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 天台宗综论其它
 
 

梁乃崇:《法华经》讲座 二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9:07:35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梁乃崇:《法华经》讲座 二

 

  时间:2011年11月12日

  地点:台北科技大学

  主讲:智崇上师

  纪录:张春美、周雅容

  整理:周雅容、梁玉明

  大家早,我们今天来看《妙法莲华经》〈方便品第二〉,就在这本的第三十页。

  「尔时,世尊从三昧安详而起,告舍利弗:『诸佛智慧甚深无量!其智慧门难解难入,一切声闻、辟支佛所不能知。所以者何?佛曾亲近百千万亿无数诸佛,尽行诸佛无量道法,勇猛精进,名称普闻,成就甚深未曾有法,随宜所说,意趣难解。舍利弗!吾从成佛已来,种种因缘、种种譬喻、广演言教,无数方便,引导众生,令离诸着。所以者何?如来方便、知见、波罗蜜,皆已具足。舍利弗!如来知见,广大深远,无量无碍,力无所畏、禅定、解脱三昧深入无际,成就一切未曾有法。舍利弗!如来能种种分别,巧说诸法,言辞柔软,悦可众心。舍利弗!取要言之,无量无边未曾有法,佛悉成就。』」

  这一段念完了,我解说一下。前面释迦佛入定,放白毫相光,出现了非常壮观而生动的景象,当时的人都看到那一副景象。这时候,世尊从三昧安详而起,意思就是祂出定了。本来在三昧中,现在从三昧中出来了,就变成平常的状况,那一副生动的景象就结束了,回到一般的状况。安详而起,就是出三昧了。

  这时候祂就告诉舍利弗,舍利弗是祂的大弟子之一;祂说,诸佛的智慧,是非常深、深到无量无边,祂的智慧是难解难入的。你如果不是佛的话,是很难懂,很难进去的。「一切声闻、辟支佛所不能知」声闻和辟支佛是没办法知道,没办法了解的,一般凡夫那更不可能了。「所以者何?」为什么这样呢?佛亲近过百千万亿、无数的佛,祂亲近过、跟祂们学,把诸佛所教的法都修过了,做的时候是很勇猛精进的,因此祂在法界很有名,很多众生都跟祂接触过,都受过祂的教化。「成就甚深未曾有法」祂已经修过、成就了很多很深的、从来没有过的一些法。祂「随宜所说」随机说法,真实的意义「意趣难解」有时很不容易懂的。

  祂又告诉舍利弗,我从成佛以来,依种种因缘,以种种的譬喻,讲过很多法,教过很多很多方便法门。「无数方便」这个方便的意思就是随机随宜;祂所说的法、所做的法,都是来引导、教导众生的,「令离诸着」令他们离开执着。所做的这些,都是为了让众生离开执着的。「所以者何?」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如来的方便、知见、波罗密皆已具足。方便就是随宜调整、随机调整的方法。波罗密就是到彼岸的智慧;所谓彼岸就是佛世界,回到佛世界的智慧,佛有这样的多种方便法,能够引导众生,令离诸着。「如来知见,广大深远,无量无碍」,如来的知见是很广大深远的,无量无边没有障碍,「力无所畏」祂没有什么害怕和担心,祂的禅定、解脱也深入无际,深到无边无际的深度。「成就了一切未曾有法」成就了大家听都没听过的一切法。「未曾有」就是以前没有的,以前没有的祂都已经成就,那有的当然都成就了。

  「舍利弗!如来能种种分别,巧说诸法,言辞柔软,悦可众心。」所以如来能够分辨,会种种分别;我们说要无分别,祂有本事种种分别,各种分别祂都分得清清楚楚。不是分不清楚,好人坏人分不清楚,香蕉大便分不清楚,不是这样子的。那些分不清楚的,祂都分得清清楚楚,而且「巧说诸法」,对于各种法祂都有巧妙的解说,讲的话都很柔软,让众生听了以后都心里很舒服,祂是做到这样子的。「舍利弗!取要言之,无量无边未曾有法,佛悉成就。」无量无边的、从来没有的法,祂都成就了,都做好、做到了。这一段最重要的一个重点,就在说佛的智慧,非常广大深远、无量无边,能力也是无量无边,度众生的本事也是无量无边、深入广大。祂的这些能力、这些智慧,是罗汉和辟支佛完全不知道,无法知道的。

  「『止!舍利弗,不须复说。所以者何?佛所成就第一稀有难解之法,唯佛与佛乃能究尽诸法实相。所谓诸法:如是相、如是性、如是体、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缘、如是果、如是报、如是本末究竟等。』」

  第一句话「止!」的意思是什么?「止!」唉!不能说,不要说!意思是这个。「止!」不说了、不说了!「舍利弗!不须复说」,不要再说了,为什么呢?佛成就了第一稀有难解之法,祂成就了最高的、没有办法理解的那个法,祂成就了这个东西,只有佛和佛知道,你如果不是佛的话是不会知道的。所谓诸法实相是什么?就是「如是相、如是性、如是体、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缘、如是果、如是报、如是本末究竟等。」这个是只有佛和佛知道的。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下面就是祂重复用偈子在说。「世雄不可量,诸天及世人,一切众生类,无能知佛者。佛力无所畏,解脱诸三昧,及佛诸余法,无能测量者。本从无数佛,具足行诸道,甚深微妙法,难见难可了。于无量亿劫,行此诸道已,道场得成果,我已悉知见。如是大果报,种种性相义,我及十方佛,乃能知是事。是法不可示,言辞相寂灭,诸余众生类,无有能得解。除诸菩萨众,信力坚固者,诸佛弟子众,曾供养诸佛。一切漏已尽,住是最后身,如是诸人等,其力所不堪。」

