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倓虚法师纪念文集:倓虚学佛“六字诀”诠(麻天祥)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5:16:37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倓虚法师纪念文集:倓虚学佛“六字诀”诠(麻天祥)

 

  麻天祥  武汉大学哲学学院

  晚清佛学之重心不在缁衣,而流入居士长者之间。佛门也在革故鼎新的时代潮流的裹挟下,也开始了自身的变革。他们不仅由外在的超越转向内在超越,而且把超越的追求一变而为积极的参与:成佛的终极关怀趋向于成菩萨的救世精神;上求佛道的形上思辨融入下化众生的理性实践;对彼岸净土的关注返归至人间净土的建设。一言以蔽之曰“入世转向”,因而有人间佛教、人生佛学之谓而延至今日。倓虚法师以“看透、放下、自在”六字概括佛学,言简意赅,深入浅出,雅俗咸宜,把万卷佛经酣畅淋漓地展现在世人眼前,而使之心领神会。因此,倓虚“六字诀”可以说是契心于释迦和大德往圣之深思,游神于超越和参与之间,集中体现了人生佛学的内在逻辑和终极关怀,以及实现自我的方法或道路。

  佛家义理,博大精深;佛经经典,汗牛充栋。般若性空,涅槃实相,实相无相,非有非无,或唯识无境,或即心是佛,其理也深邃,其说也圆融,但对一般人而言,实在是莫测高深,望而却步。具体而言,佛学教人,有四法印,曰:诸法无我、诸行无常、涅槃寂静、人生皆苦。前二句说实相(事物本来面目),第三句说终极,最后一句说现行。换个角度讲,佛家认为,事物原本无我、无常,但是人却执着于我,执着于常,而不能进至游行自在的终极之境,故与苦相伴终生;因此苦的根源不在外境,而在自心之无明。所以解脱之道,或者说最佳的生存环境,不在于向外追求,而在于自心的觉醒。显而易见,佛学固然也论及事物的生成,但核心是人的认识和生存,是关涉人生的大智慧。梁启超尝以四字概括佛理曰“无我我所”,可以说切中佛教哲学之肯綮,但仍然是云山雾罩,不知所以,诚所谓“只在空濛紫雾中”,“拟相寻即隔千峰”。倓虚总结的六字诀,显然是紧紧围绕人生,并引导人们向内追求最佳生存状态的至理名言,也可以说是点石成金的方便说法。

  倓虚是天台宗的传人,在观宗寺受具足戒,依谛闲专究天台教观,与大闹金山寺的释仁山,以及常惺等同学,尝随谛老北京讲学,任传译。亦尝在观宗寺禅七中得偈云:“观念即住,觉妄皆真”,深为谛老认可。其弘法遍及东北、天津、西安、青岛、香港等地,著述有《心经疏义》、《起信论讲义》、《天台传佛心印记释要》、《金刚经讲义》、《读经随策》、《佛学撮要》、《净土传声》等,以及《影尘回忆录》。蒋维乔誉之曰:“天台教观,宏宣南北。辩才无碍,圆融真俗。”南北、真俗,非为谬奖,由此可见,倓虚对佛理之熟稔而得运于掌上矣。

  据《影尘回忆录》第二十章记载,1932年,倓虚讲楞伽经于青岛民众教育馆,王金珏宦海浮沉后闲赋青岛,亦潜心佛学。二人初无交往。一是因倓虚持“只负说法度众的责任”,“用不着去往外攀缘法”。二是王金珏虽信奉佛法,也“曾访问过南北的不少出家人,可是说话总不投机,有的一身烟火习气,专门注重世法应酬,因此他败兴不愿再多给出家人接近”[1],正像倓虚说的“名僧风格酷肖俗流。”[2]但是,王金珏偶然混迹于民众教育馆,远望倓虚威仪庄严,“一见有缘”,“自是每天到教育馆去听经”,并拜访倓虚于下榻之处。其间,王氏和倓虚相谈甚恰,王氏便向倓虚请教学佛心得。倓虚说:“倓虚苦恼,学佛这么多年,可以说一点心得都没有。不过以我的笨理想,从佛法中体验出来有六个字的一句话,就是:看破!放下!自在!”王金珏听了破颜微笑[3]。这就是“六字诀”的来源。所谓“一点心得都没有”,不仅是倓虚的谦辞,实际上体现了倓虚在博大精深的佛法熏染中虚己待人,方便施教的圆融与宏阔。

