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 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韩镜清:摄大乘论 第33讲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10:54:53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韩镜清:摄大乘论 第33讲

   第33讲:第三品(第1页第12行-14行)

  (1994年12月11日)

  上次讲到一切了别识现行的方面,都是由于熏习的结果,这个所熏习,阿赖耶识的种子的结果。所以善趣跟恶趣死生识,也是由这个有支熏习种子所生。现在提的都是,一系列都是现行的识。上一品讲的种子识,讲现行的时候,就讲到前七识了,上品讲到所知依,都是阿赖耶识,所熏习的。这能熏习这前七识方面,就有一系列不同的类属,一系列一系列的东西,这一系列一系列的东西,都是现行的识,都是虚妄分别,也就是都是能熏习这方面。

  “由此诸识,一切界趣,杂染所摄,依他起相,虚妄分别,皆得显现”,由此诸识,上面所说的一切一切的了别识,一切界、一切趣,五趣、三界,杂染所摄,到这儿是一顿(语气停顿),是依他起能相的遍计,“虚妄分别皆得显现”。

  这些识呢,杂染所摄,也就是前七识,所有的现行识,都是杂染所摄,这杂染所摄的诸识,是依他起相,虚妄分别,皆得显现,这显现,在藏文里是显示的意思,……这个显现一般是……,提到一切识体上的种种的识,都是依他起性,依他起的能相的分别,皆得显现。觉得这显现,还是作为显示更好一点。就是很多很不同的一系列现行识,都是杂染所生,前七识都是杂染所生,这些个,由依他起能相的这个虚妄分别,皆得显示。

  这显现呢,是识能变现的意思,显示呢,一般是语言能够诠表,显明,拿语言能够说明,这样是显示。拿这个识来变现的话,就是显现了。这地方,所有现行的这个种种的了别识,依他起的虚妄分别,能显示出来,所有的都能表示说明出来。能表明出来的意思。就是所有三界的一切了别识,都可以由虚妄分别来表示出来。这句话主要的意思就是这样的意思。

  杂染所摄,是主语,由依他起能相的虚妄分别,前头讲这个依他起相的时候,已经提到“阿赖耶识为种子,虚妄分别所摄”,就是阿赖耶识种子生起来这个虚妄分别,所谓这个不同的识,其实都是虚妄分别,都是由虚妄分别可以说明。

  还有这个虚妄分别,大伙要知道,这分别的法都是二,都属于两边的,所以三界所有的了别识,都是由虚妄分别这两边的识可以说明。都能够显示说明的,由虚妄分别可以说明。

  “如此诸识,皆是虚妄分别所摄,唯识为性,是无所有,非真实义显现所依”,如此诸识,这还是上头说的诸了别识,皆是虚妄分别所摄,唯识为性。在藏文里头,句子是这样子的结构,如此诸识,就是唯识为性,这个识都是了别性,……。

  这上面所说的诸识,都是唯识为性,唯识为性就是了别识,了别识以外没有旁的东西,然而他又是虚妄分别所摄,这些诸识都是了别识的性质,都是虚妄分别所摄。

  这就重复提到,一切的了别识本身就是虚妄分别,这些个虚妄分别所摄的了别识,是无所有,非真实义显现所依。是无所有,无性释讲无所有,说是所取色的无所有,能取是非真实,两种不同,能取方面是非真实,所以非真实就是虚妄分别,非真实就是虚妄,这非真实在藏文里头,它是有点颠倒错乱的意思,在能取方面就是错乱、颠倒、不真实。在所取色方面,就是无所有,根本没有,根本无所有。可是我们本来都是在所取能取时候,把分别当成两方面,就是一个客体,一个主体方面。

  这些虚妄分别或者了别识,都是无所有的或者是非真实的,显现所依,这个无所有、非真实,都指的遍计所执性。显现所依,非真实的义,这义,义的意思,可以一方面从语言方面看,这能诠的,是语言,是名言;所诠的,是义。从语言名言这方面来说,有能诠所诠,这所诠就指的义。从识方面来说,能缘,这是识,所缘的是义,所对的境。普通的义也是所对的境。另外这个义,义理,就是理论的东西。这地方就是,语言所对的跟识所对的都叫义,就是所指的、所对的东西。我觉得庄子所说的“嗒然似丧其偶”,那偶,也有点所对、相对、对待的意思。义,我们每时每刻总有个对向,一起心,一动念,一起言说,总有个所对的东西,这个所对的东西就是义,所指的、所对的。

