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 天台宗综论其它
 
 

竺法护译《正法华经》“自然”译词析论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0:58:15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竺法护译《正法华经》“自然”译词析论
  黄国清
  圆光佛研所兼任助理研究员
  提要
  “自然”是汉语中固有的词语,于先秦已凝合为复合词,可作形容词、副词或名词,在道家思想中更有丰富的哲学意涵。自佛经的汉译初期开始,许多不同的梵文佛教术语都译为“自然”,造成解读上的极大困难。本文透过《正法华经》译文与现存梵本的比对,发现作形容词和副词的“自然”,多数在梵本中找不到对应词语,推测是译者为了满足以四字为一音节停顿所作的添译。与梵本对照有助于部份文句中“自然”词性的正确判定,惟作形容词和副词者的词义一般并无解读上的困难。名词方面的问题则甚为复杂,许多不同的梵文词语如“svabhava”(自性)、“prakrti”(本性)、“nirvana”(涅槃)、“svalaksana”(自相)、“asambhuta”(无生)等,竺法护都译为“自然”,仅透过汉译本的文句必然无法对其意义作正确的解读。结合汉语、梵语、藏语的语文学和佛教文化的科际整合研究进路,势可为初期汉译佛典的语文研究带来重大突破。
  关键词:1.语文研究 2.《正法华经》 3.自然 4.词性 5.词义
  一、前言
  “自然”是古代汉语中固有的词语,在先秦已凝合成复合词,可用作形容词、副词或名词,在道家思想中更有丰富的意涵。在佛典汉译初期,采用“自然”一词来翻译某些佛经的名词术语如“自性”等,[1] 意义与此词在中国传统文献中的理解差别甚大,[2] 到了某个阶段后,就用比“自然”更适切的译词来翻译这些佛教名词术语。早期翻译的佛典较少为人读诵,加上注释书的缺乏,如何正确掌握其中“自然”意义,已成为后代佛典语文研究的难题。即使是用作形容词、副词的“自然”,如何对其词性作正确的分判,也是解读上的问题。本文以竺法护译《正法华经》的“自然”译词为研究主题,对照现存梵本(下文直接以“梵本”称之)与鸠摩罗什的译本,以了解其梵文对应词与解读其意义。
  二、汉语文献中“自然”的词性与词义
  “自然”一词由“自”和“然”两词构成,“自”是代词,是“自己”的意思;[3] “然”也是个代词,相当于“如此”、“这样”。[4] “自”和“然”两字凝合成主谓式(表述式)复合词,[5] 《汉语大辞典》在“自然”一词下列出四个义项:1.天然,非人为的。2.不勉强、不拘束、不呆板。3.不经人力干预而自由发展。4.犹当然。[6] 《中文大辞典》列有两个义项:1.犹天然也。今科学上谓凡出于天然、不假人工造作者,皆曰自然。2.无勉强也。[7] 在一般的古代汉语文献中,“自然”的通常用法是形容词和副词,[8] 即使用作名词,也不是表达很特殊的思想概念。在东汉王充《论衡.自然篇》中,“自然”主要用作形容词,也有零星的副词用法,完全没有作名词的。[9] 六朝的《颜氏家训》“自然”凡七见,形容词四次,副词三次,无名词。[10] 《世说新语》中,“自然”出现七次,包括形容词二见、副词三见;[11] 另有二处作名词用,其一是“自然无心于禀受,何以正善人少,恶人多”[12] (〈文学〉),其二是“殊足损其自然”[13] (〈忿悁〉)。《文心雕龙》七见“自然”,作形容词者三次、作副词者三次;[14] 用作名词者一次,即“岂非自然之恒资,才气之大略哉?”(〈体性〉)“自然”与名词“才气”对文,〈体性〉后文又有“才由天资”句,可知此“自然”为名词,与禀赋之来源的“天”同义。除《论衡》外,上述著作都非专门的哲学性论述,“自然”即使用为名词,也不过是指天赋禀受的来源或人的天然之性,哲学意义相对淡薄。
  “自然”的哲学意义在道家思想中表现得极为突出。[15] 《汉语大词典》和《中文大辞典》的引例中,时代最早的都是《老子》一书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考《老子》书中“自然”一词凡五见,其中明显是形容词者有“百姓皆谓我自然”(17章)、“希言自然”[16] (23章)、“夫莫之命而常自然”(51章);“以辅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64章)是名词,意谓万物自然而然的本来状态;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25章)中“自然”的词性出现争议。河上公注说:“道性自然,无所法也。”将“自然”当作谓语形容词;但从语法上看,“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的句式都是主语名词──谓语动词──宾语名词,所以有学者主张“道法自然”也属这种句式,应将“自然”视为名词,意即“自然之原则”。[17] 即使在《老子》书中“自然”已用作名词,有丰富的道家思想意涵,但哲学本体论的意义并不明显。
