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 天台宗综论其它
 
 

天台宗文集:六妙门坐禅法(洪丕谟)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6:48:10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天台宗文集:六妙门坐禅法(洪丕谟)

   六妙门又称六妙法门、不定止观。在佛教天台宗性功中,六妙门是一种万行开发、降魔成道的禅定方法,其法因天台宗创始人智竭力提倡,并撰成《六妙法门》一书,而大行于世。

  所谓六妙法门,智在《六妙法门》的一开头就说:六妙门者,盖是内行之根本,三乘得道之要径,故释迦初诣道树,跏趺坐草,内思安般:一数、二随、三止、四观、五还、六净,因此万行开发,降魔成道。又说:妙者,其意乃多,若论正意,即是灭谛涅槃,故灭四行中,言灭止妙离,涅槃非断常有,有而难契,无而易得,故言妙也。六法能通,故名为门。门虽有六,会妙不殊。故《经》言:泥洹真法宝,众生从种种门入。此则通释六妙门之大意也。六妙门大意有十。

  按照智的说法,六妙门的十种大意为:

  第一历别对诸禅六妙门

  第二次第相生六妙门

  第三随便宜六妙门

  第四随对治六妙门

  第五相摄六妙门

  第六通别六妙门

  第七旋转六妙门

  第八观心六妙门

  第九圆观六妙门

  十证相六妙门

  现把十种六妙法门大意,分别详略,加以阐述。

  一、第一历别对诸禅六妙门

  这一六妙法门的大意,基本为阐释数、随、止、观、还、净六妙法门在修习中的作用而设。撇开其宗教成分,就修性养生角度而言,其对六妙法门作用的解释分别如下。

  (一)数

  为什么数为妙门呢?这是因为整个数息的过程,就是忘却烦恼、断除杂念的过程。由于在这过程中,修持者的思想从纷纷扰扰的杂念和烦恼中解脱了出来,所以数就成了妙门。

  (二)随

  随为妙门的原因,在于修持者在思想上一心随着呼吸的自然出入而出入,所谓心息相依,并由之而生出十六特胜来。其十六特胜为:

  一知息入

  二知息出

  三知息长短

  四知息遍身

  五除诸身行

  六心受喜

  七心受乐

  八受诸心行

  九心作喜

  十心作摄

  十一心作解脱

  十二观无常

  十三观出散

  十四观离欲

  十五观灭

  十六观弃舍

  十六特胜中,重点似乎落在观弃舍一条上。这是因为观弃舍能观破非想处惑,从而达到思想上两舍的入禅境界。关于观弃舍的具体情况,智大师有云:凡夫修非想时,观有常处如痈如疮,观无想处如痴也。第一妙定,名曰非想。作是念已,即弃舍有想、无想,名非有想、非无想,故知非想即是两舍之义。这种非想,既不是思想上有想,也不是思想上无想,而是把有想和无想两者统统都弃舍掉,从而进入真正明心见性、趋向真如的高级境界。因为在修习禅定时,有想固然不妙,但一心泥着无想,就其实质来说,也是一种想,所以不如两舍为妙。

  (三)止

  在佛门中,止是通过次第发五轮禅,从而达到涅槃的妙境。五轮禅的情况为:

  一者地轮三昧,即未到地。

  二者水轮三昧,即是种种诸禅定善根发也。

  三者虚空轮三昧,即五方便人,觉因缘无性如虚空。

  四者金沙轮三昧,即是见思解脱,无著正慧,如金沙也。

  五者金刚轮三昧,即是第九无碍道,能断三界结使,永尽无余,证尽智无生智入涅槃。

  就修性功法来说,止的要点在于止心,使心如死水,静寂而不起波澜。

  (四)观

  何以观为妙门?智的解释是:四者观为妙门者,行者因修观故,即能出生九想、八念、十想、八背舍、八胜处、十一切处、九次第定、师(狮)子奋迅三昧、超越三昧、炼禅、十四变化心、三明、六通及八解脱,得灭受想,即入涅槃。一句话,就是在高度安静状态下,修持者的智慧能够得到最大限度的开发。

