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 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果煜法师:禅林风雨 17.大乘与小乘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6:24:52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果煜法师:禅林风雨 17.大乘与小乘

 

  开宗立义

  相信各位都听过佛法有小乘与大乘之别。尤其中国一向自夸为大乘佛教。既称为「大」乘,言下之意就一定比小乘高明、圆满、究竟。所以一听到小乘,便免了生起轻忽怠慢及鄙视的心理,总觉得小乘不值得看和学。但是我要告诉各位的却是:大乘未必比小乘高明。

  方便与究竟

  所谓大乘佛法不是一种很单纯化的佛法,它其实包含了很多法门。概略可分为方便法及究竟法两类。在《法华经》所谓的权实二门,就是指方便与究竟之别。在我们一向认为大乘佛法为最圆满与究竟间,其实还是夹杂了很多方便法。因此除非我们能清楚地分辨出什么是大乘的方便法与究竟处,否则便没有资格说大乘就比小乘高明。

  其实佛教在始创之初,并无大小乘的分别。我们都知道释迦牟尼佛在菩提树下证悟之后,便有意将他所证悟的道理拿来教化众生。而当时与他最亲近的五位弟子,听了他所证悟的法,也都很快就证得阿罗汉果。这五位弟子能长期跟随释迦牟尼佛,当然有他们多生多劫的因缘。因为因缘深,所以佛跟他们说的法也就最直接而肯切。而这些直接肯切的说法,会促成很多修行者开悟证果;却被后人贬为小乘法,这是为什么呢?

  理论与实证

  在《阿含经》中所见当时跟佛陀学习的,不论出家弟子或在家弟子,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求解脱。虽然佛陀犹为太子时,已学习得一切印度当时的学问,又在菩提树下有深刻的觉悟。可是他在说法时,并未刻意去建立一套佛学架构,说法只是随机应教而已。要证悟解脱唯有经过修证的道路,重点的开示虽是必要的,但繁琐的名相与严谨的架构却未必相干。故而在《阿含经》里,我们不能很明显的看出佛学的架构。即使如我们所熟悉的十二因缘,从无明,爱、取、有,到生、老死,也不是释迦牟尼佛说法时一口说定的。而是在因材施教中,对有些人偏讲无明,对有些人则讲爱、取、有......。十二因缘是后来从所集结的经典中慢慢归纳整理出来的。或如北传的六波罗蜜;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在南传佛教中也有,但名目略有不同,这也是因整理者不同而呈现出的差异。

  在最初释迦牟尼佛所说的法中,理论架构虽不严谨,但在应机逗教上却是非常实用。由于佛陀说法当时并未纪录汇编,故所说的法流散各地,留存在听法者的心中。直到佛涅槃后,迦叶尊者才号召五百罗汉结集成经典,因此,大家才得以一口气看到佛教的整个面目。

  因此,在释迦牟尼佛涅槃之后,才会有「部派佛教」的兴起。所谓部派佛教乃是祖师对佛陀已说的法所作系统的整理。但因每个人的根性与体会不同,故佛法便被异化成十八部。而十八部又大抵分为上座部及大众部。经过部派佛教后,再作更精确的整理,才呈现出圆满的系统来,这才被称为大乘佛法。所以在事实上,大乘佛法是由杂散的原始佛教所作系统整理出的教法,故大乘佛典又称为「方广经」,意思是既大且多,周纳广延。

  自度与度他

  其次,由教化来看,最初佛教重在解脱,故偏重自度。且为维持佛法的尊严,定了一条戒律:「不请自说为犯戒。」此乃比丘不得主动对人说法,如见人随意说法,就是不尊重法。又说:「法者必须高座……。」

  原始佛教的重点在如何调心以得解脱,所以并未提到度众生边事,但这并不意谓他就不度众生,只是并不特意去广度众生,而只是随缘度化而已。而后来的大乘佛法则讲要积极刻意的广度众生,更甚者要寻求方便法门。所以大乘与小乘教化众生的态度是不同的。小乘并非自私自利,也不是自了汉,只是并不刻意去说法而已。