  祂说,除了菩萨信力坚固的以外,诸佛的弟子众也曾经供养诸佛,而且一切有漏都已经修尽,已经做到无漏了,「住是最后身」,已经做到最后要成佛的阶段了。「如是诸人」像这样子的人等,「其力所不堪」都还是没有办法了解佛的智慧。「假使满世间,皆如舍利弗,尽思共度量,不能测佛智。」下面举的例子就更具体了,假设全世界的人都像舍利弗你这么有水准,一起共同来,想了解佛的智慧,也没有办法测度佛的智慧。「正使满十方,皆如舍利弗,及余诸弟子,亦满十方剎,尽思共度量,亦复不能知」也没有办法了解的。满十,刚才是说我们现在的世间,现在说十方世界;就算十方世界所有的众生都是舍利弗,或者是其他的弟子,也装满了十方的佛土,一起来想佛的智慧是什么,也没有办法知道。

  「辟支佛利智,无漏最后身,亦满十方界,其数如竹林,斯等共一心,于亿无量劫,欲思佛实智,莫能知少分。」就像辟支佛的智慧,祂已经是最后的无漏身了,就最后阶段了;充满了十方世界都是辟支佛,祂的数量就好像竹林里的竹子一样多,他们共同一心来测度佛的智慧;这个讲的是空间。再来是讲时间的无量劫,亿无量的这个劫,很长很长的时间,大家一起来,想要知道佛的智慧,一点点都没有办法知道。「新发意菩萨,供养无数佛,了达诸义趣,又能善说法,如稻麻竹苇,充满十方剎,一心以妙智,于恒河沙劫,咸皆共思量,不能知佛智。」已经很厉害的菩萨了,像稻草那么多,充满了十方世界,而且以恒河沙劫数的时间,一起来共同思量佛的智慧,也没有办法知道。

  「不退诸菩萨,其数如恒沙,一心共思求,亦复不能知。」不退转,就是八地菩萨以上;不退转的菩萨多如恒河沙数,一起来求,想要了解佛智慧,也不能够。「又告舍利弗,无漏不思议,甚深微妙法,我今已具得」这样子的佛智慧,我已经得到了,「唯我知是相,十方佛亦然,舍利弗当知,诸佛语无异,」只有我知道这个智慧实相,十方佛也像我一样都知道,只要是佛都会知道。所以舍利弗你要知道,佛说的话是没有不同的。

  「于佛所说法,当生大信力,世尊法久后,要当说真实,告诸声闻众,及求缘觉乘,我令脱苦缚,逮得涅盘者,佛以方便力,示以三乘教,众生处处着,引之令得出。」对于佛说的,你应该要相信、不要怀疑。世尊所传下来的法,到以后「要当说真实」你要把这个真实的说出来,告诉声闻乘的、以及求缘觉乘的。「我令脱苦缚」我先令他们脱离痛苦,得到涅盘;涅盘就是把痛苦化空、化无。祂教他们怎么化除这些痛苦的束缚,把它化空、化无,这就是涅盘。

  佛是以随机另教的方便法,教了三乘教。为什么会教三乘法呢?为什么不教佛的智慧呢?教你做声闻、罗汉和辟支佛,根本不会懂得佛的智慧的,为什么会要这样子教呢?为什么有佛乘、声闻乘、辟支佛乘,这三乘都教呢?因为「众生处处着」因为众生处处执着,为了把他们从执着当中救出来,所以才会有这三乘法;也就是教了声闻乘、辟支佛乘。祂前面就说了,辟支佛乘和声闻乘,就是得了果位,也不会懂得佛的智慧的,为什么不直接就教佛乘呢?因为有的人还没有办法听懂,先要把他从执着中救出来;先要做这个事情,才有这回事的。

  这么一说完,祂就又说了:「唉呀,只有佛乘才是好的,只有佛才是最高的。你成了辟支佛也好、成了罗汉果也好,那个智慧都很差的,你们根本就不会知道、不会懂佛智;佛的智慧、佛的深远、佛的广大,你完全都碰不到。连不退转菩萨也没办法的,那其他的就更不用讲了。因为祂前面就教了声闻乘的法,也教了辟支佛的法;声闻乘的法教得最多,这个时候,祂教的弟子里面,大部分都是学声闻乘的。

  「尔时,大众中有诸声闻、漏尽阿罗汉、阿若憍陈如等千二百人,及发声闻辟支佛心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各作是念:『今者,世尊何故殷勤称叹方便,而作是言,佛所得法,甚深难解,有所言说,意趣难知,一切声闻、辟支佛所不能及。』」

  这个时候,祂的弟子们,大众里面那些声闻乘弟子,祂最早教的阿若憍陈如等人,就是五比丘;他们都已经是阿罗汉,都得了阿罗汉果。也有很多还没有得阿罗汉果的,只是发心要修这个声闻乘、或辟支佛乘的,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就是男性的居士,优婆夷,女性的居士。他们听了前面佛所说的那些话,就说:「咦?今天怎么搞的,世尊为什么说这样子的话?说佛得到的法是很深的、很难解的,所说的话也很难知道,祂的意思我们也很难知道,所有的声闻和辟支佛都不会知道。咦!怎么讲这样?我们学了那么久,还说我们都不知道。」

  「佛说一解脱义,我等亦得此法,到于涅盘,而今不知是义所趣?」他们心里就想:「佛所说的解脱,怎么得到解脱,我们也修了、也学了;这个解脱法我们学了,而且也已经修到涅盘啦,这些苦都解掉了。今天这么说,说我们什么都不懂,到底什么意思?」「尔时,舍利弗知四众心疑,自亦未了,」这个时候,舍利弗就知道,四众,就是比丘、比丘尼、居士、女居士这四众,他们心里面有疑问;其实他自己也有疑问。所以他就「而白佛言:」他就向佛说了:「世尊!何因何缘,殷勤称叹诸佛第一方便,甚深微妙难解之法?我自昔来,未曾从佛闻如是说,今者四众咸皆有疑;惟愿世尊敷演斯事,世尊何故殷勤称叹甚深微妙难解之法?」他就把问题提出来了。他说,为什么说佛所成就的智慧、佛所成就未曾有的法,会这么深,这么难呢?我跟您学习以来,从来没有听您讲过,你以前都没有这么讲过呀!现在我们大家都有疑问,「惟愿」希望世尊把这个事情,为我们再说清楚一点,到底什么意思?