  (五)还

  对于还为妙门,智大师也自有他的解释:五者还为妙门者,行者若用慧行,善巧破折,反本还源,是时即便出生空无想无作、三十七品、四谛、十二因果、中道正观,因此得入涅槃。还里面因有返本还源、明心见性的含义,所以也被列为修习的一个妙门。

  (六)净

  净是本性清净。由于本性清净,所以能够获得体识一切诸法本性清净的自性禅。

  二、第二次第相生六妙门

  六妙法门原由《安般守意经》中的六结意,即数息、相随、止、观、还、净而来。这里,隋释智把六妙法门中数、息、止、观、还、净六种妙法的修习,全都集中在了这一段里,所以就成了十种六妙法门的重点所在。

  六妙门坐禅法的具体修习方法,大致如下。

  (一)数

  数是默数呼吸出入的次数,又有修数和证数的不同。智大师指出:修数者,行者调和气息(一呼一吸为息),不涩不滑,安详徐数,从一至十,摄心在数,不令驰散,是名修数。证数者,觉心任运,从一至十,不加功力,心住息缘,觉息虚微,心相渐细,患数为粗,意不欲数,尔时行者,应当放数修随。

  1.修数

  调和呼吸,使呼吸自然往来,绵绵若存,然后把心系在默数呼吸上,从一到十反反复复地数。数时以一呼一吸各为一次,也可以把一呼一吸并在一起作为一次来计。有时为了加强系心呼吸、祛除杂念的效果,还可从十到一地反过来倒数。

  2.证数

  修数历时渐久,趋向纯熟,这时从一到十,呼吸轻微,自然不乱,因为至此用不到系心默数,也能进入息心静虑的境界,所以下一步就可以进入到随的修习了。

  (二)随

  随是心意随息不乱的呼吸修炼之法,由于进入这境界,心随于息,息随于心,所以名之为随。智大师说:随亦有二:一者修随,二者证随。修随者,舍前数法,一心依随息之出入,摄心缘息,知息出入,心住息缘,无分散意,是名修随。证随者,心既微细,安静不乱,觉息长短,遍身入出,心息任运相依,意虑恬然凝静,觉随为粗,心厌欲舍,如入疲极欲眠,不乐众务,尔时行者应当舍随修止。其修随、证随之法如下。

  1.修随

  进入修随阶段,因为数息纯熟,杂念已能自然不生,心不分散,所以此时坐禅不必再用数法,任其心息相依,一心随着呼吸出入就可以了。

  2.证随

  修随之后,心既安静,静则入于细微,此时似乎感到呼吸长短,有从遍身毛孔出入之妙,而意境则恬然寂然。如此久而久之,修习者如若觉得随息还是厌粗,便可进入到下一阶段的止息修习了。

  (三)止

  止为止息泯心。智大师有云:止亦有二,一者修止,二者证止。修止者息诸缘虑,不念数随,凝寂其心,是名修止。证止者,觉身心泯然入定,不见内外相貌,定法持心,任运不动,行者是时即作是念:今此三昧,虽复无为寂静,安隐快乐,而无慧方便,不能破坏生死。复作是念:今此定者,皆属因缘,阴界入法,和合而有,虚诳不实,我今不见不觉,应须照了。作是念已,即不著止,起观分别。其修止、证止之法:

  1.修止

  随息纯熟之后,意念不必随着呼吸的出入,也能凝然寂然,纤尘不生,这时就已进入修止境界了。

  2.证止

  修止之后,全然忘却物我,身心泯然入定,由于这时已经进入坐禅的高度入静状态,所以就为下一步的修观奠定了基础。蒋维乔居士说:用功到这地步,学者应知定境虽好,仍须用心光返照,令它明了,不着呆于止,这时应该修观。

  (四)观

  观是观息,智大师所述观息之法为:观亦有二,一者修观,二者证观。修观者,于定心中,以慧分别,观于微细出入息相,如空中风,皮肉筋骨三十六物,如芭蕉不实,心识无常,刹那不住,无有我人,身受心法,皆无自性,不得人法,定何所依,是名修观。证观者,如是观时,诸息出入遍诸毛孔,心眼开明,彻见三十六物,及诸虫户,内外不净,刹那变易,心生悲喜,得四念处,破四颠倒,是名证观。观相既发,心缘观境,分别破折,觉念流动,非真实道,尔时应当舍观修还。其修观、证观之法如下。