  到了魏晋南北朝,“自然”的词义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哲学意义更为浓厚,这与魏晋玄学家喜谈《周易》、《老子》、《庄子》“三玄”有关。许杭生说:“在老子、庄子、何晏、王弼那里,‘自然’并不是指世界的本身,而是对世界本体的描述或者直接指世界的本体。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二十五章)‘自然’究是自己如此。……这个自己如此的‘道’没有原因也没有根据,所以成了世界的最后原因和最后根据。在庄子那里,‘自然’这个概念仍然没有超出老子的规定,基本上还是自然而然、自己如此之意。庄子虽然曾经把‘自然’叫作‘天’,但他所说的‘天’并不是与地对应的天,而是指与人为相对的天然。天然也就是自然而然。王弼所说的‘自然’直接与‘道’(或‘无’)等同,他说:‘自然,其端兆不可得而见也,其意趣不可得而睹也。’(《老子》十七章注)把‘自然’看作没有任何规定性的世界本体。阮籍虽说也是个玄学家,但他的自然观却不以‘无’为本的本体论,因此他对‘自然’的理解也不同于老子和王弼,而是把‘自然’与天地万物等同起来,以整个现象世界为‘自然’。”[18] “对世界本体的描述”可为形容词,“直接指世界的本体”则是名词。“自然”作为名词,直接指涉世界本体,于道家应是在王弼时才完成,或保守一点说,至迟到王弼时代已具此种意义。王弼和阮籍同将“自然”用作名词术语,王弼指称世界本体,阮籍则指天地万物的总体。
  魏晋另一位著名玄学家郭象于其《庄子注》中,“自然”除继续作为形容词、副词外,许多地方是作哲学名词术语的使用,指“自然的境界”,如〈知北游〉“狂屈闻之,以黄帝为知言”句下注:“明夫自然者,非言知之所得,故当昧乎无言之地,是以先举不言之标,而后寄明于黄帝,则夫自然之冥物,概乎可得而见也。”又如〈天地〉“忘己之人,是之谓入于天”句下注:“人之所不能忘者,己也,已犹忘之,又奚识哉!斯乃不识不知于冥于自然。”[19] 此外,郭象《庄子注》中“自然”也似有类同于“天地”而作名词者,如〈德充符〉“受命于地,唯松柏独也在冬夏青青;受命于天,唯尧舜独也正”句的注解:“夫松柏特禀自然之钟气,故能为众木之杰耳,非能为而得之也。言特受自然之正气者至希也,下首则唯有松柏,上首则唯有圣人,故凡不正者皆来求正耳。若物皆有青全,则无贵于松柏;人各自正,则无羡于大圣而趣之。”此处“自然”的意义,对比于〈逍遥游〉“乘天地之正”的注解则更为明晰,郭象注说:“天地者,万物之总名也。天地以万物为体,而万物以自然为正。自然者,不为而自然者也。”这里的“自然”是指万物的“天然”,〈齐物论〉“夫吹万不同,而使其自己也”句,郭注云:“然则生生谁哉?块然而自生耳。自生耳,非我生也。我既不能生物,物亦不能生我,则我自然矣。自己而然,则谓之天然。天然耳,非为也,故以天言之。所以名其自然也,岂苍苍之谓哉?……故天者,万物之总名也,莫适为天,谁主役物乎?物故自生而无所出焉,此天道也。”郭象的“自然”不是万物禀气之来源的“天地”,而是“天道”,与人为造作相对的“天然”,是万物自然而然的状态。
  “自然”除日常用语的意义外,道家哲人、魏晋思想家并赋予丰富的思想意涵。《老子》、《庄子》的“自然”,是“自然之道”,不具本体论的意义;郭象的“自然”,也不算逸出《庄子》的思想藩篱;王弼的“自然”则可指世界的本体,阮籍则以“自然”为天地万物的总体。“自然”的词义可说丰富多变,蕴含中国思想家的深玄哲思。
  三、《正法华经》“自然”的词性与词义
  《正法华经》是一部翻译的作品,在这部佛典中“自然”共计出现75次,有用作形容词的、副词的,也有名词的用法。在形容词和副词方面,区分较为容易,偶而遇到可同时作形容词和副词解者,经与梵本对照,多可作出明确的分判。名词的问题则较复杂,首先,从词性上看,若不与梵本对照,可能会误判为形容词;其次,从词义上看,这些名词的“自然”多属“格义”[20] 的翻译作法,甚至有数个梵文词语同译为“自然”的情形,仅透过汉语“自然”的词义来理解,难以掌握经典的意旨。以下即依形容词、副词、名词的次序析论之。
  (一)形容词
  《正法华经》的“自然”作形容词者计11次,用来修饰名词或作谓语:
  1. 升于自然师子之床,加趺而坐。(63b:26-27)[21]
  tasminn eva mahadharmasane paryankam abhujya(4:4-5)[22]
  2. 诸法自然。(68a:11)
  yatha ca te dharma(29:4)
  3. 时有自然大法音声。(89a:19)
  (梵本、什译本无对应文句。)
  4. 恭敬彼人 常当如佛 寻叉手礼 自然圣道。(101a:10-11)
  krtabjali tasya bhaveta nityam yatha jinendrasya svayam-bhuvas tatha(199:12-13)
  5. 但见自然诸天香炉烧众名香,普雨天华。(103b:16)