  倓虚对六字诀也有详细解释,他说:

  世间(应为界)上的苦恼都是因人看不破;看不破就放不下;放不下就不得自在。能看的(应为得)破,就能放的(得)下;能放的(得)下就得自在。无论任何人,也无论任何事,都是这样。看破了就放下了,放下了就自在了。

  看破就是般若德;放下就是解脱德;自在就是法身德。

  众生之所以为众生,是因众生有执迷;有执迷就是看不破;看不破就放不下;放不下就整天烦烦恼恼,是是非非,不得自在。

  佛之所以为佛,也并不是他另外有一个佛性,就因他对任何事理没有执迷;没有执就是看的(得)破;看的(得)破就放的(得)下,因种种都放下,所以佛能随缘不变;不变随缘的自在。用功的方法不在多少,如果你拿着一句话——看破、放下、自在——来做一个尺度,在每做一件事,或想一件事时,用它来测量一下,那些无明烦恼,自然就少了。如果你能把所有一切执迷看的(得)破,成佛都有余。[4]

  倓虚的解释可以说是势如破竹,自然也是当头棒喝。唯有看破,才能放下,也才能有随缘不变的自在。佛,就是觉者,通俗地说就是能看破,并非其另有佛性,故无执著。然而可惜的是,如此简单的道理一般人却不能理解,更不能奉行,是是非非看不破,烦烦恼恼放不下,同“自在”也就永无缘分了。

  自在,通常谓之任意舒适者,但又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哲学范畴,与《庄子》的“逍遥”意同;“无己”、“无待”而得自在。简单地说就是超越了偶然、必然的“自由”。佛教传入中国后,便把觉悟的终极关怀谓之“自在”。《法华经》云:“尽诸有结,心得自在。”注曰:“不为三界生死所缚,心游空寂,名为自在。”作为哲学范畴似乎已成佛学的专利;作为佛教追求的最高境界,“自在”也就是“法身德”了。

  和自在相比,看破、放下无疑是通向自在的方法和道路,但没有这样的方法和道路就无法实现或者通向终极的目的。就此而言,看破和放下便是自在的前提和必要条件。如果说自在是佛果,那么,看破、放下就是佛性,而看破则是首要的“正因佛性”。

  《红楼梦》开篇的一首“好了歌”传诵至今,虽然不再新鲜,但仍是警醒世人的至理名言,说的就是“看不透”、“看不破”。所谓“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忘不了功名利禄,忘不了妻儿老小,到头来撒手西去,只落得荒冢一堆,万般皆空,烟消云散。如此只见“好”,不见“了”,看不破所有的名缰利锁,看不破也就忘不了,也就是放不下。其实,人性最大的弱点就是经不起诱惑,而经不起诱惑的根本就是因为看不破!

  佛家认为,诸法因缘生,无我无常,一切都是因缘假合的虚幻。《金刚经》末四句偈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雷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就是引导人们对待现象世界,不要执着为有,诚如庞蕴居士所言:“但愿空诸所有,慎勿实诸所无。”这就是倓虚说的看破。他在《念佛论》中深入浅出地说明了佛家的这个道理:

  普通一般的习惯,都以这个身体为我,我以外便是人,许多人我合起来就是众生。每个众生都想多活几年,相续不断,就是寿者。其实这都是些假名、假相。比如人我就是相待假;(对待法,以人而有我,以我而有人故。)众生就是因成假;(假借众因缘而成故。)寿者就是相续假。(我人众生相续不断股。)如果离开这些,哪里还有实我呢?[5]

  倓虚这里说的就是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我且不实,人何以实?寿何以实?众生何以实?一切有为法也虚幻如雷电泡影。看到这点,就是看破。他说人身不过是七大(眼耳鼻舌身意六根,以及识根)假合的“我”,“实际上不过是个臭皮囊”,并形象地比喻说:

  比如在我们讲开示的时候,忽然有一个人用一个皮口袋装满了大粪,扎上口送进来。我们大家都以为这是肮脏东西,捏着鼻子嫌臭,躲远远的或赶紧把它扔出去,以为是亵渎。其实我们人人都是个臭皮口袋,我们人这个臭皮口袋,还不如用一个真的皮口袋装上大粪送进来的比较干净。因为送进来的这个臭皮口袋还扎着口,我们人人这个臭皮口袋,上下都张着口,直冒臭气,所谓“九窍常流不净”。但是人们就以此臭皮口袋是我,还爱得不得了!这样化妆,那样保养。如以佛的眼光来说,实属愚痴颠倒之甚!

