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中道与边见(戒净)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8:25:20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中道与边见(戒净)

 

  导 言

  中道与边见中就是不落边见的中正之道,边就是邪僻有过失的偏执。因为世间人大多数都不理解中道,很容易生起边执,不偏于空,就是偏于有。要想遣除人们的边执,使他们能够观中道之境,修中道之行,证中道之果,所以要说中道与边见的意义。

  中道是佛教的根本立场,在大小乘普遍受到重视。虽中道的意义各有深浅,但各宗以中道表示其教理的核心却是一致的。譬如在阿含教说而言,因八圣道的实践是远离快乐主义和苦行主义等偏颇的生活态度,由此得以完成智慧,趣入菩提涅架,故称八圣道为中道。如果正确理解十二缘起的道理,就能远离常见与断见,或有见与无见等片面的看法,所以正观十二缘起,就是住于中道的正观,前者是实践上的中道,后者则是思想上的中道。对部派佛教而言,如《大毗婆沙论》、《成实论》等,都继承阿含教说的立场,说中道是远离断常二见。而大乘中观派则主张以般若波罗密为根本立场,以远离一场执著分别而无所得者为中道。根据《中论·因缘品》说,缘起的道理是打破生灭断常一异去来等八种邪见,而阐明空的真理,万有以顺此缘起道理而存在。故离八邪,本无实体,不为执著的对象,如此离八邪住于无所得正观,称为中道。这就是八不中道。由八不破一切邪执,而显我法实相。据《中观论疏》卷二说:不生是破婴儿阐提,不灭是破邪见阐提,不断是破断见的声闻,不常是破常见的声闻,不一不异是破外道,不来不去是破独觉及初发心菩萨的各种邪执。三论宗基于这八不中道之说,所以说三种中道即俗谛中道、真谛中道和二谛合明中道。下面谈谈唯识对中道义的看法。

  一、中道者何

  (一)中道的意义

  中道,是不落二边,就是离开二边的极端邪执,是一种不偏于任何一方的中正之道,称为中道。它有二方面的意思。一、折衷义,就是似中庸,无过而不及义。释迦在波罗奈的鹿野苑中,最初为五比丘转*轮时,就提出中道的主张,如《转*轮经》说:“在此诸欲中耽于欲乐者,乃下劣凡夫,为非圣为无意义之事。虽然以自身所求之苦为苦,亦为非圣无意义之事也。离此二边之中道,方依于如来而能证悟,此即开眼、开知,至于寂静、悟证正觉,涅槃之道。比丘!于何名为依于如来所悟之中道?即此八支之圣道也。”佛在开宗明义的最初说法,揭示此不苦不乐的中道。佛教之所谓中,是不流于极端的纵欲,也不流于过甚的苦行。因为这二种都不是解脱之道,所以中道要远离这二种极端,适于不苦不乐之行,才是中道。从这种意义上说是折衷义。二、真实义,中道是真实之道,离开常、断、一、异、来、去有无等偏执。远离边见,目的是为了能够正确认识真实,所以中道是建立在如实见、正见的基础上,没有正见就不能认识中道。佛教里最早的中道是八正道,如导言中《转*轮经》有提到。所以八正道是趋向解脱的唯一真理,八万四千法门都不离八正道,偏离了八正道就不是佛法的修行。所谓万变不离其中,离开中道就不是佛法。前面已经谈过中道的意义,接下来所要谈的是中道的内涵。

  (二)中道的内涵

  唯识宗所谓的中道是唯识中道。如《解深密经》等所说,远离空有二边而完全彰显非有非空的中道真理,称为中道教。凡是有为法无非是因缘所生的假法,根本没有一法能够常住而实有,但我们凡夫众生自无始以来,因断于这些因缘所生的假法,从执心外有实法,于是就引起实我实法的妄见,而永远沉溺于生死苦海无法出离,佛陀慈悲为了拯救众生,特别开设此教,以三性中道契悟众生。三性就是遍计所执性、依他起性、圆成实性。这三性可以诠显一切法,一切法不离此三性。如果说识外有三性的话,唯识道理就不能成立了,假如说识外没有三性的话,那就违背了佛说。下面先分析三性,然后再说明从三性显中道之理。

