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宽运法师:无上菩提之本──三皈五戒(第二十一~第二十七)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7:39:10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宽运法师:无上菩提之本──三皈五戒(第二十一~第二十七)

 

  所以说,世间事皆各有因缘,屠夫因为供养阿罗汉一饭的功德,便能知七世的事,但终极只能观见七世,七世后便看不到。因此,第七世后,死堕地狱他无法预见,因而说没有因果、善恶没有果报的话。阿罗汉的神通都有极限,只有佛眼才能观见无量劫、无量众生的过去及未来。如《金刚经》所说:「须菩提,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要做到对这世界的一切都能悉知悉见,惟有修行佛道,而修行佛道殊不容易,惟有仰仗阿弥陀佛大愿力,求生净土,得弥陀佛授记才能成佛。

(乙) 不盗戒

 十善业的次第,是先杀次盗。偷盗是侵犯他人的财产,乖违六度及四摄法,属于严重罪行。世间法中,国家及社会亦不容许,列偷盗、抢劫为刑事案。

(1)佛制盗戒因缘

  佛制不偷盗戒,因有弟子名檀尼迦,是陶师之儿子,擅长以泥建屋。其所住之木屋被采薪人坎破而取去木材,檀尼迦唯有以泥再造屋。当檀尼迦以火烧泥屋至赤色时,被佛陀发觉而呵斥,并命诸比丘拆除。檀尼迦无奈,惟有向频婆娑罗王的门卫说谎,企图骗取国王的木材,藉此再建房屋。虽然国王敬佛,没有治他的罪,但举国人民十分愤怒,毁谤僧团之声四起,佛陀因此制偷盗戒,取未经别人同意之财物,价值在五钱或以上,是四根本重的波罗夷罪。

  按当时古印度的国法,偷盗五钱是死罪,故佛制亦以五钱为重罪。那么,五钱究竟是多少呢?关于这点真难考究,历代祖师都有不同的说法。据闻,1992年南传佛教研究出来,大约是一百多港元。

(2)偷盗戒十义

  偷盗之罪,仅次于杀人,更造成以下十种障道因缘,故要制戒禁止。

一业道重

  不是自己的东西,以非法手段偷或是劫,是名为盗,如此行为,障道甚深,不能入道。

二坏禁法

  不论古今,世界各国无不制定法例,定杀人、盗劫为重罪,因盗劫能令社会失安宁。是故佛教之道俗,大小乘戒,亦以盗戒为重戒。

三生恼深

  钱财是众生极贪爱的,如有人非理侵夺他的财产,必然十分恼恨。

四损财及命

  众生赖财以活命,若财被偷盗,即是夺他们的命。《大智度论》第十三有偈云:「一切诸众生,衣食以自活,若劫若夺取,即为劫夺命。」

五失所化

  佛法以广结善缘,度化众生为原则,如侵损他人利益,盗窃他人财物,一切众生都不愿见此人,更不会受他化度。是故欲自度度人,自利利人,首先绝不能杀生及偷盗。

六坏信心

  作了偷盗之事,令原本相信我的人,不再信我,彻底破坏我的人格,及给人的信心。

七污释门

  作为佛弟子,因犯了偷盗罪,令恶名流布,人憎嫌我,更秽累释迦佛教,还有甚么罪比这更严重呢?

八违正行

  受了三皈五戒,发愿以大慈大悲济度众生,但因不小心,犯了盗戒,违背了正行,得了不可悔罪,丧失戒体,是很可惜的。

无上菩提之本

──三皈五戒(二十二)

九失六度

  六度,是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是大慈大悲的菩萨行,以布施为首,既然能慈悲无缘,布施一切众生,无非欲度化他们,帮助他们,倘若盗窃,便违背六度,故严持盗戒实为「防盗」之法。

