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快目王眼施缘品第二十七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11:05:43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快目王眼施缘品第二十七

 

  摘要:布施,梵语音译为檀那、檀。即是将自己所具之财物、体力、智慧(知识)乃至妻、子、王位施与他人的意思。《大智度论》云:“檀有种种利益:檀为宝藏,常随逐人;檀为破苦,能与人乐;檀为大将,能伏悭敌;檀为积善福德之门;檀为立事聚众之缘;檀为善行受果之种;檀为福业善人之相”。此品就是本师释迦牟尼佛在因地时行布施的故事。

  快目王眼施缘品第二十七

  【白话】

  这样的经法我(阿难从佛亲自)听闻,讲法时,佛住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那时大众围绕世尊,听佛为(他们)说法,城中人民喜欢听法的络绎不绝来到佛的住地。当时城中有一位失明的婆罗门,坐在街道边,听到众多人在路上脚步匆匆,便问行人:“这么多人要去哪里?”行人回答:“你不知道吗?如来出世难值难遇,如今在我国宣讲佛法,教化众生,我们想前去听其说法。”

  这位婆罗门有一项技术:众生之中有八种声音他都能识别,并因此能知道他的福禄特征。是哪八种声音呢?一、乌鸦声;二、三尺乌声;三、破声;四、雁声;五、鼓声;六、雷声;七、金铃声;八、梵声。

  发乌鸦声的人,生性不知恩养,心不廉洁。发三尺乌声的人,生性凶暴,喜欢伤害他人,缺少慈心(及)和顺。发破声的人,往往是男发女声,女发男声。这种人福德浅薄,贫穷下贱。发雁声的人,志性辛勤、吃苦耐劳,亲友众多,扶助、接待四面八方的朋友。

  发鼓声的人,能言善辩,(善于)解释道理,定能作国师。发雷声的人,智慧深远,(善于)分析法性,能担起教化天下的责任。发金铃声的人,拥有巨大财富,定能积攒下千亿两黄金。发梵声的人,福德更加高广,如果在家会作转轮圣王;如果出家学道必定能成佛。

  这时婆罗门对行路人说:“我能识别人说话的声音,如果真是佛,应当会发出梵音。请你们可带我到他那里去,我要试试听听他确实是不是佛。”当时行路人就拉着他前往,快到佛的住地时,听到佛说法,具足梵音,深远流畅。盲婆罗门欢喜踊跃,两眼得以复明,便得以目睹佛身,紫磨金色,三十二相太阳般明亮。

  (婆罗门)立即向佛行礼,无限欢喜庆幸。佛为他说法,他专心致志听受,随即破除二十亿种恶念(邪见),得须陀洹果。婆罗门已得慧眼,便请求出家,佛说:“善来!”便成为沙门。佛又以方便为他广说妙法,他当下便获得阿罗汉果。

  一切与会大众无不感到奇怪,贤者阿难从座位上起身,长跪合掌对佛说:“世尊出世,实为饶益无量众生,救拔被无明烦恼所覆蔽就像盲人一样的人,恩德至极实难言述。这位婆罗门在这一时之间肉眼既得复明,又获清净慧眼,佛对此人恩德为什么这样深厚!”佛告诉阿难:“我不仅今天给他眼睛,过去世时也曾施与他眼。”阿难又问道:“不知世尊过去世时施与他眼睛,这是怎么一回事呢?恳请世尊怜悯,为我们详细解说。”

  佛告诉阿难:“过去久远无量无数不可思议阿僧祇劫以前,此阎浮提世界有一座大城名叫富迦罗拔,当时有位国王名叫须提罗(汉语:“快目”)。之所以叫快目,是因其眼睛无比清澈、明亮,清妙无比,能透过墙壁,看到四十里远,所以字号叫快目。

