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宽运法师:我们不是有力 而是有心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7:39:35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宽运法师:我们不是有力 而是有心

 

  ──宽运法师.雷贤达先生伉俪 闲谈社会时事与人生

  2012年9月24日中午,雷贤达先生伉俪一行到访西方寺并共聚午餐,受到住持宽运法师及全寺四众同仁的热情接待;雷生、雷太是次到访的目的,是希望参观西方寺后山的「香港佛教菩提护理安老院」,了解一下佛教道场经营的安老院情况。为了欢迎贵宾的到来,客堂内早已准备了清淡的健康素斋;席间双方就安老、骨灰位、风水命运、财富、国民教育、饮食等多方面的问题,互相交流讨论,气氛轻松愉快,和谐融洽,彼此加深了认识并增进了友谊,实在是一次难忘的交流经验。

  雷贤达先生简介

  交银施罗德基金副董事长雷贤达先生,是香港著名基金顾问,有香港「基金教父」之称。他早年留学英国,1975年毕业于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获经济学士学位及人事管理专业文凭。毕业后便投身金融行业,从此与金融业结下不解之缘,多年来都是凭着个人的努力,去发展自己的事业;纵横基金界超过三十年,期间经历过金融市场的起伏及种种考验,凭著经验及独特的眼光,都能乘风破浪,并学会以平常心面对生活。

  现时的雷先生,给人的印象是一位性格和善、乐善好施的长辈,他关心社会、热心时事,同情弱势社群,目的只是希望尽自己的一分力。

  是次午餐交谈的主要内容:

  一、 安老--老人院及老人心理问题

  雷先生:香港市民及政府对老年人的关注可能不足,而政策方面也没太多照顾到老人。最近走访了几间安养院,发现老人居住的条件实在太不理想。

  宽运法师:據2011年7月的資料統計,港人的平均寿命变长了,男性的平均年齡為80歲,排全球首位;而女性年齡平均為80.5歲,排第二位;可見,老年人口不断上升,社会人口老龄化的现象日益严重。其實老人對社會的繁榮有很大的供獻,因他們將一生獻給了社會,所以現在老了,社會應該善待他們,令他們得到安養之所。然而,一般私營安老院的老人服务并不完善,比如说,老人院的活动空间太狭窄,以及它的经营方式存在问题,如服务配套不够完备,院方收费太高等等。我覺得政府應該立例管制。为使老人老有所依以及令他们能够安享晚年,所以,我建議香港有必要兴建老人村。

  而老人村内可以提供一条龙的服务。什么是「一条龙服务」呢?老人村里要有完善的医疗设备和完备的相关配套。比如说,老人村要有医院,因为一般的老人院当老人生病时,都会送他们到普通的门诊。不过,很多时候都因此而错失医疗时间。还有,要聘请医院的注册护士和物理治疗师驻村。在相关的配套方面,老人村里要有银行、供给老人活动的公园等等。

  另外,为照顾老人的心灵。老人村应该提供临终关怀,以及增设宗教服务。老人村可以有不同的宗教人员提供不同宗教的信仰辅导,因为有宗教信仰的人会比较开心。并且,我们可以邀请尚有工作能力的老人在村内做义工,使他们觉得自己仍然有用武之地。

  兴建老人村的好处;从个人家庭来说,老人村服务可分担因家人没能力照顾老人的压力;同时,相较于一般老人院的收费,老人村的收费会较为合理。从公众开支来说,可以减轻政府的财政压力,因为老人村较为大型可以节省开支。

  雷先生:当我们去老人院做探访的时候,听到有些老人家问自己:「为什么我会那么长寿呢?」似乎环境令他们对生活感觉无奈或没有办法,以及怀疑生存的意义。

  宽运法师:现时香港很大比例的老人患有老人痴呆。单向沟通可能也是促成这病症的其中一种原因。如果老人患上老人痴呆的话,那他们将失去生命的尊嚴。什么是「单向沟通」呢?就是人与人之不需见面,像是看电视一样,不需要面对面的沟通,这样会影响家庭的伦理关系。现在人的沟通方式,由写信、打电话,到发短讯,甚至发email,这样的话,大家便不需要见面了。人和人之间的沟通也因此变成了单向的沟通方式。记得我们菩提护理安老院有个可悲的故事:有一个老人家因为失禁而需要用纸尿片,但是,政府是不津贴纸尿片的,所以由我们院方先付钱。由于老人的儿子从不来探望老人家,直至老人家往生后,我们唯有向他儿子追讨纸尿片的费用。没想到他儿子的回复是:你下去陰間跟他追吧。这實在是个可悲的故事,而且經常發生。

  現代人的孝道觀念已不像從前,因而造成很多獨居老人或空巢老人;另一方面,由於父母跟子女的溝通不夠,造成很大的隔膜;事实上,我们中国有句话「人怕见面,树怕剥皮」;其实,大家一见面一谈话后,好多事情就化解了,像误会、怨恨等。

  二、 骨灰位问题

  雷先生:骨灰安置问题是一个大议题。其实,这涉及思想和教育两方面。要瞬间改变这个长远的思想谈何容易。例如将先人骨灰放回指定的园地等等。当然,要规划得好,要有更好的引导。长远规划问题才可逐步解?。

  宽运法师:这事件给媒体炒作得太厉害了,这样炒作会增加社会的矛盾和对立,对整个社会产生严重分化。尤其是当人只看到现象,而对整件事件没有深入的思考时,容易被传媒这种炒作的手段牵着鼻子走。本來香港人是很优秀的,但现在却發揮不出來。为什么呢?因为香港社會的凝聚力不够;凝聚力不够便产生不出正能量。这也是因媒体分化社会所产生的结果。

  事实上,對於出家人來說,四大皆空,這個身體都不重要了,還留骨灰來做什麼? 不過,骨灰安放是中国文化的传统,因为中国人是祖先信仰,含有一種慎終追遠的思想,这有别于西方人的上帝信仰。我們中国古時都是用土葬的,後來才慢慢改變為安奉骨灰,但很少会把往生者的骨灰撒到海里;并且在短期内中国人不容易接受或改变这种「回归自然」的思想和教育。

  寺庙有两种功能:一、供僧人居住;二、可以提供善信安置往生先人骨灰的地方。在某種程度上對政府也是一種協助,因为,我们知道宗教对社会有心灵或精神层面上的价值。尤其是佛教指示人們一個改惡遷善的方向,不但是當下行為的改善,而是將來果報的改善,這樣的話,人們心靈上便有了追求,身心便得到安頓。不过,由于寺院的开支也很大,所以,合理的收费也是合理的。

  三、 风水命运

  雷先生:之前听说,在这附近有一个法师帮人看相、算命。其实,人很多时候不知道自己的命运,所以才会去找看相、算命的;但是我觉得,我们只管尽量去做好事,不需要去问,也不必要去知道命运的好坏,这样反而会心安理得。

  宽运法师:在佛教里,出家人是不容许帮人家看相、算命、看风水的。如果有出家人帮人算命、看风水,那他就不是真正的出家人。看相或看风水是民间的风俗;虽然有「天下名山僧占多」的讲法,但是出家人所讲求的不是风水,而是自然、自在。如果我们从风水的角度来看,大帽山的风水也很好。

  而更重要的是,佛教说,人的命运是可以改变的;怎么样改变呢?譬如说,我现在做得非常好,我将来就会有好的正报和依报;所谓正报好,比如说,有好的身体和相貌。而依报就是所依靠、所赖以生存的环境亦非常好。也就是说,我现在好,可能是因为我过去世或前半生做得非常好,所以我现在或将来也会非常好。相反地,如果我现在感觉很倒霉,这可能是因为我前半生、前一世,或多生多世的业力现前。可是,如果我现在改变了,那么我将来就会有机会再好转。所以,佛教三世因果观念将人的生命无限地延长。试想,如果生命只有一次的话,人生就可能变得沒有終極目標及追求了。比如说,累积财富没有意义;你所做所的一切事情都没有意义。不过,如果我们有终极追求的话,那意义就不一样了。这需要三世因果观或轮回观才可能有合理的解释。

  四、财富

  雷先生:最近有个朋友,计划十月在中文大学成立一个国学中心,以专门研究及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思想。他希望有善心人士能够不设条件地捐款和支持。不知可不可能找到这样的善心人呢?