  心法与相法

  第三,在于戒法。释迦牟尼佛时为比丘制订了二百五十条戒律(比丘尼则更多),虽在佛陀涅槃时有言「小小戒可舍」,但所谓的「小小戒可舍」却未明示到底二百五十条戒中何者可舍?何者不可舍?所以原始佛教就将佛陀已制订的戒完全保留下来,因之原始佛教较注重戒相。但根据「小小戒可舍」的指示则应重视心法。所谓守戒若只照着戒条去守,未必相应于戒的精神;同样顺应戒的精神去行,却未必符合戒的条文。因此,在佛教中渐渐形成两种态度:一为重视戒的条文──戒相,一为重视戒的精神──心法。重视心法者自认为大乘,重视戒条者则被贬为小乘。

  出家与在家

  第四,在家与出家的异同。如果就相而言,住持佛法是要有出家相的。但就心法来说,则出家有身出家与心出家的差异。只有身出家未必已完全,必也心出家才是究竟。然如此说法,则混淆了两种观念:一为方便,一为究竟。以究竟来说,不只身要出家,更且要心出家;但若方便地说,则因缘不具足,不妨在家修。所以这句话同时包含了高低层次,于是有人其实是根器不够,因缘未足,但却堂皇地说心出家即可,以此反贬出家为小乘。

  甚至在家与出家中尚有一个问题──即是佛教的流传须靠世间的大护法,在君主时代必须有国王大臣的护持才能广为流传,因此,在某方面必须肯定在家护法的地位及其重要性。

  大乘的方便

  以上所说,大乘佛法虽在理论及心法上说得究竟,但在广度众生上又多讲方便。所以不必奢谈大乘就比小乘高明,重要的是要能分辨何者为究竟?何者为方便?一切依「有」而说的法多为方便,此为众生皆执有故。对于「有」我们可以归纳为三点:

  一、为有佛、有菩萨。众生对于佛、菩萨威德的信仰为有。譬如〈普门品〉、《阿弥陀经》、《药师经》、《地藏菩萨本愿经》等皆为大乘经典。但这些经典未必比《阿含经》来得高明,只是比较偏于信愿而已。

  二、为有众生。大乘佛法一直强调度众生,但佛法一向说要无我才能解脱,而无我即无他!如果还有佛,还有众生可以解脱吗?当然不能!因为心中还有执着在,不论执着的是向佛许愿或广度众生,皆不能解脱。因此,所谓发大悲心及度众生的心就是大乘佛法,但应该说是大乘的方便法门。又我们常说要发菩提心──要利他及广度众生。但这也不是佛法原来说的菩提心。所谓菩提心是觉悟的心,发觉悟无明根本的心,才是菩提心。但在大乘的方便下,却将菩提心说成广度众生的心,因为这样讲与众生的习性比较相应。

  三、更严重的是顺乎有我。以有所得的心来学佛,希望学佛对身心有益,对现世、来生有益。故而讲修福,是为将来储备资粮,讲感应是为这辈子能活得更好。以上从有的角度而说的佛法,皆为大乘的方便法门。

  小乘的方便

  再下来我们要讲的是小乘的方便。如果要修证的话,也需要有方便,这就如同敲门砖一样。又如要到彼岸也需要有船才行,不可能不用方法就能到彼岸。如我们常用的数息法、参禅法……只要有「法」可用,则为方便。因为到了彼岸,则可舍之。

  小乘与大乘的区分以方便法来说,在本质上有一点很大的不同:大乘的方便是顺众生习性,让众生很容易接受入门:而小乘的方便则是逆着众生的习性。众生执常,小乘说无常。众生着乐,小乘说苦。众生习于常、乐、我、净,小乘则说无常、苦、空、无我。众生着有,以空对治。众生习性攀缘,则讲内学向内修心。

  然而如此说来,大乘和小乘的方便究竟何者来得高明呢?是顺着众生的习性高明?还是逆着众生的习性高明?如果就广度众生而言,当以顺着众生的习性高明,因为如此才能拉拢很多人入门,但入门后却未必有实效。真正的修行是逆着习性来修的。众生起贪心用不净观对治,众生着我则教之观空。要逆着修,才能将我们的执着业障消除净化。而顺着习性则是入了门沾了名,但事实上与解脱法还是不相应。俗话说:「良药苦口!」顺着众生习性说的法,大家都喜欢,故为大乘。逆着众生习性说的法,因为不讨喜,故被称为小乘。但此小乘反要高明些。