  他统领着阎浮提八万四千小国,六万山川,八十亿村落,国王拥有二万夫人、宫女,一万大臣、五百太子。他的第一个太子名叫尸罗拔陀提(汉语:“戒贤”)。国王具足慈悲,怜悯一切众生,犹如慈父般养育人民、万物,教化、引导人民从善。人民遵从他的法度,以至风调雨顺,(温、热、冷、寒)四气协调,国家丰乐,群生仰赖。

  此时国王暗自思惟:‘我因往昔福德,如今方为人主,财宝五欲(具足),拥有四海之富,教化民众如风吹草。如果今世只是享用没有继续培福,恐怕我来世只有受穷苦的分。譬如农夫,春天多播种,秋夏必定会获得大丰收;倘若春天懒惰懈怠,到秋天时怎能指望收获谷物呢?因此我如今应及时广种福田,不应懈怠!’

  (想罢)即告诉群臣:‘拿出我库藏中的金银珍宝、衣被、饮食等所需的物品,放在各城门口及集市中,同时到处宣告:一切人民有所缺乏者都可以来取。’并告诉所属八万四千小国,也令他们打开库藏施舍给百姓一切所需。

  这时群臣遵从国王的教敕,即竖起金幢、敲响大金鼓,抄写国王慈教,传遍整个阎浮提。阎浮提人、沙门、婆罗门、孤贫困厄的人、年老生病的人想要得到什么,都相合其意布施。所有大众仰赖国王慈悲的恩泽,安适欢娱,不再忧虑,所有人民都对国王的恩德歌颂、赞叹不已。

  当时边远的地方有一小国,国王名叫波罗陀跋弥,倚仗地处偏远心怀傲慢,不服从大国王的教化。并且治理国政上,有五个方面没有节制,性情鲁莽,做事缺乏思考,沉迷色欲,不理国政。国内虽然有忠良贤士,也不去向他们请教;边境一带役使倍加繁重;商人们到国中做买卖,税收超过常规。

  国王属下有位大臣,叫劳陀达,具有聪明才智与谋略,明识道理。他见国王违反常理,向国王进谏道:‘国王有五事,不能安邦治国,恐怕不久必招祸患。倘若您不忌讳,请听臣下为您说说。’国王说:‘直说无妨’。

  大臣随即长跪,对国王说:‘(您)性情鲁莽,做事缺少思考,处事多有不当,(这样)定会导致后悔;国王沉迷色欲,不理国事,外面有许多冤案或冤屈之事,无处说理申冤;国中有忠良贤士,不去向他们请教,就不能防患于未然;边土之民差役税赋繁重,便想背离(本土),服从他国管辖;对商人税收违反常规,他们厌恶畏惧出入我国(做买卖,则国内)珍宝、货物价格猛涨。有这五件事,便是亡国的征兆,愿国王改变品行,与民众共同开创新局面。

  须提罗王慈恩遍及四方,阎浮提百姓都蒙受他的恩泽,唯独我国不恭敬并服从,使我们这些僻远的民众,得不到须提罗王的恩泽。愿国王屈意相从,对(须提罗王)承命奉事,就可使子孙福禄长久。’

  波罗陀跋弥国王听了大臣的话,心怀怨恨,面带怒色,根本不听从大臣的谏言。大臣劳陀达更生恼怒,便心中暗想:‘我见到国王治理国政、匡正教化不周,为表明我的忠诚,望能辅佐他治国。谁料他反而大怒,不听从我的善言(相劝)。既然进谏无用,或许还会被杀,(那么)不如先将他除去,也算是为民除害。’

  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事情就已败露。国王集合兵众,想去讨伐。此时劳陀达知道国王想来抓他,即乘快马逃跑。兵众跟踪追逐,劳陀达素来善于射术,又知道人身上有十八处中箭应死的部位,兵众虽然赶到,却不敢接近。因此劳陀达径直跑到富迦罗拔国,见到快目王,礼拜问讯后,与国王交谈,他讲得事事颇富道理,大王便看重他,封为大臣。