  宽运法师:一定会找到善心人的,其实香港有很多善心人。以中国传统文化思想来说,儒家是治世,道家是治身的,而佛教是治心的;三者相辅相成;佛教认为「富财为五家所共」。哪五家呢?即官府所有,官府可以没收你的财富。不孝的子孙所有,不孝的子孙他们可以败坏你的财富。盗贼所有,盗贼可以将你的财物抢劫一空。还有水灾、火灾,这些无情的天灾人祸,都能令你家财尽毁。俗语说:「儿女好过我,留钱做什么呢?儿女不如我,留钱做什么?」所以,我们为什么要留财产给儿女呢?我们要培养他们好好读书,又或者训练一技之长,并教导他们好好做人,令他们有正确的人生观;当然,有些人从零开始,有些人一出生就很富裕,每个人的先天条件都不一样;不过能留一些基本的创业基金给子女,对他们必然是有帮助的;不过,给他们一个基础就可以了,因为基础是一个起点,如果没有起点的话,这个路就会走得比较辛苦。大家都知道香港现在的创业很难,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十万、八万就可以创业;但现在你有五百万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香港这个社会的空间越来越窄。如果有基础的话,将来他们就不会太辛苦;你给他们一个基础,他们就可以慢慢地去发展了,而且有多余的时间可以发展社会上的人際关系。我感觉到这是高水平的,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纵使你的身家几十亿或几百亿,这只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

  五、 国民教育

  雷先生:我觉得政府如果强行推行国民教育就会触动到香港人的神经,尤其在国情教育方面。虽然有些人,在这方面的推行做了很多的努力,但要介绍中国,实在比较困难,我们要明白香港过往的历史背景。我们从国民教育的参考课本上能看到所使用的某些艰辛的词汇,并不适合中、小学生的程度。

  宽运法师:佛教讲,上报四重恩;四恩即是佛恩、国土恩、父母恩和众生恩;其中的国土恩即国王恩。以前弘一大师就曾说过:「念佛不忘爱国,救国必须念佛。」所以,对一个国家而言,国民教育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因为国民教育能唤起人们的民族意识及爱国精神,这是每个国民应有的责任;但对于这个议题,香港人大多数都不预设立场,并且认为应该由个人自己选择。不过,这种想法,慢慢就会改变,好像以前香港人是不学普通话的,但现在就不同了,觉得不懂普通话,似乎有点不像中国人;相信大家对国民教育接受的程度,也是这样。

  但整体来说,制定政策要有远见,而在推行政策时要深思熟虑,像以前皇帝也需要上早朝,与大臣们聚在一起讨论国家事情。故此,对官员说话表达的要求一定要高;政府有时可以发新闻稿的方式代替由官员主动或直接面对传媒。因为,说话太快便无法收回。

  六、 饮食

  雷太:法师,请问如何看待过午不吃?

  雷先生:吃素如何吃得健康?

  宽运法师:正确来说,我们吃的是素,这个「素」和「斋」不同,素就是没有五荤,什么「五荤」呢?就是?、洋?、?菜、蒜、还有兴渠。后者是我们中国没有的,这是印度咖喱的一种辛辣调料。那什么是「腥」呢?一切肉类都是腥。所以,吃素指的就是吃没有五荤的蔬菜和一切的肉类。

  但它和吃斋不同,吃斋是过了中午之后不吃。当然,如果你是佛教徒的话,可能会持午。因为经典上说,早上是天人吃饭的时间,中午是诸佛吃饭的时间,傍晚和黄昏是鬼神吃饭的时间。所以,在佛陀的年代都是日食一餐的,到后来早上也吃。所以过午不食称为「吃斋」,也就是「持午」。这要看你做不做得到。

  不过,病人是可以不持午的。而出家人因工作或体力等关系,过了午也是可以吃的。另外,像出外旅游,因为环境所限,没法选择,也有通容的余地。又好像你请我吃饭,我答应吃是为了令大家欢喜;如果我不会吃,大家就不欢喜,这就不好了。所以这都叫「方便食素」。

  从味道方面而言,吃素要有味道一定要多加油、盐或调味。但是从健康方面着想,为了吃得健康,就必须尽量少油、少盐、不要味精,甚至不要油。吃素是一种内在的美容,因为它可以将你的血管清洗干净。本来饮食的原则应该早上吃好一点、营养一点;中午吃饱就可以,晚上则要吃少。可惜,香港人的生活方式不健康:早上睡到很迟才起床,早餐几乎没吃,中午吃得很随便,晚餐吃得很丰富、很多,而且吃完不久便去睡觉。这是颠倒的生活方式,对身体完全没有好处。

  另外,现在的人为什么会不够长寿呢?主要是我们生命的消耗太多,不是在工作上的消耗,而是在营养上的消耗,因为你吃得多,你就要消耗了。我们佛教说,吃得太饱,自然就饭气攻心就会掉举。还有,你要有适当的营养,太多则不行,因为都会花在身体的消耗上面。所以,如果你少吃20%,那么你的寿命将会延长40%。因此,我们常常说,现在没有营养不够的,只有营养过盛。

  午宴过后,客堂内清茶奉客;对于社会时事与人生,双方都有说不尽的话题;由于雷先生与雷太最近刚从台湾法鼓山、中台禅寺等地参访回来,所以闲谈内容又从减压、放松、静坐、专注,到佛学与人生、修行对生活的影响;社会问题的探讨:医院医护人员的不足、安老问题的关注、环保观念与资源循环再用、国民教育推行的难处、宗教团体的合作、有心人士的呼吁及推行等各方面,作进一步的交流;互相讨论,内容丰富,彼此达成友好共识。现将主要谈话内容刊出,期与读者分享:

  宽运法师:人生的事情总是忙不完的,所以我觉得做事情劳心好过劳力。劳力受制于人,你投入进去了,就可能无法看见外围的事物,所以就没有深刻的体会。

  雷先生:法师,当我们内心有很多烦恼或感到压力很大的时候,是不是要打坐呀?

  宽运法师:最好啦,不过如果你现在身不安、心不安,怎么能打坐呢?我讲个笑话,什么笑话呢?有一次星云大师说,以前大陆有一座寺院里面有个禅堂,外面紧邻一家豆腐店,豆腐店的老板,常常把豆腐卖到这座寺院来。平时禅堂都是门窗紧闭,豆腐店的老板对禅堂中的陈设非常好奇,心想:这么多人关在里面究竟做什么?左思右想,不得其解,所以就很想到禅堂里面一探究竟。

  大家都知道啦,以前丛林寺院的禅堂,不是一般人能自由进去的,只有寺院内的法师才能进去,但是这个卖豆腐的不死心,因此他就跟禅堂的香灯师商量,安排一个角落的位子,让他能进来参一次禅。

  当时坐一支香大概是一个钟头左右的时间。这个卖豆腐的到了禅堂深深感受到寂静无声的环境,他起初睁大眼睛,东看看西瞧瞧,看到别人都是眼观鼻、鼻观心,如如不动,所以他也依样学习,照着参禅打坐,这样也就把心静下来了。这个卖豆腐的,一生都在劳碌、动荡中生活,这个心突然安静下来,忽然感到很多过去的事情都浮现到眼前,令他记忆犹新。

  打完坐之后,香灯师问他:「感觉如何啊?」他回答说:「这个参禅实在太好了!」怎么个好法呢?原来他在参禅的时候记起了张三、李四、老王跟他买过豆腐,总共欠他十块钱,还没还呢!

