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仁俊法师:佛法体统与自我体面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7:23:30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仁俊法师:佛法体统与自我体面

 

  现代弘法者最应觉(持)治(绝)处︰

  佛法体统与自我体面

  仁俊

  最极精妙而深湛的佛法,倾心致力而刻意体解探钻,许多人都感到真义难入,胜境难涉;然而,却又引起「欲罢不能」的浓烈兴味、渴求心理。这,表征着释迦佛所证所诠的无尽法门、究竟理趣,莫不「如法相而解,如法相而说」,绝没毫厘的差错与颠倒,禁得起最严密而细致的察析与辩证;辩证到「无懈可击」、无隙可入的殊胜处,便的的历历地证明着释迦佛所说的︰大无不遍无所蔽,细无不透无所遗。真可谓弥纶法界,道尽微末!我们如能面对释尊这样的肯认、礼敬得透心彻脑,忘我遣(除自)性,于理明事正中,安得落身心,若学若行,从此则健稳、朴淳得不怯、不倒、不诳、不浇。从这四不中不得超(三界)顶脱(三涂)底,决定性的人形象修现得端端整整,纯正性的佛肺腑豁透得切切足足,娑婆世间的人间佛教,人间佛教(四众)佛弟子的发心、体解、悟持与觉入,全都凭这么扎根的。

  (比丘)佛弟子从佛法中深入得扎根发力的,念头上的佛则化为人格之范,眼底里的法则成为事理之光,德轨中的(贤圣)僧则视为津梁之(导)伴︰三宝就这么饶益而流布世间的。人间的人能至心归投三宝,将整个身心从三宝中安顿下来,一般的信因果业报而生善道;其次,为着了脱生死大苦而(速)入涅盘;宿根深厚的,则发心上求佛道,下化有情,以圆证无上正觉为标的。中国比丘都受过菩萨戒的,当然以学菩萨道为宗趣。菩萨道的内涵之深与外延之广,一切都以「尽虚空,遍法界」为修学之本;这样的修学,首须放弃戏论,抛却妄识。操存着︰用心细细地与智慧商讨,慧观察照得直透自我;发心充充地从慈悲出发,悲行提顾着深恤(苦困)众生,尽虚空遍法界的大乘道,必具如此的慧观与悲行,才展得开扩得透。因此,讲大乘学与行大乘道的吾人──菩萨比丘,要昭显大乘意象而豁露大乘品骨,就得先从绝大敬心中汰尽戏论,撇脱妄识,操得切佛法,舍得绝自我,在在处处始能与佛法切实契会,做成个现代够格的弘法者。

  够格成为现代的弘法者,一开头,就得抱紧着最应觉(持)治(绝)处︰佛法体统与自我体面。否则,花巧地玩演、造塑自我体面的,对佛法体统怎也不能维护得了,体悟得透,因为被自我体面锢蔽得太甚了!所以,真有心、发心为法、弘法的,务要重视而敬忆佛法体统,不要从自我体面上日增色彩。

  佛法的整个体统──三法印──。体握着这,诸佛所证所诠的本源,才一概一味地信受的纯净不杂,择持得不共世间而点转世间;众生能治能脱的本领,才一心一(无)相地体会得平正不曲,克遣得不着身心而发达身心。三法印中的无常法印,直接从人类眼前所见(到)所触(涉)的一切,分分明明地点示(世间一切的自身也显示)着不永不实──瞬息万变。如此的无常速流、迅逝,给人最深刻的启警──常不可得;从常不可得中,看透了世间一切现象(该括身心),了知泛俗者因执常而起贪着的过患与恼苦,则能对治、远离得直向解脱。无常观成熟得明明了了,无贪行就流露得洁廉端坦,成为人中最有品概的「出格」者了。世出世间的大力道,全都凭这般出格者植培出来。深入无常观的修学者,于无常中遍观一切新新非故,突破了过往的旧笼罩,举凡心目中所见所思的一切,则再也不落自性自囿,直从佛法中体悟无性无量;从这二无中翻得透身,豁得开眼,对「如来见于三界,不如三界所见」的真知灼见,有番净入门处、大出路轨,情绪的波动与见网的罩困,则怎也奈何不了自己了。彻底的自觉自在,大都这么开始的。从这般开始中,无厌无倦地上进不已,心目中的无上菩提,则光光豁豁地永不昧灭。

  大菩提心于二六时中悬为念头之鉴,鉴照到世间共着处──真我,怎也见不到毫厘实性,净廓廓的「诸法无我」,则成为做人学佛的准决。佛法最彻底的超绝处──无我──;学佛法的焦点︰道道地地的学无我;无我学上路了的,内在器量与外在气概,日常与非常之际,则恢豁挺顶得不促不倒,学佛则学得果决敢勇,为人则为得旺足长实,因为撇脱了我爱我见的笼罩、操控。戏论之根──我见,尘染之媒──我爱,泛常者于业海中头出头没,都是这二者的误导与陷困所致。释尊之所以能遍觉一切,概括地说︰彻底的悟入「诸法无我」。从无我中面对诸法,莫不昭昭彰彰地透露得如幻如化,深悟如幻而不恋,如化而不离;从如幻中导脱为魔幻所困者,从如化中解救为艳化所吸者,菩萨就这么于生死中大作佛事,普度众生的。我见我爱根深柢固的一般众生,于现实中的五花八门、千象万态,总是酷恋得梦魂牵系,心眼流连,其结果,一个个的都被困践得死来活去,叫苦连天。胜解而深印无我的菩萨行者,对如幻如化的一切,洞察得现而非实,从现而非实中透得过、回得来、发得开,手脚伸举得灵活挺拔,财法挹顾得恳到切真,行愿就这样的运展得永不倦悔。

