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 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冯学成:《碧岩录》十五则讲记 第十一 第五则 雪峰粟粒之下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8:53:02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冯学成:《碧岩录》十五则讲记 第十一 第五则 雪峰粟粒之下

 

  ——献给佛源老和尚(十一)

  第五则  雪峰粟粒之下

  禅宗是心地法门,心地法门就是在念头上的功夫,这个功夫首先就要善于对自已念头的把控。平常我们的诵经、念咒,一切一切都是由念头来完成的。离开了念头这个载体,我们的精神就会是一片死寂,就会落在“顽空”里。但是念头又恰恰是言语道,它也是烦恼的载体。如何对待念头?根治念头?禅宗祖师们在这个方面是下了很大的力气,归宗一句话,就是“言语道断,心行处灭”;用咱们云门纲宗的话来说就是要“截断众流”。我们看“雪峰粟粒”这则公案就是表现这个的,昨天只说了一部分,我们今天继续说,继续看。

  “一日,示众云:南山有一条鳖鼻蛇,汝等诸人切须好看取。”什么叫“鳖鼻蛇”?就是头长得象鳖的那种毒蛇。咱们在云门寺山上逛的时候,也能看到三角形脑袋的蛇。这儿经常也有小青蛇出现,小青蛇叫竹叶青,也是剧毒,如果给它咬上了一口,那么的确会使人丧失生命。雪峰祖师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如果我们这儿一个人到山上去,忽然跳一只老虎出来,你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如果突然面对了一条眼镜蛇,一下窜到了你的身边儿来了,你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哪怕你那个时候在诵经、念咒,或者在打妄想,真正有一条毒蛇,猛兽突然窜到你的身边的时候,冷汗都会出来的。就在这时,所有的妄想,所有的心念,全部被一个紧张、警觉的这么一氛围盘据了。

  我们要仔细感觉我们心意的运行,平常说:“知已知彼”,要了解一个其他的人好像比较容易,这个人长,那个人短;这个人说话好听,那个人说话不好听,别人的是是非非容易评判。但是自己呢,自己心里来来去去的念头,是是非非的行为,自己是否能够观照,能够照了呢?那就未必能如是了。所以雪峰祖师用能置人于死地的鳖鼻蛇,来把学生们的生死一念提起来。现在这儿也有一条鳖鼻蛇,大家留意了没有啊?!

  当然,雪峰祖师是在上堂时讲的这么一句,下边儿有他的侍者,也是一位著名的祖师,我们云门祖师的师兄稜道者,就是长庆慧稜,前面叫“长庆问云门”。这个稜道者,是后来住持还是福州的长庆寺,法号叫慧稜。“时稜道者出众云:‘恁么,则今日堂中在有人丧身失命去在。’”师徒俩就一唱一和。这里的公案尽管是一气贯通的,但并不是一天之内说那么多话,好像过了几天,上堂的时候又说:“尽大地是沙门一只眼,汝等诸人­,向什么处屙?”这样的语句,一般是没法下转语的。尽大地——尽法界都是沙门的一只“眼”。这个“眼”尽大地,遍宇宙,都是我们学道人的“道眼”,那咱们大便小便又该到什么地方去放?这个就没法回答了。

  不知多久,这个话传到了赵州老和尚的耳边,赵州老和尚就对带话的人说:“你给雪峰带个锹子,挖土的锹子去。”你说尽大地是一只眼,那就没法拉屎拉尿了?那么带个锹子去挖个坑,不正好拉屎拉尿吗!雪峰祖师听到了这个话,向着赵州的方向礼拜说:“赵州古佛!赵州古佛啊!”我们看这个案子祖师之间的语句,这样往来,它的精神,它的所使是什么?当然这里是举一联串雪峰祖师的语录。

  “又云:‘望洲亭与汝相见了也,鸟石岭与汝相见了也,僧堂前与汝相见了也’”。在座的各位师父,我们这时是在云门寺相见,有的时候我在成都,我们能不能相见呢?有的时候你们回到了各自的寺庙、回到了各自的家里,能相见吗?十年前能相见吗?一百年前能相见吗?一千年前能相见吗?一万年后能相见吗?这些语句实际上处处在提持禅机。就像洞山祖师离开他的师父云岩祖师的时候,云岩祖师就说:“自此一别,难得相见。”洞山祖师就说:“难得不相见。”我们相见的是什么?如果就我们的根尘来说,我们这么一个色身,当然有聚散离合。但就我们真如法身而言,那可是与十方三世融为一体的,从来没有分过家。

  当然这个可以作道理会,但又不能作道理会。作道理会,是意解;不作道理会,那是直下承当,这个是禅宗和教门的一个很重要的区别。“时保福问鹅湖”,这个是“后来”了。保福和尚和、鹅湖和尚都是雪峰老和尚的徒弟,都是咱们云门祖师的师兄。保福和尚问鹅湖和尚:“僧堂前即且置,如何是望州亭、乌石岭相见处?”僧堂前大家都在一块儿,当然是眼睛对着眼睛,鼻子对着鼻子的。那如何是望州亭、乌石岭呢?一个地方比一个地方远,大家身各一方,又如何相见?“鹅湖骤步归方丈。”我离开你走了,是相见了还是没有相见呢?