  《法华经》是在佛要圆寂前说的,以前没有讲过,是留到最后才讲的。「尔时,舍利弗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慧日大圣尊,久乃说是法,自说得如是,力无畏三昧,禅定解脱等,不可思议法,道场所得法,无能发问者,我意难可测,亦无能问者。无问而自说,称叹所行道。」因为佛这次说法,没有人问祂,祂就自己说了;以前的话,大概都是有人问了,然后佛才说。这一回一开始祂就自己说,没有人问祂,祂就说了。这是舍利弗重复再说这个偈子。「智慧甚微妙,诸佛之所得,无漏诸罗汉,及求涅盘者,今皆堕疑网,佛何故说是,其求缘觉者,比丘比丘尼,诸天龙鬼神,及干闼婆等,相视怀犹豫,瞻仰两足尊,是事为云何,愿佛为解说。于诸声闻众,佛说我第一,」舍利弗说:您说我是声闻众里面的第一,第一等的第一名,「我今自于智,疑惑不能了,为是究竟法,为是所行道,佛口所生子,合掌瞻仰待,愿出微妙音,时为如实说。诸天龙神等,其数如恒沙,求佛诸菩萨,大数有八万,又诸万亿国,转轮圣王至,合掌以敬心,欲闻具足道。」

  有些地方,我们来把它解说一下。这个偈子主要就在说,他们不懂啊,希望佛说明一下。不过它里面提到「瞻仰两足尊」,这个是称释迦佛的。两足尊,佛的十个尊号里面,有的时候会提到两足,两足的意思是什么?就是智慧、福德俱足圆满,我们就称祂有圆满的智慧,就说是两足,这是称佛的。「佛口所生子」佛口是什么?佛口就是佛的嘴,这一句话是舍利弗说的;他们当时都接受一个观念,就是,佛子是从佛的口生出来的。唐朝时候的禅宗也提这个说法,说我们是佛子,是从佛口生出来的,意思我们不是从娘胎生出来的,是佛口生出来的;有这样子的想法和说法。这里舍利弗就这么说了「佛口所生子」,祂就说,我是佛子,是佛口所生的。

  这个要怎么解读?我们就说,佛子的肉体是娘胎生的,但是肉体之外的那一个灵体,就是灵魂体,那是佛口生的。也就是,投胎到胎儿中的那个灵魂是佛口生的,并不是说那个肉体也是佛口生的,不是这个意思;肉体是父母所生,这一个灵魂是佛口所生,这样子来解读就可以了。这个是当时就有的想法,所以在这里,舍利弗就说出来了。大概那些学禅宗学得比较深入的人,就会有这个想法;现在很多学禅宗的人也不知道这个想法了。我们再来说,一定要从佛的嘴生出来,不能从别的地方生出来吗?不是,也可以从别的地方生出来。说「佛口所生」是举这个状况里面,当中的一个状况。严格来讲,也不是从佛口生的,是从佛的心生出来的,是佛心所生。说更究竟一点、更正确一点、深一点的说法,就是佛的心生出来的;佛心可以分出一个分身,分出来的一个心,那就说是祂生出来的。我们的心不是也会生出心吗?就这样子生出来了,这就是佛心所生。

  「尔时,佛告舍利弗:『止!止!不须复说。若说是事,一切世间诸天及人皆当惊疑。』」这个时候佛就告诉舍利弗:「停!停!停下来!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如果我说这个事情的话,一切世间的天和人都会吓到的。」「舍利弗重白佛言:」舍利弗不死心,叫他不要说他更要说啦。「世尊!惟愿说之!惟愿说之!所以者何?是会无数百千万亿阿僧祇众生,曾见诸佛,诸根猛利,智慧明了,闻佛所说则能敬信。」他说:「希望佛您要说,您要说啊!为什么呢?因为参加这一次法会的,这些无量的众生,他们以前就见过佛,他们的根器也很好,智慧也明白。听到佛说的,不管您说什么吓人的话,我们都能够相信。」

  「尔时,舍利弗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舍利弗又说了偈子:「法王无上尊,惟说愿勿虑,是会无量众,有能敬信者。」您不要担心,我们这里有人会相信,不会害怕的。「佛复止舍利弗:『若说是事,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皆当惊疑;增上慢比丘将坠于大坑。』」这个时候佛又要阻止舍利弗。祂说:「不要问这个事情了,说这些事情,一切世间的天、人、阿修罗,听了以后都会吓到的,会惊疑的。而且增上慢比丘,有傲慢心的比丘,就会掉到大坑洞里面。」「尔时,世尊重说偈言:『止止不须说,我法妙难思,诸增上慢者,闻必不敬信。』」祂说,有增上慢的比丘听了以后,一定不相信、一定怀疑的,这样会造业,会得到恶报的,所以我还是不要说比较好。

  「尔时,舍利弗重白佛言:『世尊!惟愿说之!惟愿说之!今此会中,如我等比,百千万亿,世世已曾从佛受化,如此人等必能敬信,长夜安隐,多所饶益。』」舍利弗又说:「我们这些比丘,已经跟您学了很久了,一定会相信您说的,不会怀疑的。」「尔时,舍利弗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无上两足尊,愿说第一法,我为佛长子,惟垂分别说,是会无量众,能敬信此法,佛已曾世世,教化如是等,皆一心合掌,欲听受佛语。我等千二百,及余求佛者,愿为此众故,惟垂分别说,是等闻此法,则生大欢喜。』」他说:「我们听了会欢喜的,您不要担心。」