  本來禪堂是個了生脫死的地方,他竟把這個豆腐帳記起來了。

  哈!众笑。

  雷太表弟: 哈!好像等于没有打坐。

  宽运法师:当这个心不清净的时候,什么东西都不记得,但是如果一旦清净了,就什么都记得了。

  雷先生:对于那些不懂打坐的人,他们可以会有些期望。希望打坐之后,能达到什么境界。

  宽运法师:如果你的心没有清净的话,你看到的东西不是真实的。

  雷太表弟:上个拜礼有个心理专家教我们如何去催眠,有些人呢很容易就被催眠了,有些人却怎么样都无法把他催眠。原因是他把教授所教的东西,一直在脑袋里咀嚼,所以他无法放松。相反地,不刻去想教授所讲的东西,自然就会放松,就可以接受催眠了。

  宽运法师: 最主要是放松。我们现在的人就是身心不安,每一天都活在患得患失之中。有一句话说,现在的人年轻的时候,用健康来换金钱,到年纪大的时候,则用金钱来买健康;身心都没办法活在当下,拥有的时候,他不珍惜,每一天烦恼重重,甚至茫无目的;到了临终的时候,才发现很多事情都没有做好。这就是人们活在这个时代的悲哀,因为大家都在比较呀。

  雷先生:这种表现是很自然的事。

  宽运法师:前一阵子,我带着小徒弟一起去了不丹;大家都知道,早几年不丹的快乐指数是很高的,但现已较从前低了。他们之所以快乐,是因为没有别墅、没有汽车、没有电视、没有电话、没有追求、没有比较,他们活在大自然里头。我们的不快乐都是因为比较。

  雷先生:不久前,我去了一个地方,像农村,里面没有好的房子,而且他们的摆设都很古老,但是村民们看起来都很快乐;为什么我们那么的不快乐?就是因为我们有太多的执着、太多的追求,所以不快乐。最近,我们参加了台湾道场的参访团,去了法鼓山,我们是和香港一家佛教杂志出版社一起去的,算是去体会、体会吧。

  去到法鼓山后,其中的一活动,就是要我们每个人拿着满满一碗水,然后从这边走到那边,比这个房间大五、六倍的空间,随便你怎么走就怎么走。从中我得到了一些体会,我看到很多人拿着那碗水,本来是满满的,后来却只剩下一小半,大部份的人都是如此。

  但是有一些人,我是其中一个,走的时候不看水,只管走路;没有理会水是否会倒泻。我体会到的是:你越不去理会那杯水,你走得越自然,你越不会倒泻水;你越注意那碗水,你就越会倒泻水。还有一件事,我是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虽然这当中没有对错,但可以反映一个人的态度,说明了每个人的背景环境不一样。不知道法师有什么看法。

  宽运法师:佛教里有个公案,什么公案呢?从前有个国王,他看见出家人整天没有事做,只是不断地念佛,觉得不以为然。于是有一天,他便问出家人说:「你们整天清闲没有做事,只是念佛,哪里会有成就?」

  那出家人说:「修行并不在刻苦不刻苦,而是在生死的心切不切;出家人虽然整天清闲,只念一句阿隬陀佛,但是他求了脱生死的心很切;因为生死心切,所以虽然整天六根对境,但他眼不见美丽的色相,耳不听宛转的声音,鼻不嗅芬芳的香气,舌不尝可口的美味,身没有适意的感触,意不起胡思乱想。」

  国王听了这些道理,半信半疑,他对出家人说:「你的话虽然说得有理,但是你能够用事实来证明你的话吗?」出家人说:「可以!请国王明天派两班能歌善舞的宫娥彩女,一班在东街跑舞,一班在西街唱歌。」另外从监牢里面放出一个判死刑的犯人,拿一个罐子盛满着油,叫他小心拜着;告诉他说:「你的罪本来是判死刑的,现在给你一个求生的机会,你捧着这一罐油,绕过街道一周回来,如果罐里油没有倾溢出来,就赦你无罪。」

  此外,又命令四名兵士,拿着大刀随行,吩咐他们说:「注意那犯人手上所捧的油,如果油在那里倾出,就在那里立刻斩首。大王这样一试,便能得到证明了。」

  到了第二天,国王照出家人的指示去做,那犯人心里想:「今天是我生死的关头,我必须一心专注这罐油,不可让它溢出。」果然,那犯人绕过了东西街道一周,丝毫不敢疏忽,手上所捧的油,一点也没有溢出来;回到国王的地方,国王实现诺言,赦他无罪。那出家人请国王问犯人绕街一周的所见所闻。

  国王就问犯人:「你在东街所看到的东西,什么最好看?」犯答道:「大王!我什么也没有看到!」国王又说:「你在西街所听到的声音,什么最好听?」犯人答道:「大王!我什么也没有听到!」国王骂犯人说:「你胡说八道!东街采女跳舞,西街采女唱歌,你既不是瞎子,又不是聋子,那里会不见不闻?」

  犯人答道:「大王!今天是我生死的关头,我一心只顾着这罐油,那里还有心去看跳舞去听唱歌呢?所以绕过了街道一周,真的是不见不闻。」国王听了这些话,才领悟到那出家人所说的话,一点也没有差错!

  这个故事所讲道理,其实和你刚才所说的情况是一样的,你越紧张,你所拿着的水就越会倒泻;但是当你心不旁骛,一心一意地往前走的时候,周遭所发生的一切,你就会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了。这样的话,水就不会倒泻了。

  雷先生:什么也不想、也不看,就只管向前走。这像开车一样。

  雷太:但是,师父,我和他的看法不同。因为当时我也在现场,那天已经是第四天了。去法鼓山之前,我们也去到了中台山。我的腰一向不好,当时师父带我们上了大殿;师父说,你们可不可以帮我数一下有多少楼梯级。我看了楼梯就想:死啦,不知道可不可以上到去?我的腰骨已经很痛了。但是,其乎所有数的人都数不到,而当我数完之后,心想:我怎么那么厉害,竟然可以数到?我体会到:原来专注是可以改变人生的。

  而当我到了法鼓山后,参加刚才所说的那项活动时,我也是很担心那碗水会倒泻的。所以,我每走一步都会紧张一下,好像举步为难,不知道用什么脚步去走。于是我回想在中台山时的情况,为什么楼梯可以走,反而平地不能走?可能是太紧张了!于是,我就赏诞观照我自己的心,提醒自己不要太紧张,注意每一个脚步。后来,我走的时候变轻松了,也顺畅了。后来,我感觉到只要专注在脚跟,脚尖,其他的问题自然就没有了。所以,我是走到最后的一个。

  宽运法师:水有没有倒泻呀?