  在这里大家就要好好的参上一参,祖师常说,“烧成两堆灰,我们在什么地方相见?父母未生的时候,我们又在什么地方相见?”这个是生死的大事,开眼的大事,它不是咱们平常这个脑瓜子可以这样去糊弄的。平常是否可以分别思维,搞点哲学的游戏呢?可以,但禅宗不提倡,因为禅宗的是真修实证的东西,不是凭我们第六识的聪明伶俐可以解决这样的问题。然后,圆悟祖师又继续评唱,他举了这一系列的公案后,又开始评唱了,他说:

  “雪峰祖师常举这般语示众,只如道‘尽大地撮来如粟米大’,这个时节,且道以情识卜度得么?”“尽大地撮来如粟米大”,把这个宇宙乾坤像个搓米丸子一样的,搓成一个小药丸那么大,我们怎么样去理会这个事儿?用“情识卜度”行不行?当然用哲学的思维方式,“一即一切,一切即一,我即宇宙,宇宙即我”,这个一般的教书先生都会说这个话。但是教书先生说这个话,那是从哲学第六识的理性思维上,从逻辑上,他可以搞这个玩意儿。但是我们能不能直下承当这个事儿?我们后边的公案就会讲到这些具体的案例。

  以前我在佛学院上课的时候,我也跟同学们说,“心生种种法生,心灭种种法灭,三界唯心,万法唯识”,这个话是不是对的?他何说是对的。那我就问:到底是你生的你妈,还是你妈生的你呀?你说“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一切法都是心,由心所生。那么是你生的你妈,还是你妈生的你呢?这个一下就没法回答了。这个不是运用思维就可以把这个命题、这个“机语”转得动的。

  所以圆悟祖师说:“且道以情识卜度得么?须是打破罗笼,得失是非一时放下,洒洒落落,自然透得他圈缋,方见他用处。”还是昨天那个话,一定得有英雄的气概,能够把种种的得失是非,包括自己的聪明伶俐,包括自己学问上的种种成就,包括自己地位上的种种成就一起放下,彻底丢掉,你才能透得过这个“金刚圈”,这条“捆仙索”。把它透得过,你才能看到祖师的用处。

  “且道,雪峰意在什么处?人多作情解,道:‘心是万法之主,尽大地一时在我手里。’”一般稍微学了点佛法的人,学了点哲学的人,都可以这样说嘛。西方的哲学,不论是叔本华的、康德的、还是尼采的都会这样说。如叔本华说“世界是我的表相”,也就是西方人“万法唯识”的一种说法。西方人这样的说法,跟佛法的这种说法,跟禅宗的这个说法是同是别呢?当然有同有别,说同,因为在表述上是一样的;说别,他是第六意识的分别思维,未必真正的认识了“万法”的实相,特别是“心法”的实相,更没有信解行证和教理行果中“证”、“果”这样极致的精行实修。

  所以圆悟祖师在这里说:“且喜没交涉!”不论你说怎么样,哪怕你说得头头是道,天衣无缝,在佛学院里这样的问题你得一百分,一百分再给你加五十分,都没有交涉。“到这里,须是个真实汉,聊闻举著,彻骨彻髓见得透,且不落情思意想。”真正看透了,不落情思意想。我们面前这尊金佛,看见了就看见了——看了便了。如果你还要去另加思维这尊佛有多高,有多重,穿的金成色是几成的,这是分别思维,你就把老佛爷节节肢解了,那可不是个好玩儿的事。所以,“若是本色行脚衲子,见他恁么,已是郎当为人了也,且看他雪窦颂。”若是真正的过来人,看见那些“落情思意想”在那儿“以情识卜度”来说禅、说公案,就会感到好笑,感到他们是“郎当为人”,太可怜了。对这则公案,雪窦是怎么颂的呢?