  maha-ratna-gandha-dhupana-dhupita mandarava-mahamandarava-puspa-samstirna(210:30-211:1)
  6. 佛来至于 灵鹫之山 自然床座 无量数。(114c:29)
  na ca cyavami itu Grdhrakutat anyasu wayyasana-kotibhiw ca [23](276:18-19)
  7. 上虚空中 自然雷震 柔软音声 畅深妙法。(116a:11-12)
  uparim ca vaihayasu dundubhiyo ninadayanto madhura aghattitah(283:3-4)
  8. 常得自然无数珍宝。(118b:12-13)
  (梵本、什译本无对应文句。)
  9. 变为天上自然饮食。(121b:5)
  divyam maha-rasam moksyante(311:1-2)
  10. 自然严净师子之座。(124a:26)
  simhasana(_upavistam)(329:12-13)
  11. 于时众生闻空中自然之音。(124b:6)
  atha khalu te sarva-sattva imam evam-rupam antariksan nirghosam wrutva(329:25-330:1)
  在这11句中,可以在梵本找到对应文句的有9句,可是必须注意的是第1、5、6、9、10、11句并无对应于“自然”的梵文词语。虽然不能说现存梵本的文字必然同于竺法护据以翻译的原本,但找不到对应词的比例确实太高,显示这些“自然”有可能是添译词,用以配合每四字一逗的音节停顿。[24] 第2句“自然”的对应词为“yatha”,[25] “yatha ca te dharma”在《法华经论》中译作“云何法”,[26] 然而,“yatha”在汉译佛典中也译为“如理”、“如道理”,或许因为如此,竺法护将其翻译成“自然”,为一种格义。[27] “自然圣道”对应的梵文是“svayam-bhuva”,为形容词,是“自己存在的”(self-existing)之义,本用来指称佛陀,[28] 所以什译本直接译作“世尊”(31a:26),竺法护则添加“圣道”二字,作为其修饰的对象。“自然雷震”的“自然”对应于“aghattita”,指“未加敲击(而发)的”,即自然而发的。
  用作形容词的“自然”,除“诸法自然”一句表达“诸法是如实的”的意义外,其余诸句主要表达的意思是“自然而生的”、“自然而然的”,与古代汉语的一般用法无太大差别。
  (二)副词
  《正法华经》中“自然”用作副词者达55处之多。副词主要用来修饰动词、形容词和副词本身。少数置于名词之前的“自然”,可能修饰名词而为形容词,也可能修饰此名词以外的他词而为副词,在有两种可能性的情况下,透过梵汉本的对照有助于词性的判定。
  1. 所建宝庙自然为现。(63c:15)
  dhatu-stupa ratna-mayas ye ’pi sarve samdrwyante sma(5:5-6)
  2. 万八千国土诸佛世界自然为现。(64a:5-6)
  astadawa-buddha-ksetra-sahasrani…samdrwyante(6:4-6)
  3. 七宝自然 清净而现。(65b:9)
  ratnana saptana viwista ucchritah(13:6)
  4. 其盖妙好 殊异严净 所在众香 珍宝自然
  诸果芬馥 伎乐和雅 鬼神罗刹 肃恭人敬。(65b:12-15)
  savaijayantah sada wobhamana ghanta-samuhai ranamana nityam / puspaiw ca gandhaiw ca tathaiva vadyaih sampujita nara-maru-yaksa-raksaih(13:10-13)
  5. 诸佛国土,所可造作,悉自然现。(66a:26)
  …samdrwyante(18:15)
  6. 彼诸世界 皆自然现。(66c:24)
  …drwyanti(22:6)
  7. 两足之尊 自然无伦。(74c:24)
  anabhibhuto dvi-padanam uttamah(67:11)
  8. 天上伎乐 自然而鸣。(75a:3)
  …bhramayanti(67:21)
  9. 天上大声 自然雷震。(75a:3-4)
  …parahananti(67:22)
  10. 珍宝鼓乐自然为鸣。(80a:27)
  amargitam aparyestam acintitam aprarthitam casmabhir bhagavann idam evam-rupam maha-ratnam pratilabdham(96:10-11)
  11. 于此求索 自然来至。(82b:12)
  aham ca marganta iha_evam[29] agatah(108:14)
  12. 恣其所好,各自然生。(83b:29)
  yatra prabhutamwca kaman paripubjante(116:1-2)
  13. 天人放香 自然流馨。(86c:18)