  所以这个义很重要,在每天每时每刻,都有所对的东西,但这个所对的东西里头,有的是无所有,有的是非真实,可我们平常并不觉得,这无所有、非真实的意义,就是我们每时每刻所对的境。这地方指的就是遍计所执性的意义,在能取方面是非真实、是虚妄、是颠倒,所取方面,一点没有。可是我们每时每刻不是这样子,我们能认识方面,跟所认识方面,都认为是真真实实的,而这个真真实实所对的东西,根本没有。

  这根本没有的东西,它还是执著这东西实有的时候,它还有个依、有所依,有一个根据,这虚妄分别,这些了别识呢,就是我们执著实有的人我、法我所依据的。简单说起来,本来是无我无常,所有的相分,本来是识的相分,跟识的能见分,根本不能够分开的,见分也是无我无常的,相分也是无我无常的,可是因为你执著,这遍计所执的执著,就依靠这种无我无常的见分、相分,它显现,好象有一个真实所对的东西,其实呢,这些都是刹那刹那生灭、相似相续的。所以这个焦点很模糊的,不容易认清。

  这地方,这一品刚起始就提出这个一系列的了别识。这识也包含着一种……,我们可以拿几何学,过去在双周会上也提过,拿点、线、面。点,无长无宽叫点,无厚。但是这个点,要无长无宽无厚的话,是不是能够构成线?可见这点还是得有宽有厚,为什么说无宽无厚呢?要不然就点还不能算点,还不能在作起始的东西,还得往上来分析,这就没头儿了,所以要把这个点固定在无长无宽无厚上。这是在几何学上、形相方面是这样。在物理方面,要分析,象电子、原子、夸克什么的。最后,分析的时候很困难,分析的时候放出很多能力,能量,(录音断)

  ……都是生灭不停的,前头跟后头,假若前头跟后头有一条线贯穿下来,这就是……(录音时断时续)就是所谓有独立存在、有常一不变,假如它前头跟后头一个,那就是无常,没有……,所以就差这么一点。我们常常拿这个生灭不停的当成无生灭的、常的东西,只是差着一个,一个根本没有、非真实的东西,当成真实有的东西,不灭的,本来是时时刻刻都是灭不待因,就是认为它不灭。

  所以咱们提出点来,提出线来,这很重要,到底是不是有这么一条线,从开始到末了,是完整的一条线贯穿着,还是没有这条线?这是一个很根本的问题。所以我们每天、甚至每时每刻都遇到这个问题,到底是不是有一条线,还是没有这条线?认为有这条线,它都是有点儿根据,相似相续的东西,前后非一非异,所以这个认为有这么一条线,它一定根据这个非一非异,生灭不停的东西,无常的。

  我们当前所对的,一个能认识方面,一个所认识方面,本身就是这样,能认识方面有没有一条线?所认识方面是不是有一条线贯穿着?我们当前就是这个问题,到底是有这么两条线明摆着?还是没有?我们习惯的认识,就认为有两条线交叉在一起,是不是,这所谓两条线就是一个能取,一个所取,一个主观一个客观,时时刻刻在我们这儿起作用,到底是不是有这完整的两条线?

  这两条线,一个是无所有,所对的东西无所有,一条线就是能对治,能取,主观的。我们时时刻刻所对的,所指的,并不真实,并不是有,可是我们认为它是真真实实,这……是不是连接性很强呢?这连接性是在什么地方?能不能断?的确这是根本没有的东西,一般人死了以后那条线就断了,主观的东西,能取,要地球破灭了或者是地震,所取也有所变化,断了,这里头是不是有两条线?还是根本没有?这线是怎么连接起来?(只此一盘带)

---------------------------------------------------------------------------------------------------------

更多韩镜清居士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韩镜清:摄大乘论 第34讲

韩镜清:摄大乘论 第35讲

韩镜清:摄大乘论 第36讲

韩镜清:摄大乘论 第37讲

韩镜清:摄大乘论 第38讲

 

后五篇文章

韩镜清:摄大乘论 第32讲

韩镜清:摄大乘论 第31讲

韩镜清:摄大乘论 第83讲

韩镜清:摄大乘论 第82讲

韩镜清:摄大乘论 第81讲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