  “牛头没,马头回,曹溪镜里绝尘埃,打鼓看来君不见,百花春至为谁开。”

  雪窦颂且放在这里,先看圆悟祖师的评唱:“雪窦自然见他古人,只消去他命脉上一劄,与他颂出:‘牛头没,马头回。’且道说个什么?”什么是“牛头没,马头回”?如果单就这样的语言放在我们面前,我们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不知道“意落在什么处?”当然,我们也可以在田边儿盾看,老乡有牵着牛,牵着马的,也有“牛头没,马头回”的,但跟这个公案毫不相干。为什么呢?因为“牛头没,马头回”是雪窦祖师在颂雪峰祖师的这个公案。这个公案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雪窦的这个“颂”又是什么意思呢?实际上我们天天都在“牛头没,马头回”的——一个念头沉下去了,一个念头又浮起来了。谁不是这样?谁逃得过这样?我们在念头来来去去的时候,我们怎么去感觉的?但雪窦祖师一下就切入主题:“曹溪镜里绝尘埃”啊!大家都知道六祖大师悟道时所写的那首偈子:“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就是“曹溪镜里绝尘埃”了。

  “见得透底,如早朝吃粥,斋时吃饭相似,只是寻常。”如果对我们的念头——“牛头没,马头回”,念起念落,生生灭灭的这个东西,看得熟,看得透。就像我们早上吃粥,中午吃饭,成了家常便饭。但是,“雪窦慈悲,当头一锤击碎,一句截断,只是不妨孤峻,如击石火,似闪电光,不露锋芒,无尔凑泊处。且道向意根下摸索得么?此两句一时道尽了也。”

  平常面对这样的语句 ,“牛头没,马头回”,我们想一想我们还能说什么呢?如果我们今天出道题“牛头没,马头回”,希望佛学院的同学写一篇文章,交一篇论文出来。我想可能没几位能答出来的。叫我来写,我也没办法写,因为这个没有你下笔处,我们的脑袋没法在上面运行,你怎么写?若我现在说:各位,今天给大家出一道作业,明天给我交份答案来,大家能完成这个任务吗?为什么呢?题目是什么都没有说,你怎么交答案?对不对。就是不出题目,但你得交个答案。怎么办?那得憋死人的。有的人一分钱没有,今天非得给我一百万,如果没有一百万,我用刀子弄死你。明明你知道别人没有一分钱,但是要别人拿一百万出来,拿不出钱来就要丧失生命。那就想一想,这是什么样的状态?如果真正有一天遇见了这样的浑事,你会怎么料理?参禅就是这样,参禅就要把自个儿逼到这么一个绝路上,你才知道什么叫做回头是岸。所以“且道向意根下摸索得么?”这个不是我们通过思维,通过我们的聪明可以找到答案的。所以“此两句一时道尽了也。”

  “雪窦第三句,却通一线道,略露些风规,早是落草。”什么是“第三句”呢?就是“曹溪镜里绝尘埃”。这句透露出来,大家很方便的就想到《六祖坛经》,想到六祖大师的那个偈子,就像开后门一样的,给大家提供一点方便。“第四句,直下更是落草。若向言上生言,句上生句,意上生意,作解作会,不唯带累老僧,亦乃辜负雪窦。”这个“打鼓看来君不见”,怎样去理解这一句话?如何是“言上生言,句上生句,意上生意,作解作会”?

  以前就有这样的笑话嘛,我知道佛学院不少同学能背诗,唐人写了一首诗:“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这是孟浩然的诗,要说有禅味也可以。但是在“文化大革命”中,郭沫若就批评这是剥削阶级的诗。为什么呢?“春眠不觉晓”,贫下中农都在田里大忙春耕春种,你却在睡大觉,像什么话。“处处闻啼鸟”,你不下去干活,你不和工农群众打成一片,你游山玩水,听鸟叫,你这个人资产阶级思想太重了。“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你有没有去想想穷人有没有饭吃,有没有衣穿,受不受寒,受不受冻,你还在这儿看花落知多少,简直该死!这个就是凭意解会。

  对一个诗,不同的人在不同的状态下,可以从这方面去理解,也可以从那个方面去理解。有人能通过这一首诗画一幅很好的画,有的人说这首诗是一首禅诗,可以令我们开悟。但是有的人可以从阶级斗争的角度上,说这个是地主阶级、资产阶级腐朽没落意识的这么一个状态。很多同学们太年轻了,不了解当年“文化大革命”时的那一种残酷。

  所以,如果“言上生言,句上生句,意上生意,作解作会,不唯带累老僧,亦乃辜负雪窦。古人句虽如此,意不如此,终不作道理系缚人。”因为祖师的语句,祖师的开示,是解粘去缚的,它是为了把我们身上的锁链、绳索给我们解掉,让我们得解脱,并不会在法上再把大家重新捆绑起来。所以禅宗的法是活的,一定不会把人拴死,它处处让你转身,处处让你向上,而不会拿一个道理来把大家拴住。