  manojba-gandham ca vimubcamana(132:21)
  14. 有诸宝树自然庄严。(87a:26)
  ratna-vrksa-vicitritam(134:18)
  15. 自然风起,吹放众华。(89a:9)
  vatan pramubcanti ye tam jirna-puspam avakarsayanti(144:4-5)
  16. 梵天往返,自然威耀。(89c:11)
  yavad brahma-lokat…mahata cavabhasena sphutany abhuvann(147:20-21)
  17. 梵天宫殿自然为明,威曜巍巍。(89c:16-17)
  yani brahmani vimanani tany ativa bhrajanti tapanti virajantiwrimanty ojasvini ca(147:26-27)
  18. 将以如来 出现于世 令诸天子 自然来会。(90c:21-22)
  yadi va_uapanno iha deva-putro utpannu loke yadi veha buddhah(154:10-11)
  19. 自然震动。(93a:21)
  abhusi kampitah(163:23)
  20. 紫磨金色 自然在身。(96c:3-4)
  upapadukah sarvi suvarna-varna(181:27)
  21. 竖诸幢幡自然庄严。(98a:15)
  Anavanamitavaijayati ca nama[30] (190:5)
  22. 自然跱立 无数幢幡。(98a:28)
  anonatayam Dhvajaijayantyam[31] (191:1)
  23. 六十二见 自然为除。(100b:1)
  (梵本无对应文句,什译本亦无)
  24. 超在虚空,自然而立。(102b:23)
  vaihayasam antarikse samavatisthac(207:4-5)
  25. 其塔寺中自然发声。(102c:2-3)
  tasmac ca ratna-stupad evam-rupahwabdo niwcarati sma(207:14-15)
  26. 而宝塔寺自然出声。(102c:11-12)
  asman maha-ratna-stupad evam-rupamwabdam niwcarayati(208:5-6)
  27. 众病自然愈。(103a:12)
  (梵本无对应文句,什译本亦无)
  28. 彼时,于此忍界,所有功勋善德、殊雅威神自然而现。(103b:12)
  tasmin samaya iyam sarvavati lokadhatu ratna-vrksa-pratimandita 'bhud(210:28-29)
  29. 使四部众自然超上,处于虚空。(104b:18-19)
  taw catasrah parsado vaihayasam upari antarikse pratisthapayati sma(215:6-7)
  30. 自然化生七宝莲华。
  tasmin aupapaduke[32] sapta-ratna-maye padma upapatsyate(223:26-27)
  31. 若有犹豫,自然远离。(109a:11)
  kaukrtyam upasamharati(244:7-8)
  32. 无数亿百千诸菩萨众自然云集。(110b:26)
  bahuni bodhisattva-koti-nayuta-wata-sahasrany uttisthante sma(253:20)
  33. 仁贤诸菩萨 伦党自然至。(111c:11)
  unmajjamanair etair hi boddhisattvair viwaradaih(259:24)
  34. 自然雨华。(115a:6)
  Mandara-varsam ca visarjayanti(277:2)
  35. 虚空之中发大雷音,深柔软音自然妙响。(115c:7)
  uparistac cantarikse vaihayasam maha-dundubhayo 'ghattitah pranedur manojba-madhura-gambhira-nirghosah(280:23-24)
  36. 无数香炉在于空中,自然香出。(115c:9-10)
  samantac canarghapraptasya dhupasya ghatika-sahasrani ratna-mayani svayam eva pravicaranti sma(281:2-4)
  37. 无数百千宝盖自然来至,(诸菩萨众……执盖[而侍亿百千诸如来左右])。 (115c:10)
  ratna-mayim chattravalim (…bodhisattva mahasattva dharayamasuh)(281:4-6)
  38. 明月珠宝[33] 自然下降。(116a:13-14)