  随着与国王逐渐亲近,他就把来之前发生的事禀告给国王。国王听后问群臣道:‘那个国家不属我管辖吗?’群臣回答道:‘都归大王管辖,但他凭恃地处边远不来臣服。’劳陀达说:‘波罗陀跋弥愚蠢而顽固,凶残昏昧,恣纵放荡,沉迷荒淫,不识礼度,凭借地处偏远,坚持错误,不遵从大王的命令。彼国人民感到厌恶,把他看成怨敌一般,请给臣一些兵马,我愿前往降伏他。’

  国王听后,便同意他的请求。令各属国选择兵众,约定日期前来集合,前往波罗陀跋弥王国。这时邻国的国王派人对波罗陀跋弥说:‘阎浮提内都已下令发兵,聚集(攻打)你的国土,你怎么还平静舒适地安坐着呢?’波罗陀跋弥听到这个消息,愁闷迷乱,不知该逃往哪里(才好)。他便穿着污垢黑衣坐在黑暗的地方。

  有婆罗门宰相来到他那里,问其缘故:‘国王有什么忧愁的事,希望告诉我。’波罗陀跋弥王说:‘你还没听说吗?原来的劳陀达逃到快目王那里,因此发起事端,劝说快目王发动八万四千小国兵众要来攻打我国,倘若他们到来,便会灭掉我的国家。’宰相说道:‘应当令群臣共同商议此事。’

  随即召集(大臣)共同商议,大家(陈述)各自的办法后,与辅相一起说道:‘我们听说快目王发誓布施,除了父母不用来施舍外,其余一切绝不拒绝来者意愿。现在我国中有一盲婆罗门,应当劝他前去求讨快目王的眼睛,若能得到大王的眼睛,其军兵足以退却。’国王听后,马上同意,随即派辅相去(盲婆罗门那里,)劝说开导(他前往)。

  辅相马上派人去叫盲婆罗门。很快把他带到,告诉他说:‘如今有国家大事想要辛苦您,希望您能同意,一起帮助成办这件事。’婆罗门说:‘我现在双眼失明,究竟有什么能力来帮你们办事呢?’

  辅相又说道:‘须提罗王想集合兵众来攻打我国,倘若他们到来,虽然我们身体强壮能够逃避,但还是担心被杀害,更何况你是个盲人,怎能逃脱呢?然而须提罗大王有个誓言:随(来)人的需要,布施一切,不会违背(来)人的意愿。(如果)你去向他求讨眼睛,希望你一定得到它;如果得到他的眼睛,他的兵众会停止(攻打我国)。如果此事能办妥,将重重赏你。’婆罗门说:‘现在我什么也看不见,怎能办妥此事呢?’国王又劝他说:‘我会派人护送你前往。’随即给他路上吃的粮食以及行路所需的一切,(让他们)上路而去。

  这时快目王国中接连出现种种灾害怪异的现象:空中有崩落的声音,星星拖曳着闪电坠落,阴雾弥漫,雷霆霹雳,大地处处裂开;飞鸟之类凄切地悲鸣,并弯曲折伤自身,自拔羽翼;虎、狼、狮子等走兽之类在人间鸣吼,在地上翻来滚去。国王臣民对这些现象感到十分奇怪。

  那时婆罗门渐渐来到大城,径直来到殿前,高声说道:‘我在他国承闻大王的名望、德行,布施一切,从不拒绝乞者意愿。所以远道而来,希望能得到大王的施舍。’国王听到这话后,立即下座问讯:‘你远道跋涉而来,不会太疲倦吧?如果想要得到一切所需,国土、珍宝、车马辇舆、衣被、饮食、治病的医药等一切所需,我都会给你。’

  婆罗门说:‘以身外之物布施,所得福德不算善妙;以自身布施,所得果报才广大。我很久以来就失去(双)眼,长夜处在黑暗之中,承闻大王(布施一切),所以发心前来,想乞求国王的眼睛。’国王听后十分欢喜,对婆罗门说:‘想得到我的眼睛,我会给你。’婆罗门说:‘如果想给我的话,什么时候能给呢?’大王对他说:‘七天以后便布施与你。’