  “多少人道,静心便是镜——且喜没交涉!”“静心便是镜”,最高的境界就是神秀大师的那句话嘛,“身如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这个就是最高境界。你再重复“静心便是镜”那是解会上来的,是拾人牙慧。别人嘴里的,得这么一句半句,当成自己的家当。如同把别人的存折,百万存款,当作自己的存款,哪有这么好的事儿呢!所以圆悟祖师就说“且喜没交涉!”又说:“只管作计较道理,有什么了期?这个是本分说话,山僧不敢不依本分。”本分话就无下嘴处,就无评论处,连圆悟祖师这样的大手笔他都不敢不依本分。

  “‘牛头没,马头回’,雪窦分明说了也,自是人不见。”为什么不见?我们念头来来去去的,我们自己哪看得见?我们的念头把我们支得团团转,我们自己却不知道。一会儿欢喜了,一会儿发脾气了,一会儿烦恼来了,一会儿想东了,一会儿想西了,全是念头在我们肚子里头作怪、闹事。但我们就不知道,还以为我就是这样——成了念头的奴才还不知。所以真正的明眼人一定要降伏念头,“降伏其心”。

  “所以雪窦如此郎当,颂道:‘打鼓看来君不见。’”寺庙里经常是这样,三藏十二部都是“打鼓看来”。你们来看啊,这里是解脱法门;你们来看啊,这里不得了啊,无边的佛法,无量的妙意,可以得大解脱,可以得大自在。尽管天天在说,天天在唱,但是就是没人料理。我们想一想,云门寺这么多年来,年年打禅七,大家有什么样的感觉呢?有感觉的人是有感觉,没感觉的人就没感觉。对没感觉的人来说,就是“打鼓看来君不见”。跟你说这儿有一大堆宝贝,快过来拿呀。“你骗我,这儿哪有宝贝?”所以老佛爷给我们留下亿万家当、无尽宝藏,可是我们就是不去用,而且不相信老佛爷给我们留下了亿万家当、无尽宝藏,大家都拒绝这个事儿 ,你骗我,有什么?没有。所以我们看到这里边儿“打鼓看来君不见”,的确是令人心酸。

  “痴人!还见么?更向尔道:‘百花春至为谁开?’可谓豁天户牖,与尔一时八字打开了也。” 这里又透露了一道风光,大家都知道灵云志勤因桃花而悟道的诗:“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信不疑”。我们云门寺山清水秀,有四时花果,但是我们能够“见道”吗?“及乎春来,幽谷野涧,乃至无人处,百花竞发,尔且道更为谁开?”天天都有诸佛说法,我们听得见吗?想当年,洞山祖师听到南阳慧忠国师的公案——“无情说法公案”:

  有人问忠国师,“无情能不能够说法?”国师说:“无情能说法。”“真的能说法吗?我怎么听不见?”国师说:“你听不见是你的事,不妨碍无情在说无上大法嘛。”我们看见这个山山水水,包括我们早晚相见,上殿过堂,摆闲龙门阵,做无聊事,都是在说无上大法。如果我们把心放在这个事情上,哪怕是一件无聊的事儿,都可以激发我们的悟境,使我们能明心见性,当下开悟。但是如果你心不在这个地方,你怎么开悟呢?所以说春夏秋冬都在讲说无上大法。会得一笑了之,方能心闲无事,日日是好日啊。下面这则公案正是云门祖师的“日日是好日”。

---------------------------------------------------------------------------------------------------------

更多冯学成居士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冯学成:《碧岩录》十五则讲记 第十二 第六则 日日是好

冯学成:《碧岩录》十五则讲记 第十三 第六则 日日是好

冯学成:《碧岩录》十五则讲记 第十四 第七则 惠超问佛

冯学成:《碧岩录》十五则讲记 第十五 第八则 翠岩眉毛

冯学成:《碧岩录》十五则讲记 第十六 第九则 赵州四门

 

后五篇文章

冯学成:《碧岩录》十五则讲记 第十 第五则 雪峰粟粒之

冯学成:《碧岩录》十五则讲记 第九 第四则 德山挟複问

冯学成:《碧岩录》十五则讲记 第八 第四则 德山挟複问

冯学成:《碧岩录》十五则讲记 第七 第三则 马祖日面佛

冯学成:《碧岩录》十五则讲记 第六 第二则 赵州至道无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