十乖四摄

  四摄是布施、爱语、利行、同事。是四种摄受众生之方法,第一先布施给众生,令他们信服、受教,但如盗他财物,损他利益,令四摄同亡,前功尽弃。

(3)三类不能盗取之物:三宝物、人物、非畜物

(一)盗三宝物

  三宝物是指佛物、法物、僧物。而三类不与取物中,以盗三宝物罪最重及最难偿还。《涅盘经》云:「造立佛寺,用珠华鬘供养,不问而自取,若有意或无意,皆犯偷兰罪。若有守护主者,三宝物边,皆结重罪。」

  三宝物中,亦严禁互相混同使用。滥用三宝物,分有四种罪:

(一) 三宝互用:以佛物作法物、僧物,或以法物作佛物、僧物,或以僧物作佛物、法物,得互用罪;

(二) 当分互用:例如施主捐金钱欲造释迦像,却将之用于造弥陀像;又如某物本决定赠予甲寺之僧人,却将之赠予其他寺之寺僧,得互用罪;

(三) 像宝互用:例如用供养五分法身之物,供养形像;又如用供养第一义谛僧之物,供养剃发染衣之僧,得互用罪;

(四) 一一互用:以堂宇等各受用物、田园等各种属物,香灯等各种供养物,饮食等各种献纳物,若互相滥用,得互用罪。

  《摩诃僧祇律》卷三载:「有比丘摩摩帝想修塔,但无物,而在众僧中有物。比丘心想,天人所以供僧,都因蒙佛恩,供养佛便是供养众僧。于是便以僧物修治塔,此摩摩帝得波罗夷。若塔有物,众僧无物时,比丘又作心想,所谓供养僧,佛亦在其中,于是又以塔物,供养众僧,这样也是不对,会得波罗夷。若塔无物而僧有物,或是僧无物而塔有物,可以互相借用,但要向理事人清楚交代,在某时借用,某时当还,更应在僧中读疏,分明付授,若不读疏及不还,会得越比尼罪。」

  对于三宝物,若偷盗、转用、借贷不还等都有罪,罪按轻重而结。

(1)佛物

  佛物。如佛像、殿堂、香华、佛衣、幡盖之类,凡是施主供佛之物,皆不得移作其他用途,移用者犯偷盗罪。

  《四分律行事钞》举出四种佛物:

(一)佛受用物:供给佛色身受用之堂宇、衣服、床帐等。若施主说供养佛宝,即佛之色身不得受用,只能供在塔中,供养佛的法身,因法身长在。(有舍利者名为塔,无舍利者名为支提,支提亦可以安佛之华盖及供养具。)

(二)施属佛物:施予佛之钱宝、田园、人畜等。施主供佛之物,其他人不能使用,否则得大罪。如佛堂的柱坏了,施主修换之后,把旧柱施僧,僧亦不能用。又如佛堂的基土及泥木金石,亦不能转用,用者得盗佛物罪。

(三)供养佛物:是供养佛之香灯、华幡、供具等。如把佛物转卖,所得物资只能用作造佛形像及造佛衣七宝幡盖,或用来买各种香油宝花供佛。除供佛外,其余不得用,用者即犯盗佛物罪。

(四)献佛物:是指供献给佛的医药、饮食等。佛灭度后,施主供佛之物,不得移往其他寺院,违者得盗佛物罪。

无上菩提之本

   ──三皈五戒(二十三)

  《梵网经菩萨戒本疏》卷一举出六种佛物,前四种与以上记述之四种相同,其余两种是:

(一)佛宝物:专门供养佛之物。佛在世时,为佛之色身所用;佛入灭后,为佛之法身所用。

(二)局佛物:即只限于一佛之物,如供养释迦像的,不得移作供养阿弥陀佛,或原本用来造佛像之材料,不得用来刻造僧像,或天神菩萨等像,违者得轻盗罪。

(2)法物

法物,如经卷、纸笔、箱函等,一切用于写经之对象,都称为法物。此种法物只能用作写经之用,不得用作其他用途,此所谓物各有主。

《四分律行事钞》中,说明何谓法物,并举出四种法物用途。

(一)法受用物:即是轴帙、箱巾、函帕等物。

(二)施属法物:施予法之田园等。可分为二分,一分施予经,一分施予读诵经典的人。(按:这是古时的说法,现代可解释为佛学图书馆及佛学院等。)

