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 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界文法师讲《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第三次课 上节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8:15:35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界文法师讲《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第三次课 上节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阿弥陀佛!

  今天的天气非常好,明天就是观音菩萨的圣诞了。在这样一个吉祥的日子里,我们继续学习《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以往的课程中,我们学习了这部经的序分。序分表现出了佛陀平等、清净的内心世界。同时我们也能感受到,佛陀并不著于功德之相。他虽然证到了佛陀的果位,但仍然跟普通的僧众一样去乞食,并没有显出什么特殊。他虽然已经不会再散乱了,但吃完饭之后,也仍然和僧众一样打坐修禅定。他也不著空,该搭衣的时候搭衣,在合适的时候托钵,回来之后要洗足,打坐之前要敷座,举动一丝不乱,恰如其分,非常庄严。佛陀用他的行为告诉我们,一个证到空性的人应该怎样生活。这是无声的说法。

  须菩提是解空第一的阿罗汉,他从佛陀的一举一动中体悟到,这是圆满的空性的表现,所以发出了由衷的赞叹。为了利益其他佛弟子,须菩提继续向佛陀请法,请他用语言开示,佛弟子应该如何生活,如何降伏我们的烦恼。这就是这部经的发起。

  今天,我们进入“大乘正宗分”。

  一、发心菩提

  在“大乘正宗分”,佛陀开始正式开示,如何降伏和安住我们的心。

  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这一段所说的,也就是五种菩提之中的发心菩提阶段。

  (一)先答降伏,后说安住

  须菩提提问的时候,先问的是如何住,而佛陀先回答的是如何降伏。这其中是有深意的。

  我们每一个凡夫,都想把心安住下来,都想不执著,想放下……道理都明白,但是我们安住不了。有时候,越想安住,越是不行,反而因此产生了烦恼。我经常接触到一些居士,他们说:“师父,我们知道不应该生气,但是遇到一些事情时就是生气。生了气之后,又气自己生了气。”

  佛陀先说如何降伏,是告诉我们,不需要执著于住。不要说,我要安住在一切放下的状态里边,或者我要安住于空性。为什么我们不能安住呢?因为我们有烦恼。一旦降伏了烦恼,降伏了自己错误的见解,心自然安住。

  佛法不是压抑,不是要求你必须怎么样,而是从缘起的角度看问题。降伏了烦恼和无明,清净自性就会显露出来。经典里常说,一切众生本来就有佛性。缘起性空的真理,本来就摆在那儿,不需要去求,而是需要把错误的东西去掉。所以禅宗的祖师说:“但尽凡心,莫求圣解。”把你的凡夫心去掉就行了,不要另外去求一个开悟。

  修行的用功处,不是告诉自己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而是踏踏实实地从对治烦恼做起。看看自己——我们的思维方式有没有错误?我们的执著在哪里?找到因缘,一切就能随因缘法自然而然地解决。把错误的心行,调整到正确的状态。

  (二)如何降伏

  那么,怎么来调整?什么是正确的?经典里讲了两个方面,“应如是降伏其心”。

  1、由利己转为利他

  “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

  这里讲的是利他,要度化一切众生。降伏烦恼,第一要从利己转为利他。

  只在乎自己的安乐,是一切痛苦的根本;利他之心,是一切世间幸福安乐的根本。

  中国有一句老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们觉得,一个人为自己着想,好像是天经地义的,如果他不为自己考虑,能活得好吗?但是佛法告诉我们,人在乎自己会带来痛苦,为他人着想,反而会幸福安乐。正是因为人们执著于自我,一言一行都为自己和自己的家庭着想,这个世界才充满着斗争,人们因此互相伤害,给世间带来很多烦恼。如果每个人都能发起利他之心,想着我能为别人做些什么,那么,小到每个家庭、每个单位,大到每个国家和一切众生,都会团结与和睦。佛陀看到了痛苦的根本:众生想得到幸福的时候,恰恰在制造痛苦。我们想要幸福,必须从利己转为利他。

  大家读了《金刚经》,首先要从自己做起,用利他的精神生活,用利他的心态待人处事,就能逐渐转化周围的环境,逐渐影响周围的人,这个世间会变得越来越好。这是我们作为大乘佛弟子的根本,要把心调整到这样的状态。

  利他之心要发到什么程度,有四个特征:

  (1)广大

  对象为一切众生。

  如果你只是利益自己的家人,不管其他人,只是爱护自己国家的人,不管其他国家的人,那还不是真正的慈悲。利他的对象是一切众生。卵生、胎生、湿生、化生,是众生的四种形态。有色、无色、有想、无想、非有想、非无想,指的是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的众生。

  (2)第一

  给的是最高的利益。

  “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我们给众生什么利益呢?是给一些衣食,还是安慰、陪伴?《金刚经》告诉我们,是要让众生进入无余涅槃。