  「尔时,世尊告舍利弗:『汝已殷勤三请,岂得不说?汝今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分别解说。』」好,你已经请了三次,那我就不得不说了。「说此语时,」说这个话的时候,「会中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五千人等,即从座起,礼佛而退。所以者何?此辈罪根深重及增上慢:未得谓得、未证谓证,有如此失,是以不住。世尊默然而不制止。」刚刚一句话:「好,我为你说,你已经请三次了,那我就说吧。」这话一说完,那里面就有五千个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等,四众,就从座位上起来;就这样起来,合掌行礼就走了,就这样子。佛也没有去制止说:「你们留下来,不要走。」没有;也没有别人说:「你们干什么?做什么?」「我们要上厕所。」也没有这些话,都没有,要走就走了。如果有人问的话,可能他们就会说:「我们要尿遁。」而离开。这里祂说:「为什么会这样呢?这些人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这些人,他们的罪孽深重,又有增上慢。他们,实际上没有得果位,却自以为已经得了;实际上没有证,他们自以为证了,所以才会这样。」我想这几句话,应该是后面的人加上去的补充,说明为什么他们会走,就把它先放在这里了。实际的状况,应该是他们走了,佛也没有这段话,佛就漠然,就让他们走,走了以后才开始说法。

  他们走了以后,「尔时,佛告舍利弗:『我今此众,无复枝叶,纯有真实。舍利弗!如是增上慢人,退亦佳矣!汝今善听,当为汝说。」佛接下来说什么呢?「我今此众」也就是留下来没有走的,「无复枝叶」就没有杂枝杂叶了,枝枝节节的事情没有了,「纯有真实」留下来的是纯净、真实的。那些要离开的,他们是增上慢人,「退亦佳矣」,他们退了才是好事。「汝今善听,当为汝说。」现在我就讲给你们听。所以就有后面,以下的这个《妙法莲华经》。

  这一段,我想我们要了解一下。这五千比丘如果没有退,如果他们想要退,舍利弗说:「佛要讲大法了,你们怎么还要走?留下来不要走。」就把他们留下来了,会发生什么事?后面讲出来的经文就不是现在的《法华经》了,一定不是。因为佛要说法的时候,祂一定是要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懂。那么,什么东西大家都会懂呢?这五千比丘都可以听懂的,大家才会懂嘛。如果祂讲的是五千比丘以外的人都懂的,可是这五千比丘听不懂,那祂就不会讲。祂一定会把它讲到,就是这五千比丘也会听懂了。祂一定是这样做的。

  所以这一个《法华经》,就不会是现在我们读到的这个状况、这种样子的《法华经》。以我来猜测的话,那个说法的层次,就会比现在这个层次低,是那五千比丘都可以听懂的经典。所以祂就说:「啊,他们离开了也好。」这样祂才可以讲出现在这个层次的《法华经》。我甚至还要说,这一场会里面,如果再退一万个,剩下更少一点,那讲的会更精彩。

  所以说,祂是随机变动的,祂讲出来的东西,至少在当时一定是最适合的,对在场的都适合,这是必然的事情。所以你们要问一些深的、好的东西,人愈少就愈精彩,就愈适合你个人。如果你只有一个人问,讲的就是适合你的。如果还有旁的人听,祂都要顾虑到的,让旁人听了以后也不至于产生误会。祂的话就要调到那种样子,对你来讲就不是那么精准,不是那么精准适合。

  所以当他们要离开的时候,佛是漠然不制止的,意思就是尊重他们的选择;对他们的选择是尊重的,不要勉强。这样子不制止,这个就叫随顺因缘。那么什么样子的事情就是不随顺因缘?「唉哟!你们这样一走,我们人数就减少,就不热闹了,这个盛会就失色了。啊呀,不要走,留下来啦!」如果有人干这样子的事情,那个就叫不随顺因缘。如果佛制止:「你不要离开,我要讲大法了,你们跑了干什么?」这个佛也不随顺因缘。佛现在的作法,祂这样做就叫随顺因缘。

  「舍利弗言:『唯然!世尊!愿乐欲闻。』佛告舍利弗:『如是妙法,诸佛如来时乃说之,如优昙钵华时一现耳。舍利弗!汝等当信佛之所说,言不虚妄。舍利弗!诸佛随宜说法,意趣难解。所以者何?我以无数方便,种种因缘,譬喻言辞,演说诸法,是法非思量分别之所能解,唯有诸佛乃能知之。所以者何?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舍利弗!云何名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诸佛世尊欲令众生开佛知见,使得清净故,出现于世;欲示众生佛之知见故,出现于世;欲令众生悟佛知见故,出现于世;欲令众生入佛知见道故,出现于世。舍利弗!是为诸佛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

  祂说,这样子的法,都是在时机成熟的时候才说一下,时机没到是不会说的。就好像昙花,并非经常开放,昙花就是这样子,开一下就谢了,大概开个十多分钟,其他的花都可以开很久,可是昙花不是,昙花怒放,开得非常美,哇!好美,但是大概十多分钟就谢了。现在要说的这个法,就好像昙花一现这样子。为什么佛讲的这些会让人很难懂呢?因为祂不是思量、分别心说的,祂是以无思量、无分别的心说的,祂随机随缘而说,以种种方便、各种譬喻演说佛法;所以一般的人,以思量分别心就不容易了解,只有佛才能明白。

  佛为什么要说这样子的法呢?佛是因为一个大事因缘而出现。什么是一大事因缘?就是为了来度众生。欲令众生,第一个,「开佛知见,使得清净故,出现于世」;就是要让众生开佛知见。然后第二个「欲示众生佛之知见」,就是一个是开,一个是示;再来呢,欲令众生悟佛知见,而出现于世。再一个呢,欲令众生入佛知见道,而出现于世。这个就是最有名的,《法华经》里面的「开示悟入」。是为了欲令众生能够开佛知见、为众生示佛知见、为众生悟佛知见、为了使众生可以入佛知见,而出现于世。这就是所谓的一大事因缘。所以,也没有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度众生,就是为了度众生成佛。用另外更简单的话,就是为了这个,没有别的事。