  事实上释迦牟尼佛应机说法,广应各方面的需要,而到后来才慢慢被切分开来,有一些人自认为大乘,有一些教法则被冠称为小乘。讲到后来则说成:释迦牟尼佛当时座下皆为小乘,大乘是后来才有的。这种讲法实在是不了解整个佛教的背景!怎么可能佛出世了,而周围皆为小乘之人。我们常说「同类相聚」,释迦牟尼成佛了,却只有小乘跟随着他,这太不合常理了吧?

  中道不二法门

  以下我们再说大乘的究竟及圆满处。如将大乘的方便以此岸称之,则小乘的对治为彼岸。但圆满究竟的佛法却是不分此岸彼岸的。由「不二法门」来谈的佛法,才是真正圆满究竟的佛法。事实上圆满究竟的大乘,真懂的人少之又少。现代人所讲的大乘百分之九十皆为大乘的方便。

  关于不二法门──讲生死即涅槃,烦恼即菩提;不离娑婆世界而证得唯心净土。诸如此类的讲法,也许大家已听得很多,但未必能懂,为什么呢?因为没有体证。于是这里就牵涉到一个问题;理论的圆满与修证的圆满是不一样的。刚才我们已说到出家的问题,一个人如果没有经过一段很严谨的修行过程,心是不可能出家的。因为众生的习性还在,就算理论说得再好,也不可能即归中道。

  回小向大

  真正的圆满是要经过修证的过程,而修证则要对治我们的习气业障。因此,在这里又触及到一个佛教的问题:我们学佛是要直入大乘?还是要回小向大?如果依照大乘一向的说法,当然是要直入大乘,直接进入圆满的境界。可是就众生而言,必须经过修证才能圆满。甚至用世间法来说,如果一个人偏左边了,如何拉回中间?用矫枉过正的方法:先将他拉到右边,再弹至中间。企图直接拉到中间是太不容易的。所以理论上能直入大乘乃太稀奇,就行持上,我认为要回小向大才是真正有效的。

  因此,我认为较折衷的方式是:理论上用大乘的说法,先将观念厘辨清楚,能确定中道不二法门。而后在修行上则要以严谨的出离心去对治。不要以为大乘的理论这么圆满,我们也就一下子跟着圆满起来。一个真正下过功夫的修行者,一定体会得到要出离、要放下。不能专心去修一个法门,是不可能有所体验及证悟的,更不可能由此真正领略到大乘佛法的圆满及究竟处。因此,真正的大乘是修出来的而不是讲出来的。

  山头主义

  再回头看看中国的大乘佛法,像华严──讲理事无碍、空有不二,是很圆满。再如禅宗的心法──直接入骨,这才是真正大乘的风范。但也有些大乘是讲如来藏、讲佛性的。所以大乘并不如我们想象中那么单纯究竟。尤其现代在台湾所听到的大乘佛法都是讲发心、护教、利他、度众。这既以「有为法」的心态,更顺适众生的习性,所以都是滥方便。而还有人认为唯有发心勇猛才是真大乘。「乘」的意思是到彼岸,如果这般执迷,且不说「大」,连「乘」都不是。真正的佛法必是无我,故以有为法来修的终是有我──小我或大我。大我在理论上是神教的本质,而在现象上则必成山头主义──只为护持某个道场,或某位法师。

  在方便与究竟间,我有一深刻的体认:最初我和大家一样看佛典、听佛法,对大乘的宏愿甚深也很受感动。但在内心里,我仍有疑惑──广度众生,热切布教与世间法的好大喜功究竟有何差别?当时我无法分辨,直到我在参禅中有所体悟后,才能确认真正的佛法必以出离心为基础──人必先超越,才能得到国融;不能舍弃执着怎能达于无碍之境地呢?因为在禅修上已体会出什么是出离心!因此,再回头就能轻易分辨何为大乘的方便与究竟。

