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雪漠:“疯话”雪漠:是佛是魔?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9:22:15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雪漠:“疯话”雪漠:是佛是魔?

 

  近来,关于“雪漠”的报道很多,传言也多,误解更多。其中,不乏妖魔化者。或说雪漠是佛,或说雪漠是魔,其实都是扯淡。

  今日,咱自剖肚肠,自暴家私,自抖包袱,显大丑于天下:

  雪漠者,明白的平常人也。一脸平常相,一颗平常心;一副臭皮囊,酷似大猩猩;一支老秃笔,聊以绘苍生。生在平常人家,长于平常环境,少时家贫如洗,长大也曾困窘;现在有点闲钱,大多印了经文。虽然常躲暗处,却无半点鬼精。……唯一有点特异者,是印堂有颗朱砂痣,很像佛眉间白毫,而常为人称道。我却说假的假的,待得白骨成灰时,此物早已化为尘,若以此相见雪漠,便是世上大痴人。

  此人也,少智慧,多毛病,曾有不良嗜好,吸食旱烟如命。后因离不开烟,只好戒了。其理由,便是大丈夫不可依靠任何外物。――这外物,当然也包括了旱烟。

  幼年牧马,爱骑马驱驰。人说我经历苦难,其实咱快乐无忧。

  长大爱书,住处常成书窟。人说我耐得寂寞,其实咱享受清净。

  后写小说,初为实现理想,自然痛苦不堪;后为享受快乐,才有拙作多部。

  也曾走进宗教,拜师若干,其中不乏大师异人,多视我为好孩子。师尊传些妙消息,我却独自瞎寻思。盲修瞎炼二十多年,虽有些印呀证呀的说法,但我真的并无所得。初时之修,不为求福报,不为得大力,不为当佛陀,不为度众生,主要是为降伏自己的心,能远离贪婪,稍微明白一些。至今,一无大力,二无大能,无法征服世界,只将心调成了拉磨的乖驴,叫走就走,叫停就停;更似照物明镜,虽照天照地,却澄然寂静。但习气却老是冒泡,便难成高僧,只好当作家了。更时时露出鬼脸,冒些怪声,演些丑态,招些视线,因怕那搅天信息,埋了咱的“孩子”。

  以前也想当官,但因需要巴结,需要坐班。我怕应酬,只好拜拜了。再以前,见了美女,也知是好物件,更垂涎八丈,但无奈,人家是银幕上的人。生活中却乏红颜知己,不是我眼高,而是我离群索居,逾二十年,难见出色靓女,白驹过隙一眨眼,少年遂成白发人。至今无钱无权,皱纹掩青春,毛发遮玉容,人说像达摩,其实是夜叉,实在没个叫人喜欢的理由。再说,便是在早年,虽也遇些凉州女子,但她们多追求眼前实惠,张口便闻铜臭,毛孔渗出物欲。咱便想,浪费大好生命,追些粗浊肉体,实在是暴殄天物,只好澄心洁虑,安住在自家壳里了。前些时,有记者问:你定居凉州有遗憾吗?我答:有的。我被上帝流放了,触目所及,一片荒凉。正是因为有了渴盼,才塑造了几个好女人:如《大漠祭》的莹儿,如《白虎关》的月儿,如《猎原》中的豁子女人,如《西夏咒》中的雪羽儿,一个比一个美丽,令无数男子神往不已……嘿嘿,权当咱也做几回美梦吧。好在老婆倒还贤良,虽时不时河东狮吼,听来倒有天籁之韵,便大叹老天有眼。

  其实,在凉州,我连男性朋友也很少的,不过几人而已。每隔数月或半年,便能神聊一两个小时。此外,真没个说话的。不是我清高,而是我无趣之极,常聊些别人不懂的话题。三聊两聊,时不时便听到讥笑之声,只好做罢了。

  年幼时,便是个偏激的愤青。年长后,火气少了,心也懒了。而今心虽年轻,却须长发茂,一脸沧桑,宛若千岁老人。虽看破了许多东西,却没学会一些混世技法,以便充充老好人啥的,更不愿效法那些所谓的高僧,张口好好好,闭目装高深。我总是旗帜鲜明,一身明白。虽想难得糊涂,怎奈水清无鱼,只要跟那些智者高僧一比,便顿然露出马脚,显出作家嘴脸了。

  常听人说我神怪,并贴了许多标签,其实我很是平凡。每日里不过呆坐、看书、写作而己。便是那写作,也是懒到了极致。没人约稿,没人催逼,我总是懒得动笔。近日,《人民日报》张先生约稿,我屡写屡废,因有承诺,人家约一篇,倒成就了多篇,正好还了几位朋友的文债。我的所有文章,大抵如此,或自废,或人废,屡废屡写,便超过百万字了。要是没人催,没人废,我怕是连一字也不写的。我总是喜欢呆坐,自觉契入明空,外人看来,却分明发呆的老牛。好在若无外人,老婆便会狮吼,说是释迦若无经,还是佛吗?这理由十分了得,只好时不时伏案数月,终于成作家了。