  雷太: 我越走就越顺畅。当时,水泻是因为有人咳嗽,她每咳一下,我的水就泻一点。我的目的不是走在最先,但她的一举一动是影响到我的。所以,我和他的看法是完全不同的。

  雷先生:我是走得最快的,她是最后的。哈!两个不同的人。

  宽运法师:有一个公案说:有个师父,他有两个徒弟,一天为了一点小事正在诤论。大徒弟跑来请师父评理,问师父:哪个对?师父说:「你对。」二徒弟觉得不公平问:到底是我对还是他对?师父说:「你也对。」三徒弟看见了,觉得大惑不解,跑来问师父:「师父为什么你说大师兄对,二师兄也对呢?」这个师父怎样回答呢?他说:「你也没有错。」

  雷先生:哈!都没有原则的?

  宽运法师:因为他们的出发点都认为自己没有错,所以说三个都是对的。所以,禅的境界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没有对错是非,你自己的内心,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而每个人的体味都不同。

  雷先生:有一次我们在大陆,去到一个地方,要上一个楼梯有两千多级,我们都不敢上,可是一个带病在身的女人,却上去了,全程用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几十个人当中,只有差不多一半的人够胆上去,一半的人都不敢,而这个带病的女人,却有这样的定力、毅力走完全程。

  雷太表弟:没有人敢上去,因为有五十多层楼高。

  宽运法师:首先是专注,能令一个人忘记身体的痛楚,这是事实的统计,真的是做得到的。好像你生病,若你不专注在这个病上面,而将注意力转移到看电视上,那么就可以忘记身体的疼痛。人的心念是可以转移的,其次是要放松;放松以后,这个痛自然就会减轻。但如何才能做到真正的专注呢?就好像我前面所讲的公案一样,当一个人面临生死关头的时候,周遭所发生的一切,他都听不见、看不见;这就是佛教所说的「制心一处,无事不办」。

  雷先生:对的。不过有些人很执着,总是没有办法看开一点。

  宽运法师:清朝乾隆皇帝一次南游出巡至金山寺,与法磬禅师一起站在长江边,问禅师:「长江一天有多少艘船经过?」禅师回答说:「两艘船。」乾隆皇帝惊讶地问:「怎么会只有两艘船?」禅师就说了:「一艘为名,一艘为利,所以只有两艘船。」所谓「熙熙为名来,攘攘为利去」;人之所以营营役役,不外乎为名为利而奔忙,所以我们都被名利所污染了。

  雷先生:是的,这就是人间的实况,大部份人都是为名为利而终日忙碌。

  宽运法师︰在我看来,应该是太太先信佛吧。

  雷先生︰对的。她一向都是比较重视佛教。但我自己平常就不太在意,我比较我行我素,但我不会去伤害人。

  雷太︰可能是不太懂得理会别人的感受。

  雷先生︰她常常说我不理会别人的感受,总是你有你走,我有我走,这个百分之一百正确,因为我的个性比较独断独行。你看我拿着这杯水专心一意的往前走,可以完全不理会周遭所发生的一切;不管其他人在做什么事情,我只管走我自己的路。

  雷太︰可以说是较「自我中心」。

  宽运法师︰现在接触了佛教之后,有没有改变?

  雷先生︰应该改变一些了,我开始学懂多体会一些别人的感受。

  宽运法师︰对的。大家都感觉到你开心了,因为你在宗教里面发现了一种热情,你很愿意去关心别人,例如是安老、护老的问题,希望能为社会做一些事情,出一分力。所以你不知不觉在这里起了转变,而且最近香港又到了大陆及到台湾等地去参访,好像去过中台禅寺、法鼓山、佛光山等地。

  雷先生︰是的,我们去了佛光山、法鼓山、中台山,还有慈济;及祖师禅林。

  宽运法师︰你们有去参加禅修?

  雷先生︰有的,我们跟着去参加,去了五天。

  宽运法师︰雷太,你感觉到先生有甚么转变呀?当他去完参禅之后。

  雷太︰啊!好像转变不太大哩,哈哈……。

  宽运法师︰这个转变是慢慢来的,不过他以后可以多点来西方寺,或去其他不同的道场,了解佛教不同的思想。了解多些,人就会豁达些。

  雷先生︰原则上我是接受的,甚么宗教我都会接受。比如说,去到教堂,我会进去祈祷或诵圣诗。因为我从小在基督教的学校长大的,已经很习惯了。我觉得我们去到每个地方,首先需要尊重那个地方的人,即是说,你不会因为自己是个佛教徒,就不进入教堂里去行礼,我觉得这是没必要的。因为这表示一种尊重,正如不信佛的人,进入寺院来,他仍然会参拜。

  雷太表弟︰我和你一样,我去到回教庙就行回教的礼,总之一定尊重别人。

  雷先生︰不过,可能我们都还未达到一个虔诚信仰的境界,对于佛教还未真正的认识、了解,因为我们还在门外,兜兜转转的。

  宽运法师︰所以,有时间的话,你们可以先皈依。

  雷太︰我小时候是读基督教的学校的。但我妈妈是佛教徒。

  宽运法师︰哦!原来是这样。你也没有皈依?

  雷太︰所以说,我的背景和他有点出入。我妈妈是佛教徒,不过我自小在基督教学校里长大。所以,在读书时期就有很多思考,比如说圣经里的一些问题,我都会去深思。当后来我皈依了佛教之后,觉得佛教是内求的。我的所作所为都在自身,我要做得好,是不用向外去求的。所以我觉得,自己不单是拜观音、求观音、信观音,而且更要学观音。这是较高的一个层次,所以后来我选择成为一个佛教徒。

  宽运法师︰这就是自救和他救的分别,在佛教里称为自力与他力。因为人呀,总是信不过自己,所以信仰上帝,其实就是依赖上帝。但是佛教却教我们信自己,自己救自己,不用别人来打救我们,所谓「求人不如求己」啊。

  雷太︰通常是在我软弱的时候,我就会求观音,但是当我得到这种加持的力量后,我就会反省,我自己是否还可以有所领悟或有所提升呢。无奈这个身体我是无法控制的,所以当我有病的时候或无助的时候,我还是会求观音菩萨。

  宽运法师︰你们的信仰,有没有影响到子女?

  雷先生︰我的儿子已经皈依了。他是最早一个皈依的。

  雷太︰我儿子最早皈依,皈依的因缘是我妈妈。

  雷先生︰因为他在加拿大出生,当时他的婆婆(外祖母)每个礼拜都去佛光山。

  雷太︰因为当地很少华人,唯一的集会点就是佛光山。

  雷先生︰在多伦多也有佛光山的道场。

  雷太︰佛光道场有一种「无我茶」,我妈妈非常喜欢去喝。所以,每个礼拜,我弟弟和妹妹都放假,我们就经常开车载她去。因为老人家在外面生活是很困难的,没办法自己开车,所以一有空我们便载她去。直到她得了重病,进了医院;医生跟我们说她还有三个月的寿命。于是我儿子每天放学,都会去请茶,请了茶之后,就用一个纸杯,开四十五分钟车往另外一边,送到医院给我妈妈喝。但是由于路程遥远,茶水太热,途中纸杯会溶,所以有一天我儿子就和滴水坊的师姐说︰「我可不可以整壶请走?」师姐说︰「我们不卖壶的呀。你买来干甚么呢?每天都来买。」他说︰「我是请给我婆婆喝的,因为她进了医院。」之后师姐就告诉师父,她说︰「有个年轻人,每天都来请茶,他现在想整壶买回去,有没有可能?」师父听到他的原因,就说︰「好吧,你卖给他吧。」由此就和师父结了一个缘,直到我妈妈临终时,师父就过去向我妈妈说法;那次说法之后,大家见过面,师父就问可不可以帮我妈妈做完佛事之后,邀请我的儿子,帮他们办一个青年团呢?于是彼此就结了这个因缘。后来我的儿子去过几次佛光山的本山,最终他就决定皈依了。因为他的关系,我接触佛光山的机会就多了,但也是几次的因缘而已,因我不是长居多伦多,他皈依的时候我都没办法参加;直到后来一次的因缘,我回去看他,刚巧星云法师也去了,于是我就皈依了。

