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微妙比丘尼缘品第三十二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11:05:43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微妙比丘尼缘品第三十二

 

  摘要:《佛说四十二章经》佛言:“人随情欲,求于声名,声名显著,身已故矣,贪世常名,而不学道,枉功劳形”。贪欲如果难以约束控制,就会失去理智,自己给自己埋地雷,种恶因。在很多时候,陷阱往往并非别人所挖,而是自己掘成的,是心理失衡,不能克止欲望和冲动的结果。这个故事就给了我们这样的启示。

  微妙比丘尼缘品第三十二

  【白话】

  这样的经法我(阿难从佛亲自)听闻,讲法时,佛住在舍卫国祇陀精舍。波斯匿王去世后,其太子琉璃摄政为王,暴虐无道。驱逐醉象,践踏杀害无数的人民。当时众多贵姓妇女看到国王如此残暴,心中伤感,对世俗生活感到厌倦,就一起出家做了比丘尼。国中人民见诸妇女,或是释迦族中的人,或是国王种族中的人,其尊贵和容貌端正均为国中的佼佼者,却全都抛弃世俗的各种妙欲,出家修道,共五百人。众人无不感叹赞美,竞相供养。

  多位比丘尼互相议论:“如今我们虽然在名义上出家为尼,但却没有服用法药以消除淫、怒、痴,所以应该一起到鍮兰难陀比丘尼那里询问经法,希望获得克制烦恼的办法。”于是众人一起前往她的住所,作礼问讯,各自说道:“我等虽然出家求道,却没有获得像甘露一样的妙法,愿得到您的开示教诫。”

  当时鍮兰难陀比丘尼心中暗想:“我应该劝她们舍戒还俗,以便我一人占有衣钵,不亦乐乎!”因此说道:“你们都是出生在尊贵种族中,田产、七宝、大象、马匹、奴婢,要什么有什么,为什么要舍弃这些来受持佛门禁戒,出家为比丘尼呢?像这样辛苦倒不如返回家中,过着夫妻男女快乐的生活,随心所欲地布施,从而享受一生的荣耀。”众位比丘尼听到这些话,心里茫然,涕泪悲泣,就离开了她。

  她们又来到微妙比丘尼的住所,上前行礼,如法问讯。各自说道:“我们在家世俗习气迷恋已久,如今虽然出家,但仍不免心意散乱,情欲、烦恼炽燃,不能自解,希望得到怜悯,为我们开示经法,从而脱离罪业烦恼。”微妙比丘尼对她们说:“你们想问过去世、现在世,还是将来世呢?”诸位比丘尼说:“过去未来暂且不谈,但愿宣说现世众患,以解开我们的疑团。”

  微妙比丘尼告诉道:“淫欲就好像大火烧于山野,到处猛烈蔓延滋长,伤害的东西相当多。人因为贪著淫欲,更是相互残害。日日滋生,以至堕入三恶趣,无有出期。那些喜欢家室者,由于贪恋合会、恩爱荣乐,从而感受生老病死、爱别离,官吏的恼乱,反复地哭泣贪恋,以至伤坏心肝,死去活来。在家(贪恋)深固,心意缠绵,比身陷牢狱更可怕。

  我本生长在一个婆罗门家,我父亲地位尊贵,国中第一。当时有位婆罗门家的子弟,聪明智慧,听说我相貌端正,就派媒人送来聘礼,娶我为他的妻子,于是成立家庭,后来又生儿育女。接着我丈夫的父母相继去世,当时我正有孕在身,对丈夫说:‘我如今有孕在身,污秽不净,并且产期就要到了,或许有危险,应当回到娘家见我父母。’丈夫同意了我的要求。