  1.遍计所执性:遍计就是周遍推度计执的意思,凡夫众生由于妄情的驱使,对于因缘所生法妄起实我实法的迷执,其实这些都没有实在的体性,只是“体相都无”的假法,所以说遍计所执自性空。其中①能遍计与所遍计,能遍计就是我们的虚妄分别的心心所法,因为我人的一切动作、语言、谈论、思想计划等,凡是一切心里的活动都是这个心识,这是属于主观的。所遍计是指一切对象的事物,是我们意识和前五识所能觉察得到的一切现象都是所遍计,是属于客观的。②能遍计自性与所遍计自性:可分三点来说:第一、能遍计的自性,能遍计的心是指第六和第七识心心所,唯识论云:“.唯有意识是遍计故”。第八识与前五识都没有能力分别计度的,所以是非遍计。第二,所遍计自性,就是五蕴上的我相法相、见分相分。摄论说依他起性是所遍计。宇宙现象都是依他起,所以所遍计就是万有现象。第三,遍计所执相是什么呢?遍计所执与遍计所执相不同,前者是依他起性,后者是遍计所执性。遍计所执相有两种:一种是三界心心所法所生的见分相分,所取能取,我相法相,惟此二性说为所遍计执相,因为二取都是无始无明等熏习所成的,但这种我法二执的相状都是…隋有理无”的,故属于遍计所执相。另一种,一切心心所法。由熏习力缘生故,遍计在依他起法上妄生执著,定实有无、一异、俱不俱等,这是遍计所执相。

  2.依他起自性:依是依托,依仗义;他是众缘、条件;起是生起、转起义。因为一切法都是仗因托缘方得生起。一切心心所的见分,必须内仗见分种子,外籍境界知识等缘、才能生起。《成唯识论》云:“众缘所生心心所体及其见分,有漏无漏皆依他起,依他众缘而得起故。”这里不但说有为有漏是依他起性,就是佛果无漏有为功德也是依他起。由此可知依他起是统指宇宙一切事物。

  3、圆成实性:圆是圆满。离颠倒义;成是成就义,实是真实无虚谬义。也就是圆满究竟成就真实的意思,故名圆成实。可见圆成实是在依他起法上,恒常毕竟远离遍计所执性,就是圆成实性。圆成实性是指:空所显的真如,由空了能取所取,我相法相的颠倒执著所显示的真如实性。我法不空,那么真如就无法显现,以生空智破我执所显的是生空真如,由法空智破法执所显的是法空真如,真如即实相,又名圆成实性。圆成实性又有三义:①普遍义,②常住义,③非虚妄义。

  从上述的三性分析中,遍计所执性虽然是妄情所现的“情有理无”法,但依他起性和圆成实性是无漏智所缘的境界故,不可以用妄情来计执。因为是证智的境界,所以是“理有情无”法。这里举个例子说明:比如有一个人夜间走在路上时,看见一条绳子,错误认为是蛇,于是就产生恐怖。这绳子上的蛇的观念就是遍计所执。因妄生计度执著以为是真蛇,这是(情有理无”。绳子就是依他起性。后来看见蛇原来是绳子的假有,这是“假有实无”。在绳子上离开了蛇的这种错觉,就是圆成实性。又进一步去观察绳子只是麻做的。绳子的自性也没有了,就见到圆成实性,这是“真有相无”。见于圆成实性,才能子知依他起性是如幻而有。不了达依他起性,那么永远是遍计所执。要了知绳子是麻做的,才能知道绳子是假众缘和合的。如果不知道是绳子,总是执着为蛇,哪里会知道绳子是麻等缘和合而成的呢?