  1.修观

  经过止的修习,坐禅者已止息泯心,进入高度的入静状态,这时于定心中起慧分别,细细默观微细的呼吸出入,犹如空中的风,而身体的皮肉筋骨三十六物,则也好比芭蕉的不实一样。这样一观,身息两者都了无实在,这就进入修观境界了。

  2.证观

  修观之后,感到呼吸出入,周遍毛孔,这时心眼开明,洞见周身皮肉、筋骨、脏腑,以及诸虫等内外不净,刹那变易,从而心生悲喜,彻底破除人世间的种种颠倒妄见。

  (五)还

  还是还源。智大师对还这样交代道:还亦有二,一者修还,二者证还。修还者,既知观从心生,若从折境,此即不会本源,应当反观观心。此观心者从何而生?为从观心生,为从非观心生。若从观心生,即已有观,今实不尔。所以者何?数、随、止等三法中未有即观故,若从不观心生,不观心为灭生,为不灭生。若不灭生,即二心并;若灭法生,灭法已谢,不能生观。若言灭亦不灭生,乃至非灭非不灭生,皆不可得。当知观心本自不生,不生故不有,不有故即空,空故无观心。若无观心,岂有观境。境智双亡,还源之要也,是名修还相。证还相者,心慧开发,不加功力,任运自能破折,反本还源,是名证还。行者当知,若离境智,欲归无境智,不离境智缚,以随两边故。尔时当舍还门,安心净道。其修还、证还之法如下。

  1.修还

  我们既然用心来审观呼吸出入之息,就有能观的心智和所观的意境。然而,心智与息境都是相对而存在着的,并非绝对的有,故而,这时当知观心本自不生,如若这样,便就境智双亡,修成还源之要了。

  2.证还

  能观的心智由心而生,既从心生,应随心灭,所谓心慧开发,不加功力,任运自能破折,反本还源。蒋维乔居士认为:心的生灭,一如波浪,不是真心。应观真心本自不生,不生故不有,不有故即空,空故无观心,无观心也就没有观境,境智双亡这叫证还。既证已,尚存一还相,应当舍还修净。

  (六)净

  净为澄净。智大师对此也有精辟的论述。他说:净亦有二:一者修净,二者证净。修净者,知色净故,不起妄想分别,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息妄想垢,是名修净;息分别垢,是名修净;息取我垢,是名修净;举要言之,若能心如本净,是名修净;亦不得能修所修及净不净,是名修净。证净者,如是修时,豁然心慧相应,无碍方便,任运开发,三昧正受,心无依恃。证净有二:一者相似证,五方便相似无漏道慧发;二者真实证,苦法忍乃至第九无碍道等真无漏慧发也。三界垢尽,故名证净。

  1.修净

  坐禅到此,不起妄想,不起分别,心里清静得没有丝毫渣滓杂念,名为修净。

  2.证净

  心慧相应,真心显露。这种真心,并不是想象中有个真心,而是坐禅坐到一定程度,一种心垢全无、一尘不起的高级境界。

  以上数、随、止、观、还、净,就是六妙法门的全部修习内容。关于这里的止、观法门,虽然和上篇《止观坐禅法》中的止、观名称相同,但其实际意义却颇有所出入。因为《止观坐禅法》篇中的止、观,重点偏重在息的方面。话虽如此,两者最终还是殊途同归,达到凝寂其心,身心泯然入定,同证无上涅槃。

  在整个六妙法门修习过程中,数和息为前功,止和观为正功,还和净为修习的归结。为此,蒋维乔居士总结六妙法门道:因此六门中间,以止为主,观只是帮助这个止,叫它了了分明,然后能够得到还与净的结果。