  释迦佛所证所诠的法︰真理与道德的合而为一,从真理中彻破真我,从道德中发挥无我,我爱的恋怖与我见的逞恣,则全都照绝得净净廓廓。所以,心目中所见所念的,只有古佛之道与众生之苦;以古佛道救众生苦,成为释尊因地及果地中的唯一义命。身为释尊弟子的吾人,乃为法身慧命的承续者,承续法身慧命的首急之务︰深观而恒行无我,从无我中将慧命练立了,法身修活了,入世不溺有,出世不住空,于法慧熏增中无间地自觉觉他,尽让他人从我们自觉中触不着见不到我们的那个我,许多人才能从信解中领会无我;从无我中翻身豁眼直趣菩提。我们念头上悬导的──无上菩提,生死安危中都不忘却此无上菩提;无我观(行)则深彻得绝不与自我商讨一念,一切都法慧化了,说的做的全都从慧明法空中出发,也一一回归到慧明法空中,就这么成为菩萨种性,佛陀胤裔的。解脱非无我不可,印决得不动不惑,三解脱门贯通得出入无碍,则成为「没量人」了。无我执者,则无法执,因为一切法失去了附着处。无我这么地重要,因此,圣龙树说︰「得无我智者,是则名实观;得无我智者,是人为稀有!」「实观」为悟入(一)实相之因,则更证明着「无我智」的重要了!

  无我观成熟得任运而行,意念稳平得直直净净,身口的一切现行,就都入轨了。佛法最极究竟处──「涅盘寂静」──。把牢着这一佛法不共宗趣,从生死大事进向生死大愿,淬炼生命,改革生活而不畏生死,于生死中不增惑业、不舍弘誓、不诳苦众,寂灭得不着自我,精严得直瞻(效)佛陀,浊福狂净智荒的现代法门中,最最急需的是这么种僧伽呀!

  苦学中胜解、深悟得与佛法相应的僧伽,若言若行,总是正直、严谨、平易而宽泰,朴素、淡豁、整净而健坚,自自然然地流露出道气德相。佛法得以昌明光耀,世法得以定夺澄清,端赖这般僧伽的智鉴与智择。学法、践法、说法、印法,念念处处以这般僧伽作标榜,佛法才会受到世间重视、崇敬。直从佛法开口,不让自我鼓舌,乃是这般僧伽的特征。「说诸行处,名世界法;说不行处,名第一义。」「诸行」中的「行」,指的十二缘起中与「无明」相应的「行」,这正是生死流转中的动力。「不行」中的「行」,同心经中「行深般若」的「行」相同,为直趣解脱的导力。凡是有道气德相的僧伽,存的心会的理,说的法作的事,莫不猛斥自我,严控戏论,切切实实地以「第一义」为说作之准;不忘「第一义」的深观彻悟,久久正正的舍身舍心实验着,「一实相印」才有我们的分。与「一实相印」相互通贯处──无上菩提与无上涅盘──;从无上菩提中普遍洞照,从无上涅盘中毕竟寂灭,大乘佛法的命脉与根源,全凭着这。口口声声高唱续佛慧命的吾人,于此亟应反复三思!

  学佛法或讲佛法,平时对「爱见二论」,不严加克制,不经意地就会现行;现行得忘却佛法,畅玩自我!一般凡僧弘扬佛法所形成的严重缺点︰智慧的重力不够,降伏不了戏论心;慈悲的弘愿不充,发挥不透道德性。戏论掩盖着智慧,道德配不上慈悲,形成了现代中国佛教的弱脚与危机,有心人正为着这般玩世俗「神气」者担心不已哩!

  弘扬佛法的僧伽,惊愧性一低了,必然地会玩演自我体面,自我体面玩演得够气派、够酷炫、够夺人,佛法体统

  ──三法印──则远离心目;远离了法印的僧伽,还能忆念诸佛的法身慧命么?!于此,我必须竭诚呼吁:现代弘法者最应觉(持)治(绝)处︰佛法体统与自我体面!

  佛历二五四六年十月十八日

  客次香港黄宅

----------------------------------------------------------------------------------------------------------------

更多仁俊法师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仁俊法师:观世音菩萨对我们的渴求──如何修学菩萨道

仁俊法师:弘誓坚毅得最罕见的庄女士

仁俊法师:印公导师给我们最深确的启示

仁俊法师:学佛者亟应大惊防处︰自己就是恐怖分子!

仁俊法师:发透了大菩提心.照行于圆涅盘境(上)

 

后五篇文章

仁俊法师:怎样除旧布新?绝情破旧我.淬愿创新人

仁俊法师:两袖清风练行愿.一片丹心感生佛──敬祝家桢长

仁俊法师:印公导师「少壮」二字给予我最有力的大启导──

仁俊法师:三知四不与三必

仁俊法师:现代佛教界最急需的一种根性︰当下猛决死透透.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