  可见一切法都具有三性,所以就不能肯定为有,也不能肯定为空。这就是所谓非有非空的中道义。如果从三性的中道来说,遍计所执是由我们的虚妄分别力显现于妄情上的“体相都无”。他的体虽然没有,但依他起性是因缘所生法,虽然不是常住的法,但仍然是假有的现象,圆成实性是诸法的体性,是远离一切虚妄分别执著的真有法,所以在三性中遍计所执虽然是空的,但依他起和圆成实却是真有的。所以空有相望非空非有一——真空妙有之中道就可以成立了。这种三性相望的中道义,叫做三性对望中道。如下表(A):

  但三性又不是个别独立成为一体,不管从哪一性来说,都可以成立非有非空的中道义。可以这么说,遍计所执虽然是体相都无,但它却是妄情分别所执的虚妄境界,这就是所谓的情有”,因体相都无,所以说是理无,可见在遍计所执这一法中就具有有无的中道义。依他起性是缘生法,但缘生的万有之相历然假存,这就是所谓的“假有”,因为不是自然生的,所以说是“实无”,这样在依他起法中同样也具有非空非有的中道义。圆成实性是真实如常,远离一切妄法,这就是所谓的“真实”,因为是真空妙有,所以说是“无相”,这样圆成实性也可以成立非空非有的中道义。可见三性一一法上都具足了中道义,这就是所谓的“一法中道”。列表如下(B):

  上面所说的三性对望中道,一法中道是依言语来诠显的,所以叫言诠中道;假如从无

  漏智所得的真实如常的理体来说,就不能用“有”和“无,,的假名称了。这种言亡虑绝的中道,叫做离言中道。在唯识所依据论典《辩中边论》中也有两个偈颂:

  “虚妄分别有,于此二都无。此中唯有空。于彼亦有此。故说一切法。非空非不空。有无及有故。是则契中道。”

  它是依三性有无来显示唯识中道。也是唯识宗著名的中道偈。“虚妄分别有”,是说妄识展开活动时有见分和相分出现,见分是能分别,相分是所取分别。这个依他起的能取所取分别是有的。“于此二都无”,二指二取执,当妄识展开活动时所显现的见分相分,都是在主观认识没有介入时,这个依他起相是有的,但当主观认识介入我们的认识时,见分就变成了我执,相分就变成了法执,所以在虚妄分别上所产生的遍计所执的我法相是空的。“此中唯有空”,空是空性,就是圆成实性,当我们认识虚妄分别时,离开所取的法执和能取的我执,就能认识空性。所以透过依他起相所显的空性,这是真实有的。‘‘于彼亦有此”,彼指实性,“此”指虚妄分别,就是在二空性中也有虚妄分别。也可以说空性不离虚妄分别。但不能说空性就是虚妄分别,也不可以说空性与虚妄分别是截然不同的二体,二者的关系应当是不一不异。第二颂是对前颂内容的总结,在一切法中,由有空性(圆成实相)、虚妄分别(依他起相),所以说非空。“有”就是依他起相和圆成实相。由依他起相的虚妄分别尽管在胜义中非真实有,但在客观上还不能说它是没有的,因为有情依妄识分别起烦恼造业,流转生死,修行的人只有灭去这种妄识才能得到解脱,圆成实相也是法尔如是,真实不虚的。“无”,就是遍计所执相,它只是有情主观错误的妄执,其实是没有的,如果能够正确的认识:性的有无就能妙契中道。总而言之,一切法既不是一向空,也不是一向不空,不空而空,这才是离二边而契中道。

  (三)中道在修证中的意义

  学佛修行,首先要知道我们的一切身心的行为都是以正见为眼目。如《阿含经》是以正见为诸行的先导。《般若经》是以般若为万行的先导。所以中道的修证是以正见为体的实践,不落于情本的空有等二边之见。可见中道是修证中的基础,整个修证的过程都要建立·在中道的认识上。比如说:对遍计所执的认识也有中道;对依他起的认识也有中道,对圆成实的认识也有中道。这三种中道正确的认识遍计所执是没有的,依他起是假有的,圆成实是实有的,整个认识过程的意义,如果没有中道的认识,也就是会处在一种边见、实有见、自见的偏执之中,这样就会产生我法二执,产生烦恼所知二障,从而迷惑造业,流转生死。中道的认识也就是真实的认识,真实的认识就关系到正见的树立,树立正见才能破除我法中道与边见    165二执,断二障、显二空、证二果。