  这样丈夫便送我回娘家,在半途中身体疼痛,到一大树下休息,当时我的丈夫在别处躺着。当时我在半夜生产,流出很多污秽物。毒蛇闻到后就爬过来,咬死了我的丈夫。我那时夜里呼唤数次,(都)无反应,天破晓后我自己尽力起来过去拉我丈夫的手,才知他遭受毒蛇(咬死),身体肿烂,支节解散。我见此情景,立刻昏死过去。我的大儿子见父母已死,失声哭叫,听到儿子的哭声,我才苏醒过来,便把大儿背在肩上,抱着小儿,涕泣着上路。道路险恶,无有人烟。

  在半路中遇到一条大河,又深又广。我就把大儿搁在河边,先抱小儿渡到对岸,回来再接大儿子。大儿从远处见我回来,就走进水中,不料竟被水漂走了。我立即追逐大儿子,但是我的能力无法救出,(眼见他随水)沉浮而去。我只得返回,想到小儿身边,不料(小儿)已被狼吃光,只见到他的血流淌满地,我又一次昏厥过去,很久才苏醒过来。只能继续向前行走。

  遇到一位婆罗门,他是我父亲的朋友。他问我从哪里来,为何如此困顿憔悴。我便将所经历的各种苦难详细地告诉他。当时婆罗门怜悯我如此孤苦无依,便与我相对痛哭起来。我问婆罗门:‘我的父母、亲戚邻居,都还平安吗?’婆罗门答道:‘你父母全家老小,近日失火时已全部死去。’一听之下,我又昏厥过去,很久才苏醒过来。婆罗门怜悯我,把我领到他的家里,供给衣食,视我如子。

  当时另一个婆罗门看见我相貌端正,想娶我为妇,于是便嫁给他,共同组成家庭。我又一次怀孕,产期已满,丈夫到他人家喝酒,天黑才回来。我当时正欲生产,单独一人关在屋内,还未完全生出,婆罗门在外边打门大叫,见无人开门,他就大怒破门而入。(我)就被殴打,我如实解释,他更加发怒,立即杀害刚出生的孩子,用酥油煎熬,逼我食用。我愁恼万分,不忍心吃,又被殴打。没办法吃完孩子后,心中酸楚,心想自己福薄,才遇到这种人。

  (因此)立即逃去,来到波罗奈,在城外的一棵树下休息。当时那个国中有一个长者的儿子刚刚丧妇,埋在城外的园中。由于慕恋他的妻子,天天出城到坟边哭泣。当时见到我,便问我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独自坐在道边?’我将所发生的事如实告诉他,他又对我说:‘现在想和你到园中游观,你同意吗?’我答应了他,于是二人结成夫妻。经过数日长者的儿子患病,无药可救,很快地死去了。

  当时那个国家法律规定,若主人生前有什么爱重的,在他死后就要一并合葬。我虽被埋,性命仍在。当时一群盗贼开掘坟墓,其首领见我相貌端正,就娶我为妇。(盗贼首领)在几十天内再次偷盗,(不料)被主人发觉,当即砍断他头。其属下就带回死尸给我,大家便一起将其埋葬,按照该国习俗,把我一并埋入坟中。经过三日,豺狼野狗等又来刨开坟墓,想吃死尸,我又一次得以重见天日。

  于是我深深自责,从前造了什么罪孽,使我短短时日内遭遇如此苦难灾祸,死而复生?我应该依赖什么才能保全余生呢?转念又想:‘我从前曾经闻听,释迦太子弃家学道,成道后尊称佛陀,通晓过去未来。我应前去身心皈依。’于是直奔祇洹精舍,远远看见如来,如树丛中盛开的鲜花,像繁星中的皓月。

  当时世尊以无漏三达智,观察到我应得度,因而前来迎接我。当时我身体裸露,没有用来遮体的衣服,就坐在地上,以双手覆乳。佛告阿难:‘你拿衣服给那个女人披上!’我穿上衣服,便稽首世尊双足,陈述自己所遭受的种种苦难,唯愿世尊垂怜哀悯,允许我出家修道。佛告诉阿难:‘把这个女人托付给瞿昙弥,并为她传授比丘尼戒。’

