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卢志丹:行善改苦命,好命是修来的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9:10:33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卢志丹:行善改苦命,好命是修来的

 

——摘自 卢志丹居士《快乐佛》

  《了凡四训》又名《命自我立》,是中国明朝袁了凡先生,结合了自己亲身的经历和毕生学问与修养,为了教育自己的子孙而作的家训,教诫他的儿子袁天启,认识命运的真相,明辨善恶的标准,改过迁善的方法,以及行善积德的种种效验。净土宗印光大师一生中对这此书极力提倡。据该书中记载:

   袁了凡在童年时代就死了父亲,因此,他的母亲叫他放弃求取功名的学业,去学习医学,学成后可以维持生活,还可以济世利人。

  有一天,袁了凡在慈云寺遇着一位老人,相貌非凡,留着长须,潇洒出尘。了凡恭敬地向他作礼。老人对袁了凡说:“你是官场中人,明年就要中秀才了,为什么不读书呢?”经交谈,了凡得知老人姓孔,云南人,得到邵康节的《皇极数》正传。老人用《皇极数》为袁了凡推算,对他过去的遭遇,就是连很小的事,也都推算出来了。

  孔先生给袁了凡推算:县考童生第十四名,府考第七十一名,提学考第九名。等到第二年去考试,三处的名次完全相符。

  孔先生再给袁了凡卜终身吉凶,说某年考第几名,某年当廪生,某年当贡生,贡后某年当选为四川的县长,在任三年半就应该告退回乡,在五十三岁八月十四日丑时,寿终在家里,可惜没有儿子。袁了凡把老人的话,详细地记录下来。

  这就激发了袁了凡求学的志愿,于是他就去私塾读书。从此以后,袁了凡凡遇着考试,名次先后,都不出孔先生所算定的。

  袁了凡因此更加相信人生的一切遭遇,都是由命注定的。而思想也就很安定,不作妄想追求名利了。出贡以后,到了北京,留京一年,一天到晚总是静坐,并不看书,己巳年南归,进南京国子监。在进国子监以前,袁了凡先去访问在栖霞山的云谷禅师,和他对坐三昼夜。

  禅师惊奇地问袁了凡:“凡夫所以不能成为圣人,只因为妄想缠绕。你坐了三天,不见你起一个妄想,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袁了凡答道:“我被孔先生算定,荣辱死生都有定数;即使有妄想,也是没有用处的。”

  禅师笑着说:“我以为你是豪杰,原来是个凡夫哩!”

  袁了凡问:“这是何意?”

  云谷禅师说:“人们不能达到无心的境界,就要被定数所束缚。普通平凡的人是有数的。大善的人,数就拘不了他;大恶的人,数也是拘他不定的。你二十年来被他算定,不曾转动一毫,岂不是凡夫吗?”

  袁了凡就问禅师:“那么,这个数能逃得了吗?”

  云谷禅师说:“诗书里所说的,这命是我们自己所造作的,福报也是我们自己求取得来的,确是很圣明的教训。我们佛教的经典里说:‘求功名的就得功名,求富贵的就得富贵,求男女的就得男女,求长寿的就得长寿。’要知道,妄语乃是释迦牟尼佛的大戒,诸佛和菩萨是不会拿虚妄的假话来欺骗人的。”

  袁了凡又问:“孟子说过:求则得之。这是一切都可以由我求得的。但我以为道德和仁义是可以努力去求取的,那功名富贵,怎么能够求得来呢?”

  云谷禅师说:“孟子的话没有错,是你自己错解了。你不知道,禅宗六祖惠能说过:‘一切的福田离不开自己的心,能从自己的心田去找它,是没有得不到感通的。’要知道,求不求在于自己,如果专诚去求,不但能得到道德和仁义,还可以得到功名和富贵呢。内外双得,那才算是有益的求。倘使不是认真地遵循正道去求,也就是说,不从心地上去求,不从积善去恶上去求,而徒然费尽精力向外追逐名利,那虽求之有道,不违犯法律道德,但所得的还是你业命中本来就有的。若是由于不顾一切,过分贪求,不合道理的事去做了,那就把心里本有的德性也失掉了,岂不是内外双失吗?所以是徒劳无益的。”

  禅师又问:“孔公算你终身怎么样?”袁了凡照实告诉了他。

  云谷禅师说:“你自己考虑应该登科第吗?应该有儿子吗?”

  袁了凡考虑了很久,回答道:

  “我想,我是都不应该得的。因为科第中人大抵都是有福相的。我生来福薄,又不能积功累德以培植增福;而且不耐剧烦,不能容纳别人,有时还显出自己的才智以凌盖别人;率意行事,轻易发言。像这样的作风都是薄福之相,怎么配得上得科第功名呢?污秽的土地里,容易滋长生物;而清澈的泉水里,往往没有鱼类。而我却是有好洁之癖的。这是不应有子的第一点。和气能生长万物,可是我却很容易发怒。这是我不应有子的第二点。和爱是生生不息的根本,残忍是不繁育的种因。我又爱惜自己的名节,不能舍己以救人。这是我不应有子的第三点。多言耗气,而我喜发议论,信口开河,这是我不应有子的第四点。喜欢喝酒,损伤精神,这是我不应有子的第五点。通宵长坐,不知道保养元气,这是我不应有子的第六点。仅就这几点,我是不应该有儿子的了。其他的过恶还多着呢,不能一一都举出来了。”

  云谷禅师说:“现在你既然知道自己过去的缺点,就应该把向来不合登科第、不合有子的作风,尽情改刷。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这是义理再生之身啊。商朝的贤君太甲说过:‘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孔先生算你不登科第,不生儿子,这是天作之孽(乃是自己前世所作的业报)是可以违反它、改造它的。你只要尽力去作善事,多积阴德,这是自己所作之福,哪里自己会得不到享受呢?《易经》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你难道不相信吗?”