  中道的修证,就是要断除我法二执,一般人都执著五蕴假和之身为实我,外在的六尘等为实法。唯识家认为这是遍计所执,是妄情。既然是妄情,当然也就是识心所变现的。因为识心上有能取执的意念和所取执的尘影。由此二分的妄情上而构成我法性。我们知道我法是从识变而有的,故无实在性可得。那么众生的这种所谓的我法到底是什么呢?简单的说这是众生分别心上所起的一种妄想。因昧于真理,习惯以非为是,而且把五蕴假合之我看得过份重,从而轻视他人。因为看自己重,就觉得我体是实有的,于是处处保养安抚他。因此不惜代价巧取诈夺,以求得这个我称心如意。唯识学上说:由我执而起烦恼障。烦恼障正是生死流转的根本,而为发业润生之惑。我们就是有此障,才永远在三界中轮回而无法悟证涅槃极果。这种我执现象非常普遍,但在执著的程度上比较浅,而更深一层的计划则是法执。一般人只知道以我为主,于是就会想出许许多多的主意来,这主意对不对不管,而一味的认非为是,这就是法执。唯识学上说:由法执而起所知障。这怎么说呢?所知的一切境界、一切理论,并不是什么障碍,由于自己没有智慧而固执自己的意见——法执,就对所知的境上发生障碍,其实这是妄计横执。所知障是迷妄的根源,我们就是有了此障,才迷惑诸法的真理,而不能证得菩提妙果。下面进一步所要说明的是我法二空的道理。

  我法二执是一切大小乘所要破除的。为什么要说我法二空呢?因为我法二空是入中道的关键,是达到真如妙理的捷径,也是唯识观的究竟。如果能够突破这一关,就能证得菩提涅架的极果。我空,就是所谓补特伽罗无我。我空是观没有常一、主宰的我体的正见,也就是说有情的体,不过是五蕴假和合的。如果对每一蕴详细地观察,就不难知道,无非是生灭变化之法了。但这里的空,是针对我执而言的,并不是空无所有的意思。因为假我是有情相续的名称,而—且是现前的事实,这个假我还是不能否定的。如果拨无假我的存在,那就等于堕入毕竟空了。所以《唯识三十颂》云,“由假说我法,有种种相转”。法空就是法无我,这是观五蕴的每一法体,都无坚实自性的正见,依他起的法体,究竟是缘生,是自然无性,并不是说连依他起的假法也没有。故有所谓:“无体随情假,有情施设假”之说,缘生假有是现前的事实,不过是无性不可得而已,如果连假有也拨无的话,那就堕入空见。

  我法二执遣除之后,所显出来的二空真如之理,这就是中道修证的最高境界,也是唯识的究竟目的。一般人总是执我计法,随起二障,沉沦生死,不能证悟,佛菩萨慈愍迷谬的众生,令他们破除虚妄的我执、法执,断除烦恼障、所知障,令他们转染成净,究竟证得圆成实——我法二空。由于破除虚妄性的我法二执的遍计所执,便能显示真实性的我法二空的圆成实了。如《辨中边论》颂曰:

  “依识有所得,境无所得生。依境无所得,识无所得生。由识有得性,亦成无所得。故知二有得,无得性平等。”

  唯识学讲“心有境无”,首先要认识到识的有是相对境界而言的。“境无”有二方面的意思:①遍计所执是没有的。②依他起的见相二分是没有的。因为境是由识所变现的,离开了识也就没有所谓的境。我们认识到所取的境空,那么能取的妄识也随之而空。所以说境无所得,识也无所得生。即诸法之有,由识而有,似有而不真实,因此能了达境无所得的智慧也就生起了。从而了知境是空的;更进一步证明一切宇宙万有都是无所得;都是毕竟空,那么能变的识也空,从而生起了达能识空的智慧。其实,能缘识的生起是由于所取,所取既空,能取当然也就随之而空了。二取既空,那么就证得一切无相的圆成实了。识的生起变现各种各样的境相,能取所取、见分相分等,所以叫有所得,所得境虽然有,唯是假有。能够认识这个假有如幻如化,能缘的心识实性也没有。能缘的识性没有了,那么能取所取,见分相分在依他起的角度上来看虽然有.但从圆成实空义上来看却是没有的,如果能够了达此虚妄分别有,毕竟无所得,外境没有了,能缘能分别的妄识也没有的道理。以此作为入无相的方便,那么就能了达这种有得正是无得,无得中也唯有妄法可得,从而趣证中道实相了。二、边见者何边见,具称边执见,执著片面极端的见解,为十随眠之一,五见之一。边见有二种:(1)常见,认为我们死后常住不变。(2)断见,认为我们死后断绝。也就是五取蕴执取断为一边,常为一边的谬见,这种执边见是缘于有身见所执的我、我所之事法,而起断、常二见,障碍处中之道谛与出离之灭谛。又此见是随有身见而转。《成唯识论》卷六说:此见有四十七见,其中七断灭论属于断见,其余四十见属于常见。又此见摄于遍行之惑,与有身见同为自界缘。都是以慧为体,为见苦所断的烦恼。边见的定义已经说过了,那么见可以分为几类呢?