  大爱道比丘尼就传授我作比丘尼,还为我讲授苦集灭道四谛的要义以及苦空无我之理。我听闻这些微妙法义后,调伏自心,精进修持,获得了阿罗汉果位,了知过去未来。我现世中,所承受的种种痛苦岂能一一详细陈述。(但)如所造宿业那样,分毫不差。”

  当时诸位比丘尼又问:“您前世犯下什么过错,以至遭受这样的灾祸?恳请解说。”微妙比丘尼回答道:“你们好好地听。在过去世有一位长者,虽然财富无数,却无子嗣。他便娶了一位小妾,虽是平常人家女子,但相貌端正,世所少有。因此丈夫很爱恋她,于是怀有身孕,十个月后生下一个男孩。夫妇二人十分喜爱,视之无厌。

  此时长者正妻心中暗想:‘我虽出身贵族,然无子嗣可以继承,这个小孩若长大成人,一定会继承门户,到时田产财物都将归他所有。而我徒然勤苦,积聚财产,最后却不能够自在享用。’因此心怀嫉妒,不如趁早将他杀死。定下计谋后,就拿铁针扎在小孩顶门上,铁针完全没入,不让人发现。结果小孩渐渐生病,数日内就死了。

  小妾伤心悲痛得死去活来,怀疑是正妻心怀嫉妒而杀了她的儿子,就问正妻:‘你为什么无缘无故心生怨恨,杀害我的孩子?’正妻立刻赌咒发誓:‘我如果杀了你的孩子,就让我生生世世丈夫被毒蛇咬死,如有儿子,就被大水冲走,(被)恶狼吞食,而我将被活埋,自食其子,父母大小皆被大火烧死。为什么如此冤枉我!为什么如此冤枉我!’那时我以为没有什么因果报应。曾经的赌咒发誓,如今全都应验了,没有谁可以代替。应知当时那个长者的正妻,就是现在的我。”

  诸位比丘尼又问道:“那您又是以什么善缘得见如来,并亲自迎接,度你入佛门,从而免于生死之苦呢?”微妙比丘尼回答道:“以前波罗奈国有一座大山,名叫仙山,山中经常住着辟支佛、声闻、外道、神仙,没有空缺的时候。当时一位缘觉进城乞食,有一位长者妇见到他很欢喜,就供养他。缘觉进餐后就飞升虚空,身出水火,在空中或坐或卧。当时妇人见后,就发下誓言,愿我后世也能获得这样的道法。

  当时的妇人就是现在的我。由于这个缘故才能得见如来,并且心意开解,获得阿罗汉果。今日我虽然修成阿罗汉果,恒时有热铁针从我的头顶刺入,从足下穿出,我昼夜感受此苦,没有尽头。(罪业的)灾祸就是这样,不会腐烂、腐坏。”

  当时五百贵姓比丘尼听她说法后,心生恐惧。她们体察到欲望的根本,犹如炽热的火焰,于是贪欲心不再产生,观在家生活之苦超过牢狱,就这样各种污垢烦恼消失殆尽,一时皆入定中,获得阿罗汉果位。于是她们共同对微妙比丘尼说:“我们众人曾被淫欲牵缠不能自拔,如今承蒙仁者的恩德,得以渡越生死苦海。”

  当时佛陀赞叹说:“太好了,微妙比丘尼!作为修道之人,能以教法辗转相教成功,可称为(真正的)佛弟子。”与会大众闻说后,无不欢喜,恭敬地奉行。

  附原经文:

  微妙比丘尼缘品第三十二

  【古文】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陀精舍。波斯匿王崩背之后。太子琉璃。摄政为王。暴虐无道。驱逐醉象。蹹杀人民。不可称计。时诸贵姓妇女。见其如是。心用摧悴。不乐于俗。即共出家。为比丘尼。国中人民。见诸女人。或是释种。或是王种。尊贵端正。国中第一。悉舍诸欲。出家为道。凡五百人。莫不叹美。竞共供养。