(三)供养法物:如供养经卷之香花等。

(四)献法物:如供养经卷之饮食等。

《菩萨戒本疏》除有上述记载外,还多举两种法物。

(一)法宝物:即放在塔中,专门用以供养法宝之物。

(二)局法物:如用来书写大品经的材料,不得移作书写涅盘经。

  弘一大师有弟子送他宣纸写墨宝,剩余之宣纸不知如何处置,大师便写信给弟子问可否用来作其他用途,其严持戒律之操行,实堪为我等僧伽师范。

(3)僧物

  僧物,可分为两种。(一)四方僧物,(二)现前僧物。

  「四方僧物」是指来自四方供养一切比丘所共享之物,例如寺舍、厨库、田园、米饭、衣服、汤药等,故又称四方僧物或是常住僧物。如施主布施给这寺院的寺僧,不得转施其他寺院,违者得小罪,更不能将僧物变卖。《五分律》称,若有沙门释子变卖四方僧物,犯偷罗遮罪。

  「现前僧物」是由施主布施现前僧众的衣食等生活物质。若这些现前僧众逝世,其遗物亦应转为僧团所有,或依该比丘遗言,分与其他比丘。若施主声明布施给僧宝的,那么,凡夫僧、圣人僧便不得取用,因施主说明施给僧宝,只能放在塔中,供养第一义谛僧,否则亦犯了盗用僧物罪。

  《大集经》云,若以信众布施给常住之僧物,如米谷饮食,或是花果等物私自享用,或是拿出寺外,送给自己的好朋友、乡里、居士等,此罪重于阿鼻地狱所受的果报。故《方等经》说:「五逆四重我亦能救,盗僧物者我所不救。」《观佛三昧经》亦云:「用僧祇物者,过杀八万四千父母等罪。」

  往昔有一比丘,在田中摘一禾穗谷,看看是否已熟,于是五百生中,作牛偿还,值释迦佛出世而得道,但脚犹似牛蹄,口如牛口,食后即齝,因此名为牛齝比丘,佛恐怕世人讥笑他,令他长住在三十三天中。

  其实,戒细人粗,真要把戒条全部做到是很难的。譬如居士吃寺院饭,是否应该呢?

  《五分律》云:「若白衣入寺,僧不与食,便起嫌心。佛言,应好持与。又恶器盛食与之,又生嫌心。佛言,好器与之。」

无上菩提之本

    ──三皈五戒(二十四)

  《梵网经菩萨戒本疏》则说:「这些应是不识因果的恶人,在觅僧人的过失。若在家二众,及识达的正士,知道僧物难消,即不应给与。」该疏又引用《大集经》说:「众僧所食之物,不得辄与一切俗人。」

  然,《摩诃僧祇律》卷三亦说:「寺中僧物有应给的及不应该给。对于那些损害寺院或是有益寺院的,都应该给与。为甚么损害寺院的都要给与呢?因为如果是贼人来到寺中求索饮食,若不给他们,他们或会放火烧寺,到时可能损失更大,为了免除这些不必要之损失,所以应该给与。另对于有益寺院的人,如做僧房之泥工、木工、画工,及料理僧众事物之义工,亦应给与饮食。而对于国王及那些有大势力之人,更应该给与,因大势力之人有大福报,他们可以给寺院带来很多利益。虽说僧物难消,但有功德便可消了。」

  现很多居士亦明白不应侵损常住,故他们吃了寺院的饭,布施给寺院的比吃的多,对寺院是有益无损。何况做法会时,来了不少居士,不可能要他们往外吃饭,因此丛林制定了「供众」条规,居士吃的是施主供给的,没有侵损常住之嫌。所以带功的居士在寺院饮食,不算盗取僧物。