  (二)见的类别

  见,可以分为两类:一、正见,二、邪见。一、正见,是如实了知世间与出世间的因果,审虑诸法性相等之有漏无漏慧,称为正见,是属于八正道之一,也是十善之一。是“邪见”的对称。正见是远离或有或无、或常或断的邪见,而采取持平正中的见解。如远离身见、边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等“五不正见”的见解都属于正见。所以广泛的说,凡是佛教所公认的道理都属于正见。根据《大毗婆沙论》卷九十七载:正见可以分为二类:(一)有漏正见,又称世俗正见,就是与意识相应的有漏善慧。属于有漏有取者,故转向善趣,招未来可喜所欲之果。(二)无漏正见,又称出世间正见,就是尽无生智不摄之意相应善慧。如八种无漏忍,有学八智、无学正见等。二、邪见,有五种:(1)身见,就是我见我所见,不知道我们这个色身是五蕴假合之体,而计度实有我身(我见),也不知道我身边外的一切事物都没有实在的主宰者,而计度有实在的我所有物(我所见),合此我见和我所见二者,就是身见。(2)边见,如前所说。(3)邪见、拨无因果的道理,认为世间上没有可以招来结果的因,也没有由原因所产生的结果,所以恶的也没什么好怖畏,善的也没什么好向往的。象这样的谬见是诸见当中最邪的,所以叫取见。(4)见取见,以劣知见为始,取其他种种之劣事,认为这是最胜殊妙的,而且能够通向非想天,除了信此之外,别的不信。(5)戒禁取见,由上面的见取见,于是就以非理非过的戒禁为始,取其种种的行法,作为生天之因,或涅架之道。戒禁取见有二种:持牛戒或鸡戒等,认为是生天之因,这是非因计因的戒禁取见。修涂灰断食等种种的苦行,认为是趣向涅槃之道。这是非道计道的戒禁取见。以上五见是恶慧的一分,在见道时才能断尽。上面说过见的类别,下面进一步说明边见的种类及其违害。

  (三)边见的种类及其违害

  边见的种类很多,这里就举《辨中边论》中所说的十五对边见来说明。

  l、异性一性边。就是异性执为一边,一性执为一边。有人认为神我与五蕴身是两个东西,那就属于异性边,有人认为神我与五蕴是一个东西,那就是属于一性边。其实执着神我与五蕴是异性或一性都是不对的,因为五蕴身与神我既不是异性,也不是一性,所以执异执一都是边见。如果我们不能正确了解这个因缘假合的五蕴身与神我的关系,就无法修中道行。

  2、外道声闻边。什么是外道边呢?就是执著色等为常性的,因为有这种常住的执着,所以才有许多的烦恼,这叫作外道边。什么叫声闻边呢?就是执著色等是无常的,这是声闻边。说到无常,可以从三性来说,从遍计所执的意义上来说,所执的无常其实是错误的,就是从依他起的角度来说,我们也不可以执著它,因为依他起的本身就是无常的,所以说它是非常。从圆成实法性色的角度来说,它是属于常的,那么我们也不可以执它为无常的,所以说圆成实性是非无常。因此对中道的认识应当是非常非无常。如果不能如实的认识色等,就会执著或常或无常,这样就远离中道了。