  大王随即向八万四千小国宣告:‘须提罗王七天后要剜下他的眼睛布施给婆罗门,所有想来的人那时都可以来集。’众位国王和人民听到这个宣布后,都直奔到须提罗大王处。八万四千国王和臣民们都以身扑地,匍匐在大王面前,泪流满面哭泣着对国王说道:‘我们阎浮提人都仰赖大王的庇护,倘若您要剜眼施与婆罗门,一切人民当以谁为恃怙呢?恳请大王能回心转意,不要为了一人而舍弃一切。’

  一万大臣也都以身扑地,仰头对国王说:‘大王您为什么不哀愍、可怜我们,为了一个人的意愿而要舍弃我们呢?希望大王回心转意,不要施与其眼。’二万夫人以头撞地,匍匐在大王面前,也都哀求道:‘恳请大王改变初衷,不要以眼睛来布施,以安慰我们。’五百位太子也在大王面前流泪哭泣道:‘恳请父王怜悯我们,不要以眼睛来布施,以抚养我们。’

  这时戒贤太子又对大王说:‘愿剜下我的眼睛来代替父王(的双眼)。之所以如此,因为我虽然死去,对国家并没有损失;如果大王没有了双眼,海内将没有了依靠。’这时快目王告诉众位国王、大臣、夫人、太子:‘我受身以来,长久流转生死,倘若将身骨堆积在一处,比须弥山王还高,被杀戮所流的血,比四大海水超出数倍,所饮的母乳超过四大江,因离别所流悲伤的眼泪多于四大海水。

  在地狱道中,身体遭到烧、煮、斩、刺的破坏,舍弃过无数的眼睛;在饿鬼道中遭受若干种身体,火从身上冒出,自身被火烧焦,眼睛也是这样被损坏过无数次;在畜生道中,互相啖食,种种死伤不可计数;在人间受身时,寿命多数中途夭折,或因争夺色欲,互相图谋杀害,死非一种,就这样破坏、失去过无数眼睛;就算生在天界,生命也不能长久。无始以来受了无数身形,在三界中流转五道。

  因贪瞋痴而毁坏的身体有微尘数之多,但未曾用来布施以求佛道。这样的臭眼纯属危险脆弱之物,不久自当烂坏。如今得以用来布施,不应该不施与。现在以此眼用来布施,寻求佛的无上一切种智眼,如果我的心愿得以实现,定会给与你们清净慧眼,你们不要阻拦我的无上道心。’在场大众默然无语。

  国王命令左右:‘你们可以挑下我的眼睛。’左右众臣都说道:‘宁可摧坏我们身躯犹如芥子许,也不能举手挑大王的眼睛。’大王对众臣说:‘你们去寻找一位肤色纯黑、眼睛向下看的人,将他召来。’大臣们找到这样的一个人后,把他带给国王,大王随即将刀递给他,命令他剜(大王的眼睛)。

  那人剜下国王一只眼睛,放在大王掌中。大王便立下誓言:‘我以此眼布施,誓求佛道。如果我确实将成就佛道,愿此婆罗门得到此眼后即能看见东西。’立誓完后,大王就将眼睛安在婆罗门的眼眶里。随即婆罗门就能看见东西,得以见到国王及与会大众。

  于是婆罗门欢喜踊跃,不能自禁,就对国王说:‘得到大王一只眼睛,足以令我见到东西,愿大王留下一只眼睛自己用。’国王还是回答道:‘我已说过决定布施给你双眼,不应该违背诺言。’言罢再次让那个人剜下一只眼睛放在掌中,又如上立誓:‘我以此眼布施,用来寻求佛道,如果真能成佛,至诚不虚,愿此婆罗门得到我的眼睛后,随即能看。’又为婆罗门安上一只眼,他随即就能看见东西。

  在这个时候天地震动,诸天宫殿也都动摇。当时诸天人惊愕恐惧,随即见到菩萨剜眼布施,于是都从天上飞来,充满虚空,并撒下各种花、香作为供养,赞叹道:‘好啊!大王所作的事情,很是奇特!’