  涅槃是什么?有人会以为,所谓涅槃,就是死了。事实上,涅槃,是断除一切烦恼,并不是死后才证到的。

  经典告诉我们,声闻乘的涅槃有两种:有余依涅槃和无余涅槃。有余依涅槃,在证到阿罗汉之后就证到了。阿罗汉虽然证到了涅槃,但由于过去的业力牵引,他的身体还在世间,这一期生命没有结束之前,还要承受一些肉体上的痛苦,还有衣食住行的种种需求,所以还是有余的。当阿罗汉临终的时候,连身体也舍掉了,彻底进入了不生不灭的法性,就进入了无余涅槃。

  但是我们这里讲的无余涅槃,是大乘的无余涅槃。天台疏云:“大乘以累无不尽,德无不圆名无余也。”累,指的是一切无明和烦恼。无明和烦恼尽除,智慧与福德圆满,叫做无余涅槃。

  在《金刚经》的其他译本里,也把无余涅槃翻译为“无住处涅槃”——不住涅槃,也不住生死。这是佛陀的果位。我们要利益众生,是要让众生成佛的。

  (3)常

  发心恒常。

  我们的发心,要灭度无量无数无边的众生,是尽未来际的。

  有人会说,佛法不是讲无常吗,你在这里怎么说常呢,这个常,是不是常见,是不是执著?这里说的常,是缘起的“常”——只要还有众生,菩萨就有悲心,就不会舍弃,就要度化。《普贤行愿品》的十大愿王,每一个发愿,都是“虚空界尽,众生界尽,众生业尽,众生烦恼尽,我愿乃尽”。

  (4)不颠倒

  断除颠倒执著。

  虽然菩萨度化了无量无边的众生,但他不会执著于度众生的相。“我很厉害,我度化了那么多众生”,他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只要有众生相,就还有我相,“你们是众生,我来度化你们”,这样有了人我的分别,自他不可能平等,最清净的还是自己,而别人都是度化的对象,悲心就不可能圆满。

  除了佛教,其他宗教都有人我的分别,神至高无上,而人们是他可怜的臣民。佛法里没有这种思想。佛陀度化众生,没有众生相,没有我相,一切众生平等平等。佛陀知道,众生也是佛,不过是迷惑颠倒了,而众生成佛也要靠自己的努力,自觉自度。佛陀和菩萨,只是给众生增上缘。

  也有经典里讲到,众生是缘起相。众生,是众缘和合而生的意思。有因有缘,众生染污;有因有缘,众生清净。一切法都是缘起的。度化一个人,不是把他一下子从迷惑的状态拉到觉悟的状态。没有因缘,佛也不能度众生。众生自己的根基成熟了,佛陀一句话就能令他开悟。

  2、由著我转为无我

  “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

  这一段,是说要由著我转为无我。“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很多注解里都说:我,就是自我;人,跟我相对;我和人加在一起,从空间上说就是众生;我和人从时间上说,连绵不断地相续,就是寿者。这种解释,听起来是比较圆满的。但是,从《大智度论》、从无著菩萨对《般若经》的注解上来讲,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指的都是“我”。

  我,有十六种异名。

  “皆是一我,但以随事为异:

  于五众中,我我所心起故,名为我;(五众,就是五蕴。在五蕴中,认为这是我的身心。)

  五众和合中生故,名为众生;

  命根成就故,名为寿者、命者;(有命根,有一期生命的相似相续相。)

  能起众事,如父生子,名为生者;

  乳哺衣食因缘得长,是名养育;

  五众、十二入、十八界等诸法因缘,是众法有数,故名众数;

  行人法,故名为人;

  手足能有所作,名为作者;

  力能役他,故名使作者;

  能造后世罪福业,故名能起者;

  令他起后世罪福业,故名使起者;

  后身受罪福果报,故名受者;

  令他受苦乐,是名使受者;

  目睹色,名为见者;

  五识知,名为知者;(西方有哲学家说,我思故我在。)

  复次用眼见色,以五邪见观五众,用世间出世间正见观诸法,是名见者。

  ……如是诸法皆说是神。此神十方三世诸佛及诸贤圣求之不可得,但忆想分别,强为其名。诸法亦如是,皆空无实,但假为其名。”(神,也可以说是灵魂。但是这个“神”,恒常不变的、有主宰意义的“神”,是找不到的。)

  有人会说,我的身心明明白白地在这里,这就是我。

  现在医学发达,可以移植器官。换掉心脏,你还是会觉得这是我;换掉肝脏,还是觉得这是我……全身都换一遍,也还是觉得这是我。你不会因此觉得你变成了别人。那就是说,这个身体不是我。

  于是有人会说,身体不是我,但我的心是我,这是我的心灵感受嘛。佛陀在经典里说,如果你执著于身体是我,还可以说是因为身体有相似相续的现象;如果你执著于心,要知道,心是刹那生灭的。刚才你还在发火,转眼之间你又笑了,发火的那个和笑的那个,到底哪一个是你呢?昨天你可能很愚痴,而今天就开悟了,愚痴的那个和开悟的那个,哪一个是你呢?