  divyana dusyana sahasra-kotyah ksipanti bhramanti ca nayakanam(283:5-6)
  39. 自然诸香 而为芬薰。(116a:14)
  anargha-mulyasya ca dhupanasya ratna-mayi ghatika-sahasra-kotyah / svayam samantena viceru tatra(283:7-9)
  40. 从地踊出,自然生者,歌戏利谊。(120a:24)
  udyana-bhumau niryantam kridanaya(305:22)
  41. 尚未逮得 天人之鼻 自然得是。(121b:1)
  etadrwam ghrana-balam 'sya bhoti na ca tava divyam bhavate 'sya ghranam(310:20-21)
  42. 晓了如此,自然而闻。(121b:22)
  (梵本、什译本无对应文句。)
  43. 自然甘美 如天饮食 若干种味 次第而生。(121b:25-26)
  niksipta-matraw ca bhavanti divya rasena divyena samanvitaw ca(312:12-13)
  44. 自然分别说法谊趣,言皆至?#092;。(122a:25-26)
  yam-yam ca dharma-niruktim anuvicintya dharmam dewayisyati sarvam tad-bhutam dewayisyati(316:1-2)
  45. 常自然获眼净、耳净、鼻净、口净、身净、意净。(123a:29-b:1)
  imam caivam-rupam caksur-viwuddhim…pratilabdhavan(321:13-15)
  46. 应时百千岁中功德,自然而大光明,灭除阴云。(124a:19)
  (梵本无对应文句,什译本作:出广长舌,放无量光,……现神力时满百千岁。(51c:21-22))
  47. 弹指之顷,自然有声。(124a:19-20)
  ekasminn eva ksana-lava-muhurte sama-kalam sarvair maha-simhotkasana-wabdah krta ekaw cacchata-samghata-wabdah krtas(328:23-329:1)
  48. 自然来入于忍世界。(124b:10)
  yeneyam Saha-loka-dhatus tena ksipanti sma(330:4)
  49. 自然辩才 无所挂碍。(124c:24-25)
  dharme pi carthe ca nirukti janati(333:7)
  50. 自然化生,结加趺坐。
  upapanna aupapadika utsavge paryamkena pradurbhuta 'bhut(342:12-13)
  51. 口中自然优罗香。(126c:26-27)
  tasyotpala-gandho mukhad va_asyati(350:16)
  52. ?#092;所持刀杖寻段段坏,手不得举,自然慈心。(129a:11-12)
  (梵本、什译本无“自然慈心”的对应文句。)
  53. 自然为伏,不能妄犯,恶心不生,不生邪观。(129a:14-15)
  dusta-citta drastum apy awaktah syuh。(363:5-6)
  54. (妙帐)自然有床。(132b:22-23)
  (tasmimw ca kutagare)paryavkah pradurbhuto(382:12)
  55. 其人现在自然如是。(134a:4-5)
  drsta-dharmikam ca tesam nirvartisyati(390:7-8)
  在比较难解的词义方面,第4条“珍宝自然”,较能与其对应的梵文词语是“nityam”,作副词“恒常地”解,意谓珍宝恒常地存在,或按字面解为“自然地存在”。竺法护此颂译得甚为晦涩难解,什译本这个偈颂作:“一一塔庙 各千幢幡 珠交露幔 宝铃和鸣 诸天龙神 人及非人 香华伎乐 常以供养。”(3b:23-26)“珍宝自然”或即“宝铃和鸣”,梵本的意思是“众多宝铃恒常地发出铃响”。第36条“自然香出”,第39条“自然诸香 而为芬薰”,虽然“自然”在名词“香”、“诸香”之前,但对应的梵文均为“svayam”(自行、自生的),知道是作副词用,分别修饰“出”与“芬薰”。
  在梵、汉本的词语对应方面,去除文句对应有问题的五句(23、27、42、46、52)外,第4、10、11、29、30、35、36、39、50句大致找得到对应的词语,其余41句都没有对应于“自然”的梵文词语。如此高的出现频率,显示许多句中的“自然”词语可能出自添译,以符合主要以四字为一音节停顿的译文风格。
  (三)名词
  在《正法华经》中的“自然”,用作名词者仅有九例,其意义是最难解读的。“自然”对应的梵文不一,有“svabhava”、“prakrti”、“nirvana”、“svalaksana”、“asambhuta”等:
  1. 讲说经典 自然之谊。(67a:28)
  acaksito dharma-svabhava yadrwah(23:26)
  2. 讲说经法 自然之教。(67c:22)
  bhasisyate dharma-svabhava-mudram(27:3)
  3. 知法自然。(68a:12)
  (janati…)yat svabhavaw ca te dharma(29:6)
  4. 为讲说法 自然之印。(70c:1-2)
  dewem’ imam dharma-svabhava-mudram(44:6)
  5. 诸佛本净 常行自然 此诸谊者 佛所开化。
  sthitika hi esa sada dharma-netri prakrtiw ca dharmana sada prabhasvara(51:14-15)
  6. 今日一切 皆得解脱 已致自然 志之所愿。(77b:29-c1)
  maya ca te mocita adya sarve yenahu nirvanu samagato ’dya(82:21-22)
  7. 观法自然,诸法本无。(107b:12)
  yatha-bhutam ca dharmanam svalaksanam vyavalokayati(235:15-16)
  8. (一切法)不生不有,无有自然。(107c:14)
  (sarva-dharman)ajatan abhutan asambhutan[34] (237:9-10)
  9. 自然之法思惟奉行。(133c:22-23)
  svabhava-dharma-samanvagataw ca te sattva veditavyah(389:17)
  第1、2、3、4、9例对应的梵文都是“svabhava”(自性),其中1、2、4例罗什译作“实相”,[35] 指法的真正本质,若依《般若经》,“诸法自性”就是“无为法性”。[36] 第3例罗什译为“(如是)性”(5c:12),是指一一法的自体,[37] 《法华经论》即译为“体”。[38] 第9例“svabhava-dharma-samanvagataw ca te sattva veditavyah”,照字面翻译是“应知这些众生是具足自性法者”,罗什译作“是人心意质直”(62a:6),[39] 是带解释性的译法。
  第7句的“法自然”对应于梵本的“dharmanam svalaksanam”(诸法的自相),接下来的“诸法本无”就是在说明其意义。第8句“无有自然”对应于“asambhutan”,意即“没有自性”。第5句的“自然”对应于梵本的“prakrtiw”(本性),意谓(法的)本来状态。[40] 第6句的“自然”,很明显地是“涅槃”(nirvana)的翻译。
  将法的“自性”、“自相”、“本性”,甚至“涅槃”都译成“自然”,与魏晋玄学家们所论的“自然”,在词义上有极大的差别。如果没有适切的注释传统流传下来,或没有后出转精的异译本或梵本、藏译本可供对照,直接透过这种借用道家哲学术语的译词来解释《法华经》,非但无法获得正解,还可能受到极大的误导。
  四、结语
  《正法华经》中的“自然”,词性可分形容词、副词和名词。用作形容词、副词者,在词性的判断上,若能参阅梵本,对词性的正确分判会有所帮助;至于词义方面,和一般汉语文献并无太大差别。然而,这些用作形容词和副词的“自然”,多数无法在现存梵本中找到对应词语,推测是译家为满足四字一顿的译文风格所采的添译。作名词用的“自然”则情形甚为复杂,许多不同的梵文词语如“svabhava”(自性)、“prakrti”(本性)、“nirvana”(涅槃)、“svalaksana”(自相)、“asambhuta”(无生)等,竺法护都译为“自然”,产生解读上的难题。由于罗什译本可能采取意译的地方甚多,在参照上难以一一对应,因此,若有梵、藏本可供对照,可以解决许多解读上的难题。[41]
  汉译佛典中存在很多相同的词语解读问题,透过同本异译的对读,并与梵本、藏译本的对照,是今后正确解读汉译佛典极待大力推广的方法。辛岛静志强调汉译佛典的特征是“翻译的经典”,对其词汇、语法的研究不能停留在局限于中国语文学的研究进路,而是:“通过与梵语等佛典或异译相比较,我们就可能明确汉译佛典中的一些难解的语法和词汇,找到一些发现。从当今这一学术趋势来看,我们急需这样一种研究,即在中国学与印度学、佛教学两方面的成果之上,对每一部初期汉译佛典中的词汇、语法进行研究。并以此为基础,对不同译者的词汇、语法进行研究。”[42]
  所以汉译佛典的语文研究,是一种汉语、印度语、西藏语的语文学与佛教文化的科际整合研究,同时未来也要能兼顾宏观与微观的研究。
  -------------------------------------------------------------------------------
  [1] 参见印顺法师:《空之探究》(台北:正闻,民国74年),页180~182。