  帝释天上前问道:‘能做这样的事,实在是奇特!你想求得什么果报?’大王答道:‘不求魔王、大梵天、四大天王、帝释天、转轮圣王等三界中的安乐,(只愿)以此功德誓求佛道,度脱众生到达涅槃的安乐。’帝释天又问:‘你如今剜眼这样痛苦,是否有后悔、退失、瞋恚心呢?’大王说:‘不后悔,也不瞋恨。’

  帝释天又说:‘我现在看你鲜血淋漓,身体颤抖,说不悔恨,实在令人难以相信。’大王便立誓道:‘我剜眼布施,没有丝毫悔恨心,(只是)用来求取佛道。如果确实将成就佛道,真实不虚,则愿我双眼恢复如初。’国王立誓后,两眼立即完好如初,明亮清澈、视物更胜于前。

  众天人、百姓、一切在场大众欢庆踊跃,喜不自胜。大王对婆罗门说:‘如今我把眼睛布施给你,令你能看到东西,以后成佛时我将令你得到慧眼。’接着带婆罗门进入宝库中,让他随意拿了一担珍宝,遣送他回到本国。

  波罗陀跋弥国王亲自出城迎接婆罗门,见面后先问:‘得到眼睛没有?’婆罗门回答道:‘得到了,我现在已能看东西了。’又问他道:‘须提罗王如今是死是活?’婆罗门回答道:‘众天飞来,大王随即立下誓愿,他的眼睛便得以恢复如初,更胜从前。’波罗陀跋弥听完此语,气恼烦闷,愤恨郁结,心裂而死。”

  佛告诉阿难:“要知道当时的须提罗王,就是现在的我;波罗陀跋弥,就是现在的提婆达多;当时讨要我眼睛的婆罗门,就是现在在场的得道盲婆罗门。前世时我布施给他眼睛,以至于今天,因为见到我的缘故,既得到了肉眼,又获得了慧眼。我为你们世世苦行,积累功德,如今获得佛果,你们也应当精勤追求出离生死轮回的要道。”

  佛宣说此法时,所有与会者皆感念佛恩,刻苦自励,有得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果的,有发无上道意的。贤者阿难及与会大众,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附原经文:

  快目王眼施缘品第二十七

  【经文】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大众围绕。而为说法。城中人民。乐听法者。往至佛所。前后相次。时城中有盲婆罗门。坐街道边。闻多人众行步驶疾。即问行人。此多人众。欲何所至。行人答曰。汝不知耶。如来出世。此难值遇。今在此国。敷演道化。我等欲往听其说法。

  此婆罗门。而有一术。众生之中。有八种声。悉能别识。知其相禄。何谓八种。一曰乌声。二曰三尺乌声。三曰破声。四曰雁声。五曰鼓声。六曰雷声。七曰金铃声。八曰梵声。

  其乌声者。其人受性。不识恩养。志不廉洁。三尺乌声者。受性凶暴。乐为伤害。少于慈顺。其破声者。男作女声。女作男声。其人薄德贫穷下贱。其雁声者。志性勦了。多于亲友。将接四远。

  其鼓声者。言辞辩捷。解释道理。必为国师。其雷声者。智慧深远。散析法性。任化天下。金铃声者。巨富饶财。其人必积千亿两金。其梵声者。福德弥高。若在家者。作转轮圣王。出家学道。必得成佛。

  时婆罗门。语行路人。我能识别人之语声。若实是佛。当有梵音。汝可将我往至其所。当试听之。审是佛不。时行路人。因牵将往。渐近佛所。闻佛说法。梵音具足。深远流畅。欢喜踊跃。两目得开。便得见佛。紫磨金色。三十二相。明朗如日。