  我们这个身体,大家都认为是“我”,其实这不是我,而是我所使唤的一个物。应该在“我”字下面加上一个“的”字,称为“我的”。因为这个身体是属于我的一部分,像一件应用的东西,如果我愿意使用它的时候就用它,不愿用的时候就放下,不被所累。如果放不下就被他累赘了。[6]

  倓虚强调,我非我,我也是因缘假合,不能执为实有。喻之为臭皮囊,意思是告诫人们慎勿爱、取和占有。

  倓虚还强调“人生观最要者在认识自己”,即认识“我”。然而可惜的是,“世人瞢瞢,皆迷惑颠倒,认色身之假我,忽衣里之宝珠”,“皆误以家贼为真子也。”[7]也就是说,在人生观最根本的问题上,世人往往执妄为真,以虚为实,看不透,看不破。为了说明这个问题,倓虚进一步中国圣者之说相印证,也可见其对佛教的中国化的思维情结。他说:

  佛曰“无我”,孔曰“毋我”,老子云“无身”,庄子云“无己”,此诸圣哲,岂不以世人皆妄认色身之假我,致起惑造业,故大声疾呼,以警之乎。

  孔子绝四,因“意”是惑,“必、固”是业,“我”是苦,教人“毋我”离苦。老子以有身为大患,庄子视“己身”为障碍物,无己方能逍遥。此皆因世人错认自己,故恺切训示,毋我、无身、无己。总之,一切一切,皆为吾人错认自己之佐证也。[8]

  在这里,倓虚旁征博引,力图会通三教,用传统的思维和中国人熟悉的语言,说明佛家“无我”的观念,并借孔子绝四之说,导引出佛教因惑生业,因业生苦的业报哲学。有“我”便是苦,因有“我”便有惑。起惑造业,如是而已。错认者,就是看不破。

  事实上,在佛学的概念中,“我”有二义,“一者法我,二者补特伽罗我”[9],后者即人我,也就是自身的我,与人相对的我。其实,“我为主宰”[10],指的是自性。至于倓虚“我的”之意,是通俗的说法,是对主体的否定,而非对主体意识的肯定。其意在说明,假合之“我”,或者“我的”,是用,是身外之物,该放下时就得放下,因为“我的”更不能执为实有。事实上有太多人常常把“我的”看得太重,看不破,看不透,紧抓不放而永无宁日。世事兴衰际遇,悲欢离合,纷纷扰扰;人心惟危,蠢蠢欲动,所为何来?都不过是为了利,为了名,为了权势,为了情爱┅┅总之一句话,为了自己的欲壑难填,而把眼睛盯着,手伸着,伸到那永远缩不回来的地方。“到了结果”,用梁启超的话说,“依然还他一个老忙、病忙、死忙。”[11]

  这正是倓虚吟咏的——白云出岫观自在,青山无语笑人忙[12]。能看破者大自在,以妄为真者也就只有在名缰利锁的束缚中,谋虚逐妄,“忙”个不停,“自在”也就与他永无缘分了。

  诸法无我,诸行无常,我非我,相非相,万事皆幻,一切都在变动不居的状态,都不可执著。佛家教人,就是要与世俗的价值取向不同,把看在眼里的虚化,把抓在手里的松开。唯有如此,才能心地空犖,才能从利害、贵贱、荣辱、穷达,乃至生死的束缚中解脱出来,才能够游行自在。也就是说,唯有看破才能放下!倓虚说:

  佛说之六百卷《大般若经》,亦不过是破执扫相。故曰“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又说“观相元妄,佛即是魔,观性元真,魔即是佛。”此即是佛魔一如。“识得此,万事毕。”

