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于一念顷生极乐国(衍晖)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12:11:31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于一念顷生极乐国(衍晖)

 

  《净土》2012年第4期

  作者:衍晖

  2007年冬,因父亲住院,我搬回父母家陪母亲。晚上我诵《地藏经》给母亲听,第一次听闻《地藏经》,母亲似信非信,直到姐姐回来给我们大声念了藏语的四皈依,她才从此每晚和我们一同念《地藏经》了。母亲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是认真而敏捷的。有一次才念了上卷,妈妈就摸了摸我的手,显然是明白了经意,为地藏菩萨的孝心感动。

  母亲往生前两年,因颈部再生性纤维瘤,不到一年时间内前后做了两次手术,2008年冬天,又因肠梗阻住院。春节前,我从卢森堡回国直接去扬州高旻寺参加禅七,静中,母亲庄严的容貌多次出现,她用熟悉的口吻问我:地藏菩萨像印好没有?并一再嘱咐我:要印得好。我在网上听梦参老和尚讲《地藏经》时,曾发愿印地藏菩萨像,但从未向母亲提及过,为什么此次禅七会与母亲感通此愿呢?禅七结束后,我到褒禅寺陪我的皈依师父绍云老和尚过春节,看到来寺里请老和尚看病把脉的人络绎不绝,不禁想起了多病的母亲。身边的同修提醒我:把母亲接来寺里来吧!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母亲的音容会在禅七中一再现前,可能是佛菩萨正在以这种方式告诉我:尚未皈依三宝的母亲与佛教的机缘就在此时。于是,我立即动身回家接母亲。

  当时,母亲耳朵后面似乎长了肿块,家里正计划初七到医院检查,并做好了手术的准备。我说服父母先去褒禅寺让老和尚看看再说。师父看后说“不用担心,你的父母都是有福报的人”,而且母亲果然于此行皈依佛门。母亲说:“我不会念佛,只会念阿弥陀佛!”她是指她不懂浩瀚佛经的深邃道理,而她“只会念阿弥陀佛”的单纯恰恰契合了净土念佛法门的要点,成就了她日后的顺利往生。

  师父说“对于心诚的人,佛经的加被力量当下就发挥作用”,一天,我为母亲读《楞严经》,读到那一段佛借波斯匿王一生中几度过恒河的亲身经历,启发大众认得不生不灭的自性。波斯匿王的身体已经发白面皱,但是那颗能见的心却如同三岁时与慈母一道初见恒河时一样,没有变灭。不生灭者,也不受生死。“大王,汝面虽皱,而此见精,性未曾皱。皱者为变,不皱非变。变者受灭,彼不变者。元无生灭,云何于中受汝生死。而犹引彼末伽黎等,都言此身死后全灭。”初闻此法的母亲竟然当即有所领悟,真是不可思议!以后我就常和母一起学习《净土文》和《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了。

  2009年春天,母亲患了气喘,有时甚至呼吸困难,病情的反复令她憔悴不堪,但只要一念佛,病症就消失了,脸色也有所好转。于是我建议母亲去寺里住一段时间,虽然父亲不赞成,但是母亲还是默许了我的建议,她知道阿弥陀佛是病苦中的她唯一靠得住的救护。我们抱着让她病愈的希望于 5月3日来到了褒禅寺,绍云老和尚开的药方是“一心念佛求往生”。妈妈慧根非同一般,当下起信,从此吃得下,睡得着。住在褒禅寺的8个月里,她再没服过一颗药。

  5月27日,绍云老和尚亲自排班给母亲助念,三天后,母亲的状况根本好转,头发也开始变黑了,可此时家里人却在为“母亲是否应该继续住在庙里”而发生了反复的争执。当母亲得知我决定陪她去医院治疗时,委婉而痛切地指责我“怎么会这样”。此次母亲出院后,自己决定直接回到褒禅寺,彻底了却尘缘,从此为求生净土开始精进念佛。病和死亡再也不能够折磨她的意志,日渐消瘦的她神情自若,心情坦然,而我反倒未能控制住情绪,在观音菩萨面前失声痛哭,请菩萨加持给母亲添寿。现在想来十分惭愧,关键时候,母亲总是比我强大。

  也许是母亲真正对极乐世界生起了信愿而感通了佛菩萨加持,在大多数人都是无利不往的现在,我们竟然请到了一位有着菩萨一样好心肠的保姆来照顾母亲。母亲是褒禅寺的重点保护对象,身为好几个寺庙法主的绍云老和尚尽管日理万机,但每次从外地回来,最先看望的一定是助念堂。来褒禅寺的信众和我的学生也常探望母亲。有一次我们一起聊天时讲到生死无碍、来去自在的禅师站着就了脱生死的故事,母亲说:“那我也要站着走,你们把我扶起来!”