  即时礼佛。喜庆无量。佛为说法。志心听受。即破二十亿恶。得须陀洹。已得慧眼。便求出家。佛言善来。便成沙门。佛重方便。广为说法。即复寻得阿罗汉果。

  一切众会。莫不奇怪。贤者阿难。从座而起。长跪叉手。而白佛言。世尊出世。实多饶益。拔济盲冥。恩难称极。此婆罗门。一时之中。肉眼既开。慧眼清净。佛于此人。恩何隆厚。佛告阿难。吾与其眼。不但今日。过去世时。亦复与眼。阿难重白。不审世尊。过去与眼。其事云何。唯愿垂哀。具为解说。

  佛告阿难。过去久远。无量无数。不可思议。阿僧祇劫。此阎浮提。有一大城。名富迦罗拔。时有国王。名须提罗。所以名之为快目者。其目明净。清妙无比。彻睹墙壁。视四十里。以是故立字号曰快目。

  领阎浮提八万四千国。六万山川。八十亿聚落。王有二万夫人婇女。一万大臣。五百太子。其第一太子。名尸罗拔陀提。王有慈悲。愍念一切。养育民物。犹如慈父。化导以善。民从其度。风时雨顺。四气和适。其国丰乐。群生蒙赖。

  尔时其王。退自思惟。我因宿福。今为人主。财宝五欲。富有四海。发言化下。如风靡草。今世会用。更无绍续。恐我来世穷苦是分。譬如耕夫。春日多种。秋夏收入。所得必广。复遭春时。若当懒惰。来秋于谷何望。是以我今于诸福田。及时广种。不宜懈怠。

  即告群臣。出我库藏金银珍宝衣被饮食所须之具。着诸城门。及积市中。遍行宣令。一切人民。有所乏者。皆悉来取。并复告下八万四千国。亦令开藏施给一切。

  时诸群臣。奉受王教。即竖金幢。击大金鼓。誊王慈教。遍阎浮提。阎浮提人。沙门婆罗门。孤贫困厄。年老疾病。有所欲得。称意而与。一切人情。赖王慈泽。安快自娱。无复忧虑。歌颂赞叹。皆称王德。

  尔时边裔。有一小国。其王名曰波罗陀跋弥。恃远慠[同“傲”]慢。不宾王化。又其治政。五事无度。受性仓卒。少于思虑。耽荒色欲。不理国政。国有忠贤。不往咨禀。边境之土。役使烦倍。商贾到国。税夺过常。

  彼王有臣。名劳陀达。聪明智略。明识道理。睹其违度。前谏王曰。王有五事。不能安国。必招祸患。恐是不久。傥不忌讳。听臣说之。王曰。便道。

  寻长跪白王。受性仓卒。少于思虑。事大不当。必致后悔。王耽荒色欲。不理国事外有枉滞。理情无处。国有忠贤。不往咨禀。则不防虑未然之事。边土之民。役调烦剧。则思违背宾属他国。商贾税夺。违于常度。恶惮行来。宝货猛贵。有此五事亡国之兆。愿王易操。与民更始。

  须提罗王。恩慈广普。阎浮提人。咸蒙慧泽。我曹此国。独不恭顺。幽遐之民。不蒙其润。愿王降意。还相承奉。便可子孙食禄长久。

  波罗陀跋弥。闻此臣语。心恚作色。不从其言。臣劳陀达。益生瞋愤。而自心念。我见王治政。匡化不周。表贡忠诚。望相扶辅。反更怒盛。不从我言。言既不用。傥复见杀。当就除之。为民去患。

  谋未及就。事已发露。王合兵众。欲往诛讨。时劳陀达。知王欲收。即便乘疾马。逃走而去。兵众寻逐。彼劳陀达。素善射术。又知人身着射应死处凡有十八。兵众虽逮。不敢能近。迳得彻到富迦罗拔国。见快目王。拜问讯讫。共王谈对。事事得理。王即善之。立为大臣。

  渐得亲近。具以来事。以用启闻。王闻是已。问群臣言。彼之国土。不属我耶。群臣答曰。悉属大王。但恃遐远。不来宾附。劳陀达言。彼波罗陀跋弥。顽嚚凶暗。纵逸荒迷。不识礼度。凭远守谬。不承王命。彼民恶厌。视之如怨。与臣兵马。自往降伏。