  3、有情增减边。就是对有情产生增益的执著或损减的执著,这都是属于二边之见。如果执着有一个实实在在的我在操纵着我们的生命,在接受轮回,在造业,在招受果报,这就属于增益见。如果执着说佛法不是讲无我吗?为什么无我也不对呢?因为佛法所说的无我,所要无的是外道所说的那种恒常普遍的自我,而有情的这种假我其实还是有的,所以说如果连假我都否定了,这就变成了断灭,属于损减见。如果不能正确认识我和无我,这就不能证得中道的智慧。

  4、法增减边。对法的认识要远离增益和损减的二边。从依他起的角度来说,心目的现象是有的,但如果把心目的现象看成是真实不变的,是实实在在的,那就是法增益边。可是从遍计所执的角度来说,我们所执着的这个心心所的现象它是没有的,如果把它看成是实实在在的没有,那就是法损减边,这样就不能如实的认识心和心所,也就不能悟入中道。

  5、所治能治边。就是把所对治的执著为一边,把能对治的执著为一边。如果我们执著有实在的不善等杂染法被清净法所对治,这就属于所治边。如果我们执著有善等清净法去对治杂染法,那就是能治边。从实相来说,所对治的杂染法和能对治的清净法都是不可得的。如果停留在能所的状态之下,那么我们永远都不能证得中道。因为有对立故,而中道的行为是远离一切差别的。

  6.常断边。就是在有情法上执著为有是常住边,或者在有情法上执著为非有是断灭边。有情法是依他起的现象,对依他起的现象如果一定执著它是真实不变的有,这是属于常住边,如果认为依他起的事相是什么都没有,那就属于断灭边,若不能正确认识有情法,就会落入常见边和断见边。这样就不能生起中道的智见。

  7、所取能取边。我们的认识是由两方面组成的:一方面是能认识就是能取,一方面是所认识就是所取,执著有能取和所取的差别,就属于二边之见。比如无明,它的存在必然有两种状态:能认识的无明是一边,被无明所认识的境界又是一边。与无明相对的“明”即智慧,同样也有它能认识的能力和所认识的境界,这样就会形成所取和能取各为一边。无明与智慧本身也存在能治和所治。譬如说: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前者戒定慧是能对治,后者贪嗔痴就是所对治,其实,能取和所取、能治和所治都不是固定不变的。如果对这种因缘和合如梦如幻的现象产生执著的话,那就不能解脱众苦,更不能证得解脱之智。

  8、染净边。就是执著染为一边,执著净为一边。修行就是要克服对这二边的执著。我们说转染成净,也就是用净法来对治染法。那么什么是染法?什么又是净法呢?染法指的是杂染法,简单的说有三种:一、烦恼杂染,如贪嗔痴爱恨等,这些都是烦恼杂染。烦恼杂染又有三种:(一)诸见,指六根本烦恼中的恶见。(二)贪嗔痴相,主要指烦恼本身。(三)后有愿,就是对未来生命的执著,这也是烦恼。这三种烦恼要用三种智慧来对治。也就是用空智来对治诸见,无相智对治贪嗔痴相,无愿智对治后有愿。二、业杂染,业就是以烦恼为基础而发起的行为,包括所作有漏的善业和恶业。它能对治不作智。三、生杂染,就是由烦恼业所招感的生命果报本。比如我们的色身,我们的认识,我们的思惟,我们的生活环境,这一切都是杂染的。故叫生杂染,生杂染有三种:(一)后有生,就是未来生命最初出现的那一刹那。(二)生已心心所念念起,就是从我们第一念投生之后,后边所生起的心心所。(三)后有相续,指我们未来的一生,这一生死了,未来一生的相续生起,叫后有相续。针对这三种生杂染,分别用无生智对治后有生;无起智对治生已心心所念念起;无自性智对治后有相续。这样烦恼杂染、业杂染、生杂染统统灭掉了,这就是清净状态了。如果在清净法界中执著有实在的杂染或清净,那就是二边之见,杂染并不是法界的本来面目,法界是平等一味,离言绝待,既没有杂染,也没有清净,哪里还有染净可言呢?如果不能正确认识染净诸法,也就不能证得中道实相了。

