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元代藏传佛教教育家萨班和八思巴(王岚)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9:48:59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元代藏传佛教教育家萨班和八思巴(王岚)

 

  《西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7年第1期

  藏传佛教萨迦派著名的四世祖政教领袖萨班·衮噶坚赞, 生于宋孝宗淳熙九年(1182年) , 原名贝丹敦珠。幼年时随扎巴坚赞尊者学习萨迦派先祖所传口教精华的显密要旨。后来从克什米尔班钦学习《金刚歌》, 向宿敦·多吉郊学习《弥勒法》等经传类, 向玛甲·绛尊及粗敦、迅僧学习《量论》, 向敦巴·旺秋僧格学习各派宗见, 向季沃勒巴·降曲畏学习各种不同教授。在23 岁时, 又向班钦及其僧迦室利、苏占有达室利、达那尸罗等学习《声明》、《量论》等大五明(即声明、内明、工巧明、医方明) , 学诗学、词藻等小五明(即诗明、词明、韵明、戏曲明、历算明) ①, 因而萨班晓达经典, 皈信佛法, 美声令誉遍于大地, 史称班智达(著名学者)。

  八思巴, 全名为昆·八思巴·洛卓坚赞贝桑波。《元史》和《新元史》的《释老传》、《大藏经·佛祖历代通载·拨思发行状》以及五世达赖的《萨迦世系》等, 均称其生于元太宗11 年(公元1239 年) , 而萨迦系珍藏的《八思巴总传》则称其生于藏历木羊年(公元1235 年) 3 月6 日, 他从小跟伯父、萨迦派第四祖师萨迦班智达学习, 他非常聪颖, 勤奋好学, 博览群书, 很快精通大、小五明, 人们尊称他为“八思巴”即“神童”。《元史·释老传》亦称: “国人号之圣童”。萨班圆寂后, 八思巴是萨迦派五祖。

  萨班和八思巴是两位政治家, 他们真正结束了吐蕃的封建割据局面, 把一个贫瘠、落后、弱小的吐蕃, 置于富裕、先进、强大的元帝国之中, 西藏地方完全直属于中央统辖,西藏已全部成为元代的领土, 为祖国的统一和各民族的团结立下了不朽的功绩。

  萨班和八思巴也是两位杰出的佛学教育家。萨班的教育思想和治学方法在《萨迦格言》中闪耀着智慧的火花, 他对治学的意义、目的、态度、方法、尊敬师长、尊重知识都有明确的论述;八思巴对语言学教育、佛学教育和道德教育也有显著成就。

  一、论治学的意义

  萨班认为: 知识是智者的宝库, 精通一门学科就能光照人间。他在《萨迦格言》中写到:

  “智者学习一切知识, 精通一门光照人间;缺德之人见识虽广, 莫过星星暗光一点。”

  他还强调学习不是为了装门面, 它的重要意义在于培养良好的思想品德。他说:“种姓高贵体貌端庄, 没有学问与众无异;孔雀羽毛虽然美丽, 哪能配作珍贵装饰。”

  二、论治学的目的

  萨班认为, 治学的目的是专门利人, 亦为自己的成长, 吸取知识营养, 锻炼高尚道德,将自己锻炼成为学者。他写到:

  “治学利人利己, 这是学者标志;效法歪门邪道, 就成败家之子。”

  在《帝师殿碑》的碑文中, 记载了八思巴的治学目的在于修德弘道, 碑文称:

  “(治学的目的) 乃孜孜于道, 循循诱物, 惟恐德之不修, 道之不弘, 未尝以多能自圣而有满盈之色。”

  三、论治学的态度

  萨班提倡的治学态度是: 学习的自觉性、主动性。他说:

  “经常喊叫催迫, 牲畜也会晓得;不被叮咛督促, 自觉才是智者。”

  刻苦学习, 一丝不苟。他说:

  “求学就得刻苦努力, 不下功夫不成学者;贪图眼前安乐之辈, 无法得到长远福泽。”

  虚心学习, 不耻下问。他说:

  “格言即使出自小孩, 学者也要全部学来;虽然是野兽的肚脐, 也要从那儿把麝香割取。”

  任劳任怨, 持之以恒。他说:

  “经常从长远着眼, 谨慎而任劳任怨,勤奋并持之以恒, 是奴隶也可做官。”

  他还提倡严于责己, 谦虚上进。他说:

  “知识浮浅爱逞能, 学问深时意气平;小溪经常哗哗响, 大海无风不作声。”

  八思巴对治学的态度论述和主张也是十分严谨的, 他主张博学无厌, 不耻下问, 孜孜不倦, 亦在《帝师殿碑》中深刻地表达出来。碑文刻着“夫敏者怠于博学, 贵者耻于下问, 才高而位贵, 则矜己而骄物, 此人之恒也。”又写着“人有一法, 不远千里而求之, 虽之谅,佼佼之庸, 苟有可取, 无遗焉;负绝世之材, 材莫大焉;处帝师之任, 位莫重焉。”

  四、论治学的方法

  萨班提倡学习要多动脑筋, 刻苦钻研, 独立思考, 融会贯通。他在《萨迦格言》中说:

  “学者自己会察考, 蠢人跟随传言跑;老狗汪汪吠叫时, 众犬无故跟着嚎。”

  他提倡循序渐进, 点滴积累:

  “自己所需知识, 每天铭记一句,犹如卓凯、章孜, 不久成为才子。”

  他提倡学习和做事应采取调查的方法,学以致用, 有的放矢, 促使学业进步, 事业成功:

  “仔细调查了再去做, 事情哪里会受挫?!智者察看了再走路, 哪会往悬崖下迈步?! ”

  他提倡学习中互相切磋, 取长补短, 在做事时互相商量, 集思广益。如说:

  “两个智者共同商量讨论, 就会产生更高的智慧学问;姜黄和硼砂二者调和, 就会产生另一种颜色。”

  五、论尊重人才, 尊敬老师

  萨班和八思巴是藏族历史上两位难得的重视知识、尊重人才的教育家和思想家, 他们认为科学文化知识的积累、传播与发展是推动人类社会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 因此, 他们对科学文化的创造和传播者、学者、老师的评价非常高, 也十分敬佩。萨班曾说:

  “国王仅仅在本国逞能, 学者却到处受到尊敬;鲜花只能做两天的布景, 顶宝却永远受到供奉。”

  “依靠高尚之士, 请教饱学之才;结交忠厚之辈, 就会经常安泰。”②

  八思巴也是非常尊重人才、尊重教师的,在《帝师殿碑》文中也指出:“师以生知之明,为天子师, 可谓敏且贵矣, 而乃博学无厌, 下询遗老。”

  六、创制蒙古文字, 全力教育推广

  元至元六年(公元1269 年) 八思巴遵照元帝忽必烈的旨令, 依照藏文正楷字的字形,为蒙族创制了一套具有科学性的蒙古文字,称为蒙古新字, 至元七年改为蒙古国字。该文字有字母41个(有的说有56个) , 由字母拼合成的音节达千余, 用来拼写蒙语。字母体式常见的有正体和篆体, 正体用得广泛, 篆体主要用于碑额、官印图章, 还有双钩体和草体。八思巴既要造字, 又要教学, 培养骨干, 积极推广, 付诸实施, 在许多史籍中都有明确的记载, 比如《元史·世祖纪》: “至元六年二月己丑, 诏以新制蒙古字颂行天下。……秋七月……立诸路蒙古字学。祭丑, 立国字学。”“至元七年夏四月, 设诸路蒙古字学教授。”“至元八年十二月辛卯朔, 诏天下兴起国字学。……冬十月, 癸酉, 敕宗庙祭祀祝文, 书以国字。”“至元九年……秋七月……, 和礼和孙奏:‘蒙古字设国子学, 而汉官子弟未有学者, 及官府文移犹有畏吾字’。诏自今凡诏令并以蒙古字行, 仍遣百官子弟入学。”“十五年……秋七月, 丁亥, 诏虎符旧用畏吾字, 今写以国字。”《拨思发行状》又载:“至元七年, 诏制大元国学, 师独运摹画,作为称旨, 即颁行。朝省郡县遵用, 迄为一代典章。”这些记载说明: 八思巴创制的蒙古字, 由于他精心培养了一批优秀师资, 已专门建立国子学、各路蒙古字学, 不仅吸收蒙古族子弟入学, 而且汉官子弟和其它少数民族官员子弟也入学。并规定省路县行文、诏虎符均采用蒙古字, 并仍以各族通用文字附之。③由此可见,八思巴既是一位语言学家,又是一位语言学教育家。