  王闻其语。即然可之。告下诸国。选择兵众。克日都集。往彼波罗陀跋弥王国。尔时波罗陀跋弥。比国之王。遣人语之。阎浮提内。都敕发兵。当集汝国。汝快晏然。而安坐耶。波罗陀跋弥。闻是消息。愁闷迷愦。莫知所如。著垢黑衣。坐黑闇处。

  有辅相婆罗门。来至其所。问其意故。王有何忧。愿见示语。波罗陀跋弥王曰。卿不闻乎。前劳陀达。逃突至彼快目王边。因相发起。令快目王悉发八万四千诸国兵众。欲来攻我。若当来者。便灭我国。其辅相曰。当令群臣试共议之。

  即合共议。各各异计。共辅相言。我闻快目王。自誓布施。唯除父母。不以施耳。其余一切。不逆来意。今此国中。有盲婆罗门。当劝勉之往乞王眼。若能得者。军兵足却。王闻是语。即然可之。寻遣辅相。往求晓之。

  辅相即时。遣人往唤。寻使来而告之曰。今有国事。欲相劳苦。愿垂留意。共相佐办。婆罗门言。我今盲冥。竟何所能。而相佐办。

  辅相又曰。须提罗王。欲合兵众来伐我国。若当来者。我等强壮。虽能逃避。犹忧残戮。况汝无目。能得脱耶。彼王有誓。一切布施。随人所须。不逆人意。往从乞眼。庶必得之。若得其眼。兵众可息。此事苟办。当重募汝。婆罗门言。今我无见。此事云何。王重劝勉。我当遣人将护汝往。即给道粮行道所须。引路而去。

  时快目王国。种种灾怪。悉皆兴现。空中崩声。曳电星落。阴雾霹雳。地处处裂。飞鸟之类。悲鸣感切。挫戾其身。自拔羽翼。虎狼师子。走兽之属。鸣吼人间。宛转于地。国王臣民。怪其所以。

  时婆罗门。渐到大城。径至殿前。高声唱言。我在他国。承王名德。一切布施。不逆人意。故涉远来。欲望乞匃。王闻是语。即下问讯。步涉遐道。得无疲倦。若欲所得。一切所须。国土珍宝。车马辇舆。衣被饮食。随病医药。一切所须。皆当给与。

  婆罗门言。外物布施。福德不妙。内身布施。果报乃大。我久失眼。长夜处冥。承闻大王。故发意来。欲乞王眼。王闻欢喜。语婆罗门。若欲得眼。我当相与。婆罗门言。欲与我者。何时能与。王语之曰。却后七日。便当与汝。

  王即宣下八万四千小国。须提罗王。却后七日。当剜其目施婆罗门。诸欲来者。悉皆时集。诸王人民。闻斯令已。普来奔诣。于大王所。八万四千诸王臣民。以身投地。腹拍王前。啼泪交流。而白王言。我之等类。阎浮提人。蒙赖大王。以为荫覆。若当剜眼施婆罗门。一切人民。当何恃怙。唯愿回意。勿为一人而舍一切。

  一万大臣亦皆投地。仰白王言。何不哀愍怜我曹等。为一人意。舍弃我等。唯愿回意。莫与其眼。二万夫人。头脑打地。腹拍王前。亦皆求请。唯愿大王。回意易志。莫以眼施。安慰我等。五百太子。涕哭王前。唯愿天父。当见矜怜莫以眼施。抚养我等。

  时戒贤太子。重白王言。愿剜我眼。以代父王。所以然者。我虽身死。国无损益。大王无眼。海内靡恃。时快目王。告诸王臣夫人太子。我受身来。生死长久。设积身骨。高于须弥。斩刺之血。倍于四海。而饮母乳。过四大江。别离悲泪。多于四海。