  三、第三随便宜六妙门

  便是方便,宜是适宜。上述第二次第相生数、随、止、观、还、净六妙门,对于初学安心的修习者来说,可以选择自己认为方便、适宜的来做,即经书所说的善巧。

  怎样来选习适宜于自己的功法呢?修习者可先从学数开始;几天以后,又可学随;再几天后,又可分别先后,学止、学观、学还、学净。然后再次从头开始,学数、学随、学止、学观、学还、学净。这样安心修习,又各经过几天以后,心里便就有数了。如果认为自己适宜于修数,那就以数法安心;如果认为自己适宜于修随,那就以随法安心。至于其他各法的修习,也莫不如此,不必斤斤计较于六妙法门的次第先后,而以随便而用为要。

  经过这样一番选择,修习时若觉得自己所选的一个妙门能使身安息调,心静开明,始终安固,完全定得下心来时,那就专用此法坐禅修习。如此日长时久,必有所获。然而,因为修习者毕竟是个活体,所以情况也并不那么简单。如果这样修习一个阶段后,心生散乱,暗塞不明,那么又可调换其他五妙门中任何一门适宜于自己的功法来做,原则是安即为善,不必产生其他不必要的思想顾虑。

  以上随着个人情况选定修习的便宜之法,就是佛门所谓的初学善巧安心六妙门了。

  四、第四随对治六妙门

  坐禅修习,如果修习者心思散乱,杂念纷起,一时静不下心来,这在佛门中叫做障。障为修禅之病,为了治病除障,必须用药来进行针对性的治疗,这种针对性治疗的药,就是随对治六妙法门。

  那么,修习者该用什么样的药来对治坐禅中的病障呢?

  (1)坐禅时如果此心纵横散乱,好比猿猴攀树,难以制伏,可以用调心数息的数门来加以制伏。为此佛说:觉观多者,教令数息。

  (2)坐禅时假若其心亦昏亦散,昏即无记心,暗即睡眠,散即心浮越逸,这时最好的办法,莫过于选习随门进行对治。智有云:善调心随息,明照入出,心依息缘,无分散意。照息出入,治无记昏睡。心依于息,治觉观攀缘。

  (3)如果在坐禅中觉得心急气粗,思绪不定,可以用止门来进行对治。这时可以宽身放息,制心凝寂,藉以止住各种无穷无尽的忆虑。

  此外还有多种情况,因为事涉佛门专修,这里从略。

  五、第五相摄六妙门

  六妙门的坐禅修习,真是奥妙无穷,相摄就是这种奥妙无穷中的一种。

  在各种相摄中,最主要的相摄之法有六门自体相摄和巧修六门出生胜进相摄两种。

  (一)六门自体相摄

  何谓六门自体相摄?这是说,修习者在坐禅修习六门中的任何一门时,一一皆摄六门,一中具有六相也。举个例说,在修数息门时,因为心要随着息的往来而数,所以便就摄了随门;数时为了止息纷纷而起的攀缘,故而又少不得制心在数,所以就摄了止门;数时因为息的呼吸往来,了了分明,所以便又摄了观门;数息时摄心静虑,止息攀缘,把动散的心全部收还在了数息上,所以便又摄了还门;数息时一心系在数息上面,身心寂然,无有五盖及诸粗烦恼垢,所以便又摄了净门。

  举一可以反三,对于其他各门的修习也无不如此。由于一一皆摄六门,一中具有六相,所以就六门自体相摄来说,又有演成六六三十六妙门之妙。

  (二)巧修六妙门出生胜进相摄

  巧修六妙门出生胜进相摄的精神,虽然近似于六门自体相摄,但也有着它自己的特点。其情况可举数息为例:修习者调心数息,从一到十,心不分散,就是数息的本门。数息之时,静心善巧,既至息的初入处所,又知中间经过之处,复知息的最后还出,如此心息相依不乱,从一到十,岂不同时成就了随门?数息之时,细心善巧,把心中的细微觉观和刹那念异都系在了数息上,这样不就在数息的过程中同时又成就了止门?数息之时,用静鉴之心观照呼吸的出入生灭,兼知身分刹那思想,阴入界法,如云如影,空无自性,这样不就在数息之时同时成就了息念巧慧的观门?数息之时,非但成就观智,并且善巧觉了观照之心,无有自性,从而离知觉想,这样不就又在数息的同时成就了还门?数息之时,修持者心同法性,寂然不动,不就又在数息的同时成就了净门。如此六六三十六,所以亦名三十六妙门。智大师指出:若能如是善巧修习六妙门者,当知必得种种诸深禅定智慧,入三乘涅槃也。可见这是一种开发智慧的禅定性功。