  9、有非有边。《辨中边论》云:“分别有分别非有各为一边。”就是执有为一边,非有为一边。什么是有边呢?有人对佛法所讲的空性道理并不能正确认识,以为有一个实在的有情,这个有情坏灭了之后就空了,因为执著有一种空性的有情,这就属于有边(常见)。什么是非有呢?有一种人听了佛法说无我的道理之后,认为有情、假我这一切都不存在,于是就产生断见(非有边)。如果不能离开有和非有这样的两边之见,就不能证得中道。

  10、所能寂边。如上论云:“分别所寂分别能寂各为一边。”能寂即能够使生死和烦恼灭掉这样的一种智慧;所寂即所寂灭的对象。比如菩提涅槃是所寂,智慧就是能寂。智慧寂灭了生死烦恼之后,就证得所寂的菩提涅架。如果执著有所断的一边就是能寂边,执著有能断的一边就是能寂边。这样对空就产生一种怖畏。若能认识到生死烦恼本来就是无自性的、空寂的、空的,那就没什么好怖畏。若不能正确认识所寂和能寂,那么声闻人就会对空产生怖畏,这样就落在断见、空见中,永远无法断烦恼、了生死,更不用说证得菩提涅架。

  11、怖畏边。如上论云:“分别所怖分别从彼所生可畏各为一边。”什么叫分别所怖呢?怖与畏其实是两个东西,怖是所怖,畏是能畏,就是我们对境界产生一种恐怖和畏惧的心理。我们之所以会产生怖畏,是因为把六尘境界看得太实在于,所以对生死流转产生恐怖。比如声闻人把生死看得太实在了,所以才会观三界如火宅,视生死如怨家。如果把生死看成如梦幻泡影,就不会害怕了。一方面对这种自以为是实在的境界产生恐怖,另一方面进一步又执著这种痛苦的境界,所以就会产生一种强烈的畏惧心理,于是就害怕生死。如果不能认识所怖和能畏的二边之见,就能使菩萨对生死产生怖畏,在发心上产生退失。

  12、所能取边。《辨中边论》云:“分别所取分别能取各为一边。”所取是所认识的相分,能取是能认识的见分,它们都是自证分所变现的,如果我们执著有一个实在的能取和所取,那就是二边之见。能取和所取就象幻师一样,能变现很多的东西,既然是变现出来的,那就不是实在的东西。所以说:“由唯识智无境智生。”知道了唯识所现的道理,就会认识到离识以外没有实在的境界可得,境是空的,进一步认识到能认识的智慧也是空的,这就是唯识心空境寂的道理。如果不能正确认识能取和所取是不可得的,是空的,也就不能认识到唯识所变的道理。那么永远就活在虚幻的境界中。

  13、正邪边。如上论云:“分别正性分别邪性各为一边。”就是正性为一边,邪性为一边。什么叫正性呢?正性就是正性离生,指的是见道。见道是成就智慧、证得实相、远离生死,所以叫正性离生。在见道之前都属于邪性。譬如:暖、顶、忍、世第一这四加行包括凡夫在内部是邪性的范畴。正与邪的区别,从本质上说正性是属于无漏智,邪性指的是有漏的妄识。当一个人进入见道时,无漏智的生命系统就开始现行了。而在见道之前所现行的都是有漏妄识的生命系统,所以它是属于邪性。如实观在加行位时要产生四种寻思,四种如实智。如实智的开发是在忍位和世第一位。那么如实观到底是属于正性,还是属于邪性呢?他本来应属于邪性的系统,但他能引发正性,所以又含有正性的成份在内,这样就不可以把他定说为是正性的,因为他是妄识邪性的系统。但也不能把他定说为是邪性的,因为他马上就可以引发正性了。譬如两木生火,两木虽没有火,但经过摩擦之后却能产生火,火生出来之后再把木头烧掉。如实观也是这样,虽不属于正性离生,但通过如实观引发的正性离生的这种无漏智慧,反过来又能把如实观这种妄识系统彻底打破。因为他是顺着正性,能引发正性,所以不能说他是邪性的。如果不能正确认识正性和邪性,那就不能消灭妄识系统,有妄识在,就没有智慧,没有智慧就永远与无明为伴侣,更谈不上证中道了。