  七、潜心佛学教育, 门徒才干超人

  萨班极力从事佛学教育, 他把《三律仪论》、《正理藏论》等作为萨迦派僧侣必读的经典, 他特别重视“道果教授”体系和“五明”之教学, 正如五世达赖评价说: “藏中研学五明之风, 实赖此师之倡导。”萨班除耐心教育自己的侄子八思巴和洽那外, 还收了不少门徒, 精心教育, 以弘扬佛学。据《土观宗派源流》载, 著名的弟子有:绍承证悟传承3 人, 绍承要门者2 人, 绍承讲说者3 人,持律长者13 人, 幼者7 人, 大译师4 人, 潜修瑜珈4 人, 贤德心传弟子4 人。还有绍承修持之杰瓦扬衮巴, 潜隐的大成就者桑查·索南坚赞等4 人。

  八思巴收了各民族的不少门徒, 循循善诱地进行佛学、史学、因明学等教育, 不少弟子均有卓越的贡献。如藏族的胆巴, 是八思巴的忠实门徒, 后当了国师,《元史·释老传》称其在宗教学识上异常渊博。畏兀儿人阿鲁浑萨理, 也是他培养出来的一名优秀人才, 《元史》记载:“受业国师八哈思巴, 即通其学, 且解诸国语, 世祖闻其材, 俾习中国之学, 于是经、史、百家及阴阳、历数、图纬、方伎之说皆通之。”后来当了平章政事,他为政廉洁, 礼贤下士, 敢与权贵斗争。另一名门徒畏兀儿人迦鲁纳答思, 是一位翻译家, 《元史》载:世祖“召入朝, 命与国师讲法。国师西番人, 言语不相通。帝因令迦鲁纳答思从国师习其法, 及言与字, 期年皆通。”可见, 国师八思巴知识渊博, 教学有方。后来这位门徒用畏兀儿字翻译了“西天(印度)、西番(吐蕃) 经论, 既成, 进其书, 帝命锓版, 赐诸王大臣。西南小国星哈拉的威二十余种(族) 来朝, 迦鲁纳答思于帝前敷奏其表章, 诸国惊服。”元代著名的建筑专家––尼波罗的阿尼歌, 也是八思巴回萨迦时收的门徒, 并将他举荐给忽必烈, 后来当了“人匠总管”(相当于手工业总局局长) , 还受命“监修两都寺院”, 今天北京的白塔寺就是他亲手设计的艺术杰作之一。④八思巴的高足雄顿·多吉贤赞, 是一位大翻译家, 他在翻译佛经的同时, 曾把印度的《诗镜论》、《如意树故事海》、《龙喜记》、《百赞诗》等文学作品译成藏文。尤其是《诗镜论》译成藏文以后, 他的弟子洛追丹巴又将以重校, 对藏族文学、文艺理论和修辞等, 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促进了藏族文学的飞速发展。⑤据此建立了两藏诗学的优秀形式。八思巴的弟子还有桑哥, 他是藏族, 噶玛洛(今青海甘南州卓尼县) 部落人, 据《元史》载:“桑哥,瞻(胆) 巴国师之弟子也。”⑥八思巴与桑哥会面的时间约在元至二(公元1265 年) , 这一年八思巴与其弟洽那多吉齐返萨迦处理政教事务。据《汉藏史集》记载: 最初在多麦(元时称朵思麻) 的汉藏交界处, 桑巴拜见了八思巴。由于青年人桑哥“多知识, 通语言”, 深得八思巴喜爱, 即留任译史, 正如《元史》记载: 桑哥“能通诸国言语, 故尝为西番译史。”⑦桑哥任译史期间, 潜心向八思巴求教, 进步更大, 后来八思巴返回藏区萨迦圆寂。元帝改总制院为宣政院, 桑哥以尚书右臣相(即宰相) 兼宣政院使。