  母亲吃得越来越少,到最后只能喝果汁和清水,我和二姐心痛得直掉眼泪,而母亲却反而平静地教育我们:“怎么这么脆弱?”在她离开人世的最后十几天,只喜欢我们念佛给她听。我周末到褒禅寺,二姐总有许多话和我说,每每此时,母亲便提醒我们:“快为我念佛。”2010年元旦时,妈妈几乎不能走动了。“快”是妈妈最后几天挂在嘴边的话——“生死事大,快念佛啊!”“快!让我站起来。”“快把我扶起来!”声音饱含满她平时不常有的紧迫。妈妈是急着要跟阿弥陀佛走了。

  母亲走前的一星期,绍云师父在法堂里对我说:“于一念顷生极乐国是真的。”这句话像是提醒,又像是预言。我和母亲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是“于一念顷生极乐国”。

  2010年1月3号上午9点多钟,母亲应是预知了自己即将往生,她平静地嘱咐二姐:“从现在起,你念的佛号声就不能再停下来了。”1月6日,我听见妈妈在念叨“七宝池八功德水”,上午有两位远道而来的居士来看望母亲,在母亲床前念佛,中午,他们嘱咐我们了一些注意事项,才离开。

  2010年1月7日,经过近一小时的助念后,母亲睁开眼睛,口念“阿弥陀佛”,于上午7点55分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一位曾来褒禅寺看望过母亲的江西大金山寺出家人告诉我,母亲往生后的连续两天,她在清晨拜佛诵经后,心中都会显现“舍身安养”四字。

  佛菩萨以善巧智慧,让在场为母亲助念的出家众、居士们以及我的家人们亲证了往生真实不虚的奇迹:

  1月7日上午8点一刻左右,二姐看到已逝的母亲如同睡着了一样,神态安详,嘴角上扬,面色比生前还红润些,心里便问:“妈妈,你是否已经到了佛国?到了,就请示现笑脸给我看看。”没过两分钟,母亲就在空中示现了一张又一张笑脸,二姐顿感身心轻松自在。当天下午,母亲就以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将遗嘱感应给二姐姐,把家事嘱咐得清清楚楚,并满怀慈爱地让她信愿称念阿弥陀佛。1月9号给母亲穿寿衣时,肌肉和关节比生前还柔软,恍如平时帮妈妈穿衣服一样。1月10日上午,父亲来庙里,母亲再次以不可思议的心灵感通转告我们要关怀父亲并交待了相关的具体事项。当天下午2点,绍云老和尚亲自主持荼毗。荼毗仪式开始时漫天雪花飞舞,举火后,一群小鸟追着烟云飞鸣,并在助念堂院子上空环绕一周。大家备感振奋,纷纷念起阿弥陀佛。小鸟伴着佛号声又做圆周形的飞行。当我拿着相机走向院子中间时,化身窑的烟忽然改变了方向,偎贴着地面朝我袭来,我情不自禁地叫“妈妈……”荼毗仪式中,我在拜垫前磕下头去,妈妈在化身窑上方对我现出裙袂飘然的高大身姿,如雕像般稳定,面貌是照片中母亲少女时的形象,只是没有线条和色彩,我猜想或许母亲示现的便是琉璃光身吧!母亲留下灿若银雪的灵骨和舍利花,绍云老和尚表堂时,做了印证。

  母亲荼毗后,助念由原来的24小时改为早7点到晚21点,一直持续到一七结束。尽管助念很辛苦、参与助念的居士们以年长者居多,褒禅寺还是连续为母亲做了七场七期普佛,母亲的圆寂和助念成员的舍身博爱坚定了我和家人对净土法门的信心。我不敢想象,如果没有绍云师父的慈悲摄受,母亲将遭遇怎样的悲苦。幸运的是,我们遇到了老和尚,我们是多么感激师父和褒禅寺常住,感谢十方的四众弟子!

  心和境在起伏跌宕中渐渐平静,尽管学习了很多经书,但最终却是在母亲的实际言行中学会“将一滴水放回到大海”。母亲是当机者,我只是常随众之一。如今慈母已经融入阿弥陀佛的清净大海,我方才领略佛菩萨的万德洪名。我曾在母亲往生前问过她:“你最喜欢我叫你什么?”母亲回答:“亲娘!”现在我经常大声念“阿弥陀佛是亲娘!”阿弥陀佛本来就是一切众生的慈父慈母。

  (完)

 
 
 
前五篇文章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姐姐别怕,佛能救咱们(佛顾)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临时抱佛脚 老伴得往生(果定)

《生死之轮》六道轮回图释义开示

如何让你的皈依戒律更圆满:格桑扎西仁波切

净界法师:这个是你学唯识最重要的功课!

 

后五篇文章

林清玄:情深,万象皆深 黑衣笔记

林清玄:情深,万象皆深 期待父亲的笑

林清玄:情深,万象皆深 报岁兰

林清玄:情深,万象皆深 三生石上旧精魂

林清玄:情深,万象皆深 自序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