个时候。那么,这个名色这个东西为什么像海中一条小船?这有是有这个东西,有这个生命,可是呢它这个大海中,动不了就陷在这个里边,就这么就这么,你远远看看的就这么一堆,就是如此而已。这个里边却有两样东西,一个是物的方面,什么?船。船上了还有呢色的部份,一个人,就是这个,就如此而已。由于这个业的继续不断的推动,虽然在这个地方呢继续不断的推动,然后那个时候就六根开始发展了,这六根,这个是六根虽然发展了,但是这个根本身并没有认识作用,就像一栋空房子一样,那个空房子就是它的自体,六识就是六个窗子,所以它下面这个图,就是空房子有六个窗子,就是空空洞洞的,

  它有了六个根,这个胎位当中,乃至于到后来,他那个六根本身,根是具足了,但是那个根的作用,还不现出来。

  那么再下一步,这个业的推动,然后呢出生了以后,那个时候这个就是触,感触了,就是根、境、识三识和合触缘生。那个感触是非常敏感的一样事情,所以这个图上面是一个男女交合,它并没有现那个交欢,就是男女睡在一个床上,那个就是触,那是一种非常强烈的状态。平常那个感触,我们也可以也可以感受得到,当你正触的时候,那个时候譬如说,你一下坐的一个软软的,你坐上去第一个念头,或者你随便,或者,如果说好的,你快乐的感觉,其他的所谓苦乐什么等等,,刚开始那个接触的时候,你并没有能够体会得出来,欢喜不欢喜,可是那一下你就有一个感触,这样,那个感触本身却是很灵敏的,由于这个灵敏的感触,所以下面就生起那个受,那个受就非常强烈、非常强烈,所以那个图上画的什么?像一支箭射在你眼睛里,这个眼睛这个东西敏感的不得了,你稍微吹一点风,它那个眼睛就难受的不得了,稍微有一点垃圾进去就不得了,就是这样。所以你随便一点点东西的话,不管是身、心两方面的这种东西,就会这么个强烈法,实际上呢我们眼前也是。这两天天气冷了,那个一下冷了,那我们就觉得这地方,就这个不行,早晨起来,第一个起不来,然后呢起来了,跑到大殿,平常的时候,进去就进去了,一进去的话,踩到那地上冷得不得了,那我们这里还比较好,如果你跑到大街上一看的话,那各式各样的时髦的衣服通通出来了。天气稍微热一点,那个东西都拿掉了,都是这个样,然后呢你稍微吃东西味道今天差了一点点就觉得不对,不管是任何东西,这么个敏感法,这样,那个就是受。所以刚才我们说,我们不是从无明、行、识,然后呢,这个三支是什么?能引支对不对?为什么叫能引?它能引发你的,但是

  因位当中,它能引的支,怎么会引发生起的?还要一个条件,什么条件?爱取这个因位的识,是在这个地方,但是这个因位的识,感不感果?不一定,要看你有没有爱取的滋润。当有了这个爱取的滋润,不断的滋润的话,所以作已增长,那么不断的作,就同样一件事情,不断的作,不断的增长的话,这个力量非常强、非常强,到后来的话,它前面这个缘尽的时候,它这个力量就生起来了。然后呢生的时候怎么办呢?生的时候那就是这样的次第,这样的次第,所以到最后到受。现在我们一生,从结生开始到老死,一直在这个受的当中。对不对?我们这个境界,碰见那个境界,这个分三部分,前面告诉我们的,那我们那个果报分成三部分,一个是异熟果,一个是等流果,一个是主上,或者是增上果。什么是异熟果?就是这个这些,从名色什么等等,这主要的指这个报体为主的,这是识所摄持的这个,然后呢完了以后,这境界任何一个现起的时候,你这个上面有个感受,而那个感受的当下,它却有一个另外一样东西─等流,心里面也会跟著生起来了,但是这个是果,这样。

  还有呢外面的境界的话,外境这个所依就是我们有情所依的叫作增上果,外境所依的,我们一生就在这个受当中。当你随便有一个受一样东西的话,那个时候你就会有一个一直在这个境界当中转,有了一个受,那个时候你自然而然会根据那个受而引发我们内心当中的一种状态。那个引发的内心状态是什么?等流因果,如果是凡夫的话,现在我们了解了佛法以后呢?不一样了。说为什么现在有这个感受的?由于前面的这样一路上来的这个因缘,所以你看见了这个东西,你又欢喜了,因为以前结下来这个贪爱相应的。反过来呢?你看见了这种东西,又起嗔心了,那是因为跟这个相应的,总之这个在痴当中,不对不对。如果你了解了不对,你就不会作这个,那就是还灭,这个我们现在暂时不谈,这样。所以不懂得道理的之前,你一定在这个里面转。在这个里面转,然后你讲种种世间道理,以世间来说,对啊!你有百分之百的道理,因为我们当然要去享受,当然要求营养,当然要求舒服,当然要讲道理,你这个有道理,我这个没道理,这种事情都来了。对不起,这个都是什么?等流因果!然后在这地方呢继续又造业,而所以这样的话,就是对这个,这一世所以感得这个果报的原因不清楚,对不对?无明又来,从头再转。然后呢?由于不明白,所以你产生了下面的爱取等等,这到这地方我们要了解了,所以它刚才告诉我们,这个能生爱,发爱的这个受,跟这个所受,受所生的这个爱是两重因果。清楚不清楚现在?第一个我先把这个前面讲的。还有一个呢?无明、行、识,这个是能引支的因,这是个因位识摆在这个地方。就像平常我们说,我们外面去跑一趟,或者我们坐在这个地方看一个电视,譬如说我们举一个比喻吧,常常说的,你看电视看得正起劲的时候,忽然来了一个广告,看了正起劲来了个广告干什么,你讨厌它,是啊,讨厌它,幸好它只有半分钟过去掉了,对不起!那个识落在那个脑筋里,这个因位识,它并没起现行,过了一些时候,你碰碰碰,忽然之间,以前广告当中,它是说这个汽车怎么好、这个汽车怎么好,那个时候你有了钱了,跑出去看看,你想对呀!我这个汽车里面想到有这样东西,然后你就忙,忙著去,这个什么?后面又碰到了这个境界。

-----------------------------------------------------------------------------------------------------------------

更多日常法师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日常法师: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80-81卷

日常法师: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82-83卷

日常法师: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84-85卷

日常法师: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86-87卷

日常法师: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88-89卷

 

后五篇文章

日常法师: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76-77卷

日常法师: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74-75卷

日常法师: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72-73卷

雪漠:无死的金刚心 第18章 傻子的油脂

雪漠:无死的金刚心 第18章 金刚乘三门甘露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