(二) 盗人物

盗人物,是指偷盗世间人的所有物,这范围很大,很深很广。可分为如下多种:  

(1)六种不可悔之盗罪

(一) 偷取:于风雨时,月黑风高时,乘人不觉而偷盗他人的财物。

(二) 劫取:强抢取,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如打劫银行,抢人财物等。

(三) 诈取:以欺骗手段而取得。

(四) 胁取:以威胁、威迫手段而取。

(五) 受寄取:受人托管财物后不承认,或少还,或讹称托管之物没那么多。

(六) 诋谩取:即轻谩取,如主人以权力、势力欺压奴仆而取,被取者敢怒而不敢言。

(2)其他不可悔之盗罪

《优婆塞五戒相经》说,如犯以下三种偷盗,是不可悔罪。一用心,二用身,三离本处。

(一) 用心:是发起偷盗心后,即计划偷盗的方法,是名用心;

(二) 用身:盗心生起后,以手足拿着所盗之物,是名用身;

(三) 离本处:是把盗来之物拿走,离开原来的地方,而转往其他地方。

另有三种盗取法,亦是不可悔罪。一自取,二教他取,三遣人取。

(一) 自取:是自己动手,盗取他人之物离开原来地方;

(二) 教他取:是教人偷盗他人对象,然后逃离本处;

(三) 遣人取:是以语言告诉人往取,或是派人往盗取,然后逃离本处。

(3)十种可悔或不可悔之盗罪

(一) 若居士知道他人藏有五宝,即起偷心,但最终没把他的五宝拿走,犯可悔罪。

(二) 若居士偷心起后,用身体把人家之重物偷走,离开本处,是不可悔罪。

(三) 若居士以盗心取有主人之木筏,而该木筏却是随水流下,名为盗水中物,犯不可悔。

(四) 若居士以盗心捉拿有主人之水中木,等木头流向前面时,又以盗心把木沉在水底,最后把木举离水时,是不可悔罪。

(五) 若有人养的鸟,飞入野池,居士以盗心把鸟举捉离水,不可悔罪。

无上菩提之本

  ──三皈五戒(二十五)

(六) 若居士看见野鸟口中衔着宝物而去,以盗心夺得野鸟取宝,犯中可悔。

(七) 居士在等待野鸟时,犯小可悔。又这些衔宝而去之野鸟,被有主的鸟夺取野鸟所衔的宝,居士以盗心夺有主鸟,不可悔罪。

(八) 若居士与人赌博,以欺骗手段,胜他五钱,不可悔罪。

(九) 若居士应缴税款超过五钱,而不缴纳,不可悔罪。

(十) 若居士以盗心偷舍利,犯中可悔。若以恭敬心盗舍利,而心想佛亦是我师,当时是以清净心取舍利,则无罪。

佛教重视心性,一切罪恶之发生都由心所生,若以盗心偷窃,是不可悔罪,若因迷悟而非出自本心,则得轻罪。又若盗取的原来是自己的对象,开始时不知道,取得以后才知道,但因盗心生起,亦犯轻罪。又如盗心起了,但最后没有做,亦没有重罪,但轻罪难免,需要忏悔灭罪。又如盗心生起,又实行偷盗,但没有把盗物移离原本之处,亦是轻罪。

有一人,脱衣在祇园附近耕垦。有一居士经过,见四野无人,便把衣服取去,耕田的人看见居士取去他的衣服,忙追赶上前把衣服要回,居士把衣服还给耕人。后来居士心生疑惑是否有罪,来到佛所请问佛陀。佛陀问他:「你当时以何种心态取衣服的?」居士说:「我以为无主的,所以便取。」佛说:「这样是无犯,但自今以后取物,应想清楚,虽然物无人守,而实有主人的。如发心想偷,虽然没有取,亦犯不可悔罪。取而不满五钱,犯中可悔,取满五钱,犯不可悔。」