  「佛告舍利弗:『诸佛如来但教化菩萨,诸有所作常为一事,唯以佛之知见示悟众生。舍利弗!如来但以一佛乘故,为众生说法,无有余乘,若二、若三。舍利弗!一切十方诸佛,法亦如是。』」祂告诉舍利弗,诸佛如来就是为了教化菩萨,所作所为就是为了一件事情,教化菩萨成佛;为了把佛的知见示悟众生,就是表现给众生看,让众生能悟佛的知见是什么。所以如来都是教一乘法,就只有佛乘。因为祂为了显示佛的知见给众生,让众生能够开佛知见、示佛知见、悟佛知见、入佛知见,开示悟入。悟什么佛的知见呀?没有别的,就让你了解佛是什么,让你懂得佛是什么,也希望你成佛,就做这件事情。所以祂讲的就是佛乘,为众生说法只有一乘,只有佛乘没有其他乘。没有什么二乘、三乘,没有辟支佛乘、没有罗汉、声闻乘,没有这些的。而且不只祂这样,其他十方诸佛都是这样子的。

  「舍利弗!过去诸佛以无量无数方便、种种因缘、譬喻、言辞,而为众生演说诸法,是法皆为一佛乘故。」祂虽然说了各式各样的佛法,那都是一佛乘,没有别的。「是诸众生从诸佛闻法,究竟皆得一切种智。舍利弗!未来诸佛当出于世,亦以无量无数方便、种种因缘、譬喻言辞,而为众生演说诸法,是法皆为一佛乘故。是诸众生从佛闻法,究竟皆得一切种智。」未来佛还是这么做的。「舍利弗!现在十方无量百千万亿佛土中,诸佛世尊,多所饶益、安乐众生,是诸佛亦以无量无数方便、种种因缘、譬喻言辞,而为众生演说诸法,是法皆为一佛乘故。」所以都是一个,只有佛乘。

  「是诸众生从佛闻法,究竟皆得一切种智。舍利弗!是诸佛但教化菩萨,欲以佛之知见示众生故;」就是想把佛的知见展示给众生知道,「欲以佛之知见悟众生故;欲令众生入佛之知见故。」就是开示悟入。「舍利弗!我今亦复如是,」我也是这样。「知诸众生有种种欲,深心所著,随其本性,以种种因缘、譬喻、言辞方便力,而为说法。」因为众生有各式各样的欲着,所以我因应他们的各种变化、各种不同,做了各式各样的调整的说法。但是不管怎么调整、怎么变,都是一乘佛。

  「舍利弗!十方世界中,尚无二乘,何况有三?」在十方世界里面,哪有二乘?只有一乘,当然不可能还有三乘,二都没有。「舍利弗!诸佛出于五浊恶世,所谓劫浊、烦恼浊、众生浊、见浊、命浊。如是,舍利弗!劫浊乱时,众生垢重,悭贪嫉妒,成就诸不善根故;诸佛以方便力,于一佛乘分别说三。」因为在这五浊恶世里面,众生的心污垢很重,又吝啬、又贪、又嫉妒,成就了很多不善的果报。诸佛以祂的方便力,因应这样子的状况,就把一乘佛法说成三乘;是因应这个变化而说成三乘的。

  「舍利弗,若我弟子自谓阿罗汉、辟支佛者,不闻不知诸佛如来但教化菩萨事。此非佛弟子,非阿罗汉,非辟支佛。」如果我的弟子里面,有人认为自己是阿罗汉、是辟支佛,却没有听过、也不知道诸佛如来要教化菩萨,就算祂教了辟支佛乘和声闻乘,那也是只一佛乘;如果他们不懂这一件事情,他就不是佛的弟子,就不是阿罗汉,就不是辟支佛。

  「又,舍利弗!是诸比丘、比丘尼自谓已得阿罗汉,是最后身究竟涅盘,便不复志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当知此辈皆是增上慢人。」这里讲的很重哦,如果有比丘、比丘尼,自己认为自己已经得到阿罗汉果,四果罗汉,已经得到最后的究竟涅盘了,他不想要再进一步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当知此辈皆是增上慢人」所谓增上慢人,指的就是已经得到阿罗汉果、得到了辟支佛果,但是不想再进一步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也就是不想要再求菩提心;那么这些都是增上慢人,因为他已经自满了。换句话说,所谓增上慢人,就是已经自满了、满足了,不想要求菩提心的人。

  「所以者何?若有比丘实得阿罗汉,若不信此法,无有是处;」为什么会这样呢?他如果真的得到阿罗汉,又不相信只有一佛乘法,罗汉法、辟支佛乘都是方便法,那是不可能的。这样就满足了,不相信只有一佛乘法这样的事情,那就不是了,就无有是处。「除佛灭度后,现前无佛。」除非佛灭度了,眼前没有佛了。「所以者何?佛灭度后,如是等经受持读诵解义者,是人难得;」如果佛灭度以后,这个《法华经》还有人能够受持,还能够了解这个经,这个人就很难得了。「若遇余佛,于此法中,便得决了。」这样的人,当他遇到佛的时候,他就得到解答、得到解脱了。「舍利弗!汝等当一心信解,受持佛语,诸佛如来言无虚妄,无有余乘,唯一佛乘。」你要相信佛说的,只有佛乘没有其他乘。那五千比丘,认为罗汉乘就够了,辟支佛乘就够了,就称为增上慢人。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这个偈子满长的,我先读一段,需要解的地方,我就会停下来解;不需要解的就念过去。「比丘比丘尼,有怀增上慢,优婆塞我慢,优婆夷不信,如是四众等,其数有五千,不自见其过,于戒有缺漏,护惜其瑕疵,是小智已出,众中之糟糠,佛威德故去,斯人鲜福德,不堪受是法,此众无枝叶,唯有诸真实,舍利弗善听,」这些增上慢的人,他们自己看不到自己的缺陷;他会有这样子的反应,其实是在保护他的瑕疵,保护自己的缺陷。这些小智者已经离开了,他们是大众中的糟糠;因为佛的威德的关系,他们自动离开了。他们福德比较少,所以还不能够接受这一个《法华经》的大法。这些留下来的人,枝枝节节的部分已经没有了,只有比较纯粹、真实的部分,舍利弗你们就好好的听。