  [2] 颜洽茂称此种情形为“灌注得义”,利用汉地原有的词语,灌注佛教的意义,使之成为佛教名词术语。参见氏著:〈试论佛经语词的“灌注得义”〉,《佛教史研究集刊》(成都:巴蜀书社,1998),第一辑(上),页160~165。梁晓虹:《佛教词语的构造与汉语词汇的发展》(北京: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4)称此为“佛化汉语”。(页65~86)
  [3] 参见《正中形音义综合大字典》(台北:正中书局,民国69年),页25c;《汉语大字典》(武汉:湖北.四川辞书出版社,1988),册5,页3046a。“自”本为象形字,名词,《说文解字》:“自,鼻也。象鼻形。”(见段玉裁:《说文解字注》,四篇上,页15b)“自”作代词是其假借义。
  [4] 参见《汉语大字典》,册3,页2213b;《正中形音义综合大字典》,页918b。“然”本是动词,《说文解字》:“然,烧也。”段玉裁注:“通假为语词,训为如此,尔之转语也。”(《说文解字注》,十篇上,页41b)
  [5] 参见程湘清:〈《论衡》复音词研究〉,《两汉汉语研究》(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1992),页323;程湘清:〈世说新语复音词研究〉,《魏晋南北朝汉语研究》(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1992),页64;周日健.王小莘等主编:《颜氏家训词汇语法研究》(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8),页149。
  [6] 见《汉语大词典》(上海:汉语大词典出版社,1999第一版四刷),册8,页1328b。
  [7] 见《中文大辞典》(台北:中国文化学院,民国62年初版,民国68年四版),册7,页1186c。
  [8] 参见注3程湘清前揭文。
  [9] 作副词者仅一见:“自然成腹中乎?”作形容词的近二十见。唐君毅先生说:“唯王充之所谓自然、偶然,皆只是一情态之辞,而非指客观存在,如今所谓自然界之类。”见氏著:《中国哲学原论.原道篇》(台北:学生,民国75年),卷2,页386。
  [10] 《颜氏家训》中“自然”凡七见,作形容词者:“习若自然”(〈序志〉)、“少成若天性,习惯如自然”(〈教子〉)、“自然稻米”、“此乃仁者自然用心”(以上〈归心〉);作副词者:“自然似之”(〈慕贤〉)、“自然无手”(〈归心〉)、“自然半收”(〈杂艺〉)。
  [11] 作形容词者:“性至通,而自然有节”、“尚自然令上”(以上〈赏誉〉);作副词用者:“年在桑榆,自然至此”(〈言语〉)、“自然是风尘外物”(〈赏誉〉)、“自然湛若神君”(〈容止〉)。
  [12] 张永言:《世说新语辞典》(成都:四川人民,1992)解为“大自然;上天”(页618);张万起:《世说新语辞典》(北京:商务,1993)解作“物质世界或人类社会的天然状态”(页177)。
  [13] 张万起:《世说新语辞典》解为“原本的,天然的”(页177),应作名词,为“天然之性”。
  [14] 其一是“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自然之道也。”下文又有“云霞雕色,有逾画工之妙;草目贲华,无待?#092;匠之奇,盖自然尔。”依后句可知前句“自然之道”的“自然”为形容词。另一次作形容词者有“人禀七情,应物斯感,感物吟志,莫非自然。”(〈明诗〉)作副词者:“察其为才,自然而至”(〈诔碑〉)、“高下相须,自然成对”(〈丽辞〉)、“故自然会妙”(〈隐秀〉)。
  [15] 有学者将《老子》的“自然”解为“自己如此”,由于“自”和“然”的意义都保存著,似乎应将“自然”视为词组。这样解虽有助于哲学意义的阐发,但《老子》书中“自然”,已非单纯的“自己如此”的意思,而是转化为“自然之道”、“合乎自然之道”等意义,视为复合词较适切。
  [16] 河上公注此句如下:“希言者,谓爱言也。爱言者自然之道。”王弼注:“无味不足听之言,乃是自然之至言也。”憨山大师注:“惟希言者,合乎自然耳。”
  [17] 参见刘笑敢:《老子》(台北:东大,民国86年),页75。
  [18] 见许杭生:《魏晋玄学史》(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89),页236。
  [19] 参见庄耀郎:《郭象玄学》(台北:里仁,民国87年),页96~100。
  [20] “格义”主要指以道家或外教的观念来理解与解释佛教的义理。汤用彤说明其起因与限制如下:“大凡世界各民族之思想,各自辟涂径。名辞多独有含义,往往为他族人民,所不易了解。而此族文化输入彼邦,最初均抵牾不相入。及交通稍久,了解渐深。于是恍然于二族思想,固有相同处。因乃以本国之义理,拟配外来思想。此晋初所以有格义方法之兴起也。迨文化灌输既甚久了,了悟更深,于是审知外族思想,自有其源流曲折,了然其毕竟有异,此自道安、罗什以后格义之所由废弃也。”见氏著:《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台北:商务,民国51台版),上册,页234。格义不仅发生于佛教教义的理解与解释阶段,在经典翻译之时,就有采用道家术语来移译佛教名相的情形,“自然”即为显例。