  地狱之中。破坏之身。烧煮斫刺。弃眼无数。饿鬼之中。受若干形。火从身出。还自焦然。如是破坏。眼亦无数。畜生之中。更相食啖。种种死伤。复不可计。人间受身。寿多中夭。或争色欲。还相图谋。共相伤杀。死非一彻。如是破散。无央数眼。正使生天。命亦不久。计本以来。亦受多形。于此三界。回波五道。

  为贪恚痴。碎身尘数。未曾给施用求佛道。如此臭眼。危脆之物。如是不久。自当烂坏。今得用施。不应不与。今持此眼。以用布施求佛无上一切智眼。若我愿成。当与汝等。清净慧眼。汝莫遮我无上道意。其在会者。默然无言。

  正语左右。可挑我眼。左右诸臣。咸各言曰。宁破我身。犹如芥子。不能举手向大王眼。王语诸臣。汝等推觅其色正黑。谛下视者。便召将来。诸臣求得。将来与王。王即授刀。敕语令剜。

  剜得一眼。着王掌中。王便立誓。我以此眼。以用布施。誓求佛道。若审当得成佛道者。此婆罗门。得我此眼。即当用视。作是誓已。王即以眼。安婆罗门眼匡之中。寻得用见。得视王身及余众会。

  欢喜踊跃。不能自胜。即白王言。得王一眼。足我用视。愿留一眼。王自用看。王复答言。我已言决。许与两眼。不应违言。便更剜一眼。复著掌中。重复立誓。我持眼施。用求佛道。审能成佛。至诚不虚。此婆罗门。得于我眼。便当用视。复安一眼。寻得用视。

  当尔之时。天地震动。诸天宫殿。皆亦动摇。时诸天人。愕然惊惧。寻见菩萨剜目布施。咸皆飞来。侧塞虚空。散诸华香。而用供养。赞言善哉。大王所作。甚奇甚特。

  天帝前问。实为奇特能作是事。欲求何报。王答言曰。不求魔梵。四王帝释转轮圣王三界之乐。以此功德。誓求佛道。度脱众生。至涅槃乐。天帝复问。汝今剜眼。苦痛如是。颇有悔退瞋恚不耶。王言不悔。亦不瞋恨。

  天帝复言。我今观汝。血出流离。形体战掉。言不悔恨。此事难信。王即自誓。我剜眼施。无悔恨意。用求佛道。会当得成。审不虚者。令我两眼平复如故。王誓已讫。两眼平完。明净彻视。倍胜于前。

  诸天人民。一切大会。称庆喜踊。不能自胜。王语婆罗门。今与汝眼。令汝得视。后成佛时。复当令汝得慧眼见。将婆罗门。入宝藏中。恣取一担。发遣去还到本国。

  波罗陀跋弥。自出迎之。已见先问。得眼不耶。答言得眼。我今用视。复问言曰。彼王今者。为存为亡。答言诸天来下。寻即誓愿。眼还平复。眼好于前。波罗陀跋弥。以闻此语。恼闷愤结。心裂而死。

  佛告阿难。欲知尔时须提罗王。今我身是。波罗陀跋弥。今调达是。时乞我眼婆罗门者。今此会中。盲婆罗门得道者是。先世之时。我与其眼。乃至今日。由见我故。既得肉眼。复得慧眼。我为汝曹。世世苦行。积功累德。今日致佛。汝等应当勤求出要。

  佛说是语时。诸在会者。感念佛恩。内身克厉。有得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者。有发无上道意者。贤者阿难。及诸会者。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更多白话佛经大全

-----------------------------------------------------------------------------------------------------

 
 
 
前五篇文章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五百盲儿往返逐佛缘品第二十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富那奇缘品第二十九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尼提度缘品第三十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大劫宾宁缘品第三十一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微妙比丘尼缘品第三十二

 

后五篇文章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月光王头施缘品第二十六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散檀宁缘品第二十五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重姓缘品第二十四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金天缘品第二十三

贤愚因缘经白话:贤愚经白话 迦旃延教老母卖贫缘品第二十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