  八、精心学术研究, 著作量多质优

  萨班是一位对佛学有很深造诣的教育家, 他的著述有19 种, 其中有阐述藏传佛教各派系的是非及自己对佛学见解的《三律议论》等; 有阐明认识论和逻辑理论体系的《正理藏论》, 又译为《明藏论》、《因明库藏》等; 有论述“五明”、诗词的《入声明论》、《语言摄要》、《诗律花束》、《藻饰词论藏》等;《萨迦格言》是萨班创作的重要格言,深受藏族人民的喜爱。

  八思巴是一位多才多艺, 知识渊博的大师, 他在佛学、历史、语言文字等方面的研究, 造诣甚深, 硕果累累。他幼时通梵文, 精于佛理。他著书立说, 成著作30 余种, “皆辞严义伟, 制如佛经, 国人家传口诵, 家而蓄之。”《彰所知识》是代表作, 其中, 他把世界分为“器世界”、“情世界”和“无为世界”, 中心意思是宣扬“诸行无常, 有漏皆苦;诸法无我, 寂灭为乐。”虽然这是唯心主义的学说, 但表明他的佛学理论是高超的。而且他在《彰所知论》序文中说: 当他担任国师时, 曾经在大圣寿万安寺开讲此书, 他用藏语讲授, 由沙·罗巴担任翻译, 译成汉语, 传给会众。听众中就有忽必烈的儿子真舍皇太子; 他精通藏文、梵文和汉文, 翻译了大量梵文经典, 如《戒本》就有500 部之多; 他对藏族的历史也有深入研究, 据《八思巴总传》记载: 他十几岁去京兆王府, 忽必烈见其如此年青, 不相信他有多大学问, 询问他吐蕃最伟大的人是谁? 最勇敢的人是谁? 最大学问的人是谁? 等等, 在场的噶玛拨希回答不出, 而八思巴却全部予以正确的回答。忽必烈一时不相信, 找了新旧《唐书》看, 才信服了。

  总之, 萨班·衮噶坚赞佛理高深, 从事佛学教育, 培养了不少学有成就的僧师;他对教育思想和治学方法、作风的论述很有见地, 许多内容是值得继承和发扬的, 萨班不愧是一位元代的藏族政教地方领袖和杰出的教育家。

  八思巴创制蒙古文字, 勤于教学推广, 发展了蒙族文化; 他孜孜于道, 循循善诱, 博学无厌, 不耻下问, 弘扬了佛教的教育观;他勤学苦研, 佛理高深, 著作颇多, 译著更丰, 为元代的藏传佛教、藏族历史、藏族文化作出了巨大贡献;他弟子遍布, 学有成就, 享有盛名。这些都说明八思巴不愧是一位元代藏族的佛学教育家。

  注:

  ①刘立千译注: 《土观宗派源流》, 西藏人民出版社, 1989 年11 月。

  ②《萨迦格言》、《藏族文学史》, 四川民族出版社1985 年9 月。马进武: 《简论藏族文学名著〈萨迦格言〉的思想意义》, 西北民族学院学报, 1989 年1 期。

  ③④肖蒂岩:《试论八思巴的伟大历史功勋》、《藏族学术讨论会文集》, 西藏人民出版社, 1984 年9 月。

  ⑤唐景福、温华:《试论西藏传教萨迦派的历史及其作用》,《西藏史研究论文集》, 西藏人民出版社1984年4 月。

  ⑥⑦《元史》卷205, 列传第92。

 
 
 
前五篇文章

佛教期刊文章选读:朝山的意义 朝山的功德 朝山的利益

佛教美术中的审美教育(蔡瑞蓉)

见贤思齐,培植信心,养育僧才——从虚云和尚说到现代佛教

佛教期刊文章选读:正知正见是学佛的根本(释昌明)

佛教期刊文章选读:心可以打太极

 

后五篇文章

佛教期刊文章选读:卖身的老妇人(证严上人)

佛教期刊文章选读:老牛的悲鸣(证严法师)

佛教僧院在柬埔寨环境保护中的作用(易同)

点亮心灯:配合节能减碳顺应环保潮流

佛教与环保(王丽心)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