  身心都不是我。有人说,我是住在身心里边的东西,就像住在房舍里边。也有人说,我是离开身心之外的一个东西,在那里轮回着。佛陀告诉我们,离开身心说有一个我,那是找不到的。离开了身体,说有一个我,你能感觉到吗?对你来说有意义吗?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佛陀说,那是戏论。

  所谓自我,是色受想行识五蕴和合的一个假相。它刹那刹那在迁流变化着。坐在你们面前的这个人,可能昨天还很不错,今天就不行了。哪一个才是这个人呢?他是个好人还是坏人?都不要执著。如果你有执著,就是痛苦的根本。

  我们经常见到,孩子已经长大了,而父母还像对待小孩子那样对待他。这样的话,孩子很烦恼,大人也想不通:我一直是这样对待你,怎么你大了,就不乖了,管不住你了?——那是因为孩子在变化,但大人却没有意识到这种变化。

  在家庭生活中,也是这样。恋爱的时候,两个人看上去好像是金童玉女。可是结婚几年、十几年之后,还是那样的白马王子、纯情少女吗?可能一个变成了大腹便便的商人,另一个变成了穿着围裙、头发散乱的家庭妇女。如果你的心不跟着改变,相处的方式不跟着改变,就会有无穷无尽的烦恼。

  古代有刻舟求剑的故事。船已经开走了,你按照船舷上刻下记号的地方打捞东西,怎能打捞得到?

  了解无常性、无我性、空性,我们与人相处,我们看待自己,都是时时常新的。每一天,都能用崭新的眼光来看世界,看周围的人。

  有的人很自卑,有的人很自大。我要告诉你,每一天你都在改变。如果你能够不断地增长你的智慧、福德,你就变得越来越优秀。如果你放纵自己的烦恼,不加紧学习,可能你昨天是优秀的,今天就已经落在时代的后边。

  缘起的道理,无我的道理,可以使我们保持强大的正念。

  所以,佛陀以他的大智慧,给我们开始无常无我的真理。菩萨若有我相,就不是真正的菩萨。如果他还有我执,没有完全遵循缘起法,那么他的一切善行都是染污的。

  不管我们求的是名利、快乐、平静还是利他,只要有所执著,都是烦恼痛苦的根本!有人说,我不图名利,只要快乐就好,可是有了这样的念头,你会发现你找不到快乐。有人说,我只要平平静静地过日子就行了。可是你执著于平静,就会发现处处有人干扰你的平静,树欲静而风不止,你又会嗔心大起。乃至于你说要利他,但是执著于度众生的相,那你就会骄慢,或者看到众生不像你想象得那么好,你又会后悔,觉得似乎不该度他……种种烦恼都会出来的。

  人的心灵非常微细。在我执的基础上所做的一切善法,都是有所求,有所得,有所住的,仍然是生死轮回之因。

  《金刚经》是了义的经典,把人生说得非常透彻,告诉我们如何真正得到清净心——不仅要利他,还要无相,无我。

  (三)发心菩提总结

  菩萨发菩提心,是以大悲为本,而大悲离开了般若空慧的摄持,即不能成就。悲心不足而慧力强,即退为二乘;悲心强而慧力不足,即堕为“败坏菩萨”。必须慈悲与智慧相辅相成,才能降伏其心而安住菩提。

  《大智度论》里讲到败坏菩萨,他的悲心很强,但是他的执著也很大。“败坏菩萨者,本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不遇善缘,五盖覆心,行杂行,转身受大富贵。或作国王,或大鬼神王、龙王等。以本造身口意恶业,不清净故,不得生诸佛前,及天上人中无罪处,是名为败坏菩萨。如是人虽失菩萨心,先世因缘故,犹好布施,多恼众生,劫夺非法,取财以用作福。”

  ——就像有人杀富济贫,自己觉得很不错,但事实上这是不如法的。发菩提心是慈悲与智慧的统一。

 
 
 
前五篇文章

界文法师讲《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第三次课 下节

界文法师讲《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第四次课 上节

界文法师讲《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第四次课 下节

界文法师讲《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第五次课 上节

界文法师讲《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第五次课 下节

 

后五篇文章

界文法师讲《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第二次课 下节

界文法师讲《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第二次课 上节

界文法师讲《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第一次课 下节

界文法师讲《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第一次课 上节

界文法师:愤怒与忍辱 第二讲 佛教常见修忍方法简介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