  这些话都是直接对名相的破斥。所谓“破执扫相”、“见诸相非相”,甚至说“佛魔一如”,也都是逼拶世人“看破”的当头棒喝。所以倓虚接着说,“应知破处即显处,放下即得处,夺处即予处。此即离苦得乐之根本大法矣。”[13]只有放下才能“得”,当然不是“得”放下的,而是得“自在”也[14]。舍得,舍得,如是而已。

  唯有看破才能放下,但看破未必能放下。这就是说,不是仅仅懂得理论就能付诸实行而“立地成佛”的。其实应当说还是世人积习太甚,“执识”太重,而致难以放下,或者说还不能真正的看破。这就需要真修实证的功夫了。对此,倓虚有“五魔五要”的说法,随时引导人们在充满诱惑的大千世界中,看得透,看得破;拿得起,放得下。他说:“凡学佛之人,须知五魔利害,必须预防。”

  一者死魔,二者病魔,三者烦恼魔,四者五阴魔,五者天魔。破此五魔,最要是预作观想。一观生死一如如镜花水月,能破死魔。二观知苦断集,如露如电,能破病魔。三观世事如梦,逢场作戏,何须认真,能破烦恼魔。四观如幻化,能破五阴魔。五观一切环境,完全是梦,能破天魔。

  更有五要,第一要看破声色利货,转眼成空。二要看轻荣辱得失,如朝露阳焰。三要学吃亏,吃亏即便宜,确是修福。四要不被顺境所转,须知转眼成空。五要割亲断爱,须知恩重仇深。

  如是五魔五要,能作如是观,如是行,虽履险路,如同坦途。无罣无碍,立地清凉,随时皆得大自在。

  显而易见,上述五魔五要都是看破、放下的具体要求和具体实践。魔要看破,要即放下,如此则“随时皆得大自在”。当然,“魔”也要放下,“要”也须看破,放下、看破二者不一不异。倓虚是以天台“止观”学说,实践佛教人生哲学的。

  近有未曾谋面的朋友持拙著要求题字留念,因受倓虚六字诀影响,题曰:

  敢放下者大自在,惟看破时始风流。

  谨以此敬献倓虚法师。

  [1] 倓虚《影尘回忆录》123页,青岛湛山寺印本。

  [2] 倓虚《影尘回忆录》92页,青岛湛山寺印本。

  [3] 倓虚《影尘回忆录》125页,青岛湛山寺印本。

  [4] 倓虚《影尘回忆录》131-132页,青岛湛山寺印本。

  [5] 《倓虚大师法汇》三,33页,海会讲寺印本。

  [6] 《倓虚大师法汇》三,33页,海会讲寺印本。

  [7] 《倓虚大师法汇》三,164页,海会讲寺印本。

  [8] 《倓虚大师法汇》三,164页,海会讲寺印本。

  [9] 《大毗婆娑论》卷九。

  [10] 《成唯识论》。

  [11] 梁启超《人生的目的何在?》《弘化月刊》第66期。

  [12] 《倓虚大师法汇》三,222页,海会讲寺印本。

  [13] 《倓虚大师法汇》三,118页,海会讲寺印本。

  [14] 一般人以为,放下后有利于收回,其实不然。佛家的放下,虽然同“将欲取之,必先予之”意相近,而实不同。

-----------------------------------------------------------------------------------------------------------------

更多倓虚法师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倓虚法师纪念文集:看破、放下、自在(徐文明)

倓虚法师纪念文集:倓公妙解《金刚经》(李利安)

倓虚法师纪念文集:倓虚法师与长春般若寺(邱高兴)

倓虚法师纪念文集:论倓虚大师的温和有效革新路径(邓子美

倓虚法师纪念文集:纪念倓虚法师,想到佛教未来(侯坤宏)

 

后五篇文章

倓虚法师纪念文集:倓虚大师净土思想与天台旨归(朱光磊)

倓虚法师纪念文集:纪念倓虚法师与推动佛教积极发展(姚卫

倓虚法师纪念文集:起衰除弊 一代宗师——湛山寺开山祖、

倓虚法师纪念文集:倓虚大师——中国近现代佛教界教育家(

倓虚法师纪念文集:佛教天台宗近世传人——倓虚法师(王占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