  一乘与多乘

  最后,我们再谈一谈佛学常见的问题:一乘与多乘。在大乘佛法里分为两个系统:一为佛法只有一乘解脱,不论人天乘、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到最后只有佛乘解脱,没有第二、第三。因此,没有所谓的声闻解脱,所有小乘一律要回小向大才能解脱,所谓的阿罗汉只是化城不算真解脱。另一种讲法为有五种根性,有些人天生就是声闻根性──自了汉的根性,他们不可能接受大乘法。也有些人先天就是大乘根性,他们也绝不修持小乘法。更有一些不定性,人家说什么,他就信什么!最后还有一种是大乘不相信,小乘也不相信。在唯识学中讲的五种性就是指五种不同根性的众生。

  在佛法中如果偏究心性,则终归一乘,此为法性一定是归于空性的。如果偏论法相,则总讲多乘──所谓相,是说世间的差别性,以差别性来讲当然必说成多乘。然而我们知道一其实不离多,多还是在一中。一者,性也。多者,相也。性相本不隔离。而一与多又可由因和果来分析。

  发菩提心

  首先讲「因」:众生学佛各有根器,有些人瞋心重、有些人贪心重、有些人偏向自修、有些人偏向慈悲利他......佛法有八万四千法门,众生皆可随性普入佛门。故由根性来看,众生的种性是有很大的差别。但不论如何差别却不离一个根本──即是菩提心,也就是求觉悟的心。贪心的人会因贪心而起烦恼,于是他生起要觉悟烦恼根本的心,这就跟佛法相应了!同样的,瞋心、慢心……虽不同的根器,但发的是相同的心。如果离开菩提心而修一切善法却是外道──此乃《华严经》所说。因此,如果有些人对佛学有兴趣而研究佛法,他仍然不是佛教徒,因他未发菩提心。也有些人因为佛教徒亲善,愿意跟他们在一起而随缘学佛,这样也是未真发菩提心。因此,由因来看,各式各样的人同来学佛,相是多乘;但唯有发菩提心才能真入佛门。性乃一乘,多不离一也。

  入不二法门

  同样再论「果」位,如要解脱相应,只有证入空门,空门即是无我、无心、无相、无念也。故空门乃不二法门也;不论大乘、小乘要得解脱,唯有通过此门。我们知道小乘要证四果,就得克服我慢,而入无我境界。而大乘从初地到八地,慢慢进入无功用行,也就是入无心境界。只有进入此门才与解脱相应。

  虽小乘入此门后皆称阿罗汉,但阿罗汉间还是有所不同,释迦牟尼佛座下称十大弟子:所谓解空第一、智慧第一、神通第一、说法第一……这是因为在阿罗汉境界中还是有所差别的。并不是阿罗汉就全都一样。

  同样成佛也不是都一样,释迦牟尼佛在娑婆世界说法,阿弥陀佛在西方极乐世界说法,每个佛出现的时间、地点及说法、教化、住世时间皆有所不同。虽所谓佛佛道同者,是指智慧解脱相同也,但不妨其度众生的方便不同。

  总结

  这也就是说一乘或多乘,其实并不冲突。但在修行上要掌握一个重点:就是从发菩提心入不二法门。如能把握此重点就可学佛上道。再者,如更能厘清什么是大乘的方便?什么是小乘的方便?则在学佛的知见及方向上必更能了无余惑。

----------------------------------------------------------------------------------------------------------------

更多果煜法师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果煜法师:禅林风雨 18.出世与入世

果煜法师:禅林风雨 19.参禅的精神

果煜法师:禅林风雨 20.束缚与解脱

果煜法师:禅林风雨 21.修道与降魔

果煜法师:禅林风雨 22.修行──修不行

 

后五篇文章

果煜法师:禅林风雨 16.明与无明

果煜法师:禅林风雨 15.单调与迷彩

果煜法师:禅林风雨 14.暖冬的启示

果煜法师:禅林风雨 13.出水莲花

果煜法师:禅林风雨 12.松与紧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