  [21] 本文所引《正法华经》、《妙法莲华经》经文系依《大正藏》册9,(63b:26-27)即页63中栏,第26-27行。
  [22] 所引《法华经》梵文校定本主要依荻原云来.土田胜弥:《改订梵文法华经》(东京:山喜房,1994,第三版),(4:4-5)即页4第4-5行。必要时参照蒋忠新:《梵文妙法莲华经写本》(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下简称“蒋本”。
  [23] 此句H. Kern译作“and I have not left this Gridhrakûta for other abodes.”(并且我未离开此灵鹫山到其他诸床座。)见氏译:Saddharma-pundarika or The Lotus of the True Law.(New York: Dover Pub. Inc., 1963),页308。
  [24] 关于翻译的佛典这种主要以四字为一音节停顿的风格,参见俞理明:《佛经文献语言》(成都:巴蜀书社,1993),页25~30;朱庆之:《佛典与中古汉语词汇研究》(台北:文津,民国81年),页11;颜洽茂:《佛教语言阐释──中古佛经词汇研究》(杭州:杭州大学出版社,1997),页28~31。
  [25] 参见辛岛静志:《正法华经词典》(东京:创价大学国际佛教高等研究所,1998),页614。
  [26] 见《大正藏》册26,页4c。
  [27] 参见拙著:〈再论《妙法莲华经》之“十如是”译文〉,《中华佛学学报》,第13期(民国89年5月),卷上,页144。
  [28] M. Monier Williams, A Sanskrit-English Dictionary.(New York: Oxford UP, 1st ed.1899, rpt. 1988),页1278c。
  [29] “iha_evam”在“iha”和“evam”的中间以“_”的符号连接,表两字在梵本中本为连音,作“ihaivam”(梵文外连音时,a+e作ai),此处为分析方便而将连音拆开。下文用“_”符号时同此。
  [30] 此为阿难(Anada)成佛后的佛国之名,什译本译作“常立胜幡”(29c:10)。
  [31] 此应为阿难国名的处格(locative),什译本即作“常立胜幡”(29c:21)。
  [32] 蒋本作“opapadukah”(220:15-16)。
  [33] 梵本对应词语为“divyana dusyana”,意为“天衣”。
  [34] 原本作“anasambhutan”,此处“asambhutan”据蒋本(235:32)改。
  [35] 参见辛岛静志:《正法华经词典》,页614。
  [36] 《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卷10:“云何名无为诸法相?若法无生无灭,无住无异,无垢无净,无增无减,诸法自性。云何名诸法自性?诸法无所有性,是诸法自性,是名无为诸法相。”(《大正藏》册8,页292b)印顺法师阐释如下:“无为法性就是诸法自性(svabhava)。有为法外别立的诸法自性,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与‘入中论’所立的胜义自性相当。”见氏著:《空之探究》,页264~265。
  [37] 见印顺法师:《空之探究》,页164。
  [38] 《法华经论》将“yat svabhavaw ca te dharma”译作“何体法”(《大正藏》册26,页4c)。
  [39] 此处“自然之法”对应于“心意质直”,系采辛岛静志的看法,参见氏著:《正法华经词典》,页614。
  [40] 荻原云来:《汉译对照梵和大辞典》(东京:讲谈社,1986)释“prakrti”的第一个义项为“本来的或自然的状态”(页819a)。
  [41] 阇那崛多等于〈添品妙法莲华经序〉中指出:“昔炖煌沙门竺法护于晋武之世译《正法华》,后秦姚兴更请罗什译《妙法莲华》,考验二译,定非一本,护似多罗之叶,什似龟兹之文。余检经藏,备见二本,多罗则与《正法》符会,龟兹则共《妙法》允同。”(《大正藏》册9,页134c)据此,竺法护译本似乎直接译自梵文,罗什则可能转译自龟兹文译本。
  [42] 见辛岛静志:《正法华经词典》,〈前言〉。

 
 
 
前五篇文章

读《大毘婆沙论札记》论师的轮回观

《次第禅门》与《清净道论》禅学观点释疑

大乘禅波罗蜜“止观法要”之抉择(1)

大乘禅波罗蜜“止观法要”之抉择(2)

略论“唯识”与“唯心”义

 

后五篇文章

从天台智者大师的圆顿止观看病里乾坤

三论宗之理事观

从分析哲学观点评述三论宗与康德哲学、天台宗、华严宗之异

金刚经之研究(2)

金刚经之研究(1)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