(三) 盗非畜物

非,是指非人,即天神、鬼神之类;畜,是指畜生之类。

《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载,若盗取冢坟之旛盖,或是神庙中之衣服,价值五钱或以上,犯重罪。如出家僧伽偷盗外道之塔物,或神祀、舍物等物亦得重罪。如这些物放在露天之处,没人守护,得偷兰罪。

另《萨婆多论》云,取非人物五钱以上,属重偷兰罪,四钱以下是轻兰罪。

盗取一切鸟兽食剩留下之物,得吉罗罪,因鸟兽有灵知,食余之物留给明天再食,若盗取会令明天无食,故取之有罪。

《十律诵》载,六群比丘常在早上在寺院的楼阁上遥望野田,如看见有烟浮或有鸟飞下,便到那里观看有甚么食物留下。这天,六比丘来到丛林处,找到虎食剩之残肉,于是拿回祇园精舍,老虎醒后,不见残肉,凭气味而寻到祇园,在寺门外啼叫。佛说六比丘犯突吉罗罪,因虎把残肉收藏,仍未断望,故比丘不应盗取。同样,狮王杀糜鹿,噉食精肉,饮鲜血后便决舍离去,如这时取狮子的残食,没罪,因狮子已放弃残肉。故佛制盗戒,取一切鸟兽之余食,是突吉罗罪。

  有老鼠偷桃,而屯积成一大堆,比丘往取,佛说是波罗夷罪。何以故?因鼠偷来之桃,尚放在一堆而未动,桃主仍有机会来取回,今比丘所偷,不是鼠之物,而是桃主之物,所以得波罗夷罪。

  现代人很喜欢食燕窝,甚至持素人都以为燕窝没生命可以食,殊不知燕窝是燕巢,拆散牠们的家,亦是盗劫罪。另用计算机盗版,亦犯盗取罪。佛住世时因无此事,故戒中并无提及。凡我佛子,是否应为此事而自戒自律?

(4)七种开缘无罪取

  盗戒虽然很多,如取时作七种想,可以取物无罪。一己有想,二亲友想,三暂用想,四无主想,五狂想,六心乱,七病坏心。

(一) 己有想:所取之物,以为属于自己所有。

(二) 亲友想:所取之物,属于家中眷属或好友的,彼此同意共享。按照律法说,要具七法才算亲友。一难作能作,二难与能与,三难忍能忍,四密事相告,五互相覆藏,六遭苦不舍,七贫贱不轻。能具如是七法而取,是不犯盗戒。

(三) 暂用想:取亲友物暂时借用,日后归还,无罪,但必须归还。


无上菩提之本

  ──三皈五戒(二十六)

(四) 无主想:所取之物无主,如在垃圾堆检拾。又或儿子作了恶事,被父母逐出家门,父母死后,子取父母财物,无罪。

(五) 狂想:取他人物时,精神处于不正常状态,无罪。

(六) 心乱:取他人物时,心神不集中,不知自己在做甚么,无罪。

(七) 病坏心:取他人物时,因病坏心,不知所作是否正确,无罪;若为了大悲救苦而盗取,其所盗之物不是给自己享用,亦无罪。

(5)偷盗果报

  持戒之人,除不能偷盗外,更要学习布施。以因果论来说,布施是因,得财富是果,愿意布施之人不会贪,不贪便不作恶,也不贫穷,常行布施者,常得意外之财。相反,偷盗之人,先害正报,后损依报。

《优婆塞戒经》卷四云:「喜欢偷窃的人,会得到恶色、恶力、恶名、短命,财物耗减,眷属分离之果报。别人失物,会怀疑于己,己之亲人,都不见信,更常为贤圣呵责,此是现世恶业之果,死后入于地狱,受到恶色、恶力、恶名、饥渴、苦恼之报,在地狱时间非常长,地狱受报完后,再得人身也是贫穷下贱,若偶然得到些少财宝,很快又失去。不为父母、兄弟、妻子之所受念,身常受苦,心常怀愁恼,都是因为过去世做了偷盗的缘故。」