  「诸佛所得法,无量方便力,而为众生说。众生心所念,种种所行道,若干诸欲性,先世善恶业,佛悉知是已,以诸缘譬喻,言辞方便力,令一切欢喜。或说修多罗,伽陀及本事,本生未曾有,亦说于因缘,譬喻并祇夜,优波提舍经,」你们的各种欲性、或者是善恶的业,这些佛都知道。所以佛会用种种的譬喻、言词的方法,说得让你们欢喜。「或说修多罗」就是智慧,「伽陀」就是佛陀,「及本事」祂一生的经过;「本生未曾有」还有祂的本生,以及未曾有种种法、《未曾有经》这种。「亦说于因缘」祂也会解说各种因缘,「譬喻并祇夜」祇夜就是思维,「优波提舍经」就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就会教这些。

  「钝根乐小法,贪着于生死,于诸无量佛,不行深妙道,众苦所恼乱,为是说涅盘,」那么一些钝根的、喜欢小法,又贪着于生死,对生死问题很在意、很苦恼的;「于诸无量佛,不行深妙道」他不学那些深奥的东西,「众苦所恼乱」又被很多苦恼所困惑;对这样的众生,我就说涅盘法。所以大家听到涅盘法,都以为好深、好高;不高嘛,就是为这些苦恼的、乐小、贪生怕死的这些众生,讲这个涅盘法的。「我说是方便,令得入佛慧,未曾说汝等,当得成佛道。」我先说了这样的方便法;遇到这样子的众生,就只好这么说,先教涅盘法,然后让他进入佛智慧。我还没有说他们会得佛道。「所以未曾说,说时未至故,」像《法华经》,为什么以前都没有说?你们说以前都没听过,因为说的时间还不到啊。「今正是其时,决定说大乘,我此九部法,随顺众生说。入大乘为本,以故说是经,有佛子心净,柔软亦利根,无量诸佛所,而行深妙道,为此诸佛子,说是大乘经。我记如是人,来世成佛道,」只要是大乘弟子都会成佛道的。

  「以深心念佛,修持净戒故,此等闻得佛,大喜充遍身,佛知彼心行,故为说大乘。声闻若菩萨,闻我所说法,乃至于一偈,皆成佛无疑,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除佛方便说,但以假名字,引导于众生,说佛智慧故,诸佛出于世,唯此一事实,余二则非真,」佛没有别的目的,就是为了度众生。祂也会很方便的迁就你的状况,说各种不同的法、不同的事,这都是方便法。祂主要的目的就只有一件事情,为了度众生成佛,没有第二件;如果还有第二件的话,那都是假的。

  「终不以小乘,济度于众生,佛自住大乘,如其所得法,定慧力庄严,以此度众生,自证无上道,大乘平等法,若以小乘化,乃至于一人,我则堕悭贪,此事为不可,」祂教你小法的话,是祂的堕落、祂有罪的。除非是方便,你就是需要这个,别的还听不进去,祂迁就你;如果不是这样,祂不会做的。祂只要对一个人这样做,祂是会受罚的,祂会堕的。「若人信归佛,如来不欺诳,亦无贪嫉意,断诸法中恶,故佛于十方,而独无所畏,我以相严身,光明照世间,无量众所尊,为说实相印。」这才是真相。你看,佛度众生,度了那么四十九年,到最后的时候才说出真相;之前没说,就是因为时间没有到啦。

  「舍利弗当知,我本立誓愿,欲令一切众,如我等无异,如我昔所愿,今者已满足,化一切众生,皆令入佛道。若我遇众生,尽教以佛道,无智者错乱,迷惑不受教。我知此众生,未曾修善本,坚着于五欲,痴爱故生恼,以诸欲因缘,坠堕三恶道,轮回六趣中,备受诸苦毒,受胎之微形,世世常增长,薄德少福人,众苦所逼迫,入邪见稠林,若有若无等,依止此诸见,具足六十二,深着虚妄法,坚受不可舍,我慢自矜高,谄曲心不实,于千万亿劫,不闻佛名字,亦不闻正法,如是人难度,是故舍利弗,我为设方便,说诸尽苦道,示之以涅盘。」

  在这一个世界里面,就有这么多众生,在六道中轮回受苦,他们心里面都装了很多错误的见解,他们依照这些错误的见解,就「具足六十二」,六十二是什么?就是在相中变魔术,好的说成坏的、死的说成活的,活的说成死的,这样变来变去。不只是说而已,很多事情,假的做成真的,真的做成假的,变来变去。「深着虚妄法」就在这个虚妄的这个法里面,就陷进去了。自己又自以为高明,心都很曲折,这样的话,就千万亿劫都听不到佛的名字,也听不到正法。这样的人很难度。祂说,为了要度这样的人,我就说这世间很苦,就告诉他要去涅盘,所以涅盘法是这么来的。