  宽运法师︰所以说一切都是有因缘的。

  雷太︰那个因缘是婆婆给他。

  宽运法师︰他很有孝心啊。这一壶一壶的茶水送去,这个心真的很难得。

  雷太︰是的。

  雷先生︰他的思想跟普通人不一样。虽然他现在32岁,但是他的观点和我们不同。

  宽运法师︰哦,这个年青人不错。

  雷先生︰他有时候甚至教我们怎样做人。真是我们有所不及的。其实,他小时候是个很顽皮的小孩,可能是后期在佛光寺工作的关系,思想和行为都改变了。而且他很喜欢布施,他很舍得。

  他跟我说,原来我都不知道的,他现在是做投资,他的生活就是观察股票的上落,也就是炒股票。虽然他懂得设计,但他要生活,所以他要这样赚钱。但是他告诉我,他有他的体验;他说,这些赚到的钱,是别人输给他的,所以应该把它奉献出来。这种想法,实在很不简单。

  宽运法师︰因为炒股票是这样的,有人赢就有人输。这就像博赌一样,所以他有这种体会很不容易。

  雷生︰他这么年轻就体会到了!很多人都没办法体会到的。

  宽运法师︰不过他这种体会,你早就知道了。

  雷先生︰我没有这么想过。我觉得是应该的,我从来都没想到是别人输给我的,虽然是我羸回来的,我只是觉得要用来回报社会、布施给别人。

  宽运法师︰你以前没有这种思想吗?

  雷先生︰不是,我的想法是应该如何去运用金钱,即是这个金钱应该如何运用才好。

  宽运法师︰我觉得你是很会运用金钱的,因为你得到你爸爸真传的秘方。你们可以把雷生春大厦(注)捐出来。这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雷太︰但这种捐献和我儿子的做法是完全不同的,我儿子是布施了不愿意说出来的。

  宽运法师︰那就是不求回报的布施、无偿的布施。

  宽运法师︰我看你讲得很好,雷太也讲得很好。雷生,我想问的是,你接触了佛教这么久,其实你觉得佛教,对你的人生来说有甚么受益呢?又或者你最大的受用是甚么呢?

  雷先生︰我觉得是学会了「放下」两个字。这两个字很重要。即是在人生的过程之中,你不停地向上爬,又或者不断地追求;到底追求甚么?好像永远没有足够的时候。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今时今日你拥有这么多,会否好像法师所说的,是不是因为前生做了很多好事呢?所以今生我才会得到这么好的报应。那么是否又有来世呢?我们没有能力可以看得见,但是,我觉得人不是从石头爆出来那么简单的。必定有一个循环的道理在。

  宽运法师︰︰要做到「放下」真的不容易啊。其实依佛法来说,世间的一切都是有前因后果的。有一定的道理在后面。

  雷先生︰几千年几万年以来,是怎样形成今日的我呢?而今日的我是我,却不是你、不是他、不是法师、不是老鼠又不是大笨象?其中都是有原因的;又或者今生我阴差阳错地,可能生在非洲,一个贫民区,一些小孩子连饭也没得吃;你看到很多这样悲惨的事情。为什么每一个人的命运都不一样呢?你这样反省一下整个人生,就会有很大的启发。

  宽运法师︰能够这样看的话,人生自然会有很大的改变。

  雷先生︰如果能明白到这一点,你就不会去执着。所以,我觉得一个人,目光要放远一些,就算我做投资也是,我不会只看眼前,我会看得很长远。不过,做很多事情,尤其是帮助别人的事情,我从不考虑将来会有什么好处,从来都没想过。只是尽我的能力去做。

  宽运法师︰︰其实呢,我觉得佛教有两个观念是很好的,一个是随缘,一个是随喜。其实雷生刚才所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即是说,我能力做得到的事情,尽量去做,但是做了之后,我又不求回报、不求功德,如果用这种心态去做,心就会很开,也就是说,做了之后很开心,而且很积极地继续做下去。

  雷先生︰是的,没有错。

  宽运法师︰也就说,做任何事都不计较、都很欢喜,而且很喜欢帮助别人,所以这个随缘或随喜,我觉得很重要。

  雷先生︰是你自己自动自觉、心甘情愿地去做的,不用别人叫你才去做的。

  宽运法师︰是呀!是自愿的、发自内心的。

  雷先生︰其实我今天来,是想请教一下法师老人院的问题,而且想参观一下你们的老人院。现时香港实在很需要老人院,因为社会面对人口日渐老化的问题,而且我们每一个人终有一天亦会衰老,所以这是必须要面对的。

  宽运法师︰是的,现时社会的安老问题,实在不容忽视。

  雷先生:希望能够帮到一些老人,令他们的晚年能够好过一些,活得稍为有尊严一些,正如梁振英先生所说,如果尊严都丧失了,那是非常痛苦的。因为,我们不可以视而不见,闻而不知呀。所以,如果我们有能力、有精力的话,都应该多些关心这些社会问题。我今时今日之所以比较高调,就是想呼吁多一些人去关注,而事实上,我原本是非常低调的人,为甚么现在改变了,变得这么高调?无非就是希望引起大家的关注。

  宽运法师︰孔子就曾经讲过这个问题,有时候他是这样教导弟子为人处事的:孔子带着学生周游列国的时候,曾经在陈国住了三年,正好遇着晋楚两国在争强斗胜,并且一再和吴国分别侵犯陈国,孔子实在待不下去,他感叹的说:「回去吧!回去吧!留在家乡的那些孩子们,志气都大,只是做事疏略一点而已,他们都很有进取心,也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还是回去吧!」

  孔子听说楚昭王很开明,就打算到楚国去,这中间要经过蔡国,可是他们迷了路,不知道渡口在那里。刚巧附近有两个人在种田,手脚都沾满了泥土,孔子就叫子路去问一下:「对不起,请问两位好吗?」「对不起,请问两位好吗?」子路连喊了几声,两位农夫仍是弯腰曲背,忙着他们的工作,连看都不看子路一眼。子路只好提高嗓门儿喊道:「喂,你们是聋子啊?」

  这样大声一嚷,其中高瘦的一个回过头来。 子路又问:「借光啊,先生,请问去渡口走那条路?」那个人仍是爱理不理,向大路上看了看,转过来问子路道:「坐在第一辆马车那个人是谁?」「是孔子」「鲁国的孔丘吗?」「是的。」子路心里很不高兴人家直接叫他老师的名字。「那他应该知道路怎么走呀!整年地到处流浪,这么久了,怎么会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走呢?」

  这时候,另外一个农夫问子路:「那你又是谁呢?」子路笑了:「晚辈仲由。」「那你是孔丘的门徒了?」「是的,请问这条路?」「哎!天下悠悠,到处都是一样的动荡,可是谁能改变这种局势呢?你老师是个逃避乱臣的人,我看你犯不着跟他到处奔波,不如跟着我们这种避开整个儿乱世的人,一块儿来种田好啦!」

  子路和两个农夫纠缠了半天,不但没有结果,反而被奚落了一顿,生气的回到车边,向孔子报告经过。孔子听了,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拍拍子路的肩膀,低声说:「他们隐居在乡下过着避世的生活,固然是洁身自爱,独善其身的办法,不过人既然到这世上来,就应该为人群出力做事,吃一点苦也是应该的。」