《大智度论》卷十三云,佛说不与取有十罪。

(一) 物主常瞋;

(二) 惹人疑;

(三) 非时行筹量;

(四) 朋傥恶人,远离贤善;

(五) 破善根;

(六) 得罪于官;

(七) 财物没入;

(八) 种贫穷业因;

(九) 死入地狱;

(十) 若得为人,勤苦求财,得财又为贼、水、火、王、不爱子等五家所分,甚至藏埋都会失去。

(6)对治盗心

  对治盗心,惟有常行布施,常思大圣世尊,三衣一砵,树下一宿度日,其乐无比。又如贤者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圣贤安贫乐道,没有盗心。

(丙)不邪淫戒

(2)淫欲正性命

  一般世人,离不开两件「大事」,饮食、男女。故圣人说:「食色性也,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饮食,是民生问题;男女,是康乐问题。

  人类的生死相续,全赖于饮食、男女。没有饮食不能活命,没有男女,人类灭绝,是故食欲与性欲是与生俱来。男女交配令人类生命延续,一切胎卵湿化,经过雌雄交配才能孕育后代。

  这「与生俱来」,即佛陀所说之「业因」。所谓业因,是由外尘欲念牵起爱心,由爱心贪着于欲,贪欲便造业,造业而受报,因而生死不断,若欲心灭除,则不复有生死三界之事。

  所谓三界,是指欲界、色界、无色界。于三界中,有地狱、饿鬼、畜生、阿修罗、人间及六欲天等。居住在欲界之众生,有淫欲、情欲、色欲、食欲等。

  欲界有六天,即四天王天、忉利天、须焰摩天、兜率陀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由第一四王天,至第六他化自在天,中间包括人界住的四大洲,下面有无间地狱等二十处,都有男女杂居其中,有男女便染欲,所以称为欲界,我们是居于此欲界四大洲之一的南阎浮洲。

无上菩提之本

  ──三皈五戒(二十七)

  《俱舍论》卷十一载,四王天与忉利天之男女,以交形为淫,第三须焰摩天以相抱为淫,第四兜率陀天以执手为淫,第五化乐天以相笑为淫,第六他化自在天以相视为淫。他化自在天之天人,互望一眼,便已行淫,想要儿子时,随念便忽然化生于膝上,子初生时,如人间十岁孩童,色貌圆满,衣服自然而得。四部洲人与四王天一样,以交形为淫。

  欲界众生之诞生,由胎、卵、湿、化四类而生。天人及地狱之众生是化生,人、鬼子、金翅鸟、龙、罗剎及所有兽类是胎生,鸟类是卵生,微细蠢动是湿生。无论何种品类之性命,都由淫而生出。淫由情染,纵然是化生亦依爱业而染,所谓心染气传,故说淫欲因爱而来,爱是轮回之根本,心是爱之种子,爱、淫二欲造成生死业因。

  因欲乐是人之天性,故圣人有言「食色性也」,惟欲念要自我节制,行欲要合乎礼节及道德标准,否则随意行淫便没人格,与畜生无异,故社会有夫妻制度以约束。而人之品格,并非生而具有,乃建基于先天素质,再受周围环境影响,随社会进程而逐渐形成及发展,要防范被外在环境染污,除遵守律法外,重要是自律。

  近数十年,外国流行「交换配偶的性派对」,此种派对,其实是败坏社会风气,害人天伦,令夫妻反目,破裂情义,拆散家庭的性泛滥,是要不得的不道德行为。《尚书》中著名之《五子之歌》,其二歌词说:「内作色荒,外作禽荒。甘酒嗜音,峻宇雕墙。有一于此,未或不亡。」其意是倘人终日沉溺于色、酒、声、财的其中之一,没有不衰亡的。

