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吴衍花老人往生纪实(有一)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12:11:01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吴衍花老人往生纪实(有一)

 

  《净土》2012年第3期

  作者:有一

  二零一二年五月六日下午,吴衍花家人告诉我,老人四肢冰凉,意识模糊,不时说着胡话。其中一句最清楚:“把我的皮剥啦!我掉下去啦!快往上顶顶我。”要知道,七十三岁的吴衍花病重已经八个月了,最近一两个月基本卧床,并且进食很少。

  我赶忙去探望,发现老人面容憔悴,神智时清时昧,气息快弱不匀,手足冰凉,并且已延至四肢上段。脉搏极微弱,血压测不到。我告诉家属,老人已进入弥留之际,要尽快进行助念。家属们欣然同意,并随即向平川区助念团郭、李、田三位团长请求助念。团长们不敢怠慢,连忙召集大家到指定现场。

  大部分居士到场后先行总念,即香赞、《阿弥陀经》、弥陀赞等等,并进行开示。我们告诉老人家,要深信如《阿弥陀经》中佛所展示的西方极乐世界,无比殊胜的依正庄严。要放下一切,发愿往生。此时为下午五时许。这时,家人们万分紧张,肝肠寸断。他们深切地感受到,与他们朝夕相处的至亲就要别去了,纷纷愁云惨淡,垂泪饮泣。大家劝他们,要理智对待无常,对待生死。郭俊清居士对其儿子讲,送母亲往生是最大的孝行,是出离轮回、究竟解脱的唯一道路。家属们这才略显平静。

  佛号声朗朗响起,老人也在与死魔做着殊死搏斗。只见她辗转反侧,不稍安枕;目光游移,黯淡无神,面如土色,呻吟不止,口半张半合。其痛苦正如佛经所形容的如生龟剥壳。居士们劝慰老人放下对这个尘世的一切牵挂,争取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而其多生累劫之冤亲债主也使出他们最大的力量,干扰老人往生。老人有时竟喃喃地说:“不去,不去。”居士们靠佛力加持,老人靠佛力加持,与死神及冤亲债主们做着殊死的“拔河”比赛。在老人小解的时候,我们在现场留一位女居士用柔和的声音,念着“南无阿弥陀佛”提醒着她;在老人最痛苦难耐、烦躁不安时,我们并未用追顶念法来强压,而是顺其自然,柔声安慰,随缘开示令其勿失正念,让她心静意平,不致生起逆反心。我们反复告诫老人,往生西方是出离六道,永离苦难的唯一选择;往生西方是能满足你眷顾现世亲人的唯一方法;往生西方是乘愿再来,度诸有缘,偿还宿债的唯一途径。我们还将念佛的功德回向给老人多生累劫的冤亲债主,并祈求他们勿再冤冤相报,不要再干扰老人的往生,请求他们与我们一起念佛,共同成就一尊佛;我们还警示他们,若仍执迷不悟,继续执著过去的恩怨而不肯释怀,将错上加错,罪上加罪,要受无量果报;我们告诉老人家,您是我们平川助念团成立以来,第一位受助者,您一定要慈悲示现往生西方,“度度”我们啊!

  晚八时许,老人呼吸突然变得粗大,两臂曲屈半举,双拳紧握,口大张着,进行着在这个世界的最后呼吸。随即气息渐微渐弱,生命之钟也渐摆渐停。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家属们再也克制不住了,纷纷欲上前牵抚恸哭,我们反复劝导家人理智对待,最终将不能自已的几位亲属劝离了现场。这时,最令人激动的时刻出现了,居士们纷纷合掌,流着热泪,念着最动人魂魄的“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洪名。田晋堂、吕凤兰、刘玉梅、关润梅四位女居士一动不动,跪在地上,齐声同念,让“南无阿弥陀佛”的灵籁之音在夜空里荡漾。吴衍花老人走尽了她在这个尘世的最后路程。她口半张着,眉宇间写着无尽的痛苦,双臂用力地半举着,双拳紧紧地攥着,像一尊受难的雕塑,赫然呈现在每个人面前。

  助念的路变得越来越艰难了,见老人盖着自家缝的红被单,刘玉梅居士不忍心,将为自己老人准备的陀罗尼被让了出来。居士不但要与疲劳、瞌睡作斗争,还要忍受断灭见无神论者和外道“阴阳”先生轻蔑的目光、讽刺尖刻的语言。不但如此,别的违缘也粉墨登场了——酒摊子摆起来了,猜拳行令声不绝于耳;赌场子摆起来了,掷骰子声也不绝于耳;“推拖拉机”的、“斗地主”的各路“神仙”都到了。他们大声喧哗,莫名地笑着;叼着香烟,喷着酒气,像绿苍蝇一般,习惯而麻木地,也似乎是“天然”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情也悲。恻隐之心,本来人皆有之,奈何人心不古,世风日下至此,对生命而无敬畏,于无常麻木不仁。难道这就是中国人的道德和良心吗?难道这就是中国人的精神吗?鲁迅先生曾说:“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这是几十年前,先生的愤懑之言。我不知道先生若是有知,面对此情此境,还会作何感言。