  听了禅师的一番议论,袁了凡非常佩服,接受了他的教导。就把往日之罪,在佛前尽情发露忏悔,写了一篇疏文,先求登科,誓行三千件善事以赎罪。

  云谷禅师取出一本《功过格》给袁了凡,教他把所做的事,逐日登记起来,善则记数,恶就退除。还教袁了凡持诵《准提咒》,以期必验。云谷禅师还说:

  “凡祈祷立命,创立新的命运,都要从无思无虑处去感格。修身以等待之,那才是积德祈祷的正规行法。说到修,所有身口意的过恶,都应当把它除去;说到等待,是静候时机的自然成熟,不存一毫的非分侥幸、一毫预期的心理,直到无念无求。你不能做到无心的功夫,只要能持诵《准提咒》,不必计数,勿令间断——功夫持得纯熟,于持中不持,不持中持,到了念头空寂不动,那就灵验了。”

  袁了凡的号原叫学海,从这一天起就改号“了凡”。因明“了”立命的道理,不愿再落“凡”夫的窠臼了。从此以后,袁了凡一天到晚,都严格约束自己,一切心念行动就和以前不同了。从前只是悠悠地放任,此后时时战兢惕励;虽在暗室屋漏处,也恐怕得罪天地神鬼;遇到别人憎恨自己,或是毁谤自己,也能安然容受。

  到了次年礼部考科举,孔先生预算的袁了凡应该得第三,忽然考中第一。而秋闱考试袁了凡就中了举人。孔先生的话就不应验了。但是袁了凡并不自满,检讨自身,还是有许多的错误:或见善而行之不勇,或救人而心犹豫不决,或身勉强为善而口有过言,或醒时能操持而醉后便放逸。以过折功,日常虚度。经过十余年,这三千善行才算完成。

  完成以后,袁了凡又发起求子的愿,许愿行三千善事。果然,辛巳岁夫人生下儿子袁天启。袁天启后来中了进士,官至广东省高要县的县长。

  袁了凡每次行善事,就用笔记上。袁了凡的夫人不会写字,每做一件善事,就用鹅毛管印一个朱圈在日历本上面。或布施贫人,或买放生命,所做种种善事,有时一天多到十几圈。到了癸未年八月,三千之数已经圆满。

  癸未年九月十三日,袁了凡再发求中进士的愿,许行善事一万条。

  丙戌年登第,袁了凡被朝廷任命为宝坻县长。他备空格一册,名叫《治心篇》,放在案上,所行善恶事,就是非常微小的也要登记下来。

  袁了凡的夫人也非常贤惠,有一次,她为儿子裁制冬天的大袍子,想买棉絮做内里。了凡先生问:“家里有丝绵又轻又暖和,为什麽还买棉絮呢?”了凡夫人答:“丝绵较贵,棉絮便宜,我想将家里的丝绵拿去换棉絮,这样可以多裁几件棉袄,赠送给贫寒的人家过冬!”了凡先生听了非常高兴说:“你这样虔诚的布施,不怕我们孩子没有福报了!”

  一天,夫人见到他所做的善事不多,就皱着眉头说:“以前我在家里帮助做善事,所以三千之数得以完成。现在许下了一万善,可是衙门里无事可做,到什么时候才能完成呢?”

  袁了凡夜间就梦见一个神人,袁了凡告诉他善事难以完成的缘故。神人说:“只减粮一节,一万善事都已经圆满了。”

  原来宝坻的田,每亩应纳粮二分三厘七毫,袁了凡把它减至一分四厘七毫,使人民减轻了负担。虽然神人这样告诉袁了凡,但他自己的心里还有此疑惑。恰遇幻余禅师从五台山来,袁了凡便把这梦告诉他,并问这个梦可以相信吗?禅师说:“只要发心真切,那么,一件事就可以抵得上一万件的善事,何况全县减粮,万民受惠呢?”袁了凡就捐出俸银,请幻余在五台山斋僧一万人,代为回向。

  孔先生算定袁了凡五十三岁要死,了凡虽不曾祈祷求寿,这一年居然无恙。《周书》说:“天命无常,修德为要。”袁了凡认为这不是古人欺人的话。  

 
 
 
前五篇文章

海涛法师弘法讲义-2009年:善住秘密陀罗尼咒语持诵功

海涛法师弘法讲义-2009年:佛顶尊胜佛母修持法与功德

海涛法师弘法讲义-2009年:念诵尊胜别行法

海涛法师弘法讲义-2009年:《大菩萨藏正法经》辑要

海涛法师弘法讲义-2009年:《般若经》之利益众生法语

 

后五篇文章

卢志丹:世间力量最大的是什么

卢志丹:凡夫都要经受的八种大苦

卢志丹:禅,是真诚的生活

卢志丹:佛说:最便捷的成功途径

卢志丹:佛法就是快乐法,学佛就是学快乐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