  子路听了不再作声。孔子又说:「如果天下太平,也用不着我这样东奔西走,受尽辛苦了。」子路听到这里,明白老师的心意,刚才的闷气也一笔勾消,高高兴兴地上了马车,挥鞭向右边走去。

  其实,我们出家人也是一样,隐是为了弘法,扬也是为了弘法;有些时候,你要站出来,为什么要站出来呀?就是希望带动另外一些人,这个时候就需要高调。但如果这件事有人做了,你就随喜功德,不需要高调了。「隐」和「扬」都是方便法,重要的是要有担当精神。

  雷先生︰即是说,我看见有人做了,本来立即可以退出来的,但还是继续做下去,因为我只是想推动一些东西,或者号召多一些人来参与,就好像上一次佛联会的活动,我们没有问过任何人的意见就自动去参加了。同时,我们还找了道教。那时候因为时间不够,找不到天主教或基督教。所以到了今天我还会提及,天主教近年也做了很多事情,所以,真的很希望,终有一天六大宗教能一齐合作。

  宽运法师︰是的,我们正努力朝这个方向去做。

  雷先生︰到那时候,可能就变成一种运动。即是,向大众发出一点声音,希望令一些人有所觉醒。不要再沉迷在不必要的斗争之中。

  宽运法师︰是的,其实六宗教一向都在合作,不过将来这个合作的力量,要更加团结些。

  雷先生︰就是要团结些,集中些。

  宽运法师:还要大力些。

  雷先生︰对了,没错了。唯有朝这个目标去做。

  宽运法师:即是大家努力去做。

  雷先生︰我们香港人,很多都有宗教信仰;其实宗教的力量很大、很正面,可以说是一种正能量。就是说,如果彼此间团结不分化,就可以做很多事情。尤其是今时今日的社会,对面这么多的问题,如果宗教之间还分化,甚至是互相攻击,那就什么事情都办不了,那就没什么意思了。

  宽运法师︰对呀,雷先生你很有心啊。我们知道你早年的时候曾在英国伦敦修读政治经济的,那么以你这样的背景去看现时这个社会的经济民生,你有怎么样的看法呢?

  雷先生︰有的、有的,其实我有很大的看法,我也写过很多文章,关于这方面的。这个话题,香港一直没什么人讲,可以说,我是第一个发出声音的,分析现在经济环境的改变,如何影响社会,而社会的种种不和、纷争、分歧,乃至于社会人民经济收入的不平均,贫富悬殊的极端化等等问题。

  宽运法师︰现时社会的贫富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雷先生︰现在银行存款几乎是零利率,怎可能不影响到社会?而量化宽松又是如何影响社会?以前的人,有一点钱,都可以退休,靠银行的利息过活。如果你有一百万放在银行存款,都有三、四厘,或四、五厘息,那么每年都有三、四万元收入,也就是说,如果你有几百万,那么退休生活就没甚问题,而且可以安享晚年。现在就不一样了,现在你有几百万,摆在银行收息,连饮一次茶都不够,还要吃谷种。可是,穷的在吃谷种,而有钱的就越来越有钱。所以我常常说,很多时候这个物价,变了后面多加一个零字。即是以前一百元,等于现在一千元用;而一万元等于十万元用。

  宽运法师︰对呀。跟以前实在差很远。

  雷先生︰我们试想一想,有些中低下收入的人,不像我们金融业的,他们怎样赚钱呀?全个世界,没一个行业,可以很容易赚钱的,除了金融或地产。其他的行业,即使是医生,每个月又能赚多少钱?医生做到consultant,年薪也不过是三几百万。

  宽运法师︰是呀。要赚钱真的不容易啊。

  雷先生︰而且医生要做到consultant,也是拼死拼活,不知道做了多久才升到这个位置。所以,如果没有助人、救人之心,根本不会在政府医院里面继生续工作;一个较为有医术的医生,一出来,很快就会很有名,很多人都认识,每看一个症就会多几千元的收入;病人越多、收入就会越高,这样的话,他们又怎会为月薪的薪酬而去投入?所以说,现在的社会经济转变,影响很大;我们应该怎样做才会做得好,这才是重要的。

  宽运法师︰所以这个实在非常的难得。

  雷先生︰应该多一些人有这种看法,好多人呢就是漠不关心。

  宽运法师︰对啦,我们就是缺乏这种有心人。

  雷先生︰话说回来,现在经济的转变,金融巿场的转变,对一些人来说是非常之大的。现在的钱几乎不是钱,即使你向银行去借,如果你想借一百万,首先就要放下两百万资产,才可以借到这笔钱。相反地,银行做生意就不一样了,它一元可以做五十元的生意,那可以是很厉害的。但银行所赚的钱,我们是看不到的,而且实在不应该给银行高层去赚的。由于以前种种的问题,把社会的经济都搞坏了,所以,政府现时必须出手去救助。

  我们要搞好经济,比如说,给你一厘息这么低息的贷款;然后你用三、四厘去买债卷,从中可能得益的两、三厘,那所赚的钱会是很多的。不过,其实那些收入不是你的。所以现在很多人,搞错了很多东西;但是没有办法,因为一般人都是这么想,我们看不到有人敢站出来这么说话,所以我觉得,大家应该是比较公平一点。

  宽运法师︰所以应该怎么说?香港原本是个言论自由的地方。

  雷先生︰真的,有些人或者会说我讲话太多,会影响到别人;其实我对这个社会有很重的责任感,所谓“all in my mind”,很多事情我都很上心,对于其他一些比较隔绝的弱势社会,我都会特别关心,我甚至希望写一篇较认真的文,题目可能是「被忘记的家人」。

  宽运法师︰哦,写给「被忘记的家人」。雷先生我们先和你约了这份稿;写好了就麻烦你发给我们。

  雷先生︰我会认真去想一想,因为这是一个很悲情的题目;我希望藉此去呼唤起更多人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尤其是老人的问题,我们应该如何照顾老人?这其实是必须关心的切身问题,因为每一个人家里都有老人,而自己将来也会老。

  宽运法师︰以前台湾是不是有套电影叫做「悲情城巿」?我觉得其实「悲情城巿」这个形容词是很对的。

  雷先生︰很多时,可能我们会想一想,啊,为什么么会搞成这样?

  香港人又不是没有钱。

  宽运法师︰对呀。怎么会搞成这样?