  诸比丘尼。自相谓言。吾等今者。虽名出家。未服法药。消淫怒痴。宁可共诣鍮兰难陀比丘尼所。咨受经法。冀获所晓。即往其所。作礼问讯。各自陈言。我等虽复为道。未获甘露。愿见开悟。

  时鍮兰难陀。心自念言。我今当教令其反戒。吾摄衣钵。不亦快乎。即语之曰。汝等尊贵大姓。田业七宝。象马奴婢。所须不乏。何为舍之。受持禁戒。作比丘尼。辛苦如是。不如还家。夫妇男女。共相娱乐。恣意布施。可荣一世。诸比丘尼。闻说是语。心用惘然。即各涕泣。舍之而去。

  复至微妙比丘尼所。前为作礼。问讯如法。即各启曰。我等在家。习俗迷久。今虽出家。心意荡逸。情欲烦炽。不能自解。愿见怜愍。为我说法。开释罪盖。尔时微妙。即告之曰。汝于三世。欲问何等。诸比丘尼言。去来且置。愿说现在。解我疑结。

  微妙告曰。夫淫欲者。譬如盛火烧于山泽。蔓延滋甚。所伤弥广。人坐淫欲。更相贼害。日月滋长。致堕三涂。无有出期。夫乐家者。贪于合会恩爱荣乐因缘。生老病死离别。县官之恼。转相哭恋。伤坏肝心。绝而复稣。在家深固。心意缠缚。甚于牢狱。

  我本生于梵志之家。我父尊贵。国之第一。尔时有梵志子。聪明智慧。闻我端正。即遣媒礼。娉我为妇。遂成室家。后生子息。夫家父母。转复终亡。我时妊身。而语夫言。我今有身。秽污不净。日月向满。傥有危顿。当还我家见我父母。夫即言善。

  遂便遣归。至于道半。身体转痛。止一树下。时夫别卧。我时夜生。污露大出。毒蛇闻臭。即来杀夫。我时夜唤数反无声。天转向晓。我自力起。往牵夫手。知被毒蛇。身体肿烂。支节解散。我时见此。即便闷绝。尔时大儿。见父母死。失声号叫。我闻儿声。即时还苏。便取大儿。担着颈上。小者抱之。涕泣进路。道复旷险。绝无人民。

  至于中路。有一大河。既深且广。即留大儿。着于河边。先担小儿。度着彼岸。还迎大者。儿遥见我。即来入水水便漂去。我寻追之。力不能救。浮没而去。我时即还。欲趣小儿。狼已噉讫。但见其血流离在地。我复断绝。良久乃稣。遂进前路。

  逢一梵志。是父亲友。即问我言。汝从何来。困悴乃尔。我即具以所受苦毒之事告之。尔时梵志。怜我孤苦。相对涕哭。我问梵志。父母亲里。尽平安不。梵志即答我言。汝家大小。近日失火。一时死尽。我时闻之。即复闷绝。良久乃稣。梵志怜我。将我归家。供给无乏。看视如子。

  时余梵志。见我端正。求我为妇。即相适。共为室家。我复妊身。日月已满。时夫出外。他舍饮酒。日暮来归。我时欲产。独闭在内。时产未竟。梵志打门大唤。无人往开。梵志瞋恚。破门来入。即见挝打。我如事说。梵志遂怒。即取儿杀。以酥熬煎。逼我使食。我甚愁恼。不忍食之。复见挝打。食儿之后。心中酸结。自惟薄福。乃值斯人。

  即便亡去。至波罗奈。在于城外。树下坐息。时彼国中。有长者子。适初丧妇。乃于城外园中埋之。恋慕其妇。日往出城。塚上涕哭。彼时见我。即问我言。汝是何人。独坐道边。我如事说。复语我言。今欲与汝入彼园观。宁可尔不。我便可之。遂为夫妇。经历数日。时长者子。得疾不救。奄忽寿终。