  14、有用无用边。如上论云:“分别有用分别无用各为一边。”有用无用指的是圣智。有人执著圣智一定要先有分别之后,才能除去染污烦恼。如果不先分别,这个圣智就没有断除染污烦恼的作用。其实这种说法是二边之见。譬如初灯喻,一盏灯,当我们把它;点亮时,黑暗就消失了,灯破暗是不须要分别的,只要有光明的地方,就不会有黑暗存在。所以有圣智也就没有染污烦恼。如果不远离这种执着,认为圣智要先分别后才有用,或者执著圣智不分别就没有作用,必落入有用无用的二边之见。这就远离中道了。

  15、分别及时边。如上论云:“分别不起分别时等各为一边。”就是分别不起为一边,分别时等又是一边。外人执著这个无漏圣智要么就永远不生起来,要么生起来就应该长时间的永远的无始无终的现行。那么杂染也应该与圣智一样也是无始无终的,不应该断掉,因为杂染本身也是无始就已经存在了。其实这种说法是二边之见。譬如后灯喻,此喻有二义:一、灯现在虽然没有点起来,但以后可以点起来,就象圣智一样,现在没有开发,以后可以开发。二、灯一旦点亮之后,黑暗也就随之而消失。如果不能远离分别不起和分别时等二边的执著,就不能正确认识中道。

  以上所说的种种边见,能使行人落入边病,学佛修行的人如果有边见,就象戴上有色的眼镜一样,看什么东西都是变色的,永远不能正确认识自己的真面目,也不能正确认识别人的真面目,更无法正确认识宇宙万有的真面目。纵使精进用功修行,也只是与中道背道而驰的邪知邪行。它可以直接断送行人的法身慧命,能使行人沉溺于生死海中不能出离。不远离边见,要想解脱生死、趣向涅架,犹如蒸沙成饭无有是处。因此说边见违害甚深甚深!行人不为之所害者甚难甚难!所以要想证得中道一定要远离边见,要远离边见才能证得中道,才能彻底究竟万法之本源。

  结 语

  以上是说明中道与二边义,也就是显示了适中的中道和除去二边的边执。如在所缘上,或心行上往往很容易落在一边,如果能了达所缘境是非有非非有、非空非非空,那么就能契入中道而远离二边。如果能了知佛说无常无我等法,是为对治外道之常我而说,那么在修行上也就可以契入中道。在修证上如果能了知上面所说的有用无用等义,那么就能知道种种增上不仅仅是一法的作用。如破暗灯,非初非后,象这样成佛虽然不是因为有因种就可以,但也不是离开因种展转增上而成佛。明白了这个道理,就能不偏于初后二边而契入中道。关于中道与边见的问题在《辨中边论》中谈得特别清楚特别详尽。若有想进一步探讨研究者,可以参阅此论。它告诉你如何去除边见,如何正确把握中道,乃至悟入中道。本人因智识浅薄,关于唯识的经论又学得不太多,所以没有将这个问题阐述得更详尽更全面,又难免存在错误和疏漏,伏愿诸师大德长老悲愍垂教。

  参考书目:

  佛光大辞典

  ②《辨中边论·辨相品》

  ③《辨中边论·辨无上乘品》

  ④《太虚大师全集》1 5本,辨中边论颂释

  ⑤《闽南佛学报》1991年第二期,济群法师写的《辨中边论》述义

  ⑥济群法师《辩中边论讲记》

  ⑦《唯识读本》

  ⑧《妙云集·中观今论》

  ⑧《妙云集》

  ⑨《宝积经讲记》

  ⑩法舫法师讲的《唯识史观及其哲学》

  (11)现代佛学丛刊,《唯住识学概沦》中默如写的唯识学概要。

 
 
 
前五篇文章

生死的桥梁——中有(传章)

论“三法印”与现代生活(静觉)

晚明“四大高僧”禅净关系比较(陈坚)

古代印度释迦时代的社会性质新探(根睿)

千古悲怆 四次法难(超波)

 

后五篇文章

《辨中边论》要义说(宏演)

心净国土净——浅谈佛教的环保意识(坚钰)

《大乘起信论》初探(定源)

试述“万法唯心”(慧雪)

如何处理家庭危机(大愿法师)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