  「我虽说涅盘,是亦非真灭,」并不是真正没有了,不是,「诸法从本来,常自寂灭相,佛子行道已,来世得作佛。我有方便力,开示三乘法,一切诸世尊,皆说一乘道。今此诸大众,皆应除疑惑,诸佛语无异,唯一无二乘。过去无数劫,无量灭度佛,百千万亿种,其数不可量,如是诸世尊,种种缘譬喻,无数方便力,演说诸法相,是诸世尊等,皆说一乘法,化无量众生,令入于佛道。又诸大圣主,知一切世间,天人群生类,深心之所欲,更以异方便,助显第一义,若有众生类,值诸过去佛,若闻法布施,或持戒忍辱,精进禅智等,种种修福慧,如是诸人等,皆已成佛道。」这样的人就已经成佛道了。「诸佛灭度已,若人善软心,如是诸众生,皆已成佛道。」佛灭度以后,有心很善、很软的众生,他已经成佛了,他是佛再来。「诸佛灭度已,供养舍利者,起万亿种塔,金银及玻璃,砗磲与玛瑙,玫瑰琉璃珠,清净广严饰,庄校于诸塔,或有起石庙,栴檀及沈水,木蜜并余材,砖瓦泥土等,若于旷野中,积土成佛庙,乃至童子戏,聚沙为佛塔,如是诸人等,皆已成佛道。」好,到这个地方要说明一下。

  以上这里说,像一个小孩子在那里玩,在沙滩上堆一个塔出来,说这个是佛塔,这些小孩子就都成佛了。这是什么意思?并不是所有的小孩子,只要这么搞一下,他就已经是佛了,不是。而是这个小孩子祂本来就是佛,祂现在再来;祂做什么事都是佛做的。那有没有这样子的小孩子?有,很多。祂是告诉你,祂是小孩子、祂也是佛。你不要以为,小孩子就不是佛,祂是佛再来的,祂本来就是佛,祂现在再入胎来做众生,祂在玩小孩子的游戏,无论祂在搞什么,都算是佛做的事。

  「若人为佛故,建立诸形像,刻雕成众相,皆已成佛道。」有些雕刻师,祂是佛,所以祂雕的那些佛像都是佛。但是也有雕刻师,他雕出来的是佛像这东西,但是他不是佛。那谁会知道?佛就会知道。就算你是小孩子在那里堆沙,祂都知道。为什么,祂会读得出来,是这个意思。「皆已成佛道」指的是这些。「或以七宝成,鋀石赤白铜,白镴及铅锡,铁木及与泥,或以胶漆布,严饰作佛像,如是诸人等,皆已成佛道。」这样子里面,有些人祂本来就是佛,祂在做这些佛事。「彩画作佛像,百福庄严相,自作若使人,皆已成佛道,乃至童子戏,若草木及笔,或以指爪甲,而画作佛像,如是诸人等,渐渐积功德,具足大悲心,皆已成佛道。」你就是拿一个指甲在那里画画,画一些佛的画像也都成佛了。

  「但化诸菩萨,度脱无量众,若人于塔庙,宝像及画像,以华香幡盖,敬心而供养,若使人作乐,击鼓吹角贝,箫笛琴箜篌,琵琶铙铜钹,如是众妙音,尽持以供养,或以欢喜心,歌呗颂佛德,乃至一小音,皆已成佛道。」就这样子做就成了。「若人散乱心,乃至以一华,供养于画像,渐见无数佛,或有人礼拜,或复但合掌,乃至举一手,或复小低头,以此供养像,渐见无量佛,自成无上道。」这样也成佛了。「广度无数众,入无余涅盘,如薪尽火灭,若人散乱心,」散乱心喔,还没有清净心,还是散乱心哦,「入于塔庙中,一称南无佛,皆已成佛道。」就南无阿弥陀佛就成了。

  「于诸过去佛,在世或灭后,若有闻是法,皆已成佛道,未来诸世尊,其数无有量,是诸如来等,亦方便说法,一切诸如来,以无量方便,度脱诸众生,入佛无漏智,若有闻法者,无一不成佛。」全部都成。「诸佛本誓愿,我所行佛道,普欲令众生,亦同得此道。未来世诸佛,虽说百千亿,无数诸法门,其实为一乘。诸佛两足尊,知法常无性,佛种从缘起,是故说一乘。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于道场知已,导师方便说,天人所供养,现在十方佛,其数如恒沙,出现于世间。安隐众生故,亦说如是法,知第一寂灭,以方便力故,虽示种种道,其实为佛乘,知众生诸行,深心之所念。过去所习业,欲性精进力,及诸根利钝,以种种因缘,譬喻亦言辞,随应方便说,今我亦如是,安隐众生故,以种种法门,宣示于佛道,我以智慧力,知众生性欲,方便说诸法,皆令得欢喜。舍利弗当知,我以佛眼观,见六道众生,贫穷无福慧,入生死险道,相续苦不断,深着于五欲,如牦牛爱尾,以贪爱自弊,盲瞑无所见,不求大势佛,及与断苦法,深入诸邪见,以苦欲舍苦,为是众生故,而起大悲心,我始坐道场,观树亦经行,于三七日中,思惟如是事,我所得智慧,微妙最第一,众生诸根钝,着乐痴所盲,如斯之等类,云何而可度。」祂是说,祂刚刚成道的那个时候,祂发现这些众生都很难度,不晓得怎么度他们。

  「尔时,诸梵王及诸天帝释,护世四天王及大自在天,并余诸天众眷属百千万

  恭敬合掌,礼请我转法轮。我即自思惟,若但赞佛乘,众生没在苦,不能信是法,破法不信故,坠于三恶道,我宁不说法,疾入于涅盘。寻念过去佛,所行方便力,我今所得道,亦应说三乘。作是思惟时,十方佛皆现,梵音慰喻我,善哉释迦文,」释迦文佛,祂不是武佛祂是文佛。「第一之导师,得是无上法,随诸一切佛,而用方便力,我等亦皆得,最妙第一法,为诸众生类,分别说三乘,」是因为这样才变成有三乘法的。「少智乐小法,不自信作佛,」不敢相信自己能作佛的,「是故以方便,分别说诸果。虽复说三乘,但为教菩萨,舍利弗当知,我闻圣师子,深净微妙音,喜称南无佛,复作如是念,我出浊恶世,如诸佛所说,我亦随顺行。思惟是事已,即趋波罗奈,」祂考虑到这样,就进入波罗奈。波罗奈是什么?我们知道有波罗密、是代表到彼岸的智慧。波罗奈是什么呢?也是智慧,波罗密这样子的智慧比较抽象,是不具相的。波罗奈这样子的智慧是具相的,所以很好用。但是也是智慧,像波罗密一样是智慧,但是祂可以具相,可以在相里面变大变小,变多又变大,可以这样子变化的,这就是波罗奈。所以祂就进入波罗奈,不是进入波罗密。进入波罗密就没有办法入世间,做那么多事情了。