  时彼国法若其生时。有所爱重。临葬之日。并埋塚中。我虽见埋。命故未绝。时有群贼。来开其塚。尔时贼帅。见我端正。即用为妇。数旬之中。复出劫盗。为主所觉。即断其头。贼下徒众。即将死尸。而来还我。便共埋之。如国俗法。以我并埋。时在塚中。经乎三日。诸狼豺狗。复来开塚。欲噉死人。我复得出。

  重自克责。宿有何殃。旬日之间。遇斯罪害。死而复生。当何所奉得全余命。即自念言。我昔甞[古同“尝”]闻。释氏之子。弃家学道。道成号佛。达知去来。宁可往诣。身心自归。即便径往。驰趣祇洹。遥见如来。如树华茂。星中之月。

  尔时世尊。以无漏三达。察我应度。而来迎我。我时形露。无用自蔽。即便坐地。以手覆乳。佛告阿难。汝持衣往覆彼女人。我时得衣。即便稽首世尊足下。具陈罪厄。愿见垂愍。听我为道。佛告阿难。将此女人。付瞿昙弥。令授戒法。

  时大爱道。即便受我作比丘尼。即为我说四谛之要。苦空非身。我闻是法。克心精进。自致应真。达知去来。今我见世。所受勤苦。其可具陈。如宿所造。毫分不差。

  时诸比丘尼。重复启曰宿有何咎。而获斯殃。唯愿说之。微妙答曰。汝等善听。乃往过去。有一长者。财富无数。无有子息。更取小妇。虽小家女。端正少双。夫甚爱念。遂便有身。十月已满。生一男儿。夫妇敬重。视之无厌。

  大妇自念。我虽贵族。现无子息可以继嗣。今此小儿。若其长大。当领门户。田财诸物。尽当摄持。我唐勤苦。积聚财产。不得自在。妒心即生。不如早杀。内计已定即取铁针。刺儿顖上。令没不现。儿渐稍病。旬日之间。遂便命终。

  小妇懊恼。气绝复苏。疑是大妇妒杀我子。即问大妇。汝之无状。怨杀我子。大妇即时。自咒誓曰。若杀汝子。使我世世夫为毒蛇所杀。有儿子者。水漂狼噉。身现生埋。自噉其子。父母大小。失火而死。何为谤我。何为谤我。当于尔时。谓无罪福反报之殃。前所咒誓。今悉受之。无相代者。欲知尔时大妇者。则我身是。

  诸比丘尼。重复问曰。复有何庆。得睹如来。就迎之耶。得在道堂免于生死。微妙答曰。昔波罗奈国。有大山。名曰仙山。其中恒有辟支佛声闻外道神仙。无有空缺。彼时缘觉。入城乞食。有长者妇。见之欢喜。即供养之。缘觉食已。飞升虚空。身出水火。坐卧空中。妇时见之。即发愿言。使我世世得道如是。

  尔时妇者。则我身是。缘是之故。得见如来。心意开解。成罗汉道。今日我身。虽得罗汉。恒热铁针。从顶上入。于足下出。昼夜患此。无复竟已。殃祸如是。无有朽败。

  尔时五百贵姓比丘尼。闻说是法。心意悚然。观欲之本。犹如炽火。贪欲之心。永不复生。在家之苦。甚于牢狱。诸垢消尽。一时入定。成罗汉道。各共齐心。白微妙曰。我等缠绵系着淫欲。不能自拔。今蒙仁恩。得度生死。

  时佛叹曰。快哉微妙。夫为道者。能以法教。转相教成。可谓佛弟子。众会闻说莫不欢喜。稽首奉行。

-----------------------------------------------------------------------------------------------------

更多白话佛经大全

-----------------------------------------------------------------------------------------------------

 
 
 
前五篇文章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梨耆弥七子缘品第三十三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设头罗健宁缘品第三十四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阿输迦施土缘品第三十五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七瓶金施缘品第三十六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差摩现报品第三十七

 

后五篇文章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大劫宾宁缘品第三十一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尼提度缘品第三十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富那奇缘品第二十九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五百盲儿往返逐佛缘品第二十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快目王眼施缘品第二十七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