  以上六门自体相摄和巧修六门出生胜进相摄的区别在于,前者在修习时以一门统摄六门,后者则在修习时以一门同时成就六门,其区别可谓细致入微。

  六、第六通别六妙门

  本段通别六妙门,其内容主要为阐释修习六妙门时,可因各人根器利钝不同而收效不同。

  根器资质钝的,虽然面上也是修的六妙门,然而终于因为于修习时心起魔业,从而堕入外道,难证正果。比如在数息时,修习者心里只知从一到十,往返默数,使令安定,可心里想的,却希望从此入禅,享受种种快乐,这样一来,因为着了贪生死的念头,所以佛门称之为于数息中而起魔业。其时由于心行理外,故而名为外道。

  而真正修习六妙法门,按照智说法,又有声闻数息相、菩萨数息相等种种不同。声闻数息相为,在数息时不离苦、集、灭、道四谛正观;菩萨数息相为,在数息时知息非息,犹如幻化,无取舍心,入息中道。因为涉及佛门教义,哲理深奥,这里暂且打住。

  七、第七旋转六妙门

  这一段为佛门修持的上乘功夫,为修菩萨行者所修。其法当数息时,当发大誓愿怜悯众生,虽知众生毕竟空,而欲成就众生,净佛国土,尽未来际。这样发愿以后,即当了所数息,不生不灭,其性空寂,即息是空,非息灭空,息性自空,息即是空,空即是息,离空无息,离息无空,一切诸法,亦复如是

  由于此后一路下去,颇涉佛门哲理,所以为天台宗僧人所专习,一般人难以入其堂奥。

  八、第八观心六妙门

  本段观心六妙门,专为大根性人而设,由于其法所涉佛法较为浅显,所以一般人只要通过努力,也可照此修习。

  其法初学观心时,知一切世间、出世间各种数息法,都是由心而出,离开了心,就离开了法。修习者若能够如此观心数息,便就得知心是数门了。其次观心时,知一切数量之法,全都随着心王而生,如果没有心王,也就没有心数,因此心王一动,心数也就随之而动了。修习者若能如此观心,便就得知心是随门了。再其次观心时,懂得心性常寂,便是诸法常寂,正因为寂,所以不动,因为不动,所以名止。修习者若能如此观心,便就得知心是止门了。又其次观心时,感到心性犹如虚空,无名无相(形貌),一切语言道断,开无明藏,见真实性,于一切诸法得无著慧。修习者若能如此观心,便就得知心是观门了。又其次观心之时,心如虚空,无所依倚,既不得所观之心,也不得能观之智,从而以无著妙慧,还通一切诸法,集诸善根,回向菩提。修习者若能如此观心,便就得知心是还门了。又其次在观心时,虽然能了了分别诸法,可是却又不著一切法,成就一切法,不染一切法。经书有云:心不染烦恼,烦恼不染心。由于修习者通达自性清净的缘故,所以智指出:心者,即是净门。

  以上六门,不分次第先后,只要修习者在修习时能够直观心性,即便具足了。

  九、第九圆观六妙门(略)

  十、第十证相六妙门(略)

 
 
 
前五篇文章

天台宗文集:阿赖耶识缘起与一念三千(刘朝霞)

天台宗文集:天台以前的中国佛教(新田雅章)

天台宗文集:法华实相的真实妙用(朱封鳌)

天台宗文集:天台止观修持简释(朱封鳌)

天台宗文集:历别六妙门略析(朱封鳌)

 

后五篇文章

天台宗文集:止观坐禅法(洪丕谟)

天台宗文集:论天台智顗判教的三条标准(沈海燕)

天台宗文集:天台宗以忏法为修行规范的僧制建设(心皓)

天台宗文集:天台宗的讲学制度(心皓)

天台宗文集:天台智者大师的三封遗书解析(心皓)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