  言归正传,我们从“阴阳先生”等人那里争取到的助念最后期限为五月七日早上六点。这样,我们起码还有十个小时的时间。在“谈判”时,他们好心地提醒我,最后必须还他们一个直臂不攥拳的人。我说这个你放心,最后满足你们的愿望就行。其实,这话说完我就觉得唐突了。“能保证把人念软吗?”“唉,大不了最后用热毛巾敷吧!”我在心里自言自语。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大家分两班,越念越起劲,越念越兴奋。几位女居士换了班,嘴里的佛号仍然停不下来。时间像水一样流逝着。我和郭俊清居士商量说,除了我们自己开示外,还要让老人的家人更有针对性地进行开示,郭居士赞成并马上督促进行。这样,我们找老人的子女谈话,了解到老人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们的父亲将来的赡养问题。于是,我们当机立断让老人的子女在老人遗体面前表态,好好照顾父亲。孙子们也拳拳地表示要好好学习,好好做人。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老人的老伴也忍住巨大悲痛劝她痛痛快快地跟阿弥陀佛走。令我们特别欣慰的是,老人的三个儿子特别配合,始终坚持跟我们轮流助念。

  随着时间的推移,助念的效果也逐渐显了出来。老人的口也闭合了,面容越来越安详,两臂轻举,双拳半握,以至像在做一个甜美的梦。五月七日,早上六点的钟声马上就要敲响了,令人忐忑的时刻也到了。我们对老人进行了探试,先小腹,后胸部,最后是头顶。啊!头顶最热,在距离头顶几公分的地方就能感受到温热。那半举的臂和握着的拳都是柔软的,臂膀轻轻一拉就顺了。这时有人欢呼了起来,杨惠霞居士像个孩子一样跳了起来。大家脸上泛着激动的光,争先恐后的触摸像面条一样柔软的四肢。

  助念结束了。随着这个骨瘦如柴的老人柔软的身躯,被八个壮汉抬到了楼下灵堂的水晶棺里,大家不平静的心里,又涌上了一丝隐忧。

  五月八日上午八时,殡仪馆的灵车开来了。在送老人上车的时候,我特意摸了摸老人的手。咦?还是软的。经过二十六小时不停的冰冻,老人的遗体竟然还是软的。我喜出望外,赶忙将这一消息报告给了几位参加助念的居士,他们也感觉不可思议。佛在《无量寿经》上说:“设我得佛,十方无量不可思议诸佛世界众生之类,蒙我光明触其身者,身心柔软,超过天人。若不尔者,不取正觉。”佛所说真实不虚啊,蒙佛光明触照者,柔软超过天人。哪岂止是小小的冰柜能冻得住的呢?

  殡仪馆的告别仪式上,老人的儿女们与老人做着最后的告别。他们并没有表现出格外的,撕心裂肺般的悲痛,相反倒有少许平静和安慰。因为他们隐隐知道,他们的亲人跟太多太多的亡者的走法不一样,她去了她永久的家,去了大家永久的家。

  高高的烟囱里升起袅袅青烟,阳光明媚,几只小鸟欢快地叫着,此刻的殡仪馆感觉不到一丝恐惧和不安,相反我倒觉得有些许温暖和祥和。骨灰烧出来了,果不出所料,白色居多,有几块是土黄色的,还有一块蓝绿色珊瑚样的骨头。

  大梦俄迁,无常迅速。方生方死,方死方生。面对我们生命表相形态的流转,我们如何寻找真正的生命,吴衍花老菩萨往生的事例,难道还不值得每个人思考和行动吗!感谢阿弥陀佛,感谢吴老菩萨,感谢每个参加助念的人。

  (完)

 
 
 
前五篇文章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妈妈往生纪实(陈桂锦)

《普门品》讲记——无尽悲心

家家观世音,户户弥陀佛(智慧)

普门示现的境界——观世音菩萨三十二应化身的说法(云香)

能救世间苦,无刹不现身”——《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要义概

 

后五篇文章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陈乐俊居士往生纪实(释德证)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极乐世界是我们真正的家乡(李文红)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九十二岁张翠娥老居士往生纪实(通华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瘫痪在床念弥陀预知时至佛来迎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母亲的微笑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