  我国称为礼义之邦,数千年来之传统文化,极为注重名节礼义,对不正当之偷情邪淫行为极为鄙视,邪淫不但毁人名节,更遗羞后代,被子女及亲戚朋友所鄙弃。清朝时,对于邪淫男女称为「奸夫淫妇」,淫妇会被地方有势力之人士「浸猪笼」,这种「浸猪笼」其实是私刑,是把犯人装入运送猪只之竹笼中,然后投放在河海淹浸,喻意犯人乃畜生禽兽,罪轻者投在浅水处,让其头部浮于水面示众,罪重者投到深水,让其没顶而死。对于那些抚孤守节,侍奉翁姑之贞烈寡妇,亦会赐赠「贞节牌坊」作表扬。这风气由清朝一直延至民国初期,这些牌坊在安徽歙县最多,很多仍留传至今。此种维护道德之赏善罚恶其实很好,可以防恶止非,鼓励孝义。可惜近数十年,欧风美雨,吹毁我们不少固有之道德文化,无良商人制造淫书、淫画、淫网,迷惑不少青少年,严重荼毒下一代,致令女的背夫偷恋,男的包二奶,年轻人甫认识便发生性关系,认为是正常之社交,毫无羞愧之心,造成每天皆有报导各阶层之桃色新闻、贪片刻欢娱招来杀身之事,如雷贯耳,令人听得麻木。

  虽说邪淫是两人之事,但淫风炽盛,除给社会带来伤风败俗之不良影响外,更影响国家名誉。我国以四维立国,邪淫是不礼,淫人妻女是不义,邪淫之人不知羞愧,寡廉鲜耻,把四维推向深渊,令人惊心。

  早二千多年前,佛陀已反对淫欲,故给居士制戒,所有优婆塞、优婆夷只可行夫妻之正淫,严禁邪淫。因当时之古印度没有一夫一妻制,而且印度地处热带,男女性关系紊乱,更堪至乎有与兄弟、姊妹、死尸、畜生行淫的,故佛制不邪淫戒。所谓不邪淫戒,是指除配偶以外,不能侵犯其他异性身体,更不能强奸、嫖妓等。而然,经论亦常强调,虽然是夫妻,亦不得非支、非时、非处、非量、非理而行淫。非支,是指行淫于产门以外之器官;非时,是指怀孕期间,胎圆满时,或斋戒时,或病时行淫;非处,是指于塔边、灵庙中、祠堂内、路边及大众面前等地方行淫;非量,指过量之行淫;非理,指不依世间礼法,如滥交或作淫媒等。

  出家人犯淫称非梵行,世尊给五众制戒统称为淫戒,比丘与比丘尼二众犯戒,结波罗夷罪,不得住在僧团,不得一同说戒、一同羯磨;沙弥、沙弥尼、式叉摩那三众犯戒不结波罗夷,而称灭摈恶作罪,会被剥其袈裟,摈出寺门。

  小乘法中,僧伽五戒以淫戒为首,其次盗戒,第三才是杀戒。

(未完待续)

----------------------------------------------------------------------------------------------------------------

更多宽运法师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宽运法师:无上菩提之本──三皈五戒(第十一~第二十)

宽运法师:无上菩提之本──三皈五戒(第一~第十)

宽运法师:人身难得 佛法难闻──西方寺八关斋戒精进念佛

宽运法师:知足常乐 惜福感恩——新年新愿望

宽运法师:一念诚心 一念感应──布施塔庙 得福无量

 

后五篇文章

宽运法师:金蛇报喜 共贺新春

宽运法师:百花齐放 水仙飘香──西方寺癸巳年新春祈福法

宽运法师:有道者得 无心者通──六祖惠能大师《真假动静

宽运法师:菩提眷属 和乐家庭——佛化婚礼的意义

宽运法师:无上菩提之本──三皈五戒(第二十八~第四十二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