  近年稍有虚名,更有粉丝若干,或有喜欢者,便以自家心中的需要塑造雪漠了。他们眼中的雪漠,或高,或大,或神,或鬼,更有举了尿布当旗帜舞者。但其实,雪漠只是雪漠,长不过五尺,重才逾百斤。身上有汗味,腹内无玄机。――日前,某记者一见雪漠,竟大呼:你也是人呀?她将雪漠视为信仰符号,不料他还有人的气息。――虽头大如斗,但多为毛发制造的假象。每当率性而为时,老婆儿子便会大吼:你是公众人物,要注意形象――瞧,他们竟也把我当名人了。其实,名与不名,我真的老是忘了。常常是不见我者,反倒敬仰。一见我后,大多轻视。他们仿佛遇到了牛蛙,听其声如闻大雷,观其相分明丑物。人们更愿意尊重那些装神弄鬼者,却不知世上所有的伪装,掩盖的,定然是不可告人的货色。

  当然,许多时候,别人的随便,也源于我自己的随便。某次,兰州遇一朋友,请我到他宿舍。夜里,我睡大床,他睡沙发。他半夜难眠,我坚持跟他换了。我蜗在三尺长的硬木沙发上,头脚皆像高射炮,直指天空,倒也能鼾声如雷。陈亦新知道后,说,爸,你咋能这样?叫人家轻视。我说,人家睡沙发失眠,我睡哪儿都成,换上一换,又有何妨?有时,也到农民家。他们常会问,有剩饭哩,吃不?我说吃,就吃上两碗剩饭,胃反倒更加舒坦。

  有叫我上师者,因为他们需要上师;有叫我老师者,因为他们认可雪漠;更有叫我大师者,因为他们希望我成为大师;还有将我跟香巴噶举粘一起者,是因为那文化需要我。――当然,我也想帮帮它。要知道,没个大嗓门吼,岁月的尘土一落,就可能埋了它。这世上虽有无数大嗓门,但大多靠吆喝赚钱,谁愿为那些快死的文化惹一身晦气?这时代,要是作家粘上佛气,连鬼都躲,何况势利的媒体。我有多次火暴的可能,都叫那佛气杀了。有好些记者,一见那硬贴在我身上的宗教标签,便逃之夭夭了。

  其实,我最怕的,也是那些外教徒内贼寇者,我躲他们,如躲轮回呢。当然最恨我者,也是他们。老见一些骗子装模作样当上师,拿我制订的标准一套,便顿时露出驴脚。他们当然恨死了雪漠。上回遇一靓女,总爱夸其上师,待得一看我文章中“双修”标准,便面红耳赤,信心大失。原来那“上师”装得了虚假外表,装不了实际内证,上阵如疯马,败退似乏驼,用咱的文章衡量,嘿,他明明是骗子呀。

  至于那“大师”“上师”之类的称呼,都跟我无关。人家想叫,无妨叫几声。便是有叫咱“驴子”者,我也会欣然应喏呢。只要人家开心,咱总会随缘成全,心却并不因此有啥变异。万相随缘去,最重是真心。毛驴尊为大师仍是毛驴,骏马披上羊皮也能奔驰。我只求内在能为,而抛却外部名相。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百鬼狰狞,上帝无言。我只想躲到一处没人的树荫下,读读好书,听听鸟鸣,看看星星,望望月亮,享受那份明白和舒坦。

  下面该说我写此文的缘由了:前日上网,见一群中,正谈雪漠,言语吓人,令我冷汗直冒。无奈间,只好抛却斯文,赤膊上阵了。――瞧这文章,也是别人逼的。

  我只想告诉诸位:雪漠不是大师,也不爱当上师,更不想叫人抬上供桌。我只想有几个朋友,男女皆可――因为女的愿意聆听,当然更受欢迎――一起喝喝茶,看看书,相视一笑,便知心知肺。这时,也不要心机,也不要智慧,更不要那些名呀利呀的好东西。

  你说,我只求这些,成不?

 
 
 
前五篇文章

雪漠:人类所有烦恼都源于分别心和执著

福建佛学院·学僧园地:生命的足旅(振铭)

雪漠:向内看,因爱实现超越

雪漠:真假信仰者的分水岭

雪漠:别让身体影响心灵的明白

 

后五篇文章

雪漠:我向往的智慧——《大手印实修心髓》跋

福建佛学院·学僧园地:行走在消逝中(昇皓师)

福建佛学院·学僧园地:不再言累

福建佛学院·学僧园地:浅浅接触 深深感触(智如)

福建佛学院·学僧园地:释子愿心(安悟)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