  雷先生︰又不是没人力,又不是没有钱,为什么很多有心的人都不出来讲话或带头做事?这是很值得我们深思的。所以,有时候我会觉得很无奈,但到底是无奈还是觉得大家都无动于衷呢?所以,我有时候宁愿冒着就算被批评、被责骂的危险,甚至不被认同也无所谓。只希望能发出一些正面或正义的声音。

  宽运法师︰不过我觉得如果是好事的话,基本上还是会有人认同的;当我们做得对,做得正义的时候,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好人,为了正义,他们一定会认同的。

  雷先生︰实际上很多时候,很多人对一些事有一些看法,如果原则上只是对事,而不是对人,这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基于这个原则,就算我说了一些话,有些人不喜欢听,那就算了,我觉得是无所谓的。

  宽运法师︰也就是一笑置之,笑一笑就算了。

  雷先生︰毋需介怀别人怎么看。

  宽运法师︰你这种心态很好。

  雷先生︰就好像你们宗教人士一样,能够影响这么多人,把一个这么好的场所,这么好的环境,给予那么多人、那么多信众来共修、来参学。所以这些受益的人,应该反省也好,又或者支持也好,这都是非常好的事。但不一定要停留在哪一个宗教,或信仰哪一个宗教。其实,能接触到不同宗教都是好事。

  宽运法师︰即是说,将我们的心扩大。所以我一直都说,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来到寺院呢?就是因为他们信佛才会来,如果他们不信佛又怎会来到寺院呢?所以,我们应该如何去凝聚这一班人呢?因此,我们现时在葵涌正筹备一个讲堂,希望让更多人能够参与,同时培养多一些佛教徒。就像星云大师的佛光道场一样,透过青年团的举办,培养你的儿子出来,今天呀他影响好多人,而对他自己的人生来说,就是开创了另外一种人生;所以,我们一样可以培养出多一些佛教徒。

  雷先生︰能够有机会接触到,或者有机会去了解,这已经很好了;很多人连接触的机会都没有,更无从去了解,真是想都没有想过。那如何能获得他们的支持呢?甚至是请他们帮忙做事呢?除非是他自己愿意去做,否则你是没办法的。

  宽运法师︰对呀。所谓「人身难得,佛法难闻」,真正学佛的人都会懂得去珍惜。

  雷先生︰这是很自然的、自愿的。比如说,透过今年的助选活动,很我很幸运地能够认识到佛教界还有几他宗教这么多不同的人,包括法师您在内。其实我也有去接触道教,也曾经协助过他们,我跟他们也有沟通;甚至如果我有机会接触基督教、天主教我都会向他们表达我这些想法;始终我都是比较入世的人。我是很受世间上的事物所影响的。

  宽运法师︰对呀。人生其实是很微妙的。所以佛教有一句说话:「我们要珍惜眼前人,珍惜有缘人。」彼此能够相聚,都是一个缘份,今天有缘坐在一起吃一顿饭、聊聊天,关心一下香港的社会时事,我觉得这已经是很大的缘份,所以,希望你以后能为香港人、香港事多一点出声,希望对社会增加多一点影响力。

  雷先生︰我常常跟别人说,实际上我从小到大都没朋友。

  宽运法师︰不会吧!怎会呢?你这么多朋友。

  雷先生︰真的,所有的朋友都是商场上的。不过现在这几年,因为我接触不同的人,好像法师你呀,所以朋友又增加了。

  宽运法师︰啊,现在多了和尚的朋友。

  雷先生︰不是不是,我觉得你好像教授一样,其实我是非常之珍惜的。通过你们的影响、通过你们在社会所做的事,把很多人集中在一起,从而发挥更好的力量。好像刚才午餐的时候,你说过,要解决社会的安老问题,最好能筹建「老人村」,因为一般的老人院是单一幢的,如果是整个村的,那就是由很多幢建筑,或是好多间老人院连合起来,这个概念很好,而且很有建设性、很有远见。

  宽运法师︰这个老人村的概念,来自一个老法师的想法,他讲过要建「弥陀村」,什么是弥陀村呢?就是说这个村聚集了很多念佛人,他们每天都精进地念阿弥陀佛,希望将来能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当然,佛教就叫做弥陀村,基督教就叫做基督村,天主教就叫做天主村;所以,一个大型的村,就等于很多个不同的村连合在一起。这绝对不是小规范,里面是一条龙服务,包括善终服务,什么都有。

  雷太︰我觉得办安老院主要的困难还是人手的问题,确实是不容易。因为我自己是护士出身的。这个人手的问题,实在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问题。

  宽运法师︰现时无论是医院或老人院,护士人手都不够。

  雷太︰绝对不够护士,而且护士是怎么样呢?就好像师父你所说的,以前读护士的人,心地是很纯的,她们投身这个工作是为了服务病人,真的有南丁格尔的精神。现在就不是了,现在的护士是学位制,很多人之所以读护士,是希望以后靠这个学位吃饭。以前的护士则是学徒制,即有知识的学习又有人带领。现在就不一样了,分很多等级,可分为正式注册护士、登记护士等等。低一级的工作,较高级的护士都不管的。以前我们做护士的时候,一入行,必须由最脏、最污秽的粪便做起,就是要去倒罐的。为什么呢?因为倒罐有一个好处,就是你可以观察到病人的粪便有没有不正常的颜色,例如拉血等等,成为追查病因的线索。

  宽运法师︰基本的原理就好像我们中医里面的望闻问切一样。

  雷太︰但现在的制度是,这不是正式护士做的,而是阿婶的工作。

  宽运法师︰现在这个病房工作的安排,都由经理管。

  雷太︰是的,现在还多了一层经理。这样的制度就改变了很多。而且最重要的是,护士已经没有了那种服务精神,于是变成了是一种厌恶性的行业,所以没一天回到病房是开心的。因为你看到生、老、病、死,从一个人的出生到死亡,你所看到的全都是「苦」,永远都脱离不了。而且这个工作是轮班制;一个女人从事这个行业的话,一有了家庭,好像我也是,有了小孩子以后,就要退出了。为什么?这个轮班制是这样的,就是上四天夜班,放三天假,然后再当班。这样会打乱了你的生活秩序,你的生活会变得很癫倒,那如果你一个人单身,没有问题,但是你有一个家庭的时候,很多时候,就会被逼放弃。回想起来,都觉得很可惜。

  宽运法师︰要做到护士确实不容易,所以真的很可惜。

  雷先生︰现时香港政府部门的制度实在很硬。这样又说不行,那样又说不行,很多法规、很多条例,我们想做一些事情都很困难,所以,我觉得这些应该简化一点,这样才能相应不同阶层的需求。

  宽运法师︰我觉得香港这个地方,确实是很官僚架构的。应该因应社会的需求作出相应的变通。

  雷先生︰最近参加助选活动的时候,有一天我们去听一些高级护士长讲话,她们做了几十年这一行;她说,住在我们病房的人,七日都没有洗澡。就是因为人手不够呀。所以,参加助选,给我很好的机会,让我可以看到很多东西、学到很多东西。

  宽运法师︰看到社会不同阶层的问题,如老人问题、医护人员不足的问题,乃至于住屋等问题。

  雷先生︰以前我们从来都不会发觉、想到这些东西。真的,有时我们去到一些地方,听到一些人说话,都会有欲哭的感觉,甚至眼泪都流到眼角了。却不知道怎么帮他们好。但是看到、听到之后,我们会变得更加积极、更加投入。

  宽运法师︰有句说话说,不去到医院不知道病人多,不去到基层不知道劏房多,这个社会贫苦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雷太:真的很多。所以人手短缺,在医疗界方面真是很大的问题。

  雷先生︰医疗方面的问题,本来不是我们管的。但是,唉,我们那天看到,他们好像很多东西都办不成,所以我们从旁过问了。医管局那些部门,为什么今时今日会面临这些困境?就是因为几年前,平均每年大约有三百二十个刚毕业的医生加入。后来减了五十个,只剩二百七十个。

  宽运法师︰一年一年地减?这样医生当然是不够了。

  雷先生︰而护士方面,好像两、三年前,增加了一些,但是都不够。

  还有我们可以看到近年很多大型的私家医院,如养和、圣德肋撒、圣保罗、圣保禄,每一间都盖了新的大楼;养和医院就建了三十八层。试想想,就算其中十几层用来做行政,其他的用来做病房,都有二十几层之多,而一层病房,至少二十个医护人员都不够,而且是三班制的;那么二十几层就需要几百人了;这几百人是从那里来的呢?全部都是从政府医院挖出来的,那政府医院自然就要叫救命了。圣保禄医院的情况也是差不多。

  宽运法师:社会上这种种的问题,政府方面确实是不容忽视啊。

  雷先生︰其实社会上有些人,很多时候只识得袖手旁观地评论或评击,但是我觉得,评论或评击一个人或一件事,如果不知道别人的处境或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这是不公平的。比如说,最近国民教育的推行问题,都是甚具争议性的,一般来说,都很难客观地分析,都是主观地看,所以有时就会表现得过于偏激。

  雷太︰所以,我们要团结、要和谐。

  宽运法师:对呀。我们必须团结、和谐才能做点事。

  雷先生︰说到那一份「国民教育推行计划」,我认为是哪里出错了呢?实际上,那本小册子。当天我自己也看过,我作为一个这么客观、持平的人,都觉得这份东西是有问题的。所以,整件事情最后变成这样,我觉得真是很可惜。由于一些地方没有处理好就把整个计划否定了,实在是不值的;就是因为没有注意到,将这份小册子给了其他人去写。

  宽运法师:啊。真的很可惜!