  「诸法寂灭相,不可以言宣,以方便力故,为五比丘说,是名转法轮。」祂能够转法轮,是入到这个世间来转法轮,是因为入了波罗奈,「便有涅盘音,及以阿罗汉,法僧差别名,从久远劫来,赞是涅盘法,生死苦永尽,我常如是说。舍利弗!当知我见佛子等,志求佛道者,无量千万亿,咸以恭敬心,皆来至佛所。曾从诸佛闻,便所说法?我即作是念,如来所以出,为说佛慧故,今正是其时,」所以祂就说明了,祂在菩提树下成道时,本来就想去涅盘算了,后来转念,还愿意来度众生。但是发现这里的众生很难度、麻烦多,所以才变出涅盘法、三乘法,来迁就这里的状况。现在时候到了,我要把我最原始的本愿,讲佛乘的这个心愿要说了,这就是《法华经》。

  「舍利弗!当知钝根小智人,着相憍慢者,不能信是法。今我喜无畏,于诸菩萨中,正直舍方便,但说无上道。」现在祂就把方便法舍掉了,前面说三乘就是为了方便才说的,现在因为有你们这些大菩萨来了,正好可以把这个方便法把它丢掉,就只说无上法了。「菩萨闻是法,疑网皆已除,千二百罗汉,悉亦当作佛。」都要做佛,不做罗汉了。

  「如三世诸佛,说法之仪式,我今亦如是,说无分别法。诸佛兴出世,悬远值遇难,正使出于世,说是法复难,无量无数劫,闻是法亦难,能听是法者,斯人亦复难。譬如优昙花,一切皆爱乐,天人所稀有,时时乃一出,闻法欢喜赞,乃至发一言,则为已供养,一切三世佛,是人甚稀有,过于优昙花。汝等勿有疑,我为诸法王,普告诸大众,但以一乘道,教化诸菩萨,无声闻弟子,汝等舍利弗,声闻及菩萨,当知是妙法,诸佛之秘要,以五浊恶世,但乐着诸欲,如是等众生,终不求佛道,当来世恶人,闻佛说一乘,迷惑不信受,破法堕恶道,有惭愧清净,志求佛道者,当为如是等,广赞一乘道。舍利弗!当知诸佛法如是,以万亿方便,随宜而说法。其不习学者,不能晓了此。汝等既已知,诸佛世之师,随宜方便事,无复诸疑惑,心生大欢喜,自知当作佛。」

  好,到这里念完了。释迦佛吐露祂最后的心声,是要等到时机成熟才吐露的,时机不到祂还没有吐露。这一段,祂就把祂在世间成佛,度众生的这一个历程揭露了,最后的底牌揭露了。所以要听到这样子的大法,是不容易的;平常听到的,都是什么罗汉乘的法、辟支佛的法、涅盘法,喔,原来那些法都是铺路的,为迁就众生的方便法,真正的根本法是这个。但是我可以跟大家说,真正的法还有比这个更深的。好,我们就念到这里,大家有问题可以发问。

  【现场问答】

  问:佛口生佛子,佛心含摄众生心,灵体如何决定投生何处?

  答:灵体他自己可以决定的,他会依他自己所形成的因缘而定,依所有的因缘而定的。

  问:不孕的众生是何故?业障不净阻碍故吗?

  答:不一定的,因为很多生出来并不是佛子。我们讲佛口所生,生出来是佛子,那你这个不孕,到底是指生出来的是佛子?还是不是佛子也算?如果连不是佛子也算的话,为什么有的人不生?这个就是没有儿女的因缘,那人家就不来投生,就没有投生的因缘,如果你想有子女而没有,那就可以称为有障碍。灵体如何决定投生何处,很多原因不一而足,当中有一种,就是那个妈妈在求,这个灵体跟他那个妈妈有缘,就会接收到她求的讯息,就来投胎了。

  问:请问佛子的定义是什么?是只有学佛的众生算是?或者一切众生都算是?

  答:不是,这里所定义的佛子,意思就是,祂的灵体就是佛来的,就是从佛世界来的。灵体的那个等级就是佛,然后来投胎到人世间,出生了。这样子的,我们就说祂是佛子。如果那个灵体不是从佛世界来的,从天、从菩萨、或者从别的地方来的,那就不称为佛子。佛子的定义是这个。不是佛子的,能不能够变成佛子?可以。修行自熏成种就是成佛子。

  《圆觉经》里讲三摩钵提怎么修,就是自熏成种。那个种,指的就是佛子,就是你努力去修,自己就把自己变成佛子。

  问:是否我们的觉性是从佛的心之所生?

  答:可以这么说,我们的觉性就可以说是佛心,就是佛心所生的。

  这边的觉性又有括号(自性),觉性跟自性有距离的,定义不一样。自性那个,是在觉性里面,画了一个boundary condition。那个boundary condition是自己,那个就叫做自性。就是边界条件,所以祂的范围比较小。

  好,回答完了,谢谢各位。

 
 
 
前五篇文章

梁乃崇:《法华经》讲座 三

梁乃崇:《法华经》讲座 四

梁乃崇:《法华经》讲座 五

梁乃崇:《法华经》讲座 六

梁乃崇:《法华经》讲座 七

 

后五篇文章

海涛法师弘法讲义-2008年:08-020修习深信业果

海涛法师弘法讲义-2008年:08-021业报与轮回

海涛法师弘法讲义-2008年:08-022忏悔除罪

海涛法师弘法讲义-2008年:08-023转经轮的力量

梁乃崇:《法华经》讲座 一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