  雷先生︰就是这样累事,真的很可惜。因为香港向来都是比较自由的社会,民众从小到大都受西方教育的影响,所以反应自然较为强烈。其实开始的时候,我都说了,我们应该重视推行公民教育,因为我们很多香港人连基本应有的公民责任都未做到。

  雷太︰别说公民,德育也还没做到;德育都未做到,如何能说公民教育,乃至于国民教育?

  宽运法师:我一直都讲,三样东西:法制、道德、宗教,这三个方面,少一样都不行。

  雷先生︰对呀。所以,应该在公民教育方面,大力推行。

  雷太︰中学应实施公民教育,而小学则应该注重德育。

  宽运法师:对的,没有错。

  雷先生︰所以,我们最近从台湾参访回来,都感到非常之惭愧,真是面目无光。因为看到他们的环保工作做得那么好,而我们香港到底做了些什么呢?就是一个胶袋的处理问题,现在还在纷争如何分类,怎样处理;到底是堆填区还是焚化炉?哇。真是问题多多。所以,我们真是应该想一想,我们究竟在做什么呢?而且更要呼吁一下香港人,环保是我们最基本、最切身的问题,为什么我们都不重视,都没有办法做好呢?

  宽运法师:现在台湾做得很好,尤其是在环保方面。

  雷先生︰所以我们实在非常惭愧。我们香港又不是没有钱,文明又不是落后,为什么总是寸步难行?

  宽运法师:对呀,这么多东西没有办法做。

  雷太︰比如说,他们的胶水樽就处理得很好,我们真的很惭愧呀。

  雷先生︰我们都不好意思跟他们说,我们是香港人。

  宽运法师:其实佛教的力量非常之大。现在台湾佛教提倡的环保理念及所做的环保工作,实在做得非常之好。

  雷太︰就是因为人心团结呀。

  雷生︰比如说慈济,就有七万个退休人士来做义工呀。我们有多少?真的不能相比。我们香港很多人退休以后,都是没事干,都是比较无聊的,这些人通常都是自由自在,去旅游、去游山玩水;为什么他们不去做些义务工作?他们又不是没有能力,而是没人有来发起、来推动。

  雷太︰我在台北看到慈济有一间很大的铁皮屋,里面都是些公公婆婆,他们都是退休人士,他们在做什么?原来是在做胶袋、胶樽的分类。把不同颜色的纸张排放在不同的位置,然后把它剪、剪、剪,因为白色和有油黑的纸张价钱不一样。那些胶樽、胶袋,不同颜色的,分成一袋一袋;胶樽底下都有号码的,不同号码的又分一类,原来把它们打碎之后可以织成布。

  宽运法师:对呀、对呀!这就是资源循环再用。

  雷太:铁皮屋内虽然开了很多风扇,但虽然是这么热,却没有人出声,大家就是这么做。

  宽运法师:所以香港其实很多事情可以做。

  雷太︰现在我们香港人喝完的胶樽随手就扔。

  宽运法师:所以,这个公民教育实在是很重要!

  雷先生︰没有人带头很难。我等你,你等我;我看看你,你看看我。每个人都在等。结果就大家都不出声了。

  宽运法师:是呀。我们将来一定要改变呀。我们大家一起来推动。

  雷先生︰其实香港有多很有心的人。

  宽运法师︰我们刚才都说到,佛光山凝聚了很多佛教徒和义工;所以我觉得,最好能聚集一些有心人,大家有空的时候,一起来这里吃吃斋、聊聊天,讨论一下我们应该关心的社会问题。比如说潘宗光校长、李焯芬校长等,他们都很有心;我们聚在一起,可以谈谈身边的问题、自然环保的问题。其实,香港有心人真的很多。

  雷先生︰虽然有心、有钱的人很多,但是彼此互不相干,各自为政;大家都少了一个对香港长远的发展的使命。

  宽运法师︰「使命」这两个字很重要。我们永惺老和尚常常说:「我们不是有力,而是有心。」我们有了这一份心,就能毫不计较地付出。

  雷先生︰我只是一个香港公民,有缘有幸和法师及各位相识。多谢法师的指教和分享。

  宽运法师︰多谢雷生、雷太发表了这么多的宝贵意见、多谢你们!

  交谈完毕,一行即移步至菩提护理安老院参观访问,受到院长许丽儿女士及院内职工同仁之热情欢迎;许院长并详细为来宾介绍院内情况,雷生、雷太热心地询问了院内及安老服务的各种问题,然后由许院长及助手带领至各楼层参观,与院内老人亲切会面,并与个别老人合影留念。雷先生表示,下次时间充裕,再去探访「东林护理安老院」,可见确实是位有心人。是次访问约于下午五时圆满结束。

  【附录】

  香港菩提学会主办

  佛教菩提护理安老院简介

  香港菩提会会长永惺长老鉴于香港人口近年日趋老化,许多老人无依无靠且缺乏照顾,因此本着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精神,于八零年代发愿策划在本会西方寺后山, 兴建菩提护理安老院。几经艰巨筹备,并承蒙政府大力支持,拨款资助,终于一九九一年夏天举行动土奠基仪式,并于一九九九年三月正式投入服务。

  该院为政府资助院舍,占地一千六百零三点八八平方米,楼高三层,可以容纳一百五十名有需要的长者入住,使他们可以栖身有所,获得全面护理照顾,安渡晚年。

  服务宗旨

  该院致力为院内长者提供优质及持续照顾院舍服务,按照他们不同的健康状况及自理能力,提供不同程度及适切的服务;透过社工、护理人员及不同的专业协作,为有需要的长者提供身、心、灵的全面院护照顾服务,以满足及超越长者对服务的要求及期望,使他们在院内备受尊重及安享一个丰盛而愉快的晚年。

----------------------------------------------------------------------------------------------------------------

更多宽运法师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宽运法师:唯有径路修行 但念阿弥陀佛──西方寺弥陀佛七

宽运法师:于色修厌 悟心空寂──西方寺弥陀佛七法会过堂

宽运法师:闻者动容 见者同悲

宽运法师:法传天台 普度有缘法

宽运法师:中秋普茶夜 月照故乡明

 

后五篇文章

宽运法师:心诚则灵 有感必应──2012年西方寺水陆法

宽运法师:勤修善业 回向功德──西方寺水陆法会过堂开示

宽运法师:消灾延寿 除障增福──西方寺水陆法会过堂开示

宽运法师:度生死之桥梁 破痴暗之灯炬──受持八关斋戒的

宽运法师:礼忏功德殊胜行 无边胜福皆回向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